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孙娟

    简介:
    孙娟
    (Sun,Juan),女 ,三十多岁,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队长。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是一个地道的迫害善良大法弟子的黑窝。其位于济南市历城区浆水泉路二十号,所长郝道方及手下恶警孙娟、孙群丽、刘建慧、梁巧玲、耿筱梅、史永梅、李玉、杨晓梅、张洪芳等凶残迫害大法弟子,每天用酷刑及长达十四、五个小时的奴役折磨大法弟子。

    女子劳教所的奴工主要是做毛绒玩具,都是定量的,每天每人必须做二十至三十个,做不完就扣分,扣分就延长关押日期。每天奴役时间都长达十三、四个小时,累的腰酸腿痛,有的年龄大的大法弟子手都变形了,手指不能弯了。每天十四个小时还不算,恶警还经常逼加班到十五、六个小时。但劳教所提供参观用的所谓的公示栏里却写着每天的干活时间为六个半小时。大法弟子遭受的不仅是超强度的体力折磨,且遭受更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而女子劳教所却极力粉饰,掩盖血腥残害大法弟子的邪恶。

    恶警孙娟对坚持炼功的迟明香大打出手,孙一手扯着迟明香的头发一手朝她的脸部狠狠地打了三十几个耳光。大法弟子孙明香因坚修大法曾被逼迫三天三夜不让睡觉,在短短一年多时间内被五大队的恶警折磨成精神分裂症的就有三人。

    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年法轮功修炼者坚持修炼,孙娟恶狠狠的穿皮鞋踢其裸露的小腿,当质问:不是不打人吗?她的回答是:“这是打你吗,是教育你”。

    二零零二年七月份大法弟子伊淑玲被转到蒙阴看守所非法关押,被摧残的身体严重脱水,眼睛发涩、眼珠转动困难,险象环生。恶徒类延成等见达不到邪恶目地,便把站立不稳的伊淑玲诬定三年劳教,由县公安局副局长边大勇等强行将她投进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在这个人间地狱,她遭到了姜立杭(原劳教所所长)、刘玉兰(副所长)、牛学莲、赵杰、王淑贞、耿筱梅、刘建慧、孙娟、田薇、王宁、王奎彩、冯赛、史咏梅、张冬梅、张咏梅、田薇等恶警及包夹王红梅、华凡、倪冬梅、杨炳梅、荣凤鞠等的诱骗欺凌摧残,遭受熬大鹰、禁止大小便、禁止吃饭喝水、药布胶带封嘴、用布勒嘴、捆绑吊挂、强制灌食、食水掺药等等综合性酷刑折磨,将这个柔弱的女子折磨的生不如死,她的手腕、脚腕、嘴上至今还留有疤痕。后来,劳教所怕承担责任,不敢继续关押。

    二零零四年四月,刘森带着几个恶警开着车去了徐洪霞丈夫的老家,威胁两个老人。陈丙峰、宋翠连还有几个不明身份的人,在徐洪霞的临时住所绑架了她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第二天,他们把她劫持到济南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所一大队,大队长刘端芹、副大队长孙娟、指导员孙群莉指示一些邪悟者给她灌输她们那套歪理邪说,逼迫看造假录像。

    二零零四年六月李桂华被绑架到山东济南女子劳教所迫害。期间,被迫使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被逼写不炼功的保证书等“三书”,每逢月末、年终时被迫写转化认识。在队长强迫下,每天劳动长达10多个小时,制作加工皮毛玩具(老虎等),累的精疲力竭,没有工资报酬。劳教所迫害的主要责任人员有:大队长刘瑞芹,队长耿筱梅、狱警孙娟、孙丽等。

    二零零四年八至九月份,所里进行了邪恶的行动,对全所坚定的大法弟子到教育中心(家属接见楼)强制转化,每个大队三名恶警,一大队是孙娟(副大队长)、刘建惠、张咏梅。在这期间停止家属接见,对学员撒谎说是楼房装修。恶警全部穿便服,好像是家属出入房间,怕他们的恶行暴露。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过小年,恶警孙娟、大队长刘玉芹、副大队长孙群丽等四人因大法弟子孙崇臻没配合要求做操,在档案室迫害孙崇臻。其间不让洗涮,不让穿棉衣,要了一个厚上衣还不给开铐子,只能穿一只袖子,吃喝也只能用一只手,要了一条裤子,因铐的低无法提上去,裤腰只能坐在后股。冷的时候冻的手疼难忍,暖气热了烫的手奇疼无比。还天天给听邪悟者诬蔑师父、大法及本人不堪入耳的话。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二日晚,恶警开完会后回宿舍时,大法弟子杜以凤没配合恶警打报告,恶警孙娟、肖英(音)又打又拖把杜以凤拖到禁闭室,杜以凤高喊,恶警气急败坏,强迫全队人都坐下。孙崇臻没有听从恶警的命令,恶警耿晓梅、孙娟、肖英三个强迫孙崇臻说不报告是错误的,否则就关禁闭、不让上厕所。

    二零零六年,大法弟子詹丽华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期间,孙娟,杨晓林,孙群丽禁止她上厕所,逼她写背叛信仰的悔过书、 揭批书等所谓“三书”。詹丽华在车间因不听口令,孙娟就踢她还拽头发,肖英和刑事犯把詹丽华从三楼拖到另一四楼上,在拖的过程中孙娟将她的裤子扣拽开,她的两脚后跟、臀部都磨出血。孙娟还指使包夹赵海霞经常打詹丽华,不让家人接见,家里来信不给看,写信也不给往外发。

    二零零六年五月,一大队大队长孙娟,教导员杨晓琳分别安排犹大包夹王春丽、孙运雪、乔咏梅、张树欣对韩爱雯进行隔离式非人的精神与肉体迫害三个月整。

    韩爱雯绝食抗议被非法劳教以及非人的折磨,一大队大队长孙娟和孙群莉、杨晓林、李玉、李妮、耿筱梅、肖英和邪悟的包夹八、九个人一拥而上把韩爱雯摁倒在地上强行鼻饲。抽出鼻管的时候,鼻血脓块,半包卫生纸擦不完,惨不堪言。

    大队长孙娟说:“转化没什么可怕的,咱们队是百分之百转化率,你转化是早晚的事。队长都是地狱里的小鬼了,你就是下地狱,也摔不着你,有我们在下面垫着呢,你怕什么…”

    二零零六年五月,刘瑞秋讲真相、散发真相资料时被邪恶绑架,被非法判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在浆水泉女子劳教所遭到一大队孙娟、孙群丽、耿筱梅等恶警的毒打、谩骂、侮辱、奴役等迫害,致使双腿、前胸受伤,双手指关节严重肿大变形。二零零八年一月出狱后,刘瑞秋才知道她的老父亲已经离世一个月。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上午,运河公安分局季建军等三个恶警开车从大队回来,把她骗到德城区盐店口派出所后,直接把李秀娥送到济南女子第一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劳教所里,黑天白天不让睡觉两个多月,由犹大看着,整天坐小板凳,不许动,坐的屁股都烂了,还逼着叫写不修炼的保证书,骂大法师父,写月小结等。李不配合,被恶人们逼着连蹲四天四夜,不许站起来。恶警队长孙娟、副队长孙陪丽、还有恶警张洪芬、耿笑梅等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指使犹大们每月逼写月小结。李秀娥不写,耿笑梅叫犹大拽着她的手写:不练邪教。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到十二月五日,逼迫整整连着蹲了九天,不许站起来,两天两宿不让上厕所。解手憋的难受,蹲的累了,在原地活动活动,恶人们拽着头发打,用脚踢、踏。为了减少解手上厕所,李秀娥只好饿着不吃饭,实在憋的不行了,上厕所必须打报告。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最邪恶的是:一大队正队长孙娟,副队长孙陪丽、张洪芬。

    二零零六年腊月初八,徐洪芝又被泰山区公安分局岱宗坊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几天后,没经任何手续,就被劫持到济南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半。在一大队,她要上厕所,大队长孙娟指使包夹不让去,只让站着。有一个临沂的卖淫女长得高大凶狠,不让徐洪芝睡觉,不让上厕所,一打盹就拿扫帚打她。徐洪芝告诉她不准打人。她说:队长孙娟喜欢她这样。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二日夜里十二点,四、五个恶人用粗木棍轮番的毒打一位女大法弟子,最后把木棍都打断了。恶人们为了掩盖罪恶暴行,将女大法弟子的嘴用毛巾堵住不让出声,还威胁不许对别人说。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日,大法弟子许纪玲已被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摧残致精神失常,劳教所对外隐瞒此消息,许纪玲的亲属至今还不知道。

    二零零七年三至四月,警察孙娟、孙群丽唆使刑事犯人麻建云(济南人,回族,身高一米六七,又粗又壮)对法轮功学员侯春梅大打出手,用膝盖猛顶侯春梅的两肋和小腹部。最终侯春梅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才于二零零七年七月放回家。

    大法弟子李秀云,五月份被非法关起来一个多月。队长不是打就是骂,对刘秀云每天用刑:绑起来、铐起来、吊起来,用电棍电全身,酷刑全都用上了。队长孙娟穿着皮鞋踢头,再把嘴用胶带贴住,把脖子和嘴用胶带一圈又一圈都缠得非常结实,不让说话,往死里整。

    恶警孙娟因大法弟子王翠芳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以酷刑折磨她,怕她叫喊,用胶带把大法弟子王翠芳的嘴和脖子全都粘住,不知缠了多少圈,接下来打脸,打得都眼睛冒火星,打耳朵,把手放到地上踩,一脚一脚的踩,使劲搓。最后怕打死她,怕出人命才放了她,手都被踩得黑肿。当时打得都快出人命了。

    恶警孙娟、孙群丽、刘瑞芹对法轮功学员十分邪恶,她们任意的乱搜学员的物品、信件甚至口袋,不准法轮功学员将自己的东西送给困难的学员。如发现将食物或其它物品送给他人,她们就以违规违纪论处。

    一大队恶警:刘守勤(大队长)、孙勋利、孙娟、耿晓梅等,经常把法轮功学员关在一个小屋里,放谩骂污蔑法轮功创始人的录音磁带,进行洗脑;把法轮功学员双手举在头顶,铐在铁管子上;更残忍的是把法轮功学员铐在铁栏杆上长达三个多月不许休息(冬天没暖气的阴暗屋子里);法轮功学员手脚肿胀是经常的。恶警孙娟直接打法轮功学员,有的法轮功学员不理发,她抓住法轮功学员的头发按到地上,让别人打,把法轮功学员打坏了还要再理发。

    二零零七年六月底,恶大队长孙娟拽大法弟子李秀娥头发,让她蹲着,让邪悟者打她,一直折磨了八、九天。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上午,恶警刘大伟带领几名警察,把程碧强行绑架到一辆警车上,送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在劳教所,程碧被强迫照相、医院透视、抽血后,把她投进一大队遭迫害。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有孙娟、杨晓琳、孙群丽、耿狄(筱)梅、刘建会、梁巧玲、张洪芬、肖英、史咏梅、李玉、李敏、李昵等人。

    为了达到让程碧放弃对法轮功信仰的目的,前三个月曾对她进行了隔离、封闭关押、挨冻、限制大小便、晚睡早起、不让洗刷、不让见亲人、长时间罚坐塑料板凳至臀部肌肉肿烂、强制洗脑等残酷迫害。接着逼迫她下车间劳动,几乎每天都干十二个小时以上的活,还经常强制早晚在宿舍干糊纸盒、贴标签等手工活。因高强度的奴役劳动,导致她每半个月来一次例假,每次持续半个月,而且流量很多,经常流到裤子里,有时晚上疼的睡不着觉,在床上打滚,有时在厕所呕吐,即使这样也不让休息。一次程碧痛晕在车间里,仅让休息两个小时,就又逼迫回车间劳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天从起床、上厕所、洗刷、排队、走路、吃饭、喝水、干活、睡觉均不许说话,二十四小时被社会上的劳教人员监视,她们随时向恶警汇报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吃饭限制半个小时、洗刷五至七分钟、洗澡和洗衣服一共十至十五分钟,喝水限制次数,上厕所限制时间,经常大便没有解完就被赶出厕所,夜晚经常听到被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房间里传出来撕心裂肺的声音。在劳教所,程碧被迫害了一年零六个多月。二零零九年四月五日她回到了家。

    二零零七年十月,有一个姓李的大法弟子,在车间劳动时,恶警张洪芬把她拽到车间后面的仓库,进行毒打,恶大队长孙娟也去当帮凶。两个多小时后,李大法弟子被拖出来,躺在那很长时间不会动,后来被关在小屋里,一直关小号。后被迫害死。

    济南的胡春梅,迫于压力,写了“转化书”,心里很后悔,后来在墙上写了血书,表明不愿放弃修炼,恶大队长孙娟领着一大帮恶警,把她拉出去毒打,直打的她不说了。但胡春梅心里仍放不下大法,老是反反覆覆,精神压力很大,后被送进精神病院。二零零七年十月以后,被送走,恶人说是送回家,不知确切消息。

    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年轻漂亮,大约三十多岁,对大法特别坚定。不报名,绝食抗议自己是无辜被非法劳教。恶警大队长孙娟、副大队长孙群丽、恶警张洪芬,勾结劳教所的恶医对该法轮功学员野蛮的灌食,迫害十多天后,不知去向。

    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一大队,一大队大队长孙娟用“饿刑”折磨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她规定送饭的不给学员饭吃,饿上两天后再给饭吃。自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七日到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这段时间里,只给刘延梅一点点饭,刘延梅整天处于饥饿状态。劳教所警察指使看管法轮功学员的犯人造假:在不给法轮功学员饭吃的情况下,警察孙娟、孙群丽指使犯人记录没吃饭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吃了多少饭菜;即使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的时候,在警察的造假记录里,却有着这样的记录:十点睡觉,六点起床。限制上厕所时,也同样造假记录着上厕所的次数及时间。

    二零零七年腊月二十六,大法弟子姚丙芳被绑架到省女子第一劳教所一大队。从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四日姚丙芳又被拉回去关禁闭。不准洗涮,二十九天没洗头,三十一天没洗澡,后来姚丙芳拒绝穿号服。八月二十五日下午,在恶警孙娟的怂勇下叫社会上的犯罪的刘小波和曹红艳等人硬把衣服穿上,把姚丙芳反手绑在身后,到了晚上,姚丙芳又自己挣开,把衣服撕了。

    孙娟还指使文章翠把师父的像和姚丙芳的像用铁丝戳,又迫害姚丙芳八天,一顿饭也没吃,身体虚弱得很厉害,咳嗽、吐痰,到医院做B超、CT说是肺气肿,共花了一千多元的费用。姚丙芳连挂了五天吊瓶。文章翠天天骂她,打好几次。孙娟抓住姚丙芳的头发摔在地上并坐在姚丙芳身上,把左侧肋骨坐错位。

    山东济南女子劳教所恶警大队长孙娟、带班长耿筱梅每天强迫劳教人员高强度作业长达十七个小时,还狂吼“你们干的活都不够饭钱,谁养活你们,喝西北风去吧!”

    二零零八年的八月六日。在王村劳教所医务室查体后,把张萍非法关押在三大队。过后,因北京开奥运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太多,有把张萍转到济南第一劳教所,继续迫害。大队长孙娟,犯人陈慧月、刘光存逼着她看诬蔑法轮大法的录像、书籍,逼迫她写悔过书。

    二零零八年冬天,劳教所里人多的快盛不了,劳教所一大队队长孙娟说:“你们犯了法了,叫你们多干点活,不就是累点儿,少睡点觉吗?这有什么?”要想上厕所,都得打报告,报告词要背不好就不让去。

    山东济南女子劳教所恶警王云燕、孙娟等以各种方式逼迫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并对她们进行精神折磨。

    追查山东省蒙阴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类延成、焦玉香、姜立杭、王淑贞等的通告(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五日)

    涉案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山东省蒙阴县“六一零”主任类延成、副主任焦玉香、工作人员邢宪英、付守忠;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济南)所长姜立杭、副所长刘玉兰、一大队副队长耿筱梅、警察王淑贞、张咏梅、刘建惠、五大队队长牛学莲、警察赵杰、孙娟;蒙阴县一中二分校工会主席杜庆太、教员冯文学、冯友兰;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王主任;蒙阴县公安局;新泰看守所;蒙阴看守所;蒙阴县中医院;常路镇农村基金会。

    济南法轮功学员刘丽杰于二零零九年三月,因打算听中共法院对姐夫张兴武的所谓公开庭审,被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她被关押在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期间,遭到毒打、刑罚、长期被关小号、强迫做奴工等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日,刘丽杰写了一份“严正声明”表明自己要坚定信仰的决心,交给当班警察,那个警察不肯收,刘丽杰就把“声明”放在口袋里,那张“声明”后来在恶警的一次搜身中被拿走了。这张声明就像戳了马蜂窝一样,劳教所的警察开始对刘丽杰进行进一步的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七点左右,恶警王云燕把刘丽杰叫到大队长办公室,刚一进屋,大队长孙娟、恶警王晓苇就急急的冲进来,一脚将刘丽杰踹倒在地上恶声恶气的大叫:“蹲下!蹲下!”刘丽杰不配合,恶警们就揪着她的头发往起提,不断地揪她头发、打脸,骂着脏话,直到刘丽杰的头皮承受不住,痛不可忍蹲下为止。当这群流氓出去时,刘丽杰看到地上有一大缕流氓们撕下的头发,可是一转眼就没了,不知是谁偷走了她们犯罪的证据。

    在刘丽杰非法劳教时间快结束时,恶警又一次威逼刘丽杰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书等“三书”,恶警冯赛、孙娟分别两次恐吓刘丽杰说:“你就这样不‘转化’出去是不能回家的,直接被“六一零”(中共专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接走,关在一个地方,也不让家属见面,你家里也不会知道你被送到哪里了。”但刘丽杰不动心,最后恶警无奈收场。

    恶警们故意找茬辱骂她,恶警张咏梅纵容普犯:你骂她没事。恶警王小韦让普犯在墙壁、地上贴满辱骂大法的字和漫画,在地上也写上同样的话。一次她喊“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恶警孙娟、王小韦和普犯把她拖到一个没有监控镜头的房间里打她。她说:打人犯法。王小韦说:谁看见了?流氓丑态暴露无遗。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迫害导致:
    迫害致精神失常;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电刑铐在某处上绑、扣逼迫放弃信仰践踏信仰洗脑/送洗脑班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关禁闭不准上厕所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打骂迫害亲属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威胁/恐吓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山东省潍坊市张萍一家18年苦难经历
    屢遭迫害--山東泰安徐洪芝控告元凶江澤民
    山东聊城市李桂华被劫持二月余
    一个小粘贴曝光了中共层层黑暗
    母子遭鞭挞-家破人流亡-山东詹丽华控告江泽民
    山东泰安徐洪霞女士长期遭迫害
    修大法化解婆媳积怨-讲真相屡遭中共迫害
    原山东曲阜师范大学实验师谢怡遭受的迫害
    无理迫害为何指向善良的母亲(中)
    山东德州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案例
    历经酷刑摧残-乡村女医生再次被绑架
    山东蒙阴县当局迫害优秀女教师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3月21日发表)
    济南刘丽杰遭绑架、劳教迫害的经历
    山东沂蒙“官匪”恶行面面观(十二)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黑幕
    李秀梅在王村劳教所遭到的迫害
    济南女子劳教所恶警恶行
    山东劳教所恶行:不“转化”不让上厕所
    乡村女医生的冤屈事儿
    我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的遭遇
    206761.html#0981904856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一大队的部份迫害手段
    刘瑞秋被山东省女子监狱迫害 身患重症
    女中学教师遭受的苦难(图)
    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山东蒙阴县恶警的匪徒行径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孙娟等恶警的恶行
    山东女子第一劳教所恶警及犹大暴行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一大队恶警耿筱梅的恶行
    揭露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曝光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恶警孙娟等的恶行
    济南劳教所残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孙崇臻自述遭济南女子劳教所酷刑迫害的经历
    大法弟子许纪玲被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折磨致疯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恶警恶行曝光
    我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目睹的迫害
    非法劳教三年后 六旬老人又被610劫往洗脑班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恶人恶行
    揭穿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教育、感化、挽救”的真面目
    山东济南市浆水泉女子劳教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吴官正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罪行累累、罪责难逃
    济南女子劳教所五大队一年将三位大法学员折磨至精神分裂

    所在单位:
    济南市浆水泉女子劳教所

    受迫害人:
    徐书云; 李秀云; 杜爱玲; 胡春梅; 何冒芬; 侯春梅; 王翠芳; 杜以风; 孟凡秀; 吴延华; 迟明香; 刘丽杰; 刘延梅; 张贵凤(桂凤); 刘延梅; 杜以凤; 张桂凤; 孙崇祯(孙崇臻); 李秀梅; 刘瑞秋; 徐红芝; 程碧; 李秀娥; 姚丙芳; 韩爱雯; 张平(张萍); 谢怡; 詹丽华; 徐洪霞; 李桂华; 

    更新日期: 2017/10/9 1:12: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