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黑龙江女子监狱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监狱正门的远景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又称哈尔滨市女子监狱


    酷刑演示:大背铐,上了这种酷刑的人,疼痛难忍、撕心裂肺,时间稍长,手臂就可能残废。


    酷刑演示:折磨性灌食、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开飞机” 腿与身体呈直角,双手高举,使被迫害者苦不堪言,


    恶警用于殴打法轮功学员的工具:“小白龙”(直径为一寸的白色塑料管,约20厘米)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这是当年黑龙江女子监狱为出口到韩国生产的牙签的商标。


    这是当年黑龙江女子监狱为出口到韩国生产的牙签的商标。


    这是当年黑龙江女子监狱为出口到韩国生产的牙签的商标。


    酷刑演示:双手反铐在铁床上

    简介:
    黑龙江女子监狱
    ,公检法,省级。黑龙江女子监狱长期以来一直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与精神上的迫害,变化各种招数,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个女子监狱一共有十三个监区,其中有四个监区是为法轮功设的,现在只要被投监的法轮功学员,就分到九监区或十一监区这两个所谓的转化监区进行迫害。

    每个法轮功学员一入监狱就被单独隔离,由两个包夹专门看管,从早上四点多一直坐最矮的小板凳,还得码军姿,不能闭眼,不能东张西望,两个手必须放在两个高耸的膝盖上(板凳太矮,屁股低,腿高),双腿还必须得拼齐,不能有空隙,腰不能弯,必须直着坐,一直坐到晚上十点半,甚至十一点半。这期间除上厕所和吃饭就是这一个姿势,变一点样,包夹就所谓的提醒,要么就用膝盖顶其后背,很多人屁股坐破、坐烂、坐出血、洞的,强迫看诽谤大法与师父的录像和邪书等,逼迫法轮功学员侮辱使自己身心受益的大法与师父。

    这些参与迫害的邪恶警察开始是不出面的,暗地里指使组长、帮教、包夹在精神上和肉体上折磨法轮功学员。这些犯人为了能多得点分,不干其它重活,就特别卖命,用尽损招,还互相商量如何用流氓手段逼迫转化,一批一批的上人,整天围着法轮功学员展开攻势。再不放弃信仰,恶警就出面大骂一通,恶警走了,那些人又上来,所以很多学员被迫违心地写了所谓的“四书”。

    被所谓“转化”后的人才有上超市、家见的权利,而上厕所、放风也得有人看着,关着窗不能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怕反弹,也不让别人看到。在所谓的“转化组”得呆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然后又去“巩固组”,把所谓转化的人放一起,也是天天强制洗脑(所谓“学习”),写思想汇报,还有一百题,狱里610邪教办还得考试才能下监区。不合格的还得“学习”,这期间还不给分。刑事犯第四个月就给分,而且这些所谓被转化的人第六七个月才能给分。

    下到监区后还得有二到六个月的所谓“学习时间”,才到车间干活,整天是超负荷的奴役,白天干一天,除中午吃饭,上厕所外都是干活,还有任务,都是拚命的。晚上收工了,还得在监室干,一直到半夜。做衣服、勾帽子、编车垫子、装棉棒、装雪糕棒,什么活都得干。

    法轮功学员出狱时,还得由当地的南岗分局法院弄个什么“听证会”,必须还得写思想汇报,还得谈话,不合格的,分够也不给减刑。其他刑事犯只要分够就可以减刑。

    从二零零六年底到二零零七年初,他们加紧迫害,在邪教办主任肖林的策划下,又成立了两个转化攻坚大队,那就是十一监区和十三监区,把多年没被转化的大法学员分别送入十一、十三监区进行洗脑迫害。他们利用一些刑事犯和一些邪悟的人员,方法是几个人攻转一个大法学员,放谤师谤法的光盘进行洗脑,然后让大法学员按照他们出的题目进行揭批,考试过关,直到达到转化的目地,再把他们认为合格的送到七监区所谓的转化基地的隔离区,再进行又一次洗脑,不让睡觉,站着没有任何自由,几个人攻击一个大法学员,写几次揭批(材料)合格后再去参加奴工劳动,任务很重,缝纱巾、糊纸盒等。在减刑时还让大法学员写揭批稿上台发言,内容不合格的不给减刑。

    参与迫害的监区长:吕晶华、程秀艳、贾文君、王小丽等。
    参与迫害的刑事犯:焦红霞、朱红霞、宿荣霞、李玉娟、陈春玲等。

    二零零三年九月中旬,黑龙江女子监狱狱警与犯人曾用打、饿、渴、困、累、脏等恶劣的手段持续折磨大法弟子十一天,白天体罚,晚上不准睡觉,用牙签支眼皮,胶带封嘴,甚至往眼睛里注盐水等。

    二零零三年九月中旬,在黑龙江女子监狱入监区关押的大法弟子因立掌发正念,被恶警张春华开飞机式的吊了起来(坐在一楼水泥地上,腿上绑两道绳子,双手在背后吊举至最高极限处),一小时后改为低吊一小时,如此反覆一天。

    后来一部份大法弟子继续被强制坐在一楼冰凉潮湿的水泥地上,五花大绑,昼夜不让睡觉,不让洗漱,不许穿棉裤,不许坐垫,甚至连坐纸壳都不行,每顿饭只给相当于其他犯人的一半食物,持续时间长达两个月。

    另一部份大法弟子被拉出去跑步,名曰“拉练”。由四十多名狱警和犯人围成一圈,狱警手里拿着警棍,犯人拿着绳子和其它打人的工具,让大法弟子在圈里跑,跑慢了打,不跑的打,坚持不跑或跑不动的就吊起来打。白天这样不停地跑还不给水喝。到了晚上不让睡觉,甚至不让闭眼,稍一闭眼,负责看着的犯人就是一顿狠踢或是用竹条抽打。

    狱警指使着犯人用竹条抽打大法弟子裸露的脚面;用牙签支眼皮;用胶带封住大法弟子的嘴,不让喊“法轮大法好”;往眼睛里注盐水等。恶警们用这些恶劣的手段来折磨大法弟子,一直持续了十一天之久。

    二零零四年三月一日,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的4名大法弟子抵制迫害,不戴名签、不报数,被关进了小号。后来大法弟子又要求无罪释放和不穿“劳改服装”,绝食四个月左右,警察怕她们绝食出现生命危险而担责任,强制灌食和输液。在小号里不穿劳改服装的话,他们连内衣、内裤都不让穿,只穿个胸罩和三角裤头。八月中旬的天气已经很凉了,小号阴冷。在给她们输液的时候把她们铐在床上,只穿个胸罩和三角裤头,裤子被退到脚脖上。

    车间的大法弟子抵制邪恶的迫害,不参加奴役劳动,恶人就逼迫她们天天蹲着,后看没什么效果,就开始给她们上刑“大背铐”,强迫她们写“保证”,大背铐后还要吊起来,疼了也不许她们叫出声,叫出声就用胶纸把她们的嘴粘上,有的都要憋过去了,还有的用纸箱的纸壳卷上塞嘴和用衣物塞嘴。刑事犯用针扎大法弟子的手指,还有的刑事犯要脱裤子让大法弟子看她的屁股,还往大法弟子的身上坐。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日,八监区的大法弟子开始绝食,恶警们给大法弟子上刑钉在地上。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二零零五年六月份的迫害手段主要是强制洗脑。目前恶徒们暗地成立公监小组,就是隔离,强迫转化,连窗子都用纸糊上。狱长刘志强伪善,声称不强制转化、不用刑,背地里加大力度迫害,口称让写上访信,结果信都被扣押。

    摁蹲这种迫害方式在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四日,十五日到大疯狂的顶点,在于洪波一声声我一个人就能劈了你们的指挥下,刑事犯开始“摔打”练蹲大法弟子。在第二轮强制练蹲中,面打倒摔伤。十五日“练蹲”疯狂到顶点,所谓“五联保”刑事犯连踢带打,摁倒地上,又揪起了来再摁拽到“监管屋”所谓“练蹲”被揪头发使劲抡,撞墙,踹,踢持续两个多小时。

    哈女监狱长徐龙江、副狱长刘志强,扬言在二零零八年之前要采用各种手段强行转化所有大法弟子。

    黑龙江省女监有十三个监区,十一、十三、新收五楼这三个监区是所谓的“强制转化监区”。十一监区在食堂楼上,监区长王亚力;十三监区在病号楼上,监区长王小力,这两个监区长都很邪恶。

    约二零零六年底,监狱管理局下通知,要女监在二零零七年底必须“转化”所有的大法学员。所以自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起,女监又开始新的一轮对大法学员的“转化”迫害。

    大法学员每天早五点就被逼起床,然后被强逼坐小板凳,一天除了定点方便、洗漱外,不得离开房间半步,面对监控器一直坐到晚七点三十分或八点才解除,饭由包夹去食堂给打回来,不允许犯人与大法学员说话、来往,如有来往被举报之后,立即被惩罚。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丑事。

    1、发的包子又收回去

    监狱里伙食相当恶劣,有时只有难以下咽的窝头,连咸菜都没有。一日,忽然听说吃包子,大家高兴了好一阵,盼到吃饭,终于包子到手了,口快的,还没等发饭的走到监舍门口,两个包子便吃下肚里;有舍不得吃的,放在手里准备慢慢享用,还没吃到嘴里呢,就听道长大喊一声:全体听着,各屋把包子集中起来,收上来。大家面面相觑,吃完的暗自庆幸,没吃的连喊倒霉,气不过者大声喝问:“怎么回事?”答曰:“参观的走了。”

    2、如此“文明监狱”

    女监要争当“文明”监狱了,忙坏了狱长刘志强,参观的、检查的络绎不绝。一天,有一队检查团由刘志强陪同走进监区洗漱室,这是一个十米左右,供一百多人洗碗、洗衣、洗澡的地方,墙上的淋浴喷头从安上的那天起就没让用过,因为根本就没有热水。这一队人马进入洗漱室,只听刘志强振振有词的对检查团的官员们说:“我们二十四小时供应热水,犯人随时可以淋浴……。”监舍内的常人犯人鼻子都气歪了:“二十四小时供热水?凉水都没见喷过,能洗上澡就不错了。”

    在女监的干警都得承认,为迎接来女监的检查员、参观团,为了挣这个假“文明”监狱,狱长、大队造了无数的假,使劲擦粉。如果有感兴趣者,现在去看一看,女监的美容美发室在哪里?图书室里的书都借给了谁?食堂里的凳子在哪里?犯人连夜加班没有休息日,休息日在哪里?犯人们加班饭在哪里?不断搬家的“转化基地”、“攻坚大队”是为了什么?六个犯人监控整治一个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强迫“转化”,这种地方能让检查团参观团看吗?墙上还挂着“纪检、检察院、狱长信箱”的装饰物,真是恬不知耻。

    有一次,所谓“五查”人员到狱里检查,已是深夜时分,犯人连日劳累干活,午夜才收工,刚返回监舍,忽听恶警郑杰与五查人员对话:“我们是‘五查’的,你们是否连日加班?”恶警郑杰答:“没有,每星期加两次,今天特殊。”问:“有加班饭么?”答:“犯人有,干警没有。”犯人回到监舍纷纷骂道:“谁见过加班饭了,哪天不加班到半夜,共产党撒谎都不眨眼睛……。”

    3、下药“转化”

    女监对外宣称、宣传的哪一件是事实、是实话?残酷的迫害、折磨,摧残法轮功学员,都在掩盖着。

    十一、十三监区是强迫“转化”的所谓“攻坚”区,那里的恶警声称:六天“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由于严密封锁消息,十一、十三监区的刑事犯人都不敢随意透露那里的情况,不能随意的与外区的任何一个犯人聊天。但还是有人悄悄透露出:有法轮功学员喝了那里的水后,变的头晕晕沉沉,神志不清。显然是恶警在法轮功学员的饮食里下不明药物。

    随着时光的流逝,时至二零零九年,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还在利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张莉(双鸭山人)、刘淑芬(大庆人)、巴丽江、李振英、王丽华、张淑芹(伊春人)、胡爱云(哈尔滨人)等数百名的善良好人,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迫害,有的被迫害时间超过6年之久,有的将超过7年。

    为了抗议各种惨无人道的迫害,为了抗议中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胡爱云从二零零八年初开始绝食,二零零九年一月胡爱云仍在绝食。黑女监不许含冤的法轮功学员正常依法申诉,除了利用各种邪恶手段迫害外,还百般刁难来接见的家属。二零零八年下半年,监狱不许刘淑芬的母亲来接见,直到刘淑芬绝食数日,母女俩才见了一面。

    刘淑芬、胡爱云、巴丽江、张莉等人都被酷刑迫害过。张莉的丈夫修炼法轮功已被迫害致死,他的儿子五、六岁就失去了母爱。她在黑女监被拉到寒风中冻过,被电棍电过,还长年累月被犯人所谓“包夹”及辱骂。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原副狱长刘志强、狱政科长郑杰和所谓邪教管理办公室负责人肖林等恶警亲自督阵,在全监狱统一迫害法轮功。三名首恶之徒所到之处,到处笼罩着红色的恐怖。一监区监区长 吴艳杰、副监区长王晓丽(此人非常邪恶)、恶警王姗、邓羽等多人一起对张莉、刘淑芬等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搜抢法轮功学员私人物品、抢走教人向善的经文,两名犯人劫持一名法轮功学员在走廊非法搜身,又把法轮功学员囚禁在各个牢房。一天24小时被犯人监控,从早码坐到晚,每天十几个小时。有的犯人有良知,不愿迫害法轮功,恶警就扣她们的分,有的被关入小号。恶警以此种邪恶手段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煽动仇恨。

    参与包夹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大多是抢劫犯、杀人犯、卖淫女,这些人心狠手辣,品行低下,经常打骂法轮功学员。参与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人不用出工去车间干苦役,每月还有高分,所以许多犯人花钱买劳役,或给王晓丽、王姗、邓宇等人送礼。恶人蒋亚晶一趟趟往办公室跑,她给邓羽等恶警行贿,许多人都有目共睹。蒋亚晶还领着犯人李雪打骂法轮功学员张丽萍、张莉。有时在门上贴上报纸,在室内任意折磨法轮功学员。她随便翻动法轮功学员物品,恶警从不制止,还奖励过好高分。恶人李艳萍是所谓犯人道长(监狱内各监区管理犯人的小头目),她打骂过法轮功学员苑占绪,和恶人张丽揪头发打骂法轮功学员王淑霞等人多次。法轮功学员张莉多次被犯人满运月、王玉梅等殴打,她和法轮功学员李振英在2006年末分别被关进小黑屋迫害数十日。恶人打骂法轮功学员,虐待法轮功学员,恶警不予制止,还助纣为虐。

    黑龙江女子监狱利用犯人,特别是重罪犯来迫害大法弟子;重罪犯为了讨好狱方,变本加厉疯狂的虐待和折磨大法弟子。他们相互利用,狼狈为奸。十监区恶警赵慧华自从二零零八年任院长后,更是以减刑为诱饵,利用邪恶犯人王新华 、陈晓霞等“包夹”犯人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一二年新年后,司法局滕××到监狱部署对法轮功学员强行“转化”,即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信仰。据说没有底线,不惜采用任何手段,强制“转化”,对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出监前必须强制“转化”。

    自三月五日以来,一系列残酷手段频频开始,警察把将要出狱仍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集中九监区,并扬言说:你们不转化都得从那走,这是狱里的规定。

    如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就找来刑事犯,用胶带一圈圈把嘴封住,再用毛巾勒脖子,将要窒息的状态,然后在地上拖着走,因长期迫害,有的法轮功学员身体虚弱,她们就用床单抬到九监区。穿上束缚衣,用胶带把胸部、腿部和床的上下铺立柱固定为一体。只有手指和脚趾略能动,全天二十四小时捆绑,有人轮番看着。看你眼皮闭没闭上,叨咕着骂你,手里随时拿出写好的四书(保证书、揭批、决裂、悔过书)让你抄,不写连着五、六天不让上厕所,憋不住往裤里拉、尿,绒裤、毛裤湿透了。

    如果还没转化,就让法轮功学员坐儿童塑料小凳,(是专为折磨法轮功学员所用),宽约十厘米、长约十五厘米、放在地中间,以一块地面砖为界线,(约50×50厘米),两侧桌子挡着,膝盖两腿并紧,双手必须伸直放在膝盖上。每天二十四小时都这样,由三~四个包夹(刑事犯)轮流看着,不准晃动一点,闭眼睛。恶警、包夹和已邪悟人不间断的做所谓“转化工作”,只许听、不许反驳。就用这种阴毒手段来消耗你的精力。

    当出现视觉幻象、摔倒,也得被迫挺直坐好,眼睛慢眨一点就用塑料水瓶哧你的眼睛,顺脸淌水,有的用牙签支眼皮,到六~七天的时候,臀部硌破皮,像鸡叨一样疼,渗血。裸肉开始化脓,内裤与脓血的裸肉结痂在一起,在坐小塑料凳上像针刺一样痛,稍动一下撕裂疼。

    二零一二年七月初,中共“610”组成一个“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帮教组”进驻黑龙江女子监狱,开始了又一轮强制“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

    其中有曾在北京迫害纪烈武的警察,有河南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有“功”(实为大罪)警察,还有称在吉林女子监狱举办过多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辩论会”的曹红等,他们在黑龙江女子监狱住了一个月左右。

    现在(二零一四年二月四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仍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三百人左右,她们整天被逼迫做奴工,还被迫定期写思想汇报,写认识。

    被监狱称作“重回炉”的这种迫害方式,即如果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而不减刑,就将他们从七监区送回他们原来曾经被强制洗脑、强制转化迫害的监区,如九监区或十一监区,加重迫害。

    自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五日,黑龙江女子监狱监狱长史耕辉、监狱六一零科长杨立滨,将牡丹江“邪悟者”姜春梅“请”到女监重复其邪悟滥调后,几日内,姜春梅又“转化”迫害一些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女子监狱在打压迫害法轮功中,一直充当急先锋,极尽了各种迫害手段,包括强行注射各种的药物,破坏法轮功学员的中枢神经,使他们遭受痛苦的煎熬,有的死亡,有的人被注射药物后,出现头痛、失忆、精神狂乱、莫名恐惧、肌肉和胃抽搐、目光呆滞、言行迟缓、严重幻听幻觉,全身细胞难受,浑身骨头疼,每分每秒都在极其痛苦中煎熬。有的双目失明,两耳失聪,有的生理机能失常,有的身体肌肉、器官腐烂;有的全身瘫痪或局部瘫痪。有的导致内脏功能严重损害,表现为全身浮肿,腹部下肢肿胀,象怀孕八、九个月的孕妇,尿、便、吐血的肝腹水或肾衰竭症状,有的出现脑血栓症状,有的心脏疼痛。有的药物药性发作持久,导致法轮功学员出狱后,多年后仍在遭受精神、生理失常的折磨,有的因此死亡。

    从目前了解的情况看,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药物种类繁多。身在监狱其中的善良的学员根本想不到会有这种残酷的迫害手段,所以被迫害也不知道,没能及时揭露真相。

    据悉,被非法关押遭黑龙江女子监狱十一监区六组一位女性法轮功学员即将于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一日出狱。该同修鼻子和嘴有残缺,其女儿或她本人叫杨丽华。因联系不上家人,希望有知情者联系她家人,给她准备衣物并来接她。

    该单位恶人:
    夏凤英卢桓鲁敏何宇青于丽(于莉)吕红君刘晓芳岳干事满玉月韩建英白晓丽王金丹陈芳荟孙秀云盛巧妹冯晓波吴雪松宋晓磊张xx姜维秦海燕孙伟杰林佳乐秀凤朱玉虹高红李敬敏蔡淑珍于英民甄会沈淑艳赵海波韩英张丽荣王洪志蒋亚静李雪马金平李敬威王栅刘学茹王慧程秀艳朱红霞宿荣霞李玉娟陈春玲刘莉刘艳华何冰徐红武力沙徐艳杰吴东会诸秀敏张秋云王阳李霞于国华卢姗姗王晓东宋玉霞胡裕南刘畅金丹丹滕晓凤崔晓雪陈春静卢国婷陈昭丛燕姬明丽陈贵清王宝霞王凤芝吕春光宋树波(宋数波)夏军立郭兰英于艳管淑华杨平张子梅沈玉珍尚冬伟范婷婷关红英姜祥英尤洪霞崔江梅孙悦徐阳肖清华常精治李新正孙伟李金莲车凤平洪伟付博户恒徐歆歆于丹王辛红李桂梅绥艳波周桂荣

    受害人:
    曲杰范国华铁俊英王红杰王爱华赵欣(昕)杨秀华石晶张海霞王影(王颖)张晓波张林文陈伟君刘淑芬李迎华耿亚芬沈景娥杨瑞芹(瑞琴)苑占绪里玉书徐友琴(徐有琴/徐有芹)张莉(张丽)魏丽梅史凤丽王晔邬丽明闫春玲(严春玲)孟淑英高国波王丽华崔胜云谭玉蕊刘桂华黑龙江大法学员刘波杨艳春王彦香(艳香/燕香)夏秀文栾秀媛王艳秋黑龙江省大法弟子曲丽华王玉贤徐子傲(徐子奡)刘艳梅朱玉梅张丽华张雅琴陈丽云张艳芬张艳华姜阅岩郑金萍杨丽霞周春芝丁玉缪晓露郑红丽(红利)刘亚芹(刘亚琴)张丽萍耿亚芬姚玉明关淑玲王金月高秀荣李冬雪刘洪霞李秀学王玉芹胡桂艳杜景兰管凤兰陈艳梅张照红(张兆红)徐晓微张淑玲迟汉平(慈汉萍)李景伟(经纬)王桂丽高杰张丽萍李萍(李雪艳)邓风香李淑琴崔新(崔鑫)贾桂兰梁威姜风琴李春娟王淑梅色桂荣钟昭娟武晓红管秀云王秀芝崔秀菊张艳芳葛欣项晓燕关淑明王洛丹王景芳孙武虎吴樨(吴西)张海霞高慧玲张桂荣赵兰英苏敏吴旭初初庆芬王淑霞丁□安玲张春郁(春玉)(春雨)孙凤华陈云霞韩兴丽张晶关淑玲王淑荣范国霞张淑芬张丽(张莉)张连文王涛张淑琴(张淑芹/张树芹)高景梅瘳小露(缪小路)张淑芹卢美容潘庆丽张艳华李晓童(李小桐/李小彤)宋文娟贾树英(淑英)刘丹李秀玲盛奕(义)曹迎春赵凤霞孙双荣陈香云武丽君潭凤英王芳巴丽江(里香/立江)华晓娟(小娟)王淑霞张秀英关玉荣张继秋桑凤荣钟莉(仲丽)韩丽华姜红杨晓红(小红)李金莲赵金香张玉华朱玉梅周惠芳(慧芳)王文娟张淑珍关素明迟贤道王秋霞闫淑云高春子宋丹王慧芳张秀英孙淑芳骆艳杰李秀红罗英陈静赵培金韩秀芳胡秀荣管福琴赵晓平白静王静(王晶)楚春华胡悦昆薛利(丽)刘淑云王淑芳兰洪英孙亚芳张艳芳郑金波孙贵芝(孙桂芝)李冬雪高桂珍刘学伟胡爱云谢亚芹(谢亚琴)王法娟代丽霞刘荣芳刘秀芹石淑圆陈兴丽黄彦珍(延珍/艳珍)田桂英李振英卢梅廖小露孙秀敏王 爱华贾士荣韩桂荣双城市大法弟子陈伟君周巧航刘艳云孙瀑(音)李凤周荣齐黄邵溥高秀玲孙香兰孙桂莲隋桂兰刘艳梅李二英(李爱英)于晓清(小青)杨丽华(杨立华)王忠荣

    迫害类型:
    关小号摧残性灌食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铐在某处上戴背铐吊绑/吊瓶强行施药体罚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剥夺睡眠毒打/殴打细绳绑五花大绑坐小板凳监视/跟踪禁止学员相互说话关禁闭非法关押勒索钱财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逼迫放弃信仰践踏信仰精神酷刑洗脑/送洗脑班单独关押地上拖不准上厕所注射不明毒针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隋桂兰、石晶等
    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宋丹被迫害经历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
    黑龙江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药物迫害
    黑龙江女子监狱暴行一一打毒针害命
    遭八年冤狱-北京赵晓平控告江泽民
    狱中被迫害致癌症-哈尔滨李秀红控告江泽民
    %E9%82%A3%E5%B9%B4%EF%BC%8C%E6%88%91%E5%B7%AE%E4%B8%80%E7%82%B9%E8%A2%AB%E6%B4%BB%E6%91%98%E5%99%A8%E5%AE%98
    哈尔滨孙淑芳自述被看守所和监狱迫害经过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
    七次被绑架-佳木斯妇女戴丽霞遭种种酷刑
    牡丹江关日安屡遭迫害-面临非法开庭
    黑龙江女子监狱2012年的“攻坚转化”迫害
    大庆韩桂荣、迟贤道冤狱即将期满
    黑龙江女子监狱的暴力“转化”
    黑龙江女监奴役法轮功学员-连少女也不放过
    黑龙江鹤岗市法轮功学员近年受迫害案例
    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二)
    黑龙江女子监狱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案例
    黑龙江女监野蛮折磨即将出狱的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女子监狱近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黑龙江女子监狱暴力“转化”黑幕(图)memo
    黑龙江女子监狱对女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唆使犯人迫害大法弟子
    黑省女监恶行:下药、抽血、不许如厕
    哈尔滨大法弟子胡爱云控诉恶警、恶犯
    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内幕
    忆大法弟子曲杰
    黑龙江鹤岗市大法弟子迫害案例补充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性灌食和虐待
    黑龙江女子监狱见不得人的邪恶
    167345.html#2007
    张丽遭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 生命危险
    揭露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情况
    双城市新兴满族乡邪党人员、恶警对我一家的迫害
    部份大法学员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迫害近况
    我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迫害经历
    黑龙江女子监狱恶警欺上瞒下迫害大法学员
    黑龙江女子监狱一监区迫害大法弟子概述
    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黑龙江女子监狱的恶人恶行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酷刑折磨大法弟子至昏死
    黑龙江女子监狱暴行:牙签支眼竹条抽 11天剥夺睡眠

    联系:
    黑龙江女子监狱 电话:0451-8663903X(尾号为连续号)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7号 邮编:150069
    黑龙江女子监狱:
    监狱长 史耕辉
    监狱六一零科长 杨立滨
    监狱六一零科员 许辉

    牡丹江犹大姜春梅,电话:13555016270

    更新日期: 2018年12月24日 4:31: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