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善恶因果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宋积威

    简介:
    4069、宋积威(Song,Jiwei),男 ,60岁,辽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宋积威三次被非法劳教,并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前后长达九年多的冤狱迫害中,遭受了令人难以想象的酷刑折磨,出狱后每个月都会接到警察打来的威胁恐吓电话。
    二零一六年八月初,已食水不进的宋积威,与妻子王春被迫离家流离失所,于八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宋积威家住东港市大孤山镇,以前一身病,是每年都要住院的“病包子”。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他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身体很快得到净化、无病一身轻。个人精神变好了,生活环境变好了,工作更加认真了,而且不求名,不求利,人人都夸宋积威是个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政治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宋积威去北京上访,向国家信访部门说明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孤山公安分局绑架到东港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勒索七百元,并且抢走了六千多元的现金。自此以后,东港市公检法及孤山公安分局的恶人疯狂纠缠、骚扰宋积威,并以残忍的手段反复多次的迫害宋积威。

    在看守所遭残忍折磨

    一九九九年九月宋积威正在单位上班,孤山公安局和镇政府的工作人员骗说要找他谈话,把他强行拉到孤山公安局,无任何理由,将宋积威与二十多名大法弟子一起绑架到东港市看守所迫害四十多天,宋积威又被勒索五百元。

    二零零零年三月,宋积威找孤山镇政府,东港市政法委,后找公安局政保科长王盛乙,向他要回了被抢走的六千元钱。王盛乙凶狠的说,“宋积威你等着,我就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没过几天,宋积威就被孤山公安分局肖学焕、周建伟等恶警绑架到公安分局。宋积威被绑架到东港市看守所,恶警高智贤说,“你叫宋积威?这回你可倒霉了,我最恨法轮功。”而后毒打宋积威。打完后,把宋积威送进他管的监室。进去后,高智贤指使监室内在押犯人毒打宋积威,把宋积威脸都打得变了形,满嘴是血。然后,又扒光衣服往身上浇凉水。让宋积威长时间站马步脚跟离地,手臂伸直,起名叫“拍电报”。后得知,此事都是王盛乙一手导演的。宋积威被非法关押了三十天。

    二零零零年六月,因宋积威给其他学员一份经文,而被东港市公安局,孤山公安分局又一次绑架,并非法劳教宋积威二年,送进丹东劳动教养院。丹东教养院的恶警用酷刑折磨宋积威:让他坐板儿,把腿伸直,不让动,一动就打,腿被迫害的都不会走路了。又让宋积威坐三角铁,坐在铁床边的三角铁上,把腿伸直,两脚之间夹上纸,纸掉了就打;拿打火机烧脚趾头;双手放在膝盖上身体要挺直,从早六点三十分到晚九时;电棍电击全身,而且长时间电击,一根不够,就用多根电棍电击。

    在劳教所遭残忍折磨

    二零零一年八月,宋积威又被绑架到东港市政法委六一零办的洗脑班迫害一个月。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为了讲清法轮功的真相,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宋积威又一次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前高呼“法轮大法好”,被恶警绑架。而后又非法抄家,并把他妻子也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刑拘四个月才放回。宋积威被非法劳教三年,送进丹东教养院。在丹东教养院,宋积威与其他大法弟子遭受教养院恶警的各种酷刑折磨:超强体力奴工、长时间电棍电击、关严管号、坐板儿、强迫看邪党诬陷法轮功的电视等。

    二零零三年九月,丹东教养院又把宋积威以及其他二十多名大法弟子转押到本溪威宁劳教所集体洗脑迫害,并酷刑摧残,恶警与恶人把大法弟子的腿双盘后捆住,再把人绑成球形,然后再坐上一个人,人被折磨的死去活来。还有一种酷刑手段:十几个人围着学员打骂侮辱,或把学员腿双盘上绑住,小腿之中再插进三~五公分厚,五~十公分宽的木板,一头由一个人踩住,另一个人穿高跟鞋,在学员的腿上碾踩。再有电棍反复电击全身;关笼子严管,时间长达二个多月。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宋积威释放回家后,地方政府、街道、公安就不断地到他家骚扰,恐吓,跟踪宋积威。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三日晚,他妻子和儿子被东港市国保大队王润龙为首十多名恶警绑架,暴力殴打。他们非法抄家,抢走了电脑,摩托车等。不出示任何证件、证据。宋积威的儿子被拘留半个月,妻子王春被送进了马三家劳教所,宋积威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下午一点多钟,在东港政法委指使、操纵下,东港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润龙勾结孤山镇政府、孤山公安分局、孤山街道派出所,出动警察二十多人,开着辽FL3393黑色轿车、辽F0167警车和一台白色金杯海狮面包车,在孤山地区疯狂抓捕多名法轮功学员。八月二日,宋积威正在养鸡场干活,再次被绑架。

    在监狱遭残忍折磨

    二零零八年,东港市公安局与本溪劳教所合谋迫害宋积威。恶警利用酷刑“抻床”折磨宋积威一个多月,于二零零八年九月底,将宋积威转押东港看守所。十二月十二日,东港市法院将宋积威非法秘判三年六个月。判刑地点在东港看守所,也不通知家属,严密封锁消息,家属多次去法院追问,也不告诉,拒绝接见家属,而且楼内都不让进。

    十二月十六日上午九点十分,宋积威的老父亲及亲属又来到法院。门卫拦住家人,家人提出上个月王传文告诉开庭的事,门卫却一口否认,说没有此事。十二月十七日上午九、三十分,宋积威家人又来到法院,有消息说辛吉辉是办案人,因此家人要求见辛吉辉。门卫联系后,辛吉辉电话中回答:“法轮功的事儿不接待。”当日下午,家人再一次来到法院,在强烈要求下找到了辛吉辉。辛吉辉对家人说:“宋积威触犯了国家法律,法轮功要推翻共产党,所以要给他判刑。”说完后将家属逼出了办公室。

    二零零九年六月,宋积威先被送进沈阳新入监监狱,同年七月又转押本溪溪湖监狱。本溪溪湖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花样”翻新:用打火机和点燃的香烟头烧身体的各个部位;电棍电击;凉水泡(把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扒光,捆绑后抬到沐浴室里,扔到冰凉的水里泡一天一夜,出来后两腿不能走路);用针扎身体的各个部位;拳打脚踏,暴力摧残;多日坐小板凳不让睡觉,等等,等等。牢头为了得到两、三个月的减刑,在邪恶的警察唆使下,更是不择手段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宋积威被迫害了十七个月,身体十分虚弱,胃痛、视物不清,直到二零一一年二月一日被释放回家。

    持续骚扰、恐吓等迫害

    宋积威回家后,继续遭受大孤山公安局和当地公安派出所警察的骚扰迫害。每个月都会接到他们打来的威胁恐吓电话。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三日,宋积威妻子王春与当地几名法轮功学员到附近农村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被当地不明真相的人诬告,王春、隋明运、白金芳、栾桂华被绑架到公安局。四名法轮功学员一起慈悲的给警察讲法轮大法救人的真相,家属亲戚等积极多方营救,四人被所谓“取保候审”放回家。王春是最后一个放回家的,警察逼迫王春签字,王春不配合,当时宋积威的身体状态非常不好。在警察的威逼下儿子宋涛被迫代替母亲王春签了字,王春才被放回家。

    二零一六年六月中旬,警察再次叫王春去签字,王春仍不配合,警察又让儿子宋涛代签。一个月后,儿子宋涛又因母亲王春不签字一事被警察叫到派出所去,警察威胁说:“如果你妈再不亲自来签字,我们就把她的案卷递交给检察院”,意思是要非法起诉王春。

    二零一六年七月中旬的一天,宋积威的儿子宋涛接到大孤山公安局副局长潘宝昌,孤山公安派出所副所长邵天亮联合指使下的李姓警察打来的骚扰电话,电话的内容还是逼迫宋积威的妻子王春到公安局去签字。

    宋积威得知此事后精神受到很大刺激,身体每况愈下。二零一六年八月初宋积威已经食水不进,警察还继续骚扰。宋积威与王春被迫离家流离失所。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日晚上宋积威在病危中返回到家中,半夜十一点含冤离世。

    关于宋积威遭受的迫害,请看明慧网报道《辽宁东港市宋积威备受迫害:三次劳教、一次判刑》。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冤狱九年-屡遭酷刑-辽宁东港市宋积威含冤离世

    更新日期: 2017-1-23 17:06: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