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吴洪勋(吴国勋)

    简介:
    吴洪勋(吴国勋)
    (Wu,Hongxun(wuguoxun)),男 ,年龄未知,

    万家劳教所集训队恶警科长。

    吴洪勋、赵玉庆、姚福昌、栗小杰四名男科长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张宏的恶警。据说他为了掩盖姚福昌人的罪行,从中出了很大的力。

    于国荣在万家经常蹲地砖(体罚),不写三书就体罚,从早到晚蹲地砖,蹲的姿势不标准就连踢带打;整天坐小板凳,从早坐到晚,还用电棍电。在万家集训队期间,直接迫害人:队长吴国勋,副队长赵玉庆、姚福昌。

    二零零二年七月下旬,万家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集训队,又开始了一轮对大法弟子的暴力迫害。首恶之徒是顾振山、史英白、吴洪勋、赵余庆、姚福昌、张波、王中华、李常杰、关杰、吴宝云、王恩光等万家恶警。哈尔滨大法弟子宁波在上大挂时昏迷了过去,像犯了心脏病,恶警吴洪勋让医警把她弄醒了,边说“留口气就行,死了也不算啥”,把她绑到铁椅子上之后,她的头无力地搭拉着。恶警认为她是装的竟用绳子吊起她的头绑在铁椅子上。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开始,万家劳教所的男干警进入女监,每班四名男干警,四名女干警,还有四个刑事犯全天监控看管大法弟子,每天要求大法弟子穿劳教服,戴胸卡,强迫背他们自编的诽谤法轮功的所谓“守则”,每天都必须“宣誓”,每周一次答卷,写“三书”。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他们所规定的上述要求说、写,他们就给大法弟子上各种刑具。给大法弟子上刑具的部门是所谓的管理科,三个科长叫吴洪勋、赵余庆、姚福昌。他们领着刑事犯毒打、迫害大法弟子,所用的刑罚有:电棍电击身体,长时间坐铁椅子、长期蹲小号、泼凉水、踢、打、长时间下蹲、双手倒背脚尖离地吊起。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石艳萍被送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强迫转化,因不遵守监规万家劳教所科长赵余庆将石艳萍双手绑吊在窗子上两脚不沾地用电棍电,还有一个吴洪勋科长两个人轮流电脸,脖子、耳朵后边,电的石艳萍两眼紧闭心发慌,电棍发出吱吱响声,耳朵肿大,铮亮,最后失禁他们才住手,这次石艳萍被他们酷刑折磨大约40分钟左右。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元秀芝被扣在铁椅子上一星期之久,双手双脚肿的跟馒头似的,科长吴宏勋却说:没事,放下来几天就好,死不了人。

    万家劳教所还在对大法弟子进行非法迫害,恶警们私自制定了三条谤法的话,被非法关押在此的大法弟子若不背就遭迫害。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二日大法弟子张宏不配合邪恶要求,不写三书,被上大挂(站在地上,双手分别铐在两张上铺的床栏杆上)。七月二十四日她开始绝食,二十六日恶警开始灌食,对了大量厚盐水。灌食后恶警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白天上大挂,晚上坐铁椅子。后来因为她心脏不好,晚上让她睡光板床,手脚分别铐在床头床尾,不能动,屎尿都便在床上,恶警还故意把她放在风口处吹着,光着下身,上身只穿一件小背心,身上只给盖一个薄床单。二十九日灌食时,整条毛巾被鲜血染红(恶徒扔在厕所里被人发现),长时间站着脚肿成紫黑色。三十日给她打点滴前,集训队姚科长将点滴药瓶用凉水冲。

    迫害期间,张宏曾大声呼喊揭露恶警对她的迫害,被恶警指使劳教人员张桂云、陈玲玲、孙会君等用胶带将嘴封住。三十一日下午四名男警察用担架将张宏抬走,走后对室内进行了消毒,据说送往211医院。恶警赵科长后来掩盖说,张宏因心脏病引发肾衰竭而死。

    八月五日为掩人耳目恶警将张宏呆过的的严管班“出所集训班 的牌子换成了“医务室 ,并拿来氧气瓶等医疗用品布置室内,又摆了几张床,掩人耳目,为的是让调查人员认为张宏之死是抢救无效死亡,而非残酷迫害致死。并将张宏所有衣物从三楼后窗扔掉,销毁罪证。

    张宏的家属现在正在上访,坚决不同意尸检及火化,要求走法律程序上告。

    二零零二年三月至七月,非典时期万家劳教所的大喇叭坏了,他和集训队恶警赵余庆商定强行收取修炼人三百六十元做修理费,这笔钱不知流入了谁的腰包。强制戴的胸卡、糊窗户纸,恶警逼每人交二元钱,谁要不交,就变着法儿的惩罚。

    他曾跟一大法弟子说:你给我五百元钱,我让你提前回家过年;与另一位讲,你给我钱我让你值夜。

    在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二日整个集训大队二、三十恶警,强行大法弟子宣誓,动用电棍、上大挂、坐铁椅子等酷刑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每个人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酷刑折磨,有二十多人被电棍电过。

    李洪梅因为不说对师对法不敬的话,被上大挂,人挂在两个单人床中间,两手戴着手铐,挂在单人床上边的铁栏杆上,两边床向两边拉开,吊起来,手铐因向两边拉而卡到肉里,苦痛万分,恶警利小杰电左手、吴洪勋电右手,姚福昌电脸部,三个恶警同时电,脸被电的肿得老高,人们都说电变形了,嘴唇也被电起泡。李洪梅整整被折磨一下午。晚饭过后,五点开始在一块小地砖里边蹲着,不许出地砖的缝隙,一旦出缝犹大就用脚踢、踹,直到蹲到晚上十一二点钟才让睡觉。连方便都不随便,只准早晚各一次。

    当时他用两个大号电棍同时电被十字挂于两床之间的大法弟子李红梅,郝佩杰。

    参与迫害哈尔滨大法弟子孟庆英。孟庆英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体一直健康。二零零五年九月份她向世人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后被道里公安分局抓捕强行劳教一年。按规定超过六十岁的老人是不判劳教的,而恶党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不讲法律、不讲人性的,硬把一个六十七岁的老太太判了劳教。

    孟庆英老人一到万家劳教所,恶警就强行对其转化,让她背谤师谤法的“十三条”、“誓词”,她坚定的维护大法,不服从邪恶的指令。恶警吴洪勋强行她坐了四天铁椅子,迫害的腿脚浮肿,孟庆英仍不屈服,后又被蒙上头、堵上嘴,上大挂,脚上还挂上重物,然后用电棍打,打得老太太屎拉在裤子上。恶警于方丽在找裤衩时,还撒谎说老太太得了皮肤病需要换衣服。恶警用电棍电孟庆英,皮肤都电紫了。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四日,大法弟子刘淑珍被关进的当日,警察逼写“三书”,她不写。警察队长吴洪勋、副队长赵余庆把她双手铐在床梯上,罚在地上蹲着,这种刑罚蹲的一分一秒都很难承受。第八天早晨,在吴洪勋的授意下,副队长赵余庆又给刘淑珍上大挂,即用警绳把双手从后背吊到半空中,双脚离地。刘淑珍的腿因为七天六宿的蹲,神经已经蹲坏了,脚没有知觉,带不起拖鞋,站立不稳,姚福昌和吴宝云连打带踹的往刘淑珍的腿上踢,说她是装的。

    二零零五年四月四日,刁玉琴跟同修在松北发放真相材料,被非法绑架到江北公安分局,后送万家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当时被关押在集训队,每天强迫背“守则”,有诽谤大法言词,不背就拳打脚踢,关小号,后强迫做早操。七大队长张波这笑面虎跟吴洪勋说了许多坏话,吴洪勋、姚富昌把刁玉琴叫到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屋,让他背守则,他说不会背,他们就用军用带把刁玉琴手绑上,两臂背过去反挂向横管上吊起来,吴洪勋还用绳子把他两腿绑上,使劲抻直。 吴洪勋让关杰、李春霞找刁玉琴,说自己不小心上厕所摔的。后来检察院的人来了,又告诉她们刘玉珍被迫害的经过,检察院也找刘玉珍谈了。万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择手段,动不动上大挂。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六日,付淑贤因对非法加期半年找队长谈话,队长没有兑现当初的承诺,为此她进行绝食抗议,反迫害,被队长吴宏勋踹了五、六脚,女民警刘先宇也乘机踢了一脚。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孙运珍被送到万家劳教所,当天就被吴宝云、吴宏勋把双手从背后绑上吊起来,双脚离地一尺多高。他们把她的嘴用黄色宽胶带封上,头用塑料袋套上,把双脚绑上,两人来回拽着拳打脚踢再加上警棍打,试图让孙运珍在窒息的恐怖中屈服,可是他们永远也办不到。

    进入二零零六年,孟庆英已经六十八岁了,但万家劳教所仍然对她迫害不止。于二零零六年四月份以来,经医大医院几次诊断孟庆英已患严重脑梗塞、腔塞,但万家劳教所仍不放人,继续迫害。

    二零零六年三月份,大法弟子苑桂华再次被非法劳教迫害一年,并被送到万家劳教所。万家劳教所大队长张波、恶警吴宏询、赵余庆等逼她在三楼上写三书,不写就给上大挂。由于她受刑不过违心的写了三书。

    张素芹,阿城大法弟子,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被邪恶警察强制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此后不断遭到吴宝云于方丽等恶警的残酷迫害。

    刚被送到的当天中午,吴宝云和于方丽让张素芹写所谓的转化三书,遭到张素芹拒绝,随后警员吴宝云和于方丽就用脚踢张素芹,吴洪勋更是气急败坏,上前猛踢张素芹的前胸,然后叫来一帮人就把张素芹拉到休息室给吊起来上大挂,张素芹被折磨的尿裤子,身体难受的要晕了,这帮恶警才把张素芹放下来,此后,张素芹的身体状况一天比一天严重,被送往医院打针,随后就又被强迫参加劳动。

    二零零六年八月,警察于芳丽把唐竹茵带到一个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空屋子,把唐竹茵的手反捆在一起,让她站到凳子上,男队长吴洪勋把绳子吊到铁栏杆上,一直往上拽绳子,警察关杰把唐竹茵的双腿捆住,把凳子撤掉,唐竹茵就被吊起来了。吴洪勋在上铺床上用电棍电唐竹茵的头,于芳丽在下面电唐竹茵的手、胳膊,关杰使劲摇捆绑唐竹茵双腿的绳子。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刘淑珍保外就医回家。被吴洪勋扣押六百元钱,吴洪勋还威胁家人,说不能告他,告就不放人;还不让刘淑珍在本地住,让她去上海女儿家住。吴洪勋还让上海所在地派出所、街道监控,并监控刘淑珍女儿的家人电话。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黑龙江省十二名大法弟子被投入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集训队,四人当天被施以酷刑--坐铁椅子,其余八人因不写“三书”于十七日下午被吊打、电刑。直接参与者:吴洪勋、于芳莉、周木岐、韩顺善、赵余庆等。

    大法弟子关华,被迫害致残,大法弟子姜丽华,本应二零零七年五月六日解教,可五月七日还没从小班出来,加期迫害,自从四月十二日男恶警进驻集训队,她已被电击迫害六次,大法弟子关华、开红、孙淑霞、毛淑英、冯桂荣、姜丽华、拒绝背所谓的守则,也不站起来,另外姜丽华近日来不穿所谓的队服,坚持打坐、炼功,遭到劳教所邪党人员四月十日从男队调来十多人,挨个过筛子迫害。

    冯桂荣被强制坐铁椅子二天二夜,关华坐了一天一夜,姜丽华坐了十天十夜,其中,冯、姜被脱掉衣服,穿线衣。当天,孙淑霞被上大挂折磨,当时她心脏病就犯了,仍继续被上大挂。参与迫害者有吴洪勋、关杰、李长杰、崔健梅、谢秋香。

    在此之前,已有四名大法弟子被强制一直在小号里。延廷珍因不背守则,从二月二十五日坐铁椅子至三月二十六日,期间三月十五日至十七日码小凳三天;张素芹不背守则,并声明三书作废,二月二十五日坐了三天,之后又从三月二日一直坐到三月二十七日。孙淑云、李文俊因给队里写了一封信,要求取消三条誓词,在三月十九日吴洪勋骗其干活为由,根本不听他们说什么,把她们摁到铁椅子上,强制从三月十九日坐到三月二十九日。四月二日,恶警强制四人挑冰棍杆,一上午没人挑;中午,恶警关杰、吴洪勋,又把四人关在铁椅子上,四月九日才放下来。

    四月十二日,男警接管集训队,全面“整顿”。大法弟子李文俊、张素芹、延廷珍,被吊、电;参与迫害者,四队的林海波、孙庆、三队的李兵、杨兆奇等。大法弟子毛淑英因声明三书作废,被吊、电;参与迫害者林海波、孙庆。

    黑龙江省哈尔滨大法弟子关华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被非法关押到万家劳教所集训大队,期限一年半。同年四月十六日,万家劳教所十余名警察全副武装,手持电棍及警绳,进驻集训大队,进行所谓的整顿,他们在劳教所领导的直接指挥下,逼迫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答卷。

    恶警认为关华的答卷不合格,四名恶警把她带到管教休息室,强迫站在凳子上,将双手扯到背后,由一名恶警用警绳捆住双手手腕,把警绳的另一端从窗户上方的暖气管子穿过来,两个恶警用力一拽,关华被吊在空中。为了掩盖酷刑迫害罪恶,恶警江涛出去拿来一卷宽胶带,企图封住她的嘴。

    当关华第二次被吊起来折磨时,集训队长吴洪旬用警绳捆住了她的脚、膀子,然后一脚踢开了支撑她身体的凳子,同时恶警刘翼虎拉住警绳另一头,让她的身体在空中来回悠荡,直至关华的右臂骨头断裂,才放她下来,当时关华几乎昏厥瘫倒在地上。此时恶警谢秋香抓住她断了骨头的胳膊象做绕环一样摇动,摇了十多分钟。就在此时,中共恶警竟人性全无的还逼迫关华说不敬师不敬法的话,被关华正念拒绝。

    二零零六年一月池清华被劫持到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关进万家劳教所,集训队队长吴洪勋、管教姚福昌和吴宝云等逼迫池清华放弃修炼,吴洪勋指使吴宝云强迫她写“三书”(所谓“悔过书”、“保证书”、“决裂书”)。当她拒绝恶警的指使时,恶警姚福昌和吴宝云把她推进一间小屋,将她的双手倒背戴上手铐,并用一根粗绳子拴在手铐上,将另一头套在屋上方的暖气管上,再把她的嘴用二寸左右宽的黄胶带绕头封了五、六层,把她的眼睛用一条围巾勒住,然后恶警用力拽那根绳子把她拽起离地大概有一米多高。顿时,那种疼痛让她撕心裂肺!

    在万家劳教所中,都曾被强迫检查身体抽过血,大约有50㏄,做上标记放在编码的格子里。鲍丽云问她们干什么用,医务人员没回答,只说了一句:“别问了!”后来才明白是跟邪党活摘大法弟子器官有关。由此也证明万家劳教所参与了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反人类罪行。

    二零零四年七。二零前夕,劳教所又搞人人过关的“转化”迫害,犹大徐凤萍给恶警出主意搞所谓的“背监规抢答”。恶警科长提前放出风来,每个人都要到前面过筛子。大家一起发正念想要解体对大法的迫害。鲍丽云问自己:“我是谁?大法弟子只能证实大法!”鲍丽云心如止水,那几天头脑特别清静。

    那一天万家集训队所有恶警都到场了,还有男队搞强制“转化”的打手,把法轮功学员包围在中间。不背的学员一个一个被带走,传来电棍怕怕的响声,鲍丽云也被他们带走了,被包夹犯人吊起来,恶警吴宏勋对鲍丽云施加了电刑。而后这十六、七人又在小班整天蹲地砖,晚间到十点,约十五天才结束。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迫害致生命垂危;

    迫害类型:
    摧残性灌食长时间吊拷人身侮辱电刑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逼迫放弃信仰罚蹲坐/锁在铁椅子上死人床/大字板/上大板/十字架非法劳教包庇罪行谎称死因勒索钱财诱骗/利诱毒打/殴打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修炼法轮功受益-哈尔滨刘淑珍遭劳教迫害
    在万家劳教所-唐竹茵女士遭吊铐电击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鲍丽云自述遭迫害经历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2月23日发表)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9月5日发表)
    中共恶人的罪行-不会被岁月掩埋(图)
    哈尔滨市刘秀丽遭受的非人迫害
    做好人咋就这么难?
    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苑桂华被迫害事实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付桂芹自述遭迫害经历
    张素芹被万家劳教所迫害经过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对大法弟子关华的迫害
    揭露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万家劳教所集训队最新迫害纪实
    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近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退休教师孟庆英被万家劳教所迫害成严重脑梗
    张素芹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受迫害
    黑龙江万家劳教所的虚伪和残酷
    万家劳教所的罪恶还在继续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部份犯罪记录(六)
    张宏被万家劳教所恶警姚福昌等迫害致死纪实(图)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部份犯罪记录(一)
    阿城市李洪梅遭迫害五年 母亲哥哥被害死
    万家劳教所──邪恶的黑窝
    揭露万家劳教所的罪恶(图)
    劳教所裂刑、吊挂、塑料袋窒息等酷刑演示(图)
    张宏被迫害致死 家属上访要求查明真像
    哈尔滨市大法弟子张宏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成立所谓“集训队” 折磨大法弟子
    控告万家劳教所恶警酷刑逼供、故意伤害
    万恶之家”──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恶警暴行录(2002─2003年)

    所在单位: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万家劳教所位于哈尔滨市近郊农村,邮编:150078 区号0451总机:0451--84101454; 84101455 ;84101573; 84101509<p>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史所长电话: 0451--4101454  七队电话: 0451--4103471,4103472,4103473十二队电话: 0451--4103474,总机:0451-86684001 转十三大队分机号:3473 ,3475集训队十二队分机号:3476
    万家劳教所位于哈尔滨市近郊农村,邮编:150078 区号0451
    总机:0451--84101454; 84101455 ;84101573; 84101509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史所长电话: 0451--4101454
    七队电话: 0451--4103471,4103472,4103473
    十二队电话: 0451--4103474,
    总机:0451-86684001 转十三大队分机号:3473 ,3475
    集训队十二队分机号:3476

    受迫害人:
    李洪梅; 宁波; 毛淑英; 冯桂荣; 关华; 孙淑霞; 张素芹; 开红; 石艳萍; 刘秀丽; 徐怀安(淮安); 于跃进; 李红梅(洪梅); 于国荣; 平桂兰; 郝佩杰(郝沛杰); 刘淑珍; 刁玉琴; 唐竹茵; 付桂芹; 

    更新日期: 2016-12-29 7:23: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