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浆水泉劳教所)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济南浆水泉劳教所)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浆水泉劳教所)。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野蛮灌食

    将大法弟子捆绑于死人床上,由人按住其头部,暴徒们用粗胶皮管子狠命的插入其口中,野蛮灌食、灌浓盐水,有的故意不拔除胶皮管子在其胃部来回抽动折磨,恶心、呕吐、窒息使其发出痛苦的惨叫。待胶管从体内拔出,血水、食物、及胃部粘液四处流淌。惨不忍睹。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简介: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浆水泉劳教所)
    ,公检法,省级。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亦称济南浆水泉第一女子劳教所),位于济南市历下区浆水泉路20号。从外面看高楼林立,明亮干净,宽敞、整洁的大院,而实际上却是奴役、迫害人的黑窝。山东省很多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这里,为逼迫她们放弃信仰,劳教所用封闭、洗脑、不让睡觉等手段折磨她们,还迫使她们长时间奴役劳作。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动教养所,俗称浆水泉劳教所,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后,该所开始关押女性法轮功学员。所里在原有四个大队的基础上,又专门成立了第五大队,选派了最阴险毒辣的恶警担任大队长。
    在所长姜丽杭带领下,以王淑贞、孙玉花、赵杰(此三人先后担任一大队大队长)、许瑞菊(二大队大队长)、杨安荣(四大队大队长)、牛学莲(五大队大队长)等恶警为骨干的犯罪团伙,亲自出面或指使劳教人员及犹大,对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在肉体与精神上进行了骇人听闻的残酷迫害。

    (一)肉体折磨
    1、罚坐板。2、罚走正步。3、罚站、罚蹲。4、蚊香烧身。5、倒吊。6、冷冻。7、“五马分身”。8、豁腕放血。9、暴力殴打摧残。10、电棍电。11、关小号(禁闭)。12、野蛮灌食。13、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14、绳子捆绑。15、剥夺睡眠。16、限制上厕所。

    (二)精神摧残
    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该所后,恶警先给法轮功学员洗脑,不行就找犹大来洗脑,一般两个对一个,多时三个、四个围着一个法轮功学员,更甚者六个人黑白倒班几天几夜不让合眼进行迫害。
    每逢有栽赃法轮功的新闻联播、焦点访谈,就提前收工强迫法轮功学员收看,看完后逼迫写“感想”。
    劳教所无理地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亲人探视权。家属一趟趟地跑来,苦苦央求也打动不了恶警的鬼魅心肠。
    法轮功学员被剥夺通信自由。一个人一星期最多只能寄一封信,而且只能往家里寄。写出的信不能封口,寄来的信也是先由恶警检查。没有屈服的法轮功学员既不让写信也收不到信,家人生死不知。

    (三)奴役劳动
    劳教所为了创收挣外汇,多发奖金,体罚法轮功学员,欺上瞒下强迫学员进行超负荷的奴役劳动。劳教所经常联系的活有山东昌邑一家抽纱厂的美丽丝、白带丽,济南工艺美术厂的圣诞产品、济南东港印务的药品包装盒及济南友爱铅笔厂的铅笔和彩色笔、不知厂家的工业花瓶,以及做出口的棉被等。

    劳教所利用这些善良而又廉价的劳动力及不正当手段搜刮来的钱,为自己囤积巨额资金,不但干警们拿着丰厚的奖金、“福利”,两年时间该劳教所利用各种手段索取法轮功学员的钱财,盖起了设施完备,装修一流的一座办公楼、一座接见楼、一座大锅炉房。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这里劫持了进京上访的老年大法弟子。一个屋里关了十二个五十多岁的大法弟子,让一个二十多岁的女流氓犯管着。那个女流氓犯为了尽快的让大法弟子写出三书,天天让她们坐小板凳,一坐就是一天,最少的也要十二小时,恶人用手掐拧女大法弟子的乳房,有的大法弟子乳房被掐拧青一块紫一块的。女流氓犯还威胁家人,勒索钱物,还扬言有劳教所的队长撑着,如果她转化了大法弟子,还给她减刑。

    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之邪恶、毒辣令人发指,世人无法想像。
    一、 超长时间坐板凳。
    二、 对非法轮功人员洗脑,胁迫他们对大法学员犯罪。
    三、摧残性灌食迫害和电棍电击。
    四、不准法轮功学员洗漱。
    五、繁重奴役劳动迫害。
    六、恶警亲自上阵殴打学员。
    七、指使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并以此取乐。
    八、洗脑中心暴力洗脑。
    九、不准大小便是她们惯用的邪招。
    十、恶警们随意给法轮功学员加期。
    十一、克扣学员钱财,粉饰太平,掩盖迫害真相。
    十二、变态的“礼仪规范”。
    十三、强行搜查学员物品,拆看学员信件。
    十四、关禁闭。
    十五、丑化大法学员形像。
    十六、不让学员睡觉。
    十七、看完诽谤大法的电视后每个人必须写“思想汇报”心得体会。
    所长已经不是姜丽杭了,现任所长叫郝道方(男)。姜丽杭从二零零零年十月上台以来就不遗余力的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五年下半年,姜丽杭因为严重心脏病而不得不提前调离所长的岗位,回家后休息了很长时间才勉强到省司法厅上班。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极其残酷,表面看不到迫害的刑具,有的长期在那里工作的个别人也不知道,在五大队就有死人床、布衣袋等残酷刑具。有 的大法弟子被锁在死人床上一个多月,二十多天,最少一个星期。在一、二大队被关押的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大法弟子,这两个大队每年至少有二至三个人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折磨大法弟子遭恶报双目失明,收敛恶行渐复明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一年轻女警,刚毕业分进劳教所时,有好心人告诉她要善待大法弟子,他们都是好人,不然就会有恶报。她没有听,和其他恶警一样打大法弟子,不久她就遭恶报,突然双目失明。此时她想起好心人对她的忠告,恶行收敛后,她的眼睛又渐渐地复明。此事在劳教所内部几乎人人皆知,可是一直以来,此女警的领导、同事、迫害大法弟子的恶徒们依旧不能从此女警的恶报中醒悟,依然狠毒、残酷地对待着在押的大法弟子。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日,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至少还有三百名法轮功学员遭受着警察及警察指使的犯人对她们进行着惨无人性的折磨,下述部份迫害手段:
    强行洗脑:从早到晚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实施精神摧残;
    坐板、罚站:强制长时间坐小板凳、长时间罚站。
    剥夺睡眠:子夜1─2点睡觉,凌晨3─4点遭受体罚。
    限制饮食:每顿饭给一小块馒头吃,给一点点水喝,不长时间法轮功学员就被饿的骨瘦如柴。
    不让如厕:强制不让法轮功学员上厕所,眼睁睁的看着法轮功学员拉尿在裤子里。
    苦役劳动:强迫劳动每天十几个小时,15─16人一条线,量少时必须完成1700─1800个手机套,量大时每天必须完成2000多个手机套,在车间里干不完,就得带回宿舍继续干。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采取封闭式的管理。法轮功学员被分别非法关押在铁皮库(放衣服的地方)、图书室,潮湿、肮脏的厕所(当有人使用时,再把她们转移到别的地方)。

    平时门户紧闭,不允许她们站在窗前向外看,就连上厕所也得通过恶警安排的值班人员的监视安排,除值班人员和恶警之外,没人知道她们被关在哪里。恶警不允许她们给外面打电话,更不准许亲属接见。

    法轮功学员早上五点起床,洗刷完后便开始干活,直到夜里十二点左右才休息,有时加班到半夜一、二点钟,造成睡眠严重不足。由于长期承受着被秘密非法关押和迫害的身心压力,她们的身体健康受到了严重影响。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二大队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施行残酷迫害的同时,恶警们为了赚钱,还强迫大法弟子做奴工,从早上四点钟干到半夜十二点以后,强迫完成所谓的任务,使大法弟子们的精神和身体受到极大的伤害和严重摧残。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多年来一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该劳教所下属六个大队,一个开放队。每一个被劳教的人员,都要经过“严管封闭期”,封闭期间,一点人身自由也没有,言论和行动都要受到严格的管制,特别是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更是受到非人的折磨。包夹人员在精神上凌虐法轮功学员,暴力洗脑、污蔑及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不修炼“保证书”。

    对于抵制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恶警愈发残酷折磨:长期坐板凳,双手放在膝盖上不准动。迫使法轮功学员长期长时间保持困难姿势体罚,不让上厕所,双腿肿得很吓人。一天只给一个半馒头,饿得人心发慌,还逼让他们干活。干活回来,每天晚上都熬夜到十二点,早上四点多就让起床,继续干活,在精神和肉体上折磨法轮功学员。不按他们的要求做,恶警就给延期,延长十天到二十天,还用联动号包夹法轮功学员,不准法轮功学员接触。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及普教人员的基本权利被剥夺。

    二零零九年四、五月份,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就以“甲流”为由停止让家人接见,长时间不让打电话,亲属从外面也打不进来电话。劳教所休息日也不让人休息,改在宿舍里干活,比上车间干活还要累,六十多岁的老人与年轻人一样,劳动定额不减,如果不完成,全班人员都要跟着加班加点,早上四、五点钟就得起床干活,疲劳异常。有的人出现手臂发麻等症状。每天劳动时间都在十多个小时,甚至十五、六个小时以上,多人因劳累过度,出现了高血压、心脏病等病症,长期靠药物维持,有的药费一年高达2000多元,全部自费负担。

    封闭、洗脑、不让睡觉、殴打

    原四大队长代秀锋和副大队长张宏、队长韩建华、队长沈洪广,恶毒诬蔑法轮功,对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首先是封闭她们,即由一名劳教人员每天二十四小时贴身陪着,不让接触任何其他人,然后强迫她们看、写诬蔑法轮功的材料,威逼她们放弃修炼,写所谓的三书(即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如不服从,就减少睡眠,每天只让睡三至四个小时,甚至有的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白天则强迫法轮功学员连续坐在小塑料板凳上不让动,臀部都磨出了水泡,淌水。

    法轮功学员迟凤春拒绝写三书,不配合恶警的无理要求,恶警就指使济南籍的普通劳教人员陈红扇她,更不让她上厕所,致使大小便拉在裤子里面。在大厅里,恶徒往迟凤春的脸上泼水,打她耳光。

    法轮功学员张承兰也不写三书,大队长就指使劳教人员吴雨鑫(音)殴打她,不让她去厕所,大小便拉在屋内,吴雨鑫(音)恶毒的揪起她的头发,摁在地面用她的脸擦洗大便。

    其实这只是济南女子劳教所的冰山一角,望全世界的正义之士关注,伸张正义,主持公道。

    超时的奴役劳作

    更多的是长时间的奴役劳作。劳教所每天逼迫被关押的人工作十四、五个小时,劳教所把劳动产量和劳教天数相挂钩,即劳动产量越多,劳教天数会相应减少。第四大队的大队长王坤和副大队长孔宴霞,为了多拿奖金和往上爬,绞尽了脑汁,让七个班组的人争名次,有的人怕拿不到第一,延期扣分、挨训等,你争我抢的劳作,累的腰酸背疼,手指头磨出血泡,开口子,干时间长了会累,因为生理反应速度稍慢一点,就遭到恶警们的训斥和威胁,就连喝水去厕所都顾不上,所谓的休息日也从未兑现。

    早上去劳动习艺楼干活,就是生产车间,做奥兰皮具,手机套,还得穿树叶编网子,晚上8:20收工,回到监室后还必须定量完成其它的生产任务,如糊“人民银行”的信封,飞机上用的呕吐袋,手机屏保,贴降压灵标签,做手提袋等,每晚干到十一、十二点,如果当晚完不成,第二天早晨四、五点起床继续干。原有的五至十分钟的洗刷时间,被降到三分钟,即使这样,有的劳教人员怕完不成生产定量,遭恶警训斥,连洗刷、上厕所都不敢去,累的全身疼痛。如果有上级来参观检查时,劳教所干警就把活统统的收起来,让人看到的是休闲的样子。

    法轮功学员李华,韩宝鸾因坚持说法轮功好,白天在车间做奴工,冬天夜晚被关在晾衣房里挨冻,只让睡一个小时的觉。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二大队是一个臭名昭著的严管队。那些队长们为了利益,不遗余力的迫害着法轮功学员,她们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所采用的手段都是残忍、无耻的。

    二大队有个姓朱的队长二十六、七岁,个子不高,模样像个狐狸。她直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经常诬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对法轮功学员总是恶言训斥。

    这个姓朱的队长,每个月一到二十八号这天就逼着法轮功学员写月小结,向她们汇报思想,内容必须是怎样接受了“转化”,要和法轮功决裂等等;谁说不会写,她就 逼迫你照她们事先写好的抄。抄完后,再强制你按上手印、签上名字。然后,她们就可以用这样的“转化”成果,到上司那里邀功请赏。她们还强迫法轮功学员写半年总结,年终总结等。谁若不写、不抄,她就采取各种方法进行迫害,强制你到办公室里立正站着,听她训话。有一个法轮功学员不放弃信仰,不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管教们就不让她上厕所,憋了她好些天,后来使这位学员拉了一裤子。

    还有个法轮功学员不放弃信仰,管教们就利用黑社会进来的人迫害她。这个黑社会上的女子叫王倩,二十五岁左右,个子又高又胖,是烟台人。此人对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这位法轮功学员七十多岁了。有一次,王倩就把她的手指塞到两个钢丝床缝间,然后用力推钢丝床挤她的手指,痛的这位法轮功学员难以忍受。

    那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不放弃信仰,队长们就逼迫她们一个姿势的在小方凳上长时间坐着,或者把人关在暗室、厕所、洗澡间等这些又湿又潮的地方,并采取各种手段加重迫害。她们不给法轮功学员饭吃,故意用灌食这种方式折磨人,三九严寒的冬天不给人被子盖等。

    特别在暗室里,劳教所管教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加隐蔽和肆无忌惮。她们唆使一些偷盗打架和卖淫进来的劳教人员不择手段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干了这种坏事的一些社会上的劳教人员,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临走的时候才透露一些消息,并告诉其它法轮功学员一定要小心。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共统治下的黑工厂,与山东各地“六一零”勾结,把一批批的女法轮功学员绑架到这里劳役。二大队的活特别多,一天天的十八九个小时干活。大队长孙娟,三十来岁,专横跋扈,言辞尖刻,动不动就给劳教人员加期。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的奴工产品花样很多,有时多达几十种。
    出口的奴工产品有:穿人工塑料树叶子,有用很刺激味的胶粘的圣诞树,还有儿童坐的玩具动物:鹿、老虎、小马等,都是钢筋做架子,再塞进人造棉花。

    国内的奴工产品更多,主要有:双鹤牌的降压盒上的防伪标签、医用一次性打针消毒用的消毒针、二零一零年中秋节的力诺牌月饼装盒。

    二零一一年,我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淄博市王村),我拒绝劳役,但知道她们加工“宝宝服”和电子传感器,即:往传感器两个腿上粘一种胶,大约有百分之九十的人对此胶过敏,轻的皮肤发痒,起一片一片的小红点;重的一靠近工作场所就浑身发痒,眼皮浮肿,满身满脸都是小红点。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是一个奴工产品生产基地,全所收容劳教人员四、五百人,生产的奴工产品除了长年给山东威海一家渔具厂加工渔轮部件之外,还给青岛一厂家生产塑料篱笆、帘子等。这些产品远销国外,包装上没有中文,据说有的销往泰国、日本。山东朗朗书业利用这些廉价的劳动力组装课本。此外还有包括圣牧牛奶、汇源果汁、一把火冰茶、趵突泉酒、沃牌手机、阿胶等等不胜枚举的包装纸袋,还有医用采血针都在此出品。制作手提纸袋使用的擦除污迹的汽油、稀料,刺鼻刺眼。有个叫付玉红的劳教人员省吃俭用,却必须花钱买很贵的眼药,这类化工原料可能还会导致女人内分泌失调。

    劳教所对人员的控制极其严格,警察声称:不得要死的病别想提前走出劳教所,这个巨大的奴工市场极具诱惑。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每月也公布账目,但他们从来不说劳教人员创造了多少劳动价值,赢得了多少市场利润,有的人体质差的靠速效救心丸维持,每天每日仍要照常出工。

    该单位恶人:
    王素珍王月瑶孙霞马红艳马红娟张宏姜(蒋)丽杭王淑贞孙玉花赵杰许瑞菊杨安荣牛学莲赵燕孙晓红赵英马文娟王xx刘霞曹桂萍胡思娥赵辉王雪戴少华李颖华马红燕刘玉梅张红艳吕风辰史咏梅孙秀英华凡倪冬梅杨炳梅荣凤菊耿筱梅(耿晓梅)官士英孔宴霞(孔艳霞)王云燕(云艳)张洪芬路莹许华宿凤华刘端芹刘守勤孙勋利王XX冯赛田薇王奎彩刘春丽刘玉芹肖英(音)田娥王月绕潘爱华江桂莲刘春红刘芳殷传芳李霞张宏(张红)杨青潘治胜卢伟东侯秀云黄顺年梁学兵张廷林丰帆尚伟民欧阳锦波冯玉珍王晓苇王秀玲冷雪梅段婷婷张蓉芳姜丽杭(立杭)杨平王庆和韩小蓓刘毅郭洪伟王有民王信才何绪芳许丽菊冯××张太芬王芳肖婷婷王燕赵玉梅孙守风刘瑞芬贾晶孙继莲王晓暐卢英波张西香李爱华朱秀芝

    受害人:
    徐桂芹黄玉萍张秋云伊(尹)淑玲戚桂玲刘京美(景美)李建美彭桂香赵继华(赵季华)刘桂敏夏黎静山东大法弟子王翠芳岳丽华骆秀芳郝秀云刘品杰刘瑞秋张志刚唐淑英周继红程碧陈玉花刘红新王红蔡永淑崔桂芬李秀娥韩艾美卢丽华常麓璐刘长静刘凤厚王在凤安彦田莉莉刘丽杰孟祥兰方秀贞朱文兰刘凤英田莉萨战硕秀卞德英殷庆喜李桂华段家芝邓良存张荣秋宫瑞娟杨成梅杨玉荣朱丽新张衍渊鲁秀峰郭兴萍张福香贾全美杨文华李秀芸孟月景刘桂梅董爱君(爱军)山东大法弟子刘孝荣(刘晓荣)刘永春李文莉(丽)苗培华梁芳徐莲云安连玉苗丕华王法凤皮秀英张翠花(翠华)张承兰何冒芬安德华周永花李桂军唐秀莲迟逢春(池凤春)陈洪慧(红辉)李苏平杨青爱张邦云徐洪霞雷虹于莲春王相英杜以凤张莲桂王炎李小平(小萍)刘乃芝黄玉萍纪广丽李晓萍潘继清王延英闵惠荣(闵慧荣)张绩梅(张吉梅)山东大法弟子小萌的母亲邵月芳惠增花李光王小琳范奎芳李光(李梦婷)孙明香侯春梅韩爱雯侯延香曲海珍陈小晴张淑平鲁兴荣段现芹刘宗美张秀云吕君詹丽华小霞黄敏张帮云孙红娥李福兰(李弗兰)李红芹张雪梅王岩李健美王翠芳王相英刘伟华周敏王秀荣山东省大法学员孙崇祯(孙崇臻)赵季华许俊风王琪彩常丽君涂福红孙会君(慧君)谢爱英周迎春王秀平林玉清朱秀林薛运爱张纪梅(继梅)田丽莎张春香午继玲杜爱玲伊淑玲刘红胡春梅李淑芹张桂清刘本英王庆兰赵敏陈霞(阴吉霞)张富新曹红琴张兰芳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迫害致精神失常;

    迫害类型:
    逼迫放弃信仰长时间吊拷不准上厕所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高强度超负荷劳动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二零一八年一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
    十二次被绑架、拘禁-齐鲁石化工程师控告江泽民
    残疾人被劳教判刑折磨-山东退休女工控告江泽民
    山东泰安张雪梅自述遭迫害经历
    泉城风雨十六年(2)
    出冤狱一年多-山东女教师又面临非法起诉
    酷刑-竹条抽、钢筋打、吊铐、电击、跺脚……
    亲历中共劳教所的奴工迫害
    中共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的奴工迫害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8月13日发表)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的奴役劳动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3月6日发表)
    山东省女子第一劳教所恶警惧怕真相电话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5
    曝光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恶警王月瑶
    我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经历的迫害
    青岛高级工程师冉玲遭受身心摧残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奴役法轮功学员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二大队恶行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的恶行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奴役折磨法轮功学员
    曝光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最新信息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透明管理”的谎言
    山东省第一女子和男子劳教所的歹毒行径
    山东潍坊大法弟子王红霞遭劳教迫害离世(图)
    我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的遭遇
    曝光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王红霞遭山东第二劳教所摧残(图)
    两妇女被劫持在山东劳教所 家人不得见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残忍迫害大法弟子
    揭露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山东省浆水泉劳教所奴役折磨大法弟子
    山东沂南刘延梅惨遭折磨一年 劳教所拒亲人探视
    曝光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恶警
    大法弟子许纪玲被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折磨致疯
    揭露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奴役大法学员
    张福香揭露迫害 莱芜市莱城区恶人报复
    我所目睹的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罪行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残害大法弟子(图)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残酷迫害善良 其罪滔天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图示(图)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事实补充
    折磨大法弟子遭恶报双目失明,收敛恶行渐复明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暴行录:豁腕放血 注射有害药物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恶警王淑贞的犯罪记录
    济南女子劳教所奴役大法弟子挣外汇
    山东泰安大法弟子徐桂芹被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致死(图)

    联系: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位于在济南市浆水泉路20号,济南武警医院南300米左右。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浆水泉路26号,邮编:250014。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恶警名单:
    所长郝道方,副所长侯秀云,牛学莲
    政委杨青,副政委潘治胜
    纪委书记卢伟东
    教育科长刘瑞芹,政工办公室主任许丽菊,生产科长冯××
    管理科长田薇
    一大队名单:
    大队长:孙娟,教导员杨晓琳,副大队长孙群丽(专管学习转化),副大队长耿□梅(专管生产劳动)
    队长:李玉,李敏,张洪芬,肖英,梁巧玲,史咏梅,刘建慧,李妮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浆水泉路20号
    现任所长 郝道方(男)
    原任所长:姜丽杭、刘玉兰、侯秀云,电话:0531-88931747
    五队:王淑贞、马红娟、马文燕、孙霞、张宏、王月瑶,
    二队:牛学莲,电话:0531-83732068
    住所检查处处长:吴萍,电话:0531-88519942

    恶警名单:
    刘瑞芹、孙群丽、孔宴霞、官士英、王云燕、张洪芬、路莹、许华

    更新日期: 2018年2月5日 17:03: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