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张晓芳(小芳)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简介:
    张晓芳(小芳)
    (Zhang,Xiaofang),女 ,年龄未知,

    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七中队队长。

    所长杨春林组织李志强、张小芳、李琦等发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有一百多种,很多酷刑之邪恶下流都是人类社会前所未闻的。如:强灌不明药物、使劲灌水却不让大小便,性虐待:刷阴道、拔阴毛、毒打、电棍、背铐、吊铐、水牢、死人床、坐板、蹲小号、坐老虎凳、超长时间军蹲、上绳、鼻子点浓酸、灌辣椒浓盐水、灌大粪水、冷冻,曝晒等等。

    一九九九年,大法弟子曾庆芳和刘帮秀受尽了劳教所吴所长、教育科长李志强、七中队队长李坤荣(人称“老李队长”),以及李军、张小芳等恶警的折磨,还有劳教所护卫队男恶警非人的酷刑折磨,电棍电、皮鞭打,皮鞋踢,关小间,坐水牢,用带血的卫生巾塞嘴,用手铐吊在铁门上或用绳捆绑在树上,强迫坐军姿,在太阳底下曝晒,整个脸等晒黑了,眼睛不准闭,脚不准动一下,否则拳头、耳光马上就打过来。还让我们面壁站,坐军姿,从早坐到晚,做下蹲运动,用手抱头,两脚并拢,一做就是几百次到一千多次,直到累得晕倒在地上为止。

    在七中队,恶警将韩光荣与另二十几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关在二楼尽头一间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恶警强迫她们从早到晚连续十五六个小时坐在一张小塑料凳子上,不许动一下,不许说一句话,不许闭一下眼睛,强迫她们听邪悟者读诽谤法轮功的书报。炎热的夏天,房间酷似蒸笼,挥汗如雨,屁股长痤疮,都不许动一下。一次,韩光荣和另外两位法轮功学员说报纸上写的污蔑法轮功的东西是邪恶的谎言,被七中队队长张小芳用电警棍电嘴。

    张小芳原一中队队长,在一中队时,专门挑起其它劳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大热天做工要做十六、七个小时,经常干通宵的活,回来还不给水洗漱,全身臭汗,还说是法轮功学员导致的。引起了全中队一百多名其它劳教人员对大法弟子的憎恨,打、骂他们。她还对他们关小间,曾指使其它劳教人员强行把一名德阳大法弟子全身脱光,捆绑通宵,还曾把大法弟子毛君华手膀扯断,不让声张出去。张小芳长期辱骂大法弟子,尖酸刻薄。她还指使其它劳教人员毒打他们。

    大法弟子游全芬有一次衣裤全被打烂,又是下雨天,内裤上全是泥,还几天她不让睡觉,不让洗内裤,打的全身是伤,真是惨不忍睹。张小芳为了让其它劳教人员对他们严加看管,不让炼功学法,就采取两人包夹一名大法弟子的方法,二十四小时监视,还给包夹他们加分作为奖励,很多其它劳教人员为了早点回家,在恶警的逼迫下干出了许多违背良知的事,成了被利用的工具。有的大法弟子采用绝食来抗议和抵制这种迫害,却被恶警灌食,不让睡觉、不让洗澡、不让解便,有几个大法弟子被打得昏死过去。每天还要放邪悟者的磁带,读他们写的书,江××还派马三家劳教所的犹大特务来对他们强迫洗脑,使大法弟子长期处于高压之下。

    曾庆芳在一中队时,一次在车间干活,张小芳走进车间,对她说:“曾庆芳,你如果敢用烧红的铁烫你的手,我就把书还给你。”(是她强行抢走了我的《转法轮》一书)她还没回答,旁边一位同修刘国萍就制止她的不正言行,她就借此机会发狂,陷害,硬说是炼功人刘国萍拿烧红的铁要烫她,当时有二、三十人在场(包括其它劳教人员)。她有权压一切人,她又哭又闹,还把事情闹到了省劳教局,硬逼迫刘国萍写检讨书,给她承认错误,闹得整个劳教所都知道了此事。她打人、用电棍电人,教唆他人诽谤大法,诬陷大法弟子,上诉的恶行她都干绝。

    张小芳对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很卖力,她要求大法弟子一遍又一遍的看栽赃诬陷法轮功的文件和电视,要求背叛信仰的人每天都要写思想汇报,写骂师父、骂大法的话,互相写检举揭发材料,在他们之间挑拨是非,造成人人为敌,人人自危,互相猜疑,互不信任。对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她就用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的办法来折磨。

    张小芳还在犯人中挑选了几十个心狠手黑的人,以加分减教,提供最好的吃住条件等为诱惑,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她在会上叫大法学员写“保证”,表面上不准打骂欺压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暗地里却鼓动犯人越心黑越好。

    一九九九年十月,李冯琪参加集体炼功被绑架到乐山石柱山看守所,因为李冯琪们炼功、背法,被看守所所长带领武警拉出监室暴打,所长和两个武警强行让李冯琪给他们下跪,李冯琪不跪。
    当晚就被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被逼每天五点半起床干奴工,晚上十二点以后才收工,每天只睡四小时。不久劳教所成立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队,张小芳为队长,两百多法轮功学员每天被暴打、电棍电、体罚、不准睡觉 、不准说一句话,李冯琪身上全是旧伤、新伤。每天睡前被逼写所谓思想汇报,李冯琪就写法轮功真相。最后张小芳不管李冯琪写什么了。在劳教所李冯琪亲眼看见有被迫“转化”的人疯了,因为受不了各种惨烈的酷刑,更受不了良心的煎熬。

    到一年半非法劳教期满时,张小芳说:你只要“转化”马上放你回家,还可见上你父亲最后一面。李冯琪这才知道父亲由于思念我吃不好睡不好,抑郁成疾得了癌症。结果李冯琪被非法加教四十天,出狱时父亲已去世四十天。

    一九九九年底,赵忠玲为法轮功上访被金牛区公安分局非法劳教两年。在楠木寺劳教所,赵忠玲遭到极其残酷的迫害。恶警张小芳对耿小俊、毛开明、赵忠玲等戴手铐长达几个月。

    二零零零年一月,张玉春去北京上访,被金牛区邪恶判劳教一年,在劳教所又被加教7个多月。张玉春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打坐炼功时,被警察李干事(德阳人)用狼牙棒毒打后背,张小芳在旁边指使警察毒打张玉春。当时张玉春左胸被打成内伤,脸肿得全部变成紫黑色;张小芳又教唆民管会杂案犯里的吸毒犯用手背毒打张玉春的眼睛,当时被打得双目失明。

    二零零零年,资中劳教所恶警张小芳用手铐把大法弟子铐起来用皮鞋踢,在露天坝中连续罚站近一个月日晒雨淋,张小芳唆使其他恶警来毒打大法弟子们,张小芳让帮教轮流看守大法弟子,不让动弹、不让上厕所。迫使大法弟子不吃不喝,或少吃少喝。

    二零零零年上旬,大法弟子刘长会被非法判劳教两年,在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强制超负荷劳动加工霓虹灯管,有时长达二十四小时不准休息,被犯人包夹,暴晒、跑步、坐军姿。强迫看听污蔑李老师的录像和书籍,强迫写悔过书、揭批书(骂李老师、骂法轮功)、决裂书等,从肉体上、精神上、思想上折磨大法弟子。参与迫害人员有张小芳、李科长及护卫队等。

    二零零零年新年前,大法弟子毛坤被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六月,劳教所针对法轮功学员专门成立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七队。主要目的是“转化”法轮功学员,强迫她们放弃信仰法轮大法“真、善、忍”。因毛坤坚决不“转化”,不听从中央派的马三家劳教所“帮教团”的强行洗脑教育,当面揭穿了她们的“转化”谎言,被前后关小间二次,60多天。那个公认最狠毒的队长张小芳叫吸毒人员来包夹她(也就是24小时监视),不许说话,挺胸直腰坐,稍微动一下或坐得不直就会被包夹打骂。

    二零零零年六月,王××(女所长)、李自强(男科长)、李××(女、人称老队长)、张小芳、李军(女队长)等为了强迫大法弟子违心表态放弃信仰,封锁了七中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队,七、八、九三个中队都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调来所里的“护卫队”(全是男子)和十七名吸毒人员做打手,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在一片谩骂声中,打手们用电棍、警棍,拳打脚踢对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白发老人和年轻姑娘,手段之残忍,叫人目不忍睹。

    二零零零年六月,乐山的大法弟子李凤琪被队长张小芳指使吸毒犯李××等用钢金条抽打她,她双手的肉被打掉很多。老李队长(五十多岁)用钢笔尖钻大法弟子的穴位和致命处,她还扬言说: “有××党撑腰,把你们打死火化埋了都不犯法。”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陶菊花和所有的大法弟子一样被送进所谓的封闭式管理的迫害法轮功的中队。去之前就听吸毒犯人在讲,七中队是专门整法轮功的,在每个中队抽最恶的民管会去打法轮功学员,由全所最恶的队长李坤容、张小芳任队长,全所的吸毒人员都怕它们,而且买了很多手铐和电棍。

    二零零零年七中队队长张小芳大吼大叫,她和恶警廖小林用电警棍电击韩光荣和彭仕琼、朱均秀三人的嘴和脸,当时只见蓝色的电弧光“啪啪”作响,当时三人的脸就红肿起来。张小芳还歇斯底里的恐吓道:“到了这个地方,就要给我闭嘴,哪个说话就弄出去打针,打得她心肌缺血,脑壳缺氧,打得她闭嘴。”

    二零零零年底,李智和74岁的老父一起进京上访申冤。被金牛区邪恶非法劳教一年。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李智的右腿被队长张小芳用电棍拼命抽打了十多下,几乎一个夏天右下腿都是青紫色的。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一日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郑尚碧就被米易公安局恶警柴发祥、林海等押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七中队迫害六个多月。在劳教所遭到队长张小芳、副队长秦某某等人的残酷迫害,郑尚碧的身体被摧残的不行了,才保外就医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九月,大法弟子杨兴春被送到资中楠木寺七中队,队长张小芳、张干事、廖管教、秦队长把杨兴春绑架到医院迫害,一天只许上一次厕所,两人包夹杨兴春,大法弟子之间不许说话,有一段时间张小芳、张干事等恶警每天中午把杨兴春弄来曝晒,恶人们每时每刻都在给杨兴春们洗脑,在那种高压下使杨兴春长期失眠,行动都不方便了,痴呆,周身肿,经医院检查已经不行了,办监外执行于二零零一年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四日,大法弟子黄英因散发真相资料,被崇州市公安局一科科长龚中等一伙再次抄家,抄走所有大法书籍后,再次被关进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强行灌食折磨、毒打、打耳光、关小间,长期体罚,强行灌听各种邪恶音像等。7中队邪恶队长张小芳、秦某、管教潘某、毛某某、安某某对我严管,长期体罚面壁,不准上厕所,用各种手段强制“转化”,经常被脱光衣服搜身……一直非法超期关押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才回家。

    在劳教所里,因大法弟子不向邪恶妥协,恶徒们用一种叫爬坊彪的酷刑连续站六天(从早晨六点到晚上十一点左右)并强行洗脑,历尽各种苦难。之后每天还坐军姿十五小时(坐在凳子上,腰要挺直,双腿膝盖并拢,双脚后跟并上,双手伸直平放在膝盖上,目要视前方,全身不能动一动),恶徒不许说话,放上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录音或由普教读诽谤大法和师父的书,长期这样洗脑。十八小时左右才上厕所,实在忍不住就地便了。

    大法弟子张琴芳拒绝配合恶人,不喊干部好,恶徒两天两夜不准她睡觉。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没错,不承认自己是劳教,不报数,冬天三天三夜恶徒不许她睡觉、强迫站军姿,七天七夜不许上厕所,拉在裤子里被包夹用恶毒的语言羞辱,并被加刑二个月。劳教所恶警张小芳队长说:“中国天地、空气都是共产党的、江泽民的,要炼功就不要在中国,七中队我说了算。”

    二零零二年八月,正是高温天气,张晓芳、队长秦某、管教王某、干事番某等指使二十来个吸毒人员每天将祝霞、吴厚玉、万古芬、李红艳、何玉梅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拖倒,在七中队用建筑渣铺成的凹凸不平的坝子里拖来拖去,她们的衣裤、鞋子被磨烂,身体多处被拖伤。休息时还强迫她们站在坝子里曝晒,不准喝水、上厕所,每晚站到三点。祝霞的右边臀部、双膝外则,后腿大片被深度磨烂,鲜血和衣服粘在一块,扯都扯不开;吴厚玉的双膝外侧,踝骨处侧肉被磨烂,全身被吸毒人员捏、掐得青一块,紫一块;万古芬被全身拖伤,头不由自主的摆动,小便失禁。

    张小芳指使吸毒人员在地上放长条凳,凳上放砖,让祝霞坐上去,又在双腿上放砖,然后坐上人在上面来回摇摆,把嘴塞紧以防惨叫声被人听到。经常抓住祝霞的头发将头往墙上碰,边碰边骂:“碰死你,碰死你,甩在山沟里无人知道,把你碰成脑震荡,碰成疯子!”她自己碰累了就换吸毒人员来接着碰。

    二零零三年初,张晓芳与犯人对大法学员艾克秀只要一炼功就用电棍电她。

    在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里,三年多来,对待坚持信仰的法轮功修炼者高压迫害,用七中队队长张小芳的话讲:“要治你,有的是办法!”张晓芳经常用下流肮脏的语言辱骂大法弟子,指使吸毒人员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大法弟子,不准说话。每天强迫一些大法弟子站军姿面壁到十二点多。

    一名广汉法轮功学员许平抗议说:“每天干重活,而给的食物还不如一只鸡的食物份量,那有人的生存权?!”立即被拖入值班室,遭张小芳等恶警殴打。出来时,许平被打得脸变了形,全身是伤。张小芳还用穿钢钉皮鞋的双脚又在许平的脚背上跳踩,只见许平双脚被踩烂,还罚面壁长时间站着,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准合眼,被恶徒们拳打脚踢守着,恶徒们换班睡。

    资中市楠木寺监狱恶警主要以减刑、对外打电话等方式诱使(纵容)吸毒犯(包夹)积极迫害大法弟子,参与迫害的有当时的队长李琪(音)、张小芳、姓任的队长,副队长刘丽萍(音),指导员岳秀琼,管教徐霞、李霞、吴云慧等。恶人(吸毒犯):宋丽、宋丽梅、李静、陈芳(为了讨好队长其自称陈琪)、刘丽江、侯婷婷、林燕等。乐山市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五年发生的迫害案例:
    1、大法弟子杨三琼被打掉三个牙齿。
    2、大法弟子王栋被迫害成胃出血。
    3、大法弟子吕燕芬被揪乳头、多次被毒打。
    4、大法弟子吕燕飞遭受的迫害非常严重,经常被吸毒犯毒打、被灌浓盐水,用牙刷插入阴道,剪怪发型等。
    5、大法弟子刘品秀被绑架进去第一天就被四、五个吸毒犯毒打了一个下午,后来又多次被毒打,造成身上的青紫块半年后还没消完,每天只能睡一个小时的觉,还不能上厕所,不能洗漱。
    6、大法弟子龚星灿因忍受不了不能上厕所的痛苦被迫跳楼,造成小腿骨折。
    7、大法弟子童桂琴、大法弟子杨少培(音)、大法弟子谭德碧也经常被吸毒犯毒打,被迫害得神志不清。

    楠木寺的女恶警非常凶残,千方百计折磨大法弟子,强迫50岁以上的大法弟子面墙站着叫“巴起”,意思就是象爬山虎巴在墙上。50以下的面墙双手举过头顶,而且必须伸直叫“飞起”。一天举16、17小时,就连吃饭也不准坐下或蹲下,有好几个大法弟子几乎是昏倒,站立不稳,看守的刑事犯就骂不绝口,拳打脚踢。同时不让睡觉,不准洗脸、洗脚,不准出屋,不准喝水。恶警们怕我们把它们迫害我们的事实告诉刑事犯,就绝对禁止我们说话,动辄就电击、暴打,甚至加刑期。恶警张小芳说:“谁说话就是脑子有问题,我们就把她弄去输液、打针,直到不会说话为止。”在楠木寺很多大法弟子被加刑期,一个乐山的大法弟子刑期过了半年还不放她,家里老母和幼女无生活来源,生活非常凄苦。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迫害类型:
    电刑绑架/劫持不准上厕所禁止学员相互说话暴晒逼迫放弃信仰高强度超负荷劳动体罚践踏信仰毒打/殴打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摧残性灌食关小屋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剥夺睡眠强迫观看迫害过程定期思想汇报制度坐小板凳长时间保持痛苦姿势电击手铐/脚镣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两次被劳教-四川乐山李冯琪控告元凶江泽民
    四川中共政法委黑恶势力2012年罪行综述(2)
    四川苍溪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情况
    四川古蔺县法轮功学员三次遭冤狱迫害经历
    四川米易国保、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十二年罪行录(三)
    四川省南充市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情况
    四川成都金牛区中共黑恶势力历年罪行录
    成都会计师狱中绝食抗议迫害数十天
    我所见证的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野蛮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实
    四川资中市楠木寺监狱迫害乐山市大法弟子
    在天府之国发生的罪恶(四)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罪行
    在天府之国发生的罪恶(一)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罪行
    遭劳教劳改六年 四川六旬老妇再遭警察劫持
    四川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事实
    四川省米易县大法弟子杨兴春被迫害事实
    揭露迫害崇州市法轮功学员黄英的恶人
    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恶警张晓芳的犯罪记录
    四川“十佳青年卫士”张小芳实为十恶禽兽暴徒
    四川艾克秀被迫害的经历及严正声明
    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高墙内的罪恶
    四川彭州市利安乡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毒打、酷刑改变不了她的信仰
    修大法摆脱疾病 说真话反遭劳教
    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凌辱摧残大法弟子
    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犯罪狱卒不择手段折磨修炼人
    我被劫持在拘留所、劳教所、精神病院的遭遇
    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对我们的野蛮折磨
    我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见闻
    揭露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野蛮暴力
    15064.html#chinanews0820

    所在单位:
    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区号:0832传真:5212057总机:521205l、5212052办公室:5212057地址:资中县公民镇楠木寺 邮编:641200所长:王保军 5212189(办)教育科科长:李志强八中队队长:李奇七中队队长:张小芳
    区号:0832
    传真:5212057
    总机:521205l、5212052
    办公室:5212057
    地址:资中县公民镇楠木寺 邮编:641200
    所长:王保军 5212189(办)
    教育科科长:李志强
    八中队队长:李奇
    七中队队长:张小芳

    受迫害人:
    杜永宁; 张树清; 黎中明; 张世芳; 李阳芳; 陶菊花; 李秀茹; 杨红英; 张远林; 刘长会; 黄成会(黄承会); 朱均秀; 李凤琪(李凤启)(李冯琪); 彭仕琼(世琼); 毛坤(毛昆); 韩光荣; 蒋智芳; 张文红; 

    更新日期: 2017/1/23 7:52: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