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谭彦军

    简介:
    3949、谭彦军(Tan,Yanjun),男 ,40岁,黑龙江省鹤岗市法轮功学员谭彦军,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被非法绑架、关押被酷刑折磨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七日含冤离开人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工农公安分局原新南派出所所长章平等绑架谭延军并抄家,非法抄走很多法轮功书籍、法轮功资料、录音机、录像带等,并非法关押在鹤矿拘留所2个多月。

    二零零零年三月一日,工农公安分局原新南派出所所长张军带领十几个警察再次去谭延军家进行非法抄家,非法抄走法轮功书籍、录音机等,把他绑架到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他遭受酷刑和刑事犯的各种体罚和殴打。谭延军被关押在鹤岗市第一看守所七个多月,身上长满了疥疮。不让家人见面,家里两个孩子无人抚养,谭延军在绝食九天昏死过去。狱医杨占军检查发现没有了血压,脉搏停止跳动。鹤岗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司机张强在谭延军家附近小市场找到他母亲,把他接回家中。

    二零零二年一月九日,工农公安分局原新南派出所所长张军和几个警察把谭延军绑架到原新南派出所,关押在二楼没窗户的小黑屋里。张军又带领警察砸开他家窗玻璃跳进去,非法抄走法轮功书籍、法轮功师父法像、录音机、录音带、录像机、录像带、皮包、存折、户口、房照等私人物品和一千八百元现金。

    在原新南派出所,谭延军被原工农公安分局副局长李树江(主管迫害法轮功)和警察恐吓威胁,被惨烈的迫害,刑讯逼供一天一夜,被毒打的不能自理。两个警察架着他两胳膊,抓住他手指在很多空白的案件材料单上按了手印,留着编写构陷他的材料用。谭延军被打成重伤,劫持到鹤岗市第一看守所,是被警察拖进监号的,第一看守所门卫白先生同情他,把事实真相告诉了亲属。

    谭延军在鹤岗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李树江经常用掰手指等酷刑逼供,他经常被残酷迫害晕死过去。在第一看守所和谭延军同牢房的法轮功学员都知道。谭延军每次醒过来,李树江都问他:你恨我吗?市委书记张兴福说了,对法轮功怎么整都行都不过份,我打死你有名额,出了事上级给承担。工农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孙学平参与迫害。谭延军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

    有时警察酷刑折磨完,将他送回第一看守所时,第一看守所所长李迎臣看到他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曾追着责骂过这群警察。谭延军伤势很重,被调到少年犯的牢房,和法轮功学员付德田在一起。他生前曾托犯人将他被酷刑折磨的信传到女牢房的法轮功学员手中。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鹤岗市工农区新南派出所张志鹏和几个警察去新南小学把谭延军女儿、儿子从学校抓到第一看守所进行威胁、恐吓,让他女儿、儿子交代他们家去的人都叫什么名字,都谁和他爸爸来往?他女儿、儿子不说。张志鹏和几个警察把他从监号里拖拽出来,谭彦军坐在椅子上往下倒,坐不住。谭彦军被李树江刑讯逼供打的两面脸青紫肿胀,面部起着小水泡有结痂、有感染的,看不清原来的白面书生的模样了,他女儿、儿子没认出自己的爸爸。谭彦军对两个孩子说:“你俩回家告诉你爷爷奶奶、姑姑,爸被警察打的耳膜穿孔,打出心脏病,经常发烧,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带爸去鹤岗市人民医院(鹤岗市公安医院)做了法医鉴定。” 他女儿、儿子听出是爸爸的声音,才认出是自己的爸爸,两个孩子上前抱着爸爸痛哭不止。
    鹤岗市工农区检察院罗玉波,法院开庭罗玉波是迫害谭彦军的公诉人,哥哥谭延苓参加开庭。工农法院刑事庭庭长张建新构陷谭彦军,非法冤判九年。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三日,第一看守所狱医杨占军又一次通知他妹妹给谭彦军交1000多元做法医鉴定。谭彦军已经动不了了,需要用人抬着。鹤岗市中级法院法医孙晓军监视谭彦军做法医鉴定。在做心脏鉴定时,孙晓军向他妹要去一百元钱递给鹤岗市人民医院心脏科主任邹爱春,他们不知道要什么钱。谭彦军被鉴定出:强直性脊椎炎、双腕关节骨质关节炎、结核病、窦性心动过速、风湿病、颈部、腰部、双下肢活动受限,需要住院治疗,可以暂缓监外执行。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五日,第一看守所所长李迎晨、狱医杨占军、副所长孔繁岐(奇)和司机张强,把谭彦军送到离我家百米远的胡同里。谭彦军得知父亲被迫害离世,哭了三天。作为父亲唯一的儿子,不能再为父亲尽孝终身遗憾。

    谭彦军因为经常被酷刑折磨,导致关节僵直,活动受限,在家里躺不下,坐不住,半依半靠墙壁,生活不能自理,经常发烧咳血,睡不着觉,吃不下饭,手抖不会动,瘦的皮包骨,头像骷髅,脸瘦的变形,不能站立和行走,由他母亲喂饭照顾生活。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七日,谭彦军流着眼泪,望着十六岁的女儿和十一岁的儿子,睁着眼睛、张着嘴,含冤离开人世,年龄四十岁。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父亲、弟弟被迫害致死-谭延苓控告元凶江泽民

    更新日期: 2016-4-11 11:36: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