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柴发祥

    简介:
    柴发祥
    (Chai,Faxiang),男 ,49岁,

    原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米易县人,别名豺马儿。

    一九七二年当兵复员后安置在公安局工作,原在治安科,因犯错误调政保科。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柴发祥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作恶多端,招致恶报,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突然暴病而死。

    柴发祥对男女老幼手段都很毒辣残忍,毒打法轮功学员不下百人。他非法抓捕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强行洗脑,强迫写保证书。经常不分昼夜去骚扰大法弟子,私闯民宅,翻箱倒柜掠夺财物,强迫交生活费罚款。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米易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的有近百人,被非法劳教的有二十几人,被迫害致死三人。被迫害致伤致残的数十人,流离失所数十人,非法强抄大法弟子百余家。出动的恶人有:向金发(原政保科科长现退职在家) 、疗红兵(政保科科长) 、杨梓华(现国保科长)、周林、柴发祥(二零零二年已遭恶报) 其他不知姓名,大约十几人。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日中午一点钟左右,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柴发祥等五人非法闯入徐天福家抄家,砸烂徐天福的镜框三个,抢走师父法像一张、法轮图二张、教功图解一张。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七日,廖远富与其它法轮功学员在丙海坝聚会,被撒莲乡党委书记何福祥阻止、举报。不法人员向金发、杨梓华、周林、廖红彬、柴发祥等将几十名学员绑架到政保科二楼会议室。当晚天气特别冷,大法弟子们只穿一件衬衣,柴发祥故意将会议室的门窗全部打开,使学员被冻了一夜。第二天学员们被送到戒毒所拘留七天。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七日,杨兴秀与其它法轮功学员在丙海坝聚会被向金发、廖洪彬、杨梓华、周林、柴发祥,绑架到政保科二楼,非法关押两天一晚。

    柴发祥多次参与迫害廖国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下旬,廖国美到北京上访,监禁在攀枝花驻京办事处一天一夜,只吃了一顿饭,被勒索现金六十一元。遣返回米易,被米易公安局政保科勒索现金二百元。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四日,廖国美在撒莲拖长河沟炼功被恶意举报,遭绑架,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这期间遭到毒打、戴手铐、洗脑等迫害,被勒索现金三百五十元。二零零二年九月,廖国美到大姐家,被范盛莲告密,在家里遭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遭受非法审讯、洗脑等迫害。被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讲法带、炼功带。被勒索现金三百五十元。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杨兴春去北京上访,被北京公安局毒打后,被米易公安局周林、杨梓华、柴发祥等绑架到政保科折磨了一天不给饭吃,罚款二百元后把杨兴春送到攀莲镇。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日,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丙海坝一学员家,公安局的向金发、杨梓华、周林、廖红兵、柴发祥、李雪松和丙谷派出所的警察赶往丙海坝将法轮功学员全部绑架,男女老少二十六人被关在政保科二楼会议室。当晚天气特别冷,法轮功学员被抓时身上只穿了一件衬衣,本来就难以抗御寒冷,柴发祥还将会议室的门窗全部打开,让冷风吹进屋冷冻他们,整整一夜。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下旬廖国美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监禁在攀枝花驻京办事处一天一夜,只吃了一顿饭,被勒索现金61元。遣返回米易,被米易公安局政保科勒索现金200元。参与迫害人员有:攀驻京办工作人员、米易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辜兴芝到北京上访遭绑架,被政保科接回来,在看守所关了9天,罚款500元。2000年9月辜兴芝又到北京上访,回来后被小街派出所毛太宁、扬正富等把她弄到小街派出所关了一天才放回家。2002年4月2日,64岁的辜兴芝在米易县贴真相传单被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遭到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人的毒打,后被送到米易看守所。因绝食抵制迫害,被米易看守所邪恶之徒灌食一个月。10月4日早被送到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晚晚上去世。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日,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丙海坝一功友家学法交流,公安局的向金发、杨梓华、周林、廖红兵、柴发祥、李雪松和丙谷派出所的警察赶往丙海坝将参加学法的法轮功学员全部绑架,26个男女老少关在政保科二楼会议室。当晚天气特别冷,法轮功学员被抓时身上只穿了一件衬衣,本来就难以抗御寒冷,可是恶警柴发祥还将会议室的门窗全部打开,让冷风吹进屋冷冻他们,整整冻了一夜。第二天放了几个法轮功学员,胡兴玉、杨兴春、苏丽娟、徐天福、张远林、王元品、龚自会、刘长会、张军、朱昭杰等人被关进米易看守所。在看守所,他们被公安局强行洗脑,遭到政保科和看守所警察的刑讯逼供。11月的冷天,政保科警察周林几次从朱昭杰的头上泼冷水。梁晋川又将朱昭杰等人非法劳教一年半,挟持到绵阳市新华劳教所继续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二日送回米易县看守所,张洪英的身份证被没收、500元现金被没收,没有给任何的解释和收据。关押期间天天戴手铐脚镣,长达50天,被罚站独凳一天,端水碗、顶墙、背监规是常事。天天被提审。从市政保科到县政保科的所有人都来审讯过张洪英。参与迫害的人有:米易县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杨梓华、周林,还有其他8个不认识的警察,米易看守所的所长吴学明、副所长朱成龙、刘启朝指导,攀枝花公安一科的彭科长、邱天明等人。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杨兴春去北京上访,被北京公安局抓去毒打后,被米易公安局恶警周林、杨梓华、柴发祥等挟持回米易,在政保科被折磨了一天不给饭吃,罚款200元后把杨兴春送到攀莲镇,被恶党书记严继清、镇长蒋德才,打手陈友军等许多恶人折磨了一下午才将杨兴春放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下旬王元品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遭天安门警察绑架,被监禁在攀枝花驻京办一天一夜,吃了一顿饭,被勒索现金61元。遣送回米易遭公安局被政保科非法审讯洗脑,勒索现金200元。参与迫害人员有:攀驻京办工作人员、攀枝花公安一处的邱天明、米易公安局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2000年1月底,王元品再次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遭警察绑架,关押在攀驻京办五天五夜。冰天雪地的环境只准穿一件内衣内裤,每天只给一顿饭吃,遭向金发等人非法搜身,抢走现金550元,说回米易后再算帐,回米易以后提都没有提此事,就将这550元钱侵占了。王元品被米易公安局刑大谢队长押回米易,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2月2日至3月2日)。关押期间被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戴手铐等迫害,又被政保科勒索现金350元。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杨兴春被米易公安杨梓华、周林、柴发祥、李雪松、郭强从家里绑架到公安局迫害了一天放回家。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大张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被柴发祥、陈显顺、蒋启兵、杨梓华、周林等把杨兴春从家里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楼上,铐在走廊上冷了两天两晚,不许睡觉。把杨兴春关进看守所,关了九个月。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上旬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证实“法轮大法好”。在北京天安门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宋君、徐天福遭到攀枝花市公安局一处邱天明、米易政保科向金发、柴发祥毒打。

    二零零零年,张远桂和其它法轮功学员到北京证实大法,被天安门的警察骗上警车,逼迫他们说出地址,下午又被市国安的秦刚等人绑架到攀枝花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五天,每人被勒索一百元现金才被攀枝花公安局和米易县攀莲镇的恶人带回米易,被米易政保科非法审讯。政保科的柴发祥、周林等人用荆竹条轮流打他们,边打边问:是谁叫你们到北京的?他们谁都不说。于是政保科向每人勒索二百元现金后,由柴发祥直接送到攀莲镇洗脑班强行洗脑。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晚上,恶警柴发祥、扬梓华等人抓捕出去贴传单的大法弟子冯时朝待人并参与迫害。冯时朝被放回家后去世。

    二零零零年一月,何明珍第二次上访,被天安门警察绑架,遣返到攀驻京办事处,当时天在下雪,被白廷飞强迫脱去毛衣,晚上不给被子盖,收了生活费,住宿费,吃的是剩菜,被非法扣留一个星期后被米易公安周林,廖红兵等人押送往米易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迫害手段:多次非法审讯,非法搜身,戴手铐,最后强迫罚款600元才回到家,参与迫害的人,天安门警察,攀枝花驻京办事处,其中一个处长叫蔡处长,还有邱天明,刘处长,米易公安局周林,廖红兵,柴发祥,看守所吴学民,撒莲乡白廷飞等。

    二零零零年一月,王元品、周盛会、刘长会、李银奇、李正菊、张正焕、张红英、阕发秀、阕发芝等法轮功学员相继到北京上访,遭警察的绑架、毒打。周盛会、张红英当场被警察打昏,鼻子被打的鲜血直流,满脸、前胸衣服都是血,被几个警察抬上警车。然后被攀枝花驻京办非法关押5天。遭到驻京办工作人员非法搜身,所带的钱物被搜刮一空。强迫他们脱掉衣服、鞋子,只许穿内衣内裤。数九寒天的北京,冰天雪地,不送暖气,以此来加重迫害。5天后,米易公安局的谢荣(巡警队长)、廖红兵(米易政保科副科长,现调攀枝花国安)将王元品等人押送回米易。在火车上,王元品被警察用手铐铐在座位的铁管子上。参与迫害的有:驻京办工作人员、米易公安局的警察、各乡镇调去参与迫害的官员。撒莲镇有白廷飞。白廷飞还当众羞辱张红英。回米易被公安局拘留洗脑迫害一个月,被勒索罚款每人200元,伙食费150元。参与迫害的有:向金发、柴发祥、周林(政保科成员)、吴学明(看守所长,现已退休)、朱成龙(看守所副所长、现任所长)等人。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撒连罗江平等32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学法交流,当天晚9点,米易县公安局刑大,政保科科长向金发、周林、柴发祥(已遭恶报死亡)等人和片区派出所所长崔龙兵、朱天鹏和本镇的一帮恶人打手,暴力把罗江平、王美、陈朝英、王元品、廖国美、马玲等32人绑架到撒莲镇政府大院内,毒打每一个修炼者,罚站军姿,蹲马步,面壁,用电棍击,非法审讯。公安局向每人勒索罚款200元,生活费150元。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二日罗世美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被北京公安局警察绑架,关押一天,又送攀枝花驻京办事处,遭到搜身,搜走罗世美身上所带的现金350.75元,被关禁闭2天2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5月18日从北京挟持回米易,丙谷派出所不知姓名的警察及米易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周林、柴发祥到罗世美家中抄家,将罗世美关押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其间遭到看守所警察林海的毒打,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半个月才好。6月17日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王元品、廖国美、曾平兰、曾建军、罗江平、曾世华、李坤后、李银奇、王美、李会明、白朝霞、范跃海、周盛会、宋君、庄德林、张正焕、张洪英、张家荣等人在撒莲镇的拖长河沟、距公路三百米的上方聚会,被原湾崃村二社社长徐用银举报,恶警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用暴力把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驱赶到公路上,过程中,攀枝花公安局一处处长张某、向金发、柴发祥等人殴打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五十多岁法轮功学员李会明前去制止,张某向她的头部猛击一拳,打得她眼冒金花。

    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人殴打周盛会,她的儿子前去制止,连儿子也打伤,还当场编造谎言,诬陷法轮功学员阻塞交通,绑架、判刑。参与迫害的恶徒有:攀枝花公安一处恶警处长张某、项伟、秦刚、邱天明;米易公安局的原局长梁晋川(现遭报瘫痪)、政保科恶警向金发、柴发祥、周林、杨梓华、丙谷派出所所长崔龙军等;撒莲镇书记何明树(现任文教局长)、副书记何福祥、副镇长周从贵(现任旅游局长)、陶春云(现调白马镇),周建武(村支书)、杨明昭(村长)、吴世华(民兵连长)、徐用银(二社社长)等。

    米易政保科恶警在非法审讯法轮功学员时,采用刑讯逼供,向金发、柴发祥等人用钢筋条毒打李银奇,李银奇被打的遍体鳞伤。

    二零零零年六月三十日杨正英到北京护法。在北京火车站被警察绑架,下午被攀枝花驻京办的两个警察和米易看守所的郭祥,米易丙谷乡政府的钟文武挟持回米易,关押在米易看守所。被非法关押28天后放出,期间被米易看守所的朱成龙罚铐一个星期。8月2日被放出时被政保科的廖红兵、柴发祥罚款200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黎成忠和本乡的5位同修一起到北京上访。信访办的工作人员根本不听他们讲大法的真相,把他们抓起来,进行非人的折磨:体罚她们,不准大小便。下午他们被送到攀枝花驻京办,第二天送转米易。刚下火车,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和公安局的其他警察把他们用手铐铐着手,两个警察押一个法轮功学员游街,从火车站押到公安局政保科,被向金发等恶警罚站一直站到晚上11点过,然后送进看守所关押。黎成忠被关押9天,出来时丙谷镇的伍荣把们挟持到镇政府,镇长杨正友训话后,强迫他们写放弃修炼的保证,才放他们回家。杨正友又叫施官荣、村长肖如华、社长冯万林对黎成忠进行监控、包夹。每天早中晚要向肖如华请示汇报,走亲访友要向肖如华请假,使其失去了自由。

    二零零零年七月,李素琼等二人到北京上访,遭绑架,身上所带的一千零三十元现金被北京的警察抢走,挟持回米易被关押在米易看守所,李素琼的家被抄,抄走大法书籍资料和其它一些私人物品。在看守所,遭到柴发祥等人用几根荆竹条捆在一起打背,边打边骂,打的李素琼遍体是伤,两个多月后伤才好完。被政保科向金发、柴发祥罚款一千元,被攀莲镇罚款四百五十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真相标语大张贴后,辜兴芝在攀枝花女儿家,政保科的向金发打电话威胁其女儿,将辜兴芝挟持到米易政保科,向金发审问她,并吼她骂她,柴发祥将她铐在楼梯的栏杆上铐了一宿,又在走廊上铐了3天3夜,被向金发转到看守所关押10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何明珍散发真相传单,被公安局周林,向金发,柴发祥,廖红兵于2001年正月十六绑架到米易公安局铐在公安局楼道栏杆上,站不直,坐不下,一直处于弯腰状态。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当天正下着雨,吹着北风,天气很冷,警察们穿着棉大衣还嫌冷,他们却将法轮功学员铐在楼道风口上挨冻,冷的身体发抖,恶警还取笑他们。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张贵超张贴真相资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米易公安局柴发祥、刘兴云等六人在建筑工地将张贵超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被柴发祥等人用手铐吊铐在楼道的栏杆上两天两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然后被非法关押在米易县看守所一年零一个月,期间,张贵超遭到恶警的打骂、戴手铐,体罚,罚顶墙、罚站、面壁等酷刑折磨。被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柴发祥等栽赃陷害,罗织罪名,被米易法院(当时的法院院长是唐炬洲)非法判刑三年,被挟持到四川省德阳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柴发祥等人以张军参与全县张贴真相资料为由,将其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又被挟持到攀莲镇洗脑班。由于恶人举报,政保科向金发、周林、杨梓华等人把张军抓回米易关进看守所,被他们用暴打,电刑,抱树、单手上吊等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杨梓华、饶显文、李雪松、柴发祥等五人开车到胡兴玉家,把老人绑架到政保科,用手铐铐在走廊上铐了一小时左右,在提审时被强制其蹲马步。恶警柴发祥用手打她的头、脸、耳朵,扯住耳朵拖着走,走了几步,强制老人把大衣外套全部脱下,然后用两台电风扇,一边一台风扇对着胡兴玉等法轮功学员吹,正值大冬天本来就冷,再加上电风扇对着吹,冷得老人直打抖。柴发祥、向金发、县武警中队的中队长他们用手铐铐住胡兴玉的左手将老人吊起,只有脚尖触地,大约半小时,还不准喝水。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政保科的向金发、廖红兵、柴发祥和乡政府的严文猛等人以黎成忠参与张贴真相标语为由,将黎成忠绑架到丙谷乡政府,又挟持到政保科吊铐在楼道栏杆上两天两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被刺骨的北风吹,遭受冷冻等迫害,被政保科勒索200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晚公安局政保科的杨梓华、周林、柴发祥、饶显文等6个人以张远林、黎成忠参与张贴真相标语为由,闯入张远林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将其绑架到县公安局用手铐铐在二楼走廊的铁栏杆上,之后,柴发祥、饶显文把张远林吊在铁窗上,只有脚尖触地,不准吃饭、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遭到恶警的拳打脚踢、刑讯逼供。又把张远林铐在走廊的铁栏杆上7天7夜,张远林被他们迫害的很虚弱,下楼时从楼梯上摔下来,把脚摔断了,脚肿的很大,身体发烧。可是恶警还不放过她,周林又把张远林铐在铁窗上,痛昏死过去。张远林被向金发、周林、柴发祥、饶显文他们迫害了7天,只给吃了3餐饭。

    政保科恶警、向金发、杨梓华一伙人连七十多岁的胡兴玉老人都不放过,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杨梓华、饶显文、李雪松、柴发祥等人排查张贴真相资料为由,将老人绑架到公安局,用手铐铐在走廊上铐了一小时左右,在提审时被强制其蹲马步,恶警柴发祥狠打胡兴玉老人的头、脸、耳朵,胡兴玉没有回答他们的提问,柴发祥又扯着胡兴玉耳朵拖着走,走了几步就把老人家拽倒在地上,柴发祥、向金发、县中队的中队长他们用手铐铐住胡兴玉的左手,将老人吊起,只有脚尖触地,大约半小时,老人家虚脱了,他们才把胡兴玉放下来。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恶警柴发祥、陈显顺、蒋启兵、杨梓华、周林等非法闯入杨兴春家,把杨兴春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楼上,铐在走廊上冻了两天两晚,不许睡觉。又将杨兴春关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九个月,受尽折磨。

    二零零一年一月六日政保科向金发等以排查真相标语大张贴为由,将李发琼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铐在走廊的栏杆上,第二天恶警柴发祥又把李发琼的双手都吊铐起来,共吊了三天。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四日,辜兴凤老人因贴真相资料被米易政保科柴发祥、廖红彬、向金发、永刚等人铐在栏杆上,永刚用脚踢老人,用拳头打,把老人全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还不给老人水喝,不给饭吃,不让上厕所,时间长达一个星期。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六日,蔡会莲在地里摘豌豆,被挂榜乡的郭祥、王应忠和米易政保科的柴发祥、尹刚等人以蔡会莲散发大法真相资料为由,将其绑架到米易县政保科会议室,向金发用手铐把蔡会莲吊在楼道的钢筋网上4个小时,又吊在窗子上4个小时,只有脚尖触地,吊的脸都脱形,双手肿得象茄子一样紫青色,不能动,十指不能弯曲,杨梓华、周林、柴发祥罚蔡会莲顶墙11个小时。然后把她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到恶警的强行洗脑、恐吓、罚坐,罚背监规,每天都罚站审讯。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六日被米易县政保科的向金发、郭祥、柴发祥和米易挂榜乡的王应忠等人以傅元会发真相资料为由,将其从家中绑架到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傅元会被铐在走廊的栏杆上两天两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被刺骨的北风吹,遭受冷冻等迫害,后被罚款200元后放回。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六,何明珍被公安局周林、向金发、柴发祥、廖红兵于绑架到米易公安局铐在公安局楼道栏杆上,站不直,坐不下,一直处于弯腰状态。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八日被米易县政保科的向金发、郭祥、柴发祥和米易挂榜乡的王应忠等人以唐国银发真相资料为由,将唐国银从家中绑架到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被铐在走廊的栏杆上两天两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被刺骨的北风吹,遭受冷冻等迫害,后被政保科罚款200元后放回。

    二零零一年二月六日政保科的杨梓华、周林、柴发祥、镇政府的白廷飞等人以罗江平发真相资料为由,将其从家中强行绑架到公安局,恶警亢伟、柴发祥等用两副手铐,一只手一副把罗江平铐在窗子上,脚尖触地,边打边审问,追查真相资料的来源。

    二零零一年三月四日,米易县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周林、柴发祥和草场乡治安室周超等人闯入大法弟子刘本洪家抄家,抄走大法书,非法罚款一千元。刘本洪被绑架到县公安局,双手用手铐铐住吊在二楼的走道上,不准喝水、不准睡觉二十多个小时。后关押在米易看守所受尽折磨。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一日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郑尚碧就被米易公安局恶警柴发祥、林海等押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七中队迫害六个多月。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五日,杨兴秀到北京为法轮功请愿,被非法送回米易后关押在米易戒毒所,后又关押在看守所二十一天,由政保科的廖红彬、柴发祥和丙谷镇派出所把杨兴秀送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劳教所以身体不合格拒收,又被送回米易看守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日,公安局向金发等人闯入何明珍家抄家,又将何明珍绑架到公安局铐在栏杆约七十个小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两个月,十月二十日何明珍被非法劳教,由柴发祥,廖红兵将何明珍等六名法轮功学员押解到四川资中楠木寺。路途中不给她们六人饭吃、不给水喝,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下火车时,何明珍等六人被用手铐连铐成一串带到公安局,关进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三日,马玲被非法判劳教二年,她们被铐上手铐由廖红兵、柴发祥押送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并且一天一夜没有吃饭。在转运站,她的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廖红兵等用金钱买通劳教所,强行将她留在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九月,杨兴春在楠木寺劳教所期间,大儿子因张贴真相流离失所,家里只有丈夫和小儿子。柴发祥和其它恶警每天轮流到杨兴春家追问大儿子的下落,一天晚上她丈夫不在家,他们将杨兴春家包围起来把大铁门撞烂了进屋抄家。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日非法判何明珍劳教,由柴发祥,廖红兵等3人将何明珍等6名法轮功学员押解到四川资中楠木寺。路途中恶警不给她们六人饭吃、不给水喝,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何明珍等六人被柴发祥、廖红兵用手铐连铐成一串带到公安局,关进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五月,阙发芝第三次到北京上访,六月三日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抓捕,被强行野蛮打吊针输液,身体里输进了不明毒药,六月中旬米易政保科警察杨梓华等到北京接人。阙发芝被劫持回到米易,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毒药使得阙发芝五脏六腑像火烧一样,几天后,阙发芝被送到县医院检查,医生说此人病情危险不会好的,很快就会死掉,看守所才将阙发芝放回家。阙发芝回家后,毒性仍在发作,阙发芝浑身上下,从小腹、腹股沟到臀部和大腿都是鸡蛋大的硬包,全身淌黄水,生命垂危。政保科的柴发祥等十多个恶警还到阙发芝家骚扰。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一日,陈启荣被非法关押在米易看守所。七月十三日,陈启荣被悬吊铐在办公室窗户上逼供,吊得手脚麻木肿胀,手的肉被手铐铐进很深,疼的眼冒金星,全身是汗。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三日早上七点,米易县公安局柴发祥等五人,闯入张凤伦家,抢走大法资料,绑架张凤伦到普威派出所,把他铐在楼梯栏杆上一天一夜,七月二十五日下午转到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回家前被勒索伙食费一百五十元,罚款二百元,保证金一千元。被关押期间,恶警指使犯人对张凤伦进行包夹,向金发、柴发祥多次提审,遭到他们的辱骂、罚站。

    二零零二年八月,黄承会被村支书彭宗福恶告,柴发祥带领610人员和乡治安人员在田间将黄承会挟持到乡政府大院拷抱大树一整天,不让上厕所,致使尿裤子,当晚被带到公安局楼道,被柴发祥上大挂。

    二零零二年九月,政保科周林、柴发祥等人将撒莲法轮功学员廖国美从其大姐家绑架,被押回廖国美家非法抄家,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讲法带、炼功带等私人物品。

    二零零二年九月四日,黄国芬被绑架到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其间,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刘兴云、饶显文等人用吊铐、打耳光、脚踢、顶墙等酷刑折磨黄国芬。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日上午,李中华到西昌农科路时被十几名便衣绑架。李中华的双手反铐着,送到煤炭疗养院二楼角落一间屋里。米易国安柴发祥等问他:“送资料的是谁?你又把资料送给谁?你家住在哪里?叫什么名字?” 李中华当时没有理他们,柴发祥等人就脱了他上衣刑讯逼供,用一个很大的票夹,凶狠的夹李中华的右乳头,见他不说,又夹他的左乳头直到夹出血,鲜血直流。又拿打火机烧李中华的胡子,强迫他对着墙站,又往他身上倒水,把他的全身打湿,十二月中旬周欣和米易柴发祥等又对李中华刑讯逼供。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五日,米易在会理数据点被破坏,法轮功学员阙发秀、朱明春、郭光秀、刘坤伍、胡兴玉、张军等人被会理县公安局恶警和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杨梓华、李雪松、周林、柴发祥、陶刚、饶显文、徐兴、小赵等人绑架,挟持到会理县派出所关押二天,两天两夜不给他们水喝、不给饭吃。在会理派出所,阙发秀被会理的恶警和米易政保科的杨梓华、周林、柴发祥等将她双手吊起,打头部,阙发秀被打昏过去,胡兴玉身上的八四二元钱被柴发祥抢劫。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押回米易,胡兴玉身上的八百四十二元钱和郭光秀身上携带的做小生意及生活费八百多元现金被柴发祥抢走。返回米易的车上,柴发祥等恶警强制给胡兴玉带了一个有四个轮子的脚镣,双手戴上手铐,在车上,带轮子的脚镣滚来滚去,身子和手又不能动,双腿双脚钻心的痛,一路呕吐,再加上从五日被抓,就没有吃饭喝水,连黄胆都吐出来了。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柴发祥用三根荆竹条捆在一起毒打法轮功学员朱召杰。柴发祥在毒打朱召杰之后两天,暴病而死。

    恶报结果:
    死亡 - 暴死、猝死

    恶报描述: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朱召杰被绑架关押在米易看守所,柴发祥用三根荆竹条捆在一起暴打朱召杰,直到荆竹打烂为止,打的朱召杰体无完肤,疼痛难忍……。在毒打朱召杰之后两天,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柴发祥遭恶报,突然暴死。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中共政法委、六一零在四川省制造的滔天罪恶(6)
    从恶报事例看江氏集团危害每一个人
    四川省西昌市610恶警毒打大法弟子之后暴死
    国保大队警察们的恶报险境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西昌市外南派出所电话:0834-3222882


    迫害类型:
    骚扰敲诈/掠夺/破坏财物洗脑/送洗脑班非法关押其它酷刑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绑架/劫持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手铐/脚镣铐在某处上抄家迫害亲属勒索钱财非法审讯罚站吊绑/吊瓶逼迫放弃信仰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不准上厕所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长时间吊拷毒打/殴打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罗江平被迫害致死-亲友举报涉案单位
    四川米易县法轮功学员2012年遭迫害案例
    四川米易国保、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十二年罪行录(三)
    四川米易国保、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十二年罪行录(二)
    四川米易国保、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十二年罪行录(一)
    四川米易县善良农民徐天福遭多年冤狱折磨
    四川十年血雨腥风(八)
    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六)
    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四)
    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二)
    四川米易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修大法残疾得康复,蔡会莲多年遭迫害
    四川米易老妇辜兴凤遭受的迫害
    四川米易县张远林遭八次绑架两年非法劳教
    四川米易县杨兴秀被绑架迫害九次
    四川米易县黎成忠七次遭绑架
    四川米易县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四川米易县雷启会、黄承会遭受的迫害
    米易县王元品和廖国美几年来遭受多次绑架迫害
    四川西昌市李中华遭绑架、刑讯逼供
    四川米易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过
    四川攀枝花几名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四川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事实
    四川米易大法弟子廖远富遭受的迫害
    四川省米易县大法弟子杨兴春被迫害事实
    四川米易县何明珍遭恶徒十次非法关押
    四川米易县攀莲镇二名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77岁老人被非法关押在米易看守所迫害
    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四川米易县大法弟子冯时朝被迫害致死
    米易县数十名大法弟子被折磨致残、三人遭迫害致死
    四川省攀枝花市有关人员电话号码

    所在单位:
    米易县公安局米易公安局(区号:0812)<p>李国宏 局长     8175009                  13908149342张 雄 政委     8178638      3328359         13908146626谢英强 副局长    8179688                  13508222110王 斌 副局长    8179999      8173823         13908145718刘 飞 办公室主任  8172773                  13508222617值班室        8171110主任办        8172773副主任办       8179668传真室        8172062<p>局长:李国宏副局长:王斌副局长:黄波副局长:谢英强副局长:龙放国保大队长:杨梓华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李雪松刑警大队长:谢嵘刑警副大队长:张亮勇看守所所长:朱成龙禁毒大队长:谢金权普威派出所所长:尹刚
    米易公安局(区号:0812)

    李国宏 局长     8175009                  13908149342
    张 雄 政委     8178638      3328359         13908146626
    谢英强 副局长    8179688                  13508222110
    王 斌 副局长    8179999      8173823         13908145718
    刘 飞 办公室主任  8172773                  13508222617
    值班室        8171110
    主任办        8172773
    副主任办       8179668
    传真室        8172062

    局长:李国宏
    副局长:王斌
    副局长:黄波
    副局长:谢英强
    副局长:龙放
    国保大队长:杨梓华
    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李雪松
    刑警大队长:谢嵘
    刑警副大队长:张亮勇
    看守所所长:朱成龙
    禁毒大队长:谢金权
    普威派出所所长:尹刚

    受迫害人:
    李乾云; 宋盛会; 张国超; 徐斌; 黄明玉; 龚福均; 胡新玉; 曾梦福; 吕波; 王国琼; 黄显坤; 吴桂芳; 熊聂珍; 冯时朝; 陈正芝; 张军(居); 何明珍; 马玲; 赵国军; 王元品; 曾世华; 黄天才; 张远林; 范跃海; 罗世美; 廖国美; 廖远富; 廖远富; 陈朝英; 高龙英; 张正焕; 张远会; 白朝霞; 姚元芳(远芳); 姚小玲; 江丛猛; 周盛会(胜会); 李银奇; 范胜美; 彭开菊; 文付品(福品); 晋朝珍; 庄德林; 张贵超; 李中华; 曾建军; 宋成会(宋君); 李正菊; 余友琼; 李会明; 李坤后; 王美; 杨兴秀; 张凤伦; 王国群; 黄显坤; 廖远富; 徐天福; 徐天福; 胡兴玉; 罗江平; 朱明春; 杨顺发; 朱召杰; 刘本洪; 阙发秀; 阙发秀; 杨兴美; 龚志会; 苏丽娟; 杨兴春; 陈启荣; 李永会; 何福荣〈芙蓉〉; 李会琼(李慧琼); 张洪英; 郭光秀; 刘坤伍(刘龙云); 冉光会; 黎成忠; 张家容(张家荣); 辜兴凤; 黄成会(黄承会); 朱昭杰; 庄福仙; 

    更新日期: 2015/4/26 4:31: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