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王平


    王平女士被殴打面部,牙齿打掉一颗,鼻子流血不止,面部肿胀十余天


    王平女士眼角被踢裂血流满面

    简介:
    4182、王平(Wang,Ping),女 ,53岁,安徽省蚌埠市五河县法轮功学员王平女士,二零一五年五月五日结束一年的冤狱迫害时,身体虚弱,回家后还不断地被骚扰,送到精神病院继续迫害,强迫打针,灌输不明药物,以致奄奄一息、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一七年五月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三岁。

    王平毕业于安徽医科大学,原安徽省五河县卫生防疫站、五河县卫生局卫生监督所卫生主管医师,家住五河县城关镇沱河路50号。自2002年以来,她被非法关押有三十多次,遭受了看守所、洗脑班、精神病院、劳教所、监狱各种酷刑折磨迫害。

    以下是她被非法拘禁、抓捕或关押的大概时间、地点:

    2002年10月五河县拘留所15天;
    2004年10月五河县看守所7天;
    2005年1月6日—2005年12月5日安徽省女教所11个月;
    2006年11月左右安徽怀远精神病院1周;
    2008年4月五河县看守所1个月;
    2009年1月13日——2009年2月13日蚌埠市第二看守所1个月;
    2010年7—8月五河县拘留所2次30天左右;
    2010年10月9日———2010年10月23日蚌埠市洗脑班;
    2011年2——3月五河县拘留所3次,15天左右;
    2011年7月1日——2011年10月17日安徽省女教所100天左右;
    2012年3——2013年6月间五河县拘留所10余次每次3—5天;
    2013年2月14日---2013年3月4日左右蚌埠市第二看守所19天左右;
    2013年7月合肥市精神病院9天
    2014年5月6日——6月13日蚌埠二看37天;
    2014年6月13日——2015年5月5日安徽省女子监狱11个月;
    2016年1月22日上午10点左右,乘坐宿松至蚌埠的火车,上车不久被绑架

    为了强迫王平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对她实施了以下酷刑折磨的具体日期、时间、地点与人物如下:
    二零零零年五月,我正在上班,有城西派出所的警员拿一张表让我填一下,我一看,上面有一栏写着谈谈对法轮功的认识。我说法轮功很好啊。那人也没让填表立即就回去了,找来城西所所长洪钟把我带到城西所反复问讯谈话,又找来我家人、领导、同事等,非让我写保证不炼功,污蔑法轮功。我坚决拒绝,当时被扣在派出所,从上午直到傍晚才给回家,中午也没让回家吃饭。第二天又被传唤到公安局,反复问讯,非让我承认错误,遭拒绝后,最后公安分管迫害法轮功的李荣国(人称李主任)指使单位给我停薪停职反省。期间我遭到来自家庭单位的巨大压力,并被公安局三天两头传唤。直到四月后才去上班,单位扣发三个月工资。

    二零零五年一月六日--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五日在安徽省女子劳教所二大队,为逼迫我“转化”写“四书”将我单独关在一个包房里,不准离开规定的范围、不许和别人说话、上厕所要请示。派专人二十四小时看守,任意打骂、凌辱、罚站等,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不准与任何人接触,每天强迫所谓“学习”各种诬蔑法轮功的资料洗脑。晚上强迫写思想汇报,不写不准睡觉。在伙食上不给荤菜,只给一个素菜。也不准买任何副食及营养品之类的。每天强制劳役达十多个小时。从早上五点起床,除去三顿吃饭时间,直到晚上一、二点多。不准家人会见、信件被扣押。我抗议迫害被殴打,鼻子打破;嘴被裹胶带;罚站;关禁闭,电棍电。(详见下面虐待被监管人罪)
    一次家人托熟人来接见,我讲了在这里的遭遇,从此每天被迫从早站到晚,持续很长时间。副队长林云还要求每晚写所谓的思想汇报,还要在晚十二点以后写。一次包夹将我思想汇报交去后值班的干事说不合格让重写,我拒绝,结果一夜没睡。人熬的两眼发直精神萎靡神志不清,不知不觉闭上眼直往前栽,然后吸毒犯对着大声吼。白天强迫听诽谤法轮功的言词,搞精神折磨、疲劳战。

    此外,吃不饱饭,只准吃蔬菜,饭菜由包夹人员打来,打多少由她们定。还不准购买任何副食品。不久我饿得下肢浮肿,脚穿不进鞋。一次我让包夹多打一点饭,包夹马上翻脸恶言恶语并报告警察,黄素英还故意找一个盆子打了一盆子饭叫我吃掉,故意污辱。我抗议迫害冲出去房间,多次被包夹朱传君、杨小晴等殴打,用胶带封嘴。一次包夹朱传君将我鼻子打破,上厕所将我一脚踹在凳位上。一阜阳劳教曾将我嘴打出血。每天强制劳动,从早上五点一直干到晚上一二点,不干就罚站。我抗议劳动迫害,喊法轮大法好,被关禁闭,一间黑屋子只有五,六平方米,屋里放个马桶。门上留个窗口。一天二十四小时戴手铐,从早五、六点站到晚十点后,只给两顿饭,每顿只有很少饭,限制喝水。

    为逼迫我写所谓遵守“所规队纪”的保证,人不准坐下,整日站着,黄素英还搬个椅子坐在门口把窗口打开,看见我坐下就叫人来打骂,或自己进来拿电棍电。林云也亲自拳打脚踢,还把法轮功师父像贴在墙上辱骂。我被关押九天出来时整个人小了一圈。出来不几天将我调四队干活。后来又将我送所部洗脑班“转化”。在洗脑班,又被单独关押,不准出去,不准和别人说话,每天强迫听看诽谤法轮功言论,被转化人员打骂,胶带封嘴,双手反绑,强迫听佛教音乐。我一度被迫害的精神恍惚。后保外就医一年。

    二零一零年十月九日---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四日在蚌埠市洗脑班,为迫使我转化写“保证”等,我被单独关押一房间内,不准出门,每天强迫听看诽谤法轮功言论、光盘等。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三日----二零一五年五月在安徽省女子监狱期间,为逼迫我转化写“四书”我被狱警孙文每晚罚站到十二点四月余;被包夹犯人陈余全、李芳、黄士兰、孙业群、程梅的等打骂侮辱;被指导员曹学芝电棍逼迫强拉卫生所,强迫吃饭;强迫去洗脑班。

    我在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被监管期间遭到了以下的体罚虐待:
    (一)2005.1.6~2005.12.5我在位于合肥的安徽省女子劳教所期间受到以下体罚虐待:
    1)刚到劳教所不久家人来看我,二大队副队长林云以我不转化为由拒绝家人会见。
    2)在二大队,我被单独关押在包房内。不准我出门,不准我和别人说话或别人跟我说话,不准我到饭厅吃饭。由两个劳教人员轮流日夜看守。洗碗、上厕所都在没有人的情况下才能去。
    3)每晚一、二点以后才准睡觉,早晨五点准时起床。有时只睡一小时,有时一夜不让睡。警察黄素英一值班就让我一夜不睡觉。白天强迫听诽谤法轮功言论,并有多人不停喋谍不休对你叙叨,搞疲劳战,要打瞌睡立即被罚站或包夹打骂。我被熬的两眼发花、耳鸣、视物模糊,精神混乱,坐着、站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4)强迫背所谓“所规队纪”不背不准睡觉。强迫每晚写思想汇报,不写不准睡觉,警察不通过不让睡觉。
    5)我抗议迫害喊“法轮大法好”被包夹打骂,拽头发拽衣服在地上拖,嘴上裹七八层胶带绑在床柱上。参与包夹我的劳教人员有朱传君、杨小芹、陈冬梅、汤地荣等。
    6)警察逼迫我写遵守“所规队纪”保证,不写就让包夹殴打。
    7)强迫奴役劳动。每天早晨五点起床就被强迫干活直到晚上一二点之后睡觉,一夜不睡就干一夜活。不干活就罚站
    8)关禁闭。为抗议奴役劳动一次我在饭厅喊“法轮大法好”,警察们将我戴上手铐关禁闭,在禁闭室,每天从早六点站到晚十点后,不准动,吃饭也不准坐下,每天只给两顿饭都很少一点,水也只给一点点。站不住就叫包夹殴打,警察黄素英进来用电棍电逼迫站立。林云对我拳打脚踢并骂大法师父,并逼我写保证。禁闭九天出来后人整个小了一圈。
    9)食睡是人的基本生存权,而劳教所就是通过剥夺人的基本权利来剥夺人的生存权。我在劳教所期间不准购买任何食品,不准吃荤菜,连早晨每人都有的一个鸡蛋也不给,素菜也只打一份,每天饭菜也由包夹打到房间,饭也打得少根本不够吃。几个月下来我饿的下肢浮肿脚针刺样痛,脚肿的穿不进鞋,一按一个凹坑,赤脚强行穿上导致脚趾甲长到肉里。至今我不能穿窄头鞋,出狱时要定期修趾甲。最后我只剩七八十斤,说话声音微弱。
    10)一次家人通过找关系才得以接见,我向家人诉说她们对我的迫害,之后我被罚站几个月,每天从早上起床一直站到晚睡觉,除了吃饭上厕所。双腿站的青紫粗肿,行动迟缓。
    11)被侮辱:一次会议室开所谓揭批会有转化者发言我站在最后只说了句:你说的不是事实,结果被拉到队前嘴上裹多层胶带罚站,还被警察耻笑,会后又回到房间罚站到深夜。我让包夹多打点饭,包夹回报给警察,黄素英让人打了一盆子饭叫我吃掉,嘲笑我是“猪”。
    12)在劳教所洗脑基地我被转化者殴打,嘴裹上胶带,双手反绑耳朵里塞上耳塞强迫听佛教音乐。
    最后她们把我送到精神病院鉴定说我精神有问题,于2005.12.5保外就医。
    从劳教所回来后我行动迟缓,面部浮肿麻木,思维迟钝,身体老化,通过炼功才慢慢恢复。

    (二)2010.7.1~2010.10.17第二次在安徽省女教所期间我受到以下体罚虐待:
    我因坚持找国保大队队长沈士军索要非法扣留的电脑打印机法轮功书籍及佛像,被沈士军打骂侮辱,沈士军说,没有理可讲,就这样,愿告你告去。出于报复强行将我送到精神病院鉴定,并于2010.7.1从单位再次将我绑架进劳教所劳教二年。

    在四大队,我抗议非法关押拒报数拒穿劳教服喊法轮大法好,为此遭残酷迫害:常被胶带封嘴双手反绑在床上,警察指使人把我衣服扒掉只穿短裤胸衣,把个人衣服全部收走,晚上睡觉也穿劳教服,如不穿就将手脚绑起来。从此家人送衣服也不给,枕套里全是劳教服,不准给家里打电话,信件也被扣压。

    吸毒劳教将我绑在床架上,用布条将嘴勒烂,从此我开始了绝食反迫害,遭野蛮灌食。警察们利用心狠手辣的吸毒犯使用刑具开口器野蛮灌食。潘所长说撬嘴比插管舒服,哪样舒服哪样来。开始在警察办公室灌,后来交给几个吸毒的在车间一角暗自操作,将门关上,不准别人看,一人骑在我身上其余几人压胳臂压腿,开口器越开越大,将嘴角撕烂冒血,上下颌抵烂溃疡,医生提供压舌板给吸毒犯用来撬嘴,将牙齿撬松撬掉撬的满嘴冒血,一边灌食一边侮辱取笑:扇耳光、辱骂、把纸盖在脸上、把吐在毛巾上的流质再拧到嘴里。一次吸毒犯张志军竟然将我衣服解开一边捏乳头一边灌食调笑。潮湿的衣服不给换直到焐干或故意用电风扇吹(9、10月),灌食经常呛到气管里人几乎窒息。

    灌食时我的惨叫声整个车间都能听到,为防止我喊叫吸毒犯经常在我嘴里塞上布条或卫生纸,外面再用胶带连头裹上多层,等布条拽出时上面沾满血迹。吸毒犯们承认是警察意思,说干部把你交给我们管了,还说吴队长说了不要把她当人待,参与灌食的主要人员张志军自称行善没有作孽多,为了加分早回家。

    在车间每天被用绳子反绑双手,或把胳臂勒住吊在窗子上,常双手勒的发紫肿胀麻木,双脚也被绑住,并常被打骂侮辱,身上多处青紫伤痕。一次在我双脚绑住不能动的情况下吸毒犯邓婉君用力将我推倒,使我整个人直直载倒地上,有两次被抓住衣领勒晕。

    参与灌食的吸毒犯有张志军、王艳、孙林、邓婉君。

    在教舍为了不让我喊叫,警察指使劳教们经常用袜子、卫生巾、短裤塞进嘴里,再用布条或胶带勒住,一次一吸毒犯将整条短裤塞进嘴里硬是将一颗撬松的牙齿塞掉痛的我身体发抖。等第二天将短裤拽出时,整条短裤都是血迹。

    灌食时加不明药物导致头晕、视物模糊、腹胀怄气、心慌胸闷,心律达每分一百次。
    每天三次灌大量流质,灌得直往外吐,吸毒犯却不将开口器取下继续把嘴撑着不让吐出来。还长时间不给上厕所,直到小便解在身上,流到地上,还被犯人殴打辱骂,一次一犯人拿纸沾上小便朝我嘴里塞。

    插鼻管灌食时穿“约束衣”灌完不取下管子也不脱“衣”,就把人绑在那。或将两臂用绳子拉直固定,人呈“大”型,灌食管子也不取下,数小时后放下时,双臂抽动疼痛软弱无力,回家后很长时间不能恢复。

    我绝食三个月,牙齿撬掉四颗,口腔溃疡牙龈炎,体重减轻二十斤左右,身体虚弱,劳教所怕承担责任让当地警察带回,回来前要我保证不上网。
    (三)2009.1.13~2009.2.13被关押在蚌埠市第二看守所期间戴脚镣10天,被监室在押人员殴打。
    (四)2013.2.14—2013.3.2左右被关押在蚌埠二看期间被强迫穿约束衣、戴手铐脚镣,手铐脚镣连在一起腰不能直起直到出狱。15天左右。曾有在押人员拽着脚镣在地上拖拉。
    (五)2014.6.13~2015.6.1在安徽省女子监狱我遭受到以下体罚虐待——
    1)不准我和别人或别人和我说话,由刑事犯每天看管监视。监室犯人夜晚轮流看管。包夹犯人说曹导说了要跟王平划清界限。
    2)因我不写不炼功保证,狱警孙文罚我每晚站到12点,有时到1点,罚站四月余。
    3)被包夹打骂侮辱。包夹杀人犯陈余全、李芳经常对我打骂侮辱。陈余全曾在车间公开扭掐我,致身上多处青紫伤痕;用针刺我手背;用鞋刷猛砸脚背;在监舍将我双手绑在床架上,用鞋底捣我嘴,使口腔出血嘴部肿胀,进食困难。我向分管狱警孙文反映,孙文说:谁看见了。向指导员曹学枝反映,曹反指责我说:你到这里还这样。
    4)指导员曹学芝用电棍逼迫,让人强拉去卫生所打吊针、手脚绑住强迫抹药。
    5)我不吃饭抗议迫害,被强迫灌食,曹学芝并以电棍威胁说:你不吃饭就用电棍电你。在超市购物时李芳说不给她买吃的只买奶粉留灌食用。
    6)强拉我去监狱转化基地强迫看听诽谤法轮功的言论、书籍、光盘。洗脑班徐队长曾用手捏我嘴不让我说话,拿脏毛巾堵我嘴,把我拉到走廊里扯来扯去。
    7)强迫劳动,不干活就罚站。
    8)找各种借口限制或拒绝我购买食品,我要求购买食品指导员曹学芝骂我:“不要脸”。
    9)包夹犯人每天找各种借口刁难、嘲笑、辱骂我。如限制上厕所、吃饭时将我勺子弄断、不给我添饭添菜、给狱警打报告罚我站、不准朝窗外看、等等。
    10)不准给家里打电话,信件也被扣压。

    多年的非法关押迫害使我的家人特别是我母亲与儿子遭受极大的精神压力。我母亲几乎精神崩溃,常夜不能寐,身体衰老很快,每天精神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在我出狱时常丧失理智的指责打骂我。儿子精神不振,自暴自弃,以上网排遣苦闷,常彻夜不归,导致学业荒废。

    2011年2月,国保大队沈士军、郭保同到我家中非法搜查(无搜查证)现场抄走电脑、法轮功书籍等物品,此后我找沈士军索要,沈拒不归还对我打骂侮辱,将我前后拘留三四次,出于报复又将我送精神病院鉴定,并于2011.7.1将我抓进安徽省女教所劳教二年。

    2012年3月20日国保大队江胜到我办公室非法搜查(无警察证、搜查证)抄走法轮功书籍,我找江胜要书被江胜及家属打骂并拘留二、三次。

    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前夕,国保大队郭保同、派出所警察到我家中及办公室非法搜查,抄走电脑、打印机、师父法像、书籍等物品,并将我关进拘留所。之后我找沈士军、郭保同索要被收缴的物品及书籍遭沈、郭及家属打骂侮辱。

    至2013年7月,我前后被拘留十余次,被沈士军及众亲友殴打几十次泼冷水七八次,并被“故意伤害罪”诬告,实情是:2013年2月11日我找沈要东西,沈妻吴芳带亲友三四人殴打我,朝我泼冷水,误伤一老年妇女,之后沈家暗中伙同受害者老伴李廷富诬陷为我所伤。五河公安故意包庇,以“故意伤害罪”构陷将我关押入蚌埠二看,五河法院欲诬判,之后原告良心发现撤诉。五河公安并不罢休,2014年4月又以“寻衅滋事罪”构陷,在没有抓到我本人的情况下将我儿子抓到洗脑班关押四五天,并于2014年5月6日将我抓捕进蚌埠二看关押,五河法院于2014年5月22日诬判我一年刑期。

    以下是将我送到洗脑班、看守所、拘留所、劳教所、监狱的人员:
    五河公安局局长 高风
    五河城关派出所所长 王宇
    五河原政法委副书记610负责人 鲍宪海
    五河国保大队队长 沈士军 指导员郭保同 警员 江胜
    五河原公安一科科长 郭术桥
    蚌埠市国保大队 李某(职位不详)
    五河检察院公诉科
    五河法院刑事诉讼庭

    2002年10月五河县拘留所15天;
    2004年10月五河县看守所7天;
    2005年1月6日—2005年12月5日安徽省女教所11个月;
    2006年11月左右安徽怀远精神病院1周;
    2008年4月五河县看守所1个月;
    2009年1月13日——2009年2月13日蚌埠市第二看守所1个月;
    2010年7—8月五河县拘留所2次30天左右;
    2010年10月9日———2010年10月23日蚌埠市洗脑班;
    2011年2——3月五河县拘留所3次,15天左右;
    2011年7月1日——2011年10月17日安徽省女教所100天左右;
    2012年3——2013年6月间五河县拘留所10余次每次3—5天;
    2013年2月14日---2013年3月4日左右蚌埠市第二看守所19天左右;
    2013年7月合肥市精神病院9天
    2014年5月6日——6月13日蚌埠二看37天;
    2014年6月13日——2015年5月5日安徽省女子监狱11个月。

    为逼迫我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我被扣发工资及非法没收财产——
    2000年5月,我县对所有法轮功学员搞人人过关,我因拒绝写诽谤法轮功的言论及不炼功保证,五河610指使单位将我停职四个月,扣发三个月工资约两千多元。
    2011年2月,国保大队沈士军、郭保同到我家中非法搜查,抄走电脑、法轮功书籍、背包、手机、现金等。之后将电脑及书籍非法扣留,拒不归还。沈士军说就不给,你愿告就告。

    2014年4月,五河公安不顾国保警察及家属违法犯罪的事实(详见如下:故意伤害罪),反以“寻衅滋事罪”诬告,5月6日将我抓进蚌埠二看关押,五河检察院明知冤枉批捕,五河法院快速审判,只是走走过场,借用蚌埠某区一简易庭,也不通知家人,下午开庭上午指定律师才到,整个开庭时间不到一小时,没有任何人旁听。

    自2006年起国保大队沈士军、郭保同、江胜等多次(约7、8次)到我家中及办公室非法搜查抄家,没收我电脑、打印机、佛像、书籍,且拒不归还,我坚持索要遭打骂劳教判刑。

    2008年4月一次;2010年7-8月两次;2012年2—11月间三、四次。国保大队沈士军、郭保同、江胜等到我家及办公室非法搜查,没收电脑打印机书籍等私人物品。

    2005年1月6日--2005年12月5日在安徽省女教所期间被强迫干各种手工活,如手提袋、捻纸、撕标签等不干活就罚站遭打骂,完不成任务不准睡觉等虐待。
    2014年6月13日--2015年5月6日在安徽省女子监狱期间被强迫在服装车间干活,不干就遭罚站或犯人打骂。

    自2010年—2013年间国保大队警察多次到我家及办公室非法搜查,没收电脑打印机佛像法轮功书籍且拒不归还,为维护我的合法权益,我找他们申诉对我非法行为并索要我的私人物品遭到江胜及家属、郭保同及家属,沈士军及妻子及众多亲友的打骂侮辱:
    2011年2月5中午,五河县国保大队恶警沈士军、郭保同、江胜等一行不法人员闯到我家,强行搜查,队长沈士军几乎翻遍我家所有的柜子,包括纸袋、盒子等,并现场抢走电脑、打印机、手机二部、MP3一个、MP4一个、背包一个、现金数百元、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二十多份。然后扬长而去。临走时叫我初七上班时到国保大队去一趟。

    第二天上午,我到沈士军家准备向沈士军讲真相,沈士军大声说:你给我滚。然后将我推下楼梯,我跌跌撞撞差一点栽倒。我说:我只跟你说几句话就走。沈士军再一次将我推下楼梯,并打电话叫人要将我劫持到拘留所。我见状便离开了。次日我找沈士军讲真相,沈士军拽我衣领或双脚从楼梯上往下拖,身上拖烂,并将我抓进拘留所。
    2)在国保大队办公室,沈士军将我打倒在地,拖到电脑旁,双膝跪在我身上玩电脑如此二十次之多。将我绑在椅子上用胶带封我嘴,用力扇我耳光。

    2013年2月11日,我去沈士军家里要求归还被非法收走的大法书。沈士军找来亲友三、四人对我进行打骂,沈老婆吴芳朝我身上泼数盆冷水,沈邻居一老年妇女拉我欲将我拖下楼。有一人站在楼梯上从我后背猛踹一脚,使我一头从楼梯上栽下去,拉我的老年妇女也一同跌倒闪了腰。吴芳及亲友将我从楼梯拖下,又在地下拖拉殴打,有一人猛打我耳光,使我耳朵当时闭气,耳廓打烂。两、三天后,五河县城关派出所一警察给我家人送通知书,说跌倒的妇女的骨折,诬陷我故意伤害。2013年2月14日左右将我劫持到蚌埠市第二看守所,欲加害非法定罪。我在蚌埠第二看守所绝食抗议十九天,被强行灌食,后原告良心发现撤诉,我才免遭迫害。
    从2013年2至6月间,沈士军妻子吴芳多次殴打我、扯我头发,带亲友殴打我、朝身上泼冷水,在地拖拉,用胶带捆绑。

    2013年4月2日上午,在沈士军家门口,沈士军将我打倒在地,跪在我身上,将我双手反绑,我头朝下脸贴地不能动,沈用穿着皮鞋的脚踢我的嘴,致使我前面三颗牙齿松动,丧失功能。沈还把我外面的衣服掀开,往里面灌凉水(当时气温零下1—到1度),使我衣服从里到外全部湿透。还用脚踢我的背,然后将我头朝下扔在楼梯上,沈老婆还用巴掌扇我,用脚踢我。直到110人员来将我拖走。如此迫害灌凉水有3、4次。

    沈士军将我双手反绑在他家门口楼梯扶手上,用胶带封住嘴,用力猛扇我耳光致我鼻孔流血、面部肿胀呈墨色、眼睛睁不开一月余。详情如下:
    2013年4月3日上午7:00左右,我到长沈士军家,敲了几下门,这时沈老婆吴芳开门出来说,你等一下,吃过饭我和你去见局长,说完关门进屋。我又敲了几下,这时沈开门出来,把我摔倒在地,将我双手背在后面,用力抓住,腿跪在我身上,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后用胶带将手绑起来,用力猛扇耳光,还把脚及嘴都用胶带绑上,将头朝下放在楼梯上,后来我自己翻坐在楼梯上。沈用脚踹我后背,扇我耳光,鼻子被打出血不止,血滴在裤子上,这时沈关门回房间。我用力蹭到他家门口,用脚敲门,这时沈开门,说你进来。我将脚伸进他家屋里,身子在外,我用脚敲他家鞋柜,沈见状,将我仰面按倒在地,拿卫生纸擦鼻血,并故意用力擦来擦去,又把我拖到楼梯上,我又往回蹭,沈拿来胶带将我手吊绑在楼梯扶手上,我只能拧身坐在楼梯上。

    8:30左右,沈离开家去上班,不一会他老婆也离开,将我丢在楼梯上。我双臂疼痛难忍,腰也拧得很痛,双手发麻发凉。后来可能有知情人报警。9点左右,有两个110人员上来,见状大吃一惊,并说这种情况我们管不了,叫派出所来人吧,说完便走了。过了很长时间,也不见派出所来人。

    9:30左右,来了几个巡防队的人。有警察当时就说了一些指责的话,还有拿手机对我拍了照。有警察找来剪刀将我绑在楼梯上的胶带剪开。我下楼梯来到通道上,靠墙坐在地上。这时有很多围观群众,人们纷纷指责恶警暴行,路面上停着警车,来了很多警察。之后我被拉到派出所,巡防队要我去医院,我说我先报警,一警察说要请示领导,他走后便不见踪影,也不见领导回话,派出所的人对我报警表现冷淡,他们还把我拖到里屋坐,没有人来过问。直到中午,在我和家人坚持之下,才勉强登记一下,然后就想了事,我一再坚持下,才做了笔录。

    6)在楼梯口沈士军将我殴打十几分钟,眼角踢裂血流满面,缝七八针,脑后一血肿,头发扯下一大绺,扔掉一只鞋。详情如下:2013年4月6日晚上大概11点左右,我到印刷厂宿舍大门口(国保大队沈士军家楼下大院门口),站在那里,不一会沈士军过来,我过去想找他说理,要求归还被无理抢走的私人物品,我刚叫他一声,沈士军便开始殴打,不停用脚踢我头面部,我一站起来。他就将我踢倒,还用力扯我头发。大概有十几分钟,我的面部不停的流血,双手也都是血。头发也扯下一大绺,还把我的鞋子也扔了一只。后经医院检查,眼角踢裂,缝7,8针,后脑一2,3厘米血肿。

    8:30左右,沈离开家去上班,不一会他老婆也离开,将我丢在楼梯上。我双臂疼痛难忍,腰也拧得很痛,双手发麻发凉。后来可能有知情人报警。9点左右,有两个110人员上来,见状大吃一惊,并说这种情况我们管不了,叫派出所来人吧,说完便走了。过了很长时间,也不见派出所来人。

    9:30左右,来了几个巡防队的人。有警察当时就说了一些指责的话,还有拿手机对我拍了照。有警察找来剪刀将我绑在楼梯上的胶带剪开。我下楼梯来到通道上,靠墙坐在地上。这时有很多围观群众,人们纷纷指责恶警暴行,路面上停着警车,来了很多警察。之后我被拉到派出所,巡防队要我去医院,我说我先报警,一警察说要请示领导,他走后便不见踪影,也不见领导回话,派出所的人对我报警表现冷淡,他们还把我拖到里屋坐,没有人来过问。直到中午,在我和家人坚持之下,才勉强登记一下,然后就想了事,我一再坚持下,才做了笔录。

    6)在楼梯口沈士军将我殴打十几分钟,眼角踢裂血流满面,缝七八针,脑后一血肿,头发扯下一大绺,扔掉一只鞋。详情如下:2013年4月6日晚上大概11点左右,我到印刷厂宿舍大门口(国保大队沈士军家楼下大院门口),站在那里,不一会沈士军过来,我过去想找他说理,要求归还被无理抢走的私人物品,我刚叫他一声,沈士军便开始殴打,不停用脚踢我头面部,我一站起来。他就将我踢倒,还用力扯我头发。大概有十几分钟,我的面部不停的流血,双手也都是血。头发也扯下一大绺,还把我的鞋子也扔了一只。后经医院检查,眼角踢裂,缝7,8针,后脑一2,3厘米血肿。

    8:30左右,沈离开家去上班,不一会他老婆也离开,将我丢在楼梯上。我双臂疼痛难忍,腰也拧得很痛,双手发麻发凉。后来可能有知情人报警。9点左右,有两个110人员上来,见状大吃一惊,并说这种情况我们管不了,叫派出所来人吧,说完便走了。过了很长时间,也不见派出所来人。

    9:30左右,来了几个巡防队的人。有警察当时就说了一些指责的话,还有拿手机对我拍了照。有警察找来剪刀将我绑在楼梯上的胶带剪开。我下楼梯来到通道上,靠墙坐在地上。这时有很多围观群众,人们纷纷指责恶警暴行,路面上停着警车,来了很多警察。之后我被拉到派出所,巡防队要我去医院,我说我先报警,一警察说要请示领导,他走后便不见踪影,也不见领导回话,派出所的人对我报警表现冷淡,他们还把我拖到里屋坐,没有人来过问。直到中午,在我和家人坚持之下,才勉强登记一下,然后就想了事,我一再坚持下,才做了笔录。

    6)在楼梯口沈士军将我殴打十几分钟,眼角踢裂血流满面,缝七八针,脑后一血肿,头发扯下一大绺,扔掉一只鞋。详情如下:2013年4月6日晚上大概11点左右,我到印刷厂宿舍大门口(国保大队沈士军家楼下大院门口),站在那里,不一会沈士军过来,我过去想找他说理,要求归还被无理抢走的私人物品,我刚叫他一声,沈士军便开始殴打,不停用脚踢我头面部,我一站起来。他就将我踢倒,还用力扯我头发。大概有十几分钟,我的面部不停的流血,双手也都是血。头发也扯下一大绺,还把我的鞋子也扔了一只。后经医院检查,眼角踢裂,缝7,8针,后脑一2,3厘米血肿。

    2013年5月左右,在沈士军家,他一男性亲友采用流氓手段对我拉拉扯扯,其儿子将我塞进私家车威胁绑架我。
    2013年1至7月间,在沈士军老丈人吴世恒家及地税局办公室,沈士军小舅子吴峰(五河县地税局职工,50岁左右)、老丈人吴世恒、丈母娘张立英对我数十次打骂侮辱,泼我冷水,在地上拖拉,致我头部两次打烂缝针、脑后血肿衣服拖烂、身上青紫伤痕一月不能消退,头发大片脱落。详情如下:
    5月30日晚及5月31日早,安徽蚌埠市五河县法轮功学员王平找吴峰说理,遭吴峰殴打,晚上天还下小雨,吴峰将王平拖在雨地里,用脚猛踢,嘴唇踢烂流血,口腔出血,一颗牙齿松动,人被踢倒在雨地里半天不能动。第二天早,吴峰用木板砸王平头,头被砸破,血流不止,缝两针。

    吴峰是国保大队队长沈士军小孩舅,是地税局职工,近50岁。他们一家人一直不承认是沈士军亲戚。2013年6月左右,我到吴峰家找吴峰说理,城关派出所警察朱广学谎称是他家,然后用拳打我面部,将我牙齿打掉一颗,鼻子流血不止,面部肿胀十余天不能消退。

    2005年在安徽省女子劳教所二大队期间,包夹朱传君等曾用脚猛踢我的下身,还说打你私处叫你说不出口。

    2010年在安徽省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我抗议非法关押,喊法轮大法好,拒穿劳教服,被胶带封嘴,晚上双手反绑在床上。警察吴静丽指使人将我衣服扒掉,只穿短裤胸罩,把我衣服收走,还威胁把我拉出去。晚上睡觉也穿劳教服,如不穿就将手脚绑起来。从此我家人送衣服也不给,枕套里全是劳教服。

    我绝食反迫害,遭野蛮灌食,吸毒劳教张志军骑在我身上,其余几人压胳臂压腿,开口器越开越大,将嘴角撕烂冒血,上下颌抵烂溃疡。用压舌扳撬嘴牙齿撬松,经常撬的满嘴是血。还一边侮辱折磨取笑,一边灌食。扇耳光,辱骂,把纸盖在脸上,把吐在毛巾上的流质再拧到嘴里,一次灌食吸毒犯张志军竟然将王平衣服解开,一边捏乳头一边灌食调笑。潮湿的衣服不准换,直到把它焐干,有时故意用电扇吹。灌完还不给上厕所,致使小便解在裤子上,吸毒人员还用纸沾上尿液朝我嘴里塞。
    为防止我喊叫,嘴里经常塞上布条、卫生纸、卫生巾、短裤,外面再用胶带连头粘上。吸毒犯后来承认是劳教所干部的意思,说干部把你交给我们管理了,还说吴队长讲不要把她当人待。在车间吸毒犯以往外走为由,每天用绳子反绑我的双手,脚绑住,常常双手勒的发紫肿胀,或把胳臂勒紧绑在窗子上。并常常打骂污辱,身上多处青紫伤痕,有两次被人抓住衣领勒晕。有几次灌食呛到气管里,人几乎窒息,吸毒犯还说是故意装的。

    此外我要求归还被抢物品,被城关派出所警察朱广学等、国保队沈士军、郭宝同、江胜及家属,沈士军亲友吴峰、张立英、吴世恒殴打辱骂。

    迫害类型:
    定期思想汇报制度剥夺睡眠单独关押关小屋逼迫放弃信仰毒打/殴打洗脑/送洗脑班嘴塞肮脏物品(如擦脚毛巾,臭袜子,卫生纸等)眼睛,嘴都用黄胶带封上非法劳教非法关押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勒索钱财敲诈/掠夺/破坏财物非法拘留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被非法关押三十多次-安徽女医师王平被迫害致死
    322655.html#16126231339
    安徽五河县王平自述狱中遭迫害经历
    安徽南陵县警察构陷马晓华
    安徽法轮功学员2014年1-7月被迫害统计
    要求归还被抢物品-王平女士遭警察殴打捆绑
    安徽省五河县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
    王平遭安徽女子劳教所摧残-身体虚弱
    安徽五河县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事实
    安徽五河县国保大队恶警沈士军恶行
    安徽省五河县王平再次被非法劳教
    向出租车司机讲真相 蚌埠市两妇女被非法劳教
    安徽女子劳教所酷刑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责任单位及恶人:
    安徽蚌埠市第二看守所 
    五河法院 
    安徽省女子监狱 位于安徽省宿州市郊区西部安徽省合肥女子监狱地址: 西关大街  邮编: 234000  电话: 0556-3021020 信箱:nzjy@mail.ahjyj.gov.cn刘祥玲,副监狱长 三中队的电话0551-2838377 宿州市监狱电话:0557-3040379地址:宿州市西关大街邮编:234000宿州监狱总机电话号码:宿州监狱 0557-3033003 (集中关押大法弟子) 传真0557-3630897宿州女监 0557-3021020 (集中关押大法弟子) 传真0557-3630198监狱咨询电话:0557-3021277
    安徽女子劳教所(合肥女子劳教所) 主要参与迫害责任人:政委李某:安徽省女子劳教所第一责任人,此人2005年调回女教所,继续延用潘磊的那套酷刑迫害大法学员。所长潘磊:主犯,主要责任人。科长刘某:主要迫害者之一。二大队队长林芸:二大队副队长周鸣凤:主犯。盛诗琴:二大队分管“思想教育”的股长,也是主要迫害者之一。其他还有:邓祖霞、许礼红、黄书英、过军、罗毅、张燕、慈宁宁、王璐璐、范贝贝等。周鸣凤(周明凤)
    蚌埠市五河县国保大队 :沈士军郭保同江胜郭树桥
    安徽女教所 :吴静丽黄素英林芸

    更新日期: 2018-2-16 13:43: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