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张福胜

    简介:
    张福胜
    (Zhang,Fusheng),男 ,年龄未知,

    原葫芦岛教养院管理科干事。

    1999年11月30日中午,大法弟子张璇被绑架到葫芦岛市教养院,在管教科,恶警张福胜(当时任管教科干事)等人将张璇衣服全部扒光进行搜身。

    2000年5月30日上午9点左右,大法弟子张璇和陈德文、苏洪涛,及被非法关押在劳动二大队的大法弟子王茁、姚彦会、王洪廷共计六人被带到新收大队。恶警张福胜,恶警佟利勇带着”四防”劳教犯刘亮、劳教犯刘强、王劳教犯涛、劳教犯史××、劳教犯张××、劳教犯李树学等人强迫大法弟子读诽谤大法的书。张福胜因大法弟子张璇不读诽谤大法的书,就把大法弟子张璇拽出来打嘴巴、用拳头打腮部、前胸、胸口(打胸口打得喘不上气来,等缓上气来再打)、还用脚踢。打得恶警张福胜手上都是血,他还指使几个“四防”叫到一起分配任务对待大法弟子。

    2000年6月,张福胜及刘国华为首、王胜利等十多名狱警,逼迫法轮功学员赵连新等看攻击法轮功的录像,被严词拒绝后,狱警就逐个对他们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包括赵共六位法轮功学员个个被折磨得遍体鳞伤,折磨后还一个连一个铐一起,睡在水泥地上。第二天,以刘国华为首的几名狱警冲进屋,不由分说又挨个进行血腥迫害,拳打脚踢,揪头发往地上撞,电棍电……。这种灭绝人性的迫害持续4天。

    2000年6月24日,龙港区公安分局因为石春德没有作出“不进京的保证”,非法拘留,在超期关押两月后,又非法对石春德劳教两年。在葫芦岛市劳教院,石春德遭受到十多种体罚、虐待和毒打:
    刚一进教养院,就被(警察张福胜等人)强制坐在地面上。保持一个姿势,每天要坐14小时以上,伴有打骂。一坐就是十几天、几十天,造成腿疼、抽筋、拉肚子、里急后重等状态。
    参与迫害的有葫芦岛市劳教院副院长姚闯,政委吴××,杨连元、吴杨、刘国华、张福胜等。

    2000年10月8日,张福胜用狼牙棒抽打大法弟子梁国满,何凤华,他打边说:炼,就跪着;不炼,就坐着,免遭皮肉之苦。”何凤华被打得喘不过气来。

    2000年10月29日,晚上他们在院长姚闯的命令下,张福胜、郭爱民等6个警察连续打了大法弟子们三天(29日、30日、11月1日)。第四天,教养院施行了新一轮暴行。不服从的就打,一直打到开饭。大法弟子梁国满被打得死去活来,身上没有一点好地方了,肉皮已经烧焦,满屋弥漫着肉皮烧焦的味道。恶警张福胜还用电棍电梁国满的小便处,肿痛难忍。

    2000年10月份,有一天晚上八点左右,全院恶警动用暴力迫害绝食的法轮功学员。大队长刘国华给赵连元捏造的罪名是带头绝食,给他加期六个月。行刑室内的桌子上摆着几只狼牙棒、几只电棍。恶警王胜利(管教科长)在前面打嘴巴,姚闯(院长)、刘国华(大队长)、丁学文、张福胜等用狼牙棒打,用电棍电赵连元。

    2000年11月29日下午一点,大法弟子于英楠因写“声明”被强行带到服务楼二楼一个屋子里,副院长姚闯坐阵指挥暴力,王胜利,张福胜,佟利勇,张国柱,李剑,韩XX,刘国华,刘海厚等对其拳打脚踢,按在地上,张福胜抽去裤带,扒去鞋袜、上衣解开裤子纽扣,一群恶警手拿电棍电击于英楠的头部,脸,鼻子,嘴唇,脖颈,腋窝,胸,背,腹,小便,手心,脚心。暴徒们(其中有张福胜)用电棍电击于英楠的阴部两次,其中一次时间长达二、三十分钟,造成小便疼痛。之后王胜利,张福胜,佟利勇,李剑,韩XX等恶警们扑了上去,六、七根电棍电遍于英楠全身所有部位,当时他的颈部,面部起了多个大水泡,水泡被电破后直往下淌黄水,手上的手铐被电成高温,烫得地上的水“吱吱”直冒热气……晚8点左右,恶警张福胜对李剑说:“咱先拿他炼炼。”。

    2000年12月1日,副院长恶警姚闯带队把一部份学员带到劳教楼东侧队长办公室,电棍充电等待。下午恶警刘国华带领一帮恶警手提电棍和录音机冲进西侧号内准备暴力强迫学员听攻击大法的录音,当时东侧号内数名法轮功学员被打、被电迫害几天了。恶警刘国华进屋便扬言:“谁不听站起来。”当时十多个人全部站起来,有大法弟子张璇、大法弟子赵连新、陈德文、刘全旺、李学民、何凤华、赵国辉等,前几人被手带背铐,拖拽到服务楼二楼(劳教包房)分别进行毒打、电棍电、鞋底抽脸嘴、皮带抽。大法弟子赵连新被打得头肿得像西瓜,两眼打成一条细缝,眼底充血,看人时得用手扒开看,嘴唇打成四瓣向外翻淌着血水,无法进食,脖子、脸上的电击伤淌着□水,面目皆非无法辨认,真是惨不忍睹。这天参与的恶警有副院长姚闯(专管迫害法轮功)、恶警刘国华、恶警张福胜、恶警张国柱、恶警王胜利(管教科长)、恶警郭爱民、恶警李剑、恶警刘海厚、恶警丁文学、恶警范永杰、恶警李希宽等。

    2001年4月,大法弟子赵连元住的监室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坚持绝食反迫害,在绝食的第七天,教养院找来市医院大夫下管灌食,恶警王胜利、张福胜、狱警大夫王大住,女恶警高某某等先把赵连元双手、双脚扣在床上成大字形,几个恶警死死地摁住他的头,大夫拿着小指粗细塑料管往鼻孔里插,插不到位再插,插的赵连元满脸是血,疼痛难忍,几乎快要窒息,大夫的手都在颤抖,插了六、七次。把赵连元扣在床上十五天,每天定点恶警灌食,他们还用一个专人监管。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葫芦岛教养院一楼25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还师父清白。二十九日上午,恶警教管科科长张福圣等人进入号幢内,刘国华当众宣读他自己编造的假经文,遭到大法弟子田赞良的严厉抵制,午后,刘加文大队长把田赞良叫出。后调到食堂二楼,管教科等恶警用电棍毒打数小时,打得半身不能动,肋骨打折,咳嗽时得叫别人顶住肋骨才能咳出。也不给治疗。大法弟子丛国志也被带出谈话。大法学员们怕丛国志再遭毒打,强烈抗议,要求放回学员。教养院上报市委,政法委书记周凤鸣亲自指挥,调动防暴警察,在三十日晚将一楼西侧号幢的8名大法弟子从被窝中带走,多人没有穿鞋和外衣。东侧和号幢有3名大法弟子在教养院众恶警的毒打下被强行带走。任小北、于长文被用手巾堵住嘴。11名大法弟子被送到葫芦岛看守所。大法弟子任小北、周维生第二天被戴上大号的铁镣,并被强行灌食。

    此时,葫芦岛教养院对剩下绝食的大法弟子进行了疯狂的毒打,院长坐镇。动用了30根高压电棍,对大法弟子酷刑折磨。

    2001年11月30日晚上,3号房大法弟子学法炼功时受到恶警及“四防”的阻拦,葫芦岛市防暴大队全副武装前来镇压(听说是市长下令以暴力事件处理),一些学员被防暴大队强行拖去看守所(情况不详,据说有10人左右,其中有大法弟子张成洁、大法弟子钱鹏、大法弟子周维生、大法弟子何东远、大法弟子李利新、大法弟子杨将威、大法弟子王茁、大法弟子任晓北、大法弟子于长文等。后来听说有几名同修被判了刑),一部份被留在教养院迫害。这次除了防暴大队之外,参与的恶警有张福胜、恶警谢博、恶警王胜利、恶警宋忠天(管教科干事)、恶警王大柱(院医)、恶警丁文学等,此外还有其它大队的队长十多人(叫不上名);“四防”有恶警郭春江,恶警叶庆斌,恶警钱立忠等20几人。

    2001年12月一天晚上,值班恶警王××污辱大法与师父时,大法弟子赵连新正告他不要这样说,恶警王××就狠踢坐在地上的大法弟子赵连新的胸部。那几天我们时常遭到恶警的刁难,打骂和踢踹。第十二天大法弟子陈德文、大法弟子何凤华、大法弟子赵连新因不佩戴教养院发的教养员的牌子,几个恶警从背后猛踹大法弟子陈德文,踢大法弟子赵连新、大法弟子何凤华,又把大法弟子何凤华拽到别的屋里电,大法弟子何凤华被电晕。这天被从服务二楼送回大队,之后大法弟子何凤华也被送回,共计十二天,被电了四天(其中大法弟子何凤华被电了五天,第十二天电大法弟子何凤华的恶警有恶警王胜利、恶警张福胜、恶警郭爱民、恶警丁文学)。

    2003年1月6、7、8日,葫芦岛教养院对坚定大法弟子进行了一次血腥暴力的强制转化,动用了教养院所有的警力、刑具和帮凶劳教犯,整整进行了3天。那次以院长姚闯为首,大队长刘国华等坐镇指挥,对坚修大法弟子同时进行了毒打、吊铐、电击。刑具多种多样:除了警棍之外,还有钢筋缠塑料、折几个来回的电话线、塑料管、狼牙棒、老虎凳……

    2003年1月7日下午,大队长丁文学、范永杰把大法弟子裴中华叫出去,找狱医高××拿了几片药,然后将裴中华两手紧紧铐上,让两名帮凶劳教犯架住双臂,恶警张福胜一手捏住两腮、一手用鞋刷撬开嘴、把药灌进去。张福胜、王维珍、宋忠天、吴扬等恶警手执电棒放进裴中华的裆部、小腹、脖子、头顶等处,几根电棍同时点击,同时毒打,6个小时之后又强行灌下了那种不知名的药。最后他们扒去裴中华的衣服全身泼上水再用电棍电,张福胜用打耳光、坐凳、垫板等体罚方式继续折磨了裴中华10个小时左右。

    大法弟子陈德文被教养院张福胜等恶警暴力殴打、用多根电棍电击全身敏感部位(阴部等)、灌浓盐水等方式折磨致死。

    朱明奎被用四根电棍,同时毒打其腋下、后背、裆部、脚,被打得多处受伤,致使朱明奎两三天几乎不能大小便,嘴被勒破皮(用铝线勒住嘴不能喊叫)。恶警张福胜还说:“啥时打转化啥时算完。”

    张福胜等恶警用4-5根电棍同时猛电邓文兴,并毒打他。邓颈部被电出很大的水泡,面部肿得很高,变形,几乎认不出来了。折磨迫害长达24小时之久,第三天又打了两个小时,其间一直不让睡觉,在26个小时痛苦的折磨中,邓的脚、腿、后背、两腋、面部、全身多处伤痕累累。

    2003年1月7日8时,王中涛被恶警当众揪着脖领子疯狂地拥到外边,张福胜还说往死里打,恶警们用4根电棍同时连电带打,看不能起作用,增至6根同时连打带电,致使王中涛小便处红肿,右耳肿大,全身多处受伤。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三日下午,杨家杖子公安分局杨振勇,开发区政保科刘建国、冯军、派出所马广元、街道关宝玉等人闯入胡宝纯家,强抢师父的照片,胡宝纯和妻子、小姨子(也是大法弟子)拼命保护,也没能阻止他们的犯罪行为。他们将胡宝纯绑架到派出所。然后刘建国带人第二次抄家,抢走三本《转法轮》和一枚法轮章。在派出所他们逼问胡宝纯炼不炼法轮功,胡宝纯回答“炼”,就被非法拘留于葫芦岛拘留所一个月。

    十一月九日晚六点,刘国华(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大队长)把胡宝纯叫到四楼办公室,强迫胡宝纯读诽谤法轮大法的书,遭到胡宝纯的拒绝之后,就把胡宝纯的双手反铐在后背,恶警刘国华、张国柱、范永杰、刘海厚轮番用电棍电胡宝纯,其间两个电棍充电二、三次,电棍充电的间歇,刘国华脱下胡宝纯的鞋,用鞋底一口气打了胡宝纯三十多个耳光。一直折磨胡宝纯到半夜十二点。

    三月初的一天,教养院要求穿囚衣。遭到一些大法弟子的拒绝之后,他们就把大法弟子一个个地拽出去打,打到大法弟子于英楠的时候,胡宝纯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喊“不许打人”,和几位大法弟子冲到走廊,大喊“不许打人”,制止他们行凶。他们就对胡宝纯动手了。在副院长姚闯的带领下,十多个恶警把胡宝纯按在地上,强行给胡宝纯戴上手铐,扒下胡宝纯的裤子,管教科长王胜利拿胡宝纯的皮带抽胡宝纯,恶警佟利勇用电棍电胡宝纯,干事郭爱民、宋忠天、谢博、曹雪等十几个人全用皮鞋不分头脸地踢胡宝纯全身所有能踢到的地方,管教科副科长张福胜还抓着胡宝纯的头发把胡宝纯的头往水泥地上狠撞。因为胡宝纯的双手被铐在背后,胡宝纯没法用手护着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所以胡宝纯身上没有一块能幸免。胡宝纯被踢得头晕眼花、耳鸣、全身疼痛,没处躲没处藏。胡宝纯被踩在十几双皮鞋的下面大喊“不许打人”、“你们不讲法律和仁义道德”,喊声回荡在整个走廊。他们一听又怕又狠,用臭袜子堵住胡宝纯的嘴,又勒住胡宝纯的脖子,打胡宝纯打得更凶了,张福胜还边打边恶狠狠地叫嚣“就不讲法律,就不讲仁义道德,你能怎么样?”这类无法无天的话是江氏爪牙在对大法弟子施暴时经常叫嚣的。副院长姚闯在临走时还照着我的头狠狠踹了一脚,对其他人说:“给他整材料,先判他!”他们打人累得坐着喘粗气,然后把裤子给胡宝纯套上就把胡宝纯扔进了小号关了十九天。

    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前的一天,杨家杖子分局的杨振勇无端污蔑胡宝纯,说胡宝纯在东三省开法会,非法通缉胡宝纯。在绥中的一个中介所被人构陷,被绥中国保大队的李长华、刘中和绑架到绥中看守所。第二天,杨家杖子派出所又把胡宝纯绑架到葫芦岛市看守所。胡宝纯绝食抗议,到第十天,刘俊科(狱警)唆使白中立(死刑犯)和其他犯人折磨胡宝纯、毒打胡宝纯。他们把胡宝纯头按在地板上撞,狠捏睾丸,许崇杰(支队长)在胡宝纯站不起来时,强行逼胡宝纯站着,打胡宝纯几个耳光。狱医陈某在给胡宝纯打针时也打了胡宝纯几个嘴巴。中午,他们把胡宝纯绑在铁椅子上强行灌食。灌食时,警察指使白中立捏胡宝纯睾丸。他们把胡宝纯嘴撬开用铁钳子插在嘴里乱搅和,弄伤口腔,非常痛苦。在折磨胡宝纯一个月后,他们又把胡宝纯绑架葫芦岛市劳教所。在劳教所我又遭到野蛮灌食,疼痛难忍。一百多天后,胡宝纯被折磨的不象样子,心脏出现异常,警察非常害怕,只好放了胡宝纯,二零零四年七月胡宝纯回到家中。

    李树军在2000年为自己的信仰去北京上访,被温泉派出所接回来后,在派出所就遭到所长杨德海的毒打,肋骨当时就被打断。第二天就被非法送往葫芦岛教养院羁押,又被恶警张福胜毒打,打的恰恰又是断裂的肋骨之处。

    恶报结果:
    失去职位, 降职

    恶报描述:
    原教养院管理科干事张福胜,迫害法轮功学员极其狠毒,人称「教养院第一大狠人」,后来踏着法轮功学员的鲜血又爬升为管理科副科长。2003年张福胜因贪污受贿,被开除警籍,免去公职。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葫芦岛教养院恶警作恶多端受惩罚
    76271.html#ebao
    葫芦岛市教养院贪官酷吏受到天理惩戒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迫害类型:
    洗脑/送洗脑班强行吃麻醉神经的药长时间吊拷电刑毒打/殴打老虎凳坐板打骂逼迫放弃信仰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辽宁葫芦岛市石春德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慈母为何不能瞑目
    中共对男性法轮功学员的性迫害(3)
    辽宁葫芦岛教养院恶人恶行
    辽宁胡宝纯十次被关押迫害-家破人亡
    葫芦岛教养院及钢屯镇政府对赵连元的迫害
    葫芦岛石春德遭恶党非法关押、劳教的经历(图)
    葫芦岛劳教所迫害死多名大法弟子
    辽宁葫芦岛教养院:电棍捅私处 变态狱警观刑为乐(图)
    葫芦岛教养院恶警作恶多端受惩罚
    修炼大法摆脱病痛 依法上访遭非法劳教
    葫芦岛梁国满被两次非法劳教折磨
    胡宝纯元宵节致信乡亲:我妻被害死 我被非法劳教三次
    妻子被迫害惨死我见不到尸首 我被三次非法劳教
    葫芦岛市劳动教养院“地下刑堂”令人发指
    预算助理工程师张璇在葫芦岛市劳教院遭受的迫害
    辽宁葫芦岛市大法弟子于英楠再次无辜被劳教三年
    电棍击身皮肉烂 三年牢狱心志坚──我在葫芦岛教养院的三载苦难历程
    葫芦岛教养院充斥着肉皮的烧焦味
    辽宁省葫芦岛市教养院姚闯等暴徒的犯罪记录

    所在单位:
    葫芦岛市教养院(葫芦岛市劳动教养管理所)

    受迫害人:
    辽宁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孙士权; 赵连元; 王成德; 陈立全; 王亚明; 张璇; 周维生; 周维生; 于长文; 丛国志; 田赞良; 何凤华; 李学民; 邓文兴; 王忠涛; 裴中华; 李广海; 赵连新; 胡宝纯; 姚彦会; 于英楠; 梁国满; 王茁; 任晓北; 李树军; 

    更新日期: 2015-7-9 9:04: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