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袁影(袁颖)

    简介:
    袁影(袁颖)
    (Yuan,Ying(yuanying)),女 ,年龄未知,

    黑嘴子劳教所恶警。

    有一次他和四大队王小会、封小春等四人,一边打大法弟子李淑颖,一边用电棍电大法弟子李淑颖,封小春把电棍放在大法弟子李淑颖的左臂上,扒光上身,持续电大法弟子李淑颖,大法弟子李淑颖的胳膊上被烧出了一个大紫泡。

    大法弟子李聪被关在一小队,一小队恶警管教叫袁影,非常邪恶。自从大法弟子李聪进了劳教所后,被用各种办法百般折磨。有一天,恶警没有任何理由把大法弟子李聪叫到管教室不容分说就用电棍电她,足有一个多小时。里面不时传出惨叫声,听得我们的心在颤抖。从这以后,大法弟子李聪的左脚筋萎缩了,整个左腿不能走路,就是这样那些邪恶之徒还用恶言污辱她。

    四大队恶警袁影、张小华硬是把大法学员李聪的腿打残。

    2000年一名榆树市大法弟子 被恶警袁影、王小会、封小春、于波连打带电。它们逼他脱光上身,把电棍放在胳膊处不动,当时就电出了个大紫结,心脏被电棍刺激得难受了好几天。

    大法学员李聪、许春荣、刘小曼因不配合邪恶,分别被恶警袁颖、恶警王晶、恶警张雪松用电棍电击,惨叫声凄厉无比。

    2000年3月,王影由于进京上访,被长春市南关区公安分局法制处非法劳教一年,投入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期满后,恶警又以不放弃信仰为名给她加期一年,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一个因为修炼大法才从躺了几年的病床上站起来的好人,以被劳动改造的犯人的身份整整迫害了两年才获得自由。

    在两年的劳教期间,恶警们采用了各种恶毒的方式和强制的手段逼迫她放弃修炼。从黑嘴子劳教所走出来的人都知道,那里接待法轮功学员的第一顿杀威棒就是电棍,为了显示她们的淫威,恶警们手里几乎时时握着电棍。稍有不如意就会电棍加身,不要说看到电火花,只要听到电棍劈里啪啦的放电声,人都会不寒而栗。恶警用这个东西威胁、恐吓、电击她这个曾经因心脏病而卧床不起的人。

    看到这一招没有奏效,恶警就加重了对她的迫害,让她两腿双盘、双手背后,从早晨她们上班一直盘到下班,中间不许松开、不许挪动也不让上厕所。盘过腿的人都知道,一般情况下盘一两个小时,腿就疼痛难忍,除了胀麻之外,脚踝处挤压,骨头被硌着钻心的疼,大腿的两侧就像有根筋被抽紧一样,让人禁不住要龇牙咧嘴。腰也酸痛到几乎支撑不住身体。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豆大的汗珠不停的从额头脸上滚落,浑身湿个响透,由于剧痛导致心慌、气短、头晕、恶心、呕吐……只能依靠身体轻微的不停摇晃才能稍稍缓解一下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如果被恶警发现了还要连踢带骂。这个姿势是对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

    当恶警下班可以把腿松开的时候,这又是一大关。由于盘腿时间太长,浑身疼痛难忍,手一碰腿疼的就要嗷嗷叫喊。只好由别人帮忙慢慢把腿松开放下,半个小时后才能弯弯着腿勉强站起来,走不了路,腿好像被拉伤了一样,每迈一步,都是万分的艰苦,只能扶着墙一点一点的往前挪着去上厕所。上厕所时也得用手扶着墙慢慢蹲下去,同修拽着胳膊免得摔倒,然后再拽着胳膊扶着慢慢试探着重新站起来。

    晚上上床都要别人輖上去,一旦躺下就不敢再翻身,腰、腿、胳膊一动就拉动全身疼痛难忍。即使这样,夜里的时光还是那么短暂而可贵呀,转眼之间第二天的迫害又开始了,酸痛胀麻的胳膊腿又要重新忍受比昨天更难熬的折磨。

    这样的迫害持续有一周的时间后,恶警又变了新花样。给她单独换了一个地方,这是一栋新盖的六层楼的背阴的房间,东北的十月下旬已经算是入冬了,天气格外的阴冷,屋里没有暖气,刚刚抹过的水泥地面又潮又湿,墙上贴着冰冷的瓷砖,还穿着秋衣的她,进去没用多长时间就冻得直打牙帮鼓。她的身体、四肢呈“火”字形被恶警用皮带紧紧的固定到一种用稀疏的铁条编制的床上,我想这就是那些恶人叫嚣过可以让人生不如死、两天就得告饶的臭名昭著的死人床了。

    她就这样被白天黑夜的扔在了这个冰窖一样的屋子里,不给铺盖,嘴唇冻成了青紫色,浑身冻得不住的发抖。头几天还允许我自己起来吃饭、上厕所,虽然心脏功能弱到没有一点承受能力,连蹲下身提裤子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都可以让她心脏乱跳、支撑不住的扶着墙大口喘粗气,然而毕竟可以短时间缓解一下痛苦。

    四、五天后恶警看她还不决裂,干脆就不再让她起来吃饭,甚至上厕所的权利也被剥夺了。二十四小时捆绑在床上,一分一秒不让缓解。吃饭有普犯喂,大小便由犯人给接,用那种不知从哪弄来的肮脏的大盆,硬硬的塞到臀胯部位,腰和臀部被高高的顶起来,根本就便不出来。再加上不活动,几天以后就吃不下饭,身体虚弱、精神恍惚、反应迟钝。同时浑身酸痛麻木就不必说了,更难以承受的是胃肠长时间的持续不断的痉挛,因为本身已经被紧紧的捆绑着,不敢喘气,甚至眼珠都不敢错位,每痉挛一次会使全身剧烈的抻拉,而这种持续不断的痉挛疼的她大汗淋漓痛苦至极。

    恶警们不仅没有停止对她的迫害,反而给她野蛮灌食,为了增加我的痛苦,恶警用鼻饲。直径五毫米左右胶皮管被以粗暴的方式插入鼻孔经过咽喉再到胃里,鼻子里的肉本身就嫩,插入后很快就水肿充血,恶警还要使劲的往里捅,致使胶皮管横冲直撞通过嗓子眼时,感觉好像一个硬树枝卡住一样,又咽不下去、又没办法自己拽出来,很难受很难受。有的法轮功学员就是被这种野蛮灌食迫害致死。

    灌的主要是浓盐水,也有玉米糊。这种迫害对身体的伤害极大。四肢捆绑着,几个人把她的头死死的按住,整个的一个人被恶警控制的快要窒息了,任凭恶警野蛮和粗暴,自己没有一点点挣脱缓解痛苦的能力。每次灌完,满脸都是喷溅出来的鼻血、食水和黏液,每次灌完,都折磨的死去活来,当同修看到她被迫害的惨像都忍不住失声痛哭。而恶人们却没有一丝恻隐之心,哪怕恶警还有一点点良知,都不会忍心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变本加厉的摧残自己的同胞。

    由于反覆多次灌食导致鼻腔破裂肿痛而再无法灌食时,恶警又想出了个阴招,把管子插进去之后不再拔出来了,这样一个大管子长时间的在身体里一半、外面一半耷拉着,致使嘴闭不上,一直张着,口水黏液顺着嘴角往下淌,又没人给擦,再加上从胃里返出来的食物腐烂的恶臭味弥漫在周围,好人都给迫害的像癫痫病人,看起来形像呆傻,这个时候那些恶警就来指责羞辱,这种灌食对胃的伤害极大,虽然看不到出血点,但很快就开始便脓血,拉了几天之后浑身虚脱、呼吸微弱、血压极低、奄奄一息。

    恰巧又赶上月经期,没有卫生用品,脓血就和经血都便到裤子里,狱警不让上厕所还恶狠狠地说:“溻着!”这对于已经被迫害的伤痕累累的她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可是没办法就只好溻着,下身被经血和脓血浸泡得又红又肿、又疼又痒让人抓心挠肝的难受,还不能动不能挠,那滋味真是生不如死。即使这样,灌食和捆绑也没有停止。期间有时意识丧失,邪恶的大队长来叫喊些什么她的头脑没有一点反应,快要被摧残成植物人了。

    到后来松绑时,腰好像断裂,感觉有钢锥在剜一样的疼,不敢碰也不敢动,更不敢用力的喘气和咳嗽。如稍不小心就撕心裂肺一般疼。腿已经没有一点知觉,胳膊被严重肌肉拉伤,火辣辣的不敢动,20多天之后才敢伸开。

    十几天的酷刑折磨使她九死一生,在备受煎熬后总算拣了条性命。邪党想要消灭她的肉体摧毁她的意志,把她往死里整,这就是她们所鼓吹的“春风化雨”的转化。可她们做梦也想不到“真、善、忍”的理念早已深入我的骨髓,即使把她一片片撕碎她们也改变不了她。
    这只是冰山一角,在她被劳教的七百多个日日夜夜,身心的摧残和迫害的惨烈是用语言表述不尽的。

    迫害虽然已经过去几年了,但那痛楚的感觉仍然感同身受,身体上还留有当时被迫害的不良反应。这样惨无人道迫害的理由仅仅是因为我要做一个好人,她要坚持她的信仰。她时常回忆起当初的惨烈,震惊于那些害人者的灭绝人性,今天把它曝光出来,希望善良的人们认识这邪恶,让邪党统治迫害好人的人间炼狱早日土崩瓦解,还信仰一片自由的天空。

    参与迫害王影的恶警: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大队长:关微、张桂梅,狱警:袁颖。

    2000年4月末,黑嘴子劳教所恶警到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学习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转化的手法和对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的手法。之后,恶警对法轮功学员开始进行酷刑折磨,逼迫写“与法轮功决裂书”。
    兰丽丽由四小队调到一小队,某日恶警把兰丽丽恶警室几个恶警围攻,强行扒光兰丽丽上身衣服,恶警袁影,手里拿电棍向兰丽丽电击头、后背、脖子、胳膊,边打边骂,逼写“与法轮功决裂书”,恶警于波打兰丽丽嘴巴子,掐她,连踢带打。恶警冯晓春,手里拿着一本书,往兰丽丽头上砸。当时参与迫害兰丽丽的还有恶警刘静,他们四个恶警一起打兰丽丽。恶警们连喊带叫打骂兰丽丽、诽谤大法,持续迫害兰丽丽很长时间,才将她放回监室,并且告诉兰丽丽不许和别人说。当时兰丽丽的后背、脸部、脖子都肿起来了,浑身青紫。当天法轮功学员张海燕 (长春市)、李秀(松原长岭县)、黄淑芬(吉林市)、崔正淑(吉林市)、徐迎春(白山市)等和兰丽丽一样遭到相同的虐待,为了不让兰丽丽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事后兰丽丽由一小队被调到三小队。后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酷刑折磨,由不公开又变成了公开,对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以酷刑折磨。

    2012年9月3日和4日,在李红(副所长)的同意和允许下,张晓辉(所谓的“管教”,实为恶警)先后请来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的“帮教”(助共为虐的恶人)金英淑和吴惠敏迫害法轮功学员。张晓辉、朱丹(大队长)、金丽华(副大队长)、鞠萍、袁颖、封晓春等恶警积极响应“帮教”的号令,帮教喊一声“绑了上抻床”就当场将人绑了给使劲抻在床上。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部分犯罪狱卒家庭电话及家庭住址:
    黑嘴子劳教所总机:0431-5384312
    主管改造所长:范友兰 0431-7697329 长春市建阳街33号6楼右侧
    廉光日(管理科长):0431-7919799 长春市阳光路1-14号平房
    刘瑚:0431-2713609 长春市北京路文化胡同劳教局舍307号
    张丽兰;0431-5675939 长春市同志街永昌胡同15号
    席桂荣(三大队):0431-5104049 长春市南湖新村16栋1门102号
    关微(四大队):0431-5705043 长春市小街5号楼38号
    张桂梅(四大队):0431-7965537 长春市西安大路168-2号4门601室
    李晓华(四大队):0431-5682402 长春市东岭街20号5门302室煤气舍
    朱丹(六大队):0431-2700303 长春市北京路文化胡同公安厅1栋2门212号
    李桐:0431-5938393
    李影:0431-2749435 长春市北安路付21-13号2门503号
    闫力丰:0431-7931582 长春市龙泉路南一胡同8号 226栋中门
    吕庆玲:0431-5648111-58177
    申明莲(三大队)传呼:0431-126-5829274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电刑电击人身侮辱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摧残性灌食抻刑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曾被劳教所酷刑折磨-芬兰兰丽丽控告江泽民
    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凶残“转化”
    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对我的酷刑折磨
    2007年吉林长春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情况汇总
    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一)
    我在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遭到的酷刑(图)
    我被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折磨三年的遭遇
    我被劫持进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遭恶警摧残的经历
    我在长春市公安一处、第三看守所、黑嘴子劳教所的经历见闻
    “决裂书”由来:七昼夜不让睡觉 捆住身子强按手写
    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暴行录(附犯罪狱卒家庭电话)
    用正念堂堂正正走出黑嘴子劳教所

    所在单位:
    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地址:长春黑嘴子 邮编:130000 总机:0431-5384480长春市南关区卫生材料厂的电话为:0431-4645683,4642204,厂长的电话,厂长姓王,手机号:13089145665。责任人:吉林省吉林监狱管理局省610负责人于德处长。
    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地址:长春黑嘴子 邮编:130000
    总机:0431-5384480
    长春市南关区卫生材料厂的电话为:0431-4645683,4642204,
    厂长的电话,厂长姓王,手机号:13089145665。
    责任人:吉林省吉林监狱管理局省610负责人于德处长。

    受迫害人:
    长春大法弟子; 刘晓曼(刘小曼); 许春荣; 李淑颖(树影); 王影; 兰丽丽; 黄淑芬; 徐迎春; 张海燕; 李秀; 崔正淑; 李聪; 

    更新日期: 2016/11/27 8:32: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