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上海女子监狱(松江女子监狱)


    松江女子监狱正门,里面还有一扇黑色大门,犯人从那里进入监狱


    每层楼道禁闭室外图(每个小窗户为一个监室,三个为一组)


    上海市女子监狱五监区(也称“五大队”)。


    狱警办公楼


    上海女子监狱大楼正面图

    简介:
    上海女子监狱(松江女子监狱)
    ,公检法。上海市女子监狱,位于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新南路29号,外观「奢华气派」,外墙为玫瑰红砖,狱警的办公楼窗口还配有盆花点缀。两幢东南型的五层楼房,一大队是后勤大队,主要关押老残和经济犯,二大队是新收大队,三、四大队为劳役大队。

    二零零一年三月上海市女子监狱开始劫持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日成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中队」,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成立所谓「专管」五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

    五监区对外宣称「政治学习监区」,实质是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严管大队,明确规定各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细则与流程。二零零六年六月监区长侯瑞勤说:「我们的行为是得到监狱党委认可和坚决支持的。」

    上海市女子监狱为了受到上级部门的表扬与物质上的奖励,由侯瑞勤带队到北京女子监狱、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和上海市女劳教所「学习」迫害经验与手段:殴打、凌辱、虐待等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迅速升级,二零零零年起上海市法院开始滥用法律诬判法轮功学员。约于二零零一年三月起,绝大部份被非法判刑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在上海市女子监狱。女子监狱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日正式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法轮功中队”,当时关押的法轮功女学员有三十到四十名。女子监狱原有四个大队,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增设了一个大队五大队,即“法轮功专管大队”,当时被劫持的法轮功女学员已有一百多名。

    上海女子监狱主要以加工长毛绒玩具,加工出口棍针织品、绒线织品为主。厂家有:上海海欣玩具有限公司、CE玩具有限公司。上海女子监狱对待大法学员手段阴险毒辣,讽刺挖苦家常便饭,时时对大法学员侮辱谩骂。

    1.“包夹”:在第五大队,大法弟子在里面受到监狱恶警和恶警利用的刑事犯双重迫害。每一个大法弟子身边至少有六,七个刑事犯,叫“包夹”,大法弟子不但失去人身自由,而且还遭到人格侮辱。每个监室都不分昼夜,有电视监控、窃听、录音。“包夹”日夜不分的零距离的迫害。“包夹”一不高兴,将大法弟子当出气筒,脏话、粗话脱口而出,整天骂骂咧咧的;为了能得到分,到狱警那里打小报告,无中生有,捏造。

    上厕所时,每个大法弟子身边总有两个“包夹”,前后盯着,在去厕所的路上,大法弟子目光只能直视,如果对面看到某人来,眼睛一看,“包夹”犯马上汇报,从而导致大法弟子扣分,“包夹”加分。

    每星期一次洗澡的时候,每个大法弟子身边二个“包夹”犯。大热天,只能在洗碗的地方端个面盆洗,只有一刻钟的时间,身上的肥皂沫还没有洗下,就听到囚犯叫时间到了,只能把衣服穿在没有擦干的身上,而恶警已经叫排队回监室。即使是冬天,西北风强劲的日子,坚定的大法弟子在朝北的厕所里拿2个水瓶洗,还有一部份只准在监室里洗,吃喝拉撒都在监室里。

    2.罚站:强迫大法弟子站起来,一站就10个小时以上,2只脚肿得像蒲扇,谁要讲一句公道话,立遭围攻,还要受恶警的训斥。

    3.“学习”:每天的“学习”更是像开批斗会,刑事犯自由发挥,骂人、骂大法、骂老师。他们几个对一个大法弟子,又骂又喊,每“转化”一个大法弟子,他们可以加高分。

    在上海女监第五大队,人就像一部机器一样被奴役,连吃饭时间都被剥夺。吃饭时间只有几分钟。每到就寝时间,还有劳役要做,为了做完劳役,就要割舍吃饭睡觉的时间,不然难以完成。由于多人偷着做,整天钉珠子,钉珠片,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成高血压,颈椎炎,脑梗塞,视力越来越差,如果不完成就麦克风点名,恶警还上榜公布。

    女监在押的犯人中有一些是集社会上邪恶之大全的人渣败类,女监非但不去抑制这些人的恶性,恶警还专挑那些被判无期徒刑的囚犯,利用其想减刑的心理,要这些人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若罪行败露,可以将责任推在这些直接行恶的犯人身上。

    为了达到逼迫大法修炼者放弃信仰的目的,上海女监常用的恶毒招数就是不让法轮功学员出去用水、不让上厕所,上海女子监狱恶警以剥夺大法弟子上厕所作为手段进行迫害、诬蔑大法。只能在监房内用一个痰盂,还必须是由其它犯人去倒。在这种情况下如要喝口水都会遭到犯人的辱骂。里面恶人很损的一招就是痰盂满了不给倒,你就必须忍着。请求给倒掉,就会招来恶毒下流的辱骂,目的就是要使修炼者放弃信仰。

    活摘器官调查线索:上海市女子监狱多次对法轮功学员抽血体检:
    二零零三年,监狱对法轮功“专管大队”所有被非法关押人员进行抽血体检,当时得到通知,一个人都不可以遗漏,连被关在禁闭间的人都必须体检。监狱有卫生所,检验身体一般都去卫生所。然而这一次,是医生直接到大队的活动大厅,摆了一长排桌子,被关押人员排着队一个个接受验血。这次验血是用针在手指上刺血,用玻璃管封存好,每个人都有编号及个人信息,当时气氛也有些神秘和紧张。医生有好几个,其中还有男医生,而女子监狱卫生所的医生都是女性。二零零四年上半年又进行了一次全面体检。这一次是一辆大型医疗车直接开到监区监舍门口。车上有医疗器材,透视之类的设备。每次“体检”,被体检的当事人都没有拿到检验结果。但是有些法轮功学员经常被逼迫去医院看病、吃药,不服从时,还会让包夹犯将药下在饭里,有些人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吃下去。

    上海市松江女子监狱第五大队分为第一监区和第二监区两个监区。大多数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要首先被关进第一监区,并在第一监区的禁闭室里封闭关押三个月。在这三个月里,不允许到外面的卫生间上厕所,不许洗澡,每天的大小便只能使用痰盂,一天只能倒一次,并且不让你自己倒,要让在旁“包夹监管”的犯人去倒,“包夹”犯人因此会迁怒于法轮功学员,天天用脏话骂你,或者哀求你,恶警用这种阴毒的方法逼你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如果不写,恶警就体罚该“包夹”犯人。

    三个月后,恶警就把从禁闭室出来的法轮功学员,分别同犯人关押在一个监房,继续采用这种“连带迫害”的手段逼迫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认罪书”。一旦写了所谓的“认罪书”,接着就逼迫写“悔过书”、“揭批书”。不写“认罪书”、不接受“转化”的话,恶警就惩罚监房里的犯人,逼迫她们打骂法轮功学员,如遇到不愿意参与迫害、良知尚存的犯人,恶警就立刻换上配合她们的其他犯人来实施迫害。

    第五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手段和恶行:

    1、 寒冷的冬天,不准到监房外面的浴室洗澡,只给一桶滚烫的水,让法轮功学员在监房里擦身;恶警姚笛曾指挥恶人把监房里的窗户全部打开,对着法轮功学员扇扇子;

    2、 不让到监房外面洗衣服,洗澡和洗衣服就一桶水。有的被长期在暗室里关禁闭的法轮功学员甚至几年都没有换过衣服;

    3、 派监房里的人每天24小时专门盯看、记录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包括几点钟大、小便、多长时间等都要记录,让人时时刻刻都处在精神紧张状态;

    4、 睡觉时派3个犯人轮班包夹,坐在床前,盯着法轮功学员的眼睛。不允许她们翻身,只能保持仰卧一个姿势,并且不准盖被子;

    5、 恶警闻萍曾逼迫法轮功学员每天如厕后,长时间把手浸泡在消毒水里,不服从的话,就让几个恶人强行摁住双手;

    6、 逼迫法轮功学员罚站,从早上6点钟被罚站至晚上9点半,最长站到凌晨3点钟;

    7、 平时喝水都要先得到同意,才能由包夹给你倒水。在7月高温期间,不唱邪党的歌曲,就不让喝水;

    8、 指甲长了,不给你用指甲钳,刁难你,让你用牙齿咬;

    9、 对大多数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不准她们到监房外上厕所。每天用痰盂,并且只准每天早晚倒一次。有时候不给倒,让你没有办法大小便。甚至不让你自己倒,让犯人替你倒,让犯人迁怒于你。用这种手段从心理上折磨你;

    10、 每星期一到两次广播污蔑法轮功的文章,然后强迫每一个犯人写污蔑文章;

    11、 强制转化后,还要重复的三个月写一次认罪书,不写就加重迫害,然后让你写决裂书、揭批书等,摧残人的灵魂;

    12、 每个月要举办所谓的“文艺演出”,逼迫那些妥协的人演“小品”,让所有犯人写思想汇报;

    13、 被迫妥协的人都要参加苦役,每天十几小时的苦役,动作慢一些都会受到训斥,恶警派人背地里监听、记录她们说的话,随时迫害;

    14、 每个星期天下午,所有犯人可以午休,但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不能午休,恶警会专门派包夹看管,在小凳子罚坐,不准动;

    15、 被非法强加的刑期到期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强迫你在释放证上签字。大队长侯某、中队长刘某和茅某等,曾强行抓住不签字的法轮功学员的手按手印。

    上海松江女子监狱五大队对外宣称政治学习大队,实质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严管大队,分为三组:攻坚组,巩固组,回归组,另外还专设一个监控指挥部,负责每天二十四小时监视每个监房的监控录像。分入五大队的普通犯人都要接受“专门培训”,根据需要承担“看管,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任务,如专门监视法轮功学员一举一动的犯人称为“包夹犯”。这类犯人的劳动指标可降至30%,按照五大队另立的一套评分标准给她们加分减刑的。

    几乎每个被分押到五监区的法轮功学员首先被安置在楼道的禁闭室内,一个禁闭室分三个小间,一般为期为三个月左右,其中最里面靠外墙那小间秋天时像冬天,夏天没到就汗流浃背,是特意给法轮功学员受罚所用,每个不足三平方米小间有一个小窗,能不能开窗还要看迫害情况而定,中间那间基本上是放包夹犯的东西,外面一间靠近楼道的为包夹犯所住,过道上放置毛巾架等日用物品。包夹犯二十四小

    时轮番用各种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手段如下:
    1、监狱规定休息时间不让睡觉;2、不准正常上厕所;3、不让自己喝水;4、不让自己拿自己的东西;5、不让洗澡;6、不让放风;7、逼迫看造谣,污衊大法影视;7、逼迫写各种违法保证书;8、克扣饭菜;9、每天罚静坐与静立;10、故意限制水量不让清洗衣服;11、每天轮番谩骂甚至殴打;12、不给见亲人;13、不给开大帐。在这样无人性的迫害下,恶警觉得邪劲还不够时,就会把中间那储物间也让包夹犯住,整个禁闭室加上中间的过道十平方就要住上六个人,其中包夹犯中专门配备一个恶警非常欣赏的学习组长,(五监区设有专门系统培训做思想转化的包夹犯,她们长期学习很多有关污衊大法的书和观看造谣影视),每天从精神到肉体用尽魔鬼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

    五监区为了封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消息,所采用的手段既隐蔽又毒辣,监狱为了配合恶警折磨虐待法轮功学员,为老式监区的三楼禁闭间进行改建,把最里面的那个监室用护墙隔音板全部做了隔音措施,这是为了掩盖那些打手在折磨法轮功学员时大声叫喊,在三个平方米的小方块,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人权可言,就连人最基本的生理大小便,喝水都得不到自主权,其它就更不用谈人格不受侮辱等侵犯。法轮功学员在上海女子监狱里,人格备受侮辱,人身缺乏安全,身体受到侵袭的情况下,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的辩护、申诉、控告、检举权力,在法律中未被依法剥夺或者限制的权利都被上海女子监狱全部剥夺。法轮功学员就在这样人间地狱般的地方一呆就是几个月或几年。

    上海女子监狱五监区很多设施都与迫害直接有关:

    1.禁闭室
    禁闭室是专门用于闭门秘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位于房子的一角,外有大黑铁门,一条狭长的走道,内分三个小间,冬冷夏热,密不透风。曾经有一个犯人被指派去禁闭室监视法轮功学员,但她刚走到禁闭室的铁门前,感觉里面阴森可怖,不敢进去,坚决要求回到监室,才没有从事监视工作。

    禁闭室三个小间,其中一间关押法轮功学员,另一间给监视人员居住,还有一间则堆放监视人员的物品。被非法关押在此的大多是坚定修炼、长期不配合恶警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而从事监视工作的则是监狱内为了减刑和狱警认为可靠的犯人,其中必定会配备一名犯人组长和一名室长,还有四名监视人员,分两班日夜看管迫害。并且,规定必须有两个人以上监视法轮功学员,事实上,是狱警本身对这些监视者也并不信任,需要时刻保持互相监督的状态。

    禁闭室内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除了经常遭到殴打、辱骂、强迫洗脑外,一言一行都时刻受到监视,同时由室长记录,每天汇报。禁闭室的犯人组长更是积极的从事“转化”工作,几乎每天都向狱警汇报和密谋如何迫害。其中最为积极的是五监区狱警史蕾,从事洗脑工作的犯人组长主要有:范晓娟、苏玲玲、涂伶俐、王一凡等,她们中有的已经离开监狱,但是在被关押期间都希望通过迫害法轮功学员获得狱警的信任赏识和减刑机会。这些犯人组长汇报的很多都是日常生活中的小事,甚至是一句话,一个动作,狱警会从中分析法轮功学员的喜恶和个性,指派监视人员采取各种阴毒手段迫害,以达到“转化”的目的。

    同时,由于禁闭室地处角落,封闭密封,里面发生迫害,外面也很难听到被迫害者的呼叫声音。

    2.厕所

    五监区的厕所不是每个人都能随时使用的。厕所有开放的时间,一般上午两次,下午两次,如果不在开放时间想要方便,就只能使用监室内的痰盂,造成监室内臭气四溢。对于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还被禁止去厕所方便,来例假也只能使用监室内的痰盂,还不许自己倒痰盂,导致其他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的仇视和谩骂。

    五监区的厕所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特别臭,原因是监狱为了节水,即使是很多人都排泄过后,堆满了粪便的便池也不冲洗,继续使用,尤其是在酷暑时,曾经有一段时间还引发了严重的传染性肠胃疾病。

    3.盥洗室和浴室

    早上刷牙洗脸每人三分钟不到,快速解决;夏天洗澡每人八分钟,还包括洗衣服在内,经常是一边洗自己,一边搓衣服。浴室在冬天每周使用一次,每次八分钟,包括穿衣和脱衣在内,经常是前一批人还在洗澡和穿衣,后一批人就迫不及待的冲进浴室。许多老年的法轮功学员甚至着急摔倒,或血压升高,心跳加速。

    4.活动室

    专门用于每周末狱警讲评,主要是总结一周内的监区犯人的所谓改造情况,分思想,劳动,生活等各个方面,狱警还经常借此宣讲诽谤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话,毒害其他人。

    活动室内有一排书架,但是只是做个样子,很少有借书的活动,对于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除了强迫洗脑的书籍录像外,其他书籍一律不许看。

    活动室还是狱警举办所谓“揭批”会的地方,定期搞组织犹如文革批斗式的会议,并强迫每个人积极发言,重复诽谤的言辞,或宣读所谓的“揭批”稿件。其中有的法轮功学员非常悔恨痛苦,每次都痛哭流涕,却被狱警解释为“转化”后认清了自己以前的错误等等。凡是在会上发言的,事后都会被记录下来,并得到奖分。

    5.铁门

    铁门是用于禁锢的,铁门边上是门岗犯人的位置和值班狱警的办公桌。监狱规定进出铁门要向值班狱警报告,很多法轮功学员因为拒绝报告,还遭到种种体罚和迫害。而值班狱警对于监室内发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根本不管,只是提醒犯人把迫害的声音尽量控制到最小。如,二零一一年对法轮功学员张英的迫害,就是整个监室的犯人在狱警的指使、纵容之下进行的。当时,张英早已被迫害的身体虚弱,她不能从事奴工劳动,又无法到厕所盥洗室,只能在监室内活动。负责监视她的犯人薛彦蔷等经常打骂推搡张英。二零一一年一天上午,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严重的冲突,期间犯人薛彦蔷等几个人推搡打骂张英,声音非常之大,还说是张英对她们动手,狱警只是询问了一下,然后让声音小点,迫害的行为更不会被追究。

    铁门边上一直有一个门岗犯人,她除了管理门口进出外,最大的责任就是每天晚上巡逻,监视所有人的睡眠,尤其是一旦发现法轮功学员炼功,要及时制止并向狱警汇报。

    6.监室

    监室是监狱被关押人员主要的生活空间,在五监区,这里更是奴工劳动的工场间、吃饭的饭厅、睡觉的卧室、大小便的厕所、洗脑教育的“教室”。经常在堆满各种奴工产品,灰尘和有毒胶水气味中在很短时间内吃完简单粗糙的饭食,然后马上接着劳动。

    监视的电视机不是供娱乐的,每周一有一整天的教育课程播放,还必须完成课后作业和写体会感想。晚上看上海新闻和中央台新闻,然后围在桌前学习,每个人发言谈上课后的体会,室长记录。学习后看《感动中国》、《青年毛泽东》、《永远的忠诚》(介绍小岗村沈浩)等洗脑电视,还要写观后感。只有逢年过节很少的时间才能看一些娱乐节目。每天除了奴工劳动身体疲劳外,还被强迫接受各种洗脑教育,写体会,思想也被轰炸。

    每天,在身心俱疲的情况下九点以后睡觉,而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规定十一点以后睡,(禁闭室的迫害则更为严重,睡得更晚)。还有两名犯人轮流值夜班监视法轮功学员。床铺上放着敲打整齐的样品被,通常不会使用,是因为早上起床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把样品被恢复原状,如果在检查时被认为没有叠好,将受到处罚。

    电视机上方是一个三百六十度全方位彩色监视器,用于监视每个人的言行,特别是规定法轮功学员睡在铺位二和五,便于监视器监视。

    整个监区环境极其紧张恶劣,人人互相监督,狱警利用犯人迫害,而犯人也利用狱警达到减刑和迫害其他犯人的目的,监狱又利用狱警之间互相监视,还在犯人中设置线人监视和汇报狱警的情况。

    该单位恶人:
    施蕾樊天敏郦颖姚笛孙冰周海霞王新兰阚春方滕艳(音)袁圆程玉妹(陈玉妹)徐建萍闻萍严俊霞姚中队长韩月林露张志勤宋玲杨妍娜

    受害人:
    张元幸柏根娣石金华周淑梅管龙妹张英李玮玲(纬聆)戴之颖郭顺红田真玚姚玉花裴珊珍奚姣沈足英(沈卓英)葛文新(文心)张惠李玉燕刘兰徐梅景胡顺芳葛肖天杨曼晔姚桂珍李华荣慧君刘芬娣华丽萍钱建瑛崔保坤顾继红张淑英闵秀娟袁肖兰孙杰吴静芳翟巧英曾爱华金惠芬王宝坤李燕陆美英瞿艳艳喻培英王全娣林晓英洪屏屏琴凤仙张懿(张毅)刘贵珍蒋林英贺美云李华砚张迎枝(章迎枝)顾彩英胡中天郑燕冯蓉霞刘进李红陈秀英朱秀芳张宝娣沈秀芳顾宝群项健李小红胡钟天(中天)李文娟江云李红珍(李洪珍)石义玲吴小峰汪菊芳瞿玲娟曹倍琴黄英王月熊玲朱飞兰邓蓉(邓嵘)陈卉晶(慧晶)蔺莹高琴妹金闻鸣陈毓云张英房素珍沈志芳刘文英蒋岷张福妹郭廉清吴小锋宋翠娥陈惠群林宝珍胡林珍蒋敏蒋明英顾丰英郭颂红鲍文珍邵美仙蒋丽英(姜丽英)黄志萍张秀英李慧玲陈月秀傅美云高林娣张彩萍吴福英钱倍珍李丹陆晶须莉敏李尚芬黄品芳黄洁刘利刘雪华李佳明刘扣娣祁新荣杨建州袁毓敏戴珍雪殷桂花苏玲芝陈洪珍张燕刘雪英姚五妹沈溢之朱春芬汪霖胡富珍张春燕樊咏和宗天刘向书楼成英王志萍冯平平杨安书王宝坤戴子珍屠明戎宗芳李美珍李海磊曹月玲杨亚萍朱裕梅李霓孙雅萱董玉英陈平吴维怡郭熠璇蒋玉良吕素干蔡妙清李淑清叶美云栗秀臣金玲娟李霜陈莉华朱慧萍喻阳孙稚萱李红李小英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上海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
    上海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细则与流程
    上海女子监狱利用“包夹”犯迫害法轮功学员
    曝光上海女子监狱的恶人恶行(续)
    上海女子监狱“心理实验”恶行与恶报
    上海女子监狱的罪恶
    上海市女子监狱恶警恶行
    顾建敏被迫害致死四年-妹妹出冤狱后为姐申冤
    上海女子监狱的黑暗和邪恶
    上海胡钟天女士探友遭警察绑架
    上海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上海中共机构迫害法轮功真相报告(二)
    上海市女子监狱迫害纪实(二)
    上海市女子监狱迫害纪实(一)
    219719.html#10314235426
    参与迫害上海大法弟子过月芬姐妹的相关部门、人员
    上海女子监狱阴险狠毒的迫害大法弟子
    2008年上海地区恶党人员迫害大法弟子一览
    疯狂迫害大法弟子 上海女监恶行昭著
    上海女子监狱的红墙里发生的罪恶
    刘进被上海奉贤区看守所劫持 女儿无人照料
    上海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上海监狱劳教所内部报刊宣传其奴役在押人员的“成果”
    我在上海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经历
    上海女监第五大队的非人管理和奴役迫害
    上海一个小区的大法弟子遭遇
    曝光邪恶的上海司法系统(图)
    上海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情况
    曝光邪恶的上海女子监狱
    戴之颖正在上海松江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更新日期: 2018年8月23日 14:40: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