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高一喜


    高一喜




    高一喜


    高一喜家属


    2016/4/19高一喜家被抄家。


    涉及迫害高一喜致死的具体单位依次:牡丹江看守所、检察院驻所办、先锋分局


    迫害高一喜致死的牡丹江市公安医院


    涉案迫害高一喜致死的医护人员


    高一喜生前查体申请单


    高一喜生前的床头心电图记录

    简介:
    3964、高一喜(Gao,Yixi),男 ,45岁,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半夜,牡丹江市年仅四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高一喜与妻子被警察从家中绑架,时隔十天,四月三十日,家属被告知高一喜已经死亡,在火葬场。看守所冠以“绝食死”,而其背后,确切地说高一喜是被实施了“抢救”而死。

    高一喜,男性,一九七一年七月十四日出生,初中文化,身高一米七三,家居原址黑龙江省穆棱市穆棱林镇八委一组。高一喜是家中的老小,也是爸妈兄姐们的最爱,他为人正直善良,性格开朗,胆大心细,聪明能干,曾做过企业的管理层工作。二零零九年,高一喜经常看《转法轮》一书。二零一二年,高一喜不幸患上了青光眼,视力降到了零点一二,几近失明。想到妈妈的眼疾在法轮功修炼中康复的奇迹,高一喜坚定了修炼,很快双眼恢复正常视力。

    高一喜知道自己得到的是什么,从那以后,他对法轮功的修炼真的是不离不弃。感恩的心促使他在自家室外门上贴了一副赞颂法轮大法的对联,没想片警王学义领着林业局公安国保警察欲非法抓捕高一喜,高一喜夫妇不得不卖掉住房,漂泊到邻近的牡丹江市,租房打工维持生计。女儿小美心和老妈妈仍在穆棱镇相伴生活。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十点多钟,高一喜租住的房门外传来了连续不断的撬门声,半个小时后,四个带着白手套的着装警察破门入室,强控高一喜夫妇不准动。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开始搜查家中所有物品。

    当一警察看到一台笔记本电脑时说:不是说是联想电脑吗?这也不是联想啊?有人打电话又叫来公安局国保的几个警察。他们仔仔细细的翻箱倒柜,角角落落都不放过。把所有衣物、生活用品翻倒出来,整个房间一片狼藉。同时对他们搞乱的了的室内物品进行了录像、拍照和详细的记录。

    最后在高一喜家翻出真相币和现金一万多元、二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大法书籍、若干真相资料、电动车、私家车(车后门已被撬坏)等很多私人物品全部被抢走。

    四月二十日凌晨一点四十分,高一喜、孙凤霞夫妇被劫持到牡丹江市公安局先锋分局立新警务室。先锋分局刑事侦查队副队长于洋和警察郭浩楠对孙凤霞非法审问;同一社区南江社区警务队副队长宋志刚和值班警察郑伟民对高一喜非法审讯。问他们做过什么宣传法轮功的事,是否认识其他法轮功修炼者。高一喜拒绝回答一切问话及在询问笔录上签字。

    四月二十日早晨五点二十分,牡丹江市公安局先锋分局南江警务室副队长于少权与立新警务室副队长吕洪峰、值班民警郑伟民等分别将高一喜和孙凤霞等三位女性法轮功学员送到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
    按照惯例,凡是进看守所的人无一遗漏的都得体检身体,特别是法轮功学员,身体不合格,一定是拒收的。据说他们对高一喜体检健康。(体检记录家属多次索要至今未给)随后,看守所狱警李玖春对高一喜入所签字接收,非法关押至八号监室。

    四月二十日下午,在第二看守所审讯室,先锋分局刑侦队副队长于洋与警察郭浩楠对高一喜和孙凤霞分别进行第二次非法提审。两次审讯中,高一喜对指控的罪名否认并拒绝回答提问,不在审讯笔录上签字。当警察最后问高一喜有什么补充说明时,高一喜发出了他的心声:法轮大法好!这几个字被警察记录在询问笔录中。

    四月二十一日上午,高一喜十六岁的女儿高美心接到先锋分局吕洪峰打来的电话,方得知爸妈已被警察非法拘禁。高美心和八十七岁的奶奶姜自香急忙从穆棱市的家中赶到牡丹江市。祖孙二人费尽了周折才找到先锋公安分局,被告知吕洪峰不是那个单位的。打电话问寻,却没人告诉吕的地址。祖孙俩挨着个地方找遍了先锋分局所有警务室,两天后在立新警务室找到了吕洪峰。高美心和奶奶要求见高一喜和孙凤霞。吕洪峰说不行不能见。

    四月二十五日上午,高妈妈再找到吕洪峰,一把拽住他说:“我要我儿子儿媳,他们犯什么罪了,凭什么抓他们,快把他们放了啊。”吕洪峰使劲一甩,把高母甩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差点摔倒在地;

    四月二十七日下午,先锋分局刑侦队副队长于洋和警察乔树成对孙凤霞第三次非法提审。然而,卷宗并没有显示高一喜在这方面的记录。

    四月二十八日上午,高美心给吕洪峰打电话要求见爸爸,吕洪峰说把案子交给局国保支队长李学军和于洋了,不要再找他了。

    高一喜在牡丹江第二看守所以绝食的方式抗议对他的非法拘禁。所长马国栋和医生温志远对高一喜家人证实说,对高一喜进行了胃管灌食。

    自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日至二十八日,高一喜累计在牡丹江看守所被非法拘禁八天八夜。这短暂的八天时间对于一个自由人可以说是人生瞬间中的一瞬;可是对于一个被非法拘押在人间地狱里的他,度日如年的八昼夜,不知他经历些什么为人不所知的……

    牡丹江市公安医院是市公安局与牡丹江市骨科医院联合组建。牡丹江市骨科医院(牡丹江市公安医院)隶属牡丹江市第二人民医院,是一所集医疗、科研、急诊急救为一体的综合性医院。医院等级为一级甲等。该医院是牡丹江地区治安案件、刑事案件、交通事故的急诊救治定点医院,负责市公安局管辖的治安案件、刑事等创伤及看守所在押人员病患的医疗救治和法医鉴定工作。现有职工近三百人。

    公安医院四楼设有牡丹江市公安局监管监区,通常称“监区医院”,专门收治看守所、监狱被羁押的患者,有警察把守。据内部知情者说,公安医院内设的监区医院归牡丹江市公安局直管,不归公安医院管理。

    高一喜的所有“病历”的检验治疗单据,均为骨科医院出具。

    据看守所警察讲,被关押在看守所的高一喜,因不服关押,以绝食抗争,期间拒绝静脉点滴。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多,将其送往公安医院。而接诊的骨科医院称是以“重度营养不良”收治,而在病案管理室查到看守所是以“肾衰竭”,送进医院的。

    十点二十分,监区医院内科正式接诊,高一喜被就诊在公安医院一号病房一床。

    与公安医院交接沟通的联系人是牡丹江市公安局监所管理支队王志伟。“监区内科”责任主治医师为唐淑艳,科主任、副主任医师、质控医师为窦香芝,住院医师为张丹,责任护士,质控护士为周景霞。这是为高一喜“检查、治疗、监护、报病危、宣布死亡”全程治疗抢救的骨科医院的主要医护人员。

    监区内科对高一喜进行了详细的体检:包括全血二十四项、尿常规二十四项、肾功系列七项、乙丙肝测定、血常规(五分类)、血尿酸、血脂、血糖、肝功系列、心电图、胸部CT(双肺、心影、大血管)、全腹彩超(肝脏、胆囊、胰腺、双肾、双侧输尿管、膀胱、前列腺)、彩超心脏加左心肺功能约五十多项。

    公安医院对高一喜的体检报告数据显示:CT检查结果:胸廓对称,双肺纹理清晰,走行自然,肺野透光度良好,未见异常实变影,双肺门不大,纵隔窗示纵隔无偏移,心影及大血管形态正常。胸部平扫未见异常。报告医师为刘玉鑫,审核医师为张学志。全腹彩超报告显示:高一喜肝脏、胆囊、胰腺、脾脏、双肾形态正常,回声均匀,未见占位、扩张。

    查体记录显示为:神清语明,颈软,双肺呼吸音粗糙,未闻及干湿性啰音,心律:68次/分,节律齐,音纯,无杂音,腹平软,肝脾肋下未触及,双下肢无浮肿。通过全面各项医检,高一喜的身体是健康的。
    四月二十九日上午,高一喜的女儿高美心和奶奶从穆棱镇来到牡丹江再到立新警务大队刑侦队,找到办案人于洋,还有牡丹江公安局国保支队马群。高美心和奶奶要求见高一喜夫妇,于洋和马群都说不行。
    中午,高美心和奶奶到第二看守所想直接见到亲人,没想到,祖孙俩意外得知高一喜人已经被送到公安医院。
    下午一点左右,高美心和姜自香祖孙俩,不知道自己的亲人短短几天时间身体出现什么症状了。她们顾不上口渴路不熟,急急的边打听边赶往公安医院。到医院后,在监区病房外看到很多警察,娘俩坦言要求见高一喜。看守所警察,包括医生温志远都在高一喜所在的病房里,她们打听不到一点情况,情绪更加焦虑不安,不知道那些人在守候着什么。
    高美心和奶奶从下午一点到晚上九点在高一喜住院的监区内科病房门外哭诉着,呼喊着,女儿要见爸爸,老母要见儿子,苦苦哀求,没有人对这老小“开恩”。当时看守所医生温志远,从高一喜病房进进出出的走了好几趟,一会儿说高一喜醒过来了,一会儿又说高一喜快醒过来了。高美心和奶奶非常想知道高一喜的身体状况究竟怎样了?可是这些人却不予告知。八十七岁的高母情急之下支撑不住身子,一下瘫软倒在了地上……
    虽然与病房只隔一层门,一堵墙,可她们一点都听不到里面的声音。高美心却在人堆中听到一个人小声嘀咕着说:公安局的人都不知道,她们怎么来了?祖孙俩坚持见人,警察就是不允。最后,娘俩被威胁恐吓报110抓走,谎称以五千元医药费胁迫这一老一小尽快走人。
    祖孙俩就是坚持见人,仍然不允。当晚八点多,这些警察做出了另类安排,公安医院来了很多人,有穆棱市第二中学高美心的班主任老师、穆棱林业公安片警、社区杨姓人员、高一喜妻子孙凤霞单位两女性和牡丹江市公安的数名警察,这些人力劝这一老一小回家。其中有人还对高美心说:你爸没事的,过几天就好了。晚九点多钟,高美心和奶奶被强行带上一辆灰蓝色的轿车,后面跟着一辆白色警车,车号是黑C·M7274.
    据看守所所长跟家属的交代中说,高一喜进来就绝食,八天中给他打营养液,他拔针不让打,就给他做了两次灌食。
    法轮功学员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被迫害,有很多人绝食反迫害,十天、半个月,甚至一个月食水不进都没有问题,八天时间根本就不会有生命危险的,而且中间灌了两次食,怎么会饿到生命垂危的程度?这是家属的最大疑问。
    据目击者称:四月二十八日上午,高一喜是自己走入监区病房的,但是刚一进去就无力的靠在墙边。就是说高一喜进公安医院时,是有行动能力和语言能力的。点滴一直在继续着,最初对他进行注射时,他自行拔掉了针头。后来,他被约束带捆绑在床上,开始时胸部一道,腿部一道,右手戴着手铐,胳膊伸向右斜上方,吊在床头上面的铁环上;左手带着另一只手铐,被铐在左侧的床栏杆上。高一喜晃动手臂和身体,右胳膊累了的时候,还时不时的晃动一下手臂,缓解缓解,并不时的用语言表示抗议。
    随着注射过程递进,高一喜的动作幅度逐渐的减少,活动间隔时间延长,后来似有阶段性昏迷;
    四月二十九日一早,医生窦香芝对高一喜再次进行查体,记录为:神清语明,颈软,心律68次/分,节律齐,音纯,无杂音。

    四月二十九日上午,高一喜基本就是处于无反应状态了,语言能力和行动能力基本丧失,被吊着的胳膊也不动了。

    两天的时间点滴一直没有停止过,但是四月二十九日有犯护(犯人护士)频频地给高一喜接尿,尿量显示大增,接完后就拿出去。

    四月三十日零时—五时,药物注射仍然继续。人已经没有什么反应了。

    四月三十日五时,公安医院医嘱显示:5:00,静脉续点,注射葡萄糖注射液150毫升;盐酸巴多胺200毫克。指令医生为唐淑艳,执行护士为杨玉莹。

    几乎同时,六七个医护出现在病房内,忙忙碌碌的对高一喜胸外按压。
    5:05,一次性静脉注射五种药物;5:10,再次静脉注射五种药物。
    5:19,床头心电图记录显示,全心停搏。

    此项报告的检查时间为当天下午十五时十九分,也就是在医院宣布高一喜死亡后的十小时检查“全心停搏”,而且记录纸是单独贴上去的,这个时间高一喜早已在殡仪馆面临着强行解剖了,这样的时间怎么能明目张胆的骗了人呢?!

    就在高美心和奶奶被送回家的八小时后的四月三十日早,高一喜被公安医院 “抢救”死了,五点四十分监区医院医生宣布高一喜多项器官衰竭并猝死。

    根据公安医院主治医窦香芝陈述,四月二十九日公安医院已向办案单位先锋分局、监管单位第二看守所下达过病危通知。而高一喜老母亲和女儿,就在高一喜的病房外的咫尺之间却被残忍的隔断了诀别的最后一面。

    高一喜在牡丹江市公安医院整个住院时间为四十三小时。经过两天几十项系统检查,人还在健康的情况下就被迅速的宣布器官衰竭、猝死?

    高一喜被“死亡”后,看守所警察对高的妻子孙凤霞说,你可以请律师,免费的,但是不能请维权律师。这些警察和医生究竟在联手掩盖着什么?

    外界质疑高一喜是被活摘器官而死,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员对涉案责任人之一 、牡丹江市610办公室综合科科长朱家滨调查取证,朱家滨不仅承认把高一喜的器官活摘完卖了,还猖狂地说:老子叫屠夫,专门干活摘的!

    四月二十七日下午二点,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高一喜的家人:二哥、二姐、二姐夫、外甥、小姨及他的女儿高美心,一起去龙凤殡仪馆看望高一喜遗体,这是自去年四月三十日高一喜去世后家属首次被允许前来探望。二十余名着装警察和多名便衣严防死守,现场强行安检,家人被分成两组分别进入,只能三米外观看遗体,不到两分钟就被警察蛮横驱赶,高一喜女儿被警察推倒在地。

    牡丹江市年仅四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高一喜在家遭绑架,仅十天左右被迫害致死。警察不许家属近看遗体,在家属不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尸检,并百般刁难不愿给尸检报告。据了解,高一喜的遗体双目圆睁,紧握双拳,双腕铐痕明显,且身体已经僵硬,胸部鼓起,腹部特别瘪,头部有瘀青,小腿有六个明显的针眼。遗体被拉至四道火葬场强行解剖。

    高一喜的妻子孙凤霞仍然被非法关在看守所,毫不知情。上高中一年级的十六岁女儿无法接受年仅四十五岁、十天前还健康乐观的爸爸突然惨死。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上近十点,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王丽嬿和另一老年学员在牡丹江市西安区月牙湖附近小区,被先锋公安分局圆明社区警务室副队长吕洪峰等共五人绑架到圆明社区警务室,两人被绑架时手里有四块揭露江泽民累累罪恶的真相展板和三个真相电话。

    随后不到一小时,警察把在月牙湖附近水务局小区居住的高一喜、孙凤霞夫妻也绑架到圆明社区警务室,并非法对高一喜家抄家,抢走打印机、笔记本和几本大法书。

    高一喜夫妻和王丽嬿被送到牡丹江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那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出现病业状态,被家人接回。

    高一喜和王丽嬿在看守所绝食,抗议对他们的非法关押。高一喜在绝食过程中,仍被圆明社区警务室刑警队副队长于洋等人残酷折磨,送公安医院抢救。

    四月二十九日,家属得到通知高一喜因身体原因被送往当地公安医院抢救,家属与亲友赶往公安医院,十六岁的女儿哭喊着要见爸爸,八十多岁的母亲要见儿子,但公安医院不让见。当时当地610头目李高阳等、国保大队的很多警察都在公安医院,但没有人出面说明情况。孩子、老人户口、学校所在地(牡丹江市下属的穆棱市)的很多人从穆棱市赶来,包括孩子的班主任和当地领导等,把孩子和老人当晚骗回了穆棱。

    四月三十日上午,牡丹江市恶警给高一喜的亲属(不是女儿和母亲)打电话,说高一喜已离世,尸体已被送往位于四道的火葬场,要家属签字,强行火化。

    高一喜遗体被送到牡丹江市四道火葬场解剖室,在家属不同意的情况下强行解剖。610去了很多人,对家属进行布控,不准任何人靠近。家属要求冷冻尸体,现被冷冻。

    日前高一喜家人已请律师准备立案,目前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市公安局先峰分局、市公安医院等有关相关内部单位到家里,哄骗家人,想以小单位赔钱的方式逃脱法律制裁,家人不答应,他们就阻拦律师立案,至今此案仅是律师报了名,并未立案成。

    高一喜妻子孙凤霞仍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看守所,不知其丈夫离世。现家属决心要请律师为高一喜鸣冤。(二零一六年五月)

    日前,牡丹江市国保伙同检察院再次恐吓、哄骗家人签字,扬言七天内火化高一喜遗体。

    在家属不同意解剖的情况下,他们声称“解剖”了。高一喜到底是什么时间被迫害致死的,到底什么时间“解剖”的?是不是早已经摘取了器官?高一喜的死亡事件存在诸多疑点。家属要求真相,警方不但不给,还把孙凤霞当成人质作为火化高一喜遗体的筹码。

    黑龙江省疑被摘取人体器官致死法轮功学员案例

    牡丹江地区:6人
    崔存义、杜世良、王晓忠、徐伏芝、高一喜、肖淑芬

    黑龙江省牡丹江穆棱市穆棱镇法轮功学员高一喜二零一六年四月三十日被迫害致死,遗体至今仍被存放在殡仪馆。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日,高一喜的妻子孙凤霞、十七岁的女儿高美心、八十八岁的老母亲和其他亲属冒着着风雪,来到牡丹江龙凤殡仪馆,准备祭奠含冤离世的高一喜。

    家人与殡仪馆工作人员联系后,馆方人员说冷冻箱二十七号停放的是高一喜的遗体,如果要见得经过牡丹江公安医院孙姓警察的同意。于是孙凤霞打电话给孙警察,孙警察同意帮助联系。但是后来牡丹江看守所所长马国栋给孙凤霞打来电话,让她上班后联系看守所驻检人员田瑞生,年前才让见。殡仪馆工作人员面对高家的这番遭遇,很同情,也很无奈。

    孙凤霞曾与高一喜一起遭绑架,被释放后,警察安排她大哥监控她,不许她和外人接触,连去趟婆婆家的时间都被限制。去单位上班不许请假。女儿不能每天与妈妈在一起,只有周六、周日母女才能相见。现在孙凤霞连见丈夫的遗体都受阻挡。

    高一喜的老母亲因儿子被迫害致死早已哭干了眼泪,当被告知又是不许见时,老人家一下腿就有些发软,两眼呆呆的看着前方,由两个人扶着她,一步一挪地离开了殡仪馆。

    高一喜的女儿高美心看到妈妈遭威胁,奶奶大老远顶着风雪来没能见到儿子,她也没见到日思夜想的爸爸,既心痛含冤逝去的爸爸,又心疼妈妈和奶奶。她从小就见证了太多中共强权的无理和残暴。

    一年多以来,家属多次欲做二次尸检,可看守所却屡屡逼迫家属火化遗体,干扰尸检顺利进行。家属到相关部门索要高一喜的拘留证、病危通知书、死亡证明、看守所的体检表等,至今不给。二零一七年四月“允许”家属见遗体后, 七月五日,牡丹江看守所又一次逼迫家属挨个的签字,扬言七日内必须火化。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非法关押抄家其它酷刑剖尸验体非法摘取器官/为不明来源之器官进行移植手术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逼高一喜家属签字不成 殡仪馆内强行解剖(图)
    健康的高一喜-两天被公安医院“抢救”死
    急于毁尸灭迹 看守所再逼家属签字火化高一喜遗体
    2017年上半年牡丹江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牡丹江市善良一家人遭灭绝人性的迫害(图)
    见证人:高一喜在牡丹江公安医院被折磨致死
    高一喜被害死一年 家属见遗体两分钟被驱赶
    高一喜含冤离世一周年-家属要求见遗体仍被阻
    黑龙江八位善良人被迫害冤死-至今遗体难盖棺
    2016年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上)
    高一喜被害死逾二百天-家人见遗体遭刁难(图)
    黑龙江疑被摘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案例(图)
    卢玉芬老人被牡丹江国保人员绑架、骚扰经历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
    牡丹江市公安局、检察院人员欲强行火化高一喜遗体
    牡丹江国保扬言七天内火化高一喜遗体
    16岁女孩营救母亲 为冤死的父亲鸣冤
    企图火化高一喜遗体 警察继续挟持其妻做人质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
    牡丹江高一喜被迫害致死-警方欲黑箱操作逃避追责
    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
    高一喜遗体被强行“解剖”
    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
    高一喜被迫害致死 被关押的妻子仍不知情
    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高一喜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

    相关单位及个人:
    相关人员电话:
    实施此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有:610主任李高阳、国保大队杨丹蓓、李学军、于洋及先锋分局、看守所相关人员等。
    办案人:
    吕洪峰 圆明社区警务大队副队长电话15504531756, 15945309191
    社区警务室刑警副队长
    于洋15504531803, 15804533623
    市公安局国保 李学军 13945343051,
    市公安局国保 马群
    牡丹江市610
    综合科科长朱家滨 13766662322
    牡丹江市610主任李高阳13704835782宅0453-6540808,

    市公安局 国保支队
    队长 杨丹蓓 13945309336办0453-6282526
    市国保政委 李哲 13604831098 市国保 彭福明 13845344344
    市国保队长刘奎义 13904530388
    市局国保电话0453-6282523、6282520、8777444
    先锋分局 圆明社区警务队 副队长 艾博 13684535257
    先锋分局 民警 孟庆民 13704838466
    先锋分局 社区警务队 副主任科员 马志群 13945306565
    先锋分局 日照社区 民警 朱钟 13945381119
    先锋分局 园明社区 民警 常宏伟 15504531715
    先锋分局 社区警务室 民警 张惠 15504531727
    先锋分局 圆明社区警务大队 民警 向水泉 15504531739
    先锋分局 刑事侦查队 科员 陈刚 15504531750
    先锋分局 园明社区 民警 朱钟 15504531794
    先锋分局 圆明社区警务队 民警 杨林 15504531795
    先锋分局 圆明社区警务队 民警 徐豪 15504535029
    先锋分局 园明社区 副队长 杨晓东 15504531778
    西安分局 先锋所 郎庆华 13504531167
    西安分局 先锋所 李林虎 13504839797
    西安分局 先锋所 付冰晨 13545336676
    西安分局 先锋所 陈福伟 13555015001
    西安分局 先锋所 高相国 13766656660
    西安分局 先锋所 姜军美 13836305990
    西安分局 先锋所 柳 杰 13836310007
    西安分局 先锋所 王海波 13945307633
    西安分局 先锋所 王健兴 13945325599
    西安分局 先锋所 刘景赞 13945368989
    西安分局 先锋所 郭宝民 13945369138
    西安分局 先锋所 李志刚 13946337773

    先锋分局 刑事侦查队 科员 陈刚 15504531750

    责任单位及恶人:
    牡丹江第二看守所 
    先锋分局 :吕洪峰于洋
    牡丹江洗脑班 :李高阳
    牡丹江市国保大队 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电话:(0453)6282523、6282520、8777444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光华街──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邮编157000杨丹蓓李学军
    铁岭河看守所 :马国栋
    牡丹江市公安局 牡丹江市公安局:0453--6924236、6930185/6282216、6923158、6927339、6918155、6282413、6282360  局长赵金成:13314636111  杨饶林 6282316 、13904530778  张成彬 6282416 、13504533068  李东泉 6282318、 13766669088  李怀岩 6282312 、13904838383  江滨  6282409 、1383637999  谢斌英 6282322、 13945360111  杨阳  6282216 、13904536126  于光  6282221、 13394530333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0453-6282523,6282520,  队长:李哲  成员:彭福明 杨丹蓓 李学君 刘君 乔平  牡丹江公安局国保二大队长杨丹培电话:0453 6282526  牡丹江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手机李哲电话:13604831098  牡丹江公安局国保恶警彭福明电话:13845344344  牡丹江公安局国保办公室电话:0453 8777444马群
    牡丹江市“610办公室” 李长清--办6548610  宅6522091秘书科--6549610主任:  关久绵13836378002  宅0453-6412208 0453-6528931副头目:李高阳13704835782  宅0453-6540808孙振华13303639666    0453-6915638<p>(二零一三年)继牡丹江六一零主任赵民任市法院副院长、西安区法院院长之后,为继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由市政府副秘书长赵青继任牡丹江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朱家滨
    江滨派出所 地址:牡丹江市西安区江滨街郑伟民
    南江社区 :宋志刚
    先锋分局 :乔树成郭浩楠
    牡丹江市西安区公安分局 牡丹江市西安区公安分局:  局长:付卫东13945397208 6423516 6400666  副局长:李华英13704535888、  孙玉成13836318918、  缪效安13946351222  张森: 13304837666  佟江涛: 13514543200  赵成刚: 13836310008  王丽君: 13945309776  万卫东: 13684535766  吕昌湛 : 13946360077  牟道春: 13845351888  赵大英: 13946360233  赵德贵: 13303638877  梅永刚: 13946365655  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张志成 13304530788;  政保科长:吕志13704836799   国保大队:贾建彬、孙岐山、郝卫国、刘永生、朴铁洙、张蕴鸣、刘玉杰0453-8695856、殷建华0453-6423994-7305、商金峰 13946348610(督察大队)、赵勇  (三中队长)、藏永明(二中队长)、张英俊(治安大队长)  治安队警员:于少权、杨枫、许大伟、宁坤、王永光  消防科:张志国、李恒大  刑警大队长:杨晓东13946367171  黄丽君 13303639558于少权
    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 所长:张爱国电话:0453-6483002温志远李玖春
    牡丹江公安医院 :周景霞张丹唐淑艳窦香芝
    牡丹江市公安局 韩 建--办6924236宅6282015李福成--办6930185宅6259618李东泉--办6282216宅6939163孙庆丰--办6923158牡丹江市公安局:0453--6924236、6930185/6282216、6923158、6927339、6918155、6282413、6282360局长赵金成:13314636111杨饶林 6282316 、13904530778张成彬 6282416 、13504533068李东泉 6282318、 13766669088李怀岩 6282312 、13904838383江滨  6282409 、1383637999谢斌英 6282322、 13945360111杨阳  6282216 、13904536126于光  6282221、 13394530333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0453-6282523 ,6282520,队长:李哲成员:彭福明 杨丹蓓 李学君 刘君 乔平牡丹江公安局国保二大队长杨丹培电话: 0453 6282526牡丹江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手机李哲电话:13604831098牡丹江公安局国保恶警彭福明电话:13845344344牡丹江公安局国保办公室电话: 0453 8777444王志伟

    更新日期: 2017-8-5 8:41: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