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牡丹江监狱


    牡丹江监狱


    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简介:
    牡丹江监狱
    ,公检法。牡丹江监狱是由原来的牡丹江监狱与新肇两监狱合并而成。

    牡丹江监狱在一系列的高层指令下,制定了对大法弟子加重迫害邪恶政策,甚至确定了在二零零五年利用一切手段迫害大法弟子的硬性指标。目前约有一百四十余名大法弟子正在牡丹江监狱遭受着残酷迫害。

    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被送到牡丹江监狱后,先要在监狱集训队同新犯人一起进行所谓的“集训”。 犯人通常集训三个月以内,然后分到各监区。而对无罪的大法弟子为了所谓的转化进行超期迫害,最长的达一年,因为集训队比其它监区条件更为恶劣。所谓的集训期间,不许洗漱、不许洗澡、不许洗衣、动不动就打骂,恶警利用集训队犯人殴打体罚大法弟子,强制长时间码铺(就是盘腿坐)或不许睡觉、不许大法弟子接见家 属,说什么不转化就一直留在集训队,妄图利用长时间的折磨迫害来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大法。

    各监区除了利用株连犯人等手段迫害大法弟子,还 用关押大法弟子小号来迫害。小号的条件极为恶劣,小号每个房间只能容二个人平躺,三个人要侧身躺。房间是全封闭的,只在小门上有一碗口大小的透气孔,人在 里面呼吸都很困难,睡在水泥光板上,关押以十五天起,有的大法弟子被关押期间还给戴上脚镣、手捧子(类似手铐的刑具),固定在铁环上不能活动,有的大法弟 子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还遭到恶警的殴打和电棍电击,从早上五点一直码铺到晚上九点,长时间的码铺。

    牡丹江监狱集中关押迫害黑龙江省东部地区的大法弟子,主要有牡丹江地区、鸡西地区、七台河地区、双鸭山地区、佳木斯地区等以及这些地区所辖市县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也有其它地区的,监狱间互相 秘密转移、交换,来掩盖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如二零零四年七月,曾从哈尔滨监狱转到牡丹江监狱二十余名大法弟子,有时牡丹江监狱中的大法弟子也被秘密转移 到其它监狱。

    法轮功学员汪继国于二零零零年三月进京上访,被抓回牡丹江市后,即被判劳教三年。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汪继国出院仅三个月,牡丹江师范学院有关人员不顾汪当时尿血和双目几近失明,将他再次抓回劳教所。汪继国后被判刑,关押在牡丹江监狱,再次被迫害至生命危急,送医抢救不治,于二零零三年九月死亡。

    牡丹江监狱一监区教导员李洁志、干事李玉宏、指导员李伟、中队长董玉江、管教王和等以上恶警利用抢劫杀人犯刘立军(以下简称刘犯)余刑还有二年,不用再减刑以及再犯错误也不影响其释放回家的这一情况,怂恿刘犯对法轮大法弟子进行疯狂迫害。

    在这些狱警的指使、怂恿下,刘犯又暴露和展现了它抢劫杀人时的恶性,由于有监狱和本监区管教大力支持,它肆无忌惮的、几近疯狂的对法轮大法弟子杨晓光、孙荣孝、刘国来进行殴打、残害。 杨晓光被刘犯打得鼻口窜血、面部青肿,口腔多处破裂,无法进食;刘国来被刘犯打得眼眶青黑,肋骨折断三根,躺在地上起不来;孙荣孝在短短四天时间里两次惨遭毒打:第一次被打得满脸开花,无法形容;时隔两日又被拳打脚踢、拳脚相加,将年已五十多岁的孙荣孝打得满地直滚,惨不忍睹。

    在二零零五年春节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刘犯迫害大法弟子的嚣张气焰已经达到极点。如果刘犯殴打的是一般服刑人员,早就该关押禁闭或立案侦查其罪行,可是它打大法弟子却没有受到任何处理和处罚。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上旬,一监区李洁志、李玉宏、李伟、董玉江、王和等这些恶警纠集了三十多名犯罪分子,对监区内四名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它们以四个犯人对一个大法弟子进行包夹的方式实行二十四小时轮班进行监控,不写保证书不让睡觉,直腰盘腿坐光板,眼前贴纸条以及拳打脚踢等手段进行迫害。

    中队长董玉江对这些犯人说:“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只要能让他们写“四书”就行”。干事李玉宏说:“这项工作与你们的减刑百分考核成绩直接挂钩”。教导员李洁志说:“完成任务,你们这个月的减刑百分考核就给一类,否则就免评(零分)”。

    目前中国的很多知名厂家企业和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等联合生产产品,这些产品不但质量低下,而且还带有大量的传染性细菌和病毒。因为这些产品都是犯人在非常恶劣的情况下生产出来的。

    牡丹江监狱生产的筷子以及和北京汇琳凯制衣总厂联合生产的儿童服装都是向日本出口,这些产品带有很严重的传染病毒、细菌和疥虫等等,有的衣服上还有虱子。这些人十至十天都不洗脸,每天干十二小时的活,没完成任务的人回到监狱还得“码坐”。这样的强体力劳动使有些人干活回来不能及时洗脸,以至于错过了洗漱时间,身体欠佳的人还得被恶警打骂,每天都有两千多人在做衣服,身上挠坏了的皮肤都掉皮,有些人身上长的疥虫、牛皮癣病毒等等都把衣服弄脏了。以上这些事情监狱严密封锁消息,谁把这些消息泄漏出去都会遭到恶警及犯人的毒打。

    二零零四年就有一个犯人因把监狱向日本出口的方便卫生筷子有病毒和细菌的问题写在纸条上,想夹在筷子中送到买主手中说明真实情况,结果被检查人员发现后查到了那个犯人,狱警用电棍、木棒打得他奄奄一息,抬去医院根本不给治疗,几天后死亡了,家里人来探监,狱方不让接见,也不告诉家属事实。

    监狱这样生产的产品还不止是衣服和筷子,还有给大连等地制作的汽车坐垫、向外国出口的牙签、大豆蛋白等等,都有类似的情况。

    在牡丹江监狱有二十二个监区,关押大法弟子约一百四十人左右恶警严密监控大法弟子,封锁消息,恶警们经常把大法弟子拉到黑暗处进行迫害,折磨他们,甚至有的失去了生命都不知姓名。

    二零零四年九月,徐向东的老父亲去牡丹江监狱看望儿子,与儿子在狱中食堂吃饭,狱方派2个警察严密监管,远处还有四个警察时刻紧盯。父子交谈中稍有不慎老父亲便有被绑架的危险。如今,徐向东年迈的父亲与徐向东年幼的儿子徐晚舟,一老一小艰难度日。

    为了转化大法弟子,邪恶之徒给绝食的学员灌食,上手铐、脚镣、打人,牡丹江监狱集训队也让人“码铺”,干活定任务,完不成的挨打,伙食更差,经常是凉的,发糕有时不熟,菜汤有时无油,有时无盐,有时汤上放些猪大油。

    二零零四年曾经恶警说过,“不转化的不给往下分大队”,许多大法弟子在那遭了不少罪。二零零六年以前喝水成问题,水是大墙外面沟里流的河水,水上漂着动物尸体,垃圾也往里扔,冬天上冻,水也喝不着。限制人身自由,超市、医院经常不让去,为转化大法弟子派五人看一个大法弟子,不让与其他大法弟子接触、交往、说话。

    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的一大法弟子为反迫害绝食,被押入小号,小号里无床、无炕、无暖气。此大法弟子多次绝食,被关小号,被折磨的体弱。但人还未死,死亡名额已经报上去了。有一大法弟子被打的从二楼楼梯滚下一楼,恶警对外宣称大法弟子自杀,企图掩盖事实真相。

    从二零零六年一月一日至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在八监区区长唐晓辉、教导员陈占峰的指使下,狱警张胜利、武学军、宋君飘一直持续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实施迫害。

    二零零六年六月,大法弟子孔祥柱被十监区迫害致结核性脑膜炎,曾一度昏迷。七月在狱外就医一段时间后,仍不见好转,下半身已不能动,大小便不能自理,精神恍惚,情况非常危急。牡丹江监狱百般拖推迟,于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才将被其迫害至奄奄一息的孔祥柱放回家。二个月后,孔祥柱离开人世。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牡丹江监狱六监区多次对大法弟子搜身和对物品进行检查,大法弟子于宗海遭到恶警葛华,王辉及犯人谢士德等人殴打,恶警张庆山用高压电棍对大法弟子关连斌进行电击,恶警赵丽春谩骂大法弟子孙成顺,并指使犯人搜查大法弟子物品,严管大法弟子,每当上面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时,六监区长董亚林都要积极配合,并指使恶警及犯人迫害大法弟子。

    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被称为“死亡集中营”,共有二十二个监区,除一、二、三、四监区外,其余监区每天早6点出工到车间干活,晚6点收工,(自二零零七年十月1日起改为晚五点收工),服刑人员每天在车间劳动十一至十二小时,周六、周日不休息,平均每周每名服刑人员劳动时间在七十七小时以上,在这种情况下各个监区为了抢生产任务,还经常向监狱请示加班至晚九点,劳动中不给犯人配发劳动保护用品。如今又扬言要把劳动时间加长至14小时,都不算加班。劳动时间这样无限度的加下去,人的健康、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因此对人身体损伤严重。

    监狱为了达到经济目的,将服刑犯人承包给各个监区长,责令各个监区长每年上缴额定的利润,而各个监区长为了完成经济利润,同时再给自己创造一定的经济收入,这样就无限度的压榨服刑人员的劳动力,而一点劳动报酬也不给。甚至将食堂承包给监狱警察,并责令承包人每年上缴一百五十万元的利润指标。若不克扣,从中剥削,何来利润。而犯人食堂承包人为了上缴利润,同时自己也能从中发点不义之财,这样就像犯人形容的:吃的比猪差、干的比驴多、睡的比狗晚、起的比鸡早,已严重侵犯人权。

    一、强制超负荷劳动导致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双鸭山市大法弟子潘兴福,于二零零三年五月由七台河监狱转到牡丹江监狱十六监区。在非法关押迫害期间,恶警强制大家劳动出工,潘兴福身心受到了很大的摧残,于二零零三年末双腿浮肿不能行走,身体极度虚弱,监区不予重视,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直到二零零四年五月份才把潘兴福送到监狱医院,诊断潘兴福为胸腹积水、肺结核。副狱长栾景和怕潘兴福死在监狱担责任,就让监区教导员郑玉和赶快给潘兴福办保外,郑玉和怕承担责任不得不重视起来,但郑玉和还趁潘兴福重危之机不断的伪善的欺骗潘兴福写保证书,郑玉和说:只有写保证书才能办保外,几次均被潘兴福拒绝。潘兴福于二零零四年七月份回家后于二零零五年一月含冤离世。

    金宥峰,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二零零四年三月末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集训队,法轮功学员们白天上车间干活,因没完成任务,被开板,晚上回监舍还要常常加班。金宥峰因完不成任务,就下地“开飞机”。“开飞机”就是两脚劈开,弯腰前弓,双手向后高高抬起,一般人十分钟就汗流浃背。因金宥峰不配合下地“开飞机”,在周少昆的指使下,打手刘大庆等对他进行殴打。二零零四年九月四日,被关小号、戴脚镣、手捧子定位,被强行灌辣椒面等折磨。从小号出来后,大法弟子就不配合邪恶,抵制奴役劳动,抵制面墙码铺等,这样金宥峰等人在集训队被非法关押一年两个月。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金宥峰被分到七监区一中队。只要不放弃信仰,干活也不给减刑。为了抵制这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大法弟子继续不参加强加的奴役劳动。第二天出工,金宥峰在车间被栾队(栾玉)用手铐铐在窗外铁栏杆上,二十七日上午又铐了半天。当天下午,在朱再良大队长的指使下,在干警厕所的墙角横梁上用手铐单臂交替吊一下午。二十八日,朱大队派刑事犯韩宝仁、戴清民、刘用、苏玉明等人看管并强制转化。次日,未见效,朱大队骂这些犯人,并以免评(影响减刑)相威胁。在朱大队的威逼唆使下,这些刑事犯又将金宥峰带到那个厕所,殴打,打脸,打腰,又拧胳膊,用脚踢脸(这次苏玉明没动手)。之后,由专人刘用看管,不许坐,并多次要采用电棍或继续吊起来相威胁。

    金宥峰,被迫害成肺结核晚期、生命垂危。在家属强烈要求和坚持下,于二零零八年端午节前才得以保外就医。金宥峰于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一日晚九点在牡丹江传染病医院经抢救无效而停止心跳。

    杜世良,海林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三年间,牡丹江监狱三监区的邪恶之徒为达到强制转化杜世良的目地,白天强制超负荷奴役劳动,夜间不让睡觉,其中恶犯沈福政多次参与毒打折磨,手段卑劣、邪恶至极。后因杜世良向监区干警王永福教导员揭露迫害讲真相,才制止了迫害。二零零五年四月,三监区强迫六名大法弟子参加手工奴役劳动,由于劳动强度大,天气炎热,杜世良出现了严重高血压症状,高压达二百二十,休息了一周后,又被强迫清倒垃圾和运水,尤其运水特别苦累,每天上午要把全监区在押人员的生活用水从监舍用推车运到车间,每次都累的气喘,浑身是汗。直至二零零六年一月去世,杜世良一直是被强迫从事超负荷的奴役劳动,对于长期不能炼功、学法且年近六旬的老人来说,是何等的艰难。三监区中队长恶警盖覆、指导员侯健,更是变本加厉,一切强加的劳动迫害都是这两个人布置的。

    二、压榨奴役大法弟子致残 不让家属接见
    大法弟子于宗海,二零零六年八月末,由于超强奴役劳动,于宗海在车间干活时左眼碰伤,泪腺断裂,监狱医院让上外面医院治疗。可是,六监区干警让家属给拿钱,否则不领出监狱治疗。于宗海的妻子和妹妹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监,家中已无人无钱,狱警说:“如果他家不给钱,他眼睛瞎了也不管。”于宗海弟弟交了钱,才在牡丹江红旗医院眼科做了检查,可是错过了再接手术的最佳时间。

    解运欢,鸡东县法轮功学员。而于二零零二年八月被中共邪党以发法轮功真相传单为由,非法判重刑十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第十监区,每天被强迫奴役十多个小时,家属的接见也控制严格,去年一年不允许见面,今年至今只能会面十分钟。二零零三年五月,解运欢及当地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转送到牡丹江监狱。但每天强迫奴役劳动达十六小时之久。狱方为了攫取更高的利润,让懂电脑知识的在押人员,上网参加网络游戏获取高分,换取大量现金。狱警通过这种高强度的紧张奴役,剥夺在押人员思考的权利,从而麻木人的大脑,使其成为为其赚钱的工具。对于学员家属的接见也控制严格,每月只有三十分钟的严格监视下的探望。如有狱方认为的敏感话题出现,就会被立刻中止会见,几个月甚至半年不允许见面。

    八监区长唐晓辉、教导员陈占峰,是二零零五年十月末刚刚新提上来的恶警。自他们二人来到八监区,大法学员遭受的迫害就更加严重。他们强迫大法学员奴役劳动,不许大法学员休息。恶警们把精力用在迫害法轮功上,特别是用在如何利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上。如陈占峰强迫大法学员劳动,却又不许大法学员使用劳动工具,还指派两个服刑人员监督一个大法学员干活,同时纵容指使犯人李晓伟、王立军对大法学员进行殴打。每次对大法学员的迫害都是由唐晓辉、陈占峰具体指挥进行的。这二人对大法学员们的忠告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迫害大法学员。被迫害的大法学员包括关文龙、黄国栋、徐向东、刘君、张世江、周吾庆、黄耀祥、成忠强。

    牡丹江监狱对生命的漠视、对法轮功的迫害,从几组数字就能说明问题。该监狱在押犯人四千七百人左右(干警一千人左右),据说二零零四年死亡二十九人,占在押犯人千分之六,比中国年平均正常死亡率多一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一百二十人左右,从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六年末,通过各种渠道得知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十多人(包括保外就医的,不包括伤残的),年平均死亡率达百分之四以上。

    三、新闻造假欺骗民众
    二零零四年,中央司法部部长要来了,监狱提前二十几天就开始给犯人吃好的,吃炒菜,还有肉(其实是摸不准何时来,否则恶警不会“浪费”那么多东西),一些刑事犯人竟然有了一种错觉,认为共产党现在对犯人开始好了,你看吃的多好,收工也早了。可是大多数刑事犯人早已看透了它的那一套。当司法部长到监狱遛达一趟走后,又开始吃起玉米磨碎了像饲料一样的发糕了,出工时间又加长了。部长来时,整个监狱的表现简直紧张得了不得(因为他们对共产邪党也是相当畏惧),监狱下达通知,哪个监区出了事(看出了破绽)哪个监区大队长回家(被开除),监狱从外面租来了盆花盆景,一盆十元或几十元,整个监狱摆得像个花市,本来监舍一室30人左右,现在只摆上四张床,把所有受过虐待的人,怕他们喊冤都藏了起来,和所有法轮功学员一起藏到大楼地下的大菜窖里,为保万无一失,派“犯人头” 和警察看守。这种事情简直是家常便饭,大官来了大包装,小官来了小包装。

    有一次司法部来检查工作,集训队把他们十几人藏在所谓的教育室,怕他们揭露恶警,用二十多人看着法轮功学员。洗不上脸时有的犯人偷放暖气水,后来监狱往暖气里放了一种毒水是红色的。在这样的环境里法轮功学员小高全身长疖,一年多才好。拉肚子一年多,到出狱才好。

    在集训队里新去的犯人连衣服都洗不上,脸也洗不上,虱子满床铺爬。三十多平方米的监舍,最多睡过五十多人。吃饭时蹲在走廊两侧吃。生产大队二百多人挤在车间的角落蹲着吃。洗碗在卫生间里洗,很少有流动水。伙食要稍有改善如每周给两顿肉吃,电视、报纸就大做文章。等媒体不吹的时候菜里也看不到肉了。在集训队时一次恶警庄轶新及其他恶警把他们叫到所谓的教育室,按恶警的要求坐好,然后给他们录像。晚上就上了新闻,说牡丹江监狱集训队的法轮功学员在政府干部的关心帮助下得到转化……假新闻就这样出来了。牡丹江监狱法轮功学员死亡率比正常人口死亡率高许多倍,这就是他们关心教育的结果。

    这些共产邪党的上级官员真的是来当正义青天吗?当然不是,他们只是做个样子,他们的路线都是预先安排好的,没有哪个官员要参观别的地方,因为他们知道这一切都是造的假,他们本身也不想看到实情,也不会多走一步,共产恶党经常组织一些参观团到监狱参观,让社会上的人看到党把犯人“教育”的如何好,犯人生活条件如何“优越”,其实没有一个犯人被他们教育好,因为他们从来不进行真正的教育,只有让犯人劳动和暴力打犯人。二零零五年香港、台湾来了一批人到牡丹江监狱参观,第二天监狱新闻报导说:香港、台湾客人参观犯人的食堂,看见锅里熬着一大锅肉都感到惊讶。其实每次有重要人物来参观,监狱都要弄出这种假相骗人。实际上犯人每天吃的非常粗劣,多数犯人每天要出十几个小时的工,像机器一样每天高速度地拚命不停地运转,再加上伙食低劣,大多数犯人身体相当虚弱。

    那么共产邪党监狱的警察是什么样?百分之九十以上警察完全以恶对待犯人,轻的是骂,重的是打,很难表现出一点人道,只是千方百计的使用各种招数榨取犯人的劳动果实。最有效的一招就是打人,对于有病的犯人也决不会心软,监狱有句话“不惯老不惯小”,老年犯人完不成任务(这任务拚命干许多人也难以完成),要经常挨打,直到把犯人的心血榨干,最后一脚踹出监狱不管了。许多警察对犯人甚至对自己的下属说话都带“x他妈的”,和社会上的流氓没有区别!干警每天非常清闲,他们各种表格、跟犯人的谈话记录、对犯人的评审、学习所谓先进人物的思想报告等等,都要有专职犯人秘书给造假。有的干警经常像老爷一样由犯人按摩,有的官大的警察要有专职犯人侍奉,吃的喝的高级品都由犯人提供,而此犯人地位极高,自然不用劳动,也有许多犯人花钱买不劳动和减刑的。

    四、高墙之下的劳改产品
    牡丹江监狱生产的卫生筷子以及和北京汇琳凯制衣总厂联合生产的儿童服装都是向日本出口,这些产品带有很严重的传染病毒、细菌和疥虫等等,有的衣服上还有虱子。这些人十至二十天都不洗脸,每天干十二小时的活,没完成任务的人回到监狱还得“码坐”。这样的强体力劳动使有些人干活回来不能及时洗脸,以至于错过了洗漱时间,身体欠佳的人还得被恶警打骂,每天都有两千多人在做衣服,身上挠坏了的皮肤都掉皮,有些人身上长的疥虫、牛皮癣病毒等等都把衣服弄脏了。以上这些事情监狱严密封锁消息,谁把这些消息泄漏出去都会遭到恶警及犯人的毒打。

    牡丹江监狱的高墙电网成了中共迫害异己、残害生命的魔窟。甚至连残疾人李永胜都被强制奴役劳动。为了掩人耳目,动用了一切可以运用的手段来封锁监狱内那些不为人知、令人发指和毛骨悚然的迫害来欺骗民众。在这里监禁的犯人实际上就是共产邪党的奴隶,造钱的机器。

    监狱关押大约4800人,强迫每天干12小时活,有些人长时间不能洗手、洗衣服,许多人长了疥疮。出工干活就用那双流着脓,长疥疮的手去挑“卫生筷子”和“雪糕棒”,对消费者健康构成极大危害。

    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设22个监区,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百多人,除被强迫超时奴役劳动外,监狱为求所谓转化率,公开对法轮功学员施行酷刑折磨。采用的酷刑种类繁多,有电击、毒打、灌食、吊刑、捆绑、开飞机、冷冻、锥子扎、蹲小号、唆使刑事犯打人等。众多学员被迫害致伤残,已知十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九年六月份,牡丹江监狱以工作人员下岗相要挟,诱使狱警和服刑犯人对大法弟子酷刑迫害。

    为达到时时监控,搞什么“五连保”,五个人一组,其中只有一名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在四人的监督中,其实是利用刑事犯看管大法弟子,不许互相说话,上厕所都得用人看着。而且把门的、站道的(就是在监舍做安全防范的)、一起吃饭的都株连,按监狱要求没做到的,刑事犯就要受到株连,就给他们减分(监狱对犯人实行百分考核,分少会影响到他们的减刑),唆使犯人参与折磨、打骂大法弟子。 而且牡丹江监狱强迫奴役劳动每天12小时,还不让吃饱饭。

    牡丹江监狱为了提高所谓的法轮功学员‘转化’率,要所谓的政绩,现在正在加紧迫害在押法轮大法学员,暗示监区警察分监区大队只要不出人命,不出事儿,可以采用任何手段,要求转化率达到百分之百。 于是各监区利用刑事犯人,三、四个人针对一个大法学员,采用殴打,长时间不让睡觉,灌盐水后不给水喝,扒光衣服用凉水浇,透明胶带把手脚绑上等等惨无人道的方法强迫法轮大法学员转化。

    法轮功学员在集训队里遭到的是没有人性的折磨。每人睡觉的地方很小,经常是几个人一张床,白天洗不上脸,上厕所、喝水受限制,每个屋的犯人限制法轮功学员的言行,经常说打就打。在恶劣的环境里,法轮功学员被强制白天干活(穿筷子、挑牙签),经常加班到9点或夜里12点,完不成定额便会挨打。邪恶之徒用扳子打人,经常把板子打折。晚上上厕所不到正点不让去,出门不喊报告就挨打,吃饭每个人都吃不饱,刑事犯却吃不了都倒掉。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牡丹江监狱指使多个犯人暴力殴打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八个犯人打张传铎一人,张传铎被打得面目皆非,身体多处受伤。狱方为掩盖罪行,不让他的家人接见,三个月后才得以与家人见面。

    牡丹江监狱在和其它监狱一样使用包括拳打脚踢、昼夜不让睡觉、吊刑、九十度撅着等酷刑摧残法轮功学员之外,利用其地处寒冷地区的环境发明了残忍的“冻刑”--在寒冷的冬季,强行扒光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把他们扔到厕所蓄水池里浸泡很久,拽上来再把窗户打开,让他们光着身子站在窗户前被冷风吹;十八监区没有蓄水池,便将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扒光,拽到厕所里,四、五个恶人、恶警一齐动手,用盆、自来水管往法轮功学员的头上及全身反覆浇水,然后也拉到窗户前让冷风吹。

    牡丹江监狱共二十二个监区,不足三万五千平方米却关押了五千多人,医疗卫生条件都非常恶劣。狱警们每天强制服刑犯人劳动十二小时以上,无节假日和休息日。二零一零年六月初,监狱出工时间调成早六点半到晚八点,加班时间达十三至十四小时。应付检查,包装造假,让服刑犯人说:每天劳动八小时,一周休息两天。甚至监狱下达通知,哪个监区出了事(看出了破绽)哪个监区大队长回家(被开除)。

    据其企业网站透露,黑龙江省高压开关厂(牡丹江监狱)系黑龙江省监狱系统国有独资企业,现有员工五千七百余人。主营:高、低压开关柜、服装加工、假眼睫毛加工、其他劳务加工项目等业务。人力资源丰富,劳务加工费用低廉。

    监狱为了达到经济目的,将服刑犯人承包给各个监区长,责令各个监区长每年上缴定额的利润,而各个监区长为了完成经济利润,同时再给自己创造一定的经济收入,这样就无限度的压榨服刑人员的劳动力,而一点劳务报酬也不给。使他们成为其赚钱的工具。

    更为可恶的是,将犯人食堂承包给狱警,并责令承包人每年上缴一百五十万元的利润。

    该单位恶人:
    刘明华武学军张家文王元王继军赵大虎恶警姜亦臣侯松阳高某栾景李玉宏李杰志(洁志)孪井庄义新(庄轶新)王辉朱再良周兆坤李成辉张庆山周元平陈寿刚蒋军(姜军)丁学忠候波吴旭东郑玉和王旭卢晓辉彭四受王恩泽(王恩则)郭宝林韩国兵高海平李琰司海涛张大志史志车王海树赵晓岩顾军徐慧君杜刚周臣金峰马旭涛毕海波杨广宇宋军庄可新陈占锋唐晓辉姜晓春严江(鄢江)宋军飘白志强刘波张胜利(生利)李晓伟关振利陈忠裴殿山于景和孙久杰宋晓彬赵鹏周金平阎善明武和(音)薛世成祁伟(齐伟)李小东牛淼葛华赵丽春李洪明孟宪伟吕春峰徐宝良王卫江王建峰王合义林世杰张玉春耿磊黄威魏巍朱相存董亚林钟贵任书伟刘志军朱殿华赵队长李显龙李干事梅建国赵喜和刘成明祝民张立春(利春)李伟董玉江王和刘立军(刘利君)张福森鲍建辉林小东孙俊张先利姜磊沈光栾玉周少昆刘大庆司洪涛范淼宋俊杰毛健波韩宝仁戴清民刘用苏玉明王立军孙健侯振宝范振宇王健杜应春胡伟范玉喜谢金和王连玉王勇李岩孙洪喜谢晓峰何广海吴继哲徐杨范国明王刚丁立波赵云刚孙景华李云野张红周继和姜明永何雪双张世江王金玉丁涛兰海涛吴继东刘鹏程王学江黄连成黄成威赵玉春申家进祝坤纪滨付润德林增军赵春强于福刚何广胜李军裴胜烈王旭辉侯波宋军林李亚魁汪伟沈福政侯健盖覆李向东路(陆)显明汪长喜张建姜兴昌姜革廖君孔令涛胡寒冰姜海涛王大伟薛磊翟树园(树国)白晓刚秦程翔王恩哲杨金国张庆波张焕民宋熙全史爱胜高海民王雪松刘佐友王军刘远彬闫荣伟陆显明王江王喜鹏郭虎山

    受害人:
    王芳張東輝张德文高云祥(云翔)王新军吴跃荣(越荣)孙电山(孙殿山)潘兴福申金祥黄国栋魏晓东孙荣孝李宝华于清海孙成顺邸士洪宁军李玉卓王海郭忠全于友崔洪伟吴国立(吴国利)刘小龙姜洪禄解运欢李丛俊王明柱孔祥柱李永胜张培增黄耀祥田荣贺滕敬贵傅鹏翀孙铁农苗福(苗甫)潘永刚于吉兴李儒清侯闰忠(国忠)吕振江孙登超康运成徐向东关连斌黄跃祥李波的两个孩子李荣芹(李荣琴)巩志军金宥峰(佑峰)于宗海张洪权阴长峰(殷长风)侯希才(喜才)孙发赵伯亮(赵柏亮)成忠强关文龙李海峰周志铭安永镇张作君(作军)康运诚白霜刘军张耀明汪继国戴军(代军)宫贵东刘得渊李容道于清海徐亚利徐桂良薛庆华金永峰王振杜世良张景亮(张井亮)刘铁人张世江(士江)张文礼卢占魁石永成孔祥柱朱秀成赵建国张传礼王学士(王学世)吴月庆宫呈阁姜亚滨(姜亚彬)傅英铎刘桂香王喜和戴軍战祥君孫殿山庞士兴(志兴)姚国才金肩锋(宥峰)刘军李凤全肖波关文龙于忠海刘启良杨晓光刘国来宿岩于秀英的孩子刘阳锡姜允敬关日安崔国军董宾(斌)黄文龙顾景山孙长顺张传铎纪松海王云飞贾长明(昌民)牡丹江大法弟子李海峰王新民黄颜林(黄晏林)王贵金贺江张作斌戴启鸿(启弘)赵波孙玉山金宥峰周吾庆李桂哲汤玉华张玉堂张连生刘运祥戴军张涛房启才张海涛张玉堂苗莆

    迫害类型:
    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剥夺睡眠逼迫放弃信仰洗脑/送洗脑班关小号高强度超负荷劳动长时间保持痛苦姿势手铐/脚镣铐在某处上毒打/殴打性侵害(包括男性)电击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黑龙江勃利县孙荣孝两次险些死在冤狱
    牡丹江关日安屡遭迫害-面临非法开庭
    鸡西市公检法的残暴-酷刑逼供、非法判刑
    被牡丹江监狱虐杀的法轮功学员-下-
    黑龙江鹤岗市法轮功学员近年受迫害案例
    弃恶行善-牡丹江监狱服刑人员反遭残忍迫害
    牡丹江法院在看守所偷偷庭审法轮功学员
    中共对男性法轮功学员的性迫害(1)
    牡丹江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事实综述(三)
    2011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综述
    二零一一年牡丹江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概述
    牡丹江市中共恶徒迫害法轮功纪实(四)
    牡丹江市中共恶徒迫害法轮功纪实(二)
    牡丹江监狱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暴行
    黑龙江鸡西一个农民家庭的遭遇
    牡丹江监狱残害法轮功学员纪实(图)
    牡丹江牢狱的如厕规定与卫生筷子
    哈尔滨少校军官张传铎遭受的迫害
    牡丹江监狱压榨奴役 致人伤残
    牡丹江监狱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王明柱
    牡丹江监狱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牡丹江监狱驱使狱警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牡丹江孙成顺被绑架 家人遭骚扰
    牡丹江监狱几年致死致残十多人
    牡丹江善良警察侯喜才、戴启鸿被诬判入狱
    牡丹江监狱惨无人道的迫害
    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2/26/09)
    解运欢回国遭判十年 今劝善又遭狱警毒打(图)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吴月庆被迫害致死(图)
    167373.html#2007
    牡丹江监狱压榨奴役、暴力倾销伪劣商品
    黑龙江大法弟子孔祥柱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图)
    牡丹江监狱施暴前给大法弟子灌救心丸类药物── 八监区迫害大法弟子花样翻新
    为母亲诉冤 邢德福兄弟惨遭迫害
    大庆大法弟子张洪权生前遭受的迫害
    码铺、关小号-大陆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实情
    天降冰雹示警 昭示双城血泪(图)
    遭恶警枪击后被判14年 姜洪禄现被劫持于监狱(图)
    黑龙江牡丹江监狱迫害大法学员
    牡丹江监狱近期迫害大法弟子恶行
    将黑龙江双鸭山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登上恶人榜
    大庆大法弟子徐向东一家遭受的迫害
    见证牡丹江监狱恶警的凶残
    中国监狱产品把大量传染性细菌和病毒出口海外
    牡丹江监狱一监区恶警怂恿杀人犯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牡丹江监狱策划加重迫害 指挥犯人出头对大法弟子施暴
    鸡西市小恒山矿大法弟子何美芳被迫害事实
    黑龙江又一法轮功学员被害 全省死难者达132名

    联系:
    通信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862信箱牡丹江监狱十监区
    总机:0453-6404715 、0453-6404755、总机内线:8000
    狱长陈寿刚: 6404715-8000转8388 手机13904676888
    政委于景和: 6404715-8000转8388 手机13904835888、13904935558
    政治处主任孙久杰: 6404715-8000转8298
    纪委书记李斌: 6404715-8000转8398
    教改科科长宋晓彬: 6404715-8000转8333 手机13766603777、6179431
    教改科副科长赵鹏 :6404715-8000转8750 手机13945326218
    狱政科科长周金平 :6404715-8000转8799 手机13945345260、 6179479
    狱政科副科长王旭辉 :6404715-8000转8662 手机13704534000
    狱侦科科长王辉 :6404715-8000转8651 手机13504830585、6179535
    改造副狱长栾景和: 6404715-8000转8378手机、13904935558、13766641111、6663333/6666889
    恶警:
    韩宏先:6404715-8000转8368
    王连玉:6404715-8000转8068
    王健:6404715-8000转8328
    宋军:6404715-8000转8777
    林黎明、刘平、许树军
    王某某:十监区科长13766659811
    第十监区中队长王恩泽

    牡丹江监狱一监区
    教导员李洁志,警号:2306301
    干事李玉宏,警号:2306321
    指导员李伟,警号:2306268
    中队长董玉江,警号:2306265
    管教五和,警号:2306263
    抢劫杀人犯刘立军,38岁、原判死缓、余刑期还有2年

    牡丹江监狱六监区
    恶人电话号:
    董亚林:13845352555
    王 辉:13514571477
    张庆山:13836360030
    葛 华:13836354910

    更新日期: 2016年11月17日 21:00: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