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重庆市女子劳教所)〈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


    部分小监“军训”


    室外的“军训”队列


    维持“军训”的恐怖因素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


    酷刑演示:吊铐

    简介:
    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重庆市女子劳教所)〈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
    ,公检法。二零一三年,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已将“强制隔离戒毒所”的牌子换挂在大门上。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改名成强制隔离戒毒所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一点都没减少,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读、看、听中共对法轮功进行诬蔑的谎言资料,逼写所谓“心得体会”,实际上就是按照狱警规定的格式、规定的语言抄,骂这骂哪,十分恶毒。恶警还用逼看黄色光盘、录音录像等下流手法给法轮功学员洗脑。狱警叫嚣:不“转化”,期满也不能解教,再转到别的地方去。江北区法轮功学员杨春元就被转到洗脑班迫害。她因拒绝 “转化”,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在非法劳教期满日,被警察直接带到望乡台洗脑班迫害。

    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原为茅家山女子劳教所,为掩盖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事实,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六日,从茅家山迁移至沙堡。

    这里的恶警对大法学员实施体罚、进行肉体折磨。
    1、最常用的手段是叫大法学员整天站军姿和蹲军蹲。军姿必须随时两手紧贴裤缝,两腿绷直,否则,大法学员就会遭到“包夹”的怒吼和打骂。当学员指出“包夹”行为不对时,“包夹”还理直气壮的回复:不是在打你,这是在帮你纠正动作。原来恶警曾经给“包夹”召开过黑会,授意他们:要让那些没转化的“法轮功”整天头脑“绷起弦”(即精神紧张的意思),她们受不了的时候就会转化。恶警让真正的犯人要好好配合他们工作,随时纠正“法轮功”的动作。还说,她们站不好时,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要怕她们告你们打人。

    军蹲是一只脚单脚尖着地,两腿蹲下。左右脚轮换的时间由“包夹”掌握。军蹲时间长了,单脚尖着地的那只脚又疼又麻、又胀又酸。一般人单脚蹲10─20分钟就要换腿,法轮功学员却要被延迟到30分钟、1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换腿。军姿、军蹲对学员身体直接造成的伤害就是:压迫血脉、血行不畅,双腿高度的肿胀。

    2、精神迫害 用欺骗强制洗脑
    利用邪悟者去跟大法学员摆谈,使大法学员在心理上放松了对邪恶行为的抵制。邪悟者即“犹大”虚情假意的问候,让长期饱受恶警、“包夹”训斥、打骂等精神和肉体摧残的学员感到点“温暖”。在基本上取得学员的好感和信任后,邪悟者便向学员灌输大量的充满邪恶谎言的碟片。

    3、利用“包夹”的恶习迫害大法弟子、强制转化
    “包夹”用一些污言秽语来羞辱师父、大法与学员。当学员要挺身而出捍卫大法时,恶警就唆使“包夹”用粉笔在地上、墙上、学员的身上写各种诬蔑大法、师父的恶毒的话。有位学员坚持要说“大法好”,被“包夹”踢得两大腿内侧紫、肿胀。还有一些包夹在学员晚上熟睡之时,每隔5分钟叫醒一次,美其名曰:提醒上厕所,实质上扰乱学员睡眠,把学员搞得疲惫不堪。

    4、在“转化”很坚定的大法学员时,恶警指派两批邪悟者(一批三个组合),对学员进行轮番轰炸强行灌输邪恶的谎言。把学员关进四面胶皮、空气沉闷、吃喝拉撒集于一室的“小间”,不许学员睡觉;闭一下眼睛都要遭到“包夹”的怒吼,学员还必须忍受昼夜不停的体罚:军姿、军蹲。

    茅家山女教所名义上搞什么“人性化管理”,实际上对大法学员进行残酷的肉体和精神折磨。每天有事无事找谈话,进行语言威胁。不准离开小间,不准洗漱。在约3平方米的小间里吸毒人员三班倒,每班两人对大法学员进行包控迫害。每天强迫站军姿、正坐,凡60岁以下的都要蹲马步等等;早上5点就强迫起床,晚上12点以后才能休息。

    在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恶警们利用包夹,用尽伪善手段,欺骗学法不扎实的法轮功学员,以达到“转化”的目的。一旦不从,便露出真面目,以肉体的折磨,实现强制“转化”。 刚进去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关在隔离室里(小间如阳台大小)不许和外面接触,派四个人看守,分二班,每班二人,叫包夹。

    起初,早晨五点至五点半起床,晚上十二点睡,包夹早晚还帮打洗脸水,好像对你非常照顾。在隔离室里,不准出门,吃、住、拉、睡都在里面。包夹九人,整天一张嘴对你说个不停,让你一步一步的承认他们对你“好”,然后对你的安排──什么整训啊,学习23条啊等等。有什么事都得请示他们。如:要坐、站、暴厕所等要她们同意才行。不然就说你没有劳教意识,要对你进行“培训”,让你有“劳教人员的意识”。

    他们有一套所谓的“转化”手段。软硬兼施,同时把你在里面的一切通通记录下来备用。叫你写“三书”,你若不从,就来硬的,什么整训、站军姿、踢正步等,其所有的目的都是围绕“转化”二字。被“转化”了的就在舍房居住,和其它被洗脑的人住在一起,参加生产劳动,被迫学习、灌输邪党的歪理邪说,从而加深对你的洗脑,按照他们的要求做。不“转化”的长期整训,让你身心受不了。长期被关在隔离室里,四周是用黑色胶皮钉一层,暗无天日,臭得受不了,让人精神上、肉体上无法承受。表面对你还“好”,其实是伪善,虽然没对你动刑,还讲什么“人性化教育”,可实质上就是江泽民对大法弟子“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的一套,邪恶至极呀!

    重庆市茅家山劳教所从重庆市党校、其它劳教所、劳改队抽调一批歹徒组成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班子,机构设置为大队、中队、分队,其中有专职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的,有进行谎言欺诈的,有负责所谓的军训的,每层楼设有监控器一台、小间(黑屋子)等。

    2001年该所将各大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转移到新建的四大队(又称教育大队)集中迫害,分严管级和普管级。

    严管级:这里非法关押的是对法轮大法坚定的大法学员,由胡燕、谭××等恶警出谋划策进行迫害,下设十多个帮教人员(犹大),每间宿舍非法关押1-4名法轮功学员,其余12名为吸毒劳教人员,吸毒犯每2-3人包管1名法轮功学员,职责是管理、监视、收集汇报动态。值班人员(吸毒犯)负责督促包管人员对法轮功学员严密监视、日常事务及每天早晨5点-晚上12点站军姿等体罚。法轮功学员未经他们同意不得大小便、喝水、行动、说话等等,不如他们意就扣饭菜,天天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保证。被隔离的法轮功学员半月洗漱一次,吃、住、睡、大小便都在2-3平方米的黑屋里。其中恶警谢春林整训时搞体罚,并指使吸毒犯殴打法轮功学员等等。

    恶警为达到毁灭大法学员的目的,采取伪善、欺骗、立功、减刑等手段,对吸毒犯根据包教包管人员多少进行减期,要求包管人员必须熟背内订6条规章,其中有攻击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内容,不准听法轮功学员讲真象,包管人员违反规定者扣分,或调离……一些为了减刑的吸毒犯不择手段地迫害大法学员。

    普管级:该队宿舍包管人员的6条规定基本和严管级相同,他们密切监视大法学员的言行,并负责向队长反映情况,一对一的进行看管。这里的法轮功学员除隔一天参加生产外,其余时间由庞铃、杨德珍、谢××等人强迫写思想汇报、揭批、看诽谤录像报告书籍,每看一次逼迫讨论,由药教记录每人的发言。恶警亲自逼交收看上课笔记、思想汇报,对未完成的进行体罚、延教和隔离等,并编造和篡改师父讲法内容给帮教人员看,进行欺骗。

    恶警名单:谢春林、苏畅、艾小蓉、代文娟、唐英、杨德珍、庞玲、范培培、高定、伍××。

    重庆女子劳教所恶警用“整训”、关小间、苦役折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整训”折磨

    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刚被劫持到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时,要被恶警所谓“整训”三个月(吸毒者是一个月),其实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是无期限的“整训”折磨。

    所谓整训每天早上五点半钟起床,洗漱五分钟,然后就罚站军姿(立正姿式,两手垂直紧贴两边裤缝,手指闭拢伸直,还要用力)、军蹲(一只脚踩地,另一只脚脚尖落地,人蹲下,脚后跟竖起,屁股坐在竖起的脚后跟上,腰直两手平放膝盖上,眼平视前方,半小时换一次脚),很少有时间打正坐。一天除了吃饭,解大小便外,一直到晚上十二点过才准许洗漱睡觉,每顿吃饭时间不足十分钟。这是年龄在五十岁以上的人和身体不太好的人的整训。

    关“小间”

    对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就是无期限的整训,对不配合恶警和包夹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就加大力度进行迫害。白天弄到坝子进行所谓的整训,晚上关在小间里。

    苦役折磨

    吸毒人员整训一个月,就下车间劳动。在车间做灯饰的,还有缝衣服的,做纸盒刷大块的,都有硬任务;做灯饰的,每天晚上验收,没有完成任务的罚做下蹲(双手抱头部后脑勺,双脚靠拢,人蹲下去又站起来算一个下蹲),至少是五百个,有罚一千个、二千个的。并且每一个月查账,差生产任务的又罚写检查又罚分,每罚满三百分就延劳教期三天。恶警发现违了他的规定的又要写检查和罚分。

    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原为茅家山女子劳教所,为掩盖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事实,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六日,从茅家山迁移至沙堡。

    一、四大队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
    每当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时,就将大法弟子送往离劳教所有大约十几公里路远的转运站。然后,由转运站的警察送往劳教所。二零零八年一月开始,劳教所把第一大队撤并为二、三、四大队,这种变化明显是为了邪党奥运,为随后大量非法抓捕大法弟子作准备。

    由于第四大队装不下,另两个大队都非法关押有大法弟子。只要一进第四大队大门,无论年龄大小,都要站在离大门不远的一个坝子上,面朝墻壁,恶警称所谓“思过”,不一会儿,马上就由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指示经过严训出来的吸毒犯包夹大法弟子,如吸毒犯不按恶警的指示严加迫害大法弟子,就要给其加刑和严处,延长劳教期限。

    二、吸毒犯“包夹”迫害大法弟子
    在这种恶毒的环境和指示下,每一个吸毒犯不得不出卖良心为其卖力迫害大法弟子,如最为典型吸毒邪恶之徒刘承玲、李静等,她们双手沾满了迫害大法弟子的鲜血,除了狠毒打骂大法弟子外,拿臭?子和厕所里面的脏东西往大法弟子的嘴里塞。她们卖力迫害大法弟子的目地,可以得到恶警给其甜头,如糖果之类的小恩小惠,自己也可以轻松自如地在劳教期间过日子,往往给予她们的权力与恶警在里面的权力不分上下。

    恶警赵媛媛专门负责管理吸毒“包夹”,常常把:“包夹”招集一块,教她们表演如何迫害大法弟子。如鸭儿浮水、军蹲、站军姿、炸飞机,长时间不准睡觉,不准洗漱,在烈日下长期暴晒等等多种酷刑残暴手段。

    被迫站墻壁的大法弟子在“包夹”的迫害下,不准说话,不准张望,甚至于身上有痒痛都不准动一下,否则就是拳打脚踢。刚进去首先是迫使脱下全身衣服,裸体搜身,下蹲,迫使打“报告”,无论上厕所吃饭什么都由包夹迫使打“报告”,一天至少打几十个,如果不打或者打错,那也免不了迫害。

    三、精神迫害和酷刑及高强度劳役
    邪恶之徒名为所谓劳教“规章制度”,实为是精神迫害的一种方式。每当坚定的同修不配合邪恶的非法命令和强压指使时,不仅是关小间慢慢折磨外,受其迫害的惨状是不堪目睹的,最恶毒的是不让任何人知道。

    被迫违心“转化”的大法弟子,其实受到的迫害也免不了以上迫害酷刑和高强度劳役,一天干两天的工作量,劳役时间一天十七、八个小时,因此,四大队的吸毒犯还编出了一个歌谣:吃得比猪还孬,睡得比狗还晚,起得比鸡还早,累得比牛还苦,这就是劳教所四大队迫害大法弟子高强度劳役的真实写照。

    大法弟子除了高强度奴役劳动外,还要强迫背所谓的二十三号令(共有一百多条),若不背或背不到就由分管警察迫使站军姿,军蹲,不准睡觉等,其迫害的目地,邪恶们都心知肚明,没有哪一个大法弟子是“转化”了的,他们就采用这种阴招加以迫害。

    在精神上,除了每天少不了几十个打报告和时不时地强行背二十三号令外,还强迫写思想汇报,必须按照邪恶规定的污蔑大法的内容写才行,没有生产时,就进行整训或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录相,如有不服从的一贯残酷的迫害手段就暗无天日地进行折磨,随时都变着法地进行思想迫害,在劳教所是家常便饭。

    劳教所四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勾当,在经济上截断。坚定的大法弟子在里面解便纸都没有的情况下,家里历尽千辛万苦寄来的钱给卡断,甚至不知去向,由于大法弟子被剥夺了接见亲人的权利,劳教所把高于外面几倍的日用品出售给大法弟子。更好笑的是,劳教所要想建一个图书馆,下令每个大法弟子和吸毒犯都要凑钱买书送给劳教所。五月十二日,汶川大地震,强行每人必须救灾捐款,给少了的就要进行整训。

    四、二零零七年大批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迫害
    在二零零七年五月、六月份,进来一批大法弟子,邪恶的迫害程度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整个四大队完全是一种红色恐怖之中,一个个大法弟子都被迫害的面目皆非,在坝子上,走廊上,无论白天黑夜都是一片惨叫和呻吟声,此起彼伏,连绵不断。有七、八十岁白发苍苍,可以当迫害凶手的奶奶;有四、五十岁可当迫害凶手的妈妈等等,邪恶之徒昧着良知,干着天理不容的勾当。白天对大法弟子全天暴晒,打骂,晚上军蹲,军姿不准睡觉,长达三个月时间的所谓整训。

    特别是邪党上面有个什么要来检查和迫害大法弟子一样的帮凶--劳教所来参观(实为传授迫害大法弟子的恶毒手段)那种伪装的面孔简直暴露得淋漓尽致,马上把迫害大法弟子的场面收拾得干干净净,外面的人一来看,露不出一点蛛丝蚂迹,找一群吸毒犯在那里手舞足蹈地跳舞,唱歌,打羽毛球,那种收拾残局的动作如此之快,如此地迅速,这又充份体现了劳教所的阴险毒辣之招,一会儿,由一个长期恐怖的人间地狱变成和谐欢畅的场所。只要参观者一走,马上就变回到那暗无天日的一座人间地狱。欺上瞒下,是邪党的一贯蒙蔽老百姓的阴谋伎俩。

    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位于重庆市江北区石马河感育路28号。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的大法弟子被集中在四大队,每天24小时,遭受所谓的包夹(即吸毒人犯人员)监控,强迫站军姿、军蹲,被包夹犯人随意辱骂殴打等。下面是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名单,统计日期截止二零零九年七月八日。

    另外,据知情人士透露,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人数在一百人以上,可能还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未能上网公布消息。

    位于重庆江北区石码河上桥村的重庆女子劳教所有四个大队,其中拥有四十八名干警的四大队,非法关押着许多无辜的法轮功修炼者。
    从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零年间,共有一百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四大队遭受迫害。她们大多数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只有少数在四、五十岁左右。由于长时间的精神和肉体折磨,长时间的罚站、罚蹲,多数人出现严重病状,高血压症状特别多。

    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累累罪刑,体现出中共邪党残暴恶毒的本性。

    一、伤害身体的慢性折磨
    被关在这里的人多是那些盗窃犯、抢劫犯、吸毒犯、卖淫犯、流氓犯、刑事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后,沙堡女子劳教所演变成了驯养杀手的地方了,专门为迫害法轮功学员驯养特殊杀手。公安送来这儿的各类犯人,思想是异化的,行为是极端的,心是扭曲的,和邪党一脉相通。

    劳教所的管教驯化这些犯人十分卖力,培训的方法非常具体,考核的办法十分得力。她们把各地送来的人犯,不是让她们服刑,而是培训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首先是给她们贯输诬蔑法轮大法的歪理邪说,煽起仇恨心理,接着由管教言传身教,现身说法,具体示范,把她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手段一一传授给她们。

    慢性折磨伤害身体,是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毒招。管教卖力调教出来的那些杀人凶手,折磨伤害身体的手法,很多都叫不上名字来。恶人妄图用人不能承受的酷刑来迫使法轮功学员“转化”。

    1、走鸭步:潼南县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包夹”罚走鸭步,一直走到两只脚掌磨起了两个大洞,实在无法走动,才算了事。
    2、铐手铐:万州有位法轮功学员,经常被“包夹”罚铐手铐。有时铐在一个地方,站不起来,坐不下去,一铐就是两、三天,有一次铐在劳教所的大铁千子门上,日晒夜露硬铐七天七夜。
    3、皮肉开花: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触目惊心。这里不分理由,只要管教有哪点不顺心的事,就要来迫害。有位法轮功学员,经常让包夹打得皮开肉绽,邪恶之徒叫这做“皮肉开花”。她的两个大腿的肉全是烂的,两腿肿得很粗,裤腿是剪破了穿的。后背、臀部上的皮全脱了,身上的肉烂了,站坐一会,地下就流一滩黄水,臭得不得了,管教、药娃不敢靠近她。
    4、蹲军蹲: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无故被恶人罚军蹲,实在蹲不住了,举手报告要求换腿,却被无理拒绝。最后这位老年炼功人的腿一软坐在了地上,而包夹却打来水泼在地上。
    5、吞纸团: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有相当一部份老年人文化低,或是文盲。恶人要求每天要写思想汇报和每天抄周记,写不好就强迫把发的纸揉成纸团吞下肚。有个叫李小平的法轮功学员,就因为多次被强迫吞纸团造成的内伤,引起严重的大便出血。
    伤及体肤的刑罚,这里还有很多很多,做狗爬、曝晒太阳、不准睡觉、罚站、不准大小便等等数不清。这些酷刑多数是包夹干的,但都是管教在幕后指挥,其实都是恶警为了掩蔽自己的罪行蓄意制造的一种假相。

    二、所谓“春风化雨”的阴毒
    沙堡女子劳教所,除了残忍的酷刑外,还想尽一切办法,制造紧张空气,让人的精神处于高度的紧张状态。她们搞的这个“春风化雨”,手段恶毒。首先把各地绑架到这儿来的法轮功学员关在四楼的单间房里,一人关住一间,两个包夹监管,不和外界接触,吃饭睡觉,拉屎拉尿,全都在这间屋里。人一进这屋,四门关闭,窗户死锁,两旁站着虎视眈眈的凶手,人为制造一种恐怖气氛。这里软硬兼施,行刑时用双面胶封住嘴,外面听不见任何声音,迫害不成人样了,就以有病掩饰。

    接着就是攻心,用各种手法让人心动。让法轮功学员看诬陷大法的电视,强迫一起学其它法门的经书,在法轮功学员面前说那些对师父不敬的话,让法轮功学员不停地写思想汇报,甚至还和法轮功学员一起学大法,只要法轮功学员跟着她们一起做了,那就是顺从了她的安排,她就会钻空子,目的是要把人的心搞乱从而诱骗、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这里的恶警用这种办法迫害了许多法轮功学员。

    除了上述对法轮功学员迫害外,还有强制奴役劳动的刑罚,让法轮功学员每天有做不完的活,强制进行超负荷体力奴役劳动。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事例太多太多了。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底,女教所得知上面来参观检查,就叫犯人赶快把从未住过人的五楼打扫出来,把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转移到五楼关押,目的为了隐瞒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残害的证据。无论中共恶警怎样想掩盖所犯下的滔天罪行都是徒劳的,因为人在做,神在看。善恶有报是天理,无论任何人做了破坏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其罪恶都难逃苍天的惩罚。

    中共媒体近日(二零一三年六月)大造舆论,诬蔑大陆法轮功学员模拟酷刑展示是假的。其实,在过去十四年的时间里,中共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等黑牢里的警察用尽各种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事实是根本抹杀不了的,而重组酷刑实景远不及真实的残酷程度。

    在重庆女子劳教所(茅家山),恶警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将所谓的“转化率”和警察奖金挂钩,令警察无所不用其极、凶残的折磨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酷刑折磨包括:毒打、背铐、关小号、烈日下曝晒、逼站军姿十几小时、黄胶带封口鼻耳、连续吊铐脚尖沾地、不准睡觉,等等;对坚持不“转化”、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就强行注射不明药物、窒息灌食……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致残、致死。

    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四大队现(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十四位:万州区的谭家芬、谢兴娟、赵兴美,长寿区的李明芬、李小林、吴素辉,重庆观音桥的何红,唐家沱的赵坤碧,沙坪坝的岳春华、王亚,永川区的匡明华,合川区的张志芬,荣昌区的罗道英,重庆的周红。

    该单位恶人:
    武春梅刘永琴何玉玲曾燕何玲刘春霞辛丽莎肖期惠唐红霞毕梅韩露贾真陈平陈婷婷郑晓兰陈红谭小露袁浪玲袁豫燕陈世碧赖立霞马兰郑秀琴何以红周树兰何钟玲陈浩颜家华范培培蒋映梅汤晓余李和梅沈玲姚洁万华陈兰赵元元王子涛王芳刘学莉苏文娟周艺王廷君夏怡黄小波杨倩孙涛王川谭红霞黄有丽蒋中丽陈本辉朱玉唐亚平韦志贤陈燕彦(雁彦)严丽萍谢春林艾小蓉代文娟唐英杨德珍庞培培胡燕胡晓燕(小燕)谭清月赵媛媛杨杨韩王路任飞燕丁霞陈志胡灏石梅薛仪贺霞欧阳学兰王春梅左靓晶陈用莲舒畅陈小琴(陈晓琴)朱昱高虹程兰李灵灵韩斌曹陈艺刘承玲(成玲)唐云霞钟明菊谭力怡瞿小颖陈颖曾小燕万光娟王小琴王霞王华群王德琴杨露张露黄巾南刘英杜丽娟蒋文艺刘婉莹苟小霞周继弘黄继江彭宗秀刘永铃王凤陈小露王德翠杨英杨芝翠沈廷英张永勤何宗玲王志刚喻晓华陈玲梅(陈林梅)秦芳张兴利邓小敏(邓敏)张军(张君)严正军苑春梅朱晏戴玮李祖辉廖小军

    受害人:
    张素芳张大碧邱翠香岳春华赵家玉杨春元赵孝群付汝芳段在英舒庆芳袁素仙万传莲陈廷芬魏华高仲英饶渝辉姚淑辉何阳珍王正芳陈炎秀罗得清(德清)李秀英重庆女大法弟子唐世容杜娟叶金华重庆大法弟子唐可余(唐科余)吴家淑,陈晓玲杨小兰陈亭芳胡英郑小琴陶远群张真英(张贞英)黄素兰张红王艾华王进修薛珍刘世英重庆大法学员魏华肖丽珠邱祥珍苏远芬唐福英张中芬周义容田荣秀张英琼张英群黄冰容谭光英吴泽珍唐本菊张志芬余荣珊沈凤梅文彬王夷梁福珍甘丽容张琪蓉苏泽碧余洪卢光秀郭州清文启惠王晓燕王华琴林娟王晓霞骞平张美汶郑庆云徐真黄永桂杨宗琴赵荣俊莫水金王红梅李雨亭李正华王爱华谭秀英孔凡会杜娟何素群熊玉珍(熊毓珍)严光碧刘兰刘朝淑江涛李基明封安贵张庭珍向中瑶唐国容任小玲喻群芳王亚胡亚丽何违煊重庆大法弟子彭秀玲俞幸容重庆大法弟子冯素珍华英孔祥芬孙月周钟红奏章蓉伍大书蔡长英廖晓英肖莉珠邹中美张昌荣乔光惠何德容胡兴蓉余玉清胡明素刘祖碧周良春凌丹朱占梅刘祥馨黄万江张德学沈光秀杨德琼李莲英徐明金(鸣金)杨松丽朱启玉詹培兰徐永贵代靓李挂兰(李桂兰)郑全蓉牟才芳张利碧付艳霞张志芳唐素珍沈学娅罗明友(明佑)吕亚玲吴世碧庞光平朱慧群铙庆辉赵欣美尚泽梅(音)方敏杨本会彭仕琼何霞万传玲高婕(杰)李章琼王改芝阮英杰唐明碧代可兰李淑碧周良荣周良娟刘天素黄永贵(桂)王世碧谭芳唐静(唐进)唐大玉苏明丽白术英唐丽匡文英王积凤苟长芳黄建军李丽(李莉)夏嘉祚王明惠(明慧)阳琴王琴彭丽容周中兴彭昭君马玉先陶怀素刘昌玉瓦解难刘玲李玉琼吴艳芳刘建生李南英左沐芬廖小英曾岚杨红英(鹰)张帆赵怀贤胡兴珍肖红谭朝英曾水芝袁银华郑小兰黄忠英郭光荣张礼碧张远清何祖铭孙凤珍蒋德君卢亚兰杨友碧沈小平曹秀华司志敏刘祥馨梅映红王吉梅彭永兰杨茂学董道群向开容严光碧刘和芳李长香代文立何发纯牟秀云张臣英陈克蓉钟文丽皮中黄宗英张治英肖安琴成文彬朱慧吉汪定秀(汪顶秀)谢纯香周成渝王积琴龙岗周良柱周良芝邓德珍张成英刘之兰刘平(刘萍)牟才芬付汝芬重庆大法弟子张秀云向延新刘太平吕亚明陈静张贵珍蒋昌兰陈德贵(程德贵)谭凤浩(皓)曹继芳黄恩慧王素碧张敏徐真陈昌英黄正兰黄淑华吴素辉刘兴辉向晓莉(小丽)蹇(简)平高素清周华南杨明群封红芳程平李萧郭锡珍(习珍)刘毅霞张芳秀钟达清詹兰珍邱正书何传德刘天林谭银香秦薇王学芳刘新宇(刘兴宇)王孝华苟长芬明德秀彭世碧陈邦容罗开碧肖慧君陈天明李庭维曾世芬聂仲梅姚素辉周桂英刘元学周组芬杨映芬(应芬)周春和徐明鞠琴李晓明王娅张英琼杨昌珍陈超英(音)喻群芳

    迫害类型:
    罚站毒打/殴打罚蹲军训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强行施药逼迫放弃信仰戴背铐关小号暴晒长时间吊拷摧残性灌食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全家人历经苦难-重庆蒋昌兰控告江泽民
    母女遭冤狱-重庆李章琼老人控告江泽民
    遭劳教奴役-重庆退休教师控告江泽民
    两个女儿被迫害致死-重庆妇女控告元凶江泽民
    重庆女劳教所畏罪更名-迫害依旧
    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近期暴行
    感谢海外举办模拟酷刑展-曝光中共暴虐
    重庆黄正兰遭迫害-一次判刑、两次劳教
    揭露重庆市女子劳教所的残酷迫害
    曝光重庆市女子劳教所的残酷
    重庆张杰自述两次被劳教所折磨的遭遇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4月25日发表)
    十年重庆,十年泪(2)
    重庆女子劳教所摧残徐真致死案事实补充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1-7
    周成渝被重庆女子劳教所药物迫害致死真相
    重庆农妇被反覆非法劳教、判刑遭遇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重庆女子劳教所的慢性折磨
    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部份案例
    重庆劳教局胁迫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内幕
    重重庆女子劳教所的暴虐
    庆铜梁县市政局职工阳琴五次被绑架迫害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最近加剧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212197.html#09118221443
    重庆市观音桥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案例(图)
    重庆沙堡女子劳教所的整训和奴役
    重庆市石马河十字三村坪上社沙堡女子劳教所的恶行
    重庆市石马河沙堡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
    重庆女子劳教所的迫害手段
    被重庆女子劳教所劫持的部份大法弟子
    孩子有计算机 妈妈被劳教
    重庆市方敏被劳教所迫害生命垂危
    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情况
    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黑幕
    重庆市退休教师苏远芬被迫害经历
    重庆大法学员詹兰珍被迫害的经过
    重庆铁路局仍在助纣为虐
    向中瑶被劫持回重庆女子监狱 身体十分虚弱
    李文龙一家遭重庆九龙坡区恶警迫害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劳役折磨法轮功学员案例
    重庆大法弟子唐世容失踪情况补充
    重庆市610对法轮功学员张全良及家人的迫害
    2006年4月,22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重庆茅家山劳教所的伪善
    重庆长安公安一分局和茅家山女教所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重庆潼南县大法学员张国珍被迫害致死案事实补充(图)
    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的体罚和洗脑伎俩
    重庆市天原化工厂恶人对牟才芬等大法弟子的迫害
    重庆大法弟子彭昭君被迫害经历
    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的暴力洗脑
    重庆西山坪和茅家山劳教所折磨、虐杀大法弟子的事实
    重庆毛家山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部份案例── (2000.10.17-2003.4.29)
    四川大法弟子唐千万被永川劳改农场迫害致死
    重庆法轮功学员王积琴被劳教所灌不明药物身亡
    六旬老人自述在茅家山女子劳教所的遭遇
    重庆女子劳教所野蛮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实
    张素芳,你在哪里?
    大法弟子在重庆女子劳教所的非人遭遇
    重庆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联系:
    重庆茅家山女劳教所地址:重庆市江北区五江路21--1号
    邮政编码:400021
    电话:四队:23-6786-1870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已从毛家山迁到石马河石子山坪上社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石马河感育路28号
    女子劳教所主要参与迫害的:
    劳教所所长: 罗川梅
    四大队大队长: 陈彦颜、苏畅等。
    中队长: 杨明、胡晓燕、赵圆圆、杨倩等。
    范林林
    四大队队长室电话:023-67549181
    四大队值班室电话:023-67549185
    劳教所门卫 电话: 023-67549131
    重庆女教所门卫电话:023-67549131
    值班室电话:023-67549185
    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部分恶警名单:
    王智涛、陈利群、余庆华、刘永琴、何中林、李朝珍、胡梅

    更新日期: 2016年10月21日 1:47: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