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刘晓康

    简介:
    刘晓康
    (Liu,Xiaokang),男 ,五十多岁,

    浆洗街司法所所长,金花洗脑班邪恶队长。

    刘晓康从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起至今近十年,一直是武侯区金华洗脑班的负责人。参与迫害多名法轮功学员。

    成都市武侯区洗脑班犯罪头目高明亮、刘晓康、王冀民自二零零一年九月以来,对被劫持在洗脑班的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他们以每月四百五十元的工资雇佣打手,对不接受洗脑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连70多岁的老人都不放过。

    这个洗脑班建立开始就要求每个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家人或者单位先交五千元的房屋维修费,每人每月交三百元生活费。而法轮功学员每天 都只有一点白菜汤,多数学员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洗脑班还叫学员的家属给学员带吃、穿、用的,带来他就截留一部份。刘晓康、王晋民照样克扣陪教和保安的伙食 费,不管需要不需要只要能弄到钱,刘晓康、王冀民(王晋民)便想方设法的卖东西给学员和保安,从中获利。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刘晓康、王冀民指使打手保安对大法弟子张世清进行毒打。张世清被身强力壮的打手一口气踢了几十脚,踢得满地打滚,小便失禁。而年近60的大法弟子刘真海坚决抵制邪恶的一切要求、命令与指使,也经常遭到毒打与折磨。在寒冷的冬天被邪恶之徒脱光衣服在阳台上冻,绝食几天后还被强迫跑步,跑不动了就由保安拖着跑。二零零二年二月他被暴徒用砖头砸坏了腿,至今还瘸着腿走路。

    高明亮、刘晓康、王冀民不仅指使打手毒打大法弟子,他们也经常亲自动手。大法弟子郑友梅抵制洗脑,刘晓康恼羞成怒,左右开弓,一口气照郑的脸上打了20几拳。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大法学员陶渊被抓后关在武侯区洗脑班,他绝食抵制,刘晓康等便对他强行灌食,数次出现生命危险而住院。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大法弟子郑友梅从家中被绑架至金花洗脑班,邪恶队长刘晓康,把郑友梅叫出去站在房顶顶端的过道处,重拳打她头部,接着向她的头部左右猛打几十拳。刘晓康假惺惺的向她及她的家人保证不打人保安如果打了人查实后它们要处理。郑友梅被恶警队长刘晓康击打头部此后经常突然眼睛发黑,大脑里一片空白。

    大法弟子要求见刘晓康,绝食反迫害。刘晓康被迫让王晋平出面解决,郑友梅向刘晓康提出要诉讼法律,要求它提供纸,笔和相应的法律文件。刘晓康威胁说:“材料上要写明是炼法轮功的被打,看告不告得着。

    二零零二年元宵节第二天,吃完中饭,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想休息一会儿,保安陈某某不允许。王晋平、刘晓康叫保安把他们拉回监室。大法弟子刘贞海被拉倒在地,邪恶的刘晓康、王晋平、李海警察等四人,对他拳打脚踢,还被恶保安蒋某用砖头砸伤小腿,被打脱形,至今走路都有点拐。

    迫害日期待查。大法弟子张世清被恶保安蒋某打得小便失禁。张盛荣被刘晓康当时打得耳鸣了半个月,三颗大牙被打松,过后全掉了,造成不能正常咀嚼,并且牙齿掉之前经常疼痛,引起消化不良。郑友梅,陆兴平也被打得很重。至此后,他们被单独锁在小监室,打饭都被监控。

    迫害日期待查。一次,张盛荣去看望反迫害绝食的同修郑友梅,又被关禁闭,大小便都是解在盆里。有一次,因女包夹王素华告密,邪恶的刘晓康,王晋平骗张盛荣到办公室讲两句话,刚一进去,就被三恶妇蜂拥而上,两人反剪张盛荣双手,一个从张盛荣贴身包里抢走手抄的《转法轮》片断,经文数篇,目录数十个。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日左右,由于郑友梅被恶警刘晓康猛击头部后,留下了后遗症,郑友梅经常眼前发黑,大脑一片空白。被送到武侯医院她仍坚持绝食,二十四小时直接给她罩上氧气。

    二零零二年四月八日,武侯区政府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一个副书记高明亮,来到洗脑班主持诽谤大法的会议,遭到大法弟子们的坚决抵制。一些大法弟子被拖拉抬进会场。高明亮亲自动手,对老年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洗脑班的两个队长刘晓康、王冀民是武侯区政府司法干部。他们身着警服,却干着践踏法律的勾当,这两恶警带头对大法弟子们大打出手。

    法轮功学员刘真海(某农村生产队队长),一天,刘晓康等在洗脑班会上拍着桌子,声嘶竭力的大骂法轮功。刘真海听得很难受,喘着粗气。就喘气这点点事也惹恼了刘晓康,于是,刘晓康把刘真海叫出去,扇他耳光,打得他两耳通红。连呼吸也能治罪,这是刘晓康整人的“新发明”。似这样寻衅打人在洗脑班制造恐怖气氛的事,对刘晓康来说是家常便饭。又有一个冬夜刘真海在床上打坐被发现,竟被拖到附近田坝罚站冻了一夜,全身上下只准穿了一个裤头。

    成都第七人民医院的医务人员马林,因坚持信仰,被开除。一天,马林拒绝进洗脑班,被刘晓康打得口吐鲜血不止,刘晓康竟不顾其死活,硬将马林拖进洗脑班受折磨。

    赵瑜,成都龙江路小学(重点小学) 教师,她的家庭曾被某单位评为模范家庭。温文尔雅的她,口碑极好。刘晓康为了“转化”她,长期不准她回家,她8 岁的女儿和繁忙的丈夫不能得到她的照顾。刘晓康就以做这些缺德事为乐。还有一次,刘晓康就对她升级迫害,硬把她送往成都市看守所去关押,想用这一招来恐吓她、达到“转化”她的目的。结果赵瑜被关在看守所一个月,仍未被“转化”,又被再弄回洗脑班来继续迫害。

    李力艺,一中学教师。因家人听信刘晓康的种种谎言,竟伙同办事处把李力艺送去洗脑班,家人以为只是思想上“教育”而已,并且还被勒索了八千元钱。当刘晓康让李力艺报姓名时,李力艺堂堂正正的回答:“大法弟子!”不可一世的刘晓康这时竟当着她丈夫和众人的面,用拳头猛击李力艺的脸颊。可怜李力艺的丈夫恐怕从没想到自己把亲人送来的“法制学习班”竟会有这么野蛮、像土匪似的“领导”,又气、又吓、又后悔,不敢吭声,站在那里,惶惶然。

    罗小余,原某厂工人,高喊着“法轮大法好!”进了洗脑班,被刘晓康和他手下人暴打,还用烟头去烧罗小余的脚趾头。后来,罗小余被送往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受到残酷的迫害。

    祝嘉林,原四川大学图书馆职工,几次被关押在这里。一天,她不堪洗脑班的折磨,在两只狼狗守在大门的情况下,不顾一切翻墙逃走,不幸摔在地上,腿断成三节。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后回家炼功,全部复原,体现了大法的神奇。奥运会前,祝嘉林又被绑架,奥运会过去这么久了,还被关在里面不放人。

    郑友梅,美丽、端庄的她看起来只有四十岁左右,现已被恶贯满盈的资中楠木寺劳教所迫害致死。之前,郑友梅也因抵制刘的淫威,被刘晓康在这个洗脑班用拳头打她的头部几十拳,后来她绝食抗议曾昏死过去。郑友梅的儿子也是一位大法弟子,现被关在牢里受迫害,被非法判了五年。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日,四川省成都武侯法院在经历了两次“延期”后终于非法对钟芳琼等九名法轮功学员及两名家人强行判刑。整个庭审过程都突显中共恶法院的虚伪和流氓本性。

    在第一次非法庭审时,钟芳琼当庭陈述曾在洗脑班遭受了严酷的刑讯逼供,并提供了一部份证据的来源--金花洗脑班的头目刘晓康在钟被毁容后曾给她拍过照,其辩护律师当庭要求法院依据《刑事诉讼法》第159条取证并质问检察方是否对如此逼供行为进行监督,但在第二次非法庭审时,院方竟称:钟芳琼是“零口供”,不存在逼供问题,不许取证。其他几名大法弟子也都陈述曾被严刑逼供,而与他们同时被批捕的周慧敏却早已在看守所的定点医院--万和路青羊区医院被迫害致死,律师们针对周慧敏的死因以及此案侦察过程普遍存在的严重刑讯逼供及超期羁押、非法拘禁等犯罪行为检方是否进行过监督等问题提出质问,“审判长”均以各种理由搪塞和回避。而在第一审庭开庭前,律师被要求走旁听通道,律师曾被迫抗议。庭审中,律师反击旁听者的辱骂被“审判长”警告,律师指出是旁听者无理在先,税竟称:我没听见。

    在休庭期间,除了毛绮,其他当事人都未能上洗手间,后经律师向税长冰提出才使这种最基本的人权得以保障。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五日上午成都南站派出所、国安局及市公安局以公事之名欺骗进入吴所在公司的会议室要求见吴利(音),被绑至南站派出所,旋即又被国安局带至金花洗脑班刘晓康处。在洗脑班,刘晓康要求吴利交出随身物品,声称说是这里的规矩,被吴严词拒绝。后疑心吴携带了手机,指使两个打杂的妇女对吴搜身。

    吴利(音)要求给出关押理由,依据何法及授权的关押时间,刘晓康开始说他不知道吴被抓进来的原因。吴因此绝食抗议,于是刘一面提到演出票的事,一面威胁说他们有办法对付绝食。刘称依据《人民警察法》进行关押,可对当事人部份限制自由到事情调查清楚,但他手头没有他这个法的文件,吴要求从网上下载,答曰:网上查不到,非法关押期间,刘晓康、辖区派出所、成都军区的人先后向吴问讯。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三点左右,何家清在航空花园四栋发放神韵光盘,被一保安挡截至保安室。何家清就对他们讲真相,介绍神韵光盘内容是纯真、纯善、纯美的传统文化,属世界顶级演出。保安队长说:那么好,你应该让我们先看一下,真的好,你就在小区门外发,住户愿意要的自己拿。你私自到单元发放,住户反映到公司要扣每个保安50元工资的。骗何家清把身份证拿出来看一下就走。因没带身份证就将老年乘车证给他看了。另一保安这时也打通了成都火车南站派出所的电话。何家清马上就被南站派出所劫持,立刻通知跳伞塔派出所、办事处与单位。因没有告诉何家清的住址,他们就开车到好几个小区让保安辨认何家清,无果。返回南站派出所询问、按手印、照相,还要抽血样保存,何家清坚决反对拒绝,并揭露他们是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做准备的,这样才没有抽何家清血。何家清女儿送来了被子、衣服、洗漱用品和晚饭。他们开会密谋直折腾到深夜十二点,由南站派出所的宿所长、警察李宏、谭明在倾盆大雨中将何家清劫持到金花洗脑班。

    经过改造的金花洗脑班里,木门、铁门、防护栏加钢化玻璃窗全是封死的,不透气。里面没有“帮教”,除送饭、送水能见到人外,成天被锁在房间里,说什么面壁思过。到四月初的一天,武侯国保大队的王鹏飞与另外两人来询问何家清。王原是跳伞塔派出所所长,但我已不认识他了,他与我寒暄了几句,由一李姓出面询问。后来说何家清态度不好,训斥、罚站。何家清女儿来看何家清时,按何家清的要求买来的宪法、刑法书,刘又拿来另外两本书叫何家清看。最后刘晓康发给了纸笔,要何家清按他们的提纲写材料。何家清看了这些书并做了摘录,但没有按他们的要求写指定的材料,刘晓康就搜走了所有的书和笔记。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四川成都武侯区金华洗脑班队长刘晓康的家庭地址:四川成都武侯区永盛南街1号深越花园2栋2单元204号(2楼2号) 邮编:610041

    武侯区洗脑班:电话028-85367039,相关人员:刘晓康,王晋平
    武侯区洗脑班电话:028-85034039
    犯罪恶人榜:洗脑班队长:刘晓康、王冀民
    武侯区“610”书记:高明亮,028-85557451,028-85557453
    成都市武侯区金花洗脑班
    电话:028-85034039 028-85367039  邮编:610045
    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金花镇永康村草金街66号
    队长 刘晓康(原武侯区浆洗街办事处司法所所长)

    迫害类型:
    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威胁/恐吓敲诈/掠夺/破坏财物洗脑/送洗脑班毒打/殴打摧残性灌食逼迫放弃信仰非法审讯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成都市武侯区洗脑班的邪恶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6月22日发表)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5-1
    徐筱蓉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长达三年之久(图)
    购神韵香港演出票 四川外企高管被绑架迫害
    成都610洗脑班恶人刘晓康殴打大法弟子
    郑友梅被迫害致死,四川劳教所又添命案
    成都武侯法院“公开庭审”闹剧
    成都张盛荣八年来被迫害经历(图)
    成都武侯金花洗脑班迫害郑友梅事实
    被非法关在洗脑班的卢兴平的一些情况
    成都陶渊被非法劳教 76岁父亲无人照顾
    成都大法弟子田玉、王凤、苏克珍被610歹徒和恶警绑架
    成都市武侯区洗脑班头目的犯罪记录
    成都武侯区洗脑班野蛮灌食 将四川大学讲师房慧胃壁插破鲜血直流

    所在单位:
    武侯区金华洗脑班(金花洗脑班)金花洗脑班负责人刘晓康,电话028--88875675。成都市武侯区金花洗脑班 电话: 85034039 85367039 邮编:610045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金花镇永康村草金街66号电话:028--85034039队长 刘晓康(028─88875675 原武侯区浆洗街办事处司法所所长)副队长 王晋平(原武侯司法局宣传科科长)警察 李海包夹 王素华 龙宽琼 刘小林 冯碧清保安 蒋某某 刘小书 廖西(音)医生 罗思菊炊事员 易正治(音)
    金花洗脑班负责人刘晓康,电话028--88875675。
    成都市武侯区金花洗脑班 电话: 85034039 85367039 邮编:610045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金花镇永康村草金街66号
    电话:028--85034039
    队长 刘晓康(028─88875675 原武侯区浆洗街办事处司法所所长)
    副队长 王晋平(原武侯司法局宣传科科长)
    警察 李海
    包夹 王素华 龙宽琼 刘小林 冯碧清
    保安 蒋某某 刘小书 廖西(音)
    医生 罗思菊
    炊事员 易正治(音)

    受迫害人:
    郑友梅(郑有梅); 马林; 李力艺; 张世清(仕清); 卢兴平; 赵瑜; 张盛荣(胜蓉、国荣); 徐筱蓉; 廖沛敏; 罗小玉(小宇); 郑友梅; 何家清; 倪月华; 陶渊; 

    更新日期: 2012/10/24 4:39: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