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金言鹏

    简介:
    金言鹏
    (Jin,Yanpeng),男 ,25岁,

    黑龙江省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打手。

    周景峰、金言鹏,青龙山洗脑班协警,中共打手,他们每月的工资是二千多元。是“教育”任务的具体实施者,相当于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青龙山洗脑班)的正职“教师”,但在编制上属于公安局协警。

    青龙山洗脑班内的行恶者和主要打手有:主任盛树森和房跃春、女警陶华和房秀梅、协警金言鹏、周景峰、任响、韩笑和李明,多个雇佣的“帮教”(一些被强制“转化”后不敢再炼法轮功的人)。

    该洗脑班每监禁一名法轮功学员,就向学员所在农场榨取一笔高额费用,据悉每月一万元;曾无耻的向学员或家属勒索灌食等迫害费用。它的费用支出不受约束和监督,仅能看到的一项支出是雇用本地的“帮教”人员每天五十元,雇用外地的“帮教”每天八十元。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中午午饭过后,于国荣被带到了另一个房间里,随即她的双手被分别铐在了两张分开的床上,金言鹏和周景峰两人将床用力分开,达到她胳膊伸开的极限。然后,他们分别坐在两张床上,她被迫蹲在地上。直到晚上,因为长时间的蹲铐,她的双腿已经肿胀,手背变紫,眼看快承受不住了,她刚要活动一下脚,金言鹏和周景峰两人就用警棍打她的腿和后背,不让动。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红兴隆管理局852农场第七队法轮功女学员刘让英在家中被一分场派出所绑架到青龙山洗脑班。刘让英在青龙山洗脑班绝食反迫害,遭到协警金言鹏一阵拳打,女警陶华、房玉梅及犹大周合珍(五常人)、陈梅、李景芬(建三江前进农场)、赵凤荣(建三江七星农场)轮番做“思想转化”,进行洗脑。

    起初,刘让英不听她们歪理邪说,给她们讲事实真相,两个男警和姜占海(犹大周合珍丈夫)等用力掰刘让英的手,写“三书”,并且强制按了手印。恶人恐吓刘让英,不写“三书”,就送监狱。后来,金言鹏、房跃春、周景峰,对刘让英使用“蹲铐”酷刑,房跃春说了许多污衊大法和师父的话,恐吓说:“让你们死是很容易的事……”。房跃春用手不停地抠刘让英的眼睛。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日,建三江管理局七星农场的法轮功学员石秀英,被当地警察闯入家中抄家绑架,劫持到黑龙江农垦总局青龙山法制教育基地,肉体与精神都遭残酷迫害,协警周景峰抓住石秀英的胳膊,金言鹏抓住她的手,塞进她手里一支笔,扶着她的手在纸上强行写“转化书”,石秀英竭力挣脱,金言鹏就用拳头打她有右肩膀(四天后我发现她的右肩膀黑紫)。几番挣脱,石秀英已无一丝力气,他们就这样抓住她的手写了“转化书”。

    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早上,法轮功学员孟繁荔家中突然闯进一伙穿便装的警察,为首的是江川农场公安局教导员兼610主任胡志国、副局长胡振富和警察张玉滨,还有一些年轻的小警察。他们用暴力往楼下拽孟繁荔,孟繁荔高喊:“法轮大法好!”邻居听到动静,出来看,被他们堵在屋中。

    孟繁荔被关押在一个房间,开始几天是由洗脑班人员陶华和邪悟者轮流胡说八道,放诬陷大法的光盘,逼迫她放弃信仰,没有得逞,房跃春和打手金言鹏、周景峰、朱兆鹏一起,按着孟繁荔,把着她的手强迫写“三书”。

    他们使用威胁、诱骗、恐吓、侮辱等手段,企图让孟繁荔自动写“三书”,到第七天他们开始使用酷刑。大白天,关着门,拉上窗帘,他们强迫孟繁荔蹲着,到晚上孟繁荔被迫害得双腿酸痛。两个打手把她架到没人的大厅,把她双手戴上手铐,分别铐在两个椅子上,椅子上坐着人,将椅子使劲抻到极限,强迫她蹲着。打手们把她塞到桌子底下,又拉出来,还不时活动她的双手,让手铐扣的更紧,孟繁荔感到心脏像要撕裂般的疼痛,双手被手铐勒得麻木、剧痛、血压急剧升高,双腿酸痛,酷刑持续了几个小时,身体承受到了极限,被迫违心写下“三书”。

    洗脑班恶徒们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写两遍“三书”,写诬蔑法轮功的所谓“作业”,强迫法轮功学员给本农场公安局写道歉信,这种精神折磨让孟繁荔感到痛不欲生,每天只是麻木的活着。

    二零一二年五月一日中午,金言鹏找碴把霍金平打了几拳,当时就把霍金平打吐了,因为霍金平本身已绝食近两月,身体非常虚弱。

    五月三日从中午到晚上,金言鹏又像疯了一样往死里打霍金平,拳打脚踹,不分部位,一个猛拳把霍金平打到床底下,又拽出来用脚踹,打一个多小时。霍金平的脑袋被打肿了,耳朵肿的老大了,脑皮一按一个坑,整个脸及浑身青紫。特别是肋骨处被踹的已不能喘一点儿气。当时霍金平只穿一条单裤,加上黑窝阴森阴冷的场,霍金平冷的直哆嗦,浑身像冰块。房跃春假装不知道,又唆使邪悟者和洗脑班做“转化”的人,告诉他们:不让霍金平睡觉。这样,霍金平白天被逼着灌输洗脑,晚上也不许睡觉,第一次他们连续三天二宿不让霍金平睡觉,由警察周景峰陪着,金言鹏在监控室里监看。

    五月十九日,金言鹏又暴打霍金平,周景峰也上来帮着打,霍金平的尾椎骨被踢坏了,霍金平浑身被伤的一点都动不了,金言鹏看着霍金平还扬言说:“我打你我不累呀?领导说了,你欠收拾,领导发话了,我们就得收拾你。”。

    五月二十三日,金言鹏和周景峰已事先预谋好,俩人联合起来同时对霍金平行恶,二人同时前后夹击,同时踹霍金平身体的同一部位,他们同时后退几十步,又同时起脚向前跑,猛踹霍金平的身体,真是失去人性的凶狠残暴。

    一天晚饭后,盛树森带了几个协警,把法轮功学员于松江带到审讯室,几个协警有金言鹏、周景峰、任响、韩笑等,把于松江双手分开拉直铐在两个铁床头的底边横梁上,使人既坐不下,也站不起来。盛树森叫那几个协警和金言鹏轮番打于松江六、七十个嘴巴子,接着掀开于松江衣服在他后背上,用皮带狠抽了几十下后,金言鹏又骑在他的背上象骑马似的上下不停地颠着。

    被劫持到这里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每人一个月伙食费收一万元,不到一个月按一万元计,超过一个月按二个月计。洗脑班对外宣传的是所谓每顿饭4个菜(早2个、中6个、晚4个),但实际是每天早上咸菜、粥、馒头或那种没有油的烤饼,中午只有两个菜分四个盘子装,要十几个人吃,晚点到桌的就没有菜可吃了。此洗脑基地经常来人有客餐,其招待费用全是侵占被迫害人员的费用。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晚上,青龙山洗脑班开始对建三江教师蒋欣波施用酷刑。从早到晚罚站。晚上带到会议室,派叫朱少鹏、周景峰、金言鹏等三个男孩看着,他们把蒋欣波的两个手腕用毛巾包上,铐在床上,身体保持半蹲的姿势,站不起来,也蹲不下去,在身体下方放着大法师父的法像。当时蒋欣波说宁可死也不“转化”,金言鹏说:“想死,哪那么容易?让你生不如死。”。

    二零一三年九月,建三江法轮功学员石孟昌和韩淑娟夫妇,于松江、陈冬梅夫妇仍被非法关押在青龙山洗脑。

    洗脑班的副主任陶华叫石孟昌住在北面不朝阳的阴冷房间,由周景峰、金言鹏轮流看着他。吃饭、洗漱、上厕所都在房间里,不许迈出铁门,完全与外面隔绝。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上午大约八点,他们把石孟昌叫到小会议室,摆个单人小学生课桌,叫他写“三书”。他不写,房跃春就命令周景峰、金言鹏、朱少鹏,说:你们帮他写。他们三个一拥而上,周景峰一手按住石孟昌的左肩,一手抓住他的头发使劲往下按,朱少鹏把他的左手拧到背后,金言鹏抱住他的右手,把笔硬塞进他的手里,说:写保证书。他不配合。金言鹏抱着他的胳膊往桌子上使劲磕,胳膊连磕代拧的疼痛难忍。这时,他已没有任何反抗能力,金言鹏连喊带叫的抓住他的手,胡乱划拉写了一张“保证书”。他因多日被折磨,已瘦弱不堪,再经这么折腾,浑身是汗,几乎虚脱,只觉得昏天暗地。他们拿来印泥,让他按手印,他拒绝。他们又一拥而上,按住他,金言鹏拽着他的手,强制按手印。按完手印后,金言鹏拿着那张纸奸笑着说:“我给你上明慧网,你师父就不要你了。”几分钟后,他们几个又一拥而上,周景峰一手按住他的左肩,一手抓住他的头发使劲往下按,朱少鹏把他的左手拧到背后,金言鹏抱住他的右手,像第一次一样。他用仅有的力气抵抗,他们就更加使劲,使他更加痛苦,就这样金言鹏抱住他的右手又写了一张所谓的“决裂书”。拿来印泥让他按手印,他拒绝,他们就强制拽着我的手按了手印。又过了几分钟,他们又一拥而上,用同样手段,写了一张“悔过书”,金言鹏脸上带着奸笑,用侮辱、讽刺的语调说:“写保证书了──”,边写嘴里还边念着,写完后,又说:“写决裂书了──”只要他反抗,他们用劲儿就更大,加剧痛苦。

    又过了大约二十分钟,他们几个开始了又一轮的折磨,一拥而上,还用同样的手段按着他写“三书”。这时房跃春进来高喊说:“不要惯着他,整他!一个小时写一遍,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得写,什么时候写到自己愿意写为止。”三个打手同时更用力了,脑袋按的更低了,胳膊拧的更紧了,他一拽胳膊,金言鹏就使劲的磕他的胳膊。就这样金言鹏双手攥着他的右手写完后,房跃春拿着这张纸奸笑着说:“给他上明慧网”,并哈哈大笑说:“你师父不要你了,你背叛了你的师父……”一个上午写了六次,每一次都使他身体疼痛难忍,内心痛苦万分!

    当天下午一点左右,金言鹏问石孟昌写不写,他没配合,他过来就给他一个大嘴巴子。说: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把她拽到桌子上,他们又一拥而上强制写了一遍。写完后,他们拉开两个床,把他拽过来,手脖子上缠上毛巾,戴上手铐,分别铐在两张床的床头角铁上,角铁是80公分高、2×2公分的厚壁角铁。角铁上面焊了个耳朵,用铁丝捆到两张床床头上。把他两手臂拉成一字形,人只能弯着腰站着。他们叫他蹲着,他不蹲,他们就使劲的按着他,让他蹲着。他不听他们的就坐到地上。朱少鹏抱着喊着让石孟昌蹲,他就是不蹲,他和金言鹏按着他跪在地上,把他两脚用绳子捆住,又把绳子的两头分别在两张床头角铁的小耳朵上拉紧、拴住,他俩把两张床往两边猛劲儿一拽,他的胳膊被拉直,手腕被铐紧,此时被捆紧的双脚就离地了,只有双腿膝盖着地,蹲铐成了跪铐。

    石孟昌已经被他们折腾的筋疲力尽了,心脏撕裂般的疼痛,被他们迫害得已不成人形。血压急剧升高,心慌、恶心、头晕、呕吐……周景峰躺在沙发上喊着:“你要吐出来,就让你给我吃进去!你死不了,我们有药,还有医院。”朱少鹏躺北床上,金言鹏躺南床上玩着手机,还不时的把床往两边拽紧。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三日晚上十二点以后,石孟昌就用他们丢失在屋子里的电焊帽子的镜片,割断左手腕动脉,鲜血湿透褥子,滴到地上,淌了一大片。我深深知道师父讲过自杀是不对的,是有罪的,法轮功修炼者都不能杀生或自杀。但是他也已经无法承受折磨,石孟昌想即便是死了也不去做坏人。到天濛濛亮时, 他发现自己没有死,又把右手腕动脉割断,这时他已经没有力气了,处于昏迷状态。

    后来,早六点二十五分石孟昌被发现了。青龙山医院院长来后,量血压高压50,低压没有。当时院长让把石孟昌抬到医院住院,房跃春说不用,抬到另一个床上就行。院长说不行,赶快抬到青龙山医院,否则就有生命危险。抬到医院时高压30,低压没有,没有脉搏,抢救了几个小时。十点半开始输血,输了1200CC血。周景峰、金言鹏等几个警察24小时轮流监控病房,病房的门玻璃上贴上报纸,省“610”的处长顾松海也来了,公安局官员告诉医生、护士,谁也不能透露消息出去。

    目前他们被非法关押在青龙山洗脑。家属为了维护亲人的正当权益而为他们聘请了正义律师,对参与迫害的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提起刑事控告和投诉反映等相关司法程序。

    在十一月十四日下午三点十分,四位代理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的律师和石孟昌的家属赶到青龙山洗脑班要人。

    期间,洗脑班头目房跃春不断地往外打电话,要警察无论如何把外面的人弄走。面对洗脑班公开耍流氓的恶劣行径,律师们开始在外面大声冲里面喊话:房跃春、陶华、房秀梅、金言鹏、周景峰你们犯罪了。房跃春,你今天未经法律程序非法拘禁他人,明天等着被双规吧。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金言鹏,电话:15145444141,18245429966

    迫害类型:
    洗脑/送洗脑班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毒打/殴打逼迫放弃信仰抻刑其它酷刑蹲铐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黑龙江建三江教师蒋欣波自述遭迫害经历
    请律师控告青龙山洗脑班-吴东升再遭绑架
    人渣办的“法制教育基地”
    遭迫害身处绝境-老人重新炼法轮功起死回生
    “法制教育基地”酷刑折磨石孟昌
    记那一段煎熬的岁月
    “房跃春,马上放人-房跃春,你在犯罪-”(附录音)
    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的违法犯罪事实
    遭建三江黑监狱劫持-被害人聘请律师控告恶人
    儿子媳妇被绑架-八旬老人控诉
    青龙山洗脑班作恶多端-月收伙食费一万元
    曝光黑龙江省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罪恶行径
    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对霍金平的残酷迫害
    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施“抻刑”迫害孟繁荔
    黑龙江农垦总局洗脑班的酷刑转化
    曝光黑龙江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
    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仍劫持两名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对刘让英的酷刑折磨
    曝光黑龙江省青龙山农场洗脑班恶行
    黑龙江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恶人恶行

    所在单位:
    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青龙山法制培训基地)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对外谎称“青龙山法制培训基地”)邮编:156333房跃春:男,五十六岁,任青龙山洗脑班主任、兼青龙山农场公安分局副局长、610头目。13846125557 0454-5716771盛树森:男、五十七岁,青龙山洗脑班副主任。青龙山法制教育基地电话:0454-5700569,13054364958
    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对外谎称“青龙山法制培训基地”)
    邮编:156333
    房跃春:男,五十六岁,任青龙山洗脑班主任、兼青龙山农场公安分局副局长、610头目。
    13846125557 0454-5716771
    盛树森:男、五十七岁,青龙山洗脑班副主任。青龙山法制教育基地电话:0454-5700569,13054364958

    受迫害人:
    张艳秋; 齐春霞; 茆泽芬; 于国荣; 孟繁丽; 曹秀芳; 陈敏; 郑洁(杰); 包华芝; 吴东升; 吴东升; 张桂兰; 于松江; 于松江; 李军; 杨福义; 陈敏; 陈敏; 刘让英; 刘让英; 孟凡荔(繁丽); 石孟昌; 霍金平; 郭树岩; 张喜增; 石秀英; 潘淑荣; 蒋欣波; 韩淑娟; 陈冬梅; 

    更新日期: 2015-5-18 5:14: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