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姚玉明

    简介:
    4088、姚玉明(Yao,Yuming),女 ,64岁,黑龙江省呼玛县韩家园法轮功学员姚玉明,多次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七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种种酷刑,于二零零五年被迫害成大脑淤血,神智不清、不会说话,生活不能自理,保外就医,于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日在山西太原儿子家含冤离世。

    姚玉明离世后,由于她的户口籍都不知被监狱弄到哪里去了,家人只好花钱办了假证,遗体才被火化。

    先后在呼玛看守所、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山东荣成劳教所、哈尔滨女子监狱受迫害。由于姚玉明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被迫害十分严重,出来时,连几个数都不识,人被迫害得不像样子,出现脑血栓后遗症的状态,不能说话,半个身子瘫痪,使拐杖走路。

    姚玉明女士,山东文登人,一九五二年出生,后嫁到黑龙江省韩家园子金矿,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姚玉明多次被非法抓捕,先后在呼玛看守所、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山东荣成劳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二年刚从劳教所出来,回山东文登老家看望将要过世的父亲时,在文登石岛镇被绑架。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呼玛公安局副局长崔广平和政保科刘明印等人把姚玉明用车绑架到呼玛看守所;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七日,非法判姚玉明有期徒刑罚七年。

    二零零三年九月,姚玉明被绑架至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检查身体时,姚玉明的血压高二百六十,低一百四十,按正常手续监狱是不收的,但是呼玛县警察吴杰走后门给监狱送钱,硬把姚玉明塞到监狱里。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种种酷刑,人被迫害得不像样子。保外就医后,给亲属及儿女们带来极大的痛苦与伤害。

    以下是姚玉明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几个片段。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二日,姚玉明被绑架到哈女监狱。姚玉明被送到集训队,当时姚玉明的血压高二百六十,在医务室,姚玉明被四、五个人按倒强行打了一针,莫名其妙的睡了三天才醒。三天后,又将姚玉明带出去跑步,而且把所有法轮功的人都叫到外边跑步。周围由犯人、狱警、防暴队看着,法轮功学员在中间训练,谁跑慢了,就要遭犯人的棍打,老弱跑不动者,就让蹲着,还得背手,姚玉明因不背手,被王亮一脚踹晕在地。副队长王小丽指挥,让法轮功学员在油漆大道上曝晒,当场有几个法轮功学员晒昏了过去,法轮功学员有的被打伤腿的、被打得鼻眼青肿的。

    二零零四年一月八日,姚玉明被分到一监二队。二零零四年三月二日,大队长崔红梅、副队长夏凤英逼姚玉明等三十多人回到监舍办公室码坐,不到十平米的地方,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挤坐在一起,只许坐小凳,不许坐坐垫,每日早六点至晚七点半点名为止,还把法轮功学员的坐垫让犯人抬出去烧火。犯人赵光和李翠玲看姚玉明等,李翠玲时不时的踢凳子,让法轮功学员挤在一起,不顺她心时,拿绳子要绑人,有一次要捆绑张立萍,被姚玉明抢下绳子,姚玉明立时被打了两拳。

    二零零四年三月九日,队长崔红梅、夏凤英和狱警周莹、邓羽等带领二十几名犯人,把姚玉明等三十多人拖到水房、厕所、监舍分别背铐在床边、暖气管上,对不穿囚服的十六名法轮功学员上大挂,姚玉明被折磨得昏了过去。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常用的一种酷刑之一,双手一上、一下反背铐在后面,然后吊起来使脚离地。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日早,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又背剑式的将姚玉明与张淑芬铐在床梯子上;中午又将她们飞机式的吊铐在床上铺最高处。张淑芬矮,吊得脚不沾地,几个小时就昏过去了。昏厥了放下来,醒了再吊,直到晚七点,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吊铐到十点。五楼的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全被上大挂酷刑,还硬摁住手按手印,不知写的什么。姚玉明被折磨得昏死了过去。整个过程都是由警察大队长崔红梅、夏凤英带头指挥,警察周莹、邓雨指使恶犯邵红玲、韩建英、李翠玲、满运月、王圆圆、刘淑霞、徐树青、魏春梅、唐红伟行恶的。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八日又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上大挂,共计二十八小时。五月十五日,姚玉明因为不蹲报点名,被犯人殴打,犯人邵红玲将姚玉明踩在脚下,导致姚玉明的腿多处被踩伤。五月十六日,狱长来到监舍,不但不听姚玉明等人反映情况,反而说了几句脏话扬长而去。后来监狱长指使大队和狱警又给十五名法轮功学员酷刑上大挂,吊昏后灌药,下午再吊,然后还强迫姚玉明等人付药钱。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四日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被恶犯殴打,姚玉明被犯人绍红玲踩在脚下,腿脚被踩伤流血,身上多处被踩伤。五月十五日上午,恶犯们给姚玉明吊成背宝剑式,中午左右又飞机式的大挂在上铺的最高处,长达二十三小时。姚玉明等法轮功学员有的被犯人打得鼻口淌血,有头被打坏的。恶警不让去厕所方便,姚玉明因拉肚子,憋得不行也不让去。直到很长时间,才让姚玉明上厕所。行恶者:恶警夏凤英、杨科长、张春华,恶犯邵红玲、李翠玲、盛巧妹、王圆圆、刘淑霞等。

    几日后姚玉明被叫到警察办公室,屋里站满了犯人,还有一个穿白衣服的医生,他们不由分说,蜂拥而上,把姚玉明按在地上就打针。这是恶警卢恒指使犯人干的,姚玉明指责他。他却说:“我就犯法了,你愿上哪告上哪告去。”晚上又是这几个犯人,将姚玉明按倒灌药,有捏鼻子的,有撬嘴的,有把门的,有灌药的。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刑事犯在连续几天对法轮功学员的强行摁蹲迫害中发了狂,特别是把多名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撕破,揪着姚玉明的头发往墙上“咚咚”的猛撞。过后被打的学员跟监区副大队长夏凤英反映情况,夏凤英竟暗示恶犯说:“墙上有监听器吗?”打人的犯人心领神会,立即说“谁打你了?谁看见了?”还是这个刑事犯进到法轮功学员徐家玉的监舍时,疯了似的把徐家玉狠命摔到地上,另一个犯人用巴掌捂住徐家玉的嘴和鼻子,徐家玉差点没背过气去。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四日、十五日对法轮功学员“摁蹲”演变为“练蹲”,在警察们的监视中,在刑事犯的命令声中,刑事犯一次次将大法学员们一个个摁,一次次拎,夹带着拳打脚踢。法轮功学员于秀英被刑事犯摔得后脑勺直接着地,“咚”一声,满走廊都听见了,后脑勺起了大包,恶心、呕吐。姚玉明、张丽萍、范国霞、高桂珍等都不同程度受伤。

    二零零五年八月五号左右姚玉明被哈女监迫害致脑出血。八月七号,姚玉明被送至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脑外科,随即进行了颅内出血的引流术,术后姚玉明处于昏迷状态,饮食及大小便均不能自理。八月二十二号左右在姚玉明的病情没有得到好转的情况下,哈女监突然将姚玉明转移到女子监狱管辖的医院。

    关于姚玉明遭受的迫害,请参考明慧网文章《被劫持在哈尔滨女子监狱的姚玉明自述遭迫害事实》《大兴安岭血雨腥风十三年》。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被黑龙江女监迫害瘫痪十年-姚玉明含冤离世
    黑龙江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抽血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被迫害法轮功学员名单
    曾被关押大法弟子姚玉明狱中写给亲人的信
    哈尔滨女子监狱奖励犯人监控、折磨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女子监狱一监区迫害大法弟子概述
    哈尔滨女子监狱“上大挂”迫害大法弟子
    被劫持在哈尔滨女子监狱的姚玉明自述遭迫害事实
    姚玉明写给黑龙江省高级检察院检察长的申诉书
    大兴安岭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报告
    一名大法弟子在狱中的耳闻目睹
    揭露齐齐哈尔市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弟子的非人迫害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劳教所里的黑暗

    更新日期: 2017-5-3 11:01: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