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张磊


    恶警张磊


    酷刑演示:毒打

    简介:
    张磊
    (Zhang,Lei),女 ,二十多岁,

    辽宁沈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副大队长,此人狠毒至极,经常对法轮功学员大发雷霆,扇法轮功学员耳光。

    沈阳马三家教养院一中队队长。警号2108456.主管奴役生产,如:手工艺品的小花一样的东西。马三家教养院三大队迫害大法弟子律桂琴的恶人。

    张磊家住辽宁省黑山市,常常大呼小叫、体罚学员。此人从迫害法轮功开始第二年(二零零一年八月左右)就毕业分配到马三家教养院的思想学校,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至今(二零一一年)。

    迫害时间待查,张磊把大法弟子夏宁关进小号一个月,致使尾椎底部溃烂、化脓,生命垂危。邪恶之徒张磊直到最后才把夏宁送入医院抢救。

    二零零一年,恶警张磊每天早上开会,欺骗和威胁大法弟子,唆使被强迫“转化”的人对大法弟子犯罪。

    原二监区现已改为五监区,现做思想工作的大队长张磊,殴打学员谷艳芳,把谷艳芳从办公室打到车间前,打得谷艳芳不能走动,但还要她跟着出操,谷艳芳只能一点点的往前挪,看着她喘气都非常吃力。

    二零零二年二月五日,邪悟者胡某(胡颖),以找书为由,明目张胆的翻两个大法弟子的床铺。以前它们是偷偷摸摸的翻,这回这么大胆,背后有张磊撑腰。

    二零零二年四月,杨春玲因做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被非法移送马三家教养院劳教两年,在强制转化中心,恶警队长张磊指使包夹李光殴打杨春玲致全身青紫多处瘀伤。恶警张磊威胁杨春玲不转化,就送大北监狱。恶警招数用尽转化不成,只能对其非法加期五个月。

    二零零二年五月一日,大法弟子杜淑花向教室(强制“转化”的地方)喊“法轮大法好”,六、七个人一哄而上,拳打脚踢将她围住,把她的脸都抓破了,事后,张磊根本不承认打人的事。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四日,大法弟子王书珍被送到三大队二分队,王书珍常被关在无人知道的地方,让警察和犹大来给她洗脑,强制让她放弃信仰,写“三书”。采用各种酷刑折磨:电击、坐铁凳、小号、冷冻、暴晒、长时间奴役、不让睡觉、罚站、铁铐吊起来、加期、精神摧残……

    大队长李明玉将王书珍两臂背到后面举起来,用手铐吊起来,强迫她“转化”,不配合,便威胁、恐吓她说,再不“转化”,就送大北监狱。中午不给饭吃,而且不停地谩骂。王书珍被恶警迫害的胃出血,经医院检查是胆息肉。王两次昏迷不能起床,队长张磊还是强行逼她去郊外扒玉米,而且不许坐着,每天十几个小时,一连十多天。还把她关在厕所由两个包夹看着,每天都在厕所里吃饭,不让睡觉,罚站。每次都逼她写思想汇报(内容是污蔑大法和师父),不写的话就被张磊叫到办公室训斥一顿,对她进行精神折磨。

    二室有个大法弟子(左慧卿,记的不确切)传经文,好几个人打她,张磊开会时还要处分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抗议时,有个姓孙(孙平)的室长竟嚣张的说:“打人怎么了?”大法弟子再次抗议说“打人有理了?”张磊不说了。

    二零零二年十月上旬,强制法轮功学员到地里扒苞米,大法弟子杜淑花不去,张磊就命令邪悟的人,连拖带抬把她抬到车上,上身衣服被撕扯的裸露着身体,当时还有男警在场,苏境也在场,但暴行没有停止,硬是把她抬到地里。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七日,大法弟子林均燕检查结果是卵巢囊肿蒂扭转,并发炎症,急需手术。家人跟他们要求领回大连,恶警张磊和李明玉逼家人要她在“同意手术”的手续上签字,否则不放,恶人跟家人要五千元押金,家人没有那么多,给了三千元钱,他们还扣了大法弟子她母亲的居民身份证,并扬言:不手术我们拿三千元回大连接你。并要手术后的诊断书等。在他们的恐吓下,大法弟子林均燕回大连做了手术,卵巢囊肿如婴儿头大小,蒂扭转七百二十度,手术时卵巢肿物已经破裂。

    一个月后,张磊不断的骚扰大法弟子她的家人,还要开诊断书等,恐吓。后来,大法弟子林均燕打电话要钱,恶人不给。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末,辽宁省恶党当局组织所谓的“帮教团”近二十多人,来到马三家搞“攻坚”迫害。他们中有四分之三是男的,个头粗壮,半个多月的时间里,黑天白夜的把法轮功学员挨个轮番的叫出去迫害。那时马三家非法关押着将近千名法轮功学员。

    在一个夜晚,恶警张磊把王海英带到一个小楼里,首先是穿白大褂的人给她量血压,然后把她带到一个房间里,桌子横在一个墙角里,让王海英坐在墙角里,四个男警察每两小时换一个人,轮流审王海英,威胁、并拿出一打纸,叫王海英签字,这回是“五书”。王海英听见隔壁房间传来惨叫的声音,知道是大法弟子在遭难,从晚上六点一直到第二天早晨六点。

    第二天,恶警张磊把王海英单独关在一房间里,整整六天六夜不让上床、洗漱、下楼吃饭、合眼,两个人看守王海英,二十四小时轮流换岗,只要王海英一合眼,恶徒们就叫骂、推搡……这样折磨长达六天六宿。

    二零零三年年末,劳教所对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又再次惨无人道的迫害,挨个过关,不“转化”的就早晨四点叫起直到10点,叫犹大包夹迫害,逼着写三书。二分队张磊队长扬言,如不“转化”,就送到“综合楼”去。张磊不仅亲自动手毒打大法弟子,还多次把大法弟子投入小号折磨。叫犯人毒打五十三岁的大法学员马艳华。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早晨六点多钟,何桂荣被抚顺市望花区的五老屯派出所所长、陈某、钱某绑架,非法关押到抚顺市将军看守所,一个星期后,何桂荣被非法劳教四年。

    何桂荣在沈阳马三家子教养院经历了非人迫害。为了逼迫何桂荣放弃信仰,恶警、恶徒对她百般折磨,包括罚站、打嘴巴,拳打脸,揪头发往墙上撞,不让睡觉。对她行恶的恶徒有:恶警队长关丽英、恶警张磊,恶犯王秀艳、张宪荣、

    二零零三年八至九月间,关马艳华二十二天禁闭,不准睡觉,长时间不准上厕所,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至十二月间被罚蹲三天三夜。二零零二年四月一日,二年多来,马艳华因坚持信仰,拒绝“转化”受尽了二分队队长张磊、关力英恶警的酷刑迫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在邪恶的苏境、王乃民、赵来喜的指使下,把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搬到了一楼,集体封闭起来。大法弟子们抗议这种不合理的封闭,其中,恶警张磊、刘辉、李伟就非法给王丹丹加期。

    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马三家劳教院采取了三级管理的迫害手段,将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分为三个队:三大队非法关押所谓“转化”学员,逼这些学员穿号服、背监规、挂牌、干活、写三书,恶警同时对他们进行包夹、打骂、威胁。二大队非法关押的是不背监规、不“转化”的学员,但穿号服、挂牌、干活。一大队非法关押的是完全不配合的学员:不穿号服、不挂牌、不干活、不背监规。

    对于这些坚定的学员:不给水喝、不许家属接见、不许打电话、不许买除卫生纸、牙膏、肥皂以外的任何物品,每天吃的食品是发黑不熟的苞米面饼子和苞米面粥,有时是菜汤特别咸,全天总是一个姿势坐小板凳。

    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三月三十一日,董敬哲一直被隔离关押在谈话室,被大队长李明玉、分队长张磊用手铐固定在铁床上,被狱医曹玉杰、陈兵强制注射药物七十六瓶),每天遭暴力灌食3次,每次都被灌吐血,日夜被铐在铁床上。三月三十一日马三家重新分大队,才给她打开手铐,董敬哲把灌食后连续留在胃里七天)的管子拽出来了。期间,在李明玉、张磊、曹玉杰和陈兵的纵容下,董敬哲还被两名不是医务人员的帮凶扎过针,血管被穿透。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六日下午一点多崔红又把她关进厕所,王慧楠坚决抵制,后来恶警把王慧楠和其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关在一起,对她们进行严管。每天从早到晚保持一个姿势坐在塑料小板凳上,不许动,当时的恶警队长张垒和刘慧对法轮功学员非常邪恶。每次洗漱连走路的时间都算在内最多只给五分钟,不许洗澡,不许洗衣服。打骂法轮功学员是家常便饭,不管你多大岁数,只要看你不顺眼就要打你,不讲法律,无法无天。

    二零零五年四月五日,一大队被非法关押的全体大法弟子集体绝食反迫害,有一百六十人左右。二零零五年四月八日,恶警对绝食的大法弟子用开口器灌食。大法弟子不配合恶警,继续反迫害,每天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更加疯狂,每天都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踩头发、打嘴巴、扭胳膊、关小号、用电棍电,电的大法弟子前胸到肚脐周围全是泡。参与此次迫害的恶警有:大队长李明玉、副队长王淑征,管教:张蕾、刘惠、杨小峰、任红战、黄小燕、齐某某,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图云朋、高云天、李伟、忠帅、谢家全经常打大法弟子、用电棍电大法弟子。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份,恶警张磊把任伟等人弄到阴面几乎没有暖气的屋子,把窗户打开冻她们。二零零六年,每人只许穿一套内衣,多穿一件就往下扒。三月份的一天,陈桂兰(五十五岁)将吐痰纸扔进垃圾箱。因为没经她“允许”,她硬是让陈桂兰上前边把纸捡出来,向她请示再扔,否则就找男警察迫害她。

    二零零五年,五分队学员因反对反覆翻号、搜身。被恶警张磊、李勇送进西头墙角有冰溜子的室内罚站近一百天,腿脚水肿、麻木失去知觉。马丽艳血压升高,栽倒在地。

    二零零六年年初,马三家劳教所对非法关押的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了新一轮的迫害,参与迫害的恶警有:刘勇、马其山、李俊、李明东、张艾、韩凯、李明玉、谢成栋、高云天、仲帅、(谢夏川)、高X、黄海艳、齐福英、伊宏赞、张磊、张环、刘华、刘慧、陈兵、曹玉杰、吕××等,它们用尽各种手段对大法弟子进行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与疯狂迫害。

    迫害时间待查,马三家劳教所女二所用做早操、唱邪党歌、见面问队长好、起立问队长好、背“三十条”等方式进行迫害。如有的学员不向队长问好,恶警队长张磊就让学员一连问五到十遍好,如不服从就让面壁站着。吃饭时让喊一二三四,唱邪党歌。张磊嫌喊得声小,就叫大家站军姿,不让吃饭。大法学员李凤被迫害的胳膊疼不能做操,恶警张磊就逼她举胳膊面壁。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八日,恶警焦玲玲和恶警张磊又同时接着用电棍电王世媛,她后脖颈电出多个的大水泡,再次被停细粮,没收食品,三个月禁止家人探监。)

    二零零七年九月一日,警察张磊参与灌食时说:“杨虹,你配合一下吧,咱有一个队长腿都扭了。”杨虹一下就猜到了是吴艳蓉,于是又一次告诉她们迫害大法弟子是有报应的。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在念院规三十条时,沈阳大法弟子牛桂香不念,并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张磊、大队长张君上大挂2天。回队后,牛桂香三天不能吃饭。

    二零零九年,自五月二日晚至五月四日下午,刘霞被铐长达五十三个小时,期间不给饭吃,不许上厕所,不准睡觉。一直站在两个铁架子中间抻着。五月四日下午,因大法弟子刘霞抗议这种非法行径,张君、张卓慧、张磊三位警察便变本加厉地折磨刘霞。她们将刘霞的双眼蒙上,捆紧,张卓慧和张磊用尽全力拉铐子,刘霞的双臂已经被抻到极限了,仍再拉,再抻,这种撕裂肢体般的折磨令人痛苦至极。此时警察一边拉铐子一边凶狠地说:“我们不用你救,让你师父来救你吧。”由于手铐拉得过紧,嵌入皮肉很深,两个月后,刘霞左手腕上的疤痕仍清晰可见。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干警为了完成“转化指标”,采取各种手段强迫学员谤师谤法、与大法“决裂”等所谓“转化”,成立“攻坚班子”,主要由张磊、方叶红、张秀荣、周晓光等多名干警组成。

    二零零九年八月,张磊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孙福弟。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下旬,“攻坚班子”开始对几名长期不“转化”的新收学员进行“攻坚转化”。这些学员有鞍山的周萍、高德英、大连的王敏、刘荣华、锦州的李锦秋等,均遭到“吊铐”“劈胯”等折磨,其中李锦秋受迫害比较严重。

    朝阳市建平县法轮功学员倪凤珍,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因讲真相被绑架到建平县拘留所,二零一零年二月十日被非法送到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判1年劳教,家中有一个13周岁的脑瘫儿子无人照料。

    马三家教养院为了使倪凤珍放弃修炼,强制洗脑三个月。其中所用的迫害手段:罚蹲、罚站、谩骂、毒打三天三夜,恶警用胶尺抽倪凤珍的脸,恶警张磊踢倪凤珍大腿等等,参与迫害的恶警主要是张磊、周小光。现倪凤珍被强行分到分队下车间劳动,承受着肉体和精神的摧残。

    大连法轮功学员万晓辉,因讲真相被大连富民派出所绑架送马三家迫害,二零一零年五月被攻坚组恶警谩骂毒打强制其转化,受到抻刑,因喊大法好被恶警张磊用破抹布封口,致使其心脏出现问题。

    二零一零年一月,法轮功学员杜玉红被送到马三家劳教所。四月初杜玉红因不背“三十条”、不在考核本上签字,而被关到“储藏室”三天。而后在“东港”,张磊等三名队长把杜玉红的双手分别铐在两张床上,然后用力往两边拉床。最后将杜玉红的手筋拉伤、大便失禁。被放出来时,手肿得老高,张磊还威胁杜玉红不许说出去。

    马三家教养院女所三大队最邪恶的警察:大队长(三大队的大队长):张环、张君;教导员:张卓慧;队长:张磊(此人也是最凶的打手)、方艳红、董斌、张秀荣、于晓川(此人表面伪善,内心阴毒,非常邪恶)。

    二零一零年一月,法轮功学员杜玉红被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常坚定,任何事情都不配合邪恶。4月初因不背“三十条”、不在考核本上签字,而被关到“储藏室”三天。而后在“东港”,张磊等三名队长把杜玉红的双手分别铐在两张床上,然后用力往两边拉床。最后将杜玉红的手筋拉伤、大便失禁。被放出来时,手肿得老高,张磊还威胁杜玉红不许说出去。

    本溪法轮功学员李春华,二零一零年初被马三家恶警毒打强制其转化,因不背“三十条”监规,被铐到仓库一整天迫害,行恶者有恶警张磊。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八日上午八点左右,万晓辉被警察脅持关进了马三家劳教所女所。张磊、周晓光、张卓慧等六个警察把万晓辉打倒在地上,把着万晓辉的手强迫万晓辉在“转化书”上摁手印,让万晓辉一把把 “转化书”撕碎了……
    二零一零年五月中旬,万晓辉天天被押去马三家劳教所的东岗(马三家劳教所里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地方)迫害。他们散布的全是歪理邪说,夹杂着低级下流的言论,施行煽动、诱骗、造谣、诽谤、侮辱、恐吓等伎俩,拳打脚踢,用mp3播放诽谤师父的录音,万晓辉一把把mp3耳机给撕下来摔在地上。张磊、周晓光、张卓慧等六个警察气急败坏又把万晓辉打倒在地上,四肢铐在两个床的中间,并用臭鞋垫堵万晓辉嘴,把mp3耳机塞进万晓辉耳朵里,用透明胶带把耳塞和口一块缠住。万晓辉喊:“法轮大法好!”她们怕别人听见,就拿一摞脸盆扣在万晓辉头上,压的万晓辉头抬不起来脖子不能动,那痛苦真是分分秒秒如年。

    辽宁铁岭法轮功学员李春红,二零一零年五月因不按恶警要求写诋毁大法的文字被恶警张卓慧扇耳光二十多个。而被二次蹲罚,近半小时毒打,参与的恶警张君、张磊、张秀荣。

    二零一零年七月份考核,张磊、张卓惠 张环强抓铁岭法轮功学员李春红的手签字。八月份考核,张磊把她单独叫到车间的一个屋子里,强制抓住她的手签字,她不签就扇嘴巴子,用笔往她手上写邪教徒。

    在马三家劳教所,张环和其他狱警对法轮功学员经常搜身,从里到外,边搜边恶语相加,如果在谁身上搜到经文就会被施酷刑折磨。

    大连法轮功学员李素梅,被隔离一个多月,非打即骂。过年前夕,沈阳的气温极低,队长于晓川把她叫到水房,命令她把衣服都脱掉。脱光后,于晓川将大盆大盆的凉水泼到她身上。还有张磊,“三九”天,不让李素梅穿棉衣。于晓川打法轮功学员打不动时就用手掐,过后还笑着说:“打人真好玩”。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四十五岁的抚顺学员卢丽萍拒绝背三十条,拒绝写所谓作业,被四分队恶警张蕾猛踢十多脚。

    同日当晚,凤城学员李杰拒绝写所谓作业,恶警张蕾将她叫去办公室,强行在她额头上写侮辱性的字,对她打耳光,罚蹲一个多小时。

    铁岭开原学员李春红拒绝放弃法轮功信仰,不“转化”,恶警张蕾对她非法加期。

    张蕾最近经常不许法轮功学员中午休息,罚坐小凳,迫害法轮功学员日渐疯狂。

    四分队的警察黄海燕不满赵乐荣多次提出眼睛难受,叫人把赵乐荣送到“东岗”。在“东岗”,张环、张磊、张君、张秀容等六、七个警察,揪赵乐荣头发、扇耳光,把双手拉开分别铐在两张铁架子床上,然后同时向两边使劲推铁床(又叫“抻刑”),还逼蹲着,张磊一边用刑一边说:“你看你眼睛亮的,谁都没你眼睛亮,以后不许说眼睛难受,就是得了癌症也不许说。”张磊还说:“你必须说你什么都能干,分配什么干什么。”赵乐荣不答应就狠劲抻,前后共抻了三个小时才停下。

    有天吃完午饭赵乐荣被留在食堂,同时留下了些犹大,还来了很多拿警棍的警察。这时张环(大队长)就说要搞个录像让赵乐荣配合一下,紧接着所有犹大都来推打赵乐荣被打倒在地,王乃民(政委)还指挥说:“这不行,打倒后还要骑在身上,还得掐脖子,揪头发”。犹大们照着王乃民说的做了好几遍后,这时上来很多警察装模作样的用电棍电打这些犹大(不是真电,做个样子,其实就是造假),然后旁边有人在录像。在场的警察有张磊、张秀荣、张卓慧、张丽丽、于小串等,在场打人的犹大有英俊杰、赵爱辉、周立柱(这三人都是大连的)、翟玉霞(本溪)、宋顺霞等8人。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初的一天上午万晓辉被带去东岗,他们天天向万晓辉散布歪理邪说,用各种办法给万晓辉洗脑,侮辱、羞辱、打骂、罚蹲、扇嘴巴子、坐瓷砖地、往脖子上倒开水。
    张磊念诽谤大法的书,业玲拿带刺的木锤子朝万晓辉头上、后背上乱打。打的万晓辉满头都是小包,肩膀和后背上一块块发青。有一天,张磊又开始念诽谤的书,万晓辉质问她,一个男恶警(好象姓李,是个科长,不十分确定),朝万晓辉的左脸猛击三锤,万晓辉的左脸当时就肿很高,他威胁说:“给你继续上刑,上抻刑。”
    后来他们用报纸把窗户糊住,把电视音量放到最大,不让外面的人听见和看见他们行恶。整天不让万晓辉吃饭和上厕所。万晓辉一闭眼她们就抠万晓辉的眼睛。第一天下来就折磨的万晓辉腿疼的站不起来,胳膊麻木没知觉,头发一把一把的掉下来。第二天用牙签扎手指甲……
    万晓辉开始绝食反迫害。三天后张环、张磊、业玲还有两个警察一起给万晓辉灌食。先把万晓辉打倒在地,然后把万晓辉铐在灌食床上,再用布带把腿绑在床上,万晓辉的身体动不了。她们把开口器使劲插进往万晓辉的嘴里,每次都插出血,憋的万晓辉上不来气。灌不进去还往里灌,她们往死里整万晓辉。每次灌食后万晓辉的衣服里外都是湿的,折磨到晚上才放下来。

    二零一一年一月末,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三大队的法轮功学员有一百三十八人。对刚被绑架到马三家的法轮功学员,前二十天警察利用犹大“转化”、欺骗她们放弃信仰;二十天后未“转化”的,就上抻刑。

    在野蛮迫害下违心妥协的法轮功学员,警察也知道她们不是真心的,就采用答考卷、唱邪党歌、背劳教“三十条”等方式了解法轮功学员的心理状态,如果警察觉得不够“要求”,就加重迫害。

    二零一一年三月在临近从马三家释放万晓辉期限前十几天的一个中午,万晓辉正上楼时,警察代学梅叫万晓辉去东岗,由张环、张磊、代学梅、王丹凤、还有两个共六警察个把万晓辉打倒在地,背铐着强迫滚手印。王丹凤还说叫你回家还干不干(大法的事),又打了万晓辉两个耳光。把万晓辉胳膊拧的两个月还痛。最后说万晓辉不服狱警,不背邪恶三十条,不唱邪恶歌,不签考核,不写作业,不写总结,不问好,给万晓辉加期十天。

    二零一一年四月王秋萍被送到马三家劳教所。犹大黄莉强制把王秋萍头发剪成了短发,然后犹大们开始轮番做她“转化”工作。在被强制“转化”期间,警察张磊、张环不断的向王秋萍施加压力。张磊扬言,你不是睡不好觉吗?我们有的是办法,叫你睡不着觉。

    一个在马三家的学员很长时间也没有“转化”,张磊多次找该学员谈话,威逼强迫她,最后见她还不妥协就给她上抻刑,什么时 候妥协了什么时候才停止。

    一名大法学员在马三家因为绝食反迫害,被张磊、张环送到卫生所强迫灌食,灌的都是盐水,直到这学员受不了了,让写“三书”,并让她在其它法轮功学员面前念,真实邪恶至极。

    马三家劳教所张磊主抓所谓“学习”,经常为讨好上级,组织学员半个月答一次卷,甚至一星期答一次卷(题目都是诬蔑法轮功的),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因为不答卷,就被送往东岗抻了七个多小时,差点丧失生命。晚上吃饭时还得从四楼下去,要两个人搀扶才能走。

    在这里非法关押的学员每天被强制看诬陷大法的光盘。由队长看着,谁不看,就罚谁,有个学员眼睛不好,没有看电视, 大队长张磊看见了,罚她面壁站着,不许动,直到大家看完电视才让她离开。还逼迫唱邪党的歌,谁不唱就罚谁,小声唱不行,还得大声唱。背三十条不背罚背十遍,四分队一学员因不背三十条送东岗抻,让她戴手铐子背。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一日,大连法轮功学员梁宇被恶警黄海燕叫出车间到东港放行李的仓库,被铐到铁床上(双手背铐)。张环用电棍电梁宇的脸等处,张君踢打她。原因是不背“三十条”、不唱邪党歌、不签考核等。之后四天梁宇都是被强制要求站着或被呈“大”字型铐在床上,后半夜两三点换成坐下来铐着。第一天十二小时不让方便,梁宇绝食抗议五天,第四天开始被绑在床上灌食,被用一种铁制开口器强行撑开嘴,捏住鼻子灌食。十月十八日,梁宇被转移到二大队与普教一起被高强度劳动奴役。

    沈阳法轮功学员杜玉红每次被强制转化都被上抻刑,有时长达六、七天。
    大连法轮功学员万晓辉高血压,警察往她太阳穴打针,用小锤敲脑袋。
    马三家警察威胁大连法轮功学员刘荣华,年后将其劫持到东港迫害。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张卓慧、张君、张环、张磊、张秀荣等人。

    很多法轮功学员遭到分队长张磊残酷迫害,被她关进小号十几天坐铁凳,有铁岭的王学力,兴城的张淑珍、王书春,她们从小号出来,腿脚皮肤都变成青紫色,肿得不能走。本溪的王书平被张磊给劫持到一楼进行残酷迫害,她喊“法轮大法好”,门牙被她们打掉了好几颗。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一日以张君、张磊等为首的恶警对大连法轮功学员梁宇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迫害,并叫嚣“让你们看到一个全新的梁宇”。一周后她们的迫害没有动摇梁宇,恶人的嚣张气焰被打击。无奈于十月十八日将梁宇、方彩霞、高德英、王金凤、孙连军、李春红六名法轮功学员调至一、二大队和普通劳教人员一起从事高强度的超体力奴工劳动。

    大连法轮功学员万晓辉女士于二零一零年三月被中共警察绑架,之后被劫持入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一年。在临近从马三家释放前十几天的一个中午,万晓辉正上楼时,代学梅叫万晓辉去东岗,由张环、张磊、代学梅、王丹凤、还有两个共六个把万晓辉打倒在地,背铐着强迫滚手印。王丹凤还邪恶说叫你回家还干不干(大法的事),又打了万晓辉两个脸蛋。把万晓辉胳膊拧的两个月还痛。最后说万晓辉不服管教,不背邪恶三十条,不唱邪恶歌,不签考核,不写作业,不写出总结,不问好,给万晓辉加期十天。

    黄桂英二零一零年九月被绑架至马三家女所三大队。一天晚上,三大队全体学员在走廊里坐小板凳,罚背三十条,要求统一反复背,然后各分队轮背。黄桂英因抵制不背,被弄到东岗上抻床抻了一天,抻肿的手活动都很费劲。行使抻床迫害的恶警是张磊。

    二零一零年的十月下旬,马三家劳教所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十一月初的一天上午我被带去东岗,他们天天向万晓辉散布歪理邪说,用各种办法给万晓辉洗脑,侮辱、羞辱、打骂、罚蹲,扇嘴巴子、坐瓷砖地、往脖子上倒开水。

    张磊念诽谤大法的书,业玲拿带刺的木锤子朝万晓辉头上、背后乱打,打得万晓辉满头都是小包,肩膀和后背上一块块发青。有一天,张磊又开始念诽谤的书,万晓辉质问她,一个男恶警(好像姓李,是个科长,不十分确定),朝万晓辉的左脸猛击三锤,万晓辉的左脸当时就肿很高,他威胁说:“给你继续上刑,上抻刑。”

    后来他们用报纸把窗户糊住,把电视放到最大声,不让外面的人听见和看见他们行恶。整天不让吃饭和上厕所。万晓辉一闭眼她们就抠万晓辉的眼睛。第一天下来就折磨的万晓辉腿疼的站不起来,胳膊麻木没知觉,头发一把一把的掉下来。第二天用牙签扎手指甲……

    万晓辉开始绝食反迫害。三天后张环、张磊、业玲还有两个人一起给万晓辉灌食。先把我打倒在地,然后把万晓辉铐在灌食床上,再用布带把腿绑在床上,万晓辉的身体动不了。她们把开口器使劲插进往万晓辉的嘴里,每次都插出血,憋的万晓辉上不来气。灌不进去还往里灌,她们往死里整人。每次灌食后万晓辉的衣服里外都是湿的,折磨到晚上才放下来。

    灌食第二天,石宇所长领四个男科长,由石宇亲自动手把万晓辉铐在床上,小个女大夫,把扩口器使劲往万晓辉嘴里插也没插进去,还是前面提到的那个五十来岁可能李姓的男恶警,使尽全身的力气也没把扩口器在万晓辉嘴里摁到底,结果两个扩口器都坏了,不好用了,还没灌进去食,最后把万晓辉的嘴弄的鲜血直流。这杀人不见血的狠心大夫给万晓辉打了毒针。把万晓辉放下床时,万晓辉两边的太阳穴就刷刷的往里扩散。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六日,王秋萍被沈阳铁西区云峰派出所四五个警察非法抓捕送到沈阳市第一看守所迫害。一个月之后,又被送到马三家劳教所。在被强制“转化”期间,警察张磊、张环不断的向王秋萍施加压力。张磊扬言,你不是睡不好觉吗?我们有的是办法,叫你睡不着觉。在最后“解教”时,恶警还不放过王秋萍,逼迫写出“作业”,那上有诬陷大法的,王秋萍不想写,大队长张磊罚王秋萍站到晚上十二点,还扬言跟王秋萍没完,是不是皮肉紧了,得松一松了。

    张磊主抓所谓“学习”,经常为讨好上级,组织学员半个月答一次卷,甚至一星期答一次卷(题目都是诬蔑法轮功的),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因为不答卷,就被送往东岗抻了七个多小时,差点丧失生命。晚上吃饭时还得从四楼下去,要两个人搀扶才能走。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遣送到了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又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该黑窝位于沈阳市于洪区,分为男所和女所,分别在公路两侧,东侧是男所,奴役劳动,强制在押人员从事畜牧业农业;西侧是女所,奴役劳动是缝纫,做军用服装,还有做花的,女所分三个大队,一、二大队关押的是各类刑事犯人(上访、卖淫、打架、吸毒、贪污…),三大队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恶警大队长叫张君,副大队长是张环,张磊,朱某某,恶警教导员是张卓慧。这些恶警逼迫关押人员转化的手段有:用拳脚暴力,刑具摧残,恶语攻击,威逼利诱,MP3灌有污蔑栽赃,谩骂大法师父的邪说谎言,把坚定信仰法轮功学员用刑具吊上,把MP3插在耳朵里,就这样让法轮功学员遭受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

    目前(二零一一年十一月)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主要分为三个部份:“新收班”、“东港”、“三大队”,其余各队暂无法轮功学员,其中“新收班”负责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东港”主要负责对抵制洗脑的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折磨,“三大队”负责监管法轮功学员服劳役。

    “新收班”是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专门为女法轮功学员设置的洗脑班,两名主管恶警队长张丽丽(音)和于小川。每一位新被绑架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都由恶警队长指定的邪悟者负责所谓的“转化”。具体负责洗脑的邪悟者以“室长”黄立(北京人)和王文宏(阜新彰武高中教师)为首,法轮功学员的言谈举止,思想活动都由她们两人向恶警汇报,然后恶警根据她俩汇报的内容,决定新来法轮功学员是否转送“东港”施刑。配合这俩犹大做洗脑迫害的还有几名邪悟者分别是唐洪艳、韩立华、曹玉环。王文宏每日所谓“上课”都是一些直接骂大法师父,骂大法,骂法轮功学员的内容,然后就是逼迫法轮功学员写所谓“三书”(揭批书,悔过书,转化书)被迫写完“三书”的学员每人给发一本揭批大法的书,强令她们阅读后,写出“心得体会”,体会的内容一定要达到劳教所里的“要求”才行,经过一段时间的洗脑,劳教所把它们认为“合格”的学员转到“三大队”,由大队长张君、副队长张环、张磊、教导员张卓慧负责严管,每日做苦工。

    在“三大队”,法轮功学员的地位更是“低人”一等,对这里普犯(多为卖淫女,吸毒女,及其它形形色色的犯罪人员)恶警不敢太过份,而对法轮功学员,她们却敢随意嘲讽,辱骂,殴打。

    前些日子“省里”又下达了新“指示”,要求劳教所持续保持100%的转化率,恶警闻风而动,又开始了针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更加残忍的迫害。

    被送到马三家的一名大法学员因为绝食反迫害,被张磊、张环送到卫生所强迫灌食,灌的都是盐水,直到这学员受不了了,让她写“三书”,并让她在其它法轮功学员面前念。

    王晶丽刚到「新生班」那天开始,从上午七点至中午吃饭时,下午一点前到五点,晚上六点半至七点半,这些时间里,她被至少两个以上的犹大包夹围攻着,逼着她接受恶党的谎言欺骗,强迫她向邪恶妥协,她一直不听不从。第二天张莉莉来问她表现如何,她没理她。张莉莉即刻对她大呼小叫,羞辱了她一顿走了。第三天上午,恶警张磊高音喇叭似的将她训斥了一番,满嘴都是诬蔑诽谤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下流话。有时张磊把王晶丽带到一间没有人的监室里,先是伪善,而后咆哮辱骂她、恐吓威胁她。她就这样承受着她们的精神摧残和高压折磨了一个半月。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六日,邱铁艳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邱铁艳被大队长张君、教导员张卓慧、张磊、队长张秀荣威逼、强迫“转化”,恐吓签字、按手印。事后她清醒了,声明作废。

    二零一二年四月六日,被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劫持的法轮功学员李淑华在声明强迫下所写的三书作废之后,被张磊用酷刑抻床迫害精神失常,她变得目光呆滞,坐在那里不说话,饭也不吃了,只是流泪。四月八日晚上,是恶人张磊值班,李淑华睡不着觉,张磊恶狠狠地把李淑华带走了,只听到一声惨叫,再也没有声音了。等李淑华回来的时候,看到她两眼闭着,面部发黑,嘴里自言自语地说,她的脸发烧,太热了,断定她是被电棍电的。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三大队恶警张磊经常用木棍子和木板子暴打法轮功学员的眼睛,被她打完后的眼睛会由红肿慢慢的变成青紫色,王永华、李景、宋广弟等遭到过此迫害,宋广弟的眼球被她用木棍子打出个包来。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份,沈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以“过筛子”的手段,用酷刑进行所谓“转化”,逼迫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劳教所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全部用抻刑折磨,大连女法轮功学员罗金玉在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关押半年,左眼被迫害失明。

    直接参与迫害的恶警是:任红赞、于慧晶、张环、张磊、张莉莉。张环是大队长,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分卖力、狠毒。张磊是副大队长,此人也是狠毒至极,经常对法轮功学员大发雷霆,扇耳光。任红赞无法想像的凶残,人性无存,辱骂法轮功学员是家常便饭,语言不堪入耳。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底,恶警张磊像魔鬼一样来逼宋广娣:“你转化还是不转化?”宋广娣不回答她的话。 张莉莉叫宋广娣填写“解教书”,那上面多处都是诽谤诬蔑法轮大法的鬼话,宋广娣不填写。张磊威逼说:“不填写就加期,一天就加期三天。宋广娣被关在一个屋子里长达五天的时间,被逼迫抄写他们炮制的罪恶的“三书”,宋广娣就不抄写。可是第五天的时候,宋广娣被她们折磨得脑袋又开始糊涂,在她们的威逼下,又没有了正念,明白过来后,宋广娣痛悔至极!

    二零一三年七月、八月,马三家劳教所恶警还每天逼迫法轮功学员在高温烈日下拔草、做手工。恶警张磊、张丽丽经常大喊大叫,诱逼写「感谢信」就给减刑,制造假相换着花样企图推卸罪责。

    沈阳马三家劳教所三大队队长张磊,将法轮功学员孙翠清关到东岗(恶警专门进行酷刑迫害的地方),用铁架子捆绑后,用抻、拉及电棍电折磨,还用铁夹子打脸,揪住头发殴打。

    马三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还有一种最残酷的迫害手段,就是用红色油漆在地上画一个仅能摆开两只脚那么大的一个正方形的方框,强迫法轮功学员在这个方框里蹲着,两只脚只要挪动一点,就要遭受恶警、包夹更残酷的折磨。恶警将这种酷刑叫作“蹲框”。为了转化孙秀华,马三家劳教所邪党安排四名男恶警,配合张环、张磊、张莉莉这些女恶警来折磨孙秀华,他们对孙秀华使用的就是这种“蹲框”。男恶警强迫孙秀华在方框内蹲着,一点也不许动。从早上五点到晚上九点,一天十几个小时,除了恶警允许的一天可去三次厕所外,其余时间都得蹲着,吃饭都得蹲着吃。劳教所每顿饭只给我一个小窝头(一两),一碗清汤。晚上十点才允许上床睡觉,睡觉时,一只手被铐在铁床上,翻不了身。白天有四名男恶警,加上恶警张磊、张秀荣和邪悟包夹袁淑珍三人,在孙秀华身边一边打牌,一边故意挑鲜气孙秀华。孙秀华蹲了三天,腿肿的很粗,两腿已经站不起来,腰也直不起来,走路很困难,心脏和头难受的都不行了。男恶警还喝令孙秀华“蹲稳点!”长时间遭受邪恶的残酷迫害,又因孙秀华学法不深,自己信师信法程度不够,正念不足,承受不住折磨,又被迫照抄了恶警伪造的“假三书”,并在上面按了手印、签了字。在过年的时候,恶警又强迫孙秀华照抄恶警伪造的诬蔑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假三书”,并强迫在被关押的全体法轮功学员面前宣读。

    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改名思想教育学校,所长苏静,政委王乃民。二零零二年关押最多大约一千七百名学员,共三个大队,王书珍被非法关押在三大队二分队,三大队大队长李明玉,分队长张磊。到教养院一进门,就被强行搜身,要钱买什么校服,所有生活用品都非常贵,每天吃的都是发霉的窝窝头,咸菜。然后把王关在无人知道的地方,找来几个警察和犹大来给她洗脑,强制让她放弃信仰,写“三书”。采用各种酷刑折磨:电击、坐铁凳、小号、冷冻、暴晒、长时间奴役、不让睡觉、罚站、铁铐吊起来、加期、精神摧残……

    大队长李明玉将王书珍两臂背到后面举起来,用手铐吊起来,强迫她“转化”,王不配合,便威胁、恐吓她说,再不“转化”,就送大北监狱。中午不给饭吃,而且不停地谩骂。王书珍被恶警迫害的胃出血,经医院检查是胆息肉。王两次昏迷不能起床,可是队长张磊还强行逼她去郊外扒玉米,而且不许坐着,每天十几个小时,一连十多天。还把她关在厕所里不让出来,由两个包夹看着,每天都在厕所里吃饭,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罚站,包夹到时间就换人。每次逼写什么思想汇报(内容是污蔑大法和师父),王书珍不写,被张磊叫到办公室训斥一顿,有人天天给她念污蔑师父和大法的话,对她进行精神折磨。

    很多法轮功学员遭恶警分队长张磊残酷迫害,被她关进小号十几天坐铁凳,有铁岭的王学力,兴城的张淑珍、王书春,她们从小号出来,腿脚皮肤都变成青紫色,肿得不能走。本溪的王书平被张磊给劫持到一楼进行残酷迫害,她喊“法轮大法好”,门牙被她们打掉了好几颗。头用棉被蒙上,再扣上垃圾桶,捂得她喘不过气来。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上午八点多钟,由于李慧玲不服从大队长张环的命令,她边骂边使劲薅着李慧玲的头发往三楼上推,到了楼上她就拿出手铐一头铐在挨着地的暖气管子上,另一头铐在手上。播放反复诽谤谩骂师父和大法的录音。并用电棍电击手,手上立即发出焦糊味。下午大队长张磊来了,(由于手被铐在挨着地的暖气管子上,无法站立,就坐在水泥地上),她踢李慧玲,连吼带骂,下午两点多钟张磊拽着李慧玲到医务室量血压,医生说血压有点高。张环也来了,她说李慧玲违反监规罚关小号。被她们关在小号七天。

    在中共劳教所全面解体后,原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变成辽宁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那些参与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恶警,至今还在行凶作恶。

    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监区一监区二小队的抚顺市年过六旬的法轮功学员杨丽华,二零一五年新年后拒绝写所谓思想汇报,狱警张磊和其它几名狱警将杨丽华带到楼上,强迫杨丽华蹲下,张磊等人对杨丽华大打出手,杨丽华的手和脸被打破。杨丽华被迫害的多次昏倒,有时在去厕所的路上晕倒,大小便失禁。

    在马三家监区一监区一小队,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周玉珍,刚入监时被迫害的十分消瘦,皮包骨,狱警张磊逼迫周玉珍奴工活,每天打骂声不断。周玉珍被迫害的不能行走,张磊指使三名犯人将她抬到车间,犯人们常把周玉珍摔倒在地上,有时遇到好心的犯人背着她到车间。一天,在车间里,狱警们围成一圈殴打周玉珍。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张磊的电话:024-89210074转383

    迫害类型:
    关小号逼迫放弃信仰人身侮辱长时间保持痛苦姿势罚蹲体罚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不在法定的时间内,通知家属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不准上厕所剥夺睡眠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关禁闭精神酷刑加期(延期)/超期关押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毒打/殴打电刑摧残性灌食坐小板凳“背扣子上大挂”铐在某处上关小屋不给穿衣服威胁/恐吓骚扰高强度超负荷劳动严管抻刑违反办案规定,强制按手印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清明忆亲人
    遭各种酷刑残害-大连万晓辉控告江泽民
    辽宁马三家警察还在犯罪
    辽宁省盘锦市李慧玲自述遭迫害经历
    辽宁省凤城市宝山镇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大连郝秋晶-在马三家劳教所的日子里
    曾在马三家遭“抻床”酷刑-黄桂英再被绑架
    孙秀华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残酷迫害
    马三家劳教所2012年酷刑迫害案例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8月25日发表)
    中共罪恶招牌马三家劳教所面临解散
    遭马三家劳教所抻刑、奴役、洗脑迫害
    沈阳马三家劳教所三大队一年来的迫害恶行
    退休幼儿教师在马三家劳教所遭残酷迫害
    辽宁王晶丽被绑架、在马三家遭迫害经历
    经历马三家非人折磨-殴打、抠眼、灌食、抽血
    大连罗金玉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致左眼失明
    沈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近期恶行
    姐姐被迫害精神失常-妹妹再揭马三家暴行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恶警恶行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0
    沈阳王秋萍被绑架劳教迫害经过
    马三家劳教所将李淑华迫害致精神失常
    沈阳王秋萍被绑架劳教迫害经过
    辽宁省马三家女子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健康妇女被马三家迫害致视力模糊、精神恍惚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的暴力洗脑
    王慧楠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备受酷刑折磨
    马三家劳教所药物迫害律桂琴致精神失常
    大连市善良教师们遭受的迫害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11月9日发表)
    万晓辉自述在马三家劳教所的遭遇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
    辽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何桂荣遭迫害事实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7月30日发表)
    孝顺儿媳遭迫害-婆婆死前不瞑目
    我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酷刑折磨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4-5
    马三家劳教所酷刑折磨梁宇等法轮功学员
    辽宁凌海市一家五口受迫害经历(图)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01
    从马三家劳教所辗转传出几份信件(图)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女所三大队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
    大连村民几年来遭受的绑架和酷刑
    辽宁锦州地区法轮功学员十年遭受的迫害
    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的罪恶
    229833.html#1091912422
    马三家女恶警施酷刑 杨玉范几度昏死
    大陆各地 迫害机构恶人录(9/1/10)
    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劳教所女所受残忍折磨
    马三家劳教所仍在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图)
    杜玉红在马三家劳教所遭酷刑折磨 生命垂危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女所三大队的罪恶
    曝光马三家劳教所05年至06年的恶人恶行
    曝光马三家劳教所的一些情况
    优秀女教师刘霞遭马三家抻刑、上大铐(图)
    沈阳市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恶警榜
    马三家劳教所仍在酷刑迫害大法弟子
    我所了解的马三家劳教所恶人恶行
    葫芦岛市杨虹和家人八年来的遭遇
    马三家女劳教所近期对大法弟子的血腥迫害
    揭露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恶警张磊的恶行
    马三家教养院恶警零六年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些情况
    辽宁省女子监狱八大队恶警迫害大法弟子部份案例
    制止邪恶黑窝马三家劳教所女二所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马三家部份恶警恶行录(2005年至2006年上半年)
    我在沈阳马三家所遭受的迫害
    马三家劳教所的非人折磨
    吉林、广西五名大法弟子失踪
    董敬哲被沈阳国保、张士洗脑班、马三家迫害的经过
    马三家教养院近期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马三家集中营恶警恶行
    血腥肮脏的马三家“思想教育学校”
    我了解的马三家对大法学员的残酷迫害
    大法弟子李红在大连教养院惨遭酷刑和奴役
    马三家集中营近来迫害大法学员的部份事实
    一个弱女子遭受迫害纪实
    百名大法学员被马三家严管迫害 董敬哲生命危急
    马三家暴徒进行又一轮迫害
    马三家教养院迫害手段曝光
    辽宁阜新大法弟子马艳华在马三家教养院遭酷刑折磨

    所在单位: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马三家教养院)马三家劳动教养院 (024)89210262   对外服务电话:024-89212322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马三家镇马三家村镇北街 邮编:110145市政府市民信箱:sy@shenyang.gov.c院长:张明强(男,40多岁,2005年5月上任) 电话:024-89212321(院部)副院长:王巍 (专管迫害法轮功的院长之一,原管理科长)024-89212261 (办)三大队二分队队长张磊 024-89212252二大队大队长:张秀荣队长:王正利 张赫(音) 齐福英马三家教养院一大队(严管队)部份警察名单:大队长李明玉(女)副大队长谢成栋(男) 、王树峥(女)女分队长共12名;男分队长共6名分队长(女)刘会,齐福英,崔红,斐凤,张贺,张磊,刘静,张环,任红赞,分队长(男):高某,石某,李某,谢嘉权一大队电话:024─89210406女二所所长:苏境电话:024-89210822 89212252 89210454电话总机:(024)89210074副所长:赵来喜 13236642655 宅电:024-89120908卫生所狱医:曹玉洁(女,50岁左右) 陈兵(女,30岁左右)女二所一大队电话:024─89210406一大队大队长:李明玉,女,41岁,其丈夫刘勇,马三家治安处处长。副大队长:谢成栋(男,44岁)打手:李俊打手:王琦打手:张军, 范亚奎马三家劳教所女二所恶人名单:劳教所所长:苏静(女)政委:王乃民(女)正、副院长:张明强、王伟女二所分局处长:刘勇女二所分局科长:马奇山女二所分局恶警:李俊、王奇、张军、闫诗光、陈立民、□亚奎,还有一个姓李的。女二所管教:高云天女二所女恶警管教:赵静华、石宇、任红占、潘玉喜、席艳、李曾、杨丽、董淑霞、李素娟、张磊、裴凤、张环、崔红、黄海艳、刘慧女大队长:张秀荣、李明玉、相奎丽、周千做转化的教员女恶警:方叶红, 犹大赵永华、阮素珍播音员:相百凤医生:曹医生(姓名不详)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 (024)89210262 对外服务电话:024-89212322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马三家镇马三家村镇北街
    邮编:110145
    市政府市民信箱:sy@shenyang.gov.c
    院长:张明强(男,40多岁,2005年5月上任) 电话:024-89212321(院部)
    副院长:王巍 (专管迫害法轮功的院长之一,原管理科长)
    024-89212261 (办)
    三大队二分队队长张磊 024-89212252
    二大队大队长:张秀荣
    队长:王正利 张赫(音) 齐福英
    马三家教养院一大队(严管队)部份警察名单:
    大队长李明玉(女)
    副大队长谢成栋(男) 、王树峥(女)
    女分队长共12名;男分队长共6名
    分队长(女)刘会,齐福英,崔红,斐凤,张贺,张磊,刘静,张环,任红赞,
    分队长(男):高某,石某,李某,谢嘉权
    一大队电话:024─89210406
    女二所所长:苏境
    电话:024-89210822 89212252 89210454
    电话总机:(024)89210074
    副所长:赵来喜 13236642655 宅电:024-89120908
    卫生所狱医:曹玉洁(女,50岁左右) 陈兵(女,30岁左右)
    女二所一大队电话:024─89210406
    一大队大队长:李明玉,女,41岁,其丈夫刘勇,马三家治安处处长。
    副大队长:谢成栋(男,44岁)
    打手:李俊
    打手:王琦
    打手:张军, 范亚奎
    马三家劳教所女二所恶人名单:
    劳教所所长:苏静(女)
    政委:王乃民(女)
    正、副院长:张明强、王伟
    女二所分局处长:刘勇
    女二所分局科长:马奇山
    女二所分局恶警:李俊、王奇、张军、闫诗光、陈立民、□亚奎,还有一个姓李的。
    女二所管教:高云天
    女二所女恶警管教:赵静华、石宇、任红占、潘玉喜、席艳、李曾、杨丽、董淑霞、李素娟、张磊、裴凤、张环、崔红、黄海艳、刘慧
    女大队长:张秀荣、李明玉、相奎丽、周千
    做转化的教员女恶警:方叶红, 犹大赵永华、阮素珍
    播音员:相百凤
    医生:曹医生(姓名不详)

    受迫害人:
    谢玉兰; 夏宁; 沈阳大法弟子; 马艳华(岩华); 周萍; 孟贵秋(孟桂秋); 于海秋; 高德英; 曲伟; 孙福弟; 邱丽(丘丽); 王慧楠(王惠南/王会男); 郑菊香; 王学力; 王丹丹; 张丽娜; 王世媛; 李锦秋; 杜淑花; 王金凤; 王海英; 梁宇; 梁宇; 李春红; 李春红; 苗凤兰; 王秋萍; 倪凤珍; 王永华; 李淑华; 倪凤珍之子; 吕丽; 孙翠清; 周玉祯; 夏宁; 董敬哲; 万晓辉; 万晓辉; 方彩霞; 高福铃(高福玲); 苏南; 杨丽华; 陈桂兰; 李凤(李淳风)(戴书宝); 林均燕; 牛桂香; 苏南; 刘荣华; 杜玉红; 杜玉红; 卢丽萍; 李杰(李洁); 黄桂英; 赵乐荣; 徐亚娟; 王书珍(王淑珍); 宋广弟(迪)(娣); 宋广弟(迪)(娣); 罗金玉; 肖桂兰; 郝秋晶; 郝秋晶; 李春华; 杨春玲; 李慧玲; 

    更新日期: 2017-4-13 23:03: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