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吉林监狱(吉林省第二监狱)


    演示图 抻床2


    图为酷刑之一:头上套塑料袋的描绘12/31


    吉林监狱正门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用腰带抽打 毒打

    简介:
    吉林监狱(吉林省第二监狱)
    ,公检法,省级。吉林监狱共有11个监区,每个监区又分三个分监区。一、二、三监区为专门加工服装的;五监区为铆焊;六监区为汽车零配件加工;七、八监区为专门出外工;十监区为伙房;十一监区为老残监区。

    从二零零三年十月份开始,吉林监狱为进一步迫害法轮功学员,设立了十多个小黑屋(小号),称之为“心理矫治中心”。在小号的地上安四个铁铐,把人固定到上面,每个小屋还有一个抻床也叫固定床,是残酷折磨人的一种刑具,把人固定到床上,四肢用铁铐扣住,可以随便折磨人,踢、打、上身上踩,用开水瓶烫、用针扎、不让睡觉。其中最残酷的是把人固定住,腹面朝上,然后往背上加东西(主要是棉被、水瓶、木板等),他们加压力,把整个人的身子悬起来,四肢都被抻紧,手脖子、脚脖子的肉慢慢的被撕开,手脚已经不过血,骨头节都被抻开了,撕心裂肺的痛,而且腰部向上拱,头向后抑,呼吸困难,脸色苍白。有的法轮功学员被他们固定到床上迫害,短则十多天,二十多天,还有一、二个月的,身体受到严重的摧残,身体肌肉开始萎缩,四肢无力,走路扶着墙走,骨瘦如柴,到冬季手脚都冻伤。

    监狱规定每个坚定的大法学员都有两个刑事犯人“包夹”,就是大法学员的一切行动都由犯人严密看管,并设一名组长。如能定期完成转化任务,就可得到不同程度的加分奖励,给犯人每月三分(相当于减期四至五天)、组长六分;如不能定期完成转化,包夹组的成员都受到株连,一直会株连到分监区、监区。在这种情况下,刑事犯人为了减期早日回家,在干警的纵容、唆使下,想尽各种办法拚命的体罚、毒打、酷刑折磨大法学员。在五监区监管干部林队长的指使下,邪恶之徒们就对大法弟子采取二十四小时的监管。 在严管队里有十多排长凳。前面几排的凳面宽度不足六厘米,高三十厘米,后几排的凳面稍微宽一点。在严管队里,每天从早到晚坐得笔直,稍一动刑事犯就疯狂打击,法轮功学员李虎哲被恶人们强行逼迫坐木方。

    二零零三年十月末,吉林监狱在监狱管理局的纵容下,把原来用作“小号”的监室,都安装了残酷的刑具“固定床”,把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拉去迫害。吉林监狱共有十七套“固定床”刑具。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张春雨、王金成、张文,谭秋成、王洪亮、王金刚、刘造剑、梁振兴、李虎哲、魏利生、刁树军、徐浩、张维喜、杨君生、王凤才等。

    二零零四年六月,各大监狱与看守所都已取缔了“固定床”、“抻床”和“严管所”,只允许有小号禁闭室的存在,然而吉林监狱违反有关的规定,至今仍设有“严管队”、“小号”、“校治中心”,并且室内都有“固定床”的存在。“固定床”是对有暴力倾向的犯人或有死亡倾向的犯人或死刑犯人暂时使用的,而且是有时间限制的。因为人在“抻床”或“固定床”上被折磨时间长了就会被“抻”伤,“抻”残废甚至死亡。

    二监曾建立所谓的“矫治中心”,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采用上绳、抻刑、殴打、坐硬板、不让睡觉等手段进行迫害。特别是抻刑,十分钟就能使人筋断肉伤以至昏迷。

    吉林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包括:成立严管队、关小号、上固定床抻四肢、指使犯人施暴、抓生殖器、二十四小时监管、强迫灌食(吉林监狱下令:往死里整,灌死算正常死亡)以及不准会见家属、不准与亲属通信、不准见监狱检查组、扣留申诉材料等等。为了掩盖犯罪事实,害怕他们的罪行被进一步曝光,监狱还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长期单独关押残酷迫害。

    在严管队,大法学员被迫每天早上五点坐木板一直到晚上八点,在一天时间内都得挺直腰、背、脖子,不准动,坐硬木板长达十五至十六小时,必须端正不动,稍有动就招来一顿打,有的人因肺气管有病咳嗽就会招来一顿拳脚。一天只有三、四次活动的时间,而且每次也超不过五分钟,上厕所也有时间规定,一天三顿饭,每顿都是一碟小咸菜,一个窝头,对他们来说只要饿不死就行,被关押最短的一个多月,最长十个多月,三、四个月是平常事,有的人臀部被坐坏了,开始溃烂,有的人坐出肺结核、胸膜炎,有的人瘦成皮包骨,走路一晃一晃的。严管期间如有病,只要不严重,不出现危险,他们是不会放出来的,最没人性的是晚上不让上厕所,说政府规定的,让人往被窝里便。最狠毒的就是他们叫犯人看着,在这期间如果有人动一下就可大打出手,轻则用拳头打腰、肋,重则脚踹,用膝盖或拳头打头部、脸部。

    严管队设抻床,如有不听的或坐不直的就强拉上抻床,多数手腕子的肉都被撕开了,手背浮肿,有的人被抻一个多月,在抻床上犯人可以随便打骂。

    一.利用刑事犯人做恶
    二.利用罕见酷刑施暴
    (一)“坐板”
    何为“坐板”?就是:两腿盘坐,双手放平于膝上,脖颈、后背、腰与床板平面成垂直,床板不允许垫任何东西。“坐板”时身体不允许晃动,始终要保持一个姿势,为防止晃动,将“坐板”者的后背衣服用手捋出一条直线,直线如果没了,就证明你晃动了,轻则挨骂,重则拳脚相加或上“抻床”。“坐板”时间从早五点开始到晚八点结束,中间扣除两次小便十分钟,两次大便三十分钟,两次喝水十分钟,三顿饭四十分钟,共计约一小时三十分钟,一天“坐板”达十三个小时之多。
    (二)“抻床”
    固定“抻床”:人仰面躺在木板床上成大字形,木板床上有四块钢板固定在两手腕和两脚脖处,每块钢板30cm见方,厚1cm,上面钻有带螺丝扣的密密麻麻的圆孔,用以固定手和脚扣子的。四个大铁扣子,每只手脚各一个,铁扣子由两个半圆形的环构成,分上下两个半圆,两个半圆由两根螺丝杆连接,下环半圆有立柱,立柱有螺丝扣,插入钢板孔内,起固定作用,并与床板离开距离,起到“抻”的作用。扣子的立柱插入钢板不同的孔内可调节“抻”的松紧程度。
    (三)是可移动的“固定床”
    这种“固定床”是在一个长2 M的木板两端各镶有一块钢板,上面有一排孔,用以固定手和脚扣子的(见图3),“固定床”除有“抻”的功能外,主要是固定作用,人被固定时身体与床不分离,不腾空,四肢松紧程度要比“抻”时松。固定时除大便下来,小便和睡觉都不下来,有的被固定几个月时间。

    三.利用世间小丑帮凶
    “谈话”是其中手段之一。它们冠以与法轮功学员建立所谓“语言沟通平台”,无休止到逐个轮流找法轮功学员“谈话”。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三年监狱教育科和省六一零办公室派人来直接找法轮功学员“谈话”,一段时间之后,“转化”效果不佳。于是它们就在二零零四年拉来几个一心想在法轮功中捞取好处而没捞着,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世间小丑、帮凶做“转化”工作。帮凶们被分成两个小组,每组四至五人不等。

    错位抻床:这种酷刑,是用钢筋做成套,固定在铺板上,将受刑者身体错位,(不是以前的大字形状,手和脚都是斜上方或斜下方拉开),拉到极限锁死,身体成扭曲状,再往身下放木棍、脸盆、罐头瓶等物品,最后将身体完全悬空。一段时间后,受刑者的关节全部拉开,十分痛苦。

    坐带棱的物体:法轮功学员还被强迫坐带棱的物体,木方,角钢等,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坐得屁股溃烂,坐得血肉模糊,不放弃信仰,一坐到底。

    强制转化、逼写“四书”:所谓的“四书”就是: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决心书。认罪书就是承认自己的行为是犯罪,承认法轮功是×教;悔过书就是在承认自己犯罪的前提下进行忏悔;保证书就是保证今后再也不练法轮功了;决心书就是决心彻底与法轮功决裂。写了“四书”,邪恶认为你没有资格做法轮功学员了,就会屈服于邪恶,为邪恶所用。

    “裸体区”:吉林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史无前例,其邪恶古今少有,监区里设立的“裸体区”就是例证。这里关押着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服刑人员和因坚定修炼,被迫害致残的法轮功学员。这里每人睡觉连60cm都达不到。每隔一段时间就把他们扔到水房,用水管子猛冲他们全身,用带钉子的拖布擦身,还美其名曰“美容洗澡”,被褥都是其他人在水房把被褥扔在地上,用脚踩踩就算了事。一年四季都是如此。因失去自理能力,为了大小便方便,他们终年下身裸体,整日生活在肮脏的屎尿之中。他们开始长虱子、长疥,各种传染病流行……看管他们的警察五、六天都不进来一次。

    老残队:吉林监狱还有一个“见不得人”的阴暗角落,就是一个特殊的监区──十一监区,又叫老残监区。十一监区是由吉林监狱过去做煤球的库房临时改建的,这里条件非常简陋,里面关押着五百多名服刑人员和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这里从外表看就是一个堆放杂物的大仓库,整个监区只有一道大铁门,里面的人终年见不到阳光。

    由于老残监区的在押人员失去生产能力,不能给监狱创造更多的价值,所以这里的伙食极差,菜里根本没有油。这里的大法弟子身体原本非常健壮,都是被酷刑迫害致残的。进入老残监区就等于进了鬼门关,活生生的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天天走向死亡。

    矫治中心:监狱打着司法部有文件的假旗号,对社会上宣称成立了所谓的心理矫治中心(病房),实质是废掉不用的小号,设立固定床来迫害大法弟子。所谓矫治就是将人的四肢固定在木床的四个铁铐子上,可松可紧。这种酷刑对人身体危害极大,铁铐子往往会勒进肉。政委刘长江、教育科长谭富华、狱政科长刘伟、教育科干事李永生是主要施暴者。

    捏睾丸弹眼球:人类最下流无耻的行径,最被吉林监狱所推崇,包括用力捏法轮功学员的生殖器,像弹玻璃球一样的弹法轮功学员的眼球这种邪恶勾当都是恶人常用手的迫害手段。原四监区刑事犯高国兴(绰号猩猩)迫害法轮功学员阴狠至极,高国兴用手掌捏学员的睾丸,用手指弹学员的眼球,取名叫“满天星。

    株连:吉林监狱的邪恶之徒,用尽邪恶之能事,大搞株连制,狱警的工资,犯人的刑期都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挂钩,监狱规定定期完成转化任务,法轮功学员如写“四书”,就算任务完成,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恶警得奖金一千元,犯人就可得到不同程度的加分奖励,有十分、五分、三分不等,组长六分,有三分就可以减刑四至五天。如不能定期完成转化任务,包夹组的成员都受到株连,一直会株连到分监区、监区。扣掉包夹人员及组长积分,并株连同一互包组非包夹人员积分。美其名曰“链条式”监管办法。

    上枷锁: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塞进床下,坐在水泥地上,掀开床用床板狠狠的夹住脖子,上面只露出头部根本一点不能动,逼迫法轮功学员妥协。取名“上枷锁”。其残酷成度比古时的枷锁不知要高多少倍。如坚持修炼,刑事犯人用手、拳、床板可任意毒打法轮功学员的头部,被打的法轮功学员因脖子被卡住、全身不能动,只能等着挨打。有的被打掉牙,有的被打的鼻青脸肿,再不写决裂书就送小号或严管处理。

    上大挂:上大挂,就是把人四肢抻开,分别固定在四处,腿尖不着地吊起来,长时间不放下。在这种残酷的折磨下,许多法轮功学员的胳膊、腿都被拉肿了,惨不忍睹。

    开水浇:恶徒们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弄来开水直接浇到法轮功学员的肌肤上,以学员痛苦的挣扎为乐,这种变态狂似的人格就是中共多年教化的结果。法轮功学员王凤才就被恶徒用开水浇,肚皮被烫出泡,后来溃烂。

    奴役劳动:每天强迫他们超时劳动,为监狱创造“个人财富”。一、二、三监区为专门加工服装的;五监区为铆焊;六监区为汽车零配件加工;七、八监区为专门出外工;十监区为伙房;十一监区为老残监区。

    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的九名大法弟子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他们是刘成军、张建华、崔伟东、魏修山、何元慧、郝迎强、雷明、孙长德、王启波。(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一日)

    二零零七年九月,吉林监狱教育科唐科长、李干事为首的利用刑事犯高兴国,徐志刚等成立较正中心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动用各种刑具,如抻床,手脚分开身体架空,就像五马分尸一样。固定床,上电棍,用手抓阴部,用开水瓶放到大法弟子刁树军肚子上烫,肚皮上脱了一层皮,最后落下疤痕,还给他上固定床,四十天左右放下后不能走路。

    对大法弟子刘歌群上抻床,手段残忍,现被关押在二监的大法弟子有李占武,武子龙,路树林等。

    在吉林监狱被关押的普通犯人说,这里太黑暗,狱警发大财了,他们见到钱什么绿灯都可以开,只要上钱就好使。他们说在这里只能学的更坏,一点好的东西都学不到。

    二零零六年,他们新建了一个新监舍,自零七年使用以来,就搞了一个集中管理,就是把所有没参加劳动的人员(包括有病即被迫害的大法学员)白天关进各楼层一侧的大屋子里,屋内冬天很冷,水都能冻冰;把门一锁,派几个狱霸看门,按时间上厕所,每人一个小塑料凳,有时按排坐齐,一坐就是六、七个小时。他们以这种体罚的形式来恐吓这些人出工干活,实质是对大法学员的迫害,目前在吉林监狱被迫害的大法学员约有七十人左右,大部份都没有参加所谓的改造。所以他们就以各种管理条例为藉口对大法学员进行迫害,并且在每个大法学员身边还安排了一个或两个犯人监视大法学员的一举一动并作记载,每周向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机构──教育科汇报。

    恶警王元春还经常检查恐吓他们要看紧,如发现大法学员学法炼功就处罚犯人,如汇报给教育科就奖励犯人,诱惑恐吓都用上了。恶警还经常突然非法搜大法学员的身、衣物等,发现经文就严管、关小号折磨,因为所谓转化一个法轮功人员就有奖金诱惑。 恶警王元春、李永生不遗余力的迫害大法学员,妄图以此来“升官、发财”。对于刚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学员,恶警不让接触其他大法学员,非打即骂,进行迫害。

    严管小号是迫害大法学员最严重的地方,早就不符合规定,但吉林监狱欺上瞒下用暴力手段或指使犯人打骂体罚被关押的大法学员。被五监区迫害的大法学员张秀山因王元春在其身上发现经文就把张秀山关进严管迫害已有一个多月了。而且王元春为了让他转化还扬言要多押两个月。严管的准确地点是吉林监狱南监舍二楼东侧第二屋,小号准确位置在图书馆的楼上,只有从侧门才能进去。

    二零零六年以后,吉林监狱对大法学员的迫害形势逐渐转为教育科干警王元春和监狱邪悟者对大法学员的迫害“转化”,这些参与迫害“转化”学员的监狱邪悟人员有:张春宇(长春市人)、魏金双(延边州人)、孟祥飞(长春市人)、刘东、刘歌群(长春市人)、回旋(德惠市人)、孙连宝(九台市人)等。

    当有国际人权组织到监狱检查时,狱方每次都把大法弟子转移到猪舍、菜窖、厕所等地,不让大法弟子呆在监舍、车间,其目地是不让这些组织见到真正的大法弟子,怕他们说出遭迫害的真相。就连监狱里有的警察都不知道某些警察是被所谓的“六一零”和上级的命令和指使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

    二零零三年,大法弟子刘成军被迫害死之后,至二零零七年十月,先后有六名大法弟子被“六一零”和吉林监狱迫害致死,三十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神志不清,七十名大法弟子不能正常学法炼功,还仍然被迫害着。

    吉林监狱有二千八百多名犯人,狱方以加分减刑为条件利用犯人迫害大法弟子,其中有的犯人为了加分减刑还不惜花钱向狱警买条件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多名犯人的家属给的钱被警察掠走。

    吉林监狱为了防止被关押人员用手机往出打电话或发短信,在监狱中安装并使用了信号干扰设备,可能是发出高功率的电磁波,以此来干扰手机信号,在大陆一些重要、机密会议的会场会使用这种设备。

    吉林监狱长期采用多种酷刑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包括:严管、上抻床抻、四肢固定、长期坐板、暴力毒打,关小号里四肢被固定后进行暴力转化,手段 有:用烟熏、开水瓶烫、脏布堵嘴、用针扎、拳打脚踢等多种酷刑折磨。至今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伤残,十三人死亡。近期,从吉林监狱又频频传出对法轮功学员殴 打、下破坏性药物、性暴力等疯狂迫害案例,已有多名法轮功学员家属表示要追究相关凶手的法律责任。

    吉林监狱给法轮功学员注射毒药后,为了掩盖迫害真相,就不再坚持关押,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无条件释放,有的地方“六一零”恶警拒绝接收释放的法轮功学员时,监狱便办好全部保外就医的手续。如果地方仍不接收,监狱甚至“自费”去千里之外与地方疏通。没有注射毒药的法轮功学员,花重金也出不来。其实,吉林监狱虽然作恶、杀人灭口,也怕承担责任,更害怕曝光。所以他们要尽快释放那些被注射毒药的法轮功学员,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得了肺结核或者肝腹水,都以为是被传染的。

    下面的几名法轮功学员都是这样在吉林监狱被残害的。

    何元慧,男,四十一岁,二零零二年被非法枉判十年徒刑。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保外就医回家。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离世前表现症状为双侧肺结核。

    崔卫东,男,二零零四年九月在吉林监狱被迫害离世,表现状态为肺结核症状。

    郝英强,男,四十九岁,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保外就医回家。回家两个月后,六月八日含冤离世。离世时肝腹水。

    刘端生,男,吉林辽源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一月保外就医,二零零六年再次被绑架之后,同年监外执行。二零一零年一月离世,离世前现肺结核症状。

    以上四名法轮功学员几乎是同一症状离世,下面详细介绍的是一名叫付桂英的法轮功学员被注射毒药的全部过程。

    付桂英,女,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法轮功学员。她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古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期间,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七日被恶警酷刑折磨,全身是伤,不会动弹,恶警见她昏死过去,就把她抬到恶警办公室,打了三针肌肉注射之后,付桂英马上心跳加速,脉搏每分钟一百七十次,心像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似的。接着恶警又把她送到图牧吉监狱医院,给她注射了大约五十毫升的黄药水,用的二百五十毫升的大小的吊瓶静脉注射。当时恶警说在办公室打的强心剂,后来用的黄药水没说是什么药。事过三天后,说要释放付桂英,不知为什么没放,直到半年后才无条件释放了付桂英。付桂英回家后两年内没有发现身体有异常反应,直到二零零四年三月开始发病。肚子肿大的象七、八月的孕妇,开始腿也浮肿,到后来身上没有肉了,皮包骨头,肚子鼓鼓的,脑袋耷拉着。她的离世也和上面提到的何元慧、刘端生等一模一样。发病后总想睡觉,打不起精神,最后呼吸困难,在她出狱后的两年半后极其痛苦中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敖世杰也出现了肺结核空洞症状,监狱同意放人。可是内蒙古兴安盟科右中旗六一零的黄志权不同意放人,他拒绝接收,至今(二零一一)敖世杰仍被关在吉林监狱。

    犯人徐大辉,多年来一直被监狱利用管理三科,是个“条件犯”(即被利用管理其他人的犯人),负责看岗,经常被指使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许多大法弟子都曾遭受他的迫害。大法弟子经常给其讲真相,徐大辉却为利益驱使不思悔改,被监狱恶警利用纵容的无法无天。该犯利用管理三科的方便条件,与相关狱警相互勾结,进行倒卖吸食毒品的犯罪活动。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四日,在狱政科值班室内翻出毒品曲玛多、酒六十袋、现金八千元、手机二部。徐大辉现被关押小号。现在徐犯供出一名狱警,已经移交公安部门审讯。其实,徐犯在零七、零八年间,曾经多次被翻出毒品和违禁品,每次都有惊无险,花钱免灾了。因为该犯被监狱恶警利用起来迫害大法弟子很是得心应手。这次不同以往,监狱长王坤、副监狱长杨玉江、狱政科长李轶晈、亲自审理,时常夜审。

    二零零七至二零零八年间吉林监狱已有多人在给犯人偷带毒品被公安机关追查后被追究刑事责任、多人被开除职务、多人被调离职务。

    被吉林监狱利用迫害大法弟子的罪犯徐大辉遭到现世恶报。为保自身利益,对被其利用者中共惯用来当替罪羊,卸磨杀驴。徐大辉被吉林监狱利用迫害大法弟子后,又被监狱长王昆、杨玉江和狱政科长李轶晈亲自审讯,遭酷刑逼供。

    吉林监狱监狱长王昆、副监狱长杨玉江和狱政科长李轶晈对迫害大法弟子罪恶极大,就是在中共尚未垮台之前,不知何时也会落的徐大辉一样的下场呢。文革后,许多忠实的执行上级命令迫害中共老干部的人员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就是前车之鉴。更何况面对将来人类公正健全的法律和善恶有报不变的天理呢?请诸位拭目以待。

    二零一零年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近六十人。他们是:王晓光(冤判十年)、刘玉和(冤判八年)、金龙哲(延吉法轮功学员)、张秀山、敖永杰、朱德祥(六十一岁,冤判十二年)、菜向军(老残十一监区)、潭秋成、高振刚、孙长军、李占武、王延财(冤判八年)姜涛、王俭、张开屏(四十一岁,冤判七年)、孙谦(冤判十二年)、王洪亮、刘洋、随福学(七十八岁)、史文卓、刘敏、张洪伟、曹中华、刘歌群、武子龙、粟怀明、刁树军、王洪革、李光石(四十四岁)、康宝轩、方焕章(五十六岁, 冤判六年)、徐浩、栾德武、韩立辉、张春雨、刘东、孟祥飞、回旋、孙连宝、唐仪彬、李德海、菜立民、

    从二零一二年二月末开始,吉林监狱开始以集中、隐蔽隔离的方式劫持法轮功学员到“教育转化大队”进行强制“转化”。到目前(二零一二年八月),吉林监狱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五十多人,除老残区五名同修外)仍被关押在“教育大队”(洗脑班),据悉现改为六监区。

    洗脑班由王元春负责,他的电话:62121635 66686667(宅) 18686586560 15568470102,副队长:赵荆,目前已知“教育大队”狱警:徐勇,栗富贵,寇文彬,王军杰,庞红军

    法轮功学员孙长军,叶松长,王晓光,王晓虎都是严重的肺结核,孙长军在严重的迫害中曾经双肺空洞,多次吐血,最多一次吐过半痰盂的血,但吉林监狱却以其不放弃信仰,不写“五书”为由,根本就没有给他办过保外就医。

    多年来,吉林监狱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中,已迫害死法轮功学员近20人。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二日,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从其它监狱转入吉林监狱,关在吉林监狱所谓的“教育”中队,详情待查。

    该单位恶人:
    恶警张德辉许国明冯振英赵金彪岳桐李玉杰李强刘伟李壮李永生孟海军王元春张建华(张键华)韩志强林志滨(林志斌)王立军陈昕陈宏博白野闫峰邬庆东王建孔李XX王志清高XX王建新王和沈宝珍刘长江宋队长周管教孔庆刚高国兴徐志刚杨晓天(杨小天)王燕凌魏向辉丁兆松高玉林郭育民李玉慧张勇李明赵广存刘干陈志强王彦青王玉范赵荆(赵京)祝国治王海清岳鹏费清华费清华孙志刚林玉彬郭东虎刘友施景雨郭东彪王士杰胡忠学岳钢崔云彪赵英彪岳言明张健李玉娇刘显章武东丰唐国中崔军张宝志孟海波孙二匣(外号)王兆林王燕波谭富华刘振玉郭树铁贾玉彪李保才刘长海赵耀林高兴国于广胜刘和谭杨光刘显亭赵信超庞红军张贵林王坤曲汉洙杨永奎韩明君崔立君于立伟王少臣(武少臣)崔龙哲涨有盛武元春陈欣(陈新)陈欣连金一燮徐大辉孙凤军范铁军张辉谢国臣柴洪军催永马敬雨孙兴和梁新明张孝和赵国余戴俊董健(董建)迟贵柱徐占峰郭威孙文李刚杨双海贺永生郑金浩王卫星张猛李雪宾关键徐波黄滨杜伟杨长顺谭长信李春彪赵旭杨鸿军孙立新单连峰汪洋林大勇陆丝柱张永胜沈洁祥金光浩赵密王立波张凤海于高志安佟海侯岩峰李威林张健军刘德荣齐忠雷许志坚崔成哲潘野刘前徐勇栗富贵寇文彬王军杰李士进崔青林柴园春闫克辉李德海刁树军张闻齐云超张万军敖永杰陈洪祥王占武潘力军张金成方志伟于东伟刘江于洪才崔海涛王军吴志海刘洪军宋国峰郭殿荣孙长海孙建王连国韩欣荣王志刚王伯友刘龙飞张星李轶晈宫向新李京峰冯剑尹昌海王宏伟宫宪新曹立忠刘金彪汪成张新兵金正燮

    受害人:
    付春生李传萍刘成军张倍齐吴仪凤陈明显武克力于喜德李智勇董贵荣云庆彬曹鸿彦何元慧王凤才吉林大法弟子杨均生冯功才刃树军金成权宋生滕伟强王君成(君诚)唐雨强李德海刘伟明孙长军林世雄高振刚李福田张玉科刘兆富敖永杰辛厚俊高峰韩立彬张开屏刘玉和张文丰孙凤芹朴光洙陈洪祥敖永杰胡喜勒纪辉李洪玉陈阳徐会建李润富吴英文曹中华武克立(力)刘景新孙长胜(孙长盛)王京(王晶)石国洪(石国宏)张维喜(张维新)回旋李虎哲苑俊峰赵景颂王增武云庆彬(云庆斌)张德胜孙利龙武子龙王健民徐浩袁生财(袁生才)刘兆健朱玉军张春雨(春宇)刘造剑杨君生于全曹振国金光日吉林白山大法弟子汪永清(汪勇清)(王永青)雷明小蔡新元俊张信齐侯庆华史文锋张秀山刘东魏金双李占武李继峰(纪风)孙连宝李乐友刘海笑(海啸)王贵明张千于清元(庆元)杨光李光石刘双蔡立民屈贵赵春光张开平栾德武许佰义李世勇于千随福学张富春张和平杨洪彪王桂兰刘玉花吴中堂王立新张建华李智泳郑伟东(郑炜东)李勤孙迁(孙谦)刘兆建(照健)沈立新王小虎(晓虎)延吉大法弟子雷明王洪革辛延俊(辛原浚)邬庆东周连生(周连升)杨青晨(臣)曲洪祥杨光周连生王俭金龙哲刘歌群齐鹏久邹继成刁树军王宏革朱德祥魏利生曹洪彦刘兆健(刘照健)张印森赵永才郝迎强王晓光邹继彬(邹斌)王志强王光友王殿华王启波吉林大法弟子马德生韩立辉孟祥飞曲广义王敏丽辛元俊曹志华吕岩叶松长王洪亮梁振兴曹维波辛延俊徐洪君(宏军)(红军)于文峰唐仪彬李生成粟怀明张景重邹玉彬杨文娟(杨维娟)韩福王洪方朴镇锡徐静杨桂珍齐艳惠王金波杨光雷鸣明)虞洪飞王贵明(王桂明)郭培俊郝迎强(云强)张克江辛伟林洪飞(林鸿飞)史义卓史文卓杨伟华李世霞(音)张宏伟(张洪伟)张文峰(文丰)蔡向军石国宏王杰姜涛吴玉凤田儒凯谭秋成(秋诚)吴宜风王金成张文(张闻)王洪亮王金刚杨峰王建国张兴财徐会建(徐慧建)李伟康宝轩方焕章卫广学(魏广学)孟祥岐吕然陈景辉孙长德(孙常德)王延才(王延财)徐克录叨树军刘红刘洋刘玉和赵涛胡喜勤白野刘宏申全会赵学顺兰德武蔡立民(利民)马国洪栗怀明李德全孟凡友姜羽廷秦怀斌张玉科高士林赵有才谢贵臣孙景和吴怀宏刘东亮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吉林监狱的血腥罪恶(一)
    吉林监狱的血腥罪恶(二)(图)
    吉林监狱的血腥罪恶(一)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
    吉林市孙影君被非法拘留期满后再次被绑架
    吉林公主岭法轮功学员栾德武受迫害事实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
    曲广义冤狱期满-被德惠「610」从监狱直接绑架
    被冤判十年-吉林省铁路工人控告江泽民
    吉林监狱恶警王元春体罚虐待李伟(图)
    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遭经济迫害案例
    吉林监狱-真正的人间地狱(五)
    吉林监狱-真正的“人间地狱”(四)
    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转押入吉林监狱
    再曝吉林监狱王元春的恶行
    追踪曝光吉林监狱管理局和吉林监狱的犯罪头目
    吉林监狱系统成立“公司”压榨奴工
    中共劳教所和监狱的奴工迫害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药物迫害综述-2-
    吉林监狱警察再次行恶-张宏伟被关禁闭
    吉林监狱仍以隐蔽隔离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
    吉林监狱视人命如草芥-剥夺法轮功学员生存权
    近60名法轮功学员在吉林监狱被强制洗脑迫害
    吉林监狱黑幕-酷刑致伤残后注射不明药物
    忆长春同修杨光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2
    吉林监狱擅自对法轮功学员做手术
    恶警曾对梁振兴进行每天十次灌食迫害
    谭秋成在吉林监狱遭酷刑 现生命垂危(图)
    梁振兴被迫害致死情况补充(图)
    团圆梦碎 张倍齐遭受的十年迫害
    吉林监狱掩盖害死法轮功学员张建华的真相
    原中国水利水电第一工程局副处长狱中遭迫害
    吉林监狱罪犯徐大辉遭恶报
    蔡立民、马国洪、张开平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
    大法弟子朱德祥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
    大法弟子张宏伟被吉林监狱迫害,生命垂危
    吉林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酷刑及恶警(图)
    吉林监狱关小号折磨六名大法弟子
    去年七月在吉林监狱发生的迫害
    吉林监狱迫害大法弟子
    杨光被吉林监狱折磨致死
    吉林监狱安装信号干扰设备
    吉林监狱抻床:心碎肝破的疼痛
    吉林监狱恶警的残暴
    178581.html#0851523434
    吉林省四平市大法弟子王增武被绑架
    揭露吉林监狱的邪恶
    大法弟子曹洪彦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
    吉林省吉林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实
    163885.html#2007
    吉林监狱动用各种刑具迫害大法弟子
    草菅人命 吉林监狱故意害人致死── 迫害大法弟子部份事实
    大法弟子王启波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司法厅长监督火化
    大法弟子刘成军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的情况补充
    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1/1/07)
    吉林监狱的罪恶(图)
    插播真相片的吉林大法弟子雷明被迫害致死
    丈夫被非法判七年 妻子近日遭绑架
    张宏伟病危 吉林监狱禁止家属探监(图)
    郝迎强生前控诉:地上墙上到处溅满了我的血(图)
    在吉林监狱被迫害的日子
    张宏伟生命垂危 吉林监狱拒不放人
    长春大法弟子王洪革几年来遭受的严重迫害
    一个中国公民上访的苦难历程
    吉林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图)
    吉林省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概况(二)
    吉林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吉林二监近期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大法弟子周连生、云庆彬等在吉林监狱遭迫害近况
    长春公安局、吉林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图示(图)
    吉林监狱的种种造假行为和虐杀好人的各种暴行
    吉林监狱犯罪警察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04年上半年传出死亡案例165起 其中75人今年被虐杀
    大法弟子张建华死于吉林监狱“固定床”之上(图)
    吉林监狱安装“固定床”折磨大法弟子
    吉林监狱“矫治医院”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吉林监狱以固定床酷刑进行暴力洗脑(图)
    吉林监狱恶警野蛮摧残郑卫东等大法弟子

    联系:
    地址: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军民路100号,邮编132012
    通信地址:吉林市315信箱吉林监狱,邮编132012
    总机0432-64881551
    监狱长信箱:jilin_jianyu@126.com

    狱政科:0432-2409418
    驻监检察院:0432-4881515 传真:0432-4881559
    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恶人名单:
    吉林监狱现任监狱长王昆电话:13944682121
    原吉林监狱监狱长:李强 0432─4881551转3001 手机:13843218517
    吉林监狱政委:刘长江,负责政治 电话: 4881551转3003
    手机:13904429905 宅电:0432-2497756
    副监狱长:王玉范 0432─4881551转3006 手机:13804411837
    狱政科科长:谭富华 0432-4881551转3040 宅电:0432-4832386 手机:13644478377
    教育科干事:李永生
    狱政科科长:刘 伟 0432-2409418
    一大队队长:赵荆:0432-4881551转3085
    五大队队长:队长林志斌(此人最为邪恶)
    四大队干事:张贵林
    六大队队长:庞洪军

    更新日期: 2018年10月13日 10:02: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