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嘉州监狱(五马坪监狱)


    五马坪监狱第四监区邪党恶警对大法弟子行恶,在烈日下罚站,面壁曝晒。


    邪党人员设计了一个狱中之狱,即所谓的严管监区(又叫从严队或者四监区)。


    所有被非法关押在此的人员要想面见亲人,均由狱警从紧锁的地下铁门带出。


    一个罪恶黑窝--中国共产邪党四川省五马坪监狱委员会,所有被非法关押在五马坪监狱的大法弟子,他们的亲人要来探望自己,都必须持有在此出具的许可证明。


    五马坪监狱第三监区部(砖厂),邪恶专门利用被非法关押人员来为他们赚取高额利润。据从监狱出来的大法弟子描述,其中的残酷,不是人所能承受。


    五马坪监狱大门


    该楼大门正对悬崖,修建的是关押人犯的监舍。


    监舍四角建有武警值勤守卫的岗楼


    五马坪监狱第五监区也如天井般围着


    五马坪监狱第六监区


    五马坪监狱医院


    嘉州监狱地理位置


    嘉州监狱平面图

    简介:
    嘉州监狱(五马坪监狱)
    ,公检法。位于乐山市市中区全福镇的嘉州监狱,隶属于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原五马坪监狱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日迁入后启用。二零一四年八月,乐山沙湾监狱迁入,合并成现在的规模。

    在四川省乐山市犍为县清溪镇,从镇上通往五马坪监狱的公路两边,尽管老百姓住的是破旧房屋,但这里却矗立着一栋豪华高楼,一个罪恶黑窝--中国共产邪党四川省五马坪监狱委员会盘踞在此,所有被非法关押在五马坪监狱的大法弟子,他们的亲人要来探望自己,都必须持有在此出具的许可证明。

    从清溪镇前往五马坪监狱,在公路右边山上有一个砖厂--五马坪监狱第三监区部(砖厂),邪恶专门利用被非法关押人员来为他们赚取高额利润。据从监狱出来的大法弟子描述,其中的残酷,不是人所能承受。

    五马坪原名铁丁山,位于四川省沐川县城北山上,系五指山余脉,距县城20多公里,面积约30平方公里,最高海拔1300米,跨于沐川县和犍为县之间。一九五五年建劳改管教队,一九六六年建成五马坪监狱。山顶上住有武警部队营房。五马坪监狱第四监区也在山顶。

    邪党人员设计了一个狱中之狱,即所谓的严管监区(又叫从严队或者四监区)。两层楼高的监舍被修成状如天井,几乎与左面山顶齐高。一些被非法关押在第四监区的大法弟子遭受了非常严酷的迫害。

    五马坪监狱第五监区也如天井般围着,楼顶装有通讯天线,主楼的后面(靠山边)及左后、右后均为监舍,大法弟子郑斌等均被非法关押于此。

    五马坪监狱第六监区虽然不在山顶,与第五监区相距也不过100多米,但其邪恶程度却是非常严重的。

    树丛掩映相隔的这栋楼是五马坪监狱医院,大法弟子蒋云宏等被非法关押在1楼迫害,在这医院附近。

    五马坪监狱自二零零四年十月举办强制洗脑“转化班”至今,在肉体及精神上残害了很多法轮功学员。该监狱现非法关押着40名法轮功学员,目前有20余位法轮功学员还在“转化班”遭受邪恶迫害。在洗脑班,恶警采用电棍、体罚、不让睡觉、谎言灌输等方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和肉体折磨。

    五马坪监狱的禁闭室、集训队的小号和大号不知迫害死了多少被关押的人,完全是地狱式的迫害,公开就是“消灭肉体,精神摧毁,泯灭人性”。据被关押多年的人讲,送进去的人被弄死了一半,甚至更多,活着出来的往往已打成内伤,几个月后也死了。

    大、小号是按水牢设计的,比地平面低一米左右的小坑,里面关的水结成冰,把人丢在水泥床上可以不给被盖,如发出惨叫,恶徒就将冷水灌进去,马上就叫不出声了。能万幸活着出来的人,身上的肌肉已冻烂,到处是洞,流着脓水。吃饭必须象狗一样趴在地上,恶徒数数,数到十就不许吃了;恶徒还把人强行固定成各种残酷的造型,随意不许睡觉或只能睡一两个小时,冬天一般最多只能让人穿两件很薄的单衣,或只穿一件或扒光衣服,等等,总之邪恶之徒在比赛谁想出的酷刑最残忍,最具毁灭性,最能把人侮辱得比动物还差多少倍。

    五马坪监狱对大法弟子犯下滔天罪行。而五十多年来,这里有数万人遭受过各种酷刑的迫害,至少二千多人被迫害致死。所有这些死亡,统统被称做“病死”了之,或统称“因抢救无效死亡”。冤死者的尸体被任意丢弃,监狱后的五马山上有数千具白骨和冤魂。

    大法弟子被送到五马坪监狱后,首先到达的地方就是四监区。这里是从严队,也是入监队的所在地。在这里,大法弟子们被邪恶的警察和罪犯们严密的监控起来,互相之间不能说话,交流。三天之内必须背熟监规,长时间站军姿,盘腿。同时,被分狱警育的监区长高虎叫去,利用邪恶污蔑大法的东西洗脑,然后,软硬兼施的强迫写“三书”。对于不配合的邪恶的大法弟子,只要稍有失误,就会被弄去长时间盘腿(其他人盘腿是每隔一段时间有2-3分钟的休息,这里没有,从早盘到晚),称为反省。

    夏季,这里的日照特别强,水泥地面被晒的发烫,被处罚迫害的大法弟子就会被要求作向日葵(面向太阳)。冬天,这里又是寒风呼啸,冷的骨头都疼。几年来,在四监区那个水泥球场上,留下了不知多少大法弟子被罚盘腿的身影。

    更有甚者,非常坚决的不配合邪恶的要求的大法弟子,立即就会被送到隔壁的集训队,承受更为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宿刚就是一个,被送到入监队后,他坚决不配合邪恶,不穿囚服,不服从“管理”,被转到集训队,绝食了四十天以上。白天,被铐着盘腿,晚上,被铐在床上(睡觉时间其实很少)。期间,被强制灌食多次。后来,邪恶怕他死在那,才给送到一监区医务所。大法弟子李元荣就是被恶警折磨死的。

    当被送到下面的分监区后,新一轮的迫害就来了。首先,被分管警察不断地谈话,修炼大法态度坚决的,被投入本监区的严管队迫害,二监区大法弟子魏浪被送严管队迫害近两个月,白天长时间盘腿,晚上不许睡觉,还被严管队的罪犯们殴打,穿警服的恶人也参与其中。最后,为抗议迫害,魏浪被迫咬舌。可是,邪恶们却反过来污蔑他,说他在自伤自残。七监区大法弟子程永和,被关小间很长时间,恶警还用通红的烟头烫他,使他的身上留下了许多的烫痕。六监区的大法弟子肖会再,也是因为不写“三书”,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大雪天被关小间几十天,手都被冻烂了。当然了,在各分监区的大法弟子每人身边都有包夹人员,他们助纣为虐监视着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

    五马坪监狱从二零零五年起为台达公司(DELTA)加工电子产品零件--高频线圈组合,是狱方从一个台达公司的零部件外包加工点老板那里接过来部份加工业务。初期在四监区加工,后推广到全监狱大部份监区。这个老板在监狱派了质检员。直到二零零七年此奴工项目仍在继续。

    这里所谓“军事化、标准化、数字化管理”,就是连洗脸、上厕所都是逼命式的数着数的,没在规定的几秒内解完的立即被踢出厕所,“屎尿满裤裆”在这里是常事,屎尿一身还得继续接受超强度的训练“管教”。

    听一听“政治学习”灌输的内容:“不管什么原因,你们既然到了监狱,共产党的法律告诉我们,对你们是绝对管理、任意处理,什么讲人权啊,到西方国家去讲,你们只能绝对无条件的服从,你们只不过是一群鸡、一群猪、一群羊,是可以随意宰割的,这就是你们的身份,这是你们思想改造、劳动改造的基础……”。恶警把这套无耻的恶党文化强加给每个在押人员,企图将监狱对人权的违法侵害、对生命的罪恶残杀合理化。

    在这里,监狱用各种方式作践在押人员,用恐怖氛围时时刻刻压迫着他们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诸如侮辱人格的“报告词”、唱红歌、把衣服剪几个大窟窿、打上邪恶标记等;不许写信、任意撕毁来往信件、不许家人探监等;恶警甚至剥夺刚入监的、看不顺眼的、以及法轮功学员与人说话的权利;更可怕的是,还有各种惩罚、殴打、谩骂、“批斗会”等……种种非人管教的后果,是使相当多的人被迫害成精神失常或精神病,从监狱里出来后,几乎都是很长时间内言行上无法正常。
    法轮功学员长期白天被迫高强度奴役、晚上还要遭受队列训练或者绑架到小间进行折磨等迫害。监狱还利用在押犯人减刑心切的心理,指使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包夹”、全天监控,并唆使、纵容犯人殴打、辱骂法轮功学员。

    尤其是“狱中之狱”的四监区,这里驻有武警中队,高墙电网,岗哨林立,当众毒打是恶警的家常便饭。这里集中了全监狱最邪恶的研究、实施酷刑的罪魁及最邪恶的爪牙,可谓地狱中的炼狱。该监区分为入监队、严管队(车间生产大班)、禁闭集训队(又称“小间”)三个中队,在押人员与亲属见面时,均由狱警从上锁的地下铁门带出。

    监狱“转化”法轮功学员使用的都是超出人体承受极限的残忍手段,如不准睡觉、冬冻夏晒、挨饿、限制大小便和洗漱清洁、长期关小号、吊打群殴、开批斗会、毒药谋害,等等。

    不让睡觉、不给吃饱:一开始完全不准法轮功学员睡觉,在恶警指使下,每个法轮功学员都由几个刑事犯二十四小时轮番看管;后来夜晚只准睡两小时,凌晨三点钟才睡,五点就被弄醒。夜晚大部份时间面壁站军姿,不许打瞌睡。

    早饭只有一个小馒头和半碗稀饭,中午和晚饭都是小半碗饭和全无油荤的清水菜汤;还限制用餐时间,由严管组长(刑事犯)数数,数二十下就必须放碗,不准再吃。

    盛夏暴晒、寒冬冰冻:夏季日照特别强,地面石板在烈日下如同灼热的铁板一样烫,恶警却体罚法轮功学员面向太阳暴晒(称“向日葵”),甚至给剥光衣服脱掉鞋,晒得全身皮肤起泡;在凛冽的寒风雪天,恶徒强行扒去学员的棉衣、厚裤,只让穿少量薄衣,然后整夜一动不动的罚站军姿,有时甚至不分昼夜连续罚站,学员被冻得打颤发抖,全身僵硬,手脚冻伤、肿烂穿孔。

    超强度体罚、折磨:围着坝子跑圈、做上下蹲、俯卧撑……中间不准休息,恶毒的使法轮功学员体能消耗到极点;还有,“水池游泳”,将法轮功学员的头按进水池深处溺水再拉出,反覆数次,使人剧烈呛水、肺出血;“刷子洗澡”,几个爪牙把人衣服剥光,用硬塑料刷甚至铁刷,边冲水边刷人身体,将皮肤刷烂;“内伤”,专打某些部位,看不到外伤、只伤内脏等 ……

    当各种摧残手段都达不到转化目的时,就采取封闭式迫害:将法轮功学员关入小间,用臭袜子堵嘴,暴力殴打,用尽各种流氓方式侮辱、伤害法轮功学员。
    名为卫生所,实为杀人院

    五马坪监狱卫生所,于二零零七年七月与一监区合并。卫生所积极配合各监区对在押人员进行迫害。凡被迫害死的,卫生所一律出假证明,如“病死”、“自杀”或“违反操作规程发生意外事故”等,卫生所出具的化验处方,治病过程,抢救无效,全是造假,完全根据需要填写内容。监狱认定老百姓好欺负,有时根本不通知亲属,直接将尸体弃置于山上。

    除伪造病历证据、对外说谎外,卫生所还利用专业手段将人迫害死。中共邪党拨到监狱的医疗费用少,又不允许取保(监狱弄一、两个取保例子,不过是为了欺骗国际舆论。全监狱三、四千被关押人员中批准办理成取保的,有时一个名额都没有,有时一年中一、两个名额,还都是给在押“关系户”的)。 这样一来,那些被各监区迫害成重伤、重病的人,就成了监狱的负担和包袱。在上级狱头的指使下,卫生所就采取使用加速病情恶化的药物、注射不明药物等,让被害人在彻底的绝望中等死。同时还施以肉体、精神双重迫害:如把人铐在床上,终日不见阳光、不让人讲话、恐吓威胁,使其更快身心崩溃、更快死亡。所以,这个卫生所不但不是救死扶伤场所,反而成为一所杀人魔窟。

    卫生所借口进行所谓“体检”、“预防传染病”,撬开法轮功学员的嘴强灌不明药物,对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用粗管子大量灌注水或不明液体,还用戴脚镣手铐等方式加重迫害。恶人们在医院里设洗脑班,专门对已经被迫害病重、病危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集中洗脑迫害。

    五马坪监狱是四川省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个基地,现迁住乐山市郊外,目前(2014-1-25)仍在利用残暴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一、利用凶残的犯人暴力迫害法轮功学员
    全监狱原有一、二、四、五、六、七共六个监区。这些监区全部用杀人犯、吸毒犯、抢窃犯等等一些凶残、好用暴力的人进入“严管组”当监管人员、当组长、当“包夹”人员。所谓“包夹”,即一天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监控法轮功学员,配合、协助恶警用种种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暴力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即所谓“转化”。

    二、酷刑
    五马坪对法轮功学员施行的酷刑有:
    铐:戴手铐、上脚镣。
    冻:身穿单衣单裤强迫坐地下冻,站在积雪的坝子里冻。
    晒:三伏天,强迫面向太阳暴晒,名曰“当向日葵”,有的晒的全身脱皮。
    饿:每顿只给一两粮的米饭,泡在汤里,三寸长的筷子,手都握不稳,限20秒吃完,称之为吃“反省粮”。
    剥夺睡眠:一天只能睡1-2小时,这是很普遍的。
    电击全身,名曰“理疗”。在入监队,坚定维护信仰法轮大法拒绝“转化”者,就遭受王姓教导员外号“王眼镜”在办公室里进行的所谓“理疗”:即全身赤裸,用高压电棍电击全身。法轮功学员罗庆生、廖邦贵多次遭此残酷的电击“理疗”。
    入监队恶警张正林,是打人、骂人的“高手”,一提此人,令人心惊肉跳。

    三、七监区的酷刑

    “五步半”:即以一只脚掌长度为一步、连量五步半定点,叫人双脚叉开五步半的距离固定站立,双手不能支撑身体。(还有六步半)
    “三锅桩”:即双脚分开呈60度,头触地,双手反背。前些年,还用坚硬的碎石放在头触地的地方,使头皮磨烂、化脓。
    “爬壁虎”:双手上举分开,用手铐固定站立。
    “观裸体”:被羞辱者脱光衣服,恶警组织犯人参观裸体。以此摧毁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践踏尊严。
    “地环”:原七监区球场边上有一排排固定铐人的地环。
    药物摧残:二零一一年八月,在七监区,法轮功学员罗庆生不“转化”,历经十个多月的酷刑折磨,体重由一百多斤变成五、六十斤。罗庆生被强行送医院,双手双脚捆在床上,几个犯人轮换看守输液。输液两天后,原本还能走动的四肢,一下变得无法行走。一星期,送回监区,罗庆生完全失去行走能力,很长时间以后才慢慢恢复。

    四、非法占有服刑人员的食物
    凡设有食堂的监区,狱警都把监区食堂的大米、米饭和蔬菜煮来养猪,供警察食用。监区食堂的油、鱼、鸡、肉等要私挪一部份到警察食堂,供狱警享用。恶警叫人多送些饭,拿给警察喂狗,鸡、鸭,满足他们个人生活,而故意让服刑人员挨饿。

    五、抢占被监管人员的私有物品。
    在入监队和各中队都要把犯人所有私人物品收缴、销毁,或占为己有。如犯人所有外套衣裤一律没收,说是没收,有的高级皮衣、皮鞋、皮带、皮箱就被恶警占有。对于内穿的衣、裤统一有“五马坪监狱”的字样。把私人财产一律变为监狱警察所有,致使很多人刑满回家没有衣服穿,造成每人几百至几千元的损失。

    六、利诱犯人再犯罪
    监狱规定:犯人“包夹”“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减刑一个月,还被评得表扬、评“劳动积极分子”,加分,减刑,促使当“包夹”的犯人不择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只要能“转化”,什么毒招都用。

    四川五马坪监狱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日搬迁至乐山市全福镇,和川南监狱合并为嘉州监狱。嘉州监狱由中共投资二亿多元修建,非法关押着在四川省被非法判刑的男性法轮功学员,目前至少还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在这里。

    四川五马坪监狱即现在的嘉州监狱,该监狱从2005年就开始做电子线圈这个奴工产品。当时是和一个女老板合作,放在原四监区(严管监区)生产,后来扩及到其它监区。他们是从外资公司台达公司拿到的业务(应该是台达公司在大陆的下属公司),磁芯和漆包线都是进口的,磁芯拿到生产现场都是没有标识的自封袋分装好的100颗或200颗一包。后来有一段时间,因为生产任务紧张,可能狱警人手不够,拿了原包装的磁芯到生产现场交给检验员(犯人)分装。我看到,磁芯是日本某专业磁性材料公司专为台湾台达公司生产,包装上写着“Special for DELTA”字样。

    在奴工车间生产的电子线圈成品是标准的高频功率匹配网络,出线缠绕在适合DIP封装的引脚基板上。再经过台达公司质检、焊接和封装程序,将成为最终成品:DIP封装的高频功率匹配网络。

    四川省乐山市中区嘉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新被关押进来的法轮功学员要强迫“学习”(即洗脑)一个星期,不配合写“三书”的法轮功学员,只能穿两件衣服过冬,还要站上一整天,晚上站到十点才能睡觉,早上二点必须起床,坐在地板上等到天亮又去外面罚站,如果睡觉就倒凉水在衣领上流到背心或者一阵毒打。生活上也很苛刻,早上才给一个馒头,中午和晚上每人各有一两多饭,后来就变成炒饭,每个人只能吃到20秒的时候,就不能再吃了,必须放下碗筷。参与迫害恶人:绍林科长、龚劲夫、刘警官、大组长袁友平。

    乐山嘉州监狱九监区(入监队)现在还在使用一种残酷的慢性酷刑——“吃秒饭”,法轮功学员拒绝写“四书”,就要被弄去“严管迫害,吃饭时只给少量的饭和菜汤 (有菜也吃不了),早晨只给半碗稀饭,不给馒头(有馒头也吃不了)。吃饭时,大组长(犯人)一声令下;“开始!”大家才能开始一起吃,大组长喊一声:“ 停!”大家必须得马上放下饭碗,违者就要加重处罚。吃饭的过程一般在十五至二十秒之间,最多不超过二十五秒,时间的长短就要看组长的心情。所以在严管组吃 秒饭的时间超过五天或更长的人,就看到消瘦了。有胃病的如果吃秒饭的就更惨了。对一般人三至七天就出来了,可对待拒绝认罪的(本来就没有罪)法轮功学员, 有的被长期被迫“吃秒饭”。

    四川嘉州监狱共十个监区,除第九监区(入监队)和第十监区(严管监区没有生产定额外)其它八个监区都是生产监区,其中第一监区做缝纫,还有一个监区有一半的人做酒包装,其它的监区都做电子产品。

    每天早上七点上班,下午五点四十至六点下班,(有个别监区是下午七点至七点半下班)中途抽烟,上厕所,中午吃饭共休息四次,每次八至十分钟。所以每天的实际工作时间在十小时以上,每星期休息一天(各监区轮流休息),但要补上一周没完成的生产定额,有时要加班,看生产松紧情况而定。生产的电子产品主要是“青神民达电子有限公司”在“富士康”和“华为”两大集团公司搞的订单。所以嘉州监狱的电子产品主要是供给富士康和华为。

    二零一六年第五监区的年生产定额是四百二十万,实际完成五百一十万,超过九十万。嘉州监狱共有八个监区,每个监区有服刑人员三百四十至三百五十人。可想而知这些服刑人员每年要多(额外)创造好多价值给监狱或民达电子公司。说白了这笔收入就是服刑人员加班加点加干出来的。

    嘉州监狱五监区的部份狱警随时搜查法轮功学员的床铺,储藏箱等个人物品,有时甚至把信封,信笺也被抄走了。法轮功学员陈明、余发全、童江、郑德亮、邹国平、白贵银等都多次被抄走过各自默写的大法经文等等有关大法的东西。狱警抄到了哪个法轮功学员有法轮功内容的物品,就对该法轮功学员及监控的包夹实行扣分,使“包夹”把怨气都发泄到法轮功学员身上,对法轮功学员监控的更紧。这就是狱方惯用的整人手法。

    嘉州监狱大门由警察值勤守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和其他服刑人员每天長时间(每日十小时以上)从事劳役,做奴工,为“五粮液茅台酒、沪州老窖”等名酒贴商标,为服装等半成品加工为成品,为手机、电脑、电视机等加工配件,将电子元件半成品组装为成品(由成都和强集团责任有限公司提供半成品)。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恶警首先用想在精神上击垮你,然后肉体上摧残折磨你。

    法轮功学员踏进监狱门,就被强制自称:罪犯××报告警官,请指示。狱警准许后方可越过警戒线,再由牢头带到指定地方,强迫法轮功学员面壁三点一线(鼻尖、膝盖、脚尖)紧贴墙壁站立,数小时后由牢头讯问:姓名、哪里人 、服刑期,随即搜查你随身携带的物品,脱光全身衣服,赤身裸体面壁而站,张开五指高举手臂做多个下蹲动作,再转身面对獄警,双手抱后脑勺、張嘴检查口腔内有无夾带东西,再用金属探测器在全裸的身体扫一遍后穿上囚服,剃光头,剪指甲,再强迫法轮功学员面壁盘腿坐几个小时,直到下午六点吃饭前编到组内,并指定两个刑事犯包夾一个法轮功学员,全天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的跟踪、监控。

    狱警强迫法轮功学员和其他服刑人员熟背三十八条监规二十条禁令,文盲和六十五周岁的就背十不准,进监第六天就必须背熟,否则就会被罚,包括不自觉向狱警请示报告,不自称罪犯,不唱红歌,不配合监狱写四书(认罪书、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等都要处以以下种种刑罚。

    第一种刑罚是罚吃秒饭(几秒到十秒不等吃完一餐饭)。随牢头心情而定吃多长时间,一般不会超过十五秒,停止吃饭,随即强迫三点一线面壁而站,让你长时间吃不饱饭,长时间罚站而拖垮你的身体,目的是摧毁你的意志,并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诬蔑大法的录像视频,强迫法轮功学员妥协转化写四书。

    第二种刑罚叫“吃向日葵”。夏天面对烈日曝晒,盘腿坐在六十公分见方的滚烫的地板砖上曝晒,到下三点一线面壁到近下午六点。上午是面对太阳而站,中午过后是背对太阳盘腿而坐在滚烫的地板砖上,跟随太阳移动,晒得口渴难忍,光头上晒起鸡蛋大小的水疱,以致脱皮,有人晕倒在地,由牢头给你灌藿香正汽水,等你苏醒过来,又继续罚晒。有人被折磨的全身浮肿,腿肿得大碗口那么粗,脓水流出,把裤子沾湿。人人背上汗水直流,干了又湿,湿了又干,汗渍斑斑点点,像地图一样。臀部被地板砖烫的起死皮厚皮,有手掌那么大两块厚厚的死皮,几个月都无法长出新皮。

    第三种刑罚是,寒冬穿单衣裤面壁盘腿。从早七点半到晚十点冻的上下牙齿不由自主碰的喀喀直响,身体四肢冻得不停地颤抖,手脚长满冻疮,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仍然不准多穿一件单衣,更不说穿棉衣了,直到强迫你在由狱警指使牢头事先写好的四书上按手印后,才会让你不吃秒饭,穿棉衣。

    第四种刑罚是,强迫盘腿并用束缚带绑上,双手被反捆,往嘴里塞个比核桃还大的橡胶球,在头上扣个头盔,他们掀开头盔挡风门,用催泪瓦斯喷射到你脸上,并关上头盔挡风门,让受刑人眼泪鼻涕不停的流出,反复多次。特别是对眼睛的伤害极大,受刑后眼睛昏花,视物模糊,眼睛红肿。狱警施刑后还告诉假惺惺的告诉你:没事吧,不会伤眼睛,问你感觉如何?以此羞辱你一番,然后强迫你用冷水冲洗,让催泪瓦斯再次刺激你的眼睛,然后再继续恢复体罚。

    第五种刑罚是,獄警用电警棍连续的电背心、胸、颈、耳朵、生殖器、脚趾尖、手指尖、脚踝骨,电的你心惊肉跳,皮肤被电焦、甚至煳烂,十几米远的地方都能嗅到皮肤到焦煳的味道,直到你无法承受,痛苦不堪,甚至大小便失禁,达到你点头服管,所谓“认罪”,再带到秘密处在恶警准备好的“四书”上强行按手印表明你转化。然后强迫你背监规,自称“罪犯”,唱歌颂邪党歌,由牢头训练怎么回答验收组的各种诬蔑大法的问题,任何一个问题的回答让验收组人员不满意,就会暗示监区恶警再次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新一轮的摧残迫害,验收过关则会分到生产监区从事超长超时的奴工劳动,完不成任务便面临各种体罚,并且每个月还要写一次思想汇报。

    第六种刑罚是,不让睡觉,由刑事犯值夜班监控,半小时摇醒一次,以达到摧毁你的精神和摧垮你的身体的目的。

    第七种刑罚是,上电椅、睡刑床、坐老虎凳。

    第八种刑罚是,超强音刺激大脑神经,让你惊恐万分,情绪失控。

    第九种刑罚,超强度的劳役等来迫害法轮功学员。

    第十种刑罚,所有关押在这个监獄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行抽血、照像、人脸识别、DNA鉴定、指纹、身高测定、掌握其详细的家庭住址、年龄、职业,以及你的亲属社会关系等。

    刑满前三个月还要做心理测试,如果不按监狱规定的内容填写,就会视为转化不彻底,监狱将通知当地邪党司法部门,释放后将面临邪党各级各部门的监视居住,并扣发低保及养老金等。

    该单位恶人:
    余成文陈国顺王正强徐文龙苟光辉徐可何勇志张健杨建中(杨建忠)钟世国李国春李波李毅陈果杨光许星华慕安生刘兵周隆全袁定洪张正林邵林张译丹王建全刘恒亮袁友平肖成东李照雷殷毅叶卫东邵凌干建红牟一才周攀科严长春周念平唐平张永强刘兴周念春刘国民王茂成张庆张剑王怀军李雷

    受害人:
    邓建刚汪海波徐浪舟何远超耿德新(欣)龚文友胥斌李小波(李晓波)廖俄生梁俊华(均华)(军华)关学植(学智)刘静周敬东刘永生吴名山(明山)李容来(荣来)郑斌袁斌(袁彬)蒋云宏(蒋运鸿)高光崇陈启荣冯炳元(冯炳源)廖邦贵全学京(全学金)邹国平陈明魏凤鸣周国平朱学智欧全斌李华彬(华兵)耿法新汤健朱子泽龚震云熊文俊张光才刘茂山朱明春任涛高光成疗俄坠杨顺发林六刚刘隆云(刘龙云)龚文勇陈玉黄志勇肖启洪王怀富古芝光荆昌许孙仁智张留清(留青)肖敏成肖会再周亚平刘坤伍(刘龙云)向林赵本勇周发明张兴才黎国才张勇军李延钧郭宝山简代明苏刚宿刚刘天厚顾明聪朱刚肖慧占邓启兴宋道林姜献涛耿德星黎志刚王震勤周玉宝朱银贵黄大根陈启荣吕栋云曾生良明绍林叶建国丁权根郑兵童江唐建平马代衡(马代恒)王征和张荣跃谢成国母志太冉文学陈晓林李海平徐浪舟袁兵邓建刚吴名山王晓毅胡宗超陈其宗魏志强黄定诚王建胜赵帮海周勇谭德刚张军何永铭任胜林郑德亮陈怀根廖挺鲁生礼张木清向青山魏永清莫善益赵乃乾程怀根刘书明宿刚李海平赵乃钱陈志(陈智)赵元强唐进平吴正合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亲历四川嘉州监狱的残忍迫害
    嘉州监狱暴行-严管、吃“秒饭”、绑约束带多日
    二零一八年二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
    四川嘉州监狱五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
    四川省高院赔偿委员会黑箱操办人情案、关系案
    四川嘉州监狱的暴虐
    关于嘉州监狱奴工产品的一些信息
    四川嘉州监狱对刘永生的迫害
    四川五马坪监狱搬迁更名-仍在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四川五马坪监狱仍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10月22日发表)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10月22日发表)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
    四川金阳县教师龚文友自述遭迫害经历
    四川攀枝花市胥斌遭冤狱迫害经历
    四川中共政法委黑恶势力2012年罪行综述(2)
    四川乐山市中共政法委十三年恶行录(3)
    四川省五马坪监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
    屡遭关押迫害-四川攀枝花市吴名山含冤离世
    优秀警察徐浪舟被迫害致死前后
    四川乐山五马坪监狱究竟在掩盖什么-
    遭四川乐山五马坪监狱迫害-邓建刚生命垂危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4月25日发表)
    四川省监狱、劳教所2011年部份罪行录
    张荣跃遭四川五马坪监狱残酷迫害
    攀枝花市优秀公务员冯忠良被迫害致死(图)
    四川攀枝花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230222.html#10926235355
    四川省五马坪监狱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十年间胥斌持续遭邪党牢狱迫害
    罪恶黑窝--四川乐山市五马坪监狱(图)
    四川省五马坪监狱是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四川蒋云宏从五马坪监狱传出的亲笔信
    四川五马坪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事实
    曝光四川五马坪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四川五马坪监狱恶警高虎以“年终总评”迫害大法弟子
    成都大法弟子何远超等被非法关押在乐山五马坪监狱
    四川五马坪监狱残害大法弟子 数人命危

    联系:
    五马坪监狱于2013年12月3日搬到乐山,改名「嘉州监狱」。

    四川省乐山市五马坪监狱相关地址及电话:
    地址:四川省乐山市键为县清溪镇
    监狱电话:0833-4652001~4652003, 4652021, 4379001~4379009
    邮编:614404

    监狱长(书记):祝伟,电话:0833-2391201、0833-4652001、0833-4652002
    副监狱长(管所谓思想改造):田意 办公室电话0833-4379003、0833-4652003
    副监狱长:赵肃平

    纪委书记、副监狱长0833-4379008(办):袁定兴(原狱政科长),前任为恶警 田义
    邪党政委:黄德永
    办公室主任:李海泉 0833-4652007(办)
    政治处主任:宋福贵
    工委书记 夏绍玖(原一监区长)
    教育科科长:彭德君 /副科长:骆江涛(原四监区恶警)0833-4379011(办) 0833-4652032(办)
    狱政科科长: 苟光辉(原六监区长)0833-4379010(办) 0833-5216474(办)
    副科长:王正强 0833-4652031(办)
    成员:宁富贵、林中、黄朝君、干四全、宴长春、李越翔、毛新、贺于民、彭德君、郑长军、吴纯平、陈力、陈洪章
    狱侦科科长:陈淇, 安监科科长:吴涛,
    生产科科长:刘一树 生活科科长:宋家武,
    干事:黄晓燕(高虎之妻)
    质检科:黄国强 (原四监区二车间主任)

    五马坪监狱恶人:监狱长祝伟、副监狱长袁定洪、黄书记、教育科骆江涛。
    四监区:肖区长、王教导。
    七监区:张键监区长

    嘉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
    监狱長,刘国民;
    九监区長,李丹;
    十监区(恶魔监区)長,高虎;教导员,邓文书;
    教育科科長,杨希林(电话18090382922);
    教育科副科長,邵凌;管教,刘恒亮,龚劲夫(电话18086889501)。

    牢头,張衡。(2017年7月已刑满释放回家);李强(现第九监区牢头);宋义(专门负责强制写四书,达到造假转化目的,诬陷法轮功学员,诬蔑法轮大法)。

    更新日期: 2019年3月24日 6:41: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