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向金发

    简介:
    向金发
    (Xiang,Jinfa),男 ,年龄未知,

    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公安局政保科科长,任期自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四年,现退休,住米易县星河世纪城小区九栋三单元一楼。

    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四年沈军任米易县县长,向金发任米易政保科(现改名为国安大队)科长以来,经他们迫害的大法弟子有上千人,被非法判刑劳教的有近百人。攀莲镇非法办两次洗脑班,水塘村一次,典所村一次,丙谷和撒莲各两次。沈军被调到攀枝花后,向金发本来已退休在家,但由于他们迫害大法弟子有经验,又重新上任,继续助纣为虐,所以今年又出现了对大法弟子新一轮的迫害。沈军先已被调回米易。

    一九九九年,大法弟子杨兴春在水库开法会,被米易公安局恶警周林、杨梓华、向金发、柴发祥等从家里绑架到政保科折磨了一天,罚款二百元。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日中午一点钟左右,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柴发祥等五人非法闯入徐天福家抄家,砸烂徐天福的镜框三个,抢走师父法像一张、法轮图二张、教功图解一张。

    一九九九年阴历九月十七日,大法弟子廖远富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在丙海坝交流修炼心得体会,被撒莲乡党委书记何福祥阻止、举报。不法人员向金发、杨梓华、周林、廖红彬、柴发祥(遭恶报已死)等将几十个大法弟子绑架到政保科二楼会议室。当晚天气特别冷,大法弟子们只穿一件衬衣,恶警柴发祥故意将会议室的门窗全部打开,使学员被冻了一夜。第二天学员们被送到戒毒所拘留七天。

    廖远富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被关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向金发等恶警对廖远富的妻子说:只要你交1000元钱就把廖远富放回家。廖远富家中无钱,妻子为了丈夫早点回家,就到银行贷款1000元交给向金发,结果廖远富前脚跨出看守所的门,便被攀莲镇的恶徒们挟持到洗脑班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日,胡兴玉在丙海坝一位功友家交流修炼心得体会,被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李雪松等人的绑架,胡兴玉等几十个人被关在公安局二楼会议室冻了一夜,第二天才将胡兴玉放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日,杨兴春到丙海坝一功友家学法交流,被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周林、廖红彬、柴发祥、李雪松等绑架到政保科二楼会议室。冷冻了一夜第二天放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大法弟子刘长会在米易县撒莲丙海村一同修家集体学法,被撒莲乡党委书记何福祥阻止并举报,被向金发和杨梓华、周林、廖红彬等恶警绑架到公安局会议室,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夜。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一月陈正芝三次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遭非法绑架,被遣送回米易看守所。在看守所,陈正芝一个人被长期关在黑屋,被恶警强行洗脑、打骂、戴手铐、罚站、顶墙、吊铐等酷刑迫害。政保科向金发、周林、廖红兵等恶警以“只要听共产党的,不炼法轮功,马上放回家”相诱惑,否则“如果继续炼法轮功,就送去劳改,长期坐牢”相威胁。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曾平阳父子到北京上访遭绑架,被攀枝花驻京办邱天明一伙勒索100元,由米易政保科向金发、周林等挟持回米易看守所关押,又被向金发勒索400元。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曾平兰进京上访被绑架,在攀驻京办关押一夜,非法没收身份证,勒索现金50元。在米易县政保科被戴手铐、罚站、罚款200元。参与迫害的有信访办、驻京办等工作人员,米易县政保科向金发等人。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下旬,王元品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遭天安门警察绑架,被监禁在攀枝花驻京办一天一夜,吃了一顿饭,被勒索现金61元。遣送回米易遭公安局被政保科非法审讯洗脑,勒索现金200元。参与迫害人员有:攀驻京办工作人员、攀枝花公安一处的邱天明、米易公安局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下旬,廖国美、辜兴芝、杨兴国、王美到北京上访。参与迫害人员:向金发、周林等。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张远林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到了信访办,在大门外张远林等法轮功学员就被几个公安人员上来抓住他们就打,又被送往攀枝花驻京办,押回米易,非法拘留9天。2000年2月张远林再次进京护法,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抓上车。回家时又被政保科向金发罚款200元。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大法弟子马玲进京上访,被当地公安绑架到攀枝花驻京办,非法关了一晚后,被送回米易。刚下火车,她们一行人就被国安人员两人押一个大法弟子,戴上手铐游街示众。以后又把她们非法押到公安局进行迫害,辱骂、体罚她们。恶警徐兴再三逼问“谁是组织者?”她告诉它,她们没有谁组织,都是自愿到北京讲清大法真相的。徐兴恼羞成怒,用手铐将她的双手反铐在后背两个小时,她的双手被铐得疼痛难忍,全部麻木。在看守所关押一周后,又被送乡政府洗脑班强行洗脑,不转化,体罚不断、迫害不止。参与迫害人员有:向金发、杨梓华、周林、白廷飞等。

    一九九九年腊月胡兴玉再次到北京上访遭绑架,挟持回米易被非法关押在公安局看守所关押一个月,被政保科向金发等勒索现金二百元。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上旬大法弟子到北京上访,证实“法轮大法好”。在北京天安门遭到派出所恶警的绑架,大法弟子宋君、徐天福遭到攀枝花市公安局一处邱天明、米易政保科向金发、柴发祥毒打。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日,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丙海坝一功友家学法交流,公安局的向金发、杨梓华、周林、廖红兵、柴发祥、李雪松和丙谷派出所的警察赶往丙海坝将参加学法的法轮功学员全部绑架,26个男女老少关在政保科二楼会议室。当晚天气特别冷,法轮功学员被抓时身上只穿了一件衬衣,本来就难以抗御寒冷,可是恶警柴发祥还将会议室的门窗全部打开,让冷风吹进屋冷冻他们,整整冻了一夜。第二天放了几个法轮功学员,胡兴玉、杨兴春、苏丽娟、徐天福、张远林、王元品、龚自会、刘长会、张军、朱昭杰等人被关进米易看守所。在看守所,他们被公安局强行洗脑,遭到政保科和看守所警察的刑讯逼供。11月的冷天,政保科警察周林几次从朱昭杰的头上泼冷水。梁晋川又将朱昭杰等人非法劳教一年半,挟持到绵阳市新华劳教所继续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江从猛到北京上访在中央信访办被绑架,在信访办被公安用脚踢,到攀枝花驻京办,被驻京办刘主任、米易县政保科的周林和向金发搜身、关押。由向金发、周林等人押回米易,在看守所非法关押31天。江从猛被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政保科向金发及看守所朱成龙等向江从猛勒索现金1135元。在看守所时被公安强行挂牌录像全县播放。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二日送回米易县看守所,张洪英的身份证被没收、500元现金被没收,没有给任何的解释和收据。关押期间天天戴手铐脚镣,长达50天,被罚站独凳一天,端水碗、顶墙、背监规是常事。天天被提审。从市政保科到县政保科的所有人都来审讯过张洪英。参与迫害的人有:米易县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杨梓华、周林,还有其他8个不认识的警察,米易看守所的所长吴学明、副所长朱成龙、刘启朝指导,攀枝花公安一科的彭科长、邱天明等人。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曾平兰进京上访被绑架,在攀驻京办关押一夜,非法没收身份证,勒索现金50元。在米易县政保科被戴手铐、罚站、罚款200元。参与迫害的有信访办、驻京办等工作人员,米易县政保科向金发等人。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下旬王元品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遭天安门警察绑架,被监禁在攀枝花驻京办一天一夜,吃了一顿饭,被勒索现金61元。遣送回米易遭公安局被政保科非法审讯洗脑,勒索现金200元。参与迫害人员有:攀驻京办工作人员、攀枝花公安一处的邱天明、米易公安局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2000年1月底,王元品再次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遭警察绑架,关押在攀驻京办五天五夜。冰天雪地的环境只准穿一件内衣内裤,每天只给一顿饭吃,遭向金发等人非法搜身,抢走现金550元,说回米易后再算帐,回米易以后提都没有提此事,就将这550元钱侵占了。王元品被米易公安局刑大谢队长押回米易,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2月2日至3月2日)。关押期间被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戴手铐等迫害,又被政保科勒索现金350元。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辜兴芝到北京上访遭绑架,被政保科接回来,在看守所关了9天,罚款500元。2000年9月辜兴芝又到北京上访,回来后被小街派出所毛太宁、扬正富等把她弄到小街派出所关了一天才放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杨兴国到北京上访遭绑架,被米易政保科的向金发、周林遣返回米易在看守所非法关押18天,被周林罚款200元。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日,阙发秀第二次到北京上访,遭绑架被劫持回关押在米易看守所一个月,政保科科长向金发罚二百元。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胡兴玉被副镇长王争明骗到攀莲镇洗脑班暴力洗脑。胡兴玉被洗脑班关押十天,每天灌输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文章,陈友军等打手押着胡兴玉等人扫大街,随意打骂法轮功学员,强迫转化。政保科长向金发等到洗脑班来监督法轮功学员的转化情况。胡兴玉不转化,攀莲镇不法人员抽走她家的土地,胡兴玉儿子又拿一百多元才将土地重新承包回来。

    二零零零年一月,王元品、周盛会、刘长会、李银奇、李正菊、张正焕、张红英、阕发秀、阕发芝等法轮功学员相继到北京上访,遭警察的绑架、毒打。周盛会、张红英当场被警察打昏,鼻子被打的鲜血直流,满脸、前胸衣服都是血,被几个警察抬上警车。然后被攀枝花驻京办非法关押5天。遭到驻京办工作人员非法搜身,所带的钱物被搜刮一空。强迫他们脱掉衣服、鞋子,只许穿内衣内裤。数九寒天的北京,冰天雪地,不送暖气,以此来加重迫害。5天后,米易公安局的谢荣(巡警队长)、廖红兵(米易政保科副科长,现调攀枝花国安)将王元品等人押送回米易。在火车上,王元品被警察用手铐铐在座位的铁管子上。参与迫害的有:驻京办工作人员、米易公安局的警察、各乡镇调去参与迫害的官员。撒莲镇有白廷飞。白廷飞还当众羞辱张红英。回米易被公安局拘留洗脑迫害一个月,被勒索罚款每人200元,伙食费150元。参与迫害的有:向金发、柴发祥、周林(政保科成员)、吴学明(看守所长,现已退休)、朱成龙(看守所副所长、现任所长)等人。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六日丙谷派出所的崔所长和政保科科长向金发等人到李兴良抄家,搜到真相资料,向金发就逼迫李兴良说出真相资料的来源,并绑架到政保科,用手铐将李兴良铐在公安局楼道栏杆上,大冷的天坐在水泥地上,从头天晚上6点到第二天上午,不给饭吃,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2000年7月李兴良又被绑架到政保科,用同样的手段折磨李兴良。向金发逼迫其家人送了钱之后才把李兴良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九日,陈坤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看到法轮功学员被恶警打骂、抓捕拖上警车。陈坤被劫持回米易,政保科向金发污蔑陈坤“进京滋事,扰乱治安”关押在看守所八天,被向金发罚款一百五十元。

    二零零零年三月陈昆进京上访遭绑架,在攀枝花驻京办被非法搜身抢走现金三百元,回米易被非法关押八天,被政保科向金发罚款一百五十元。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九日撒连罗江平等32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学法交流,当天晚9点,米易县公安局刑大,政保科科长向金发、周林、柴发祥(已遭恶报死亡)等人和片区派出所所长崔龙兵、朱天鹏和本镇的一帮恶人打手,暴力把罗江平、王美、陈朝英、王元品、廖国美、马玲等32人绑架到撒莲镇政府大院内,毒打每一个修炼者,罚站军姿,蹲马步,面壁,用电棍击,非法审讯。何明珍被乡政府的白廷飞、陈林拳打脚踢,抓住头发往桌子上碰、往水泥墙上撞。然后将32名男女老少法轮功学员关在一间屋里,24小时不给饭吃、不给水喝,每人被勒索100元。罗江平、王美、王元品、廖国美、马玲、江从猛、宋君、马玲、曾平兰、余友琼、何明珍、赵国军等十几个人等人被政保科向金发等人挟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何明珍被恶警柴发祥、周林打倒在地,抓住头发拖起走,还被戴手铐。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一日江益兰(退休职工)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先关押在前门派出所,当天被攀枝花驻京办的攀枝花市公安一科的邱天明挟持到攀枝花驻京办,16个男女老少大关在一间只有4个铺位的房间里,每天每人给三个馒头,每人每天强行收住宿费50元、伙食费15元、看管费20元、租车接送费30元。6天每人被攀枝花驻京办勒索522元。5月19日被米易县公安局押回。县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把江益兰等关押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天,向金发向每个人勒索200元。回家后被江益兰所在单位扣工资2500元,作为到北京接她人员的差旅费,又被扣5000元保证金,若再去北京上访就没收了,把江益兰的退休金全扣了,工资存折也被单位没收了。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二日罗世美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被北京公安局警察绑架,关押一天,又送攀枝花驻京办事处,遭到搜身,搜走罗世美身上所带的现金350.75元,被关禁闭2天2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5月18日从北京挟持回米易,丙谷派出所不知姓名的警察及米易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周林、柴发祥到罗世美家中抄家,将罗世美关押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其间遭到看守所警察林海的毒打,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半个月才好。6月17日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四日,高胜元到北京上访证实法,在天安门遭绑架,自费买票回家,到达米易火车站时,垭口镇的副镇长严文志把高胜元接下火车后押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天。在看守所遭到向金发、杨梓华等人的非法审讯,非法罚款二百元。

    二零零零年六月八日,丙谷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庄德林家开法会,丙谷乡政府邓定银、舒洪武等十多人来到这个功友家,不准法轮功学员离开,邓定银立即打电话给政保科,公安局长梁晋川及政保科的周林、杨梓华、向金发等把这些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政保科,政保科恶警把他们绑在二楼的栏杆上,铐了一晚。第二天有4人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杨兴秀不背监规,林海、刘启朝等狱警等罚她顶墙(头顶到墙,双脚并拢,离墙一尺多)半天。杨兴秀炼功时被林海戴手铐一天,被非法关押23天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在米易县撒莲乡二大队的拖船河沟(地名)的一个僻静处谈修炼心得体会(此处距公路约百米远,很少有行人),被人恶意举报,梁晋川调集公安局刑大、政保科、检察院、法院、防暴大队全体警察赶往拖船河沟,将法轮功学员团团包围,政保科科长向金发为首的恶警强行将法轮功学员赶到公路桥上。却栽赃陷害说法轮功阻塞交通,犯了“阻塞交通罪”。被抓走的法轮功学员有:王元品、廖国美、曾平兰、曾建军、罗江平、曾世华、李坤后、李银奇…等,全部被关押在看守所。政保科在非法审讯法轮功学员时,采用刑讯逼供,酷刑折磨。向金发、柴发祥等人用钢筋条暴打李银奇,李银奇被打的遍体鳞伤。

    二零零零年七月,黎成忠、李书荣和本乡的5位同修一起到北京上访。信访办的工作人员根本不听他们讲大法的真相,把他们抓起来,进行非人的折磨:体罚她们,不准大小便。下午他们被送到攀枝花驻京办,第二天送转米易。刚下火车,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和公安局的其他警察把他们用手铐铐着手,两个警察押一个法轮功学员游街,从火车站押到公安局政保科,被向金发等恶警罚站一直站到晚上11点过,然后送进看守所关押。黎成忠被关押9天,李书荣被关了7天,其他人被关了9天至10天。出来时丙谷镇的伍荣把们挟持到镇政府,镇长杨正友训话后,强迫他们写放弃修炼的保证,才放他们回家。杨正友又叫施官荣、村长肖如华、社长冯万林对黎成忠进行监控、包夹。每天早中晚要向肖如华请示汇报,走亲访友要向肖如华请假,使其失去了自由。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张正超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大法好。被绑架到攀枝花驻京办。挟持回米易后,被政保科向金发关押在看守所,非法关押7天。在看守所大冬天被所长吴学明逼迫睡水泥地,没有垫的、也没有盖的,张正超绝食三天抗议。出来时看守所强行收了生活费,被政保科勒索200元,被丙谷乡的姓吴的人带回乡政府洗脑,身份证被没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政保科的向金发、周林等人以排查真相标语大张贴为由从家中将范胜美强行绑架到政保科,用手铐把范胜美铐在走廊的栏杆上两天两夜,不让吃饭、不准睡觉,采用刑讯逼供等手段,没有得到他们所要的东西,在政保科会议室向金发、周林等强制范胜美等人脱掉外套衣服,大冬天把电风扇对准他们吹风,把他们冻得发抖,他们发出冷酷的狂笑。向金发等人还是没有得到想要得到的材料,就把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关进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何明珍散发真相传单,被公安局周林,向金发,柴发祥,廖红兵于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六绑架到米易公安局铐在公安局楼道栏杆上,站不直,坐不下,一直处于弯腰状态。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当天正下着雨,吹着北风,天气很冷,警察们穿着棉大衣还嫌冷,他们却将法轮功学员铐在楼道风口上挨冻,冷的身体发抖,恶警还取笑他们。何明珍等人被政保科恶警铐在楼道上一个星期,向金发等逼迫家人交了200元罚款才放何明珍回家。何明菊被铐在公安局走廊的栏杆上5天5夜,随后何明菊被转到看守所非法关押,遭到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李雪松、廖红兵等恶警的多次非法审讯,强迫照相,取手纹、指纹,向金发当场就给高胜元两个耳光,用脚踢,罚顶墙。随后将高胜元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天,受到各种折磨,向金发强迫高胜元的家人交了200元罚款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柴发祥等人以张军参与全县张贴真相资料为由,将其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又被挟持到攀莲镇洗脑班。由于恶人举报,政保科向金发、周林、杨梓华等人把张军抓回米易关进看守所,被他们用暴打,电刑,抱树、单手上吊等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早上廖远富在家被政保科警察和武警以廖远富参与挂真相横幅为由,将其绑架,武警用枪托打廖远富,后来廖远富被挟持政保科,被一个刚从武警部队转业回来分到公安局的人(此人在武警部队时拳脚功夫相当好)用拳脚踢打他,廖远富的脸被打肿,眼睛被打红、打青、打肿,被反覆折磨了几小时。政保科长向金发提审他时,将廖远富的双手用手铐铐住后吊起来,只有脚尖触地,向金发等恶警用警棍打他,被折磨了好几天,关进看守所被刘启朝(看守所指导员)用开看守所所有监号大门的一大串钥匙打他。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四日廖远富被非法判刑10年,挟持到德阳监狱继续遭受。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晚,米易县法轮功学员大面积的张贴真相资料,他们在城区张贴,被巡逻的联防队发现,他们没有追上他,另一个同修廖远富被绑架,遭严重毒打,后被诬判十年。警察在全县抓他,刘坤武被迫流离失所,县国保大队的杨梓华、向金发等几次跑他家来抓他,骚扰、恐吓他的家人。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政保科的向金发、廖红兵、柴发祥和乡政府的严文猛等人以黎成忠参与张贴真相标语为由,将黎成忠绑架到丙谷乡政府,又挟持到政保科吊铐在楼道栏杆上两天两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被刺骨的北风吹,遭受冷冻等迫害,被政保科勒索200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张远林被向金发、周林、柴发祥、饶显文他们迫害了7天,只给吃了3餐饭。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米易县610和政保科的柴发祥和周林等5人非法闯入张远会家,抄走大法书籍和经文,以张远会参与张贴大法真相资料为由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楼上。政保科科长向金发、周林,看守所的朱成龙等人将张远会的双手用手铐吊铐在栏杆上。不让睡觉、不让喝水、不让吃饭。折磨了整整七天七夜,张远会的身体特别是双眼受到严重损伤。二零零一年三月,政保科科长向金发和廖红兵等三人,又到张远会家骚扰,并强行罚款200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新河乡政府的人和米易县政保科的杨梓华、张亮勇等人以张富友张贴真相资料为由,绑架到政保科,被科长向金发、恶警杨梓华和张亮勇等人铐在过道的栏杆上三天三夜,恶警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又冷又饿又渴。张富友被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25天。在看守所多次被向金发、杨梓华、张亮勇、饶显文、周林等人严刑逼供。后来家人被逼拿出1000元作保释金才将张富友放了。当时张富友被绑架时他骑的摩托车被政保科扣押了,张富友去要车时政保科恶警周林向张富友要了500元现金,没有任何手续,科长向金发解释说,这500元是他们的跑路费。张富友回家后经常受到公安和恶人的骚扰,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

    政保科恶警、向金发、杨梓华一伙人连七十多岁的胡兴玉老人都不放过,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杨梓华、饶显文、李雪松、柴发祥等人排查张贴真相资料为由,将老人绑架到公安局,用手铐铐在走廊上铐了一小时左右,在提审时被强制其蹲马步,恶警柴发祥狠打胡兴玉老人的头、脸、耳朵,胡兴玉没有回答他们的提问,柴发祥又扯着胡兴玉耳朵拖着走,走了几步就把老人家拽倒在地上,柴发祥、向金发、县中队的中队长他们用手铐铐住胡兴玉的左手,将老人吊起,只有脚尖触地,大约半小时,老人家虚脱了,他们才把胡兴玉放下来。
    2000年5月11日,高龙玉(垭口学校教师)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在天安门被便衣盘问,高龙玉承认是炼法轮功的,随后被用警车拉到攀枝花驻京办事处。在那里,一天两餐,十多个人一盆菠菜汤,每人一个馒头(一个馒头按5元算帐),男男女女近20人合关一间屋。每个人都被搜身,连内衣内裤全都搜遍,高龙玉身上的370元现金被搜走。高龙玉被挟持回米易,送看守所关押28天。其间遭到政保科向金发、周林、廖红兵等的非法审讯。廖红兵审讯高龙玉说:你如果坚持(修炼法轮功),你将会失去工作。高龙玉表示要坚持修炼下去。回家后,学校在公安局的威逼下,以支付接人的费用和被拘留期间的食宿费为由,扣掉高龙玉工资1800元。学校从2000年7月起就停发高龙玉的工资至今,就这样没有任何手续,高龙玉被开除公职。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九日陈昆被关进一间10平米左右的监号,里面已经关满了人。二月的北京本来就冷,恶警还在监号安了三个大电扇,开到高速挡使劲的吹寒风冷冻法轮功学员。恶警不准被关法轮功学员吃饭、喝水、上厕所。恶警们大声喝骂和用木棍击打铁栅栏刺耳的噪音,妄图以此来破坏法轮功学员的中枢神经。陈昆在广场分局被非法关押的20个小时的时间,看到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的人数由开始的十余人曾加到了四百余人。这些法轮功学员有新疆的、山东的、海南的……,遍及中国30多个省区,其中有85岁高龄的老年法轮功学员。第二天陈昆被挟持到攀枝花驻京办事处,被恶警强行搜走现金300多元,另外一法轮功学员被抢走现金800多元。法轮功学员们就被铐在一起,挤在一张单人床上一周。陈昆被挟持回米易,政保科向金发以“进京滋事,扰乱治安”的罪名非法拘留8天,被看守所吴学明等人强迫背监规、罚站、顶墙。非法罚款150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米易法轮功学员在全县张贴真相资料,米易六一零等邪恶在全县大搜捕,向金发、杨梓华、周林闯入高胜元家实施绑架。向金发当场就给高胜元两个耳光,又用脚踢,逼迫高胜元顶墙。随后将高胜元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一个月后向金发强迫高胜元的家人交了二百元现金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晚上10点左右,政保科的向金发、原沙坝乡乡长李世科、副乡长王学林以排查真相标语大张贴为由将郭大顺绑架到沙坝乡政府内进行迫害。向金发强迫郭大顺蹲马步,两手平举,在两手上放了一根长2米粗7厘米的木棒,罚蹲马步两个小时,郭大顺痛的大汗淋漓,他的头发、衣服、裤子都被汗水(侵)透。向金发、李世科轮番的审讯郭大顺散发、张贴真相之事,没有得到他们所要的,郭大顺又遭到顶墙的迫害,从8日晚上12点一直站到9日上午8点多钟。然后郭大顺又被挟持到公安局吊铐在楼道的铁栏杆上直到10日晚上11点。向金发逼迫郭大顺家里人交了200元的罚款,才将郭大顺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一月六日政保科向金发等以排查真相标语大张贴为由,将李发琼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铐在走廊的栏杆上,当天晚上向金发审讯李发琼时,李什么也不说,向金发就凶狠的把李发琼头发抓起往外面拖,李发琼被拽倒在地,随后向金发把李发琼的右手铐起吊在门上,只能脚尖触地,第二天恶警柴发祥又把李发琼的双手都吊铐起来,共吊了三天。被向金发勒索200元后才将李发琼放回家。

    高龙玉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四日被绑架到公安局楼道,用手铐把他铐在栏杆上冻了两天一夜,三十多个小时,被政保科向金发等非法罚款二百元。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日,公安局恶警向金发等人闯入何明珍家,非法抄家,又将何明珍绑架到公安局铐在栏杆约70个小时,随后又关押在看守所两个月,于10月20日非法判何明珍劳教,由柴发祥,廖红兵等3人将何明珍等6名法轮功学员押解到四川资中楠木寺。何明珍被折磨的连水都吞不下。她们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2个月才回到家。
    2001年正月16日,蔡会莲在地里摘豌豆,被挂榜乡的郭祥、王应忠和米易政保科的柴发祥、尹刚等人以蔡会莲散发大法真相资料为由,将其绑架到米易县政保科会议室,向金发用手铐把蔡会莲吊在楼道的钢筋网上4个小时,又吊在窗子上4个小时,只有脚尖触地,吊的脸都脱形,双手肿得像茄子一样紫青色,不能动,十指不能弯曲。后又被吊在走廊的栏杆上三天三夜,四天四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准睡觉。

    二零零一年一月,政保科向金发和周林以江从猛贴真相标语为由,将其绑架到米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7个月之久。在看守所,江从猛被狱警朱成龙勒索现金110元,经常遭到毒打,罚顶墙,被折磨的周身发肿,吐血半年多。并用非法手段将江从猛挟持去绵阳新华劳教所劳教。到了绵阳因体检不合格被拒收。政保科科长向金发要求押送的警察想尽一切办法,甚至不惜用高价也要把江从猛送劳教。他们用四天时间在成都用了十几万元找了各级有关人员,疏通关节,要劳教所收人。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六日被米易县政保科的向金发、郭祥、柴发祥和米易挂榜乡的王应忠等人以傅元会发真相资料为由,将其从家中绑架到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傅元会被铐在走廊的栏杆上两天两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被刺骨的北风吹,遭受冷冻等迫害,后被罚款200元后放回。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八日被米易县政保科的向金发、郭祥、柴发祥和米易挂榜乡的王应忠等人以唐国银发真相资料为由,将唐国银从家中绑架到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被铐在走廊的栏杆上两天两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被刺骨的北风吹,遭受冷冻等迫害,后被政保科罚款200元后放回。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七日早上宪朝珍在家还没起床就被丙谷派出所的人以宪朝珍发真相资料为由,抓到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被吊铐在栏杆上两天两夜,不给吃饭、不给水喝。晚上审讯时向金发要宪朝珍说出功友的名字。宪朝珍不说,向金发就逼宪朝珍脱掉外衣外裤,摘掉帽子,只穿内衣内裤,当时天气很冷,向金发逼迫宪朝珍坐在水泥地上,用脚狠狠的踢宪朝珍的背,当时还有政保科的两个人在场。宪朝珍被折磨了3天3夜,被向金发非法罚款200元,3月30日被丙谷乡政府的邓定银罚款1000元。

    二零零一年二月小街派出所的毛太林、政保科的向金发以万兆树张贴真相资料为由,将其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被向金发吊铐在公安局楼道栏杆上5天5夜,被向金发非法罚款650元。


    二零零零年一月,王元品、周盛会、刘长会、李银奇、李正菊、张正焕、张红英、阕发秀、阕发芝等法轮功学员相继到北京上访,遭警察的绑架、毒打。参与迫害的有:向金发、柴发祥、周林(政保科成员)、吴学明(看守所长,现已退休)、朱成龙(看守所副所长、现任所长)等人。

    二零零零年一月,王元品和同修周盛会、刘长会、李银奇、李正菊、张正焕、张红英、胡兴玉、阕发秀、阕发芝等又到北京上访,遭警察的绑架、毒打。大法弟子被攀枝花驻京办非法关押5天,遭到驻京办人员非法搜身,所带的钱物被搜刮一空。恶徒强迫大法弟子脱掉衣服、鞋子,只穿内衣内裤。数九寒天的北京,冰天雪地,不送暖气,以此来加重迫害。五天后,巡警队长谢荣、米易政保科副科长廖红兵(现调攀枝花国安)将大法弟子押送回米易。参与迫害的恶徒有:攀枝花驻京办人员、米易公安局恶警、各乡镇调去参与迫害的官员。撒莲镇人员白廷飞;米易政保科恶警: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米易看守所:所长吴学明、副所长朱成龙等人。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一日,高龙玉(垭口学校教师)进京上访证实大法。高龙玉被挟持回米易,送看守所关押28天。其间遭到政保科向金发、周林、廖红兵等的非法审讯。

    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晚上十点左右,政保科的向金发、原沙坝乡乡长李世科、副乡长王学林以排查真相标语大张贴为由将郭大顺绑架到沙坝乡政府内进行迫害。向金发强迫郭大顺蹲马步

    二零零零年,大法学员黎成忠和本地的五位同修一起到北京上访。警察把他们拉到攀枝花驻京办,第二天押回米易。刚下火车,政保科恶警向金发、柴发祥用手铐把大法弟子们铐着手,一个连一个押到政保科,逼他们一直站到晚上11点多,然后关进看守所。黎成忠被关押9天,出来时丙谷镇的伍荣把他们挟持到镇政府,镇长杨正友强迫他们写放弃修炼的保证,才放他们回家。又叫施官荣、村长肖如华、社长冯万林对黎成忠进行监控、包夹。每天早中晚要向肖如华请示汇报,走亲访友要向肖如华请假,他们完全失去了自由。

    二零零零年一月,阕发秀第三次到北京上访,遭警察的绑架、毒打。后回米易被公安局拘留洗脑迫害一个月,被向金发、柴发祥、周林多次非法审讯、体罚,又被勒索罚款二百元,伙食费一千零五十元。

    二零零零年一月,镇长陶云春带几个办事员闯入大法弟子何明菊家抄家,抢走所有的大法书,还打她女儿何芳的耳光,参与迫害者有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的向金发、周林等十余人,撒莲乡政府的白廷飞、镇长陶云春、宋丽华等人。

    二零零零年二月,大法弟子陈昆被非法关押在米易看守所受迫害,被非法拘留八天并交罚一百五十元。被强迫背监规、罚站、顶墙。写“保证书” 被强迫学习污蔑大法的文章,迫害亲属。参与的恶人有:向金发及政保科人员。

    二零零零年二月,张远桂进京上访遭绑架,在攀枝花驻京办被勒索100元,押回米易关押被政保科向金发等非法罚款200元。

    二零零零年二月五日,廖国美再次到北京上访,被天安门警察绑架关押在攀枝花驻京办七天(2月5日至2月12日)。寒冷的气候只准大法弟子们穿内衣内裤受冻,一天只给一顿饭吃,被勒索现金420元。遣返回米易,又被看守所非法关押2个月 又被勒索现金350元。这期间遭到毒打、戴手铐、洗脑等迫害。参与迫害人员:向金发。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六日,丙谷派出所的崔所长和政保科科长向金发等人到李兴良抄家,搜到真相资料,向金发就逼迫李兴良说出真相资料的来源,并绑架到政保科,用手铐将李兴良铐在公安局楼道栏杆上,大冷的天坐在水泥地上,从头天晚上六点到第二天上午,不给饭吃,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二零零零年七月李兴良又被绑架到政保科,用同样的手段折磨李兴良。向金发逼迫其家人送了钱之后才把李兴良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七日,阙发秀等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开法会,被政保科向金发、廖红兵非法抓捕、关押,被廖红兵等勒索二百元。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撒连罗江平等32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学法交流,当天晚9点,米易县公安局刑大,政保科科长向金发、周林、柴发祥(已遭恶报死亡)等人和片区派出所所长崔龙兵、朱天鹏和本镇的一帮恶人打手,暴力把罗江平、王美、陈朝英、王元品、廖国美、马玲等32人绑架到撒莲镇政府大院内,毒打每一个修炼者,罚站军姿,蹲马步,面壁,用电棍击,非法审讯。罗江平、王美、王元品、廖国美、马玲、江从猛、宋君、马玲、曾平兰、余友琼、何明珍、赵国军等十几个人等人被政保科向金发等人挟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在看守所,每个法轮功学员都遭到强行洗脑、非法审讯、戴手铐。

    罗江平的三百元现金被政保科向金发没收,被看守所狱警林海用警棍暴,戴手铐、罚顶墙多次,折磨一个月,被政保科向金发罚款一千元。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二日罗世美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被北京公安局警察绑架,关押一天,又送攀枝花驻京办事处,遭到搜身,搜走罗世美身上所带的现金350.75元,被关禁闭两天两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5月18日从北京挟持回米易,丙谷派出所不知姓名的警察及米易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周林、柴发祥到罗世美家中抄家,将罗世美关押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六月四日,高胜元到北京上访证实法,在天安门遭绑架,非法关押在攀枝花驻京办3天。又被垭口镇的副镇长严文志挟持回米易。到达米易火车站就被严文志押到看守所非法关押7天。在看守所遭到向金发、杨梓华等人的非法审讯,非法罚款二百元。

    二零零零年六月八日,丙谷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庄德林家开法会,丙谷乡政府邓定银、舒洪武等十多人来到这个功友家,不准法轮功学员离开,邓定银立即打电话给政保科,公安局长梁晋川及政保科的周林、杨梓华、向金发等把这些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政保科,政保科恶警把他们绑在二楼的栏杆上,铐了一晚。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张家荣等法轮功学员在撒莲镇的拖长河沟、距公路三百米的上方开心得交流会,被原湾崃村二社社长徐用银举报,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遭恶警绑架。恶警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用暴力把法轮功学员驱赶到公路上,过程中,攀枝花公安局一处处长张某、向金发、柴发祥几个恶警殴打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五十多岁法轮功学员李会明前去制止,张某向她的头部猛击一拳,打得她眼冒金花,天昏地转,一片漆黑。向金发、柴发祥等人用钢筋条暴打李银奇,李银奇被打的遍体鳞伤。余友琼被非法关押一个月,遭到向金发、柴发祥、周林、吴健刚、吴学民等恶警的辱骂、毒打、戴手铐、顶墙、洗脑。

    参与迫害的恶徒有:攀枝花公安一处恶警处长张某、项伟、秦刚、邱天明;米易公安局的原局长梁晋川(现遭报瘫痪)、政保科恶警向金发、柴发祥、周林、杨梓华、丙谷派出所所长崔龙军等;撒莲镇书记何明树(现任文教局长)、副书记何福祥、副镇长周从贵(现任旅游局长)、陶春云(现调白马镇),周建武(村支书)、杨明昭(村长)、吴世华(民兵连长)、徐用银(二社社长)等。

    二零零零年七月李素琼等二人到北京上访,遭绑架,身上所带的一千零三十元现金被北京的警察抢走,挟持回米易被关押在米易看守所,李素琼的家被抄,抄走她的大法书籍资料和其他一些私人物品。在看守所,遭到恶警柴发祥等人用几根荆竹条捆在一起打背,边打边骂,打的李素琼遍体是伤,两个多月后伤才好完。被政保科向金发、柴发祥罚款一千元,被攀莲镇罚款四百五十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李书荣和几个同修一起到北京上访。到了信访办,信访办的人一听说是炼法轮功的,就强迫他们面壁蹲在地上,把他们当成犯人对待,搜身、审讯,拷打。又把他们挟持到攀枝花驻京办关押一天后送回米易。他们刚下火车,就被米易公安局及政保科的向金发为首的警察把他们戴上手铐,两个警察押一个法轮功学员,从火车站押到公安局,游街示众。到了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等就马上审讯这些法轮功学员,第二天向金发把他们全部关进看守所,李书荣被关了7天,其他人被关了九至十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黎成忠和本乡的5位同修一起到北京上访。信访办的工作人员根本不听他们讲大法的真相,把他们抓起来,进行非人的折磨:体罚她们,不准大小便。下午他们被送到攀枝花驻京办,第二天送转米易。刚下火车,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和公安局的其他警察把他们用手铐铐着手,两个警察押一个法轮功学员游街,从火车站押到公安局政保科,被向金发等恶警罚站一直站到晚上11点过,然后送进看守所关押。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一日江益兰(退休职工)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先关押在前门派出所,当天被攀枝花驻京办的攀枝花市公安一科的邱天明挟持到攀枝花驻京办,五月十九日被米易县公安局押回。县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把江益兰等关押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向金发向每个人勒索二百元。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余兰去北京上访,在北京信访办被警察抓捕,送到北京办事处关了一天,回到米易,被政保科向金发等人勒索罚款二百元(胁迫其儿子交的)。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张正超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大法好。被绑架到攀枝花驻京办。挟持回米易后,被政保科向金发关押在看守所,非法关押7天。在看守所大冬天被所长吴学明逼迫睡水泥地,没有垫的、也没有盖的,张正超绝食三天抗议。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晚,杨文会在米易县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其后遭米易公安迫害离家出走,此后与家人失去联系,长期游离在外,生活艰辛,无亲可投。随后米易警察在政保科长向金发及帮凶周林等恶人带领下,多次到她家骚扰,使其丈夫也不得安宁,并且花费大量人力、财力、四处暗中搜捕。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米易县张贴大法真相资料,熊聂珍被政保科向金发等绑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真相标语大张贴后,辜兴芝在攀枝花女儿家,政保科的向金发打电话威胁其女儿,将辜兴芝挟持到米易政保科,向金发审问她,并吼她骂她,柴发祥将她铐在楼梯的栏杆上铐了一宿,又在走廊上铐了3天3夜,被向金发转到看守所关押10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政保科的向金发、周林等人以排查真相标语大张贴为由从家中将范胜美强行绑架到政保科,用手铐把范胜美铐在走廊的栏杆上两天两夜,不让吃饭、不准睡觉,采用刑讯逼供等手段,没有得到他们所要的东西,在政保科会议室向金发、周林等强制范胜美等人脱掉外套衣服,大冬天把电风扇对准他们吹风,把他们冻得发抖。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何明珍散发真相传单,被公安局周林,向金发,柴发祥,廖红兵于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六绑架到米易公安局铐在公安局楼道栏杆上,站不直,坐不下,一直处于弯腰状态。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晚上何明菊发真相的传单,于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六日在撒莲平阳村五福桥下,被乡政府唐礼华和政保科的李雪松绑架到米易县公安局,铐在公安局楼道栏杆上。何明菊被铐在公安局走廊的栏杆上5天5夜,随后何明菊被转到看守所非法关押,遭到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李雪松、廖红兵等恶警的多次非法审讯,强迫照相,取手纹、指纹。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柴发祥等人以张军参与全县张贴真相资料为由,将其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又被挟持到攀莲镇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早上,廖远富在家被政保科警察和武警以廖远富参与挂真相横幅为由,将其绑架,武警用枪托打廖远富,后来廖远富被挟持政保科,被一个刚从武警部队转业回来分到公安局的人(此人在武警部队时拳脚功夫相当好)用拳脚踢打他,廖远富的脸被打肿,眼睛被打红、打青、打肿,被反覆折磨了几小时。政保科长向金发提审他时,将廖远富的双手用手铐铐住后吊起来,只有脚尖触地,向金发等恶警用警棍打他,被折磨了好几天,关进看守所被刘启朝(看守所指导员)用开看守所所有监号大门的一大串钥匙打他。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四日廖远富被非法判刑十年,挟持到德阳监狱继续遭受。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米易公安局柴发祥、刘兴云等六人在建筑工地将张贵超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被柴发祥等人用手铐吊铐在楼道的栏杆上两天两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然后被非法关押在米易县看守所一年零一个月,期间,张贵超遭到恶警的打骂、戴手铐,体罚,罚顶墙、罚站、面壁等酷刑折磨。被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柴发祥等栽赃陷害,罗织罪名,被米易法院(当时的法院院长是唐炬洲)非法判刑三年,被挟持到四川省德阳监狱遭受迫害。

    政保科恶警、向金发、杨梓华一伙人连七十多岁的胡兴玉老人都不放过,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杨梓华、饶显文、李雪松、柴发祥等人排查张贴真相资料为由,将老人绑架到公安局,用手铐铐在走廊上铐了一小时左右,在提审时被强制其蹲马步。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政保科的向金发、廖红兵、柴发祥和乡政府的严文猛等人以黎成忠参与张贴真相标语为由,将黎成忠绑架到丙谷乡政府,又挟持到政保科吊铐在楼道栏杆上两天两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被刺骨的北风吹,遭受冷冻等迫害,被政保科勒索二百元。张远林被向金发、周林、柴发祥、饶显文他们迫害了七天,只给吃了三餐饭。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新河乡政府的人和米易县政保科的杨梓华、张亮勇等人以张富友张贴真相资料为由,绑架到政保科,被科长向金发、恶警杨梓华和张亮勇等人铐在过道的栏杆上三天三夜,恶警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又冷又饿又渴。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向金发、杨梓华、周林于闯入高胜元家,将他绑架到垭口乡政府。

    二零零一年一月,政保科向金发和周林以江从猛贴真相标语为由,将其绑架到米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七个月之久。

    二零零一年一月六日政保科向金发等以排查真相标语大张贴为由,将李发琼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铐在走廊的栏杆上,当天晚上向金发审讯李发琼时,李什么也不说,向金发就凶狠的把李发琼头发抓起往外面拖,李发琼被拽倒在地,随后向金发把李发琼的右手铐起吊在门上,只能脚尖触地,第二天恶警柴发祥又把李发琼的双手都吊铐起来,共吊了三天。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六日,蔡会莲,被郭强、永刚、柴发强、王应中、杨子华、向进发绑架到米易政保科。手被铐在走廊栏杆上,几天不给吃饭,不准睡觉,被非法关了二十二天,强行逼供、恐吓,身体被迫害得全身无力,回来半年不能干活,不能过正常人的生活,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四日,辜兴凤老人因贴真相资料被米易政保科恶警柴发祥、廖红彬、向金发、永刚等人铐在栏杆上,永刚用脚踢老人,用拳头打,把老人全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恶警还不给老人水喝,不给饭吃,不让上厕所,时间长达一个星期。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六,大法弟子何明珍散发真相传单被撒莲乡政府不法人员绑架到米易公安局,被铐在栏杆上一个星期,恶人们让她站不直,坐不下,一直处于弯腰状态,这过程中受冻,不让吃饭,恶人们穿上棉袄在旁边折磨她,最后罚款二百元才让回家。参与迫害的人:米易公安局周林,向金发,柴发祥,廖红兵,撒莲乡政府白廷飞,陈林平等。

    二零零一年二月小街派出所的毛太林、政保科的向金发以万兆树张贴真相资料为由,将其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被向金发吊铐在公安局楼道栏杆上五天五夜,被向金发非法罚款六百五十元。

    二零零一年三月,马玲因发真相资料,政保科的向金发、周林伙同撒莲乡政府的不法人员威胁恐吓逼迫家人交二百元罚款。它们还污蔑大法,挑起父母兄长对她和法轮功的仇恨,认为是她们给他们带来的灾难和痛苦。

    二零零一年三月,大法弟子彭光琼进京上访遭绑架,从北京挟持回米易关押,政保科向金发等勒索200元。

    二零零一年三月,政保科科长向金发和廖红兵等三人,又到张远会家骚扰,并强行罚款二百元。

    二零零一年三月四日,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周林、柴发祥和草场乡治安室周超等人闯入大法弟子刘本洪家进行抄家,抄走了大法书,被勒索罚款一千元。刘本洪被绑架到县公安局,双手用手铐铐住吊在二楼的走道上,不准喝水、不准睡觉二十多个小时。后关押在米易看守所受尽折磨。由于不转化、不配合邪恶,在看守所被注射不明药物,经常头晕、呕吐,神志不清。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七日,杨兴秀在家中,恶警问你还在炼没有,如果说在炼,他们就说到政保科说几句,被米易政保科的向金发、周林、李协松、杨梓华等劫持到公安局政保科楼道用手铐铐在栏杆上(只能脚尖触地)三天两夜,天气很冷,不准上厕所,不给水喝,不给饭吃,三月三十日被勒索200元后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七日早上宪朝珍在家还没起床就被丙谷派出所的人以宪朝珍发真相资料为由,抓到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被吊铐在栏杆上两天两夜,不给吃饭、不给水喝。晚上审讯时向金发要宪朝珍说出功友的名字。宪朝珍不说,向金发就逼宪朝珍脱掉外衣外裤,摘掉帽子,只穿内衣内裤,当时天气很冷,向金发逼迫宪朝珍坐在水泥地上,用脚狠狠的踢宪朝珍的背,当时还有政保科的两个人在场。宪朝珍被折磨了三天三夜,被向金发非法罚款二百元,三月三十日被丙谷乡政府的邓定银罚款一千元。

    二零零一年左右,向金发、周林中午到家非法抄家,当时杨兴秀不在家,丈夫在家,抢走了《大圆满法》和师父法像,现金一千元(至今未还)。黑了又来,周林、杨梓华、向金发及开车司机刘兴云,强行将杨兴秀劫持到政保科二楼,铐在二楼的走廊的栏杆上,铐了一夜,第二天劫持到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一日,邪恶对大法弟子马玲家进行抄家,查到真相资料,她被绑架到国保大队,审讯时她不配合,恶警向金发将她吊铐在铁栏杆上三天两夜,让她站不直、蹲不下,十分痛苦。这几天它们不给吃喝。然后又把她非法送看守所关押,遭到毒打、顶墙、戴手铐等折磨。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日,公安局向金发等人闯入何明珍家,非法抄家,又将何明珍绑架到公安局铐在栏杆约七十个小时,随后又关押在看守所两个月。

    二零零一年九月,大法弟子杨兴春在楠木寺劳教时,大儿子因张贴真相流离失所,向金发和其他警察每天轮流到杨兴春家追问大儿子的下落,一天晚上她丈夫不在家,他们将杨兴春家包围起来把大铁门撞烂了进屋抄家。

    二零零二年二月六日晚,杨兴春去草场贴真相传单,米易公安局恶警饶显文、杨梓华、周林、田万军、蒋启兵、向金发等许多人把杨兴春绑架到派出所,用手铐反铐起。冷了一晚上,第二天送到看守所关了一个月,罚款三百五十元。二零零四年,老人在会理再一次被非法抓捕,向金发、柴发祥、周林、扬梓华等将她劫持回米易,在回来的车上给老人带了一个最大的脚镣,同时还戴上手铐。

    二零零二年,大法弟子龚志会去挂横幅,被攀莲镇镇长阚发伍绑架至当地派出所,送公安局,被向金发吊铐1个小时左右,过程中,龚志会要求上厕所,遭到禁止。从吊铐中被放下后,又被一姓饶的恶警铐至审讯室,从晚上一直铐到天亮(被铐后只能保持一种既无法站直、又无法蹲下的痛苦姿势)。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64岁的辜兴芝在米易县贴真相传单被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遭到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人的毒打,后被送到米易看守所。因绝食抵制迫害,被米易看守所邪恶之徒灌食一个月。(灌食非常野蛮,人被固定在刑床上或几人按住,看守所狱医用扩宫钳将人的嘴撬开、或直接用拇指粗的塑料管从鼻孔插入,被灌食者往往被插破肺部,造成窒息和肺部大出血,被灌食者处于极度痛苦状态),10月4日早被送到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晚晚上去世。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日,高龙英在自己家中看大法光盘,被丙谷乡政府人员和政保科向金发等绑架,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八天,至二零零二年七月八日。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日向金发非法审问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熊学才后,继续铐在楼道的铁栏杆上,下午四点才放人。放人时向家属(女儿)勒索现金二百元。参与绑架的是米易公安局政保科人员杨梓华、李雪松、周林等人(当时身穿便衣),还有垭口乡的严文达。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一日,大法弟子陈启荣被非法关押在米易看守所。七月十三日,向金发把陈启荣悬吊铐在办公室窗户上,强行逼供,吊得手脚麻木肿胀,手的肉被手铐铐进很深。在身体疼痛难忍时,陈启荣被强迫画押,坚决不从。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政保科的向金发、周林、柴发祥等恶警非法闯入普威乡法轮功学员张凤伦家抄家,并将张凤伦绑架到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被关押期间,恶警指使犯人对张凤伦进行包夹,向金发、柴发祥多次提审,遭到他们的辱骂、罚站。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二日向金发逼迫家人交了一千元的保证金才将张凤伦放回家,满一年后退回了八百元,被政保科吞食了二百元。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日政保科向金发等人把文福品绑架到米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三天,被向金发非法罚款二百元。

    二零零二年九月四日米易县政保科的向金发、刘兴云、郭强等七八个人非法闯入黄国芬家,说黄国芬坚持修炼法轮功,不由分说就开始抄家。随后将黄国芬绑架到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其间,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刘兴云、饶显文等人用吊铐、打耳光、脚踢、顶墙等酷刑折磨黄国芬。

    二零零二年十月,中共召开十六大前夕,米易公安局对全县法轮功学员进行大搜捕,政保科恶警向金发、杨梓华、周林、李雪松、饶显文等七八次到胡兴玉家骚扰,胡兴玉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五日胡兴玉等法轮功学员在会理县遭绑架。十月七日胡兴玉被向金发、杨梓华、周林、李雪松等拖上车上车,强制带了一个有四个轮子的脚镣,双手戴上手铐,在车上带轮子的脚镣滚来滚去,胡兴玉的脚及全身被扯的钻心的疼痛,受尽了折磨,一路呕吐,再加上从五日被抓就没有吃饭喝水,连黄胆都吐出来了。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的有近百人,被非法劳教的有二十几人,被迫害致死三人。被迫害致伤致残的数十人,流离失所数十人,非法强抄大法弟子百余家。出动的恶人有:向金发(原政保科科长现退职在家) 、疗红兵(政保科科长) 、杨梓华(现国保科长)、周林、柴发祥(已遭恶报病死) 其他不知姓名,大约十几人。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四日上午九点钟左右,米易新河三十五名大法弟子在大法弟子郭会彬家集体学法炼功,被恶人举报。杨梓华、向金发、李学松、周林、徐兴、秦德才、杨斌、冷杰、李小刚等多名男女警察、三十多名联防队打手、丙谷镇的书记、镇长、妇女主任、小河村支书徐建一百多人把郭会彬家团团围住,把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反绑关押,对郭会彬进行抄家。随即将郭会彬、冯时芬、周英三名大法弟子押到米易看守所非法拘留二十九天,其余三十二名被非法押到头碾乡政府关押,强迫洗脑,逼迫学员写保证,交罚款,才放人。

    恶报结果:
    其他恶报

    恶报描述:
    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科长)、梁晋川(原公安局局长)迫害大法修炼者,手段恶毒。逼迫大法修炼者昼夜不能睡觉、罚站,用手铐悬吊(脚不着地);冬天用电风扇吹,铐在房子外面受冻。

    现在此两追随江泽民的恶警已遭恶报警告:向金发手摔断;梁晋川已瘫痪。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四川省米易县打手遭恶报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米易县公安局电话:0812─8172773
    向金发:8171662(家)

    迫害类型:
    骚扰私闯民宅非法罚款敲诈/掠夺/破坏财物非法关押吹凉风毒打/殴打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迫害亲属铐在某处上罚站非法审讯体罚逼迫放弃信仰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洗脑/送洗脑班绑架/劫持践踏信仰长时间吊拷煽动对大法弟子的仇恨不准上厕所威胁/恐吓勒索钱财抄家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交保证金剥夺睡眠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罗江平被迫害致死-亲友举报涉案单位
    四川米易县攀莲镇、撒莲乡、丙谷镇洗脑班恶行
    四川米易县法轮功学员2012年遭迫害案例
    四川米易国保、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十二年罪行录(三)
    四川米易国保、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十二年罪行录(二)
    四川米易国保、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十二年罪行录(一)
    四川米易县善良农民徐天福遭多年冤狱折磨
    四川十年血雨腥风(八)
    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六)
    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五)
    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四)
    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二)
    四川米易县“六一零”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
    修大法残疾得康复,蔡会莲多年遭迫害
    四川米易老妇辜兴凤遭受的迫害
    227223.html#107201285
    227223.html#107201285
    四川米易县张远林遭八次绑架两年非法劳教
    四川米易县杨兴秀被绑架迫害九次
    四川米易县黎成忠七次遭绑架
    四川米易县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米易县王元品和廖国美几年来遭受多次绑架迫害
    四川米易县李加明夫妇屡遭恶党迫害
    四川郑尚碧被迫害情况
    四川米易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过
    四川攀枝花几名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四川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事实
    攀枝花市罗江平在德阳监狱遭受的迫害
    四川米易大法弟子廖远富遭受的迫害
    四川米易辜兴芝被迫害致死前所遭受的迫害
    四川省米易县大法弟子杨兴春被迫害事实
    四川米易县何明菊遭迫害经历
    四川米易县何明珍遭恶徒十次非法关押
    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陈昆遭迫害经历
    看守所警察叫嚣:共产(恶)党不许你们做好人
    77岁老人被非法关押在米易看守所迫害
    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米易县数十名大法弟子被折磨致残、三人遭迫害致死
    攀枝花市大法弟子龚志会遭受迫害的经历(图)
    大法弟子辜兴芝被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看守所暴力灌食致死(图)
    四川省攀枝花市有关人员电话号码
    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大法弟子不畏艰险讲真相
    四川攀枝花市大法弟子杨文会被迫害致死案的有关电话
    四川攀枝花市大法弟子杨文会被迫害致死
    攀枝花市米易县攀莲镇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所在单位:
    米易县公安局米易公安局(区号:0812)<p>李国宏 局长     8175009                  13908149342张 雄 政委     8178638      3328359         13908146626谢英强 副局长    8179688                  13508222110王 斌 副局长    8179999      8173823         13908145718刘 飞 办公室主任  8172773                  13508222617值班室        8171110主任办        8172773副主任办       8179668传真室        8172062<p>局长:李国宏副局长:王斌副局长:黄波副局长:谢英强副局长:龙放国保大队长:杨梓华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李雪松刑警大队长:谢嵘刑警副大队长:张亮勇看守所所长:朱成龙禁毒大队长:谢金权普威派出所所长:尹刚
    米易公安局(区号:0812)

    李国宏 局长     8175009                  13908149342
    张 雄 政委     8178638      3328359         13908146626
    谢英强 副局长    8179688                  13508222110
    王 斌 副局长    8179999      8173823         13908145718
    刘 飞 办公室主任  8172773                  13508222617
    值班室        8171110
    主任办        8172773
    副主任办       8179668
    传真室        8172062

    局长:李国宏
    副局长:王斌
    副局长:黄波
    副局长:谢英强
    副局长:龙放
    国保大队长:杨梓华
    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李雪松
    刑警大队长:谢嵘
    刑警副大队长:张亮勇
    看守所所长:朱成龙
    禁毒大队长:谢金权
    普威派出所所长:尹刚

    受迫害人:
    李乾云; 宋盛会; 张国超; 徐斌; 黄明玉; 龚福均; 常年美; 曾梦福; 吕波; 陈朝会; 邓莲华; 王国琼; 黄显坤; 吴桂芳; 熊聂珍; 陈正芝; 万兆树; 田万英; 张康国; 杨文会; 王元品; 何明珍; 赵国军; 张远林; 范跃海; 廖国美; 陈朝英; 马玲; 张正焕; 张远会; 姚小玲; 江丛猛; 周盛会(胜会); 李银奇; 范胜美; 彭开菊; 文付品(福品); 张军(居); 晋朝珍; 余兰; 罗家英; 宪朝珍; 宋成会(宋君); 李正菊; 李会明; 李坤后; 杨兴秀; 张凤伦; 曾明玉; 曾朝凤; 王国群; 李发琼; 张富友; 李兴良; 李书荣; 郭大顺; 黄国芬; 龚自会; 徐天福; 徐天福; 胡兴玉; 曾世华; 罗江平; 蔡会莲; 杨顺发; 朱召杰; 刘本洪; 郭会彬; 郑尚碧; 阙发秀; 陈昆(陈坤); 杨兴美; 黄天才; 龚志会; 罗世美; 苏丽娟; 杨兴春; 杨兴春; 廖远富; 廖远富; 陈启荣; 陈启荣; 刘长会; 高龙英; 白朝霞; 李永会; 姚元芳(远芳); 何福荣〈芙蓉〉; 李会琼(李慧琼); 张洪英; 郭光秀; 刘坤伍(刘龙云); 冉光会; 庄德林; 周英; 张贵超; 江益兰; 张家容(张家荣); 熊学才; 李家明(李加民); 张正超; 朱昭杰; 彭光琼; 杨兴国; 曾建军; 王美; 高胜元; 张远桂; 黄显坤; 廖远富; 

    更新日期: 2015/7/3 4:50: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