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杨玉刚

    简介:
    杨玉刚
    (Yang,Yugang),男 ,四十多岁,

    河北省涿州市国保大队队长。身高一米七二,妻子在交通局上班。

    自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河北涿州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谢玉宝,国保大队扬玉刚、张伟强、商海军,原涿州市县委书记李书信、于群,涿州市“六一零”李明等人,为了自己的私欲,就昧着良心迫害做好人的善良法轮功学员,绑架、非法抄家、勒索抢劫钱财;非法拘禁、关押、逼供、酷刑折磨、强奸、注射不明药物、劳教、判刑,致使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家破人亡。

    杨玉刚本人表示现职肥缺能捞取外快不愿去其他单位,他妻子在交通局上班。杨玉刚老家住在鼓楼大街慧化寺胡同,现(2011.7.25)有三处居所,其一在涿州市交通局小区五零二房间,还有一处在北京。从二零零四年起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抄家、毒打致残、致伤甚至迫害致死,有的非法判刑,几年里伤害涿州法轮功民众无数,对他们家人造成的精神压力、经济损失和肉体伤害无法用语言表述。

    杨玉刚在国保大队工作期间,有三十五人被劳教,三人被判刑,六人被迫害致死,勒索大法弟子钱财1,048,920元。致残和被毒打、骚扰、洗脑迫害过和流离失所、失去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已无法统计。

    杨玉刚等人藉口“执行上级命令”绑架大法学员,边行恶,边向大法弟子讨好,其不断作恶煽动、欺骗、造假。当被害人不听信他们时,他们就原形毕露。狡诈推卸罪责。曾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被杨玉刚非法劳教,杨玉刚刻意到劳教所给该学员看劳教书,上面有另外两个法轮功学员的签字和手印。

    法轮功学员王慧兰识破河北涿州国安、六一零头目杨玉刚伪诈,完全不信他们的谎言,杨玉刚一伙穷凶极恶,对王慧兰施以坐电椅,强行灌食等酷刑,七天内把王慧兰迫害致死。恶警杨玉刚用尽刑罚与手段迫害高春莲、邢俊花等大法弟子,又将被害人绑架到劳教所、监狱迫害。高春莲、邢俊花、申爱强还在杨玉刚等中共党棍的高墙深狱中遭受迫害,还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零年三月某夜,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书记杨玉刚带义合庄乡政府派出所所长李作鹏等三人闯进臧翠青(女,44岁,涿州市义合庄乡常庄村大法弟子)家,把睡眠中的臧翠青绑架到涿州拘留所,非法拘留半个月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政保科杨玉刚绑架大法弟子王秀芝到看守所非法拘留三个月,并勒索两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杨玉刚、谢玉宝逼孙庄乡北横歧村大法弟子王文树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并向家人勒索二千元现金。二零零一年三月才把她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涿州市松林店镇凌云厂大法弟子葛志军在北京被绑架转送涿州公安局,杨玉刚非法侵占葛志军的随身财物,其中包括两部手机,又勒索二万元(有收据)。杨玉刚唆使单位强迫葛志军两个姐姐下岗,扣发工资。葛志军父亲的退休金也被扣。当时葛志军的父母亲实在无法生活,就到单位找领导,没人理睬,葛志军的父母在凌云大院要饭,厂职工有给钱的,给馒头的。单位头目竟叫凌丰派出所恶警把葛志军的母亲、大姐抓起来,恶警用电棍电葛志军母亲的小腹以下,用手铐把手腕都铐出血,随后关入拘留所。直至葛志军的母亲高血压、心脏病突发,恶警勒索一百八十元,三天后放回家。葛志军的母亲因思念儿子,加上恶警对她的身心折磨,含冤离世。杨玉刚与张伟强等光天化日之下抢劫百姓钱财,侵犯人权,严重违反国家法纪。非法抄家、掠夺大法弟子钱财,罪行累累。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国保大队杨玉刚等人未出示任何证件对大法弟子谢海英进行非法抄家、搜查,将她绑架到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后转南马洗脑班迫害,杜勇禄向家人勒索一千元。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杨玉刚和东城坊镇政法委书记王魏等四人开车来闯到郭才家非法搜查,将所有大法书籍和磁带都抄走。

    二零零二年一月四日,杨世亮在涿州打工时,被当地警察绑架,遭恶警杨玉刚等毒打,扇耳光,棍棒打,恶警们竟然把木棍打折,打的他满嘴流血,晕倒在地,恶警还继续暴打。暴打后,恶警们又把他劫持到看守所关押十一个月。最后他被非法判刑三年,先关押在满城太行监狱,又转到唐山冀东监狱,二零零五年一月五日才回家。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上午,在南马村书记李林带领下,涿州市国保大队的杨玉刚到大法弟子张素花家抄走大法资料,并强行把张素花绑架到拘留所三个月后才放人。

    二零零三年,国保大队恶警杨玉刚等人,把大法弟子韩宝贵绑架到百尺竿乡政府。恶人到他家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书,磁带和资料,几十个人围起来他们家,指着师父像让骂,不骂就打,扇嘴巴。后铐到楼梯底下当时抽搐,就放了。

    二零零二年四月,涿州市公安局恶警谢玉宝、杨玉刚把曹桂英和其未修炼的丈夫罗文龙带到公安局非法审问。后来恶警见问不出什么,便要勒索罗文龙1000元钱,后来通过涿州市丰庄村村民李利(证人)交了500元,才放罗文龙回家。曹桂英被劫持到涿州市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之后又被劫持到涿州南马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才被放回。

    曹桂英回家后,义和庄乡派出所、涿州市公安局的杨玉刚等人又多次到曹桂英工作单位义和庄中学和曹桂英家骚扰,给学校领导和本人以及家属造成极大的压力。

    二零零二年九月的一天下午,涿州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杨玉刚带领几人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刘继禄家,强行抄家,同时把刘继禄弄到办事处,由谢玉宝“审问”,塔上的条幅是谁挂的,还脱掉刘继禄的鞋,看看鞋底与塔上的鞋纹是否相符,对刘继禄拍桌子,瞪眼,恐吓刘继禄,一看问不出什么,让刘继禄回来了。

    同年月中旬,大法弟子耿亮被山东济南被涿州公安局、国保大队张伟强、杨玉刚、物探院院长赵克荣、保卫科长杨学玲、保卫科长姜洪学、刘学然、刘某某等七人强从他病重的父亲身边劫持至涿州地质局机厂私设的监狱,进行洗脑“转化”迫害,有两个北京犹大、地质局有关人日夜监视,门外有警察(沈某某)监视,出房门一步立即有人出来阻拦,直至9月29日。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三日,开发区派出所国保大队恶警杨玉刚、张伟强、李保平等十多个人,闯到大法弟子史彩萍家非法搜查,抄走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并把史彩萍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六天,然后又把史彩萍劫持到南马洗脑班,迫害十天,勒索两千元。

    二零零三年一月三日上午,涿州市公安局杨玉刚带领六、七个人又一次闯入刘继禄家进行非法抄家,把家中的大法真相资料抄走,并把刘继禄老伴带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审问资料来源。当晚,他们把刘继禄老伴送往涿州拘留所(在拘留所交了300元)15天后送往涿州南马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三年夏天,国保大队的杨玉刚和当地派出所三人,把大法弟子杨亚芬绑架到公安局,在非法审讯时,杨玉刚、李保平对杨亚芬拳打脚踢,打她脸踢她腿,当天晚上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被邪恶绑架押回当地拘留所的大法弟子王丽霞。当天晚上,邪恶抄走她家所有大法书籍与师尊法像。第二天下午,国保大队的恶警杨玉刚、张伟强、李保平三人来到拘留所,把关押的王丽霞从一楼提到了二楼,带到一间客厅,恶狠狠的问王丽霞大法的书与资料是哪来的,和谁联系。王丽霞说谁都不认识,它们就火了,三个人围上来就打。张伟强用柳条抽她前胸,杨玉刚用书打她的脸,李保平用三棱棍连踢带打她的臀部与双腿。它们见打了半天也没结果,气的张伟强破口大骂,先把她押回去。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四日,开发区派出所纪检书记张少洲带领国保大队恶警杨玉刚、李保平等人闯到史彩萍家非法搜查,抄走大法资料,并把史彩萍、吴炳清夫妇绑架到国保大队,然后关押到拘留所。

    二零零六年元月,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杨玉刚和义合庄乡政府六个不法之徒闯到牛桂英家(女,五十三岁,涿州市义和庄乡四树村大法弟子)非法搜查、录像,抄走大法书和资料,并把牛桂英绑架到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四楼,后转到涿州拘留所,勒索钱财(家里人不告诉)后,五天放回家。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二日,大法弟子王会兰被涿州国保大队杨玉刚等恶警从门店房强行绑架,非法抄家,关押七天,罚款一千元。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二日,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杨玉刚非法没收涿州市退休职工董汉杰租房押金一千五百元。现扣工资尚未计入。合计九万一千零三十元。

    二零零六年,陈凌梅和丈夫曹召会,以及多名法轮功学员相继从家中被绑架至涿州市拘留所。涿州市国保大队杨玉刚等他们采取不让睡觉、殴打、电击等方式残酷迫害。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一日晚九点左右,大法弟子王源和杨学华驾车行驶至涿州市东仙坡乡郑庄路口,被京都旅游度假区派出所李保平等人拦截,绑架至石佛村京都高尔夫球场俱乐部派出所,车辆被扣,一千三百余本《九评共产党》,四百五十本《洪吟》被劫,现金七百余元也被不法警察抢劫。所长张伟强打电话通知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杨玉刚、叶军等人十点将王源和杨学华劫持到公安局。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二日凌晨三点多,将王源和杨学华送至看守所非法关押,当日看守所值班警察为吕卫民,靳某某,带班副所长张某某。入所登记时两法轮功学员王源和杨学华都未报真实身份,王源被非法关押到三院一监室,杨学华被关到三院二监室(出名的魔鬼号),两人都被追问真实身份,遭到胶皮鞋底打头顶,洗冷水澡,十几人拳打脚踢,身体严重淤伤和搓伤。据报导,当时两人的化名分别是李刚、李河。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杨玉刚、叶军再一次把王源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在车上王源为抵制非法关押吞进二点五寸长的铁丝,到劳教所后被送河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检查核实后,才把王源送回涿州(编者注:法轮功严禁杀生,包括自杀和自残。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时刻牢记自己是超常的修炼者,必须要珍惜生命。)恶徒杨玉刚又把王源送涿州第二人民医院想把铁丝取出,再送劳教所,接了个电话后,才把王源送到琉璃河,释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七日中午,国保大队杨玉刚带队,窜到松林店镇东洋屯村,无故从家中绑架了侯书花、宗景霞两名大法弟子,现下落不明。

    二零零七年六月以来,经常带头无故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搜查、抄家、劳教、判刑、勒索钱财。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六日,大法弟子谢海英女儿生日当天,国保大队杨玉刚,保定六一零冯勇等人突然闯进谢海英家中,非法抄家、搜查,抄走电脑一台,杨玉刚当时想将她女儿自己买的笔记本电脑拿走,女儿上前阻止,杨玉刚拿出手铐要将她女儿铐上。恶警们强行将谢海英绑架到看守所四天后将她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涿州法轮功学员高春莲、邢俊花、董汉杰等被涿州市杨玉刚等邪恶之徒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涿州市看守所迫害,以上几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后,以绝食抗议迫害,遭到杨玉刚等人的残酷迫害。

    杨玉刚等党匪把法轮功学员送到河北省涿州市二康医院进行灌食迫害,致使几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身体无法支撑,躺在床上不能动。法轮功学员家属去要人,要求无条件释放自己的亲人,杨玉刚却说:案子移交检察院处理了,不属涿州公安局管了。狡诈的推卸自己的罪行。

    公安局和和桃源派出所,把邢俊花的住处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一张六万元的银行卡,一张六万元的存折,一万多元的现金,共计13万多元。还有大量大法书、笔记本电脑3台、打印机一台,MP3数个等。一件皮大衣、数件衣物、被褥、炊具粮食等、还有一辆电动车都被丢失。

    公安把邢俊花从涿州市公安局转到了看守所。邢俊花去看守所50多天时,涿州国保杨玉刚、刑侦大队长张建友找到邢俊花,让她在逮捕令上签字,邢俊花拒签。张建友说:邢俊花,你的命运在我的手里掌握着,你签吧,签了字,我可以给你办理取保候审。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涿州市检察院公诉人王英明对邢俊花等三人非法起诉。涿州市法院于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七日,以《刑法》第300条为幌子,将邢俊花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邢俊花被送进石家庄女子监狱。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涿州市国保大队副队长杨玉刚等四五个恶警伙同林屯乡林屯村村干部刘江、刘长水,突然闯入法轮功学员周玉梅家中,不容分说,进屋就是一通乱翻。在搜出周玉梅家中的两个往纸币上印字的小印章后,便把周玉梅强行带走,劫持到看守所。之后,家人几次到国保大队、看守所要求见人,不但恶警不让见人,连衣服都不允许送。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上午十一点左右,河北省涿州市国保大队队长杨玉刚带领几个恶警抓走东阳屯法轮功学员张清义、张清如,恶警抢走大法书一本。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晚,郑伟丽女士在流离失所期间,在河北省涿州市南关党校附近的居所被桃园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涿州市看守所。

    时年四十八岁的郑伟丽遭遇国保大队队长商海军、指导员杨玉刚等人的种种酷刑逼供,妄图使其出卖其他法轮功学员,郑伟丽始终坚守信仰、正义保护其他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右臂失去活动能力,双腿萎缩,导致下身瘫痪。郑伟丽女士遭遇两只胳膊从后背上去将其吊起来的酷刑,每天两人轮班将她抬上抬下。

    二零零八年张春芳和二女儿、儿媳、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将近三个月,儿子李占锋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保定劳教所,送去的时候劳教所就拒收,但杨玉刚强行送进去,大概十五天左右,涿州警察勒索大女儿一千五百元后将李占锋放回。

    河北涿州市国保大队与齐齐哈尔市公安互相勾结,罗织所谓罪名,整理黑材料,对郑伟丽非法判刑七年,至今在河北石家庄监狱遭受非人迫害。

    河北省女子监狱紧邻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西南石铜路,许许多多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遭迫害。该监狱采用所谓“三人互监组”,就是两个犯人监控一名法轮功学员,利用普犯打骂法轮功学员胁从迫害,而且强制超负荷的奴役劳动,每天早晨七点到车间,晚上十点多收工,而且周日加班。有时干到夜里十二点多,累得人们趴在机器上睡着了,实在干不动了,才收工。

    参与迫害的单位与个人:
    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商海军
    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指导员:杨玉刚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大法弟子王宇宏被乡里中共邪党人员苏东带着涿州市“六一零”、涿州公安局杨玉刚等人绑架、判两年劳教,在石家庄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大法弟子王丽霞、陈玉红二人连同被乡里中共邪党人员苏东带着涿州市“六一零”、涿州公安局杨玉刚等人强行绑架,被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一日,涿州国保大队恶警杨玉刚带人上门绑架王会兰。当时王会兰不在家,王会兰和朋友谢海英一起回家时,两人同时被恶警绑架。

    二零零九年九月七日,王会兰家人去看守所看望她,看守所恶警不让见人。当天下午恶警对王会兰进行野蛮灌食,将王会兰迫害致死。狱医及实施灌食的恶警姓名待查。

    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谢海英被送回家后一直被严密监控。据知情人透露:两名法轮功学员被灌食后发现旁边有一个小白药瓶,给她们灌食时用了不明药物才是导致王会兰很快死亡的真正原因。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联合国系列峰会首日,美国法轮功学员在联合国大厦外集会,呼吁共同制止中共的迫害,特别提出王会兰日前被迫害致死一案。河北省、保定市政法委610惊恐万分,紧急聚集到涿州市处理此案,为了防止王会兰的亲属去北京上告扩大事态,封锁消息销毁罪证,涿州市公安局以三十六万元人民币企图买断家人的活口。

    二零零九年“十一”前夕,恶警杨玉刚又对王会兰家非法抄家、恐吓家人,对谢海英企图进行非法劳教未得逞。

    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涿州市国保大队队长杨玉刚带五、六名警察翻墙跳进王丽霞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强行将王绑架到涿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杨玉刚三番五次带人去看守所逼供未果,同年,九月二十五日,王被送进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谢海英去王惠兰家串门,被杨玉刚、双塔派出所绑架。从她兜里抢走一千五百元人民币,送看守所迫害。在她绝食第五天时,开始对她进行灌食迫害,犯医董某气急败坏的说:“多给她放盐”,并放有不明药物。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三日,涿州市百尺竿乡法轮功学员周淑红女士被涿州公安局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杨玉刚等十来名恶警再次从家中绑架,并抄家、录像,恶警把所抄走的一切物品(自家电脑,真相传单,书册,及光盘)都当成迫害周淑红的证据,非法判周淑红一年劳教,绑架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迫害至今(2010.12.2)已六个多月。 周淑红被绑架时丈夫和儿子在地里忙农活不在家,回家看到屋里屋外一片狼藉,人已被绑走,家属找到杨玉刚后,杨玉刚态度生硬地说:我们只管抓人,不管放人。杨玉刚等人执法犯法,非法劳教周淑红后怕其家属不在劳教书上签字,索性口头通知。恶警直接把周淑红绑架到劳教所迫害。家人在劳教所见到周淑红,劳教所人员恐吓、欺骗家属。

    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涿州市松林店镇韩村法轮功学员路进友被涿州市公安局、国保队及“六一零“人员,从家中绑架到涿州市看守所。路进友一直绝食抗议,家人多次到看守所看望不让见人,向绑架路进友的杨玉刚等人员要人,杨玉刚等便一拖再拖,家里去的亲人多了,杨玉刚大叫着说:那些人是大法弟子。

    直到下了所谓的“批捕书”,家人也没见到路进友。恶警杨玉刚强迫路进友的女儿路东娜在所谓的批捕书上签字,同时强行勒索五百元钱。家人再找到杨玉刚时,杨便说你们的案子已移交涿州法院,你们找法院解决吧。把自己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六日明慧网消息:“据内部消息透露,路进友的腿部已被恶警打成重伤,不便行走。”路进友腿被打伤,家人并不知道消息,杨玉刚等人做贼心虚,安排路进友的家人看接见路进友的录像,走马观花式的欺骗家人,掩盖事实真相以搪塞外界与国际上的压力,便于他们继续迫害路进友找藉口。

    二零一三年三月,法轮功学员韩玉红又找涿州市国保大队队长杨玉刚要身份证,杨玉刚和百尺竿乡乡长马某在村大队二楼逼她说诬蔑大法的话,不骂不给身份证,遭韩玉红拒绝,乡长马某还企图绑架她到乡里,韩玉红坚决抗争,马某未得逞。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晚,涿州市法轮功学员高春莲、董汉杰在路上被国保大队杨玉刚带领北京国安人员绑架,后恶警又去其各自住处(租住处)抄家,高春莲被抢走大量大法资料、电脑一台,抢走包内现金一千元。董汉杰也被抄家,抢走现金大概六千元左右。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上午八点左右法轮功学员卢凤兰被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杨玉刚等人伙同孙庄乡派出所非法抄家、绑架,他们以检查身体为由将卢凤兰强行带到保定。

    在开庭审理期间,国保大队警察杨玉刚不让她请律师,不准在开庭审理期间,不准她在庭上自我辩护,

    二零一五年二月九日,董俊红叔公去世,她正在处理后事,期间外出,被公安局便衣电话跟踪绑架,警察先是不通知家属,后又不让家属见人,强行拉董俊红去医院体检,连夜由杨玉刚劫持到青苑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月十一日董俊红被非法判刑后,警察至今不让家属见人。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一日,涿州市法院在未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对六位法轮功学员董汉杰、高春莲、王云、张海洋、葛志军、董俊红非法判刑。董汉杰、高春莲被非法判刑五年。王云被非法判三缓五,张海洋、董俊红被非法判刑三年,葛志军被非法判刑四年。

    高春莲在张俊杰律师的帮助下,控告恶警杨玉刚。

    据悉,高春莲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被国保大队绑架至保定看守所,恶警密谋给其罗织罪名非法判刑。在高春莲被非法拘留期间,她曾被国保大队长杨玉刚强行灌食。

    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一日 晚上12点,河北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杨玉刚等7名警察闯到涿州市开发区竹语堂小区物业,绑架了正在上夜班的法轮功学员赵玉芳,并抄走电脑及大法书籍等物品。次日,警察再次重返物业抄走一台电脑。赵玉芳现被非法关押在涿州市公安局。

    新年前,即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九日这天,法轮功学员刘爱娟给几个人发真相台历刚走,有人谎称还想要一个,刘爱娟返回去,刚往外拿,就被抓了,国保大队杨玉刚说知道你们每年这个时候都发这个,我们早做好准备了。刘爱娟现被绑架在保定清苑看守所,半年多过去了,至今未放人。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三日上午九点多钟,河北涿州新安社区76岁的老学员杜秀兰在涿州贾秀路边讲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被涿州国保大队长杨玉刚等四人不由分说绑架到公安局,非法搜身,没收了随身所带的真相资料,家门钥匙(已还回),当天杨玉刚带领六七个年轻的便衣到家中非法抄家,抄走了书房里摆放的:师父法像、香炉碗、师父讲法50余本、笔记本电脑2个(其中一个是孩子的)、上网本1个、打印机2个、mp3三个、播放器1个、孩子的旧手机3个、孩子用的艾派1个、订书机1个、优盘3个、护身符40多张、光盘10余张、真相币100多元、还有没用过的像纸1小包等等。询问后带到保定法医体检身体,又带到清苑看守所,看守所不收。晚八点多带回涿州。强迫家人交5000元,当晚回到家中。

    国保大队长杨玉刚据悉要退休,由梁某接任。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日,徐淑莹和贾凤仙去河北省涿州市豆庄乡石家府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当地派出所把她们抓到豆庄乡派出所,通知国保大队队长杨玉刚,良玉峰(做笔录)、姜文龙,还有一个不知名的警察把她们转到涿州市政法街公安局。她们没有配合警察,一直给警察讲真相。天黑时给她们送到涿州市林屯拘留所,5天之后(6月25日)送到保定清苑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五日,田桂平在去京都高尔夫球场的路上被涿州市国保大队警察杨玉刚绑架。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下午3点,河北省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杨玉刚带7、8个警察绑架了松林店镇韩村法轮功学员陆晋友。

    杨玉刚曾于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带人欲绑架陆晋友,当时陆晋友没在家,警察就把陆晋友家抄了。

    河北省涿州市打着扫黑除恶的名头,什么打击威胁政治安全特别是制度安全、政权安全以及向政治领域渗透的黑恶势力,当然表上也冠冕堂皇的列了一些其它的项目,但跑到法轮功学员家去骚扰。张贴了一些海报。

    这些派出所每年都配合市610迫害法轮功学员,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杨玉刚就直接跟法轮功学员说,他抓法轮功学员就是为了钱,可以从家属那儿压榨钱财。抄家时法轮功学员家的钱财物也可以顺手牵羊拿走,如现金、电脑、打印机等。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七日,涿州市林屯乡北三家店的法轮功学员卢秀云在高官庄集市上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高官庄派出所伙同国保大队杨玉刚把卢秀云绑架到涿州市国保大队,随后到其家非法搜查,抢走了一本二零一八年台历、真相币、20元的6张、5元的一张、真相小册子4本。最后勒索家属2500元,晚上才把人放回家。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杨玉刚电话:0312-3853255,手机:13333126768、13344126780
    家住双塔办事处五街。家住涿州市范阳东路交通局小区。妻子张春艳在交通局上班。他只有一个女儿在涿州上学。
    其岳父叫张福皋,家住涿州市东城坊镇中国农业大学教学试验场家属院,家中电话0312-3792867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迫害致残;使流离失所/使家破人散;生活陷入困苦没有经济来源;

    迫害类型:
    抄家绑架/劫持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毒打/殴打铐在某处上非法关押非法罚款非法判刑敲诈/掠夺/破坏财物勒索钱财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洗脑/送洗脑班迫害亲属摧残性灌食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非法扣压身份证或者不给办理身份证电刑剥夺睡眠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二零一八年八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
    经三年冤狱折磨-河北陈凌梅出狱三月含冤离世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
    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七年二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七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
    全家遭迫害-丈夫冤死-涿州张春芳控告江泽民
    高春莲等四人上诉-法官称自己说了不算
    河北涿州六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河北涿州市朴实妇女遭非法开庭
    河北省涿州市善良夫妇再遭绑架
    河北涿州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
    中共迫害阜平法轮功学员十四年综述(下)
    河北涿州市农妇及娘家、婆家遭受的迫害(图)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4月25日发表)
    河北涿州市韩玉红十四年来遭受的迫害
    河北涿州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幕后黑手
    河北涿州妇女在劳教所和监狱惨遭迫害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7
    河北涿州法轮功学员陆进友被劫持近半年(图)
    河北涿州公检法合谋陷害路进友
    周淑红被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劫持已半年(图)
    河北涿州金女遭酷刑,丈夫被迫害离世
    涿州国保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路进友(图)
    河北涿州市法轮功学员王丽霞的遭遇
    河北涿州市百竿乡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
    王会兰被害死 河北涿州公安局企图以钱封口
    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10/5/09)
    王会兰被河北涿州看守所灌食致死
    河北涿州市伪法院密谋迫害周玉梅老人
    河北省涿州市国保大队队长带领恶警绑架多名东阳屯法轮功学员
    河北省涿州市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近况
    邢俊花、高春莲等法轮功学员遭涿州市恶警劫持
    涿州市任宝坤遭刑讯逼供后被非法劳教
    河北涿州市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五)
    河北涿州市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四)
    河北涿州市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三)
    河北涿州市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二)
    河北涿州市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一)
    161806.html#2007-8
    河北省涿州市孙庄乡八大法弟子遭乡政府恶人殴打勒索详情
    河北涿州侯书花、宗景霞被绑架,现下落不明
    河北涿州法轮功学员王源和杨学华被迫害情况
    河北涿州城镇乡村部份大法学员揭露当地恶徒恶行(五)
    河北涿州城镇乡村部份大法学员揭露当地恶徒恶行(三)
    河北涿州城镇乡村部份大法学员揭露当地恶徒恶行(二)
    河北涿州城镇乡村部份大法学员揭露当地恶徒恶行(一)
    李刚、李河绝食抗议32天,河北涿州迫害还在延续
    涿州凌云工业集团公司大法弟子葛志军一家的悲惨遭遇
    法轮功学员董汉杰给涿州矿山局全体职工的信
    河北大法弟子李刚被迫害至生命垂危
    河北涿州市葛志军2001年被非法判刑8年
    保定劳教所折磨大法弟子 个体商人、教授、副检察长等均遭毒手

    所在单位:
    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国保队长(业军):手机:13333126638,13703361286国保大队副队长杨玉刚:13333126768大案队:邢术锦13333126626刑警四队;赵增健13333126678刑警五队:杨贵福13833081618林屯派出所所长:刘景生13333126919涿州市看守所:0312--3909446
    国保队长(业军):手机:13333126638,13703361286
    国保大队副队长杨玉刚:13333126768
    大案队:邢术锦13333126626
    刑警四队;赵增健13333126678
    刑警五队:杨贵福13833081618
    林屯派出所所长:刘景生13333126919
    涿州市看守所:0312--3909446

    受迫害人:
    李刚; 李河; 蔡甫; 宗景霞; 侯书花; 史彩萍; 张素花; 张素花的女儿; 李文斌; 薛普氏; 李秀华; 杨亚芬; 张清义; 张清如; 臧翠青; 王文术〈文树〉; 邢俊花; 高春莲; 王源; 杨学华(李河); 周书红(淑红); 韩宝贵; 张银; 王会兰(王慧兰); 王秀芝; 杜秀兰(绣兰); 牛桂英; 周玉梅; 刘爱娟; 王丽霞(力霞); 马凤霞; 金女; 路(陆)进(晋)友; 申爱强; 伸爱强; 正伟丽; 董俊红; 卢凤兰; 赵玉芳; 李占锋; 贾凤仙; 田桂平; 郑伟丽; 葛志军; 董汉杰; 王羽红; 陈玉红; 谢海鹰(谢海英); 韩玉红; 卢秀云; 韩玉红; 杨世亮; 王云; 曹召会; 董汉杰; 徐淑营(徐淑莹); 陈凌梅; 

    更新日期: 2018-8-22 13:59: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