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吴伟


    抚顺市劳动教养管理所(原抚顺市劳动教养院)平面示意图


    抚顺市劳动教养管理所全貌


    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


    抚顺市站前派出所

    简介:
    吴伟
    (Wu,Wei),男 ,51岁,

    原辽宁省抚顺教养院恶警大队长,警号2145056,现至辽宁省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大队长。

    二零零三年被调到洗脑班,一直到二零零九年十月,一直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最主要首恶。

    二零零三年,法轮功学员腰崇秀、金英姬、金哲去白旗村向村民发大法真相资料,被当地恶人构陷,遭新宾县红升乡派出所绑架。当时,派出所翟晔和其它警察强行要给三名法轮功学员戴手铐,被学员们强烈抵制。

    一个月后,邪恶之徒以欺骗手段将刚刚恢复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腰崇秀又劫持到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到洗脑班,腰崇秀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以吴伟为首的恶警、恶人强行给她灌食。

    二零零三年八月十四日,法轮功学员郑玉坐公交车回家的途中,在抚顺市前葛又一次被葛布派出所的四人绑架,后被关押到抚顺市看守所,关押十五天后,被非法劳教三年,送沈阳马三家子教养院。到马三家子教养院之后,体检血压高拒收,又送抚顺市顺城区的学习洗脑班,逼迫“转化”(放弃法轮功的信仰),但没有达到结果。后被送到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由吴伟带队)二十多天后逼迫郑玉写了“转化”书,才放人。当郑玉到家后,被勒索了三千元钱,说是洗脑班的费用,无收条。

    在抚顺教养院,恶警吴伟给学员开会时公开说:“年前不能打死你们,过完年之后,对不转化的学员进行体罚迫害。”并说:“上面有令,打死白死。”然后说:“你们自己去想吧。”

    抚顺市吴家堡子教养院大队长吴伟在没有任何卫生措施,没有任何医疗技术的情况下,在教养院强化班里,第一次对辽宁抚顺市一名大法弟子试验性灌食,没有任何消毒措施,将一根长塑料胶皮管子到水房用凉水冲了冲,就进行插管灌食,大法弟子的嘴唇让它用钥匙压得肿了很高,牙齿也给撬坏了。吴伟的非法灌食造成大法弟子浑身麻木,后来将人拉去抚顺三医院抢救,输液,并推卸责任说是绝食造成的,后来他们又在吴家堡子教养院内成立了专门为大法弟子绝食进行野蛮灌食的所谓卫生所。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名辽宁省女大法弟子进京上访被非法送进抚顺吴家堡教养院迫害,第二天晚上,大队长吴伟来看转没转化,大法弟子说:“我是一个农村家庭妇女,不用转化了。”他上来就打,当时大法弟子被打昏,醒过来时,嘴里鲜血直流,至今(二零零三年九月三十日)嘴唇里还有疤痕。

    二零零一年二月末,大法弟子姚彦会被调至抚顺市教养院(即吴家堡子教养院)。“思想矫治”(洗脑迫害)大队大队长吴为(音)纵容并唆使副大队长姜永丰(音)一手策划,组织实施,男队女队联合对姚彦会进行了一系列的残酷迫害,强制他放弃信仰。开始的迫害是大队一班进行的,强制其蹲着、飞着等体罚和拳打脚踢,接着用电棍电,鞋底抽。腰带都被弄坏了。

    到了四月份,队里组织白天由值班干警把他带到女队六班,晚上再由男队带回来,由男队女队联合折磨。中间曾经被打晕一次,第二天继续背到女队。几天下来,已是遍体鳞伤,头肿脱相,认不出来模样,后腰被打伤,小便带血,手肿得像馒头一样,有些地方是被打肿再打破,晚上封口第二天再打破,手指、脚心等地方留下了许多带血的针眼,被挠腋窝、两肋、脚心等处令其大笑不止。各种手段反覆折磨,姚彦会仍不肯写揭批材料,姜永丰上绳,用绳勒住其双脚,头朝下卡在墙脚,手也被反绑……到晚上时,姚已经不能走路,被背回监室第二天再背回女队继续折磨。

    开始是一两个小时松开一次再上绳,后几天逐渐加长时间……痛得汗水一次次湿透衣衫。在此期间,副大队长姜永丰几次来察看,并多次派男队人员来察看进展状况和帮忙。最痛苦时,姚也曾大声呼救,但并无值班干警赶到,值班室距此不到十几米,大队长办公室不到二十几米。直接动手的宋景慧和杨晓红还说,干警不会来的,都出去了,下班了,这是王军的意思,你喊也没有用。姚疼得把头撞在墙上,鲜血染红了一大片墙,凶徒并不松绳。在姚的头上垫了一叠报纸继续上绳。时间长的时候连续五六个小时。

    最后一次上绳下来,姚的双腿已经瘫软,小腿肚酸软。脚后跟的大筋也摸不到了,双脚全部失去任何知觉和活动能力,连脚趾都动不了,在以后的几个月里姚只能瘫坐在床上,上厕所需要两个人扶着去,当时并没有及时送医院抢救。在姚找副大队长姜永丰谈话交涉后,不但没有停止折磨,反而又是连续8、9天不让姚睡觉,且每天安排一名值班干警住进姚所在一班宿舍监督。

    这些天来,姚的身体和精神受到极度摧残,几乎处于崩溃边缘,在此之前大法弟子姚颂东就是因为承受不住,精神崩溃,分裂,成为精神病,送进精神病院。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开始迫害加重,每班轮班迫害。有一天把大法弟子强行送到五班,二十多人一起上来打她,打了一上午,直到打昏才住手,抬回四班(因她被转到四班)。当大法弟子醒来时,正赶上中午吃饭,恶人开始灌食,她不配合,拒绝灌食,正碰上恶人吴伟来到跟前,暴跳如雷说:“我看你真来气,我今天就给你德了,”接着大巴掌就抡了起来。刚住手,有人问他,每班人都下楼到操场去,她很虚弱,带下去吗?吴伟吼叫道:“带下去。”

    因绝食再加上迫害折磨,大法弟子身体很虚弱,走的非常慢,他在后面踢了她一脚,踢的晃了几晃,差一点倒地,接着上前连踹几脚,把大法弟子踹倒,不管头脑、屁股就是一直踢,打的天旋地转昏了过去,血从鼻子流个不停。当时很多人在场,有的人过来准备把大法弟子抬回屋里,他大叫一声,不许往屋抬,拖下去。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大法弟子薛殿奎被押送抚顺教养院,恶警吴伟、江永风、关振和强迫让看诋毁法轮功的“自焚”录像及电影,并强迫写“三书”,强迫写污蔑师父、污蔑大法,放弃修炼的材料。为了达到95%的转化率强迫写“保证书”,如不转化就威胁、恐吓。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十日,大法弟子齐采梅在家被绑架送至吴家堡劳教所。4天后绝食抗议,被恶警队长吴伟跳起来猛击脸部,左眼眶被电成紫色,嘴唇被电得出血。恶警令其罚蹲,齐采梅不从,被吊铐在二层床上。

    二零零一年九月,由恶警大队长吴伟、队长关振和、候勇、女恶警石青云(队长)狱医李××、罗××等,在男刑事犯特管九大队一楼建立了强化严管班,24小时监控,对外严密封锁消息。

    恶警吴伟、关振和、候勇等思想腐化坠落,经常酒后到大法弟子房间进行恶语侮辱和性骚扰。

    恶警吴伟给大法弟子金桂珍强行从嗓子里下胃管,野蛮灌食,每天两次折磨金桂珍,企图让她吃饭,一直灌了三十多天。每天都能听到金桂珍呕吐的声音,而吴伟却幸灾乐祸,毫不手软。

    大法弟子杨玉芳坚修大法不转化,被恶警吴伟打晕过去。

    有一次,吴伟对大伙说,他把大法弟子朱玉兰关在一个黑屋里,他在外面摔打凳子、桌子吓唬她,没打她。可是第二天洗澡时,有大法弟子发现朱玉兰后背有伤痕,问是怎么回事,她说是吴伟用电棍电的。
    大法弟子孙长利在新宾看守所就绝食抗议很长时间了,送到抚顺教养院,她坚持信仰不转化。恶警吴伟找来二十几个打手打她,连拳带脚,用木板打,揪着头发往墙上、瓷砖地上、木桌子上使劲磕,扇耳光,打得脸都变型了,从晚上七点打到半夜,致使孙长利双目失明。

    二零零一年九月间,大法弟子王晓明绝食绝水抗议迫害。将王晓明用手铐日夜铐到铁床上,每天由大队大队长恶警吴伟强行给王晓明灌食一次,用汤匙将王晓明的嘴强行撬开,由吴伟将灌食的管从王晓明的嘴插到胃中。每次灌食王晓明都痛苦挣扎,许多在旁边按着的人都看下不去眼了。

    二零零一年十月初,东北大法弟子又一次被非法送到抚顺教养院。当时恶警吴伟、姜永峰和一些邪悟者认为它们那一套说辞对他不起作用,又怕他和坚定的同修接触。把他送到九大队严管,严管是对违反院规、院纪的普通劳教犯惩罚的地方。

    二零零一年十月上旬,铁岭大法弟子刘宝奎被迫七天七夜不让睡觉,嗓子被踢坏。以上是恶警队长吴伟、中队长姜永锋(2145178)唆使的。

    清原县大法弟子刘艳芹绝食多日,被吴伟、姜永锋大打出手至口鼻流血。打人场面并不回避在场那么多的人。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大法弟子史金玲因绝食抗议被吴伟用电棍电击嘴唇,嘴唇的周围全是泡。恶警在野蛮灌食中,第一天撬掉史金玲左上大牙,第二天撬掉右上大牙。

    二零零一年大法弟子殷艳娟抵制非法关押迫害,期间绝食了好几次,遭到数次野蛮灌食。大队长吴伟没有从医职称,也没有从医经验,每天拎着一个胶皮管子给法轮功学员灌食。我被吴伟和男刑事犯按着,他们将管子从嘴插到胃里,强行灌苞米面稀汤加咸盐。有一回,将她双手背铐,然后被狱医拿着一条长胶皮管子,从她的鼻子插到胃里,一个多星期也不拔出来,她的食道及胃里每天都像刀绞一样的疼痛难忍,有时被折磨得手脚麻木。

    除了灌食折磨,电棍电击和暴打也时常发生。一次,将他们法轮功学员关进了武家堡劳教所一楼密不透风的房间,窗户挡得严严实实。身高一米八多的吴伟和一个叫史青云的女警队长,两人一起上来打殷艳娟,想把她铐在一个床栏杆上,可无论他俩怎么劈头盖脸的打,她却始终用她弱小的身躯抵抗着,最终也没有铐上。他们又拿来了大电棍,朝她的脸上,脖子上电去。

    二零零一年年末到二零零二年三月间,大法弟子秦青芳(音),五、六十岁的老太太,为了抗议大队长吴伟、田亨(教养院严管号恶警队长)对大法弟子马芸香的灌食迫害,高喊声援学员,被他一脚踢在脖子上,当时就背过气了。大法弟子张志芹,因发正念,被吴伟用床板将肋骨打伤,使张志芹走路一只脚不能抬起,只能拖着走。恶警假惺惺领去医院检查,检查过后却不告诉本人真正的检查结果。家人来看望,恶警们不离左右,目的是不让张志芹和家人说出受伤的真正原因。

    二零零二年元旦开始,抚顺吴家堡子教养院大量大法弟子绝食抗议。吴伟、陈凌华为首进行多种形式的迫害。把大法弟子分流调班,一些身体不好的体弱的、年龄大的、有残疾的大法弟子,被安排在阴冷潮湿、卫生条件恶劣、没有暖气的一楼严管号,里面没有床,木条板拼了一下睡地上。强行野蛮灌食。

    二零零二年三月中旬,法轮大法男队与九大队合并,30余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抗议恶警吴伟到九大队打人(注:吴伟毒打法轮功学员,将皮带打断了,并将四位学员:仲红喜、刘绍昌、刘月、李刚关入小号严管)。在大法弟子的集体声援抗争下,四人从小号被放出。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七日左右,大法弟子张志芹在教养院期间,坚持发正念,被女队大队长陈凌华告诉吴伟说:“张志芹是头,领着大伙发正念。”,吴伟趁各间在按监控器(声音吵杂)把张志芹叫到办公室,吴伟用脚踢、用一寸厚的床板殴打张志芹,床板打折了,张志芹的肋骨被打伤,导致她腰部不能直立,心脏、脑部出现问题,走路一只脚不能抬起,只能拖着走。恶警吴伟揪住张志芹的头发连踢带踹,不停的扇耳光,用拳头猛打,又举起椅子向张志芹全身一阵猛砸。椅子腿打折了,用脚猛踢张志芹的头部,张志芹被打的脑袋嗡嗡作响,眼前一片漆黑。头部当时就陷进一个坑,张志芹被打的晕死过去。最后它们怕出人命,就把当班医生找来了。张志琴被送进第二医院。获知张右肾被打坏、脑部受损,生活不能自理,在二院治疗中。

    大法弟子高绢抵制邪恶,被吴伟、王军、刘凤斌打得像大头人,脸部被电棍电的直淌浓水,抚顺教养院女队解体后,高绢被送往马三家教养院。

    由于大法弟子不愿继续承受迫害,张传文、李丽、张素莹等大法弟子在五一期间用锯条锯开铁窗的栏杆,不料被监控室恶警刘××发现,当时走脱一名大法弟子,恶警们疯狂报复。吴伟、曾秋艳、张伟、刘凤斌、王军、周洪军等十几名恶警把张传文、李丽、张素莹眼睛蒙上大打出手,多根电棍一起电击,这些大法弟子半个多月都被手扣扣着,不给被褥睡觉,被迫害得脸部脱像。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六日,在抚顺教养院九大队三楼,恶警吴伟领几名狱警把大法弟子程元龙、李刚等四人拖到楼道里殴打、并强行关进小号,双手吊扣在铁门上达一星期之久。。吴伟用皮带毒打李刚,皮带都打断,李刚头被打的都是血。

    二零零二年五月六日,邪恶大队长吴伟狠命地打大法弟子李丽,张伟、张大队眼睛都打红了!同时好几个电棍一齐下手,没头没脑地电,李丽大腿里头血肉模糊。

    队长吴伟把大法弟子张传文的双腿劈成“一”字形,张传文的腿被当场劈伤,只能拖地而行。后吴伟又对张传文进行电击,脑袋被电得像皮球似的往起弹。大法弟子张素迎下巴被电得脓直往外淌,脸肿得已看不出原来模样,双手被反铐在凳子上二十四小时,手腕被铐了一个大坑。

    大法弟子张素迎的眼睛被蒙上,手、脚被铐在凳子上,恶警用电棍电,脸全变了形了,肿得找不着脖子了,电棍伸到嘴里去电,嘴都电破了,出血了。满脸的黑泡直淌黄水。衣服扒开,裤子往下一扒电得身子伤痕累累。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犯罪大队长吴伟当着犯人面表示不再打学员了,用伪善的方式欺骗学员。几天后,以吴伟、龙伟、侯勇为首等5名恶警把大法弟子王玉祥的嘴用胶带封住,用5根电棍电,又用脚踩他的脸,同时往脸和嘴上电,逼他写“三书”屈服。王玉祥不屈服就让他在犯人面前走正步,由于王玉祥被电得大脑不清醒,走起步来直晃,犯人和恶警们以此取笑。王玉祥被打得连续三天不能吃饭,吃就吐。没过几天又有七名学员被单独隔离进行迫害。到一月十六日被单独隔离的第七位学员嘴上的胶带被挣开,发出惨叫声,其他学员才知道他们被迫害的事,大家开始集体绝食抵制迫害。

    在学员集体绝食抵制迫害期间,恶警们让学员坐在水泥地上,除上厕所外,二十四小时都是这样坐着。当有学员不配合时,就把他们从坐水泥地改为坐小板凳,只让穿衬裤,把毛裤拿走锁起来,不让穿。学员在绝食期间,恶警们让犯人用硬塑料管下鼻管灌食,里面含大量盐水,使学员的胃象火一样难受。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期间,大法弟子张志芹曾被抚顺市武家堡劳教所和马三家劳教所野蛮摧残。抚顺市武家堡劳教所恶警吴伟用脚踢、用一寸厚的床板殴打张志芹,床板打折了,张志芹的肋骨被打伤,导致她腰部不能直,心脏、脑部出现问题,走路一只脚不能抬起,只能拖着走。恶警吴伟揪住张志芹的头发连踢带踹,不停的扇耳光,用拳头猛打,又举起椅子向张志芹全身一阵猛砸。椅子腿摔折,用脚猛踢张志芹的头部,张志芹被打得脑袋嗡嗡作响,眼前一片漆黑。头部当时就出现一个坑,张志芹被打得晕死过去。

    二零零三年八月末的一天,某位大法弟子正在做生意,被带着枪的恶警绑架进一辆黑色轿车。后送进罗台山庄办班。队长叫吴伟,在抚顺教养院打残、打伤致死多少个大法弟子,现在他跑到这里,穿着警服乱搞男女关系(和石管教),还每月400圆钱雇佣犹大帮他们做所谓的“转化工作”,用两个人一个班轮着来,不让大法弟子睡觉。大法弟子季亚宣和殷艳娟全身斑疹奇痒无比,大队长吴伟为了使大法学员们更加痛苦难忍,让她们在夏日中午太阳下曝晒得流汗。狠毒的说是给大法学员们“消毒”。

    二零零四年八月份大法弟子周纪武又一次被送回抚顺拘留所(地点在抚顺南沟)。由于长期遭受迫害,镇里还雇用一邻居对他进行监视,他身心受到极大摧残,造成肺内大量积水,有多处暗影,于九月末被家人接回。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夜晚去逝。迫害他的恶人是:吴伟、佟贵莲(哈达镇委副书记)、赵长胤(原哈达镇派出所所长,现调到上马乡派出所所长)、侯杰(哈达镇派出所警员)、鄂志富(抚顺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孙洪文(抚顺县政法委副书记)

    在 “罗台山庄”洗脑班,吴伟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亲自灌食,进行迫害。

    二零零五年四月大法弟子施春颖在洗脑班期间,就遭到吴伟用鼻饲野蛮灌食。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日,大法弟子闫宏伟在下班时被单位送至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进行迫害,期间闫宏伟曾绝食抵制迫害。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八日,有关心的人打电话给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洗脑班恶警吴伟宣称,他不转化,什么时候能回家不好说。

    大庆油田大法弟子高东,每天两次被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吴伟等人多次插管灌食,时间长达三月之久。多年来饱受精神和肉体残酷的折磨,可是邪恶仍不放人。

    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校长为抚顺市政法委副书记,其人并不常去洗脑班,而是由该洗脑班常务副校长贾大树全面管理。其下面还有姓寇的处长(四十多岁)、姓韩的主任(三十多岁)和石青云(女)及恶警吴伟,基本上由他们几人处理学校日常事务。他们几人均为临时调用,其中贾大树、姓寇的处长、姓韩的主任是政法系统工作人员,吴伟、石青云是抚顺市教养院警察。抚顺市教养院里,为数众多的警察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迫害(名单附后),其中最卖力、最邪恶的两个恶警:恶警吴伟(警号2145056),恶警姜永枫(警号待查)。目前,这两个人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大法弟子秦中科遭吴伟(大队长)、姜永枫还有两个恶警围着秦中科,棍棒打向六十多岁秦中科身上,致满脸是血躺在水泥地上一动不动。

    二零零六年四月间,王艳梅从家中被绑架到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两个月的不公待遇和折磨,剥夺了她人生中的所有自由权。当时洗脑班的首领是恶警吴伟。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七日早晨,大法弟子陈艳宇医生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吴伟看到,吴伟一直追踪陈艳宇,并打电话让抚顺市站前派出所来抓人。当时有围观的民众曾劝阻吴伟不要抓人,但吴伟没有听。最后,陈艳宇被绑架。陈艳宇被警察转移到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恶警吴伟是该洗脑班的主管之一。

    抚顺市清原县某大法弟子被转至抚顺市劳动教养院近十六个月。遭吴伟、刘志刚、武爱东、任福民、李义、龙伟等恶警迫害。

    恶警吴伟迫害大法弟子的残暴罪行,现予以揭露:
    刘艳芹:二零零一年四月末,已绝食八十多天的大法弟子刘艳芹被抚顺教养院恶警吴伟叫出去,逼迫她吃饭,刘艳芹不吃,吴伟恼羞成怒,把刘打倒在地,用皮鞋猛踢她的头部,刘被踢得鼻青脸肿,这还不够,他又指使女队指导员陈凌华找来十二名打手用板条轮番打刘艳芹。

    陈继荣: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日,大法弟子陈继荣和唐铁荣(女,五十一岁),还有新宾县的一名王姓大法弟子从早上起来,就被恶警指使的打手们逼着“飞”,不许动,围着她们边骂大法,边用手使劲打脑门,砸后背,还用脚使劲踢,逼她们转化,从早打到晚。

    恶警吴伟、曾秋燕、赵桂芹、周一琳、石青云等指使恶徒们用做针线活的针扎陈继荣的十个手指、人中、耳朵、嘴,边扎边问:“还炼不炼?” 她说:“炼。”她们就继续掐她的全身,专门掐敏感部位,就连小便都使劲的掐。

    姚彦会:葫芦岛市的大法弟子,在抚顺教养院被绑在床上毒打,用坐椅靠背将人头和脚扣在一起。
    蒋艳:被围攻毒打。
    赵红:被毒打面部,满脸青肿,被罚蹲、坐飞机。
    董丽丽:被打,被罚坐飞机。
    田××:被打嘴巴子。
    崔微:被毒打。
    梁淑云:手被打成血青色,肿成馒头形(后在马三家被迫害致死)。
    齐彩梅:多次遭恶警吴伟毒打。
    孟凡强:被恶警指使邪悟者毒打。
    张羽:被邪悟者冯慧打脸部。
    关菊影:在2000年12月至2001年6月被恶警曾秋燕用皮鞋猛踢颈部,在恶警指使下被邪悟者围攻毒打,罚蹲、“坐飞机”(一种酷刑)一天一宿。
    于风英:被毒打吐血。

    辽宁省610、政法委为所谓的“平安奥运”,耗费大量资金,利用各种手段迫害坚信“真善忍”的大法弟子,非法抓捕、绑架,强行送往各地的黑窝,强行暴力转化。二零零八年五月下旬又劫持大法弟子在所谓的“抚顺市关爱教育学校”强制洗脑。

    辽宁省政法委直接派下去的新一任“校长”姜某,处长:寇某,苏境(原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臭名昭著的所长),原来的处长:吴伟,还有刘庆文,帮助助恶为虐的恶人李春良,犹大夏国珍、张凤莲、张淑珍、刘凤琴等人,这些邪恶之徒为邪党卖命,放邪悟录像,酷刑、暴力逼迫大法弟子。凡是在马三家教养院到期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被非法绑架到此,先给其所谓的“关心”,如:给买鞋,洗漱用品等,如不放弃信仰立刻翻脸,抓住大法弟子的头部往墙上撞,等暴力手段迫害,直到其妥协,然后对违心放弃信仰的人再强迫其喝酒抽烟,否则就再迫害。

    吴伟迫害大法弟子大致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利用伪善迷惑大法弟子。他首先吹嘘罗台山庄洗脑班吃的好,住的好,卫生条件好,不打人,不骂人,相互关心犹如亲人一样,有人陪吃、陪住、陪学习等等鬼话,与陪教和邪悟者一唱一和,以此来迷惑初来乍到的大法弟子,达到稳定情绪,掩盖邪恶行径,妄图达到罪恶的目的。

    第二个阶段是以邪说来破坏大法弟子的正念。利用各种洗脑和一帮邪悟者不分昼夜的围攻大法弟子,故意断章取义、歪曲大法法理,灌输邪说破坏大法弟子的正念。同时又弄来一帮子所谓“专家、学者”从所谓的法律、宗教、心理学、邪党党史等方面直接或间接地影射、污蔑、诽谤大法,并强迫所有人观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以达到其“转化”目的。吴伟每次上完课都断章取义、混淆是非、攻击大法,充当邪党的恶棍。

    第三阶段是凶狠、残暴的迫害大法弟子。在上述方法没有达到目的后,吴伟立即撕下伪善的面纱,露出凶狠、残暴的嘴脸。方法有三:一是威胁、利诱。利用失去工作,失去亲人等手段来动摇大法弟子的正念。二是采取车轮战,不让睡觉。吴伟组织几个陪教昼夜轮流找大法弟子谈话,不写“三书”就不让睡觉,直到写了为止,以此消耗大法弟子的意志。三是攻心战。上述的方法不行后,吴伟就亲自出马,一副阴森、恐怖、不可一世的变态嘴脸,疯狂的谩骂无情的批斗,最后歇斯底里的恐吓“不转化就判刑、继续劳教、关押”等等。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法轮功学员刘俊波在新宾镇商场南侧的市场上,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派出所的警察抓走,并劫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在洗脑班里,刘俊波拒绝“转化”(中共人员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并用绝食的方式,抗议对他的非常关押。在洗脑班里,刘俊波还遭受吴伟殴打,吴伟用胳膊肘去打刘俊波的后背。十一月十四日,在刘俊波绝食六、七天后,被无条件释放。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住宅电话:0413-2640713
    手机:13050167946
    吴志兴(吴伟父):0413-2625629(住宅电话)
    曲级红(吴伟妻)工作单位:抚顺发电厂计划处(抚顺市新抚区西三街19号)
    发电厂总机:0413-2507777
    曲级红计划处电话:0413-2507611

    迫害类型:
    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暴晒摧残性灌食毒打/殴打推、掰、撅老虎凳关禁闭电击绑架/劫持洗脑/送洗脑班监视/跟踪强迫观看迫害过程威胁/恐吓非法劳教非法判刑迫害亲属打骂戴背铐罚蹲坐飞机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长时间吊拷人身侮辱关小号逼迫放弃信仰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刘俊波陷冤狱-八旬母亲控告江泽民
    辽宁抚顺高级英语教师的遭遇
    刚生孩子的妈妈被中共劳教的遭遇
    辽宁抚顺市腰崇秀被国保绑架
    辽宁抚顺施春颖女士自述四次被绑架经历
    辽宁抚顺市汪桂华三次被绑架迫害
    辽宁抚顺市退休教师郑玉遭迫害经历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5月15日发表)
    辽宁省新宾县刘俊波遭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1
    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吴伟的罪恶
    辽宁省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好人
    沈阳大东区法院欲对张志芹非法开庭审判(图)
    再曝光大连恶徒孙倩
    再次曝光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
    程元龙被本溪监狱迫害致死
    邯钢退休高级工程师秦中科再次被中共当局绑架
    182679.html#0872622239
    从沈阳监狱城第二监狱传出的迫害情况
    168614.html#2007
    曝光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恶徒
    揭开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黑幕
    曝光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
    辽宁抚顺市清原县大法弟子薛殿奎遭迫害经历
    我在抚顺教养院所受的迫害
    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10/24/06)
    陈艳宇被转移到罗台山庄洗脑班,请继续营救(图)
    辽河油田高东六年多来遭受的非人迫害
    罪恶之地--抚顺市劳动教养院(图)
    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内幕
    曝光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近期罪行
    沈阳董敬雅遭马三家教养院长期迫害性灌食
    马三家密谋把劫持到期的大法弟子转关抚顺洗脑班
    辽宁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恶警对施春颖的迫害
    我在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的所见所闻
    辽宁抚顺大法弟子周纪武被迫害致死
    抵制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对我的迫害
    修炼的妻子被迫害瘫痪 不修炼的丈夫被施老虎凳酷刑
    抚顺教养院凶犯吴伟贪残淫乱
    辽宁清原县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
    张志芹被抚顺市武家堡劳教所和马三家劳教所野蛮摧残
    抚顺劳动教养院暴行:对七天没进食的七旬老人毒打折磨
    抚顺市清原县东源派出所暴行
    抚顺市清原县恶警吕学伟对我疯狂施暴
    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恶人榜
    也谈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内幕
    清原县恶警阴毒折磨:暴打灌酒、烟头熏眼、放虫蛇
    抚顺市教养院将大法弟子迫害致死、致残案例
    抚顺市教养院恶警野蛮折磨大法弟子
    发生在辽宁大地上被掩盖的民族浩劫(六)--抚顺市迫害法轮功纪实(部份)
    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内幕
    辽宁省抚顺教养院吴伟等歹徒的犯罪事实(图)
    抚顺吴家堡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抚顺吴家堡教养院的野蛮折磨无法动摇我坚定的正念
    抚顺教养院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王晓明的事实
    辽宁省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的伪善和凶残
    抚顺市追查迫害法轮功者天罗地网公告
    辽宁省抚顺市武家堡教养院的犯罪事实
    抚顺市吴家堡劳教所暴行:脸部电击毁容 双腿劈伤 十指布满针眼
    吴家堡劳教所歹徒将大法弟子双腿腿筋吊至坏死下肢瘫痪
    腥风血雨的暴行和“春风化雨”的谎言在吴家堡教养院同时上演
    抚顺市教养院政策:在死亡指标范围内打死大法弟子不用承担责任
    辽宁省抚顺市教养院吴伟等暴徒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抚顺市吴家堡教养院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案例
    辽宁省抚顺市吴家堡教养院把大法弟子折磨致瘫痪、精神失常
    我在抚顺市吴家堡子教养院经历的一年苦难
    大法弟子姚彦会在抚顺吴家堡子教养院受尽酷刑,已绝食抗议近两月
    辽宁省抚顺市吴家堡子教养院残害大法弟子的事例
    抚顺市吴家堡子教养院残忍迫害大法弟子手段不一而足
    大法弟子单勇智、武占瑞、唐铁荣被迫害致死案件的责任人及相关电话
    抚顺市吴家堡子教养院残忍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实

    所在单位:
    罗台山庄洗脑班(辽宁省法制学校/抚顺市大伙房水库关爱学校)地址:辽宁省抚顺市的罗台山庄电话:0413-4461678;0413-4460688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p>蒋校长,0413-4460688 贾大树:抚顺市610办公室副主任,被称为“校长”。电话13841300039<p>寇处长:抚顺市六一零所谓“转化”处处长。手机:13942317638, 13962317638<p>班长陈英;负责全面工作的,手机:0413─8971169<p>学习委员李春良,负责强制法轮功学员看邪党电视以及污衊大法的录像。手机13358693171<p>不法警察吴伟,(原洗脑班大队长)主管迫害的处长,0412-4460688 、0412-4461698、手机13050167946刘庆文;专门组织“犹大”迫害法轮功学员,还说法轮功是反动组织,该人电话:0413─6902181<p>犹大:犹大张风莲:0413-7690087犹大刘风芹:0413-8212990犹大郭淑珍:13842306335犹大夏国珍:0413-2365172 张素珍:0413-7643165杨圣娟:0413-6671705陶承志:0413-4667322 手机13470539429
    地址:辽宁省抚顺市的罗台山庄
    电话:0413-4461678;0413-4460688
    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

    蒋校长,0413-4460688
    贾大树:抚顺市610办公室副主任,被称为“校长”。电话13841300039

    寇处长:抚顺市六一零所谓“转化”处处长。手机:13942317638, 13962317638

    班长
    陈英;负责全面工作的,手机:0413─8971169

    学习委员
    李春良,负责强制法轮功学员看邪党电视以及污衊大法的录像。手机13358693171

    不法警察
    吴伟,(原洗脑班大队长)主管迫害的处长,0412-4460688 、0412-4461698、手机13050167946
    刘庆文;专门组织“犹大”迫害法轮功学员,还说法轮功是反动组织,该人电话:0413─6902181

    犹大:
    犹大张风莲:0413-7690087
    犹大刘风芹:0413-8212990
    犹大郭淑珍:13842306335
    犹大夏国珍:0413-2365172
    张素珍:0413-7643165
    杨圣娟:0413-6671705
    陶承志:0413-4667322 手机13470539429

    受迫害人:
    盖素芝; 大法弟子; 某大法弟子; 陈国才; 曲大中; 王帮会; 抚顺大法弟子; 张素迎(张素莹); 辽宁抚顺大法弟子; 抚顺市大法弟子 ; 赵红; 董丽丽; 田××; 杨玉芳; 闫宏伟; 于凤英; 胡伟; 张志芹; 回丽娟; 黄云龙; 秦清芳; 孟庆昌; 宋秀香; 秦彦会; 王玉祥; 刘绍昌; 李刚; 齐采梅; 程元龙; 薛殿奎; 孟凡强; 东北大法弟子; 抚顺市武家堡大法弟子; 辽宁省大法弟子; 李淑英; 叶旭霞; 王林娥; 郭太纯(太春); 齐艳梅; 宣桂珍; 李亚宣; 段燕娟; 唐铁荣; 仲宏喜; 陈继荣(容); 姚彦会; 姚彦会; 姜艳; 殷艳娟; 高东; 孙永盛(孙永胜/孙永圣); 周玉芝; 施春颖; 秦清芳; 王晓明; 孙长立(孙长利/孙长丽); 李莉(李丽/李立/李力); 李莉(李丽/李立/李力); 王红; 张传文; 姚颂东; 姚颂东; 李忠国; 韩哲; 史金玲(石金玲); 史金玲(石金玲); 李丽; 秦中科; 陈艳宇(燕宇); 孙志远; 崔微(薇); 李恒良; 金桂珍; 朱玉兰; 汪桂华; 腰崇秀; 程元龙; 胡燕波; 刘俊波; 郑玉; 王艳梅; 施春颖; 

    更新日期: 2015-9-4 5:24: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