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李伟


    山东省监狱恶警李伟教导员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简介:
    李伟
    (Li,Wei),男 ,47岁,

    山东省第一监狱十一监区教导员,迫害死法轮功学员吕震的凶手之一。二零一零年升为十一监区的监区长。李伟有一个儿子上中学。李伟的儿子高考只考了300分,花高价上大学。

    李伟开始在狱政科工作,后来调到入监队具体负责洗脑“转化”迫害。為人阴险狡诈,李伟利用入监队的刑事犯对大法弟子施暴,殴打、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严管等各种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李伟和张磊光等直接指使包夾犯迫害法轮功学员,卻把迫害的责任都推到犯人身上,特别是对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就是罪魁祸首。

    山东省第一监狱十一监区是为迫害法轮功学员专设的一个邪恶机构,所有被劫持到这所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先要被关押在十一监区由指导员李伟进行洗脑“转化”、恶警动用各种酷刑迫害逼写“五书”。出监时又被李伟强行灌输他的无神论、揭批论等等。

    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监区长恶警李伟利用一个东北籍黑社会头子(因在济南霸揽建筑工程获刑十几年)当打手,此人以一种酷刑叫“仰脖”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把法轮功学员的下半身和腿用约束带捆绑在椅子上,按住学员使劲往后扳头,使学员脖子喉咙处越绷越紧,人为窒息。杨乃舰(有心脏病)及张守峰等法轮功学员,拒写“五书”,被罪犯吴可军(原是一法院执行警察,职务犯罪)等人施以此种酷刑迫害,直到奄奄一息,才被放下来。

    监狱恶警陈岩(副区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具体实施者)、李伟(教导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策划者)、张利军、邓爱东等指使“帮教徒”与“包夹”使用的恶毒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有:
    1.将法轮功学员的手指并拢,再插了牙刷柄来回转动,将手指的皮磨破为止;
    2.再就是用擀面杖在小腿上来回滚压,将小腿压的发青发紫,甚至压破;
    3.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不灌食,而是灌蒜泥;
    4.用针在每个学员的身体上乱扎,往脚趾盖上扎针;
    5.吊起来用浸了水的绳子抽、用木棍打、鞋底抽学员的头脸、用拳脚在身上和眼上乱打乱踢、不让睡觉、不让吃饭等等,各种酷刑难以言表。

    山东省监狱十一区前区长张磊光、现十一区区长李伟和副监狱长齐晓光,教唆、指挥劳改犯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张磊光、李伟、陈岩为了达到其所谓百分之百的“转化”政绩,以求升官请赏,不定期的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灌输谎言,以编造谎言、捏造事实、煽动仇恨、灌输洗脑、教唆犯罪,实施暴力,并以加分减刑为诱惑,施以小恩小惠,使那些恶徒们为所欲为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十一监区恶警打死打残多名法轮功学员,已知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青岛的钱栋才、淄博的王新博、蒙阴的吕震等;被伤残者更是无数。血债累累,天理难容。

    这几年来,在山东省监狱入监队发生对法轮功学员迫害都是由副监狱长齐晓光背后直接操纵指使入监队恶警张磊光、陈岩、李伟完成的。

    从二零零一年以来,恶警李伟担任了十一监区邪恶‘转化队’的头子。他利用被‘转化’的犹大当帮凶,来‘转化’未‘转化’的学员。曾被他利用过的邪悟者有:宋素广、杜念波、厉延廷、姜东生等等,他们企图从师父的经文中‘挑骨头’来迷惑学员,他们自称这是所谓‘以法破法’‘转化’方式;后来李伟又采用‘揭批有神论’的方法‘转化’大法弟子,整天放‘焦点谎谈’,王志刚、宋剑锋的VCD,并让学员学邪恶书籍。

    李伟指使‘转化’帮凶戴上白牌(刚入监的犯人戴白牌,后戴红牌表示一级严管、黄牌表示普管)混入监室冒充新来的大法弟子,探听其他大法弟子的情况,报告给邪党,再由李伟安排他们如何‘转化’学员。邪悟者姜东生就是这样被利用的人。李伟利用被‘转化’的邪悟者强迫每个学员习练太极拳、八段锦等,不认真练习即被严管,破坏‘不二法门’的原则。现在省监大院每天都有练习太极拳的,周末还有教太极拳的。

    山东省监狱的邪恶之徒对即将到期的法轮功学员实行了更加严厉的迫害。每个即将到期的法轮功学员都要被进行1-3个月的强行‘洗脑’,灌输‘无神论’、‘痛恨法轮功’、‘保证与以前的炼功人不再来往、并举报’等等,都是违背良知道义的歪理邪说,并以此作为是否‘转化’‘达标’的重要标志,逼迫每个出监的人写‘出监总结’,当众宣读,并录相制成VCD片,来欺骗后来的大法学员。每星期,李伟都拿出几天时间将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召集到一起,当众给学员‘讲课’,实际是灌输邪恶理论,事后让学员‘写心得体会’。几年来,狱政科给恶警李伟、陈岩拨了大量资金购买了大量用来‘转化’的书籍、VCD、DVD,强行给学员灌输司马南和崔永元的《实话实说》的DVD。”

    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三年间,李伟曾利用抢劫犯王长亮、强奸犯王立平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有些学员质问李伟:恶犯打大法弟子知不知道?李伟竟然问:是谁?有这种事?

    大法弟子邵强被以恶警李伟为首的入监队、四监区“转化组”的残酷迫害至精神失常。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八日,大法弟子黄敏在山东威海市被绑架,被诬判二十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区长张磊光,教导员李伟,及大队长陈岩,采取软硬兼施的手段迫害黄敏,严管,蹲小号,每天坐小凳子,不让睡觉,指使邪恶帮教及包夹犯人采用各种没有人性的虐待办法折磨他。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二日,石增磊被蒙阴公安恶警关进了山东男子监狱遭受折磨。刚刚被劫持进监狱后,在十一监区狱警李伟、张磊光、陈炎的操控下,把石增磊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由犯人曲文广任组长和入监队其它的“帮教”(所谓的“帮教”大多都是贪污、受贿、强奸、杀人、抢劫、黑社会等刑事犯,由李伟等人直接任命)强制石增磊固定一个姿势坐小板凳,每天从早坐到晚。并且轮番不停的灌输中共诬蔑法轮功的邪恶言论、强制看诬蔑法轮功的音视频。随后强制石增磊保持一个不变的姿势抱头蹲在墙边或站立,每天只能睡二个小时,有时甚至会连续数天不让睡觉;上厕所受到限制,上厕所得打报告和承认自己是罪犯才被允许。石增磊因不承认自己是罪犯,无法如厕,多次被逼便在裤子里。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赵传文被关进山东省监狱严管室。狱警李伟指使犯人让他白天黑夜不能睡觉。一直让他站着,站得腿都肿了,逼迫他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

    二零零四年三月份,受入监队监区长张磊光、教导员李伟、副监区长陈岩等指使,十几名刑事犯毒打石增磊,把石增磊压在实木排椅上毒打,实木排椅被震碎,木撑震断。

    恶狱警还指使犯人往石增磊的食物中投毒,使他长时间内不能正常吃饭,吃一点吐一点。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法轮功学员吕震被蒙阴县“六一零”、蒙阴县法院诬判十一年,非法关押入山东监狱。吕震在山东省监狱大部份时间被恶警严管迫害。吕震入狱后,被关押在入监队(即11监区)遭迫害,山东监狱政委齐晓光、入监队监区长张磊光、教导员李伟、副监区长陈岩指使所谓“帮教”的犯人(多是因经济犯罪的,部份暴力犯或黑社会犯罪的)迫害吕震。

    山东省监狱的入监队有近二十个房间,每个房间门窗紧闭,即使在里面大声吵闹,外面也听不清,这些房间中还有一些被称作严管室,是专门用来暴力强制转化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该监狱的转化方式是由李伟等恶警直接任命一些刑事犯(多是杀人犯、贪污受贿、抢劫犯、黑社会等)为“班长”,然后由“班长”再挑选凶狠的新犯人作为帮凶,一同暴力迫害法轮功学员。

    吕震入狱后,被强迫关进十五严管室,因拒绝所谓的转化,这些“班长”(犯人)受恶警李伟指使强制吕震每天头和脚紧贴着墙、双手抱头蹲着,从早上五点一直蹲到夜里二、三点,每天只能睡两个小时。如果蹲的姿势不符合他们的要求或稍微动一动,会随时遭到恶徒的打骂,并指使新犯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监视着吕震,连上厕所都有犯人跟着。除此之外,班长(犯人)每天不间断的强制灌输污蔑法轮功的言论。吕震遭受这种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一个月左右,疲惫憔悴,脸色发青,满脸困意。

    十一监区教导员李伟是迫害王逢玉的责任人: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王逢玉被关押在四楼15号监室,五、六个彪形大汉毒打王逢玉。二零零六年五月一日王逢玉又被转到12 组继续被迫害不分昼夜的下蹲,坐小板,进行各种侮辱将近一个月。

    二零零五年秋天,在济南监狱齐晓光、张磊光的支持下,恶警李伟、陈岩指使一群犯人邪恶者对钱栋才进一步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罚蹲、不许睡觉、毒打与酷刑的折磨。于二零零六年二月四日,钱栋才被恶警、罪犯夺去了宝贵的生命,在济南中心医院急诊内科死亡。李伟诡称:「钱栋才是跳楼自杀的」,其「病员诊断检查证明」上写的「 检查结果」是「猝死」,死时四十八岁。

    二零零五年五月,尹向阳被劫持往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教导员李伟等恶警指使一些刑事犯对他轮番上阵洗脑,不时打骂,大约第七天将他的肋骨打断。七月份,伊向阳宣布,由于承受不住而写的“四书”作废,而遭到了更残酷的迫害。尹向阳还曾被关进严管室,连续七、八天每天只允许睡二、三个小时,恶警指使犯人每天都往他脸上倒风油精,每次倒一瓶。后伊向阳把受折磨的情况汇报给负责入监队“转化”迫害的李伟,才把他的睡觉时间延长到四、五个小时。其实,所有的迫害都是李伟指使犯人干的,表面上却又冠冕堂皇。

    二零零六年一月,恶警指使犯人强迫尹向阳每天蹲十九个小时,连续蹲了二十几天,一蹲不住了,四、五个包夹犯人上来就打。上厕所也受到限制,有时十几小时都不让去。

    二零零六年十月,李伟等恶警把尹向阳从入监队强迫关押到小岗队(十一监区的另一个单位,负责执勤),指使一些暴虐的犯人逼迫尹向阳每天二十四小时蹲着,并不断的打骂、强行灌食、灌药,用针扎他的全身,经过了约九十八个小时的连续折磨后,尹向阳除脸和手以外,全身上下皮肤都变成了乌黑色,左胳膊和大腿被打折。即使这样,犯人的打骂也没有停止,有时多达十个犯人同时殴打他,有的扭腿、扭胳膊、强压住身体的、捂嘴的等等,尹向阳的胳膊就是被犯人陈千宋扭断的。 面对如此的虐待,尹向阳始终表现着一个法轮功学员的大善大忍。

    二零零七年,恶警李伟看强制无法改变大法弟子邵承洛的信仰,就让打手头目(刑事犯)江学东、韩晓磊指使包夹在十六组专门看管。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七日,有大法弟子喊“大法好”,恶警李伟等惊恐不已,威胁打手头目吴加勇、韩晓磊说,法轮功学员有一个反覆的,他二人就不用减刑了。李伟与韩晓磊说:“邵承洛提什么条件都满足他,只要不跳楼就行了。”

    二零零七年八月,赵传文因坚持修炼,被山东省监狱第十一监区警察李伟关进严管室。

    二零零九年三月的一天晚上,法轮功学员刘伯夫刚刚被送进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帮教班长朱长久和五、六个刑事犯人把他带到警察值班室,逼迫他写“五书”(转化者必须要写的材料),被刘伯夫拒绝了。几个人马上一拥而上,把他的衣服扒光,赤裸着身体,一顿拳打脚踢,然后把他打倒在地,几个人强摁住他不让动,用一根一米长的木棍狠打他的脚掌,直打得两脚血肉模糊,整个变成紫黑色。还用木棍在小腿上用力擀,把腿上的皮都擀没了。这样他们还对他扇耳光,用脚踹,用烟头烫,用针扎他的手指肚,折磨得他们自己累了,休息休息接着来,几个人轮番上阵,换着花样折磨他,还有人站在棍子上磨他的小腿,最后两条腿肿得像水桶一样,又青又紫,连路都不能走,最后是被人抬到床上的,不敢翻身,无法下床,半年都没有完全恢复。腿上留下来永远的伤痕,见证着山东省监狱的罪恶,背后的指使者是当时的指导员李伟。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李玉富被非法判五年监禁,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就把他强行押送到济南监狱。

    刚一踏进牢门,几个犯人就把李玉富踹倒在地,一阵拳打脚踢,脸肿的老高,眼睛也睁不开了。接下来,让李玉富写三书,他不配合,又是一阵毒打。他们又找来一根木棍,一米多长,在牢头张风顺的带领下,再次把他打倒在地,强制他平躺在地上,把腿抻直,脚尖压平,由两个人拿硬木棍从脚尖处向大腿部位滚动,一边使劲下压,一边滚动,腿的仰面皮包骨,硬木棍滚动了一遍又一遍,腿上的皮全被碾烂了。这种酷刑真是令人发指!

    还有坐冷板凳的酷刑,从早上六点至夜里十二点,坐不直还要挨打,坐时间久了,屁股都磨破了皮。还有下蹲等酷刑。

    五年的牢狱折磨,那种心灵上的痛苦比肉体上的痛苦更甚,李玉富被迫害的精神几乎崩溃。

    在济南监狱迫害李玉富的恶警有:李伟、陈岩、张某某等。参与迫害的罪犯有:张风顺、毕玉震、魏光昌、焦守意、韩晓磊、姚某、王某、蔡庆华、张志家、王照耀、王新月、赵风全、魏安成等。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五日,吕震就被关押到十一监区二十五组遭受严管迫害。在狱警张磊光、李伟、陈岩的怂恿下,杀人犯谢晓刚、李大鹏、蔡和杰、李鹏、张登云、周云龙、李宏祥充当打手,对吕震拳打脚踢,大打出手,使尽各种酷刑和招数;吕震昏迷后再用凉水泼醒,再打。六月二十日晚将奄奄一息的吕震的双手、双脚捆绑在一起,头朝下,脚朝上吊挂起来毒打。次日吕震被抬往医院的途中,值班人员看到吕震被打得变了形,面目皆非,仅仅五天年仅三十岁的吕震被活活毒打致死。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用汽车拉着已经被打死的法轮功学员吕振来到警总医东二区,为了提供假证明,先给吕振挂上吊瓶,再做心电图,然后录像拍照,忙活了近两个小时,最后谎称心脏病复发,抢救无效死亡。但现场所有的犯人都看到吕振身上被打得体无完肤,到处是青紫的创伤,因为警总医和省监共同做假,吕振之死以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系被暴力殴打致死而告终。当时的值班主任叫董金平,潍坊人,值班长是于强,济南人,东二区的50多名在场的犯人都亲眼见证了当时的情景。总有一天,指挥迫害的恶警李伟、张磊光和齐晓光会被绳之以法,难逃法网。

    警总医同样对法轮功学员李秀珍之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据当时在现场的其他病犯亲眼所见,李秀珍因绝食反对迫害,被送到警总医,山东女子监狱的陪护对处于极度虚弱的李秀珍仍然恶语相向,动辄打骂,没有警察和医生出于人道予以制止,在李秀珍离世前的几天,已经瘦得皮包骨头的李秀珍被陪护提着衣领连推带搡,艰难的走到厕所倒痰桶。

    法轮功学员毕建红已经生命垂危之际,还被陪护关到小黑屋殴打。
    这些恶行发生在原本应该救死扶伤、充满关怀的医院,发生在法律执行机构,他们的死亡与苦难怎么能说与你们没有关系呢?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八日,利欲熏心的张磊光、李伟、胡波等恶警,多次在会上传达指示,要求十一区加大迫害法轮功的力度,并给姚云霞等迫害的打手们下达迫害指令,声称不转化死路一条。李伟曾经亲口说,有个咬牙的,捆上带子,不到半天就写了五书。再咬牙,关禁闭戴铐子。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在中秋节茶话会上,张磊光和李伟公然宣称:法轮功自己不转化,政府要强制转化。张磊光和李伟指使刑事犯韩晓磊、张跃、姚云霞利用精神病孙奇、王海堂残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孙宗绪在省监狱绝食抗议十一监区违法迫害法轮功学员时,遭到当时的区长张磊光、教导员李伟,与罪犯张绍青的残酷的迫害。张绍青对孙宗绪行施了种种酷刑。孙宗绪瘦得皮包骨头,体重不足四十公斤。张绍青说,灌上点稀玉米粥,饿不死他就行了。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日,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监区长恶警李伟、陈岩,胡波(教导员)周善智操控利用二十个犯人,四人一组,分成几组,采用车轮战术,对法轮功学员郭志强(男,三十八岁,东北人)进行体罚、谩骂、殴打,四天四夜不让睡觉;一日三餐,每餐只给一个馒头,一块咸菜,不让吃饱。直打得郭志强双脚肿胀,穿不上鞋,行走非常困难。

    被非法判刑七年的济南法轮功学员刘汝平,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据悉,刘汝平自五月十三日绝食反迫害二十一天,其间遭包夹犯人毒打。另外,十一监区的警头还扣压了家属捎给他的小闹钟和儿子从外地写给他的家信。

    二零一二年五月,刑事犯人王克东、杨洪有、张绍青等人在众多法轮功学员面前扬言:李伟区长讲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用嘴教不好,就得用棍子等器材教。其后某天,法轮功弟子范延启被王克东、张绍青和包夹郭某从床上拖下,先劈脸扇了两个耳光,然后把他架到四楼监控室迫害不停。范延启和其他两名法轮功学员刘如平、王康宁绝食抗议迫害。

    监区长李伟不但不制止迫害,反而冲绝食的三名法轮功学员叫喊:你是想死还是想活。接着王康宁被关在五楼监控室严管迫害,被殴打致足踝关节肿胀青紫;刘如平在二十组被刑事犯人赵月奎殴打,拳打脚踢,耳朵和颧部当即就肿了起来,头痛头昏,整整二十一天,每天六次插管灌食;范延启被送到警官医院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法轮功学员李清也被迫害到住进警官医院,打手杨洪有对其他人说,李清血压都二百多了,李区长还让加压熬夜,说没有压力没有成果。最后熬进了医院。

    李伟区长讲:绝食抗议就是跟政府作对,和政府作对就是死路一条。法轮功学员范延启和石增磊要求见监狱长,都被李伟无理拒绝。

    山东省监狱在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恶警李伟毫不避讳地给充当打手的暴力犯们撑腰,在大会上明目张胆地耍无赖,说对法轮功学员的毒打、折磨、虐待是“在帮他们,宁愿我们自己下地狱”, 甚至故意制造矛盾、仇恨,鼓动暴力,致使暴力犯们肆无忌惮的对被毒打的法轮功学员叫嚣“法轮功学员受不了、胆敢自杀的,监狱就敢埋他,这个监狱每年有千分之三至千分之五的死亡名额,纯属于正常死亡。”直到现在恶人李伟对迫害致死吕振等一些法轮功学员的罪恶仍然对外界诡辩说是自杀。

    山东省监狱的罪恶当然是怕曝光的,特别是第十一监区,恶警李伟指使刑事罪犯定时不定时的搜监,对外宣称说是搜查违禁品,实际上采取鼓励方式纵容、指使刑事罪犯重点搜抢法轮功学员收藏的经文以及写给恶警们的劝善信等等。每次搜出经文后,恶警李伟们就会指使由几个暴力罪犯充当打手,对法轮功学员实行所谓的“严管”,就是由罪犯们用以违反监规为藉口,肆无忌惮的虐待法轮功学员。

    恶警李伟们为怕承担责任,躲在了幕后,却利用人性中恶的一面,极尽鼓动,威逼利诱刑事罪犯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利用罪犯们都想立功、多挣分减刑的心理,因此就采用奖励分数阴险的诱使刑事罪犯卷入了这场迫害之中,造下罪业、走向深渊。所以说山东省监狱并不是像它自吹自擂的什么“人性化管理”,什么“春风化雨般的”改造、育人的地方,而是善恶颠倒、泯灭人性,培养犯罪、泯灭良知的场所。

    山东省监狱的罪恶就是要靠谎言掩盖的,对外极尽欺骗之能事,掩盖犯罪事实,蒙蔽了不明真相的世人。现在法轮功学员被单独迁往新建起的一座偏僻的楼内,更具隐蔽性、更加邪恶。可以说一个监狱内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越高,越能衡量出这个黑窝的暴力血腥程度,因为法轮功学员就是为了修真善忍、做好人、直到做最好的人,你把他们往哪转化呢?许多法轮功学员就是因为承受不了百般的虐待、毒打,才违心地“被转化”,那可是痛苦的,因为那是扭曲人性的。

    邪恶就是怕曝光的,所以山东省监狱每次的家属会见,恶警们都要指使罪犯们强行对法轮功学员搜身,就怕揭露邪恶罪行的文章带出监狱,特别是每当有要离开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更是绝不放过,强行脱掉衣服,连内裤都要搜查。法轮功学员曝光山东省监狱罪恶的文章在明慧网上公布后,恶警李伟更是气急败坏,对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的限制更是肆意妄为,法轮功学员连碰面打招呼都要所谓的“包夹”控制。

    有两个月代国玉就要出狱回家了,警察(区长)李伟找代国玉谈话,代国玉就把我在监狱遭到无人性的迫害跟他述说了一遍,他装出很惊讶的样子说:“不可能,我真不知道,我开会一直强调不能打人,转不转化无所谓,也没有指标,转化一个也行,一个不转化也无所谓,等我调查清楚是谁干的处理谁。”代国玉说:“李区长你不用掩盖了,就是现在你们也没少打这些新来的法轮功学员。”他问代国玉听谁说的,代国玉说这是亲耳听见的,你们只是白天不敢明目张胆的做,而在晚上打人。这次我被关在十一监区的几个晚上,天天都能听到犯人王克东的打人声和骂声、还有法轮功学员被打的惨叫声。代国玉就睡在隔壁的床上。李区长还不承认,代国玉问:“那吕震被打死了怎么说?”他说:“谁说吕震是被打死的?那可是经过检察院、法院、监狱和法医多方鉴定的,他是得心肌梗塞急病死的。”

    十一监区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监区,该监区的监区长李伟、教导员:胡波、副教导员:周善智、分监区监区长:陈岩、牛其丰,其中陈岩主管出监教育。队长有:王成彪、陈灿、郑杰、张××、时××等。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日,郝务忠因在监室内走了几步,被犯人赵粱(以所谓“正课时间不得自由活动”为由)勒住脖子,猛扇嘴巴,打得口中出血。七月十二日,郝务忠、石增磊、刘如平等法轮功学员再次绝食抗议监狱利用刑事犯人殴打,教导员胡波不但不予处理违法打人的凶手,反而极力庇护,并现场指挥,把已经绝食三天,已经被迫害出高血压和肺心病的郝务忠强行抬到十八组迫害,当时血压已高达二百多,李伟怕他死在监狱,当天下午把郝务忠送到警官医院治疗。

    十一监区每个监舍都安装了一台闭路电视机和一台VCD机,其他监区只是在大庭或会议室安装一台电视机。帮教和包夹犯人按照监区长李伟、副监区长陈岩等狱警的指令,随时播放造谣、嫁祸、诬陷、诽谤法轮功师父及大法弟子的录相,强迫法轮功学员观看,洗脑攻心。

    狱警采用奖励、加分、减刑(八十分可以减一年有期徒刑)、假释的方法,指使、教唆、怂恿、诱惑帮教包夹犯人不择手段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山东省监狱为了加大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转化”力度,给十一监区下拨的分数比其他监区的多,再加上许多法轮功学员不“转化”不减刑不挣分,这些分数都被狱警头目李伟、陈岩之流用来奖励帮教包夹犯人。罪犯们不管采用什么手段,只要能逼迫法轮功学员写出“五书”、“入监发言”(揭批材料),监区就给予重奖。

    逼迫写了“五书”之后,就把该法轮功学员分到监组里,继续逼看污蔑诽谤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光碟,逼看监狱长齐晓光、监区长张磊光、李伟署名编写的污蔑诽谤法轮功,逼写揭批法轮功的“入监发言”材料,经监区狱警审查通过后,即在全监区法轮功学员和犯人大会上宣读。法轮功学员出狱时,监区狱警还要逼写“出监感言”,并在全监区大会上发言。

    为逼迫法轮功学员郑骁强写出“五书”和“入监发言”,监区长李伟、副监区长陈岩等狱警指使罪犯张少青、尹军、安守河、王雁等,从二零一二年下半年到二零一三年上半年期间,采用车轮战术,轮番的持续的在三楼谈话室对其谈话。罪犯张少青每次谈话都是大发雷霆,破口大骂,其他犯人在走廊里听着都议论纷纷,有良知的犯人说:“张少青也太不象话了。”他们每天从早晨六点到晚上十二点,一直谈了四个月,没有攻下来,接着又专门成立一个以罪犯吴金大为组长,罪犯王革新、邢学超、王兆征等参与的攻坚组,每天从早晨六点熬到次日半夜两点,有时到四点,连续熬了四十多天,迫使郑骁强写了“五书”和“入监发言”。吴金大等罪犯获得“立功”奖励。

    法轮功学员姜官民、张胜齐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不配合恶警的迫害,被关进一楼的禁闭室(小号),遭到非人的折磨。因张胜齐喊“法轮大法好”,狱警李伟亲自动手,并指使犯人任强、杨洪有、吴秦涛、赵守一等到小号对张胜齐进行殴打、喷辣椒水等。

    法轮功学员张洪金被绑上酷刑“约束带”,狱警李伟、小队长郑杰并指使罪犯史光星(音)等用电棍长时间折磨张洪金。

    十一监区的恶警们为了达到他们的个人获利的目的,强迫法轮功学员劳动,并且劳动的时间从早晨七点钟到晚上的二十一点钟,远远超过法定工作时间八小时,其间吃饭时间很短,没有时间休息,剥夺夏天的全部午休,劳动强度也非常大,环境极其恶劣。

    原一家煤矿矿长,法轮功学员姜官民抵制劳动迫害,不配合邪恶,被恶警八月二十一日关进禁闭室(小号,十一监区楼下的一楼是省监狱的禁闭室室区,山东莱阳法轮功学员张胜齐也关在那里)至今。

    法轮功学员张洪金被绑上了约束带,恶警李伟(十一监区监区长)、郑杰(主管学习、教育的队长)对张洪金恐吓,并指使犯人史光兴(音,原山东烟台某职业学院体育老师,校长助理)等手拿电棍对其进行威胁,迫使张洪金配合,但张洪金不为所动,恶徒们就继续残酷的迫害。

    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前区长张磊光、现任区长李伟利用在押犯张永生、张殿龙、许虎、綦东兴、江学东、胡铁志、韩晓磊、刘书江、高冠法、姚云霞等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三日,被十一监区恶警关在禁闭区的法轮功学员张胜齐至今仍在遭受那样的迫害,他一直坚持大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喷辣椒水也坚持喊。八月中旬,恶警李伟亲自上阵并指使犯人任强、杨洪有、吴秦涛、赵守一等到禁闭室(小号)对其施暴,手段非常卑鄙。

    山东省监狱狱警对今年(二零一五年)被劫持入狱的数十位法轮功学员,先用长时间不准睡觉进行折磨,再威胁打骂,最后绑在椅子上,使其椅子的两腿翘起,然后绑起头部拉向椅子背后的水管子上,使学员倾斜悬着、头顶朝下勒着。狱警还说:反正没打你,看你能坚持多久? 很多被强制“转化”的学员声明坚修大法。警察李伟、陈岩将这些学员关押到封闭的四层楼中进行“攻坚”迫害。

    从二零一四年起,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监区长李伟指使刑事犯人使用捆绑酷刑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即:先用警用戒具束缚带将法轮功学员从上身、胳膊到腿脚都捆在椅子上。

    然后进一步升级为“吊瓶”酷刑,即将椅子倾斜后仰四十五度左右,固定于空床的床帮沿上或其它物品上,再用绳子将头上部捆绑住后,在头的后面下垂的绳子一端吊上一个装满水的可乐瓶子(由小可乐瓶子随时加重更换为大可乐瓶子),使头部倾斜的同时颈椎又承受下坠的可乐瓶子重力,头抬不起来又挺不住,时间一长,呼吸困难,颈椎痛苦至极,身体难以忍受。

    据操作的犯人们讲“吊瓶”承受极限不超过半小时。当法轮功学员承受到极限时,恶人们就放正椅子叫法轮功学员稍喘口气儿,然后再继续迫害,期间恶人们还冷嘲热讽:没打你吧,看你能撑多久。

    潍坊市犯人尹军用酷刑“吊瓶”迫害贺训明等法轮功学员,临沂犯人相怀珠用酷刑“吊瓶”迫害法轮功学员唐配武、郭志强等,犯人任强、马登州用酷刑“吊瓶”迫害法轮功学员张洪金三天;潍坊法轮功学员张辉荣被束缚带捆绑三天;姜官民等法轮功学员都曾遭束缚带的折磨。

    从二零一四年起,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监区长李伟,指使刑事犯人使用捆绑酷刑摧残法轮功学员:先用束缚带将法轮功学员从上身、胳膊到腿脚都捆在椅子上。然后进一步升级为“吊瓶”酷刑,即将椅子倾斜后仰四十五度左右,固定于空床的床帮沿上或其它物品上,再用绳子将头上部捆绑住后,在头的后面下垂的绳子一端吊上一个装满水的可乐瓶子(由小可乐瓶子随时加重更换为大可乐瓶子),使头部倾斜的同时颈椎又承受下坠的可乐瓶子的重力,头抬不起来又挺不住,时间一长,呼吸困难,颈椎痛苦至极,身体难以忍受。人承受这种“吊瓶”的极限不超过半小时。当法轮功学员承受到极限时,恶人们就放正椅子叫法轮功学员稍喘口气儿,然后再继续迫害。

    二零一六年九-十二月期间潍坊寿光法轮功学员刘兴武在恶警李伟指示下,由赵保奇,朱效明对其攻坚转化,刘兴武反复三次绝食反迫害,最后导致胃内大出血。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中旬,淄博博山法轮功学员王忠实因受山东省济南监狱十一监区恶警李伟指示,四楼反复播放中共邪党栽赃法轮功的洗脑节目,绝食四天反迫害。

    恶报结果:
    祸及亲人 - 亲人死亡

    恶报描述:
    在迫害法轮功这些年,李伟不思悔改,一味作恶。结果,不但自己父亲因遭报应而早亡,自己也遭报得了很严重的眼疾,怕见阳光,一年四季戴着墨镜,不戴墨镜就不敢出门,如同黑社会一样。在这次省监狱干警的工作调整中,其他很多干警都得到升迁,而他却原地不动,连他的下级都被提拔成他的上司。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逞凶一时的山东省监狱恶警陆续遭报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李伟,15806668899,办87075280,宅87075767
    李伟,办公电话:0531-87075280,87072680 
    手机:13605310440
    住宅:0531-87075325,87075179

    迫害导致:
    迫害致残;迫害致精神失常;迫害致死;

    迫害类型:
    洗脑/送洗脑班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逼迫放弃信仰谎诈剥夺睡眠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毒打/殴打用针头扎脚心、手指肚、人中等部位坐小板凳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强行施药威胁/恐吓长时间保持痛苦姿势打骂谎称死因不准上厕所高强度超负荷劳动其它酷刑吊绑/吊瓶关禁闭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济南监狱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
    遭十年冤狱-山东蒙阴县赵传文又被判刑
    二零一七年一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
    山东监狱十一监区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
    遭诬判十一年-山东龙口王文强控告江泽民
    曝光山东省监狱李伟、陈岩的恶行
    做好人遭冤狱八年-山东昌乐县税务员控告江泽民
    黄敏插播真相被判二十年-妻子控告江泽民
    山东省监狱近期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
    高级法官王占所和家人控告元凶江泽民
    山东莱芜市王逢玉遭受的残酷迫害
    看山东省第一监狱对坏人的再利用
    多位法轮功学员遭山东省监狱严重迫害
    大学讲师在山东省监狱被迫害十一年片段(图)
    山东监狱迫害法轮大法弟子
    山东省监狱还在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身心折磨
    九年冤狱-见证山东省监狱的罪恶
    山东省监狱的罪恶(中)
    山东省监狱的罪恶(上)
    雨水冲下的血水淌了一大片……
    山东省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山东第一监狱剥夺郝务忠探视权近两年
    山东省第一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忍迫害
    山东、安徽、成都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山东省监狱利用刑事犯人“转化”好人
    山东省监狱驱使道德败坏的罪犯“转化”好人
    修大法眼疾康复-做好人遭酷刑迫害
    山东龙口市尹向阳屡遭毒打折磨(图)
    山东龙口市丛培清自述遭受的酷刑迫害
    山东省监狱第十一监区李伟等恶警的罪恶
    知情人-我们见证和了解的迫害事实
    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恶犯
    山东省警官总医院迫害生命垂危的法轮功学员
    山东省第一监狱狱警-叫你死不了也活不成
    山东省第一监狱十一监区恶徒恶行
    2012年山东省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部分事实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
    山东蒙阴县李宝元充当610头目期间的恶行
    山东第一监狱恶警与犯人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
    山东汉子遭毒打、摩托车拖、开水浇等酷刑
    山东省男子监狱十一监区的暴虐
    山东省第一监狱十一监区的残暴
    龙口市法轮功学员尹向阳被迫害事实
    中医师在山东监狱遭多种酷刑致残(图)
    田勇健陷冤狱-家人探视再次受阻
    被山东省监狱非法关押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4
    山东省监狱罪恶内幕曝光(图)
    沂蒙山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山东省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综述
    山东省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死、致残、致疯
    发生在山东省男子监狱的罪恶(图)
    山东省中医药大学及其它学校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图)
    原重庆大学学生吕震被毒打致死真相(图)
    山东省第一监狱利用犯人迫害大法弟子
    吕震生前遭迫害情况(图)
    邵承洛在山东省监狱遭残酷迫害(图)
    伊向阳遭山东省监狱折磨 胳膊和大腿被打折
    曝光山东省监狱入监队(图)
    山东省第一监狱暴行
    邵强遭恶警殴打精神失常 母亲举牌抗议监禁(图)
    重大金融系校友吕震生前所遭迫害(图)
    邵强被山东省监狱迫害至精神失常

    所在单位:
    山东省监狱(济南男子监狱)山东省监狱电话:(区号0531)狱党委(监狱长):费广和办公 87075516  87075333宿舍 87072666手机 13954161333十一监区监区长:李伟,办0531-87075280,宅0531-87075767,手机15806668899教导员:胡波,宅0531-87075179,手机13969055936副区长:牛其峰队长:陈岩(主管迫害法轮功)0534-87072680办公室值班电话:0531-87072680<p>地址:济南市工业南路91号   邮政编码:250100 总机:0531-87075454 传真:0531-870754441、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副监狱长:王树桂,办公 87075536,公司办 87075528,住宅 870756662、狱政科战化程,办公 87072760,住宅 85688477盖景涛,办公 87072620,住宅 88908285宋景锐,办公 87072610,住宅 82610163,小灵通 85262299,办公室(1)87072610,办公室(2) 87072620,监狱长接待室87072660,会见主任室87072670,会见室 87072650<p>入监队十一监区邮政地址:济南市工业南路91号210信箱11分箱监狱:0531-8936691-4  传真:0531-8959784监政科科长:盖景涛 0531-8908285 手机:13964028008
    山东省监狱电话:(区号0531)
    狱党委(监狱长):费广和
    办公 87075516  87075333
    宿舍 87072666
    手机 13954161333
    十一监区
    监区长:李伟,办0531-87075280,宅0531-87075767,手机15806668899
    教导员:胡波,宅0531-87075179,手机13969055936
    副区长:牛其峰
    队长:陈岩(主管迫害法轮功)0534-87072680
    办公室值班电话:0531-87072680

    地址:济南市工业南路91号 邮政编码:250100 
    总机:0531-87075454
    传真:0531-87075444
    1、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副监狱长:
    王树桂,办公 87075536,公司办 87075528,住宅 87075666
    2、狱政科
    战化程,办公 87072760,住宅 85688477
    盖景涛,办公 87072620,住宅 88908285
    宋景锐,办公 87072610,住宅 82610163,小灵通 85262299,办公室(1)87072610,办公室(2) 87072620,监狱长接待室
    87072660,会见主任室87072670,会见室 87072650

    入监队十一监区邮政地址:济南市工业南路91号210信箱11分箱
    监狱:0531-8936691-4  传真:0531-8959784
    监政科科长:盖景涛 0531-8908285 手机:13964028008

    受迫害人:
    郑骁强; 邵强; 李清; 姜国波; 公茂海(宫茂海); 张兴武; 伊向阳; 田勇健; 丛培清; 郝务东; 王洪章; 贺庆民(音); 石增磊(石曾磊); 王逢玉; 王新博(波); 贺训明; 唐培武; 钱栋才; 王康宁; 王洪章(鸿章); 李玉富; 郭志强; 刘伯夫; 吕震(吕振); 王文强; 姜官民; 张胜齐; 张洪金; 黄敏; 赵卫东; 张辉荣; 刘如平; 郝务忠; 刘兴武; 杨乃健; 尹向阳; 邵承洛; 赵传文; 陆风田(陆丰田); 张兴河(兴和); 范延启; 游云生; 孙宗旭; 王新忠; 宋成快; 宋涛; 赵长胜; 赵长胜; 张守峰; 

    更新日期: 2017-7-13 14:49: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