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陈卫强(维强/为强/伟强)


    栗志刚

    简介:
    陈卫强(维强/为强/伟强)
    (Chen,Weiqiang),男 ,年龄未知,

    黑龙江呼兰监狱教改科科长。

    从二零零二年上任以来,不遗余力的迫害大法弟子,恶警陈维强不断的给各监区下达“转化”任务,用各种暴力手段强制“转化”大法弟子。期间,一百几十名大法弟子在此受到不同程度的残酷迫害。

    二零零五年四月,大法弟子刘宇被邪恶迫害致死。

    他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极为残忍,关禁闭(也称“押小号”)、戴刑具,是其中的手段之一。大法弟子钱厚民、李广厚、谷云鹏、刘国良、张策、赵洪武、张志国、张健、孙庭辉等多人都因为坚持修炼和反迫害而被关禁闭迫害。

    呼兰监狱的“禁闭室”被称为“牢中牢”,也叫“狱中狱”,约四至五平方米,没有窗,只有一扇铁门,没有床铺,只有一个蹲便器,墙上却安装了监视监听器。由于长期不见阳光、阴暗潮湿、寒冷、吃不饱、营养不良而患上各种疾病。凡是从里面出来的人瘦的吓人,一般要几个月甚至半年才能恢复体力。大法弟子被关禁闭时间长短不同,一般都在十五天以上。大法弟子李广厚被关押时间最长--六十八天!

    现呼兰监狱恶警陈维强被邪灵操控,已经人性全无。作恶多端也使他们自己心惊胆战,从而更加疯狂而失去理性的迫害大法弟子。呼兰监狱共十五个监区,从狱长、副狱长、到各科室长、各监区长、教导员、直到普通干区警,至今仍有被邪恶操纵继续参与残酷迫害大法弟子而死不悔改的。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呼兰监狱“610”主任某某科长陈为强带人闯进了牢房,将王志革的床铺强行翻遍,翻到了《九评》和一些师父讲法等小册子(手抄本),结果卫生科的中队领导(指导员裴小东、队长夏铭)安排犯人严密监控王志革,每天不让出去吃饭,让别人给打回来,目的是不让王志革和别的监区的大法弟子接触,还告诉别的犯人不许跟王志革讲话,否则的话就记下来,还没收了王志革的纸信封等。面对这种迫害,第二天王志革开始绝食抗议。

    绝食的第六天指导员裴小东伙同“610”头子陈为强等人把王志革带到了医院检查身体,王志革的心律达到了每分钟一百二、三十下,陈为强竟还说“没事,给他带回去,不行就灌,再不行就让他家人来收尸”。绝食第八天,把王志革的哥哥和弟弟都找来了,妄图用亲情来打动王志革,逼迫放弃绝食。第九天上午,裴小东才应王志革要求撤销一切监控。

    二零零七年一月,法轮功学员朱立军因病住进院内治疗,因为用药不对症,并且用药有致幻的感觉。朱立军拒绝用药一个月,受病痛折磨,每天只吃少量食物或不吃,在狱警看来已不可救治,病入膏肓。

    突然,有一天,七监区一分监区中队长赵洪君对朱立军说,快穿衣服,领你出去看病。到了呼兰县,狱警找了一个扛大包的劳力,把朱立军抬到一栋楼里。后来到了一个房间,朱立军感到他们要给他做手术,突然猜测到他们要活体摘取自己的器官。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朱立军突然向他们喊道:“你们要干什么?我相信世界上还有好人,好人是不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

    工作人员听完后,扔下手里的手术刀就走了。只剩下狱警:七监区教导员应曙光、教改科副科长陈伟强、七监区一分监区中队长赵洪君、干士孙原泽、还有一个防暴队长等人,他们都惊呆了,怎么也想不到,“活死人”会突然喊出话来。朱立军指责他们不应该干这种缺德事,陈伟强说,“我们不是已经停手了吗?”

    第二天,狱警把朱立军拉到哈尔滨新升医院住院十四天,后又被送回呼兰监狱医院,已停药。这期间家属得知消息去呼兰监狱要人,狱方称只要人没死就别想回去。

    二零零七年正月十四,大法弟子孙廷辉在床上打坐。被教改科陈维强叫下来,孙没听他的,陈维强就喊两个防联队员,把孙廷辉拽进了小号,戴上手铐脚镣,锁在铺环上非法押了两个星期,大小便都要别人伺候。

    有一次,陈维强翻铺搜大法资料,孙廷辉跟他说大法好!他就扇嘴巴子,还狂言道“看你大法厉害,还是我厉害。”恶警陈维强(绰号“地瓜”) 从二零零二年上任以来,不遗余力的迫害大法弟子,不断的给各监区下达“转化”任务,用各种暴力手段强制“转化”大法弟子。期间,一百几十名大法弟子在此受到不同程度的残酷迫害。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九日,哈尔滨市道外区看守所所长王春燕和几名警察把大法弟子陈磊非法投入哈尔滨市呼兰监狱。陈磊在呼兰监狱遭受严重迫害,被罚站二十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时不允许陈磊睡觉,致使陈磊右小腿严重溃烂,期间呼兰监狱集训队队长胥如野拒绝家属会见陈磊,并说大法弟子陈磊顽固不化、执迷不悟。所谓的教改科科长陈维强是主抓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其人口口声声说陈磊在监狱很好,背后指使警察阴毒的迫害大法弟子,一直拒绝家属会见陈磊。

    二零零七年七月,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的哈尔滨市大法弟子刘志敏拒绝“转化”,正在遭受恶警的野蛮灌食迫害。七月六日,刘志敏的家人到监狱探视,接见室的人员说要探视法轮功学员得领导批才可探视。常驻呼兰监狱的“六一零”科长陈维强(警号2305619)说:强行转化,不写四书,不劳动,不服从领导,不让家属接见。家属提出:“家属有探视的权力,你为什么不让见。”陈说:“国家有文件。”家属提出要看文件,陈说:“我们都看不见。”家属说:“我们要往上找。”陈蛮横地说:“你找谁都是我说了算,找去吧。”

    刘志敏绝食第四天,陈为强和十五大队的教导员吕东明,指挥犯人强行把刘志敏拖到医院灌食迫害,大夫(犯人)找来很粗的一根大管子强行从刘志敏的鼻子插入,造成鼻孔喉咙等处流血,一天灌二次,持续三天。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呼兰监狱十五大队恶警李明东来监舍叫大法弟子刘志敏出工作劳役。但刘志敏因前一段时间被呼兰监狱教改科恶警陈为强和李明东迫害,插管强行灌食,食道、咽喉、和胃部都遭到不同程度的伤害,一直没有恢复。所以不能出工,恶警李明东说:“不出工,把你押小号。”刘志敏以绝食抗议这种野蛮迫害。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下午二点多,黑龙江呼兰监狱所谓清监检查,恶警在四大队车间大法弟子李舸处搜出手机一部、现金一百元、MP4一台、手抄大法书籍多本。劳改科科长陈为强等将此事上报狱方,影响大队的政绩。

    二零零九年三月九日,大法弟子郭兴旺(郭兴国)的家属看望发现他被迫害的走路倾斜,说话无力,家属当天就找监狱长田越强、副监狱长肖吉全要人,结果被一个自称科长叫陈卫强的人拦住不让见,说是他马上上报给办保外,让家属等几天。

    郭兴旺(郭兴国)离开监狱时,监狱方面说:郭兴旺的身体好了还得收监;回到家中,当地“六一零”威胁:不许和大法弟子联系,如有去他家的大法弟子叫他爸爸报告给他们。在回家的二十多天中,郭兴旺经历精神与身体的双重压力,身体继续恶化,以保外就医形式于二零零九年五月七日回到家中,六月五日含冤离世。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李彦文的家人去呼兰监狱探监,看到李彦文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身体非常虚弱,他是被人搀着出来的,走路直打晃,眼神呆滞,家人都不敢认了。李彦文被迫害出肺结核已经很长时间了,家人十分着急,要求给他办保外就医。监狱教改科科长陈卫强说李彦文没病,家人质问没病为什么给他打针时(李彦文手臂上有注射的针眼),陈卫强无话可说,就把李彦文换到十四监区(病监),说:“不干活不给减期,必须到期才能放人。”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六日,呼兰监狱医院方面通知哈尔滨法轮功学员栗志刚的家属栗志刚病危。九月九日被迫害得吐血的栗志刚被送往呼兰监狱医院,在九月二十五日,栗的家人曾要求给栗保外就医遭拒。

    栗志刚家人得知栗被送往监狱医院后,曾到呼兰监狱去探视过栗志刚。教改科陈维强(监狱狱警称教改科为六一零)接待了栗志刚家人,并威胁说:不许将此事上网,如果有他们的人(指法轮功学员)一起来,就不让见。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栗志刚家人担心栗志刚的身体情况再次找到教改科陈维强要求会见并提出保外就医的要求。陈维强予以拒绝。当日,家人见到栗志刚后得知栗志刚一周内六次大口吐血。栗志刚身体曾浮肿状态,胳膊非常细并贫血。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四日家人去探望遭阻挠,狱警的借口是窦长营没写三书、没转化,并告知死刑犯和贩毒的都可以见,唯有法轮功不行。四月十六日,家人再次找到呼兰监狱要求见窦长营,呼兰监狱六一零头子陈维强一副无赖嘴脸,就是不让相见,找到狱长,狱长都躲了。最后家人告到黑龙江省监 狱管理局后,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在百般阻挠后,他的妻子终于见到自己的亲人,整个相见过程如临大敌,只允许妻子一人相见,里外全是警察,在外的亲属 也被便衣看守。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中午,窦长营家人突然接到呼兰监狱打来的电话,声称窦长营身体状况非常不好,让家人去监狱存钱。
    窦长营妻子就电话找到狱政科科长陈为强,陈为强说人没有事,没有病,就是身体虚弱。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呼兰监狱有关部门见窦长营身体已渐渐趋向好转,并无生命危险,又将其收回监狱继续迫害。收监后,将窦长营由二监区转入十五监区(老弱病残犯监区)关押。2015年新年前,一名普犯孙波家人来接见,窦长营将中央巡视组的电话号码交给孙波,希望其家人通过电话揭露呼兰监狱迫害人权、虐待犯人的罪刑。结果被坏人举报,大队长陈维强(原教改科副科长,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害怕自己和呼兰监狱的罪行败露,指使犯人张军对孙波进行毒打、上大挂。并于2015年2月10日,指使犯人纪国良、高晓光、段兴光、张军对窦长营进行疯狂的迫害。四人将窦长营叫到精神病房间,扭住其双臂,张军将其用绳子捆住,并用抹布堵住嘴,再用布勒住嘴,使其不能叫喊。四人对窦长营进行疯狂殴打,打的窦长营面目全非,遍体鳞伤。然后陈维强又指使打人的四个犯人将窦长营送往禁闭室关押。禁闭室值班医生见其伤势太重,拒收。恶人们不得已又将窦长营带回十五监区。第二天狱长知道后,不但不处罚陈维强和那个犯人,反而到监区告诉陈维强和那几个犯人对窦长营进行严加看管,不许其炼功。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陈维强宅电:0451-57304797 手机:13136764116
    家住呼兰师范专科学院附近的监狱人员家属楼区,205栋2单元5楼。或是5单元2楼。

    迫害类型:
    非法关押关小号戴脚镣/连体脚镣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长时间吊拷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摧残性灌食敲诈/掠夺/破坏财物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窦长营在呼兰监狱遭受的毒打折磨
    莫志奎家人-在呼兰监狱苦等的三十六天
    窦长营被黑龙江呼兰监狱迫害-仅剩骨架
    中共恶人的罪恶-不会被岁月掩埋(六)
    中共恶人的罪行-不会被岁月掩埋(五)
    栗志刚被呼兰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
    被非法判刑十三年 李彦文遭呼兰监狱严重迫害
    黑龙江王志革遭迫害椎骨错位、左眼失明
    哈尔滨陈磊被非法关押二年半(图)
    郭兴旺被黑龙江省呼兰监狱迫害致死
    呼兰监狱恶警四月迫害李舸经过
    黑龙江呼兰监狱的酷刑、奴役和肮脏产品
    163668.html#2007-9
    呼兰监狱是黑龙江省610强制洗脑黑窝
    呼兰监狱野蛮灌食 刘志敏被迫害致行走艰难
    孙廷辉在哈尔滨呼兰监狱遭酷刑迫害
    呼兰监狱恶警利用禁闭室酷刑迫害大法弟子
    黑龙江呼兰监狱狱警阴谋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

    所在单位:
    呼兰监狱黑龙江呼兰监狱(原葛志监狱)呼兰监狱电话:0451-57307719 / 57304738)通信地址:哈尔滨市呼兰区腰堡乡803信箱。邮编:150521副监狱长:0451-57304313五监区一分监区(一分队)电话:0451-57307705呼兰监狱九监区电话:0451-57307105呼兰监狱11监区监区长室电话:0451-57307731监区干警室电话: 0451-57307731九监区办公室电话:0451-57307105七队电话 : 0451-57307641; 0451-57307707<p>呼兰监狱狱长:田月强;政委:肖吉全;副狱长:李胜利,刘凤军,张树民,朱文臣,刘伟,赵殿军,贺得福,于明刚,汪澄,周士友<p>主抓教改:张树民,朱文臣主抓迫害法轮功:张树民<p>呼兰监狱集训队150521恶警:大队长张洪良、副队长王健、中队长胥如野、干警王东、巩志鹏、齐继峰(齐继峰现在已出监队)<p>恶犯:1、何岩,此人刑期长,眼肌无力,俗称大眼皮。以“推、掰、撅”拳打脚踢。指使其他犯人监视未写“四书”的大法弟子,体罚打骂“大法弟子”并扬言不怕报应,家住 佳木斯市。2、沈刚,大庆人,03年末出狱。此人直接受恶警胥如野指使参与迫害。手段有:恐吓 、威逼、二十四小时罚站等逼“大法弟子”写“四书”。经常扬言不怕报应。3、高建平,杀人犯,四川人。在大庆石油管理学院上学期间杀人。受恶警胥如野、王健 指使,经常用各种形式对大法弟子辱骂、逼迫写“四书”。4、仲维农,哈市人。原哈监集训队大队长,因经济问题犯罪入狱,充当恶警张洪良、胥如野、王健、王东的忠实打手,行为十分恶劣。5、于新漪,北安人。杀人犯。刑期长。充当恶警打手参与迫害。集训队每天强迫大法弟子做十多个小时高强度劳动,或十多个小时“码坐”。6、关立军。7、吕强。狱政科电话:0451-5707027狱政科王明:0451-6432238
    黑龙江呼兰监狱(原葛志监狱)
    呼兰监狱电话:0451-57307719 / 57304738)
    通信地址:哈尔滨市呼兰区腰堡乡803信箱。邮编:150521
    副监狱长:0451-57304313
    五监区一分监区(一分队)电话:0451-57307705
    呼兰监狱九监区电话:0451-57307105
    呼兰监狱11监区监区长室电话:0451-57307731
    监区干警室电话: 0451-57307731
    九监区办公室电话:0451-57307105
    七队电话 : 0451-57307641; 0451-57307707

    呼兰监狱狱长:田月强;政委:肖吉全;副狱长:李胜利,刘凤军,张树民,朱文臣,刘伟,赵殿军,贺得福,于明刚,汪澄,周士友

    主抓教改:张树民,朱文臣
    主抓迫害法轮功:张树民

    呼兰监狱集训队150521
    恶警:大队长张洪良、副队长王健、中队长胥如野、干警王东、巩志鹏、齐继峰(齐继峰现在已出监队)

    恶犯:
    1、何岩,此人刑期长,眼肌无力,俗称大眼皮。以“推、掰、撅”拳打脚踢。指使其他犯人监视未写“四书”的大法弟子,体罚打骂“大法弟子”并扬言不怕报应,家住 佳木斯市。
    2、沈刚,大庆人,03年末出狱。此人直接受恶警胥如野指使参与迫害。手段有:恐吓 、威逼、二十四小时罚站等逼“大法弟子”写“四书”。经常扬言不怕报应。
    3、高建平,杀人犯,四川人。在大庆石油管理学院上学期间杀人。受恶警胥如野、王健 指使,经常用各种形式对大法弟子辱骂、逼迫写“四书”。
    4、仲维农,哈市人。原哈监集训队大队长,因经济问题犯罪入狱,充当恶警张洪良、胥如野、王健、王东的忠实打手,行为十分恶劣。
    5、于新漪,北安人。杀人犯。刑期长。充当恶警打手参与迫害。
    集训队每天强迫大法弟子做十多个小时高强度劳动,或十多个小时“码坐”。
    6、关立军。
    7、吕强。
    狱政科电话:0451-5707027
    狱政科王明:0451-6432238

    受迫害人:
    赵洪武; 郭兴国; 刘国良(国梁); 李舸; 朱立军〈力君〉; 张志国(治国); 刘志敏; 钱厚民; 孙廷辉; 王志革; 莫志奎; 谷云鹏(云朋); 李彦文; 张健; 刘宇; 刘志敏; 郭兴旺; 窦长营; 

    更新日期: 2015-5-24 5:33: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