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张加彬(家斌)

    简介:
    张加彬(家斌)
    (Zhang,Jiabin),男 ,年龄未知,

    辽宁省锦州教养院二大队恶警。

    迫害时间待查,恶警李松涛、张家斌、杨廷伦等人对一锦州大法弟子进行迫害。他们把他铐上,并用一大块带血的脏布将他的嘴堵上,让犯人摁着布,他气都透不过来。他们还扒光了他的衣服,并说“要用电棍给他洗澡。”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一日,刘成开始进京和平上访,到了北京就遭到当地恶警的绑架和毒打。随后就把他劫持回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之后,又把他劫持到锦州劳教所迫害,非法关押了三年。在这期间,因他不配合、不放弃信仰,经常遭到锦州劳教所恶警马勇、白金龙、李松涛、张春风、杨庭伦、张加彬、冯子彬、韩建军、韩立华等人的毒打、不让睡觉、电击,把肚皮都电焦了。就这样他一直不配合恶人,走了过来。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一日,管教杨庭伦、张加彬、冯子斌向大法学员叫嚣:“你们是暴乱,就得镇压,绝不能留情。”这种强制监管持续约半个月。最后,大法弟子王桂令等学员还被分别加期二到五个月不等。而那些毒打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却得到减期的奖励。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二日晚七点多钟,冯云刚在锦州士英街华光十号路口西南边贴真相标语时,被不明真相的警察绑架到古塔区×××中队,被暴打一顿后恶警把他送到锦州看守所。期间在看守所被强制做奴工,还被刑事犯打伤右膀子和腰部。半年后冯云刚被非法送到锦州劳动教养院继续迫害。教养院的“必修课”是逼迫法轮功学员观看诽谤大法师父和大法的音像、书画、报刊等,还采用坐小板凳体罚的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迫害开始升级,为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教养院警察把法轮功学员单独关在迫害房间里,恶警利诱刑事犯沈闯拳脚相加,用木板打、用长桌子把人挤到墙角,整日整夜不让睡觉,看见闭眼就动手打。有时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扒光衣服用高压电棍电。参与迫害的警察有:冯子彬、张春风、李松涛、张家彬、白金龙、韩建军、阎××等。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日上午,王桂令被罚站到晚上九点多钟后,由管教队长李松涛领头,管教杨廷伦,张春风,张加彬,还有一名姓安的刑事犯,一齐动手,将王桂令双手用手铐背铐上,把两腿双盘上,用力向后拽拉至极限,然后用绳子捆绑上,摁坐在瓷砖地上。半小时后,又把王桂令摁倒,扒去上衣,扒掉袜子,用多根电棍电,听说都是多少万伏高压新电棍,电王桂令前心后心、两脚心。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恶警冯子斌、李松涛、张加彬三人将大法弟子刘永生带到后院平房(酷刑室),铐在铁椅上,三人同时施刑。恶警李松涛还将他的裤子脱到膝盖处,用电棍电击其小便。刘永生精神受到严重摧残。

    辽宁省锦州市大法学员杨继升,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在锦州劳教所被迫害致头痛、做开颅手术,最终于二零零五年六月含冤离世。

    锦州市教养院法轮功专管大队大队长是白金龙,副大队长有杨廷伦,张春风,教导员李松涛,队长有韩建军,张家彬,穆锦生等人。恶警张春风打完王瑞奇嘴巴后,当时蛮横地说,我没打你,谁看见我打你了。当时在场的张家彬被王瑞奇质问,他打我,你为什么不制止?张说:我管不着他,制止不了。纯粹是一副流氓无赖嘴脸。王瑞奇在锦州市教养院被非法关押三年,期间曾经遭受多次毒打和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杨继升去北京为法轮大法上访,杨继升与车内的四名大法弟子因没有身份证,因而被警察非法抓捕。第二天,锦州市公安局来人把五名大法弟子强行绑架回到锦州市公安局。

    在锦州市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由于大法弟子不报姓名,杨继升与另一名五十三岁的大法男弟子,遭到恶警的疯狂迫害。杨继升被六一零办公室恶警用电棍电击身体,打嘴巴子,鞋托打头部,用棒子打小便处等邪恶手段迫害。

    后来,杨继升被关押到锦州劳教所,拒绝转化,管教张加彬与李松涛和闫国升长时间不允许他睡觉,长时间体罚坐板,恶警李松涛打四大队的一个刑事犯郭铁山,逼迫郭打杨继升以达到强行转化的目的,否则给郭加刑期。于是郭毒打杨继升,不久,杨继升开始头痛,讲不了话了,全身无力。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家人用保外就医的方法把杨继升接回家里。零二年十二月二日入锦州市二零五医院检查,当时锦州劳教所卫生所长史贞山和杨庭伦队长跟着,检查结果是脑颅一侧积血一侧积水,医院说有生命危险必须做开颅手术,十二月四日做脑颅手术。

    二零零四年六月份身体状况明显恶化,双目失明,全身浮肿,腿粗大不能行走。医院结论为糖尿病综合症,二零零五年六月含冤离开人世。

    二零零二年四月,一辽宁义县义州镇大法弟子被义县公安局送锦州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在新收大队遭到七、八名犯人长达三个多小时殴打,然后放在铁椅上用酷刑。九月份,被邪恶二大队强行迫害,强制转化、洗脑、坐小板凳,用电棍电击头部、脸部,不让睡觉连续九天九夜,长期站立、殴打,导致双腿伤残、行走困难长达两年之久,其中还有被关小号等。迫害的恶警有:李松涛、杨庭伦、张春风、张家彬等。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六日,邪恶疯狂地迫害开始全面展开。由首恶张海平、金福利坐阵指挥,由恶警张加彬、韩利华、冯子斌、李松涛、张春风、穆锦生、穆怀生、才永杰、韩建军、韩光宪、赵永利、王建国、闫国升分成三组,每组各带一名犯罪分子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为了达到目的,恶徒们对大法学员采用强制洗脑的办法,并用电棍电击头部、脸部、脖子、前胸、后背、小便等处。

    二零零二年九月,胡凤奎在进京上访的途中被逮捕,非法劳教了3年。由于坚持自己的信仰,在锦州教养院二大队受尽折磨。恶警张加彬、韩利华、冯子宾、张春风、李松涛、杨庭伦、穆锦生等几名邪恶之徒把这位老人用手铐铐在暖气管上,不让他睡觉,轮番折磨。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邪恶疯狂到了极点,由省厅邪恶头目凌禀志带队,领着锦州教养院的李松涛、张加彬、杨庭伦等等,抚顺教养院、本溪教养院的恶警到马三家强制洗脑,起了邪恶的名字叫“集中整顿劳教场所秩序”或“攻尖战”。

    二零零三年三月,大法弟子霍银山被恶警李松涛带到一楼,把其双腿盘上,用绳子捆紧,吊起来。他等恶人轮番在其腿上踩,霍银山几乎昏过去。张加彬等几名恶警把大法弟子胡凤奎(老人家)铐在暖气管上,轮番进行折磨。同年10月遭到他电棍电击。

    二零零三年十月,胡凤奎再次提出声明,自己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话及材料全部作废,并坚定修炼,对此,恶警们非常气愤,他们给胡凤奎双手用手铐铐上。张加彬用电棍电击胡凤奎。目前(二零零四年二月),胡凤奎被迫害的走路困难需要别人搀扶。

    恶警给学员戴上手铐,头上戴安全帽,站在墙角几天不叫睡觉,连续看攻击诬陷法轮功的录像进行它们的所谓洗脑。警察和普教24小时值班看着,要是看见学员闭眼就打嘴巴,用电棍电等手段不让睡觉。用欺骗、恐吓等手段进行所谓的“揭、骗、换、情”,更有甚者把法轮功学员的手和脚扣在铁椅子上,把嘴堵上,扒下衣服施电刑。

    将学员的双腿双盘上,用布带绳勒紧,长时间不松开。给严管的学员坐长约400mm,宽约100mm,高约150mm的小凳,每天从早上一直坐到晚上12点,把凳面钉上两个钉子,翻过来砸倒叫他们坐。”恶警教导员李松涛指使普教打法轮功学员。恶警在迫害中很多大法弟子脚站成青紫色,失去了知觉,生活至今不能自理。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九日,法轮功学员闫来升被送往锦州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在新收大队遭到教导员王刚殴打,使左听力下降,坐铁椅子三天三夜,二十四小时把手铐在铁环上。八月被邪恶二大队教导员李松涛迫害,强制坐小板凳,把腿盘上,交叉拉至极限,长期捆绑,不让睡觉等酷刑,强制看诽谤大法的录像,绝食时狱医史贞元强制用橡胶管顺鼻孔插入灌食。参与迫害闫来升的还有恶警白金龙(大队长)、杨庭伦(副大队长)、张春风(副大队长)、张佳彬等人。

    二零零四年辽宁义县前杨乡法轮功学员刘成被劫持到锦州劳教所非法劳教。在劳教期间,遭到张加彬等恶警惨无人道的坐老虎凳(也叫铁椅子)、绑腿、铐刑加暴打、电击、坐小椅子的酷刑迫害,使其双腿致残。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邪恶疯狂到了极点,由省厅邪恶头目凌禀志带队,领着锦州教养院的李松涛、张加彬、杨庭伦等等,抚顺教养院、本溪教养院的恶警到马三家强制洗脑,起了邪恶的名字叫“集中整顿劳教场所秩序”或“攻尖战”。 当时省厅开会说:坚定不转化的要判刑。所长苏境和二大队二分队的恶警王秀娟和冲当急先锋。

    迫害法轮功学员张秀玲,杜洪芹(音),名字叫文(工程师),刘玉芝。基本犯罪事实: 强行洗脑,不让睡觉,手铐铐吊,长时间罚军蹲,纵容指使背叛信仰的人毒打受害人。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七日被“追查国际”通告追查
    睛紫青,站不住。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迫害致残;

    迫害类型:
    剥夺睡眠洗脑/送洗脑班毒打/殴打电刑老虎凳罚站逼迫放弃信仰坐/锁在铁椅子上上绳手铐/脚镣铐在某处上嘴塞肮脏物品(如擦脚毛巾,臭袜子,卫生纸等)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辽宁锦州市王玉泉诉江被迫害离世
    两次被劳教迫害-辽宁锦州胡凤奎老人离世
    辽宁锦州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二)
    辽宁锦州地区法轮功学员十年遭受的迫害
    妻子被打死 王瑞奇迫害中悲苦离世(图)
    辽宁义县刘成三次被非法劳教 遭种种酷刑
    曝光辽宁义县部份乡镇派出所所长的恶行
    义县法轮功学员刘成在劳教所和当地遭受的迫害
    锦州法轮功学员刘凤梅、王桂令遭受的迫害(图)
    几名辽宁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辽宁省义县闫来升被迫害事实
    杨继升被锦州劳教所迫害致死
    我在锦州教养院遭受的迫害
    锦州教养院酷刑一览表(三)(图)
    只因说真话 六旬老父在锦州教养院遭酷刑
    我所见到的锦州教养院恶警的暴行
    锦州教养院迫害纪实(图)
    霍银山遭锦州市劳教院恶警和刑事犯人摧残
    锦州第一看守所和马三家劳教所的残暴
    辽宁省锦州市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锦州市大法弟子宣国顺、史宝东、胡凤奎遭迫害事实
    锦州教养院的凶残暴力

    所在单位:
    锦州教养院(锦州劳教所)锦朝路53号    邮编:121000办公室(传真):4567366管理科:0416--4566753政治处:0416--4566725收发室:0416--4567330锦州市劳教所院长张海平:手机,13941655333,0416--4562868(宅)锦州市劳教所政委金福利:手机,13941606459锦州市劳教所洗脑队副大队长李松涛:手机,13604164126锦州市劳教所洗脑队副大队长杨庭伦:电话,0416--2343435(宅)锦州市劳教所洗脑队恶警张加彬:电话,0416--2342945(宅)锦州市劳教所洗脑队恶警张春风
    锦朝路53号 邮编:121000
    办公室(传真):4567366
    管理科:0416--4566753
    政治处:0416--4566725
    收发室:0416--4567330
    锦州市劳教所院长张海平:手机,13941655333,0416--4562868(宅)
    锦州市劳教所政委金福利:手机,13941606459
    锦州市劳教所洗脑队副大队长李松涛:手机,13604164126
    锦州市劳教所洗脑队副大队长杨庭伦:电话,0416--2343435(宅)
    锦州市劳教所洗脑队恶警张加彬:电话,0416--2342945(宅)
    锦州市劳教所洗脑队恶警张春风

    受迫害人:
    锦州大法弟子; 霍银山; 辽宁义县义州镇女大法弟子; 刘永生; 曹策; 石宗岩; 杨继升; 王贵令(王桂令); 胡凤奎; 刘成; 闫来升; 李凯; 王玉泉; 冯云刚; 

    更新日期: 2017-2-5 7:11: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