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王建华

    简介:
    3950、王建华(Wang,Jianhua),男 ,年龄未知,河北省平泉县平泉镇大法弟子王建华,在历经劳教所、洗脑班、看守所的种种酷刑摧残后,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七日含冤离世。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王建华去内蒙古宁城县办事,散发法轮功真相材料时,遭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宁城县“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在宁城公安局里,王建华被讯问姓名、住址、材料来源及其他同修情况时一言不发。国保恶警使用了吊铐、背铐、死刑床、老虎凳、电击等二十三种酷刑折磨他,然后给他扒光外衣,只穿内裤铐在铁椅子上整整一个白天,仍然一无所获。他们从王建华身上搜出存折,到银行调取了他的个人信息,折磨了他二十四小时,把他关进宁城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二、三,王建华被送往图牧吉劳教所,分在严管队。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皇历四月初八),王建华与关押在一起的同修背诵经文,庆贺师父生日。恶警支文奇就叫他们出去站军姿。大队长张亚光站在楼前的台阶上嚎叫:你们(恶警)都给我听着,他们(法轮功学员)动一动脚,你们就给我打,打坏了。我负责。狱警先把绳子泡在水里,把王建华、刘占玉、刘勇军、单晓晨、王占祥等多名学员先拳打脚踢、橡胶棍抽打一顿,再逐个上绳,绳子都勒进肉里;他们还对法轮功学员上抻刑,让四名普教分别抓住一只手或脚,用力向四个方向用力拽,致使王占祥下肢不能站不能走,上厕所得别人背着去。对此非人折磨,王建华绝食七十二天抵制迫害,一直被关小号三个多月。二零零二年王建华劳教期满时,才从小号里放出来。回家后,他梭子骨处被绳子勒的伤痕依然清晰可见。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二日,平泉县“六一零”人员、国保大队长胡启文带领多名警察,晚上以看水表为名,非法入宅搜查,把王建华一家三口都绑架到国保大队。王建华被非法刑拘二十三天,六月四日才放回家。在这期间,平泉公安局副书记、“六一零”头目佟立军、国保大队长胡启文调用洼子店精神病院的大夫,用电精神病人的电棍,对王建华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电击酷刑。他们把王建华按住,四肢铐在床上,四周围了一圈警察,五根电棍一起落下。胡启文喝令,一边电一边问:你还炼不炼?王建华说:炼!电死也炼!胡让加大电流电,并说:我就不信整不服你,北京就是这么搞的,整一个服一个。佟立军说:对法轮功没有法律,打死白死。就这样,一直电到电棍没电了,他们又换了一茬新的继续电。大约有半小时,电棍漏电,反击回去,他们才停手。电完后,王建华的手脚肿得象包子,脸上肿得象南瓜。四个人把他抬回看守所。二十天后,他回家时,脑门、太阳穴、手和脚、肋骨处被电伤结的厚厚的痂还在。

    二零零八年五月八日下午五点三十分,王建华妻子于秀芳正骑自行车去上班,突然间四、五个不明身份的人冲上来,将我野蛮绑架,随即非法抄家。当晚,他们又到距县城五十华里以外的石拉哈沟铁矿,将正在值夜班的王建华绑架至国保大队。此次非法行动,是“六一零”头目佟立军、国保大队长刘国权在公安局坐镇指挥,国保警察宋占生、穆保民、佟彦会、王小凤(女)等现场抓人的。于秀芳与丈夫王建华被绑架后,他被“六一零”送到保定高阳劳教所,体检时血压超过200,劳教所拒收。又去了几个大医院检测,结果相同。警察被迫把他拉回来,又关进看守所一段时间,大约在二零零八年七月下旬,把他送到承德市“六一零”在承德县南园子办的洗脑班。王建华感觉饭里有问题,就绝食一周。八月末得以回家。“六一零”派人监视居住。

    于秀芳被绑架后,非法关押在平泉看守所。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被非法批捕,六月五日,被非法起诉到平泉法院,在“六一零”头目佟立军的指使下,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我被非法判刑三年,上诉无效。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二日凌晨被送往石家庄鹿泉寺河北省女子监狱关押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王建华又被平泉县国保大队佟彦会等数名警察劫持到承德劳教所迫害。狱警叫法轮功学员排成队骂大法师父,看谁嘴不动就用电棍电。二大队长张文杰利用普教缪井余、侯德成监控法轮功学员。二恶人非常凶狠,缪井余经常在图书室的小屋里用竹棍抽打王建华的脑袋,打得他满脸是血。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冬至那天傍晚,承德劳教所的大队长马冀红和县国保大队佟彦会,把王建华连人带行李扔到他妹妹王会敏打工的平泉家乐家地下超市,就跑了。此时的王建华反应迟钝、双目发呆,口齿不清,语无伦次。他双脚抬不起来,迈不出步,双手不灵,解系不了裤带,和被绑架走时精明强干、活蹦乱跳的王建华判若两人。这时的王建华已不能自理,妹妹为了照顾哥哥,只好辞去刚刚找到的工作。两个人都没生活来源,我们的儿子刚出校门,在千里之外打工,收入甚微,要维持父亲、姑姑和他自己三个人的生活,其艰难困苦可想而知。

    王建华在妹妹的精心照顾下,通过学法炼功,身体逐渐恢复。然而二零一零年春天,国保、“六一零”人员又跳墙入室骚扰,致使王建华精神受到严重刺激,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七日含冤离世。此时距他劳教期还有八个月零一天。于秀芳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七日从监狱回来时,才知道丈夫王建华已不在世七个多月。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河北王建华遭迫害致死-妻子控告首恶江泽民

    更新日期: 2016-4-11 12:40: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