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金庆富

    简介:
    金庆富
    (Jin,Qingfu),男 ,二十多岁,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一大队恶警副中队长。警号 2331148,泯灭人性的对大法弟子恣意打骂。

    金庆富,生于1980年,黑龙江省双城堡人,毕业于黑龙江司法警官学校,2002年11月末进绥化劳教所工作。尖嘴猴腮,妻子是绥化一所小学的音乐教师,名叫杨金玲。此恶警迫害起法轮功的手段极其的凶残,经常奴役法轮功学员超负荷劳动,规定超负荷生产任务,有时甚至加班、加点到半夜,还经常采用恐吓、加期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常勒索他人财物,只要其值班,必要劳教学员的东西吃喝。迫害起法轮功学员极其凶残,肆无忌惮。一次,法轮功学员卢清波只说一句 “我们一点人权没有”,恶警金庆富就破口大骂,卢清波说:“你怎么骂人呢?”恶警金庆富就让刑事犯姜俊伟将卢架出去,对他进行毒打,卢清波当时脸被打肿,腿被打瘸。

    绥化劳教所是黑龙江省集中关押迫害法轮功男学员的地方,一大队是绥化劳教所专门集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一大队的金庆富、石剑、范晓东、毕飞等警察是绥化劳教所培训出来的“职业打手”,这些警察专门强制高压迫害法轮功学员。自一九九九年专门成立迫害法轮功的大队至今已经近十三年的时间了,在这期间,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死、致精神失常。黑龙江省伊春市乌马河区男法轮功学员廉易坤(年仅三十九岁),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被迫害致死。

    几乎每一个被绑架进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不论多大年龄,都会先经历被石剑、金庆富、范晓东、毕飞等警察长时间的吊铐、毒打、电棍电,一直折磨到有的法轮功学员承受不住,违心的写转化的“三书”,流氓警察们才肯罢手。

    2002年9月18日,由于大法弟子潘兴坤抵制邪恶迫害,被警察关小号,坐老虎凳。恶警中队长郝连贵、副大队长范晓东命令曾令军在小号内把潘兴坤暴打一顿,接着劳教所所长纪枫又指使干警把录音机放最大音量不让他睡觉,每顿只给他一个馒头,这样在小号关了三天三夜。事过不久,又让大法弟子看焦点谎谈,潘兴坤不看,被恶警范晓东、贾玉鹏、金庆富暴打一顿。

    2002年10月,殴打法轮功学员陶永春、杨伟兵等人。

    2002年的11月份,中共的“十六大”之前,绥化劳教所搞了一次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攻坚战”,二大队所有的恶警们半个月内不许回家,逐个对所有的没有“转化”的大法弟子进行残酷的迫害。

    2002年11月25日,晚饭后,恶警杨波、范晓东、李剑、金庆富、贾玉鹏等把某大法弟子叫到值班室里,就开始了对他拳打脚踢、电棍电、造谣欺骗等,从下午四点多到半夜十点多。

    2002年底,恶警范晓东、李健、金庆富、高崇海等对不唱歌被关进小号大法弟子潘兴坤,四五个干警轮流打骂,直到把他打昏过去。后来,他被打的大小便失禁,都拉在了裤子里,可那些恶警仍不甘心,把他扒光衣服,四根电棍同时电他,连打带电四个多小时,他浑身上下都是大泡,长时间不消。他从此后心率不齐。今年3月份又因不屈服被打得嘴都肿了,几天不能吃饭。

    金庆富经常对抵制迫害的大法弟子打骂、体罚,尤其在干活方面经常给加码。如在零四年装牙签时,为了自己出风头,强迫队里人从早上七点开始装,中间除了吃饭、上厕所一直干到晚上八点半。装完牙签还要叠牙签盒,每人每天至少叠一千个,快的也要叠到十二点,岁数大的大法弟子有的要叠到凌晨二、三点,早上五点半或六点起床。一干就是十多天或更长时间。

    2003年10月,殴打法轮功学员刘宇,还唆使普犯打,还把刘宇铐在床上。金庆富主管二大队二中队生产,奴役法轮功学员超负荷劳动,规定超负荷生产任务,有时甚至加班、加点到半夜,还经常采用恐吓、加期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常勒索他人财物,只要其值班,必要劳教学员的东西吃喝。

    2006年3月,金庆富和中队长刁雪松、副大队长刘伟、副中队长王伟,有一次对一名大法弟子用电棍及拳脚进行迫害,原因是这名大法弟子不参加生产劳动。此大法弟子身体原来受过重伤,因修炼法轮大法才得以恢复,不能干太重的活儿,这些恶警只为这一点原因便将他毒打,毫无人性。

    2006年4月25日,安达市法轮功学员张志林,因炼功被恶警刁雪松、金庆富等人吊起毒打,电击生殖器。

    大法弟子铁士杰、李云彪因拒绝背所规、唱邪歌,被恶警金庆富、刁雪松上大挂、用膝盖头猛击胸部、腹部。(2009/4/23)

    2007年4月6日,大法弟子周洪波因不唱歌被电棒电。参与迫害的有:刁雪松,金庆富。

    2007年4月16日,大法弟子齐文彬因为坚持修炼,不写任何东西,被恶人用电棒电,拳脚打,上大挂。参与者有:刁雪松,金庆富、王伟。

    绥化市劳教所一大队干警金清富、教导员高忠海、副大队长刘伟、二中队中队长刁雪松在2006年12月至2007年6月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事实。

    大法弟子王德海因不穿校服被关进小号长达十五天,在小号期间王德海被高忠海,刁雪松脱光衣服吊起来把仙人掌的刺砸碎和辣椒面拌一块往王德海的小便、小腹等处搓,抹上之后用布缠上,再把耳朵戴上耳机子放上音乐,音乐放到最大声不让睡觉,吊的王德海大小便失禁,昏过去了,最后出现生命危险才把他放下来。

    一个多月后,高忠海,刁雪松又把王德海吊在学员寝室第九寝室上铺上,刁雪松用手全力打拉四十多个嘴巴子,并用烟头烫他。从早晨9点多钟一直吊到下午近四点钟才把他放下来。

    2007年八月底,恶徒金庆富暴打大法弟子铁志杰和李云彪,并责令每天除吃饭、方便外一直码小凳进行体罚,没有休息日。铁志杰和李云彪因拒绝邪恶迫害(每天没完没了唱邪党歌曲、背监规),由邪恶金庆富、高忠海、龙奎斌、刁雪松动手给大法弟子李云彪“上大挂”用皮鞋猛踹其头部。

    2007年九月份,大法弟子刘方明因在厕所与另一中队的“普教(因偷、抢等劳教的人员)”说话,被值班普教权洪伟发现后大骂,经包寝干警转交,结果被金庆富、高忠海、刁雪松等恶警用“上大挂”,头套方便袋等方式迫害,并被加期,罚码小凳,唱歌、背监规半个月之久。

    2008年奥运会的前几天。朱明军因同修刁丽霞过病业关,想和他们几位法轮功学员交流。结果八五三农场公安局及政保科警察在局长的指使下,将他们绑架到八五三农场公安局,四十天左右,他们直接把他们送到绥化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刚进劳教所邪恶警察金庆福等伙同一些他手下的犯人即围上来大声辱骂、恐吓,拿出一些事先写好的一些保证:在劳教期间不炼功等条文叫他抄写,因为怕心写下这些,他们就更猖狂指使犯人两三个看一个,不但不让炼功,连说话都不让,他因别人问一些问题回答了,即遭到犯人的毒打。

    经常会有上级和本所内的上级来调查所谓的「转化」情况,如果如实的说了或不回答就会受到恐吓、殴打。有一次朱明军如实的说了一些情况,即遭到劳教所小队长石剑的恐吓和恶警金庆福的殴打。

    2008年5月27日,大法弟子杨晓锋被非法从桦南县看守所转押到绥化劳教所后,恶警金庆富、钱世良、毕非、刁雪松逼迫杨晓锋写三书,遭到拒绝后,恶警们将杨晓锋两手绑在床上,然后猛击杨的胸部,又用胶带封住嘴,然后同时点着四只烟分别塞入两个鼻孔,恶警称之为熏大烟,共熏了一盒烟,然后还用烟头烫杨的手指甲。晚上杨晓锋吐痰时都吐出一个烟头来。

    当天晚上,劳教犯李英军在恶警刁雪松、金庆富的唆使下对杨晓锋进行殴打,5月28日晚上李英军又对杨晓锋进行殴打长达一小时。

    2009年8月19日这天,姜秉志出现严重昏迷状态,瞳孔已散大,抬头纹都开了,意识反应已丧失。即使这样,恶徒孙茂坤还强扶他坐在地上,后背靠床沿,因他已昏迷不醒根本无法保持坐姿,致使身体重重摔在瓷砖上,这样,头连磕了两三次。被恶党邪灵强制灌输的已毫无人性的可怜的生命──一部份恶徒们还讥笑说:“心真大,还能睡着”。

    两天后,约21日上午,交接班时,恶警金庆富看了看姜秉志的状态,对着石剑耳语了一阵,意思是很危险了。这样从不把人命当回事的恶警们又拖到下午才叫人把姜秉志抬到所医院,后送市医院,经检查已实在无医治的可能,才通知家属将其接回家中。姜秉志在被家人接回后不久便病逝了。

    2008年5月份,高永军被当地派出所非法绑架到绥化劳教所。当时受到恶警金庆富、王伟,犯人齐国军、李英军等恐吓,恶警金庆富,王伟拿出电棍、手铐、绳子威吓道:“不老实把你挂起来用电棍电你个半死”等威胁辱骂着。

    2008年4月,基先安被当地派出所非法绑架到绥化劳教所,受到新上任的恶警中队长刁雪松,金庆富等,恶人孙立峰、孙成富、李刚等人的严重迫害。有体罚、打骂、加期、恐吓、严加看管等迫害。绥化劳教所恶警金庆福指使犯人时运峰等对大法弟子高振江进行打骂、刁难、迫害。给其身心造成极大伤害,几乎精神崩溃。

    2009年2月3日,恶警把李崇俊转至绥化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绥化劳教所被迫害期间他被强迫奴役劳动、中午不让休息,恶警嫌他干活少不让睡觉,不让家人接见,不让购物。上厕所还让念报告词,恶警高兴了让去不高兴不让去。参与迫害的恶警有李喜春、李洪江、金庆福、石剑、毕飞、王晓彬等还有恶人孙茂坤、诰凤轮(刑事犯)等。

    2009年12月29日关文龙被绑架到哈市长林子劳教所迫害。不久又转到了绥化劳教所。恶警金庆富主管迫害法轮功,他看见关文龙被打也不管。

    2010年9月8日,从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转来七名法轮功学员到绥化劳教所,他们是刘景州、黄光、付双印、吴长贵、汪海江、关文龙、苗春福。刚一进来狱警就对他们进行非法搜身,强迫他们背所谓的“双十条”监规和报告词。不背就拳打脚踢,并且体罚他们中午不得休息,“码坐”小板凳直到半夜十一点。如果一直背不会就一直这样体罚下去。参与迫害的狱警有曲健涛、金庆富、廉兴、石剑等,参与迫害的犯人有张丹丹、丁久强。

    警察金庆富穿皮鞋专踢学员的腿,踢的学员走不了路。

    法轮功学员彭树权被恶警高宗海、刁雪峰、龙奎斌、金庆富用烟头烧十个手指,指甲被烫熟并流水,吃饭、上工地都靠别人背着去,背着回来。彭树权后来十个手指甲都变黑了,脱掉了,被打的腿抬不起来,只能用手往上提着腿,也只能挪着蹭着走一点点。

    有一次,以高宗海、刁雪峰、金庆富为首的恶警把法轮功学员郭树德用手铐吊起来,手铐紧紧地镶在肉里,勒到了骨头,鲜血直流。高宗海说:“你们法轮功不打人,我就欺负不还手的。”

    有一次宋铁民去厕所倒垃圾,没喊报告词,狱警金庆富就对他一顿拳打脚踢,逼他出去,进来重喊一遍。

    2010年11月一天,宋铁民家人送来吃的,宋铁民分给其他法轮功学员,几个普犯上去抢夺,彼此发生争执。第二天中队长石剑把宋铁民叫到值班室,与狱警金庆富一起,抓住宋铁民的头就往墙上撞,又是一顿暴打。

    2010年12月份下了几场大雪,天寒地冻。狱警逼所有劳教人员都出去扫雪,宋铁民没有棉袄,只穿了一件绒衣,恶警金庆富说:“没穿棉袄上外面站着去。”狱警们穿着大衣、戴着帽子、围着围巾,上面都上了白霜,宋铁民却只穿了一件绒衣在外面干了一个多小时活。回来后他发高烧,不得不靠着暖气在地上坐了一下午,浑身疼痛了好几天。即使这样,恶警还逼他每天干活。

    2011年12月27日下午两点多钟,战志刚伙同长山乡派出所和七星大队书记张树春,将卢清波绑架到国保大队。后又强行劫持到绥化劳教所继续迫害 。一次卢清波,只说一句:“我们一点人权没有吗?”金庆富就开骂,卢清波说:“你怎么骂人呢?”警察金庆富就让刑事犯姜俊伟将卢清波架出去,后遭金庆富毒打,卢清波当时脸被打肿,腿被打得瘸了好长时间。

    2012年1月19日,法轮功学员刘景州被送到劳教所时,因不写“三书”,加之刘景州二零一一年九月离开劳教所时撕毁名卡,恶警对其疯狂报复。由大队长潘巨英、教导员范晓东、中队长石剑、恶警金庆富、王晓滨、毕飞等人对其毒打,将刘景州吊起来用电棍电,头上套塑料袋并向里吹烟,用牙签扎,当时刘景州嘴肿起一寸多高,至今左手不好使。

    2012年2月8日,金庆富殴打法轮功学员卢清波(因包夹说他发正念),用电棍电,扇嘴巴子,使劲踹其身子。

    2012年7月14日这天早晨,一大队共有六十七人,其中有三十多人是法轮功学员。)接到前楼(狱警办公楼)通知,让在押人员去擦玻璃。那天是大队长潘巨英当班,他点了三十一名在押人员,廉易坤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廉易坤有惧高症,腿上还有伤,不想去,大队长潘巨英在走廊对着门说:“今天拖也把你拖去,死也叫你死在外边。”潘巨英和教导员范小东带着三十一名在押人员到了前楼。大队长潘巨英带一部份人在二楼,教导员带一部份人在五楼,廉易坤就被安排在五楼。上午八点四十分,廉易坤在被强迫擦玻璃时从绥化劳教所大门口狱警办公楼五楼掉下身亡。

    北安大法弟子姜秉志那年六十多岁,在绥化劳教所被迫害的出现病状,恶警说他有意装病,并指使被劳教人员体罚姜秉志,家里亲人来看也不让接见,家里人带来的食品劳教所美其名曰“安检”,实际等他们“安检”完,家里所送给大法弟子的东西就所剩无几了。

    大队的教导员范晓东看姜秉志出现病状,多日也不见好转,就问带班狱警姜秉志存钱卡里有多少钱,有钱就带王军出去检查,不够就不管了。姜秉志被带到绥化卫校(卫校是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帮凶)花了几百元的检查费,诊断结果说没病。

    诊断没病后,恶警及包夹认为姜秉志是装病,于是加重迫害姜秉志。大队教导员范晓东在众人面前扬言:“姜秉志装病,给我使劲整,出事我负责,在劳教所里死一两个人劳教所不会报,大不了不当教导员。”他指使手下中队长石剑、金庆富、王晓彬、等加重迫害姜秉志,十多天后姜秉志被迫害得吃不了东西,喝不了水、失去记忆,说胡话,拉尿在床上。姜秉志被迫害到生命垂危才被送正规医院,诊断小脑萎缩无法医治。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通知家属交保金办保外就医回家。(编者注:当时的姜秉志只剩一口气,两腿仍有瘀青。几天后,姜秉志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享年五十九岁。)

    在劳教所每时每刻都可能发生惨无人道的迫害,每到邪党的节日或所谓的敏感日迫害就更疯狂,全所警察出动搞恐怖,大队长潘巨英、范晓东、廉兴、中队狱警和犯人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让家人接见,甚至口出狂言的邪恶的说:“如有不听从管理,就用东西挡住监控器给我打,这样不会留下证据,打死白打,死了算自杀,我为你们撑腰,你们没有罪,我给你们奖励,把你们评优秀劳教所人员给你们减刑。”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金庆富 电话:0455-8866278、6552399
    金庆富的最新电话: 18245556968
    金庆富(非常邪恶) 办8110781
    手机15845550488(66488)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逼迫放弃信仰电击高强度超负荷劳动“背扣子上大挂”关小号剥夺睡眠体罚长时间保持痛苦姿势加期(延期)/超期关押坐小板凳践踏信仰烧烫性侵害(包括男性)威胁/恐吓长时间吊拷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黑龙江杨晓峰历经两次梦魇般劳教迫害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12月17日发表)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6月6日发表)
    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三)
    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二)
    佳木斯金杰遭受的种种酷刑折磨(图)
    黑龙江伊春市廉易坤被绥化劳教所迫害致死经过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迫害十三载-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又添命案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6月24日发表)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恶警凶残折磨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恶警近期暴行
    宋铁民在绥化劳教所备受迫害-两颗牙被打掉
    中共恶人的罪恶-不会被岁月掩埋(六)
    中共恶人的罪行-不会被岁月掩埋(五)
    黑龙江省鸡西市李崇俊遭冤狱迫害近八年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的迫害手段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3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图-
    浪子回头-今遭迫害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绥化劳教所的罪恶(图)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虐待
    姜秉志在绥化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始末(图)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
    绥化劳教所的酷刑和奴役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将很多大法弟子迫害致伤
    揭露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残酷与长期图谋
    关于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警察违法犯罪的投诉
    关于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警察违法犯罪的投诉
    194832.html#092501658
    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
    绥化劳教所对杨晓锋、齐文彬等大法弟子的迫害
    绥化劳教所是罪孽深重的黑窝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近况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近几个月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绥化劳教所恶警高忠海、刁雪松、刘伟、金清富的恶行
    157312.html#2007-6
    黑龙江伊春市大法弟子廉涛遭受严重迫害
    黑龙江绥化市劳教所近期对大法弟子的残忍迫害
    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及现世现报
    绥化市劳教所非法关押着六十多男大法弟子
    我在绥化劳教所遭受两年酷刑迫害的经历
    忆大法弟子潘兴福悲壮的一生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恶人恶行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绥化劳教所的血腥暴力:浑身全是水泡,胸脯、胳膊焦糊一片

    所在单位:
    绥化劳教所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  邮政编码:152054电话:0455-8355907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
    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 邮政编码:152054
    电话:0455-8355907
    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

    受迫害人:
    李云彪; 彭(朋)树权(树全); 刘方明; 盛艳军(盛彦军); 盛艳军(盛彦军); 基先安; 齐文斌(齐文彬); 张志林; 林玉森; 潘兴坤; 高振江(镇江); 苗春福; 汪(王)海江; 吴长贵; 李崇俊; 关文龙; 郭树德; 王德海; 廉涛; 陶永春; 付双印; 铁志杰; 铁志杰; 李云彪; 周宏波; 刘景洲(景周); 杨晓峰; 杨晓峰; 丁学森; 朱明军; 杨伟兵; 黄光; 彭树权; 金杰; 卢清波; 金英杰; 张道祥; 廉易坤; 

    更新日期: 2014-3-4 7:41: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