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王胜利

    简介:
    王胜利
    (Wang,Shengli),男 ,年龄未知,

    原教养院管理科科长,后来调到专管法轮功的大队当教导员。

    二零零零年六月,他及刘国华为首、张福胜等十多名狱警,逼迫法轮功学员赵连新等看攻击法轮功的录像,被严词拒绝后,狱警就逐个对他们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包括赵共六位法轮功学员个个被折磨得遍体鳞伤,折磨后还一个连一个铐一起,睡在水泥地上。第二天,以刘国华为首的几名狱警冲进屋,不由分说又挨个进行血腥迫害,拳打脚踢,揪头发往地上撞,电棍电……。这种灭绝人性的迫害持续4天。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下午一点,大法弟子于英楠因写“声明”被强行带到服务楼二楼一个屋子里,在场的副院长姚闯坐阵指挥暴力,王胜利,张福胜,佟利勇,张国柱,李剑,韩XX,刘国华,刘海厚等对于英楠拳打脚踢,按在地上,王胜利用鞋底打两颊,毒打了多少下都数不过来了,于英楠的脸当时肿起老高,紧接着恶警们继续电击,之后王胜利,张福胜,佟利勇,李剑,韩XX等恶警们扑了上去,六、七根电棍电遍于英楠全身所有部位,当时他的颈部,面部起了多个大水泡,水泡被电破后直往下淌黄水,手上的手铐被电成高温,烫得地上的水“吱吱”直冒热气……晚8点左右,恶警王胜利用正在充电的电棍捅于英楠的颈部,脸……,几分钟后,这根电棍坏了,直到夜间11点左右,才停止了这场长达十多个小时的残酷迫害。

    葫芦岛教养院为狱警在2001年3月和大队长刘国华、张干事、郭干事等人将57岁的葫芦岛市绥中县葛家乡陈村人陈德文(男),铐在床上,由狱医王大柱在灌食稀释时放了一袋500克的食盐,“四防员”陈小林给陈德文灌浓盐水。高浓度盐水灌到空腹中,导致陈德文几天后死亡。

    二零零一年四月,大法弟子赵连元住的监室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坚持绝食反迫害,在绝食的第七天,教养院找来市医院大夫下管灌食,恶警王胜利、张福胜、狱警大夫王大住,女恶警高某某等先把赵连元双手、双脚扣在床上成大字形,几个恶警死死地摁住他的头,大夫拿着小指粗细塑料管往鼻孔里插,插不到位再插,插的赵连元满脸是血,疼痛难忍,几乎快要窒息,大夫的手都在颤抖,插了六、七次。把赵连元扣在床上十五天,每天定点恶警灌食,他们还用一个专人监管。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晚,大法弟子任晓北被管教科长王胜利拽着身体在走廊上拖,王胜利用脚当着其它法轮功学员的面踢踩任晓北的胸部,用掌打其头部。12月一天晚上,值班恶警王××污辱大法与师父时,大法弟子赵连新正告他不要这样说,恶警王××就狠踢坐在地上的大法弟子赵连新的胸部。那几天时常遭到恶警的刁难,打骂和踢踹。第十二天大法弟子陈德文、大法弟子何凤华、大法弟子赵连新因不佩戴教养院发的教养员的牌子,几个恶警从背后猛踹大法弟子陈德文,踢大法弟子赵连新、何凤华,又把何凤华拽到别的屋里电,何凤华被电晕。这天被从服务二楼送回大队,之后何凤华也被送回,共计十二天,被电了四天(何凤华被电了五天,第十二天电大法弟子何凤华的恶警有恶警王胜利、恶警张福胜、恶警郭爱民、恶警丁文学)。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九日,恶警王胜利、郭爱民、宋忠天等恶徒们用电棍毒打大法弟子张利国,张被带回后浑身发抖,两肩颤动,经高医生检查,血压为110-180,心率过速、心脏有病。恶警怕被人曝光不敢上报,不让通知家里,事后还狡辩说:谁打了你了?张利国说:我的症状谁都知道,怎么说没打我呢!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三日下午,杨家杖子公安分局杨振勇,开发区政保科刘建国、冯军、派出所马广元、街道关宝玉等人闯入胡宝纯家,强抢师父的照片,胡宝纯和妻子、小姨子(也是大法弟子)拼命保护,也没能阻止他们的犯罪行为。他们将胡宝纯绑架到派出所。然后刘建国带人第二次抄家,抢走三本《转法轮》和一枚法轮章。在派出所他们逼问胡宝纯炼不炼法轮功,胡宝纯回答“炼”,就被非法拘留于葫芦岛拘留所一个月。

    三月初的一天,教养院要求穿囚衣。遭到一些大法弟子的拒绝之后,他们就把大法弟子一个个地拽出去打,打到大法弟子于英楠的时候,胡宝纯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喊“不许打人”,和几位大法弟子冲到走廊,大喊“不许打人”,制止他们行凶。他们就对胡宝纯动手了。在副院长姚闯的带领下,十多个恶警把胡宝纯按在地上,强行给胡宝纯戴上手铐,扒下胡宝纯的裤子,管教科长王胜利拿胡宝纯的皮带抽胡宝纯,恶警佟利勇用电棍电胡宝纯,干事郭爱民、宋忠天、谢博、曹雪等十几个人全用皮鞋不分头脸地踢胡宝纯全身所有能踢到的地方,管教科副科长张福胜还抓着胡宝纯的头发把胡宝纯的头往水泥地上狠撞。因为胡宝纯的双手被铐在背后,胡宝纯没法用手护着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所以胡宝纯身上没有一块能幸免。胡宝纯被踢得头晕眼花、耳鸣、全身疼痛,没处躲没处藏。胡宝纯被踩在十几双皮鞋的下面大喊“不许打人”、“你们不讲法律和仁义道德”,喊声回荡在整个走廊。他们一听又怕又狠,用臭袜子堵住胡宝纯的嘴,又勒住胡宝纯的脖子,打胡宝纯打得更凶了,张福胜还边打边恶狠狠地叫嚣“就不讲法律,就不讲仁义道德,你能怎么样?”这类无法无天的话是江氏爪牙在对大法弟子施暴时经常叫嚣的。副院长姚闯在临走时还照着我的头狠狠踹了一脚,对其他人说:“给他整材料,先判他!”他们打人累得坐着喘粗气,然后把裤子给胡宝纯套上就把胡宝纯扔进了小号关了十九天。

    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前的一天,杨家杖子分局的杨振勇无端污蔑胡宝纯,说胡宝纯在东三省开法会,非法通缉胡宝纯。在绥中的一个中介所被人构陷,被绥中国保大队的李长华、刘中和绑架到绥中看守所。第二天,杨家杖子派出所又把胡宝纯绑架到葫芦岛市看守所。胡宝纯绝食抗议,到第十天,刘俊科(狱警)唆使白中立(死刑犯)和其他犯人折磨胡宝纯、毒打胡宝纯。他们把胡宝纯头按在地板上撞,狠捏睾丸,许崇杰(支队长)在胡宝纯站不起来时,强行逼胡宝纯站着,打胡宝纯几个耳光。狱医陈某在给胡宝纯打针时也打了胡宝纯几个嘴巴。中午,他们把胡宝纯绑在铁椅子上强行灌食。灌食时,警察指使白中立捏胡宝纯睾丸。他们把胡宝纯嘴撬开用铁钳子插在嘴里乱搅和,弄伤口腔,非常痛苦。在折磨胡宝纯一个月后,他们又把胡宝纯绑架葫芦岛市劳教所。在劳教所我又遭到野蛮灌食,疼痛难忍。一百多天后,胡宝纯被折磨的不象样子,心脏出现异常,警察非常害怕,只好放了胡宝纯,二零零四年七月胡宝纯回到家中。

    恶报结果:
    患病

    恶报描述:
    原教养院管理科科长王胜利,带领管理科干警无数次残酷电击、毒打法轮功学员,致使很多法轮功学员遍体鳞伤,甚至被迫害致死。张斌一事之后,王胜利被免去原管理科科长职务,下到大队当教导员,而且身体恶化,患了严重肝炎,住院动了手术。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葫芦岛教养院恶警作恶多端受惩罚
    76271.html#ebao
    葫芦岛市教养院贪官酷吏受到天理惩戒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王胜利:3960760,手机:13309894445

    迫害类型:
    洗脑/送洗脑班摧残性灌食戴脚镣/连体脚镣毒打/殴打电击践踏信仰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辽宁各劳教所的罪恶
    中共对男性法轮功学员的性迫害(3)
    辽宁葫芦岛教养院恶人恶行
    辽宁胡宝纯十次被关押迫害-家破人亡
    葫芦岛教养院及钢屯镇政府对赵连元的迫害
    我在葫芦岛劳动教养院遭受的酷刑演示(图)
    葫芦岛教养院恶警崇尚暴力、教唆杀人
    辽宁葫芦岛教养院:电棍捅私处 变态狱警观刑为乐(图)
    葫芦岛教养院恶警作恶多端受惩罚
    胡宝纯元宵节致信乡亲:我妻被害死 我被非法劳教三次
    妻子被迫害惨死我见不到尸首 我被三次非法劳教
    葫芦岛市劳动教养院“地下刑堂”令人发指
    预算助理工程师张璇在葫芦岛市劳教院遭受的迫害
    辽宁葫芦岛市大法弟子于英楠再次无辜被劳教三年
    电棍击身皮肉烂 三年牢狱心志坚──我在葫芦岛教养院的三载苦难历程
    葫芦岛教养院充斥着肉皮的烧焦味
    辽宁省葫芦岛市教养院姚闯等暴徒的犯罪记录

    所在单位:
    葫芦岛市教养院(葫芦岛市劳动教养管理所)

    受迫害人:
    辽宁大法弟子; 辽宁大法弟子; 孙士权; 张利国; 赵连元; 王成德; 陈立全; 王亚明; 张璇; 周维生; 于长文; 丛国志; 田赞良; 何凤华; 李学民; 李广海; 陈德文; 赵连新; 胡宝纯; 于英楠; 任晓北; 

    更新日期: 2016-5-26 5:32: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