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张士彬(张世斌)

    简介:
    张士彬(张世斌)
    (Zhang,Shibin),男 ,52岁,

    内蒙古莫力达瓦旗“六一零”主任,兼公安局副局长,汉族。绑架、关押、勒索、劳教、判刑、在其家中私设监狱(洗脑班),残害法轮功学员,丧失人性,泯灭良知,对莫旗、鄂旗法轮功学员犯下滔天罪行。现已遭报退二线。

    张世斌家在莫旗西街外(苗普)职高附近,是两层小楼,地处偏僻,居住面积大,因为张世斌的妻子张文岭也积极参与迫害,所以夫妻双双上阵,在家里办洗脑班,每次绑架的大法学员3-5名不等,用各种方式强迫他们放弃信仰。张世斌夫妇不但赚取高额房租,而且每洗脑一个大法学员上面拨款五千元钱,他们从中提成。

    张世斌追随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骚扰、抄家、绑架、监视、跟踪、昼夜蹲坑、扣押房照、扣押身份证、打毒针、精神病院、下岗、开除公职、敲诈勒索、抢劫、扣押工资折、安放窃听器、电话监听、手机监控、警车跟踪、手机定位、砸门撬锁,关押、洗脑班迫害、劳教、判刑等卑鄙手段迫害莫旗法轮功学员,还用株连九族似的卑鄙手段强制法轮功学员家属签字担保,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不许进京上访。

    张世斌还把魔爪伸向外省、市、县、旗(鄂伦春旗、鄂温克旗、海拉尔市、满洲里市、石家庄市、吉林省梅河口市)等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他在自己家中设洗脑班,他的妻子关万珍也一同参与迫害法轮大法学员,也享用着迫害法轮大法学员得来的不义之财,她还为张世斌迫害法轮功学员支招、出谋划策,见不奏效,就亲自到洗脑班“转化”法轮功学员。

    张世斌夫妇不但赚取高额房租,而且每洗脑一个法轮功学员上面拨款五千元钱,办洗脑班的费用让法轮功学员出,张世斌从法轮功学员工资折中直接扣,法轮功学员还必须得交伙食费。

    张世斌还勾结呼盟“六一零”、鄂温克旗“六一零”、鄂伦春旗“六一零”头子王晓霜、鄂伦春旗大杨树公安局、鄂伦春旗大杨树犹大郭俊秀一起绑架迫害鄂伦春旗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六月,呼伦贝尔盟“六一零”对鄂伦春旗法轮功学员开始疯狂抓捕,数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莫旗看守所,然后再劫持到张世斌家洗脑班迫害。

    张世斌造成莫旗、鄂伦春旗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劳教、判刑,其中于秀兰、李海燕、刘岩、杨宇新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八日,肇淑芝、卢惠常、欧阳占东因在莫旗地区东西地段民族中学──江沿树上均挂大法真相条幅,被恶警张世斌的亲戚诬告,二零零零十一月二十日,莫旗公安局、第一派出所及“六一零”恶警非法抓捕肇淑芝、卢惠常并抄家,在肇淑芝家搜走大法资料、传呼。

    被该洗脑基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不只是莫旗的,呼盟其他自治旗的也多次被绑架到这儿。张世斌还勾结呼盟“六一零”、鄂伦春自治旗“六一零”主任王晓霜、鄂旗大杨树公安局、大杨树犹大郭俊秀一起绑架、迫害大法学员。杨宇新、大法弟子家属张胜山二人被迫害致死、杨桂梅被迫害致残与张世斌都有直接关系。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张世斌又闯进王立山家欲绑架王立山,其妻朱桂兰(女,七十五岁,卫生局退休职工,担任莫旗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上前阻拦,恶警说:“不抓他就抓你”。然后将朱桂兰绑架到莫旗看守所非法关押七个月,海拉尔“六一零”勒索八万元放回。朱桂兰在非法关押期间,遭到海拉尔“六一零”非法提审和齐齐哈尔市富裕县“六一零”的非法提审,构陷未得逞。莫旗国保大队恶警敖小光以朱桂兰名义向家属要钱,朱桂兰的儿子王东东给送去一万元,恶警敖小光只给朱桂兰七千元,他从中勒索三千元,还告诉朱桂兰不许跟别人说。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八日,因所谓“敏感日”到来,莫旗“六一零”张世斌等在扎如木台乡又开始兴风作浪,残害好人。扎如木台乡党委书记苏桂文、副书记恶徒赵立富积极配合,扎如木台乡派出所副所长敖承清、恶警马树成等伙同“六一零””张世斌等,再次绑架陈丽荣和她丈夫何树宝及其它九名法轮功学员(王显成、孔巧云、赵云清、刘玉梅与女儿李凤香及儿媳石秀玲、吕春霞、王翠霞与女儿傅丽娜,还有从石家庄绑架的姚海霞),扎如木台乡党委书记苏桂文、杜英方、赵立富等问:你们还炼不炼?她们都说:炼!当天下午,就将她们一同关押在莫旗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肇迎琴公公李永玺,婆婆陈凤珍被绑架到莫旗“六一零”主任张世斌办的洗脑班一天。二零零三年张世斌怀疑李久龙帮忙运大法资料,把李久龙绑架到旗看守所,经辨认不是李久龙所为,还是勒索五千元做押金,才把李久龙放出来。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八日,莫旗“六一零”王仰泰和二个女警察,扛着摄像机到肇迎琴单位质问她:给患者讲真相,给资料了?威胁肇迎琴说,再这样,就有可能抓起来。

    肇迎琴说:“由于我坚持修炼法轮功,在看守所出来时,莫旗“六一零”张世斌就给我开除公职了,后来经过多次到旗委各部门找领导,最后让我上班,但是开临时工工资,每月六百元……经过多次到旗里找旗长,书记,劳动人事局等部门,好几年才恢复公职,因炼法轮功在单位受歧视,科里评优,到院里就给拿下了。”

    肇淑芝被非法关押九个多月于二零零一年九月份,莫旗“六一零”恶警张世斌向肇淑芝家属勒索三千元将肇淑芝放回家中。

    二零零二年一月份,距在看守所遭迫害四个月,肇淑芝去外地亲戚家串门没有告诉当地派出所,“六一零”恶警张世斌等去肇淑芝家,以肇淑芝不在家为由,再一次绑 架了肇淑芝。肇淑芝被非法关押四个月,于二零零二年二月,莫旗“六一零”恶警张世斌非法将肇淑芝劳教三年送往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莫旗“六一零”张世斌在博荣乡办洗脑班,扎如木台乡政府副书记赵立富、妇联主任杨艳华、扎如木台乡派出所副所长敖承清、马树成等伙同莫旗“六一零”张世斌等绑架陈丽荣和她丈夫等五名扎如木台乡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禁二十五天。她们家中的孩子和土地无人照顾,给她们家造成了极大的经济损失。

    张世斌于二零零三年二月十四日把坚持认为大法好的世人,年仅二十一岁的大法弟子张胜山折磨致死。张胜山,男,21岁,莫旗博荣乡人。他的姐姐们都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非法劳教。他因为支持姐姐,知道法轮大法好,二零零二年一月九日晚被绑架到莫旗看守所。在张世斌指使下,狱警杜玉林指使其他在押犯人用各种残暴的手段酷刑折磨张胜山,如锁铺板(两手腕、两脚脖子都用铁链子锁在床上,身体不能动),用铁链子勒嘴、不给盖被,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强行喝滚烫的开水、不让大小便等。

    二零零三年十月三十日,莫旗“六一零”张世斌等配合讷河市“六一零”又掀起新一轮迫害,非法抓捕莫旗法轮功学员鄂玉霞、郭菊花、袁延波、周玉臣、肇淑芝、杨文华、李桂云、敖荣华、许冬梅、韩广军(男,常人司机,被勒索七千元放回)、法轮功学员家属司机李久龙(敲诈勒索五千元放回)等十一人,绑架到莫旗看守所非法关押。敖荣华、郭菊花、许冬梅、李桂云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放回。李桂云被勒索五千元,当时恶警张世斌说:只要不参与插播,如数归还,但至今也没有归还。

    据悉,首恶罗干亲自督促查办此事,黑龙江省省长张左己、黑龙江省公安厅厅长王东华等亲临讷河市看守所向韦昌峰、崔桂凤调查此事。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六日,肇淑芝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个半月,恶警张世斌将肇淑芝非法劳教三年送往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经图牧吉劳教所医院检查,身体不合格被送回。

    二零零四年四月约十日,即二十天后,莫旗“六一零”恶警张世斌等又闯进肇淑芝家,将肇淑芝拖上警车,戴上手铐,给肇淑芝野蛮灌食、打针,使她身体遭受了很大 的伤害,恶警张世斌直接将肇淑芝送往图牧吉劳教所,图牧吉劳教所再次拒收,恶警张世斌贼心不死,又要给劳教所送羊,劳教所朱政委没答应,就是不收,于当天晚上肇淑芝被恶警张世斌送回莫旗家中。肇淑芝丈夫贺文库破口大骂“六一零”丧失人性的恶警们,恶警张世斌尽说好听的,然后走了。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鄂玉霞被非法劳教期满,回家没几天,肇淑芝当时卖大楂粥,在回家的路上遇上鄂玉霞的母亲,说她女儿回来了,肇淑芝很高兴的前去看望,肇淑芝刚走进屋,被莫旗第二派出所蹲坑的恶警跟踪、监视,第二派出所的恶警闯进来一帮,不听解释就把肇淑芝、鄂玉霞绑架到莫旗“六一零”恶警张世斌家进行强制“转化”,洗脑迫害。

    恶警张世斌串通海拉尔“六一零”头目及其它地区“六一零”头目,以给法轮功学员办伙食为名,买狗杀羊,大吃 大喝。他们从外地请来邪悟的犹大郭俊秀迫害法轮功学员肇淑芝、鄂玉霞、张全、还有乡下几个法轮功学员。“六一零”恶警张世斌给法轮功学员放诽谤法轮大法的 录像,肇淑芝拒听拒看,恶警们气急败坏辱骂肇淑芝,恶警张世斌让他的夫人关万珍以同学的关系劝肇淑芝吃饭。

    恶警张世斌欺骗法轮功学员张全说,“你要说出来以前谁上你家去把你转变,又开始炼法轮功的人,就放你回家”。他们把张全的婆婆骗到洗脑班,让张全的婆婆劝张全说出来,就放张全回家和她 的儿子团聚。张全就说出来肇淑芝和另外一个人。然后,恶警张世斌指使恶人把肇淑芝两手背在后边,用胶带捆在椅子上,让张全婆婆打骂肇淑芝,恶警们在另一个 屋里嘲笑侮辱肇淑芝。

    肇淑芝绝食反迫害,他们找来医院护士给肇淑芝下胃管,把胃管另一头用胶带粘在头顶上,晚上睡觉把肇淑芝两手背在后边用 胶带捆住,一只脚用铐链锁在床上,莫旗尼尔基镇的邪党徒林岩和原第二派出所恶警敖X芳(现调往看守所)看管,肇淑芝忍受着痛苦无法入睡就挣扎着,鼻子上的 管被弄下来了,鲜血喷射在恶警张世斌家的墙上。肇淑芝在恶警张世斌家洗脑班被迫害十多天,迫害的非常严重,肇淑芝在家人的带动下被强制“转化”。原来恶警 张世斌妄想把肇淑芝和张全劳教,可是没有得逞,医院查出肇淑芝心脏缺血严重,最后把张全劳教送往图牧吉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三日,莫旗“六一零”恶警张世斌等和莫旗第三派出所恶警私闯民宅非法搜查肇淑芝家,搜走大法书籍、真相数据。因莫旗广场和恶警张世斌家院内 及四周出现大量法轮功真相传单,恶警张世斌穷凶极恶掀起新一轮迫害,绑架法轮功学员肇淑芝和莫旗尼尔基第一中学语文教师林立杰。

    肇淑芝在莫旗看守所被迫害约三个月。莫旗法院海青哄骗肇淑芝说:“你在上面签个字,给你办保外”。肇淑芝不加思索地就签了字,没几天就被莫旗法院海青及邪恶的“六一零”恶警张世斌等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零五年约十二月份送往内蒙古呼和浩特第一女子监狱,当天直接送到攻坚组迫害。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四日,大法弟子李凤飞去莫旗红彦镇联合村六组撒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红彦镇两警察绑架。恶警还闯到李凤飞家非法抄家,搜走大法书籍,逼家里人骂大法师父。参与抄家搜查的有莫旗公安局局长张士斌,国保大队高队长和其它十多人。

    二零零五年九月,张世斌带人闯入杨桂梅住的松辽委小浪底经理部宿舍内,进门后,恶警们就狠狠的打杨桂梅几个嘴巴,把她打到了窗前,在威逼下,杨桂梅被迫从二楼开着的窗子跳了下去,造成腰椎骨和左脚踝骨粉碎性骨折。恶警们从楼上下来,又狠狠的踢了杨桂梅一脚,看她真的不能动了,才离去。临走时张世斌抢走杨桂梅住地现金2700元,手机一部(价值1900元)、杰仕达手表一块(价值380元)。

    二零零五年约十二月份,肇淑芝在莫旗看守所被迫害约三个月,莫旗法院的法官海青哄骗肇淑芝说:“你在上面签个字,给你办保外”。肇淑芝不假思索地就签了字,没几天就被莫旗法院海青及“六一”恶警张世斌等非法判刑四年,送往内蒙古呼和浩特第一女子监狱,当天直接送到攻坚组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晚,内蒙古大法学员在黑龙江省讷河市火车站被内蒙古莫旗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恶警苗玉久和讷河市的恶警绑架,强迫给他注射了一种不明药品,把他们拉到了张世斌那里。那里是邪恶的“转化基地”(洗脑班),恶警对他软硬兼施、恐吓、威逼利诱。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六日,莫力达瓦旗、牙克石市、齐齐哈尔市、大庆市、讷河市、鄂伦春旗阿里河、内蒙古图里河、齐齐哈尔市富裕县等地“六一零”及国保大队在莫旗“六一零”主任张世斌指令下,开始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关押、劳教、判刑。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徐宏梅、沈子力被抓捕四十多天后迫害致死。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六日,李久成在莫旗母亲家里,被“六一零”指使的第一派出所警察绑架并盗走衣服兜里一千零六十元钱。莫旗“六一零”头子、公安局副局长张世斌带领刑警队恶警,到莫旗看守所进行刑讯逼供。之后,李久成又被劫持到张世斌家洗脑班,张世斌找来大杨树镇犹大郭俊秀,李久成不听不受其带动。晚上睡觉,恶徒用跑链把李久成脚锁在床头,迫害一天一夜,没有得逞。“六一零”警察苗玉久用树枝抽打李久成,把树枝抽断五、六节,又拉到屋外冻,见转化不成又送回看守所。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五日,莫旗“六一零”张世斌、张柏明等闯到扎如木台乡指挥派出所副所长敖承清、马树成、武某(女)等对大法弟子非法抄家、抓捕陈丽荣和她丈夫还有五名扎如木台乡法轮功学员劫持到莫旗看守所。她们家被抢盗走计算机一台、打印机一台、双卡收录机一台、手机、大法书籍及其它耗材,价值二万多元。

    陈丽荣在洗脑班突发心脏病、高血压,神智不清,610张世斌给中蒙医院120打急救电话,注射的是甚么药物,她也不知道,但是后来她就在他们的诱骗、强制下,写了所谓的“四书”,做了不该做的,说了不该说的。在张世斌家强制洗脑二十七天,又将她送到看守所七天。

    后来,因心脏病、高血压发作,又从看守所送到中蒙医院,才早上六点一直到十点才抢救过来,之后又送回看守所,昏迷不醒两天多,“六一零”吕淑媛去看守所看她,朝她要电话号码,她已经记不清楚了,之后,“六一零”张柏明又去看守所想抬她去610张世斌家洗脑班,见她身体太弱,不敢动她,他们通知她家亲属,把她送到中蒙医院急救,病情稍有好转后,她就回家了。陈丽荣在家里养了五个多月,身体恢复正常,张世斌枉判她七年,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晚二十点左右,鄂伦春旗大杨树镇街西派出所所长德能山带领张世斌和刘福清、敖力强、王宝娟等人,非法抓捕刚新婚一个月的大法弟子杨宇新、甄海燕夫妇。抓捕杨宇新时,张世斌用手枪抵着他的头部,四、五个人将其抬到车上,送到派出所。随后进行非法抄家,将杨宇新、甄海燕非法关押在莫力达瓦旗看守所。

    一个多月后,甄海燕病情严重。张世斌敲诈她的家人说:拿一万元钱就放人,并隐瞒甄海燕有病的事实。家里人说没钱,张说五千也行。因为急盼甄海燕回家,家人就借了五千元,交了钱才知道甄海燕已经病了半个多月了。

    九天后,他们强行将杨宇新带到洗脑班(张世斌家就是强制转化洗脑地)强行洗脑转化。杨宇新不配合,张世斌气急败坏的当着众人的面指着杨宇新说:“不转化,我让你火化。”随即将杨宇新送回到看守所关押。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七日下午,大法弟子杨宇新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一岁。在杨宇新被迫害期间,亲人两次去看守所看望均不让见,八月二十七日,杨宇新被迫害致死,死后才给家属打电话。杨宇新遗体颈下显乌黑状,张着嘴,双手抱在胸前。

    杨宇新在被迫害期间,遭受过有一种刑罚叫“过水桥”,就是拿多桶凉水从头部一直浇到脚部,直至没有知觉。张世斌指使犯人拿牙签从其脚趾缝里扎进去,其状惨不忍睹。他还指使犯人毒打杨宇新,把杨宇新的胳膊上打的青一块,紫一块。杨宇新开始还穿着短袖,他怕暴露其邪恶手段,又让杨宇新穿上长袖来掩盖其犯罪的事实。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日下午三点左右,鄂伦春旗大杨树镇街西派出所的所长德能山,带领莫力达瓦旗“六一零”主任张世斌,前往大法弟子甄海燕的母亲家中,由五六名警察将甄海燕强行抬入车中,进行第二次绑架,这离杨宇新被迫害致死才十五天。杨宇新在尸骨未寒之际,甄海燕还没来得及上告,恶警将她非法关押在莫旗看守所。在绑架过程中恶警说:“你不是上告吗?告就抓你。”

    在押往莫旗的途中(从大杨树新华村到莫旗旗政府所在地──尼尔基镇,有几百里地,车程大约要一天,十小时左右),甄海燕突然抽搐,不省人事。当时在车里的警察没有一个人去管她。到莫旗之后,甄海燕刚刚苏醒过来。张世斌为了把杨宇新的尸体尽快火化,来掩盖他杀人的事实,他逼迫甄海燕签字。张世斌问:“你签不签?如果签了字,我就给你送回去。如果不签,看我怎么对付你。” 甄海燕不签,张世斌就露出险恶嘴脸,予以报复,然后把甄海燕送往内蒙古图牧吉女子劳教所。

    在劳教所里,管教人员怕甄海燕有传染病,要求给其检查身体。甄海燕当时身体已极度虚弱,排不出来尿,无法检查。恶党“六一零”张世斌说,接点别人的尿检查,图牧吉的法医没答应。但仍坚持把甄海燕关押在图牧吉劳教所。

    甄海燕现在已骨瘦如柴,生活无法自理,吃不下东西,呕吐不止。甄母去看望女儿时,图牧吉劳教所的管教说:“莫旗‘六一零’已给你女儿判二年劳教,判决书已在我们手中。

    张世斌于二零零七年年末到二零零八年年初,联合公检法把关押中的大法弟子陈丽荣、周俭、王显成非法判刑后,送到保安沼监狱关押。
    最近,张世斌又恶行不改,到处打探大法弟子欧阳占东的下落,企图对其非法抓捕迫害。

    张世斌曾带人多次去欧阳占东家非法搜查、抓捕。在一次强行绑架过程中,迫使欧阳从二楼跳下,造成腿、盆骨骨折。零三年八月,张世斌伙同大杨树镇公安局非法到欧阳父母家、姨家、哥哥家抓捕欧阳,迫使他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夫妻、父子不能相聚。

    二零零八年二月底,张世斌经常骚扰、恐吓欧阳占东年事已高的老父母,逼他们交出儿子。零八年六月三十日,欧阳占东因为去河北保定高阳县发资料,讲真相,被河北保定市高阳恶警绑架,几天之内就被张世斌等劫持到当地迫害。欧阳占东被张世斌三次网上通缉,流离失所近十余载,有家不能回,其父临终前也没能见上儿子最后一面。

    张世斌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仅二零零八年的五月,就有扎如木台乡的张桂云,陈丽荣,何宝泰,石秀玲,阿珠英(音);大杨树的刘春勋、刘荣勋、刘金玲、敖青荣、雷秀香、孟淑霞、洪立涛、张丽、樊凤英、殷长歧等多名大法弟子被其绑架。

    恶报结果:
    失去职位, 降职

    恶报描述:
    张世斌,内蒙古莫力达瓦旗“六一零”恶警,兼公安局副局长,汉族。绑架、关押、勒索、劳教、判刑、在其家中私设监狱(洗脑班),残害法轮功学员,丧失人性,泯灭良知,对莫旗、鄂旗法轮功学员犯下滔天罪行。

    从一九九九年~二零一一年,张世斌因迫害莫旗、鄂旗及其它地区法轮功学员“有功”,中共邪党曾“受封加奖”。

    最不可饶恕的是,他的妻子关万珍也一同参与迫害法轮大法学员,也享用着迫害法轮大法学员得来的不义之财,她还为张世斌迫害法轮功学员支招、出谋划策,见不奏效,竟然亲自到洗脑班“转化”法轮功学员。

    张世斌还欺压百姓、强占百姓土地,被百姓上告,遭了恶报,被迫离职,结束他靠残害好人升官发财的政治野心。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共警察遭恶报实例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张世斌,手机:13848600007 / 13804704013 宅电:0470-4621889
    张世斌家在莫旗尼尔基镇南郊苗圃、自盖的小二楼。张世斌曾经在自家中办邪恶洗脑班。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迫害致残;使流离失所/使家破人散;

    迫害类型:
    逼迫放弃信仰威胁/恐吓非法关押绑架/劫持洗脑/送洗脑班非法劳教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敲诈/掠夺/破坏财物迫害亲属勒索钱财抄家践踏信仰非法判刑非法发布逮捕令铐在某处上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内蒙莫力达瓦旗李久成被非法关押月余
    两次蒙冤入狱-内蒙古莫旗李久成又被劫持
    内蒙古莫旗“六一零”头子张世斌恶行
    内蒙古莫旗陈丽荣和丈夫遭受的迫害
    内蒙古呼伦贝尔市181位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两次被非法判刑-内蒙古莫旗李久成再被绑架
    内蒙古莫旗善良妇女第七次被绑架
    内蒙古莫旗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内蒙古莫旗医院老院长王立山夫妇遭受的迫害
    内蒙古莫旗韦昌峰等插播真相遭迫害情况
    内蒙古莫旗法轮功学员肇淑芝遭受的迫害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共警察遭恶报实例
    内蒙古莫旗欧阳占东历年受迫害事实
    内蒙古莫旗“六一零”零五年对杨桂梅的迫害
    内蒙古莫旗恶警多年恶行实录
    杨宇新遗孀甄海燕第三次被绑架
    207452.html#099105610
    内蒙大杨树地区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实例(二)── 刘岩、杨宇新母子被迫害致死案例
    内蒙欧阳占东被河北劳教所迫害致生命垂危
    内杨宇新一周年祭
    蒙莫旗大法弟子欧阳占东被迫害经历
    莫旗“六一零”头目张世斌私设监狱迫害大法弟子
    内蒙古法轮功学员欧阳占东被迫害事实
    内蒙古莫旗610头目张世斌恶行
    蒙古莫旗“六一零”头子张世斌绑架劳教甄海燕的经过
    零七年九月,十六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杨宇新遗体被火化灭迹 妻子甄海燕被关劳教所
    丈夫被害尸骨未寒,甄海燕再遭非法抓捕
    内蒙古大法弟子杨宇新被迫害致死
    一名曾被注射不明药物的学员自述
    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12/1/06)
    135998.html#2006-8
    黑龙江讷河市插播真像 610专案组到讷河打击报复

    所在单位:
    莫力达瓦旗610(莫旗610)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简称
    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简称"莫旗"
    莫旗610头子:张世斌,手机:13848600007 / 13804704013 宅电:0470-4621889
    张世斌家在莫旗尼尔基镇南郊苗圃、自盖的小二楼。张世斌曾经在自家中办邪恶洗脑班。

    受迫害人:
    内蒙古大法学员; 殷长岐; 李凤飞; 王朝俊; 李勇喜; 孙爱兰; 李桂云; 刘云云; 刘贵祥(刘桂祥); 欧阳占东; 刘金玲; 刘春勋; 杨桂梅; 洪立涛; 张丽; 李春华; 李福东; 杨文华; 李福荣; 何宝泰; 孟淑霞; 周玉臣; 鄂玉霞; 许冬梅; 郭菊花; 陈凤珍; 于淑珍; 袁延波; 傲清荣; 雷秀香; 刘荣勋; 樊凤英; 杨宇新; 甄海燕; 王显成; 夏秀文; 陈丽荣; 周俭; 张桂云; 石秀玲; 阿珠英(鄂祝英); 孔巧云; 肇迎琴; 朱桂兰; 林丽杰; 何树宝; 何庆超; 王长顺; 王淑琴; 王翠霞; 倪宝华; 徐彦; 徐爱芝; 赵云清; 吕春霞; 武忠华(武荣华); 曹艳华; 敖桂娜; 王爱荣; 刘玉梅; 李凤香; 傅丽娜; 田秀英; 李久成; 赵(肇)淑芝; 赵(肇)淑芝; 敖荣华; 卢惠常; 王立山; 赵德慧; 李长吉; 刘桂芝; 李久龙; 

    更新日期: 2017-9-15 5:25: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