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谢玲

    简介:
    谢玲
    (Xie,Ling),女 ,30岁左右,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以下简称女二监)恶警。

    云南省女二监在集训区设了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队,队长杨欢(40多岁),原先的队长姓马(30岁左右),现已调至监狱教育科担任教育科副科长。副队长郑平,孙某某,另外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还有谢玲、景绒、周某某、梁某某等十多个30岁左右的女警察,另外监狱在四监区专门设了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组,监管警察吴旭、余某某、监管领导李冬冬,现已调离在监狱教育科任副队长。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九日,顾正芬被非法强行绑架到昆明云南第二女子监狱迫害,在集训监区顾正芬遭到专管队“严管”,由当时的队长郑频,区长丁莹,队员谢玲等恶警队伍组成,并遭到他们的严酷迫害,恶警授意狱犯用透明胶带封嘴,用尼龙绳捆住手脚,强迫坐小木凳。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位于昆明市西郊林家院166号,是云南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关押法轮功学员一百多名。

    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四年的女大法弟子张林、王艳红,先在云南省二监集训队遭非人迫害。云南省二监是个极其邪恶黑暗的监狱,她们效法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迫害经验,有意使用恶毒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为了从精神上摧垮大法弟子的意志,女恶警丁桧与谢玲经常对大法弟子造谣诬蔑,侮辱谩骂,并安排几个重刑犯人二十四小时包夹。一天十几个小时被强迫坐在一个硬凳子上,不准动,不准与任何人讲话。恶警还示意包夹可随意欺负大法弟子,以达到逼迫大法弟子“转化”的目地,而那些包夹却可因此得到奖励、减刑。

    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监狱恶警就实施酷刑折磨。云南省昆明市某位法轮功学员第二次被关入禁闭室,拒绝写“三书”,监狱专管组队长曾某、恶警谢玲、马丽霞把她双手吊在窗子上,用电棍击,致使她昏迷7至8小时,他们恶狠狠的叫喊:写不写“三书”?她说:不写。他们就加倍的电她全身直到昏迷。这些酷刑折磨,给她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致使在监狱的几年时常昏迷,血压、心脏状态不稳定。

    由于云南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坚持每天炼功,监狱恶警把她第三次关禁闭室,进行残酷的迫害。集训监区的恶警夏昆丽(监区长)、汤玉芳、杨欢、万雪梅,他们不准她睡觉,不准坐,罚站导致两腿肿大得发亮,由于不准洗脸、洗脚造成脚丫严重霉烂,发臭流水。

    监狱为了达到邪恶的目地,一监区恶警又把云南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送进禁闭室,他们用手铐反铐双手用透明胶带把两脚绑在一起,用透明胶带把嘴封住。恶警莫瑞、汤敏、陈雷指使死缓刑犯向彦荣、胡会珍对她毒打、拳打脚踢,扯头发,打得全身青一块、紫一块,气息奄奄,血压升高、心律不齐,他们这才把她送进医院,医生杨晓平、杨瑞英拿了一些药,云南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拒绝吃,他们把药放到菜、饭、汤里,云南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绝食。

    二零零五年三月,高惠仙被转到集训监区,当时监狱将大部份被非法关押在女二监的法轮功学员都转到集训监区。监狱成立了专管法轮功学员的专管组。逼迫她们每天早上一起床差不多七点就开始坐小板凳,不准靠、不准坐坐垫、不准动,双手放在膝盖上,身体坐直,每天要从早上七点坐到晚上十一点,一个星期给一盆水抹一下身子,一天只准上三次厕所。晚上睡觉不给拉蚊帐。这样长时间坐小凳,高惠仙的屁股都坐烂了,疼痛难忍。当时专管组的警察是谢玲、孙琳爽、杨欢、夏昆丽、万雪梅、杨永芳、梁洁、王黎黎。

    有一次警察从高惠仙身上搜出一首李洪志师父的诗以及一些大法弟子歌曲的歌词,警察夏昆丽、谢玲就用两副手铐把高惠仙吊在上顶楼的铁栏杆上,一只手铐一边,人呈大字状,她的双脚都几乎不能着地,就这样吊了四、五个小时才把她放下来。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八日赵晨宇从五华看守所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第九监区,每天从早上六点半到晚上十一点半,整整17个小时被强制坐小板凳迫害,狱警师晓燕、谢玲、孙凌爽、郑萍、景绒等轮番用各种方法来逼迫赵晨宇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使赵晨宇饱受身体和精神的双重迫害。

    二零零六年五月份,高惠仙被关进禁闭室,警察谢玲只让她带很少的卫生巾,还用各种方法侮辱她,让她大热天的穿著棉衣出去操练,每天从早上七点就开始,专门要让她们晒着太阳,操练到下午5点以后,吃完晚饭后就又关进禁闭室。每天也只让上三次厕所,每天只给一小瓶水喝。关禁闭期间,不给洗澡、不给用水、不给洗头、不给换衣服、不给洗被子。每天警察孙琳爽、谢玲、杨欢、万雪梅、夏昆丽、杨永芳、梁洁、王黎黎、周莹这些警察还用各种方法,轮番上阵来逼迫高惠仙写认罪书,让她放弃信仰,逼迫她看诬蔑大法的书籍、同时传假九评、浑水摸鱼、以假乱真。

    二零零六年七月七日,鲁菊英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第九监区,有一次鲁菊英背监规错了一个字,就被狱警谢玲罚站了三个半小时,直到晕倒、手脚麻木,没有知觉了。后来不知道给鲁菊英嘴里塞了甚么药,三个小时后才苏醒过来。醒过来之后谢玲又逼迫背监规,还紧握拳头来推搡。之后由于鲁菊英血压高,谢玲就指使犯人按住强行给灌药,不断摧残。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三日,法轮功学员王春兰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关押在集训队(现在的九监区),集训队是迫害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由于王春兰始终不放弃真、善、忍修炼,被非法“严管”,强迫长时间的坐小板凳,期间不准与任何人讲话,从早上六点半起床就开始坐到晚上十一点,每天长达十六、七个小时坐在小板凳上,这是一种杀人不见血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晚上睡觉不准挂蚊帐,一间十七、八个人的监舍,就是不让法轮功学员挂蚊帐,叫蚊虫叮咬让你睡不好觉,被叮后,皮肤又痒又疼还溃烂。王春兰遭受这种迫害达两年零五个月,身心备受摧残。

    有一次,王春兰没有配合恶警的无理要求,值班恶警王丽就唆使其它犯人李彩、刘跃新、余自香等人把她按倒在地,强行注射不明药物(破坏中枢神经药物),导致她高烧不退,烦躁不安,精神恍惚,记忆力减退,至今她的记忆力仍然没有恢复。

    女二监参与迫害的恶警:孙宁爽、郑频、丁莹、谢玲、景绒、杨欢、张定芳、王丽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三日,昆明市中级法院对大法弟子邓琼仙非法庭审,枉判三年,之后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邓琼仙到监狱的第二天,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谢林就通知她写认罪书。谢林还将骂师骂法的话写在纸上叫邓琼仙照着抄,逼迫她写了五、六次认罪书,坐了四个月的小板凳,每天早上八点坐到晚上十一点,一天早中晚只准上三次厕所,还要反覆请示报告后由包夹人员陪同才允许去,购买卫生用品也要请示批准才能买。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六日早五点多,张磊被丽江看守所送往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只有一个叫谢玲的狱警和几个犯人,其中有一个叫木新梅的。这时狱警谢玲恶狠狠地叫张磊站起来不许动,张磊晕车,心里很难受,站不住。狱警谢玲说:那也不许动。并且要张磊按她要求的姿势站立,当天晚上约七点多钟,张磊被叫到狱警办公室,看到有两个狱警:一个叫杨欢是队长,一个就是谢玲。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二日早上约九点多钟,谢玲叫了木新梅、李文琴、陶庄、章珍花、杨映霞、于玉兰、雷素芬等十几个犯人,还有两个犯人医生,加上马云梅、韩德玉,还有食堂来二楼上厕所的三个犯人等。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一日,谢玲又来看张磊,又去叫了雷素芬、木新梅、陶庄、章珍花、于玉兰、杨映霞、马云梅、韩德玉、将连英、吕红、陈朝海等很多犯人,冲上来又把张磊打倒在地上,给张磊注射了不知药名的针水。注射后张磊一直要想解小便,接着就开始出现头晕、心慌,手、脚不由自主的发抖,自己根本控制不住。张磊本来是坐在凳子上,由于心慌、头晕的厉害,又不能上床,只好躺在地上,地上很冷,但张磊爬不起来。

    随后在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四月十日、四月二十七日、五月四日,她们又打了张磊四次,都是找各种借口对张磊进行迫害。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七日早上九时许,谢玲带着犯人医生要给张磊抽血,陶庄、马云梅、韩德玉、李文琴、将连英、于玉兰等犯人,还有食堂的三个犯人和医院的两个犯人医生一哄而上,又拉、又拖、又打,张磊不知什么时候失去了知觉。

    二零零九年七月九日,谢玲在门外叫:张磊出来!张磊出去后问谢上哪去,谢玲说:你不是要求出去看病吗?走。就这样张磊只因为提出出去检查,激怒了谢玲,被她无理的又关进了“禁闭室”。一关就是三个月(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十月九日)。

    在“禁闭”期间张磊按规定的权利给监狱长写申诉信,反映杨欢和谢玲的违法行为,连写三封都被谢玲非法扣押、撕毁,谢玲说:你不是会写吗?再去写呀?还写什么申诉?告吧!我看你能告到那去,你告到那,我都不怕你。

    她两次参与用六个高压电棒电击法轮功学员赵飞琼,致使赵飞琼多处软组织、皮肤灼伤;

    谢玲唆使包夹刘淑琼说:“赵飞琼不‘转化’,你用小凳子把她砸死。”刘说:“小小赵飞琼,就包在我身上。”深夜,刘淑琼用小凳子砸赵飞琼,响声太大把睡在上床的人都震醒了,刘才停止作恶。

    有一次天很冷,谢玲指使包夹将赵飞琼的衣服全部脱光,让她在禁闭室光着身子蹲了一整天,直到晚上才给她衣裤穿上。

    谢玲说:监狱什么都不多,就是人多。她亲自参与、指挥犯人木新梅、李文琴、陶庄、章珍花、杨映霞、于玉兰、雷素芬、马云梅、韩德玉等犯人八次对安徽籍法轮功学员张磊拳打脚踢,三次用手铐吊铐,有一次她见犯人用手铐铐不住张磊,就骂说:你们白吃饭,我来!她用腿踩住张磊的手,最后将张磊强行铐上,并且将张磊吊铐在双层床上,致使张磊多处软组织损伤。由于张磊遭受到非人的折磨,致使身心受到很大伤害,体质衰弱,监狱怕承担责任,以保外就医将张磊送回安徽原籍。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六日刚从监狱出来九个月的赵飞琼在昆明发真相资料时又再次被绑架,被昆明中级法院判刑四年,关押在云南省女子第二监狱集训监区,二零一零年冬天,赵飞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再次被关进禁闭室。长期遭受非人的折磨,长期不得洗澡、洗脸,头发结成了饼饼,面黄肌瘦,精神憔悴。

    参与迫害和在场的警察有曾觉、丁莹、谢玲、马丽霞、杨欢、郑频、孙宁爽、周颖、杨永芬等。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迫害类型:
    逼迫放弃信仰践踏信仰坐小板凳严管强行施药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毒打/殴打关禁闭罚站推、掰、撅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云南省安宁市法轮功学员十六年受迫害综述-2-
    昆明市理工大学职工陈艳艳遭迫害经历
    昆明市女教师赵晨宇被迫害的经历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8月10日发表)
    昆明市鲁菊英老人被绑架入狱四年经历
    传播真相-云南高惠仙遭九年冤狱
    云南省瑞丽市顾正芬自述被迫害经历
    修法轮功诚实经营-昆明况德英遭中共迫害十年
    云南第二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恶行
    退休护士被诬判五年-被云南女监注射不明药物
    云南女二监对王春兰强行注射不明药物
    云南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实录
    邓琼仙致信省检察院 控诉云南第二监狱
    再揭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的罪恶
    云南第二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种种手段
    云南普洱市、澜沧县大法弟子被迫害纪实
    曝光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的恶行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所在单位: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地址:昆明市西郊林家院166号。刑罚执行部门举报电话0871-65126165纪检监察部门举报电话1871-65126144 <p>监狱长:杨明山副监狱长:刘彬山、王丽美、倪丽江、张英狱政科:雷煜宣传科;丁莹管理科:赵晓霞、张燕华教育科:李冬冬、马丽霞、何晴、吴玉玲、徐绍娟、周薇妮。卫生院:杨晓平、杨瑞英生卫科:刘燕一监区:雷雅梅、莫瑞、汤敏、汤建芳、陈雷、王孝晋、叶丽萍、宋文芝、吉春、王倩、张燕二监区:王丹、林晓雯三监区:付志琼、金辉四监区:司晓燕、宋建丽、王益娟五监区:李春梅六监区:陆如斌九监区:杨欢(女,四十岁左右,原专管队队长,现教育科副科长)、夏昆丽、汤玉芳、谢玲、万雪梅、杨永芳、梁洁、王黎黎、黄涛(禁闭室主任)
    地址:昆明市西郊林家院166号。
    刑罚执行部门举报电话0871-65126165
    纪检监察部门举报电话1871-65126144

    监狱长:杨明山
    副监狱长:刘彬山、王丽美、倪丽江、张英
    狱政科:雷煜
    宣传科;丁莹
    管理科:赵晓霞、张燕华
    教育科:李冬冬、马丽霞、何晴、吴玉玲、徐绍娟、周薇妮。
    卫生院:杨晓平、杨瑞英
    生卫科:刘燕
    一监区:雷雅梅、莫瑞、汤敏、汤建芳、陈雷、王孝晋、叶丽萍、宋文芝、吉春、王倩、张燕
    二监区:王丹、林晓雯
    三监区:付志琼、金辉
    四监区:司晓燕、宋建丽、王益娟
    五监区:李春梅
    六监区:陆如斌
    九监区:杨欢(女,四十岁左右,原专管队队长,现教育科副科长)、夏昆丽、汤玉芳、谢玲、万雪梅、杨永芳、梁洁、王黎黎、黄涛(禁闭室主任)

    受迫害人:
    云南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 王春兰; 杨兴春; 史喜芝; 张磊; 顾正芬; 赵飞琼(赵菲琼); 吴淑香; 邝德英(况德英); 赵咏梅; 赵晨宇; 陈艳艳; 鲁菊英; 

    更新日期: 2015-8-10 21:39: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