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办公大楼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大门


    酷刑演示:撞墙

    简介: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
    ,公检法,省级。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在西安市北郊方新村,此劳教所原是从女监分出,与陕西女子监狱相邻。陕西省所有的女性被劳教人员全部都被关押于此。这里以前关押的大部份是吸毒人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大批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这里。人数最多时有五、六百人,最少时也有一百五十人左右。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所长张卓青不遗余力执行中共党匪迫害法轮功指令,被中共封“劳模”,同时得到大量资金挹注。上自所长下到刑事罪犯们遂行敲诈勒索、打骂成风,赌博、吸毒、同性恋。管教人员利用刑事罪犯们迫害大法弟子,如吊挂、毒打、辱骂、架飞机、关禁闭、栽赃陷害、强制洗脑,由吸毒犯和流氓劳教犯包夹监控大法弟子的行动自由。

    在此非法关押着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最大的70岁,最小的24岁,她们在这里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被绑架进入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一般先被单独关押洗脑,恶徒用各种手段逼其放弃信仰,如:犹大的谎言灌输,二十四小时连续播放诽谤法轮功的录音和天安门自焚栽赃等东西:剥夺睡眠,用车轮战的手段,每天强制洗脑,不准上厕所,不准自己打饭,一切行动自由全部限制、剥夺。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长期戴铐,穿约束服(一种帆布做的衣服,后背开门,袖子很长,被穿上这种衣服,胳膊被拉到后边或转一圈到前边捆绑,动弹不得,十分痛苦,劳教所特制造刑具)。

    2001年底陕西省女子劳教所专门派恶警去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学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验”。如:老虎凳、吊在铁栏杆门上、做喷气式飞机、偷偷给大法弟子饭菜里放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罚面壁蹲兵马俑姿势[注一]、穿约束服[注二]、挂铐、用警棍打(打得学员身上发黑)、拳打脚踢、用手拧(拧得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皮肤拧烂了)、抓住大法弟子的头往墙上猛撞等等。

    [注一]蹲兵马俑姿势:一条腿蹲,一条腿的大腿和小腿成45度左右,上身直立,一蹲多少天,脚失去了知觉。
    [注二]约束服:就是双手在背后用手铐铐上,再穿上约束服,大小便就在衣内。

    2001年5月26日因公安部要来检查,该所为了应付制造假像。大法弟子们要求面见检查团戳穿这一假像,遭到拒绝。暴徒们把大法弟子们关进一教室,大法弟子们就一起背起了《论语》和《洪吟》,这使邪恶之徒们更加恐慌,叫来吸毒人员将大法弟子们冲散。

    2002年3月份,中共党棍江泽民窜到陕西省西安市,恶警赵小阳炫耀匪首江泽民给该所拨专款80万元人民币迫害大法弟子,让管教们吃住在所里,发高额奖金加大迫害力度;该“束缚衣”是它带一帮人去南方各劳教所“见习”时带回来专门对付法轮功学员的先进刑具。它是用厚塑料制成的衣服,穿上后两只胳膊并放左右两侧不能动,穿上衣服后外面再用布带绑上,衣服长度拖在小腿肚上,行走不便,吃饭、喝水、上厕所都不能动,古今中外从未有过这种刑具。

    这些中共党匪们把所有法轮功学员全部集中在北楼一楼。把法轮功学员分成三个班:宽管,普管,严管,各分一个班。每个班不同对待,并且调集很多警察和普教(恶毒的服劳人员),严密监视所有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汇报赵晓阳和其它恶警,不断的个别谈话,掌控每个人的情况和态度,不断的把敢于站出来说真话的、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关入严管班,或者单独重点迫害。还不间断的搜身,搜查,把每个人带的、抄的经文全部搜走。

    被关入严管班的法轮功学员,都受到严酷迫害。恶警们让包夹用下流话辱骂大法师父和弟子,赵晓阳辱骂大法师父和弟子最欢,警察不许法轮功学员上厕所,憋不住用自己的桶和盆解手,就招来一顿毒打,并把尿强行倒入放着碗筷的盆里,并且把桶踩烂。不让上厕所,法轮功学员们在这种情况下不能吃饭、喝水。因为,只要吃就有排泄,邪恶党匪用这种方法,逼法轮功学员绝食,再以灌食迫害,用各种邪恶的手段,逼其放弃修炼。

    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被用手铐吊在双人床的床架上,每天被强行拖出去,灌浓盐水,灌入浓盐水,又渴又难受,又不准解手。有人给法轮功学员李树连一点卫生纸,被发现后被几个打手拖出去,在厕所里强行扒掉裤子检查。然后是一顿暴打和辱骂。每天在楼道里只能听到恶警“拖出去!”“灌食!”的嚎叫声,法轮功学员被这样从楼道里拖出去灌食迫害,有的法轮功学员还被拖出去铐在院子里的大树上和楼梯上。

    法轮功学员被严管监控,劳教所恶徒每天不停的以最大音量的电视或录音录像设备,播放或念着攻击污蔑大法和师父的恶毒谎言强制洗脑,抵制不听不看的,全被日夜吊铐在窗子的钢筋上脚不挨地不放下来,有的放下后脚肿的不能站,开始是 “面壁”,“开飞机”每个人背后一个打手,不停的“过肘子”用膝盖,胳膊肘,脚踢、踹打。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利用吸大烟的犯罪人员(称为烟民)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编制假经文在劳教所内大肆造谣、迷惑长期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将坚定的大法弟子封闭式的单独隔离,关押在各大队腾出的2-3间办公室和值班室,或者关在南楼的二楼上进行精神与肉体上的长期摧残。有的大法弟子腰椎被打裂;有的弟子头发被揪住往墙上猛撞,头破血流,头发被扯掉;有的大法弟子被几人压住拔掉阴毛;有的大法弟子的前门牙被恶警头给打掉2-3颗。迫害致使有的大法学员生命垂危;有的精神恍惚,小便失禁;有的被打得骨折,门牙被打掉。

    恶警们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炼功,采用手段如:吊大挂:双手上铐,然后,又用一副手铐一头铐在双手铐的中间,一头吊挂在窗户最高处或是其它更高的地方,使人双脚悬空,身体的重量都集中在双手和手铐上,而手铐是越勒越紧的,一下子就勒入人的手腕,肉里去了,致使受刑的人鲜血直流,血肉模糊。

    更残忍的就是把法轮功学员,双手上背铐,反吊在铁架子上,有两米多高,使全身重量都集中在扭到背后的双手胳膊上。这种酷刑使受刑的人大汗淋漓,昏迷、虚脱,身心受到很大摧残。

    劳教所给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饭里下破坏神经中枢的药剂。2003年6、7月份,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强迫大法弟子干与有毒气体接触的活(生产核桃夹子)。大夏天在30平方米的房子里60多人挤在一起,超浓度的有毒气体致使大法弟子杨秀莲、唐金玉、徐惠芳等6人中毒呕吐。

    从2004年9月份起,欲高压强制“转化”大法弟子,将劳教所里坚定的大法弟子全部集中在南楼,每位大法弟子两个恶警昼夜吃住在一起,进行高强度的精神摧残。

    劳教所是中共党棍利益集团用以压榨法轮功牟取不法利益的黑心商品血汗工厂

    号舍的门全上锁不收工是不开的,有参观检查的时候才打开,里边的生活用品摆放整齐给参观者看,谁也不许动用,香皂、牙膏有的已摆了好几年,每遇有人参观,被劳教人员既要加班干活,又要打扫卫生,经常干到天亮。

    劳教所狱警逼着天天加班,经常加通宵。有时遇上边来人检查,不让加班,劳教所把车间的机器搬到牢房干(大部份是做手提袋)用的是劣质胶,刺鼻的毒气熏得人眼泪直流,干完后又搬回车间,有时深夜十二点收工,三、四点又逼起床干活。

    陕西女子劳教所不但迫害法轮功学员挣中共的“转化”奖等等,还奴役法轮功学员榨取血汗钱,搞“经济承包”,加紧盘剥学员劳动力,每天劳动时间从规定的六小时加到二十几个小时,剥夺一切休息时间,干不完活就打骂体罚或加期。有的队加工用毒药拌过的过期葵花种子做食品,使学员中毒头痛,有的加工假蜂蜜等。

    黑心产品还有婴儿尿不湿、纸尿裤、尿片,里边全是黑心卫生纸,最外层是白纱布,大量的假婴幼儿用品从这里流向各批发市场。凌晨收工回号舍里又加工假药,药丸被倒在肮脏的床单上,被一粒粒的分解、包装,然后流向市场。还加工出产“未来”减肥药“纽斯堡”,药丸里边的成份是巴豆粉和着玉米粉。包装工序十几道,还有防伪标志,在布满灰尘的车间手工装瓶,落在尘土中的药丸,叫拣起来装进去,这样的“减肥药”被分别标上五代产品的标签。在这里加工的数量相当巨大,出厂日期都是七、八个月以后,如:三月封口,出厂日期是十月,全部出口销往其他国家。厂家严重偷税漏税,这里每天晚上挣的钱远远高于白天。

    为了弄钱,来所的人只要身体好的,各队长派人在前门抢人,因此还引发了矛盾。劳教所成了那些干警的私人工厂,不要钱的劳动力,随便强制使用,国家的拨款,机器厂房,不担任何风险的无本生意,使他们的贪欲渐大,有匪干还在外边建私人工厂,在里边找解除教养的劳教人员去那里打工,劳教所干警在外购楼房都是集体车接车送的。

    劳教所卫生条件恶劣,强迫劳教人员吃秽污食

    劳教所饭厅靠墙有一条三米多长的洗碗池,上游洗拖把,下游洗碗筷,劳教人员经常闹肚子再被迫自费服用医务室的高价药品。水房长期锁着不让用,这里全大队的劳教人员衣服、被子堆放在一间屋子里,长年不见阳光,不能清洗,衣服被褥臭气熏天。

    二零零三年七月陕西省宣布解除非典的第二天,二大队全体人员绝食抗议劳教所虐待、污辱人格的行为。被劳教人员长期被剥夺睡眠干超体力负荷的奴工,多人体力透支休克,狱警为应付当日早上检查卫生,听说检查的人快来了,号舍不让放饭,派人叫赶快倒掉,只好扔厕所垃圾筐里,下楼时,有人摔跤垃圾倒了一楼梯,被所长谭某等看见,谭某要她们当天中午把这些被垃圾污染的馍每人分一个吃掉。劳教所的警察却捂嘴偷笑。

    狱警贪污、偷盗劳教人员的钱财

    刘芳翠任生活卫生大队长时,贪污现象最为严重,她曾被要求检查,但态度推委敷衍从没查过,餐厅管伙食的警察贪污被劳教人员每月的伙食费、狱警私分被劳教人员的工资,还要劳教人员“配合”在领资单上签字,为敛财将被劳教人员超期关押,劳教所超收电话费,从来不公布被劳教人员的私人帐户,不肖狱警背着劳教人员向家属勒索,不法诈取利益。

    谁怕真相被曝光?

    狱警们为让吸毒人员多干活,就放纵他们抽烟、贩烟,每到接见日,吸毒人员都会过一把毒瘾,劳教所每遇搜查,就有警察提前通气、包庇;在金钱利益的驱使下,劳教所警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疯狂迫害。陕北中学教师张老师,三伏天被恶警长期穿约束衣,不许洗澡,长期隔离,被吸毒人员长期打骂折磨。某次,由于连续疯狂加班,人们撑不住,来了一次大罢工,人们无声的走向铁门口,站成两排,值班狱警软硬兼施,没人听,劳教所怕事情闹大,只好让步,那个月每天晚上十点收工。

    二零零二年三月,江泽民到西安让劳教所大规模迫害法轮功学员,先是送李贞等人去马三家劳教所学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之后就开始强制“转化”。她们在南楼隔七、八间小房间,每房间住两名警察,一名犹大,包夹一名法轮功学员,用各种方式昼夜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三年迫害最严重,当时狱警人手一册白皮书,三十二开,约一百多页,没有书名、印刷厂址、署名和出版方,内容全是教唆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方法。

    二零零五年三月初,陕西省女子劳教所二大队一名年仅21岁的刚大学毕业还未步入社会的纯真、活泼、漂亮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在高压迫害下被逼疯了。长期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恶警有赵晓洋、张卓清、董艳玲、张晓玲、柏晓、张艳、李彩莲、燕妮等。

    宝鸡岐山县法轮功学员刘改仙,三伏天被铐在铁门上,烈日下从早曝晒到晚、不让喝水、上厕所,晚上关小号,把电视机音量调到最大,亮度调到最强光,眼睛距电视机十公分,进行迫害。刘改仙被非法劳教迫害后,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回家两个多月后,于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死,时年五十五岁。

    大荔法轮功学员杨翠侠(四十多岁)被恶警关在十几个吸毒人员的房间迫害,时间不长,就被迫害致无法进食,连水都不能下咽,行动不能自理,送医院说做切片化验,不到中午,她们看人呼吸困难、性命垂危,手续都没办,打电话叫家人接走。

    宝鸡法轮功学员史美玲被拉到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内称“鬼门关”的地方迫害,警察刘薇恐吓她如不转化就把她往死里打,再叫官媒拍照诬陷为自杀。吸毒人员目睹狱警暴打法轮功学员的情形。史美玲二零一零年被女监恶警迫害致死。

    咸阳机场法轮功学员耿燕萍(大学生),从老家兰州上北京证实法被恶徒绑架,非法劳教三年。劳教所期间,她曾在三伏天里被恶警铐在一个不能站也不能蹲的地方六天六夜,长期保持痛苦姿势,恶警王莉还将洗拖把的黑水泼在她的下身,半年后又转逮捕。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陕西省女子劳教所搞文艺演出,早上八点钟在二大队门口,恶警袁圆(音)唆使五、六个吸毒人员将汉中法轮功学员李金凤按在地上拳打脚踢,十一点三十分演出结束,二大队恶警们将李金凤打晕,再用凉水浇醒。那时气温是零下三、四度。

    二零零七年,陕西省女子劳教所裁并一个大队,因许多吸毒犯在地方花钱被纵放,往西安送劳教者渐少,最后,劳教所付款给地方警察向各地公安局要人,公安局就绑架法轮功学员,七、八十多岁的老人也被抓,劳教所将被劳教人员视为无偿劳力天天加班,通宵干活,吸毒人员只要花上五、六万元,狱警就私下放人,花上一万元,就可以当“帮护”,少干活。同年8月,与陕西省女子监狱相邻的陕西省女子劳教所,使用暴力转化大法弟子。

    该单位恶人:
    李彩莲刘俊兰(刘佩兰)王红张小玲(晓玲)裴恒(蘅)张雅刘红禹雁白孝(白笑)谭正林陈斌王瑞芳毕晓红刘绍兰渊源(袁圆)袁军张燕张荣华陈克陈蓓蓓王莉孙明珠梁刚冯静刘思佳李君丽黄璞王娟郭小妮柴志宇吴刚艳梁晓兰郭妮刘芳翠刘薇王文花牛晓霞王红英谢岩宋菊张燕清姚英李桂兰黄燕李丽霞雷小玲张晓琴杨小娟年玉坤粘坤萍王帆(王凡)魏小惠(慧)牛小霞张玉贤恶警赵晓阳(赵小阳)李珍张雪妮任海珍董艳玲(燕玲/延玲)林晓婷(蔺晓婷)张卓青李桎兰皇甫(黄甫)白娜王萍杨某某杨红耿小洁李娜王晓娟陈汉英朱红梅燕妮花玉萍杨红鸽童华惠晓维任汉民

    受害人:
    杨秀莲杜淑敏刘凤梅张洁孙运城刘爱英罗长云李素萍陕西女大法弟子魏欣荣柳谨李淑莲(李树莲)丁小鱼(小余)张丹霞翟贤茹张芸贤(云贤)薛丽君张秀英王淑珍赵碧霞马温静梅红婴刘幼栋王爱莲姜艳李金凤李妮鸽许艺琴魏(卫)彩霞耿艳萍李林霞李贤梅武大群柏汉英秋玲徐桂芳魏欣蓉刘红闫惠芹何长琴蒲会琼卜江红兰翠莲樊水莲蔡金荣刘菊红许兰贞吴大琼梅红英马蕴华贺桂兰刘育文许玉琴蔡书平李芝慧李素荣李恒利蔡素萍(苏萍)王丽婷陕西省大法弟子刘春侠张莲英邹延萍史美玲郭淑芳张霞濮慧琼张玉兰袁海生杨翠侠张晓梅郁慧九名大法弟子范水莲大法弟子王乖彦田拴罗周亚婷张金兰王新莲马金英(马洁)赵家碧(赵佳碧)余勤珍(于勤珍)李小荣柴秀芳阚广英刘丽华马蕴静梁凌云陈贵莲杜淑明高义敏杨秀莲张莲蕊胡春勤梁红仙薛雁谢小芳王国锳李树莲刘改仙薛利君(丽君)杨雪琴张香莲李玲霞赵桂荣李英娥兰兰薛映英徐桂芳杨红芳阚光英李秀芳梁永萍唐金玉徐惠芳徐明侠(徐明霞)王秀文茹红霞刘贵清(桂清)王秀英王国瑛高丽李翠芳张荣华(张荣花)李新惠秦丽洁蔡淑萍王杰王国锳陈春娥马玉华荆自英(荆紫英)赵鹏利陈翠珍金荣曹萍张金兰李宝莲张菁张青(张箐)何秋玲(和秋玲)黄玉芹陈淑莲赵丽李秀珍张娟娟任玉冰许明霞李淑兰陈小红张少华赵秀娥

    迫害类型:
    非法关押威胁/恐吓打骂逼迫放弃信仰洗脑/送洗脑班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陕西宝鸡市渭滨区赵秀娥遭受的迫害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4年12月21日发表)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西安交通大学退休职工王秀英遭受的迫害
    西安市女教师揭露十三年遭迫害经历
    西安市法轮功学员张晓梅被非法劳教
    揭露陕西省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陕西女子劳教所光鲜外表后的罪恶
    陕西省眉县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161214.html#2007-8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指使吸毒犯迫害大法弟子
    王国锳被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劫持迫害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片段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逼疯21岁女大学生
    我亲眼目睹陕西省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陕西户县公安恶警的酷刑:“活老虎凳”和“汽车拖人”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将正常人折磨致精神失常
    陕西女子劳教所赵晓阳、张卓青等恶徒凶残折磨大法弟子
    陕西省136名大法弟子控诉江氏集团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真相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和汉中看守所恶警暴行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野蛮迫害大法弟子

    联系: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 邮编:710016
    地址:西安市方新村北玄武路6号
    电话:(029)6227752
    所长:张卓青
    电话:029-6227741 传真:029-6227761
    所三大队电话:029-86227767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行作“转化”工作的邪恶之徒:赵小阳、刘政委、宋政委、谭所长、张所长、梁刚、毕小平、万科长、李珍、张雪妮、白笑、刘红、韩静、任海珍、杨小娟、张小玲、黄璞、冯香玲、邹小敏、姚英、张艳、王亚娟、张玉芳、王莉、冯某某(名字不详)、任某某(名字不详,任海珍之妹)、胡某某(名字不详)、李彩莲、裴衡、赵序(劳教委)、刘敏、张卓青(所长)等

    恶警名单: 李珍 李彩莲 任海珍 王帆 冯香玲 赵晓阳 魏小慧 年玉坤 杨小娟 黄 璞 张艳 任海香 裴恒 张雪妮 张晓玲 袁军 毕小平 刘红 刘俊兰 白霄 禹艳 张卓青 陈联梅 赵萌雅 梁刚 任新民 王丽 李兰花 韩静 王红 朱针 袁源 潭义林 裴利

    更新日期: 2017年10月10日 11:09: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