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周林

    简介:
    周林
    (Zhou,Lin),男 ,年龄未知,

    四川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任期自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四年。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七日,法轮功学员杨兴秀在丙海坝开法会,被向金发、廖洪彬、杨梓华、周林、柴发祥,劫持到政保科二楼,非法关押两天一晚。

    陈正芝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一月三次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遭非法绑架,被遣送回米易看守所。在看守所,陈正芝一个人被长期关在黑屋,被恶警强行洗脑、打骂、戴手铐、罚站、顶墙、吊铐等酷刑迫害。政保科向金发、周林、廖红兵等恶警以“只要听共产党的,不炼法轮功,马上放回家”相诱惑,否则“如果继续炼法轮功,就送去劳改,长期坐牢”相威胁。不断的给陈正芝施压。

    一九九九年阴历九月十七日,廖远富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在丙海坝交流修炼心得体会,被撒莲乡党委书记何福祥阻止、举报。不法人员向金发、杨梓华、周林、廖红彬、柴发祥(遭恶报已死)等将几十个大法弟子绑架到政保科二楼会议室。当晚天气特别冷,大法弟子们只穿一件衬衣,恶警柴发祥故意将会议室的门窗全部打开,使学员被冻了一夜。第二天学员们被送到戒毒所拘留7天。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日,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丙海坝一功友家学法交流,公安局的向金发、杨梓华、周林、廖红兵、柴发祥、李雪松和丙谷派出所的警察赶往丙海坝将参加学法的法轮功学员全部绑架,26个男女老少关在政保科二楼会议室。11月的冷天,政保科警察周林几次从朱昭杰的头上泼冷水。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大法弟子刘长会在米易县撒莲丙海村一同修家集体学法,被撒莲乡党委书记何福祥阻止并举报,被周林和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廖红彬等恶警绑架到公安局会议室,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夜。

    二零零零年一月,王元品、周盛会、刘长会、李银奇、李正菊、张正焕、张红英、阕发秀、阕发芝等法轮功学员相继到北京上访,遭警察的绑架、毒打。回米易被公安局拘留洗脑迫害一个月,被勒索罚款每人二百元,伙食费一百五十元。参与迫害的有:向金发、柴发祥、周林(政保科成员)、吴学明(看守所长,现已退休)、朱成龙(看守所副所长、现任所长)等人。

    二零零零年一月底,王元品再次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遭警察绑架,关押在攀驻京办五天五夜。冰天雪地的环境只准穿一件内衣内裤,每天只给一顿饭吃,遭向金发等人非法搜身,抢走现金五百五十元,说回米易后再算帐,回米易以后提都没有提此事,就将这五百五十元钱侵占了。王元品被米易公安局刑大谢队长押回米易,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二月二日至三月二日)。关押期间被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戴手铐等迫害,又被政保科勒索现金三百五十元。

    二零零零年二月,范胜美再次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被北京的警察绑架,米易的不法人员曾衡和白廷飞把他们挟持到攀枝花驻京办非法监禁7天。期间,俩恶人辱骂他们,拳打脚踢打他们,驻京办恶人还把他们身上的钱全部抢光,范胜美被抢了二百五十元钱。在这七天中,不法人员只给了他们三顿饭吃。把他们二十一个男女法轮功学员混关在一间屋里,屋里什么都没有,只能席地而坐,还强迫他们必须每人每天交50元的住宿费。米易政保科廖红兵、周林等人把他们押回,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每人被政保科罚款200元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一日,高龙玉(垭口学校教师)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在天安门被便衣盘问。每个人都被搜身,连内衣内裤全都搜遍,高龙玉身上的三百七十元现金被搜走。高龙玉被挟持回米易,送看守所关押28天。其间遭到政保科向金发、周林、廖红兵等的非法审讯。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二日罗世美到北京上访,被北京公安局警察绑架,关押一天,又送攀枝花驻京办事处,遭到搜身,搜走罗世美身上所带的现金350.75元,被关禁闭两天两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五月十八日从北京挟持回米易,丙谷派出所不知姓名的警察及米易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周林、柴发祥到罗世美家中抄家,将罗世美关押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丙谷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庄德林家开法会,丙谷乡政府邓定银、舒洪武等十多人来到这个功友家,不准法轮功学员离开,邓定银立即打电话给政保科,公安局长梁晋川及政保科的周林、杨梓华、向金发等把这些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政保科,政保科恶警把他们绑在二楼的栏杆上,铐了一晚。

    这天被抓走的法轮功学员有:王元品、廖国美、曾平兰、曾建军、罗江平、曾世华、李坤后、李银奇、王美、李会明、白朝霞、范跃海、周盛会、宋君、庄德林、张正焕、张洪英、张家荣等,全部被关押在看守所。政保科在非法审讯法轮功学员时,采用刑讯逼供,酷刑折磨。向金发、柴发祥等人用钢筋条暴打李银奇,李银奇被打的遍体鳞伤。杨梓华、周林强迫王元品蹲马步,杨梓华用脚猛踩王元品的脚趾头。余友琼被非法关押一个月,遭到向金发、柴发祥、周林、吴健刚、吴学民等恶警的辱骂、毒打、戴手铐、顶墙、洗脑。在看守所,马玲遭到非法审讯,一个不知名的国安人员说“你们受骗了”,马玲说了一句“其实你们才是受骗的”,他走上来猛打了马玲两个耳光,顿时鼻孔被打的鲜血直流,鲜血沾在地上、凳子上、桌子上。审讯结束后,恶警叫马玲把地上、桌子上和凳子上的血迹擦干净。在看守所马玲遭到恶警林海、赫某、刘启朝、周林、廖红兵等罚顶墙、戴手铐,被刑事犯监控。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政保科的向金发、周林等人以排查真相标语大张贴为由从家中将范胜美强行绑架到政保科,用手铐把范胜美铐在走廊的栏杆上两天两夜,不让吃饭、不准睡觉,采用刑讯逼供等手段,没有得到他们所要的东西,在政保科会议室向金发、周林等强制范胜美等人脱掉外套衣服,大冬天把电风扇对准他们吹风,把他们冻得发抖,他们发出冷酷的狂笑。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何明珍散发真相传单,被公安局周林,向金发,柴发祥,廖红兵于2001年正月十六绑架到米易公安局铐在公安局楼道栏杆上,站不直,坐不下,一直处于弯腰状态。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当天正下着雨,吹着北风,天气很冷,警察们穿着棉大衣还嫌冷,他们却将法轮功学员铐在楼道风口上挨冻,冷的身体发抖,恶警还取笑他们。何明珍等人被政保科恶警铐在楼道上一个星期,向金发等逼迫家人交了200元罚款才放何明珍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晚杨文会和女儿在米易县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其后遭米易公安迫害离家出走,此后与家 人失去联系。随后米易警察在政保科长向金发及帮凶周林等恶人带领下,多次到她家骚扰,使其丈夫也不得安宁,并且花费大量人力、财力、四处暗中搜捕。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高胜元发真相资料,向金发、杨梓华、周林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闯入高胜元家,将其挟持到垭口乡政府。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柴发祥等人以张军参与全县张贴真相资料为由,将其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又被挟持到攀莲镇洗脑班。由于恶人举报,政保科向金发、周林、杨梓华等人把张军抓回米易关进看守所,被他们用暴打,电刑,抱树、单手上吊等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晚公安局政保科的杨梓华、周林、柴发祥、饶显文等六人以张远林参与张贴真相标语为由,闯入张远林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将其绑架到县公安局用手铐铐在二楼走廊的铁栏杆上,之后,柴发祥、饶显文把张远林吊在铁窗上,只有脚尖触地,不准吃饭、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遭到恶警的拳打脚踢、刑讯逼供。可是恶警还不放过她,周林又把张远林铐在铁窗上,痛昏死过去。张远林被向金发、周林、柴发祥、饶显文他们迫害了七天,只给吃了3餐饭。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关押进看守所的单间,每天由杨梓华、周林等人非法提审,提审过程也是遭到毒打的过程。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米易县610和政保科的柴发祥和周林等五人非法闯入张远会家,抄走大法书籍和经文,以张远会参与张贴大法真相资料为由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楼上。政保科科长向金发、周林,看守所的朱成龙等人将张远会的双手用手铐吊铐在栏杆上。不让睡觉、不让喝水、不让吃饭。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新河乡政府的人和米易县政保科的杨梓华、张亮勇等人以张富友张贴真相资料为由,绑架到政保科,在看守所多次被向金发、杨梓华、张亮勇、饶显文、周林等人严刑逼供。后来家人被逼拿出一千元作保释金才将张富友放了。当时张富友被绑架时他骑的摩托车被政保科扣押了,张富友去要车时政保科恶警周林向张富友要了五百元现金,没有任何手续,科长向金发解释说,这五百元是他们的跑路费。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大张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被恶警柴发祥、陈显顺、蒋启兵、杨梓华、周林等把杨兴春从家里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楼上,铐在走廊上冷了两天两晚,不许睡觉。把杨兴春关进看守所,关了九个月。

    二零零零年冬月被米易公安局和乡政府恶人绑架到米易公安局迫害一天。第二次(具体时间记不清)又被绑架到米易公安局迫害二天,被抢走炼功带和录音机。这次参与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有:米易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司法局、人武部、丙谷镇、丙谷派出所及杨梓华、周林、李雪松、徐兴、李兴武、周朝坤、丙谷镇杨武银等。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大法弟子王明珍正在地里干活,杨梓华、周林、李雪松等四名警察从地里绑架走,并非法抄了家。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六日,蔡会莲在地里摘豌豆,被挂榜乡的郭祥、王应忠和米易政保科的柴发祥、尹刚等人以蔡会莲散发大法真相资料为由,将其绑架到米易县政保科会议室,审问时,恶警采用刑讯逼供,杨梓华打蔡会莲耳光,用脚踢蔡会莲,杨梓华、周林、柴发祥罚蔡会莲顶墙11个小时。

    二零零一年一月,政保科向金发和周林以江从猛贴真相标语为由,将其绑架到米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七个月之久。

    二零零一年二月六日政保科的杨梓华、周林、柴发祥、镇政府的白廷飞等人以罗江平发真相资料为由,将其从家中强行绑架到公安局,恶警亢伟、柴发祥等用两副手铐,一只手一副把罗江平铐在窗子上,脚尖触地,边打边审问,追查真相资料的来源。

    二零零一年三月,大法弟子马玲因发真相资料,政保科的向金发、周林伙同撒莲乡政府的不法人员威胁恐吓逼迫家人交二百元罚款。

    二零零一年三月的一个晚上约十点钟,乡政府的严文达带领五人以熊道美发真相资料为由,闯入熊道美家非法抄家,次日,县公安局的周林、饶显文等4人再一次进行抄家,抄走了熊道美的大法书、炼功带等物品。被挟持到乡政府非法审讯。

    二零零一年三月四日,米易县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周林、柴发祥和草场乡治安室周超等人闯入大法弟子刘本洪家进行抄家,抄走了大法书,被勒索罚款一千元。刘本洪被它们绑架到县公安局,双手用手铐铐住吊在二楼的走道上,不准喝水、不准睡觉二十多个小时。后关押在米易看守所受尽折磨。由于不转化,在看守所被注射不明药物,经常头晕、呕吐,神志不清。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七日,杨兴秀在家中,问你还在炼没有,如果说在炼,他们就说到政保科说几句,被米易政保科的向金发、周林、李协松、杨梓华等劫持到公安局政保科楼道用手铐铐在栏杆上(只能脚尖触地)三天两夜,天气很冷,不准上厕所,不给水喝,不给饭吃,三月三十日被勒索二百元后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九月,杨兴春在楠木寺劳教时,大儿子因张贴真相流离失所,周林和其他恶警每天轮流的每天到杨兴春家追问大儿子的下落,一天晚上他们将杨兴春家包围起来把大铁门撞烂了进屋抄家。

    二零零一年左右,向金发、周林中午到家非法抄家,当时杨兴秀不在家,丈夫在家,抢走了《大圆满法》和师父法像,现金一千元(至今未还)。黑了又来,周林、杨梓华、向金发及开车司机刘兴云,强行将杨兴秀劫持到政保科二楼,铐在二楼的走廊的栏杆上,铐了一夜,第二天劫持到看守所(戒毒所,看守所里有两个小园,第一排是戒毒所),杨兴秀因为炼功被指导员刘启朝戴脚镣、手铐,戴了一个星期。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下午东区派出所恶警张户籍等人强行抄家──将黄世蓉的十二本手抄的法轮大法书籍抢走,并以此为借口非法将其关押十五天,而后转至盐边新县城看守所遭到东区恶警周林(男)、田萍(女)刑讯逼供、体罚、吊打。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晚,米易县法轮功学员大面积的张贴真相资料,他们在城区张贴,被巡逻的联防队发现,他们没有追上他,警察在全县抓他,刘坤武被迫流离失所,刘坤武被迫跑到一个偏远山区打工谋生。这样过了一年多的时间,他来到会理县的一个资料点上,过了二十多天,资料点被警察发现,资料点的同修被抓,两警察在资料点上蹲坑,他从外面走进屋里,其中一警察是周林,认出了他,他们扑上来把他抱住,按倒在地,打电话通知其他的警察上来,有杨梓华等,他们用绳子把他的手捆上,杨梓华用手使劲拧他腿上的肌肉,还说痛不痛。过后,刘坤武被他们关到会理县看守所,他们把他的手铐起来,又把手铐固定在床的桩子上,吃饭都得别人喂。两天后他被送到米易县看守所,一次他炼功被警察看到后,把他铐上手铐、脚镣,脚镣上还拖一个很重的铁砣,十多天才解开。

    二零零二年二月六日晚,杨兴春去草场贴真相传单,恶警饶显文、杨梓华、周林、田万军、蒋启兵、向金发等许多人把杨兴春绑架到派出所,用手铐反铐起。冷了一晚上,第二天送到看守所关了一个月,罚款三百五十元。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六十四岁的辜兴芝在米易县贴真相传单被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遭到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人的毒打,后被送到米易看守所。因绝食抵制迫害,被米易看守所警察灌食一个月。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五日阙发秀被米易的警察杨梓华、周林、柴发祥等将她双手吊起,打头部,脚套上脚镣。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日向金发非法审问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熊学才后,继续铐在楼道的铁栏杆上,下午四点才放人。放人时向家属(女儿)勒索现金二百元。参与绑架的是米易公安局政保科人员周林、李雪松、杨梓华等人(当时身穿便衣),还有垭口乡的严文达。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一日,大法弟子陈启荣被丙谷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米易看守所。第二天,周林与恶警刘兴明等四人把陈启荣押到现场取证,陈启荣在街上给围观者讲被迫害真相,被他用力一脚踩倒在地上,十多分钟后才爬起来。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政保科的向金发、周林、柴发祥等恶警非法闯入普威乡法轮功学员张凤伦家抄家,并将张凤伦绑架到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被关押期间,恶警指使犯人对张凤伦进行包夹,向金发、柴发祥多次提审,遭到他们的辱骂、罚站。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四日,高龙英被公安局政保科柴发祥、周林等恶警绑架,关押在米易看守所,其间,多次遭到杨梓华、廖红兵等恶警的刑讯逼供,被连续吊拷六个小时,戴手铐十八天;然后被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二年农历七月十四日由米易国保的周林、杨梓华、李雪松、郭强,原沙坝乡副乡长王学林,还有一个乡上的是女的不知姓名等六人对杨文才家进行非法抄家,没有找到东西,并说过几天还要找。农历七月二十七日,杨文才被杨梓华、周林等绑架到米易公安局看守所迫害。杨文才先被绑架到乡政府(原属沙坝乡),双手反背抱铐在一棵树脚,后来劫持到米易公安局铐在楼道的窗子钢筋上。先来两个年轻警察问他法轮功好不好,杨文才说好,能祛病健身,他们走了。后来周林和另一个警察来了,周林说杨文才在车上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将杨文才吊铐在窗子钢筋上,只能脚尖着地,几个小时,不给饭吃、不许睡觉、不让上厕所、不准与法轮功学员说话。

    二零零二年九月,政保科周林、柴发祥等人将撒莲法轮功学员廖国美从其大姐家绑架,被押回廖国美家非法抄家,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讲法带、炼功带等私人物品。然后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二年九月五日政保科的周林等人将郭大顺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十七天,逼迫家里交罚款二百元和三百六十元的生活费后才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晚,恶警周林等对大法弟子张翼和功友的住所进行非法抄家,并抢走张翼和功友身上的所有现金、手机、呼机等个人物品(其中首饰和现金二千多元),张翼双手被恶警反铐在背上近两个小时,当夜与另两位功友被关押到米易县看守所。 第二天,周林在非法审讯时,打张翼耳光。下午,张翼和功友被米易县政保科警察秘密押到攀枝花市盐边县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王明珍被政保科的杨梓华、周林等拷打审问。王明珍被用手铐铐住,脚踢、打耳光,整整五天五夜,不准睡觉。被送米易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杨梓华、周林、李雪松、饶显文等轮番的提审逼供,毒打。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五日,米易在会理数据点被破坏,法轮功学员阙发秀、朱明春、郭光秀、刘坤伍、胡兴玉、张军等人被会理县公安局恶警和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杨梓华、李雪松、周林、柴发祥、陶刚、饶显文、徐兴、小赵等人绑架,挟持到会理县派出所关押二天,两天两夜不给他们水喝、不给饭吃。在会理派出所,阙发秀被会理的恶警和米易政保科的杨梓华、周林、柴发祥等将她双手吊起,打头部,阙发秀被打昏过去。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押回米易,恶警们将年近八十岁的胡兴玉老人都不放过,非法抓捕时,周林、小赵,把胡兴玉反捆起,劫持在会理派出所非法关了两天两夜不给饭吃。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三日上午九点半左右,米易县政保科的杨梓华、周林、饶显文和丙谷派出所的六人共九人闯入熊道美家,进屋就翻箱倒柜大搜查,随即将熊道美绑架到丙谷派出所进行了几天几夜车轮似的审讯,晚上不准睡觉。

    二零零四年三月,政保科科长杨梓华、周林(成员)及撒莲镇的夫成龙到王品元家骚扰,质问为什么不到派出所报到。

    二零零四年四月六日下午,攀枝花市东区国安大队长王志丹和周林伙同十三名警察(九男四女)到罗亨祥家入室抢劫,抢走大法师父的照片三张、《转法轮》三本、法轮功真相资料--光盘、磁带、不干胶、明慧周刊及各类真相传单等。随后罗亨祥(七十二岁)和妻子高朝群被绑架到市东区国安大队强行照相,非法提讯。

    二零零四年九月六日,米易县国安大队杨梓华、林丙谷镇的张某某和丙谷派出所四、五个不法之徒去抄杨兴秀的家,还把她叫去丙谷派出所。九月八日他们把杨兴秀的手铐在后背上,一直吊到晚上十点多,把人都吊昏了,周林扯杨兴秀的耳朵。

    九月九日,杨兴秀被送上米易看守所,上午十点周林审杨兴秀,周林不相信她说的,就用脚踢,用拳头打,把杨兴秀当时就打昏了。

    二零零四年十月,垭口法轮功学员高胜元将自己遭受迫害的事实及要求惩治恶人的诉状交到米易县检察院,检察院不但不受理,高胜元反而遭到绑架关押。国保大队警察周林、李雪松和垭口镇治安员宋洪剑将高胜元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九天,罚款二百元。

    二零零五年二月一日,米易县公安局国保恶警徐兴和派出所的杨斌、冷杰、李小刚,村支书徐建、黄光顺等十几人非法闯入郑尚碧家抄家,把郑尚碧绑架到丙谷派出所,铐了一晚,第二天(二月二日)恶警将郑尚碧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一个月满后,国保大队的杨梓华、李雪松、周林把郑尚碧押回家,并向郑尚碧的家人勒索了二百元钱(说是罚款)。

    二零零五年八月,米易县国保大队的周林、杨梓华,闯入杨兴秀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资料等私人物品,抢走现金一千元。把杨兴秀绑架到丙谷派出所关了六天,在县公安局关了三天。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二日下午,垭口治安员宋洪剑带领政保科的周林、李雪松等人闯入法轮功学员高胜元家抄家,抢走高胜元的大法书和真相资料。高胜元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遭到李雪松、徐兴、周林的非法审讯,恶警诽谤大法,高胜元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无言以答。高胜元非法关押三十天,罚款二百元。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四日上午九点多钟,米易国保杨梓华、李雪松、周林等恶警闯到将郑尚碧家,郑尚碧夫妇正在外面农田帮人种菜,家里没有人,大门是锁上的,恶徒们将门锁撬开、门砸烂,破门而入实施抢劫抄家,又砸烂了书桌和柜子,毁坏了师父法像,窃走了郑尚碧的放像机、录音机、大法书、讲法录音带、讲法录像带、教功录像带、炼功带、法轮图、一口木箱、手提灯、现金三百五十元(郑尚碧准备还债的)。郑尚碧儿媳妇手提包里的八十元也被抢走。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四日,杨梓华、向金发、李学松、周林、徐兴、秦德才、杨斌、冷杰、李小刚等多名男女警察、三十多名联防队打手、丙谷镇的书记、镇长、妇女主任、小河村支书徐建一百多人到郭会彬家抄家,把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反绑双手关押在院坝中,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电视机一台、放象机一台、大小录音机三台、音响一部。

    随即将郭会彬、冯时芬、周英三名大法弟子押到米易看守所非法拘留二十九天,其余三十二名被非法押到头碾乡政府关押,强迫洗脑,逼迫学员写保证,交罚款,才放人。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四日付德元、杨发清、董启超、李丙分、雷廷英参加集体学法,被米易公安局六一零、国保、丙谷派出所及丙谷镇的杨梓华、李雪松、周林、李兴武、卢梅、黄亮辉等恶人绑架到米易公安局迫害四天,勒索现金五十元才放回家。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四日,国保恶警周林将米易粮食局退休职工江益兰绑架在米易看守所关押十四天、勒索现金一千元,被关押期间受到残酷的精神和肉体摧残。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张正焕、张远林、张远会、陈珠玉在张正焕家学法,杨梓华、周林、李雪松、徐兴等恶警绑架了张正焕等四名法轮功学员,抢走了张正焕的二台录音机和大法书籍,被关押在米易看守所。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周林、李雪松和攀枝花国安等八、九个恶警到大法弟子阙清波家抄家,将他的存摺一张是一万八千多,一张是两万多元抄走。抄走他用来做生意的两台电脑。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米易县法轮功学员张红英、张家霜、吕涛在米易小得石讲真相被绑架,张红英遭到毒打,吕涛被警察悬吊在窗子上。她们被警察用麻袋装上车绑架至米易看守所。在非法审问期间,米易国保大队杨梓华、周林等伙同攀枝花市国保把张红英铐在院子里冻了一晚,又将张红英和吕涛俩人对铐合抱一棵树冻了一晚上。三人均遭到毒打、非法抄家,她们的家属也受到牵连遭到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杨梓华、周林、李雪松、刘兴云,派出所所长崔龙金等,周林进门就打高龙英耳光,抄完家将高龙英带走。下午四点多他们将高龙英绑架到城关派出所,叫高龙英说把机子放在哪儿,高龙英不回答,周林、杨梓华、李雪松和打手恶警轮番逼问。

    高龙英被吊在窗子上,高龙英的脚不落地吊了半小时,她喊‘法轮大法好’,恶人把高龙英脱下来的衣服塞在她的嘴上,把高龙英放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又开始逼问。周林问不出来,就开始打她脸,高龙英还是什么也不说。这时高龙英就大声喊师父求救,邪恶之徒才把高龙英放下来,看其的手真是断了,才把其送去医院照片,医生说必须做手术,但要等第二天才做。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四川米易县张洪英、张家霜、吕涛等三位大法弟子被国安人员转押到米易看守所。在转押过程中,周林等国安人员用黑塑料袋将她们的头套住,像运货物一样运到米易火车站附近的一个秘密黑窝,逼她们说出资料的来源。把张洪英铐在院子里冻了一夜,又把张洪英和吕涛合抱一棵大树铐在一起,冻了一夜。那是十一月的冬天,天又冷又干燥,她们口又渴却不给一口水喝,后又被押到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杨梓华、李雪松、周林、徐欣把她们从早上九点一直吊到晚上睡觉的时候,连续吊了四天,手都被吊爪了,(周林还扳了好久才扳直,)抓住她们的头发往墙上撞。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米易国安通知高龙英到国保大队问话,遭到国保警察的非法关押,攀枝花国安和米易国安杨梓华、周林将高龙英吊在米易县攀莲镇派出所的窗户上,脚不沾地,高龙英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把高龙英放下来用衣服衣服塞住她的嘴;恶警又准备吊她的时候,高龙英双手抱在胸前,攀枝花一个国安人员和米易杨梓华就来扳她的手臂,杨梓华一下子就将她的手臂扳成粉碎性骨折,十一月六日被送到米易县中医院、缝了十几针,还专门找了四个闲杂人员看着她,不准她离开。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日,国保大队周林、徐兴等人将攀莲镇法轮功学员赵铁梅、李富琼、刘天云绑架到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三人都被国保大队罚款,其中赵铁梅八百元、李富琼三百元、刘天云二百元。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二日,攀枝花国安和米易国安周林及米易县城北居委会罗X等6人到吕涛的父亲吕显贵(65岁)家,因其拒绝开门,这伙人就翻阳台,并用小刀割开纱窗强行翻进屋,把吕显贵用塑料袋套住头绑架到米易县火车站附近的一个黑窝内,用手铐将他铐在凳子上一夜,逼问电脑、打印机在哪里?老人说出了放电脑和打印机的地方,这伙人非法抄走了两台笔记本电脑和一台打印机及其他相关财产后才放了他。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国保大队恶警周林将法轮功学员江益兰(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被非法抓捕的吕涛的母亲)哄骗去公安局,在国保办公室周林就开始用刑(用电风扇吹冷风冻江益兰,给江益兰戴上手铐拖来拖去,妄图在江益兰口中找到吕涛的所谓“罪证”。

    二零零七年三月五日,吕涛的哥哥吕波和嫂子乔菊月到米易县检察院询问吕涛被非法起诉的情况,在检察院碰到周林,被周林伙同杨梓华、徐兴将吕波按在地上强行戴上手铐,将他们二人强行绑架到米易县攀莲镇派出所进行非法审讯。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至十二日,米易县公安局策划绑架了县区内大法弟子王健、高龙玉、江益兰、彭开菊、余兰、肖友、胡光仙、熊泽富等十余人,非法抄走了大法弟子家中的大法书籍等物品。

    在国保大队,周林、徐兴两个人一起用拳头打肖有的耳门和脸,然后一个人用烟头烙脸和后脑勺,一个人用烟头熏肖有的鼻子。周林提水从肖有的头浇下来,接着打开电风扇对着他吹(当时天下着雨,本来就冷),从半夜两点多一直折磨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多。之后,肖有被转到米易看守所。

    参与绑架的警察:米易县国保大队李雪松、杨梓华、周林、徐兴,米易县白马镇派出所周飞、刘兴云、龚其兵、王应忠、白廷飞等。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一日晚上十点左右,米易国保大队恶人杨梓华、周林、李雪松、徐兴等伙同攀莲镇民兵陈有军闯入大法弟子胡光仙家,翻箱倒柜非法抄家,抢走了胡光仙做生意的四千九百五十八元钱,还有大法书籍,师父的法像,录音机一台,mp3一个,还强行将胡光仙绑架到派出所。

    当天晚上,将胡光仙转到米易看守所,站了一晚上,还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八天。出来时,非法罚款六百元现金。被他们抢去的钱,出来时,还了四千三百五十八元,其余物品没有归还。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六日,大法弟子张家兵到丙谷派出所去要五月十日非法抄家时抄走的四百七十一元钱、手机四个、mp3、mp4、三至四个电筒、一把菜刀,和大法书籍,被丙谷派出所指导员吴建刚非法扣押。等到杨梓华、周林、徐兴、李雪松到了之后,张家兵双手戴上手铐被带到一间屋非法审问,徐兴用拳脚打张家兵脸和头。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三日上午,米易国保恶警周林、李雪松,白马镇人员王美容等及小街派出所一共十多人非法闯入王国琼家抄家,抢走大法书、师父法像、大法光盘、炼功带等物品。把王国琼绑架到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天,八月二十三日才回家。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七日,张琼英被政保科的杨梓华、李雪松、周林、徐兴及丙谷镇、丙谷派出所的恶人绑架到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28天。被恶人抢走电视机1台、光驱1台、大法书多本、电视接收锅盖1套、接收机1台,被杨梓华、李雪松罚款五百元。后来还了电视机和光驱。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一日上午,大法弟子黎成中被周林和丙谷乡政府不法人员非法抄家并绑架,当天下午三点多回家。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三日,米易所有派出所工作人员有预谋的事先调查大法弟子住家、工作等个人背景资料后全部出动,撒莲地区派出所四人,四川省米易县公安局八人。从早上五点左右就开始行动,蹲坑监视大法弟子,并汇报国保大队,邪恶的国保大队周林等,非要将人带到国保不可,因此开始大量绑架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政保科,由政保科的李雪松、周林等看守,他们不给大法弟子饭吃。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上午十点,由垭口治安员宋洪剑带领国保大队的杨梓华、周林等人将垭口法轮功学员高胜元、黄帮俊(六十多岁个体户)、熊学才(农民)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到洗脑班关押。

    二零零八年三月四日下午三点半左右,恶警杨子华、周林、镇政府的彭××等人到李加民家抢走录音机、光碟一张。蔡会莲喊“法轮大法好!”被徐心用毛巾捂嘴,被蔡会莲丈夫抢走。蔡会莲被强行带到派出所,转看守所期间,被迫害一个月后,才被释放。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四川米易大法弟子胡兴玉、阙发凤、高龙英因讲真相被绑架,非法关押一个月,于六月二十日被放回家。

    在米易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一个叫张兵(音)的管教对大法弟子态度十分恶劣,经常吼骂。大法弟子告诉他,我们是在做好人,我们是在救人,把我们关在这里我们不服。于是,张兵打电话给政保科的周林,周林到看守所,告诉大法弟子,本来只关七天,就因为大法弟子说了这几句真话,被延长到一个月。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大法弟子周国先被米易县公安局杨梓华、丙谷镇张远华等五人闯入抄家及绑架,然后送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恶警杨梓华、周林强行要周国先按手印、照相。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蔡会莲被转送到米易公安局。蔡会莲不说资料的来源,就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就用黑布口袋把她的头隆起拉到新建莲华派出所,警察徐兴把蔡会莲的双手反背用手铐铐上后,站八字形,头上顶矿泉水,站远了或矿泉水瓶掉了,警察周林和一个不知姓名的人用穿着皮鞋的脚踢她。

    二零零八年奥运,邪党在全县到处行恶,丙谷派出所、乡政府等六、七人(邓定银、舒洪武、吴晓环强行劫持杨兴秀到丙谷派出所登记,下午非法劫持到米易看守所。有大法弟子张正焕、杨正英等六、七人,在看守所给他们讲真相,张正焕被周林强行按手印,不按被周林用拳头打,打了十多分钟;杨兴秀被周林强行按手印、照相,因不配合,周林又拳打脚踢十多分钟。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晚上,四川米易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攀莲镇派出所、攀莲镇政府及贤家村一伙恶人恶警,闯入唐兴荣家中绑架,恶警将唐兴荣关押在米易县看守所,期间又将她绑架到米易县火车站附近的一个黑窝内,恶警周林、徐欣和两个攀枝花来的恶警,将她吊铐起毒打,并用烟火烫她的脸。

    法轮功学员唐兴荣,在看守所关押期间,被国保大队的周林等连续两天用手铐铐上,被吊起后,邪恶之徒用烟火烫她的脸,刑讯逼供。唐兴荣的亲人到公安局要人,公安局准备放人时,张伟一句话“不准放人”,将唐兴荣超期羁押,并于二零零九年非法判刑,送成都龙泉驿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零九年一月六日,米易县国保恶警杨梓华(大队长)、李雪松(副大队长)、徐兴、周林伙同米易丙谷派出所恶警吕光宗(所长)、李老四等六人将丙谷镇法轮功学员彭光琼、杨正英、黎成芬、张开琼、张家秀绑架非法关押。

    二零零九年一月七日,米易国保大队恶警杨梓华、李雪松、徐兴、周林绑架了米易县撒莲法轮功学员苏丽娟、陈培新。

    二零零九年一月九日国保大队恶警杨梓华、李雪松、徐兴、周林绑架了米易县攀莲镇法轮功学员杨兴国。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四日,高龙英与张正焕、罗世美、周建先到米易县麻陇讲真相,被国保大队的杨梓华、周林、徐兴等恶警跟踪遭绑架,关押在米易看守所,随即四人的家庭均被查抄。

    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一日上午,米易县公安局的国保大队长杨梓华、副大队长李雪松、警察周林三人未经龚顺会及家人的允许,强行闯入龚顺会的家,随即非法抄家,抄走了计算机、打印机等物品。把龚顺会和其丈夫杨朝洪以及来做客的表姐王子菊一起抓去关押在米易看守所。杨朝洪和王子菊被非法关押二十七天被释放,而龚顺会本人则被米易法院非法庭审,诬陷的罪名是:“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非法判刑四年。龚顺会向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但攀枝花中级人民法院不但不追究米易法院的违法行为,还知法犯法地维持原判。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二日早上,攀莲镇法轮功学员王明珍家被国保大队杨梓华、李协松、周林、徐兴、朱召辉非法抄家,抄走《转法轮》两本,真相资料等,王明珍被国安绑架走,下午被放回。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国保大队队长杨梓华、副队长李协松、周林、徐兴闯到法轮功学员苏丽娟家,将法轮功学员苏丽娟、罗明秀绑架到米易县看守所,并非法抄家。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高龙英、罗世美、张正焕已被恶警劫持到龙泉驿,周建先被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大法弟子于川程被非法开庭迫害,从早上九点持续到下午两点多,在中间休庭了两次,原因是找两个律师所谓“谈话”,带有要挟律师的话语。因为大法弟子的家人请了两位律师给于川程辩护,当时中共邪党人员在开庭的四周布置了很多便衣,米易的周林等去了四人,而且所有到庭旁听的一律要出示证件或是身份证,否则一律不准进场。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四川米易县法院对大法弟子龚顺会非法庭审,北京市浩盛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静林为龚顺会做无罪辩护。非法庭审期间,恶警周林、李协松、朱召辉等在法院大门外到处转悠,威胁大法弟子离开,恶警陈友军拿录像机在外面到处录像。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蔡会莲从成都女儿家回到自己家,去一名同修家拿钥匙,竟被恶人诬告。第二天早上,国保大队的周林、李雪松、徐兴、杨梓华和小街派出所的一个不知姓名的人(身高一米八,瘦高瘦高的),闯进蔡会莲的家,抢走了一本《转法轮》 。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二日,四川省攀枝花中级法院在米易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龚顺会进行所谓二审,北京律师李静林、李苏滨为龚顺会做无罪辩护。法院还未开庭,米易国保大队警察杨梓华、李雪松、周林、徐兴,及派出所和乡村干部就在法院大门口巡逻,驱赶前来参加旁听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它人员,不让这些人进入法院。草场乡大法弟子黄承会等人就坐在法院的大门口,警察徐兴用脚去掀黄承会,叫嚣:滚回家,不然就整死你。法轮功学员没有动,仍然坐在法院大门口,周林就用照相机到处照相。

    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晚上7点钟左右,王享福、黄秀珍夫妇被国保大队李雪松、周林等人非法抄家,周林把师父的法像撕下用脚踩。随即绑架了王享福、黄秀珍,王的女婿被国保大队勒索了一千元才将王、黄二位老人保出来。李雪松威胁黄秀珍、王享福不准讲真相,否则要抓起来。并宣布黄秀珍每月的退休生活费只发五百元,每月被扣一千元左右。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二日,四川省攀枝花中级法院在米易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龚顺会进行所谓二审,北京律师李静林、李苏滨为龚顺会做无罪辩护。法院还未开庭,米易国保大队警察杨梓华、李雪松、周林、徐兴,及派出所和乡村干部就在法院大门口巡逻,驱赶前来参加旁听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它人员,不让这些人进入法院。草场乡大法弟子黄承会等人就坐在法院的大门口,警察徐兴用脚去掀黄承会,叫嚣:滚回家,不然就整死你。法轮功学员没有动,仍然坐在法院大门口,周林就用照相机到处照相。

    参与迫害的单位、人员有:米易县的政法、“六一零”、国保大队长杨梓华、副大队长李雪松、周林、徐兴等,米易乡镇的派出所恶警及乡镇人员丙谷、撒莲、攀莲等。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五日下午三点钟,米易县国保大队警察周林(戴着墨镜),还有另外两个人闯进王享福家马上抄家,抢走了王享福家里的一些真相数据,并把王享福劫持到县公安局。周林给王享福挂上写有“王享福”的牌子,给他照了相,还用针刺破王享福的手指,将王的血采在玻璃片上。下午近五点钟,周林打电话给王享福的女儿把王享福接回家。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一日,撒莲镇书记邓某、撒莲镇派出所副所长周林、撒莲镇协调员吴开瑶等四、五人闯到法轮功学员王明华、曾国仲(音)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家骚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邪恶在全县大张贴,非法通缉刘坤武,刘坤武被迫流离失所,不能回家。在离家期间,警察几次到刘坤武家抓我,骚扰我的家人。一年多以后,刘坤武在会理县被警察杨梓华、周林等绑架,关押在会理县看守所。恶警把刘坤武手铐上,锁在床边,动也动不了,晚上睡觉也是这样,两天后被关押到米易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九月,张翼因讲大法真相,被米易公安局政保科周林等绑架,这一次绑架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攀枝花国保支队邱天明、王勇(攀钢国安)等在盐边看守所对张翼进行刑讯逼供,将她双手用细呢绒绳反吊在窗栏上,只有双脚尖有一点着地,人不能动,全身的重量集中在双手臂上,一动绳子就朝肉里勒,吊了两天一夜,后来张翼被非法劳教两年半,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迫害类型:
    威胁/恐吓抄家毒打/殴打长时间吊拷非法关押敲诈/掠夺/破坏财物其它酷刑戴脚镣/连体脚镣剥夺睡眠绑架/劫持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迫害亲属非法罚款体罚洗脑/送洗脑班打骂人身侮辱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手铐/脚镣践踏信仰逼迫放弃信仰非法判刑逼迫供出其他大法弟子非法审讯勒索钱财骚扰不准上厕所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四川米易县冯娟自述被迫害经历
    四川西昌张翼、廖安才、郭兵被迫害经过
    四川米易县刘坤武五次遭绑架、被诬判九年
    罗江平被迫害致死-亲友举报涉案单位
    四川米易县杨文才遭受的迫害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6月6日发表)
    四川米易县法轮功学员2012年遭迫害案例
    四川米易县不法官员耗资360万元迫害民众
    攀枝花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四川米易县610和政法委恶人近期迫害行径
    四川凉山州法轮功学员十三年被迫害实录(2)
    四川米易恶警周林等肆意绑架法轮功学员
    四川米易国保、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十二年罪行录(二)
    四川米易县善良农民徐天福遭多年冤狱折磨
    四川十年血雨腥风(八)
    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六)
    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五)
    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四)
    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二)
    四川米易县张伟、王永祥等人犯罪事实(图)
    四川米易县“六一零”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
    修大法残疾得康复,蔡会莲多年遭迫害
    227223.html#107201285
    227223.html#107201285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07/19/10)--四川攀枝花市一些参与迫害的恶人信息
    信仰无罪 辩护律师要求立即释放龚顺会
    四川攀枝花法院闹剧:剥夺律师辩护权并公开威胁
    四川米易县高龙英母女三人在同一监狱遭迫害
    米易县法院非法庭审龚顺会 律师做无罪辩护
    四川米易县张远林遭八次绑架两年非法劳教
    四川米易县杨兴秀被绑架迫害九次
    四川攀枝花老年妇女于川程被非法开庭迫害
    四川米易县警察九月份犯罪记录
    四川米易县黎成忠七次遭绑架
    四川米易县张伟等人互相勾结迫害法轮功
    四川米易县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四川妇女唐兴荣遭绑架折磨、诬判五年
    四川米易县张洪英、张家霜、吕涛遭迫害综述
    请关注你身边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四川省米易县丙谷镇大法弟子周国先遭迫害情况
    米易县王元品和廖国美几年来遭受多次绑架迫害
    四川米易县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遭迫害详情
    四川米易看守所管教张兵迫害大法弟子
    四川米易县李加明夫妇屡遭恶党迫害
    164849.html#2007
    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邪党恶徒近期恶行
    四川米易县恶警李雪松、王应忠等绑架多名大法弟子
    四川郑尚碧被迫害情况
    四川米易大法弟子高龙英手骨被恶人折断
    对四川米易县大法弟子受迫害情况的补充和更正
    四川米易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过
    四川攀枝花几名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四川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事实
    四川米易大法弟子廖远富遭受的迫害
    四川省米易县大法弟子杨兴春被迫害事实
    四川米易县何明菊遭迫害经历
    四川米易县何明珍遭恶徒十次非法关押
    四川米易县大法弟子阙发秀、朱明春被迫害情况的补充
    四川米易县攀莲镇二名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看守所警察叫嚣:共产(恶)党不许你们做好人
    77岁老人被非法关押在米易看守所迫害
    四川凉山大法弟子:对迫害我的恶徒 我保留起诉权
    四川米易县恶人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关押和敲诈勒索
    四川米易县国安大队杨梓华等对大法弟子杨兴秀的迫害
    米易县数十名大法弟子被折磨致残、三人遭迫害致死
    四川省攀枝花市有关人员电话号码
    四川攀枝花市大法弟子杨文会被迫害致死案的有关电话
    四川攀枝花市大法弟子杨文会被迫害致死
    四川攀枝花市盐边新县城看守所部份迫害犯罪案例

    所在单位:
    米易县公安局米易公安局(区号:0812)<p>李国宏 局长     8175009                  13908149342张 雄 政委     8178638      3328359         13908146626谢英强 副局长    8179688                  13508222110王 斌 副局长    8179999      8173823         13908145718刘 飞 办公室主任  8172773                  13508222617值班室        8171110主任办        8172773副主任办       8179668传真室        8172062<p>局长:李国宏副局长:王斌副局长:黄波副局长:谢英强副局长:龙放国保大队长:杨梓华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李雪松刑警大队长:谢嵘刑警副大队长:张亮勇看守所所长:朱成龙禁毒大队长:谢金权普威派出所所长:尹刚
    米易公安局(区号:0812)

    李国宏 局长     8175009                  13908149342
    张 雄 政委     8178638      3328359         13908146626
    谢英强 副局长    8179688                  13508222110
    王 斌 副局长    8179999      8173823         13908145718
    刘 飞 办公室主任  8172773                  13508222617
    值班室        8171110
    主任办        8172773
    副主任办       8179668
    传真室        8172062

    局长:李国宏
    副局长:王斌
    副局长:黄波
    副局长:谢英强
    副局长:龙放
    国保大队长:杨梓华
    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李雪松
    刑警大队长:谢嵘
    刑警副大队长:张亮勇
    看守所所长:朱成龙
    禁毒大队长:谢金权
    普威派出所所长:尹刚

    受迫害人:
    李乾云; 宋盛会; 张国超; 徐斌; 黄明玉; 龚福均; 熊泽富; 余兰; 曾梦福; 肖友(肖有); 杨福忠; 吕波; 王国琼; 黄显坤; 杨文会; 何明珍; 陈正芝; 范跃海; 廖国美; 马玲; 江丛猛; 江丛猛; 周盛会(胜会); 吴桂芳; 范胜美; 文付品(福品); 张军(居); 张琼英; 宋成会(宋君); 李会明; 李坤后; 杨兴秀; 张凤伦; 张富友; 熊道美; 郭大顺; 张琼英; 付德元; 杨发清; 董启超; 李丙分; 雷廷英; 王元品; 高朝群; 陈培兴(新); 罗亨祥; 黄天才; 张远林; 廖远富; 刘长会; 高龙英; 张正焕; 张正焕; 张远会; 白朝霞; 姚元芳(远芳); 姚元芳(远芳); 姚小玲; 李银奇; 彭开菊; 晋朝珍; 庄德林; 周英; 王健; 余兰; 胡光仙(胡光灿); 李国琼; 宋学美; 常连美; 彭琼莲; 罗家英; 胡少会(绍会); 宪朝珍; 张家会; 张家兵; 周国先; 唐兴荣; 周建仙(先); 黎城芬; 曾建军; 余友琼; 罗明秀; 乔菊月; 王享福; 黄秀珍; 王明华; 王国群; 吕显贵; 王光玉; 刘照凤; 陈珠玉; 李富琼; 黄帮俊; 何光荣 ; 何光华; 肖强明; 杨建龙; 白朝红; 张翼; 徐天福; 徐天福; 胡兴玉; 阙发凤; 罗江平; 唐国银; 蔡会莲; 朱明春; 杨顺发; 杨顺发; 朱召杰; 刘本洪; 郭会彬; 郑尚碧; 王明珍; 阙发秀; 杨兴美; 杨兴美; 龚志会; 冯时芬(世芬); 苏丽娟; 杨兴春; 陈启荣; 沈德志(得志); 李永会; 李永会; 何福荣〈芙蓉〉; 李会琼(李慧琼); 张洪英; 张洪英; 郭光秀; 刘坤伍(刘龙云); 刘坤伍(刘龙云); 冉光会; 刘天云; 吕涛; 高龙玉; 江益兰; 张家霜; 黎成忠; 张家容(张家荣); 熊学才; 李家明(李加民); 辜兴凤; 曾国仲; 毛建平; 张正超; 朱昭杰; 余川程; 张开群; 庄福仙; 杨兴国; 王美; 龚顺会; 黄世蓉; 高胜元; 赵铁梅; 张开琼; 冯娟; 何明琼; 廖远富; 杨文才; 

    更新日期: 2017/12/22 7:58: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