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孙键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将电棍插入嘴中电击


    酷刑演示:小燕飞机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简介:
    孙键
    (Sun,Jian),男 ,年龄未知,

    大连教养院恶警。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在郝宝昆的策划和指挥下,由张宝林亲自实施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这一夜,恶警对男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是疯狂无比,大队长乔威以及景殿科、孙键、姜同久等像发疯一样,瞪着血红的眼睛,把法轮功学员拖出一个打一个。

    二零零一年三月,当时大连教养院非法关押着男性法轮功学员约有一、二百人,女性法轮功学员是男学员的一、二倍。男女学员分别被关押在两个楼里。他们事后知道,“三一九”事件在男、女大队同时发生。

    其实大连教养院自一月份中共制造、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后,就开始谋划“三一九”事件了。他们在三月十二日成立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八大队,这时已经策划完毕迫害计划,并于三月十八日晚开始实施邪恶的计划。这晚狱警王军带着于世伟等几个“四防”人员(就是充当狱警打手的犯人)率先对几个法轮功学员动手了。他们把法轮功学员单独带到一个房间,威胁、打骂,逼写“不修炼”等的保证书,逼迫放弃信仰,直到很晚才放人回牢房。

    第二天(十九日)中午时分,不知从哪个房间传出恶警的叫嚣声,不久就传出多人急促的脚步声,后来就听见电警棍“叭叭”的放电声音,各种声音越来越大,不时传出酷刑下的惨叫声。过后他们知道了事件的表面起因:狱警找藉口殴打一个法轮功学员,当时许多学员站起来予以制止,多个狱警、“四防”迅速动手,于是一场邪恶迫害开始了。

    大队长乔威以及狱警王军、孙健等人,带领“四防”人员车鑫、于世伟、矫波、梁大海、周文国、孙伟等多人,手持电警棍、胶皮警棍、手铐等刑具逐一闯到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牢房,看谁不顺眼立即架走,然后施以拳脚及各种刑具,拒绝放弃修炼就会遭更加残酷的酷刑。

    恶警王军带着几个“四防”冲进房间后,以检查有无“经文”为名在房间里乱翻,随便找出点报纸什么的就以此为藉口将几个法轮功学员带走,被带走的学员中有一个姓王。

    过了好一会,王军和几个打手架着王姓学员回来,王姓学员的脸部变形、青紫,两腿不能走路,明显是遭了重刑,就这样,王军还把电棍从他脖子后面伸进去电击,一边还说:你们都看到了吧,这就是对抗政府的下场!然后几个打手按住王姓学员强迫他跪下,在这种情况下,王姓学员也不配合,伸出一条受伤的腿抵制。

    从中午直至第二天凌晨,狱警的叫骂声、电棍的放电声、惨叫声充斥着整个大楼,从周围的房间传出的各种骇人的声音不绝于耳,而这边狱警则逼他们写所谓认识,他看见身边的同修写着:“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坚决修炼大法到底。”他写的也是同样的话。

    第三天(二十日)一大早,乔威带几个狱警、“四防”又闯进了牢房,在牢房前面的黑板上写上三句恶毒的话,同时呵斥他们:“蹶着!谁主动念了黑板上的话,就可以到旁边的房间了。”

    “蹶”是狱警对法轮功学员最常用的一种体罚,人被迫弯腰九十度,两手向后伸,一般人只一会功夫就会大汗淋漓。当时有的法轮功学员坚决不配合,几个打手随即上来将人拖走;也有的法轮功学员坚持一段时间后体力不支,倒在地上,立即就有人将他们拖走了;也有的人忍受不了身体和心理上的巨大压力和折磨,念了“三句话”离开了;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在坚持着。汗水从他的额头一滴滴落到地上,逐渐滴了一滩。矫波等“四防”人员手持电棍对他们任意电击,他两只手被电击数次。同时多个狱警、“四防”不断用语言、拳脚、警棍威胁、打骂法轮功学员。

    一、二个小时后,狱警王军又带着几个打手进来,拿出写着“三句话”的牌子就想挂在每个法轮功学员的脖子上,有的学员立即拒绝,他也不再配合,摘下牌子,几个打手冲上来把他架出房间,带到一个大房间,在狱警王军的授意下,周文国、于世伟和一个不知名的打手一拥而上,对他大打出手,拳脚相加,他全身上下多处被打伤。他们见他仍不妥协,就找来几根胶皮警棍,把他的双手铐在身后,用绳子把他的身体吊在高处的横梁上,他的脚尖刚能着地,三个人挥舞着棍子轮番上阵,一会功夫就把他的下半身打成黑紫色,一段时间后,他们打累了,看他不妥协,就把绳子松了下来,几个人把他架到了另一个房间。

    好多法轮功学员被拉到这里,有的腿几乎被打断,只能半躺在地上;有的脸部、身上到处都是被电击的伤痕,有同修告诉他,很多同修被带到“刑讯室”,衣服被剥光,身上浇上凉水,被狱警、“四防”用多根电棍同时电击;同修说,他们被剥光衣服后,全身、脚心以及下身被点击很长时间,而且恶警和打手在他们身上写了许多谩骂大法和师父的话;还有的遭受到了“老虎凳”的残忍刑罚;还有的身上有大面积的被胶皮棍抽打的黑紫色伤痕;还有的受到了很长时间的吊铐,手腕处的手铐印深陷皮肉中;也有个别的人不愿忍受恶毒的打骂和酷刑,以自伤自残的方式抗争。

    第四天(二十一日)的整个白天打骂声似乎小了很多,但到了晚上,狱警孙健、王军、又带着一些打手来到房间里,带走了几个学员继续酷刑迫害。

    从三﹒一九中午到晚上(2001年3月19日),从晚上又到第二天日出,被迫害中的法轮功学员的惨叫声几乎就没有停过。

    在“三﹒一九”这个漫长的夜晚,恶警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谁睡就上电棍。

    在仓库里,法轮功学员张军头缠纱布正躺在床上,手被铐着;曲辉脊柱被打断,躺在地上;王智勇被打得昏死过去,不省人事;高峰,张福明,殷延军、柳宗姚,张锡明,郑巍、滕志周,李吉胜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被手铐连手铐在水泥地上坐了一大圏。这里的每个法轮功学员因不妥协都惨遭毒打,遍体鳞伤。

    曲辉当时颈椎已被打断,已经瘫痪,不能动弹,非常痛苦,躺在地上呻吟,他一直是一个姿势躺着,椎骨断了非常痛,不停的说“给我翻翻身,给我翻翻身。”但恶警根本不予理睬,还不许他睡觉,不时的用电棍在他的脚上电一下,让他醒着。恶警诬陷曲辉,说是他上厕所时自残所致。曲辉说:我再有几天就到期出去了,我怎么会撞墙呢?

    当夜在四楼监控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有:恶警小王军,孙健,雍鸣久,恶犯于世伟等,他们一晚上不断地用电棍电击学员,喝道“坐直”,法轮功学员们连坐的劲都没有了,恶犯们不断地用脚踹高峰的腰,一晚上踹了几十脚,用电棍电过高峰的脖子、耳朵和身上。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逼迫放弃信仰电击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发生在大连教养院的“三一九”暴行
    大连教养院二零零一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2)
    大连劳动教养院零一年三月十九日残酷迫害纪实
    揭开大连电视台新视点节目为大连教养院精心打造的画皮
    大连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暴行曝光

    所在单位:
    大连教养院区号: 0411地址: 大连市沙河口区南口街34-2-5-1 大连市南林街175号 邮编:116001总机:0411─6653961 办公室:0411-6641372区号: 0411
    区号: 0411
    地址: 大连市沙河口区南口街34-2-5-1
    大连市南林街175号 邮编:116001
    总机:0411─6653961 办公室:0411-6641372
    区号: 0411

    受迫害人:
    辽宁省大法弟子(姓王); 丛伟; 焦亮; 曲辉; 王志勇(智勇); 高峰; 殷延军; 李吉胜(集盛); 刘长海(刘昌海); 腾志洲; 张锡明; 杜桦; 柳宗姚; 张福明; 

    更新日期: 2014-4-3 8:25: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