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胡国舰


    本溪监狱大门


    胡国舰


    胡国舰

    简介:
    4216、胡国舰(Hu,Guojian),男 ,年龄未知,辽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胡国舰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六年五月四日被劫持到本溪监狱八监区,遭到暴力殴打虐待;在春寒料峭时,被用冷水浇头浇全身,脚踢头部,造成脑血管破裂,脑干出血,被送到本溪市中心医院,做开颅手术后头盖骨缺失,颅骨塌陷,成植物人,于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五日凌晨离世。

    二十二天被迫害成植物人

    二零一六年五月四日,胡国舰从沈阳新入监狱被转到本溪监狱,直接被分到工作强度极大的八监区。八监区每天一般造成五点五十分起床,六点半出工,晚七点收工。常常没有休息日,一个月能休息一、两天,或遇到上面来检查时能够休息。有时完不成任务连续三、四天加班,早晨四点半出工,晚上九点收工。

    八监区规定,新入监犯人要进行一个月的集训,主要是叠被子、背监规,被子要求叠成有棱有角的方块形。胡国舰叠被子达不到监狱要求,八监区“管事犯”(被狱警授命管理在押人员的犯人)在狱警的指使下,动辄打骂胡国舰,还不让他睡觉,一直让他叠被子。有时强迫他叠到后半夜一点、两点半,而新入监的早晨四点半就得起床再叠被子。

    管事犯嫌胡国舰干什么比别人慢,对其拳打脚踢、搧嘴巴子、指责、谩骂如家常便饭。监狱吃饭时间只给十五分钟,不等胡国舰吃完饭,就逼他放下饭碗去干活。每顿都不让他吃饱。

    胡国舰妻子经过半年多的打听,到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才打听到胡国舰原在沈阳监狱,现在被劫持到本溪监狱。等到五月二十三日(接见日)去本溪监狱见丈夫,简直是惊呆了!原来一百八十多斤,瘦成一百斤都不到。问他怎么变成这样了?胡国舰不敢诉说本溪监狱对他的种种折磨,只是哽咽,眼泪“唰唰”往下掉……

    五月二十六日,即胡国舰入本溪监狱的第二十二天,管事犯王心刚、袁得佳、于长龙等人,把胡国舰弄到水房,强行扒掉所有衣服,用冰冷的地下水直接冲他头部和全身。北方春寒料峭,阴冷的水房里胡国舰被冰水浇懵了,不知过多长时间恶人才罢手。

    当天晚上十点多还没让胡国舰睡觉,体罚他坐在小凳子上。胡国舰从凳子上晕倒在地。一个管事犯用脚踢了他头部几下,说:你别装了!后来发现胡国舰人事不省,向警察报告,胡国舰被送到本溪市中心医院(原本溪第二人民医院)抢救。

    五月二十七早七点左右,胡国舰妻子接到电话,是本溪监狱八监区队长刘争打来的。他说:你爱人病重,在本溪市中心医院呢!胡妻急切的问:怎么的了?刘争说,突发性脑出血。胡妻着急的不行,赶紧找亲属跟自己一起去医院,这过程中,刘争又打了好几个电话催促快点,好像怕快咽气了见不到最后一面。

    等胡妻和表妹赶到本溪市中心医院一楼急诊大厅重症监护室,见很多警察都在那等着。胡国舰妻子看到丈夫后一下懵了!胡国舰处于重度昏迷状态,两眼紧闭,呼吸急促有痰,好像马上就要窒息一样,脑袋肿胀满脸冒着虚汗,身上插着很多管子,医生挠他脚心没有任何反应。本溪监狱八监区指导员鞠阳、队长刘争,还有几个狱警都在哪里。医生告诉胡妻说:医院做脑CT诊断为脑干出血二百毫升。如果做开颅手术还有一线生机,不做手术马上准备后事。

    胡国舰妻子问狱警,胡国舰怎么会脑出血呢?大队长刘争说:头天(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六日)晚上,胡国舰坐在凳子上发呆,只见他身子向一侧歪、歪、歪……晕倒在地上了。然后就把他送到医院来了。胡妻问,为什么才给我打电话?刘争说一直没找到电话号。胡妻又问,从胡国舰被抓被审哪一步法律程序没要家属电话?胡国舰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你们都对他做了什么?刘争等只能说辞搪塞。这期间八监区大队长章和一直没有露面。

    医院做了开颅手术,从脑中取出瘀血,头骨摘除了一大块,不知头盖骨安上还是没安上,右半边脑袋塌陷。手术后胡国舰一直没有醒过来,成了植物人。CT检查结果:头右侧颞叶部颅骨缺损,脑干双侧基底节区、侧脑室周围、半卵圆区可见片状低密度影,侧脑室增宽。

    监狱除了雇两个护工护理外,每天都有狱警监护队看守胡国舰,在胡国舰如此状态下还把胡国舰的一只脚二十四小时铐在病床上,手术前手术后都一直铐着。家属再三要求摘掉也不给摘。

    家属和医生交流询问病情之前,都要等监狱警察跟主治医生秘密交谈之后,才允许家属进医生办公室听医生告知病情。家属跟医生交谈期间,狱警一直用执法记录仪全程监视录像,不让家属与医生单独说话,也不让家属提问。两张病历上,一个写的是昏迷一天,一个写的昏迷一小时。

    手术后二十天,狱方和院方要让胡国舰出重症监护室,让胡的妻子签字,遭到拒绝。警察态度极其傲慢、蛮横,胡妻据理力争也不行,强制把胡转到普通单间病房。在本溪市中心医院一共住了八个月,胡国舰一直都是一只脚被铐在病床上。

    从医院劫回本溪监狱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前几天(快过年了),本溪监狱八监区队长鞠阳给胡妻打电话,让她十七日到医院来一趟,说监狱领导要见你谈处理胡国舰的事。十七日胡妻到医院,被领到一个医生办公室,当时屋里有刑罚执行科科长马秀波、狱政科长、监狱卫生院院长胡明辉等、还有几个狱警,还有主治医生张辉东。

    鞠阳对胡国舰妻子说,胡国舰什么都平稳了,并让主治的张辉东医生介绍胡国舰目前身体的状况。张医生说各项指标已经达到出院的条件(显然在之前狱方交代好了怎么说)。科长又告诉胡妻,想保外就医就接回家去;不想回家我们就接回监狱医院全权管理,毕竟胡国舰是监狱的人,监狱医院治疗条件也很好。胡妻问他们,胡国舰好好一个人在本溪监狱成了植物人,接回家监狱给胡国舰什么说法?狱政科长说没什么说法。

    监狱的所谓“医院”没有什么治疗设施,根本不具备医院的资格,就连在本溪市司法局写给胡国舰妻子的信访处理意见书中都是明确说“本溪市监狱系卫生所资质”充其量也就算是个卫生所。对胡国舰这么重的病状能有什么疗效?接回监狱的所谓“医院”,分明是不顾胡国舰的死活,草菅人命。胡妻要求留在本溪市中心医院。

    本溪监狱八监区不想承担巨额医药费,把胡国舰拉回监狱里的所谓“医院”,监狱推脱责任、哄骗家属:胡国舰是旧病复发,监狱及时发现、及时治疗,花了几十万、还找人陪护,在本溪监狱关押期间没被打过等等,以此来掩盖事实真相。

    在这之后,胡妻又去监狱看望胡,胡国舰每天就是靠打滴流、鼻饲维持生命,只剩一口呼吸在,每天要两个护工护理。胡妻很是难过担忧,要求住院治疗,不能再拖了!这样拖下去会很危险的。

    二月十五日(过完年)之后,胡妻到监狱看望丈夫。副监狱长(好像姓潘,五十五岁左右,大眼睛)告诉胡妻,二月十五日又把胡拉到医院检查了,检查后把片子拿到沈阳医大二院、陆军总院会诊,都说胡的病状“平稳”了,“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了”,胡可以保外回家了。

    在胡国舰被陷入冤狱之后,胡母一股闷火脑出血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胡国舰妻子即要打工挣钱供儿子读大学,还要照顾瘫痪的婆婆,多么盼望丈夫早日出狱,全家过正常的生活。可是盼来盼去,丈夫却被本溪监狱迫害成了植物人,接胡国舰回家后,今后的日子咋过?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四日清早,胡国舰家属接到本溪监狱电话,说胡国舰生命出现危险,让家属马上赶到本溪市中心医院。家属赶到时,胡国舰已经在监护室。

    十年冤狱 家中老小悲苦挣扎

    胡国舰,男,一九七零年出生,辽宁省抚顺市人,原抚顺矿灯厂职工。修炼法轮功之前,因胃部长个瘤子,经常大出血。二十七、八岁的他,本是家里的顶梁柱;饱受病痛折磨却需要母亲、妻子来照顾。那时他儿子才只有两三岁,妻子身心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一九九八年胡国舰修炼了法轮大法,就是法轮功。仅仅一周后,瘤子就神奇的没有了,胃病彻底痊愈。随着不断修炼功法,胡国舰身体越来越好,什么活都能干了。他时时处处践行真、善、忍理念做好人,善待身边所有的人。遇到与他人有利益冲突时,他宁可自己吃大亏也要忍让对方。他还特别聪明,干啥像啥,也能吃苦耐劳,家庭和睦富裕。胡国舰心地善良,乐于助人,所有认识他的人,无不称赞。

    法轮大法给了胡国舰与众多的修炼者一个健康的身体,即给国家节省了医疗费,又使他更好地服务于社会,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这么好的功法,任何心智健全的国家领导人,都会大力支持与弘扬!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群体灭绝式的迫害,一夜间媒体铺天盖地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诽谤谩骂、栽赃陷害法轮功,挑起十几亿人对法轮功的仇恨;掀起文革式的疯狂打压;胁迫公检法司、国安、军警特务等专政机构,残酷镇压善良民众,强制洗脑、暴力“转化”、绑架、劳教、判刑、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胡国舰因和几位法轮功学员一起交流修炼体会,被抚顺市公安一处国保警察绑架,随后又抄家抢劫。家里三岁的儿子被吓得大哭不止(嗓子都哭坏了,以至于后来不能唱歌),老母亲在惊吓与悲痛中病倒。

    抚顺市顺城区法院竟然非法判胡国舰十年重刑,给胡国舰的家庭造成沉重的打击!妻儿老小悲痛万分,凄惨之状难以用语言形容。瘦弱的妻子在巨大的打击下、在无望的痛苦中,还要挣扎着拼命打工,养活一家老小。悲伤忧思的老母亲,拖着有病的身体还得整日照看三岁的孙子。十年的日日夜夜,无奈的期盼,愁苦的煎熬,妇孺老小含冤忍痛,在凄风苦雨中挣扎。

    而监狱为了逼迫胡国舰放弃信仰,极尽邪恶之手段,在精神和肉体上对他百般的摧残和虐待。强迫奴役,干着有毒的产品加工,每天劳动十几个小时,如果没达到要求的数量,还要遭到打骂、电击、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等各种体罚,身心长期遭受重创,几度处于崩溃状态。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六日出狱后,胡出现脑血栓病状,曾多次晕倒,在抚顺中心医院做了脑CT ,诊断为多发性脑梗和脑萎缩。详情见明慧网报道《制作真相资料 胡国舰遭中共十年冤狱迫害》。

    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迫害致死

    出狱后,胡国舰继续修炼法轮功,身体很快恢复强健,打工挣钱,挑起家庭的重担,家里的困窘逐渐得到缓解,开始了新的生活。

    胡国舰没有怨恨迫害他的警察和犯人。相反,他为众多被中共谎言毒害的世人、为被江泽民犯罪集团利用参与作恶的人而悲悯;为他们未来的命运而担忧;也为仍在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以及受难的家庭而难过。胡国舰利用不干胶、传单等,告诉世人法轮大法的美好,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这本来一个公民出于为他人负责、为社会负责的高尚理念,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行大善义举!

    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抚顺市东洲区阿金沟派出所警察却又绑架了胡国舰,并非法抄家。参与绑架的主要责任人是:警察夏建英。第二天把胡国舰劫持到抚顺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并报送检察院图谋构陷。检察院公诉人王媛、周子琪接案后,不是依法调查核实,而是直接将构陷胡国舰的案卷移送到法院。

    胡国舰家属先后到东洲派出所、东洲公安分局、南沟看守所、东洲检察院、东洲法院五个单位要人,但五个单位都推托、拒绝、互相扯皮,都说跟自己部门无关。导致胡被非法刑拘在南沟看守所十一个月。期间,胡国舰被关押在抚顺南沟看守所19号监室(此监室管教员:李铎 ,电话号0413-644435 15504931870 57078721),遭受种种不让吃饭、不让睡觉、掐脖子等等虐待。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抚顺市东洲区法院及东周检察院的法官,到南沟看守所内的挂牌法庭非法庭审胡国舰。胡国舰及家属聘请的律师当庭指出了公诉人(王媛、周子琪)对胡国舰的指控的证据不足和逻辑上的荒谬之处。法官刘晖当庭没有宣判。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九日,家属只得知胡国舰被非法冤判四年。家属提出上诉,法官告诉家属说,必须是胡国舰自己在送达判决之日起十天内要求上诉才行,并由律师向法院递交胡国舰签字按手印的上诉状。

    家属在抚顺找了十几家律师事务所,却没有律师敢接案子,得到的回答全部是抚顺市司法局对抚顺市所有的律师事务所有口头通知:法轮功的案子律师不得介入,否则吊销律师执业证。

    从此,家属再没有收到胡国舰被分派哪个监狱的任何一个电话。

    家属想上诉请不到律师,司法局对抚顺律师威胁过,不准接法轮功案子。也没人通知家属胡国舰被关押在哪个监狱。家属担心、焦急万分,多方打听无果,备受煎熬。过了半年多,即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才打听到胡国舰原在沈阳监狱,现在被劫持到本溪监狱。

    当胡妻子在五月二十三日(接见日)去本溪监狱见到丈夫时,丈夫简直是另外一个人了,原来体重九十多公斤的他,已不足五十公斤,走路吃力,已经完全成为脑血栓拐筐状态。问他怎么变成这样? 他说:在抚顺南沟看守所被犯人折磨的,不让吃饭、睡觉,又用手比划一下脖子,说掐脖子……他说不下去了,眼泪刷刷的往下掉……

    随后五月二十六日,管事犯人王兴刚、袁得佳、于长龙、兆科、高健等人把胡国舰弄到洗漱间,扒光衣服,往他的头上持续浇冷水,胡国舰冷得浑身发抖。当天晚上,胡国舰跌倒在地、人事不省,被送到本溪中心医院抢救,做开颅手术,清除血肿。

    入狱仅二十二天即被迫害成植物人。在本溪中心医院住院八个月后,本溪监狱不想承担巨额医药费,把胡国舰拉回监狱里的医院,哄骗家属说:是旧病复发,监狱及时发现、及时治疗,花了几十万,以此来掩盖迫害真相。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四日早七点三十分左右,本溪监狱给胡国舰妻子打电话,说胡国舰身体出现病危症状,让胡国舰妻子马上到本溪市中心医院来一下。胡妻到了本溪医院之后,胡国舰已经在监护室中,本溪监狱有十多个警察在场。同去的亲友携带小的录像设备被警察抢走。胡国舰于北京时间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五日凌晨十二点左右在本溪中心医院离世!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辽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胡国舰被迫害致死(图)
    辽宁本溪监狱的年终暴力转化(图)
    “专项行动”指令下辽宁省本溪监狱的疯狂
    胡国舰被辽宁本溪监狱迫害成植物人情况补充
    本溪和沈阳的监狱草菅人命-掩盖真相
    辽宁抚顺市胡国舰被迫害成植物人
    辽宁省抚顺市国保队长彭越恶行录
    辽宁抚顺胡国舰再遭冤狱迫害-仍处于昏迷状态(图)
    再次遭冤狱迫害-辽宁胡国舰昏迷被开颅(图)
    辽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四)
    曾被判刑十年-胡国舰再遭非法庭审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
    遭十年冤狱-抚顺市胡国舰再次面临非法庭审
    制作真相资料-胡国舰遭中共十年冤狱迫害
    学大法身心获救-做好人遭十年迫害
    从沈阳监狱城第二监狱传出的迫害情况
    罪恶的幕后黑手--抚顺市国家安全局(图)
    曝光抚顺市公安一处和小白楼(图)
    沈阳大北监狱无限期关禁闭迫害大法弟子
    抚顺公安一处恶警陈锋等凶手的犯罪记录
    被非法判刑并被劫持在沈阳二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名单(部分)
    辽宁抚顺市部分被非法判刑、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相关单位及个人:
    案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辽宁省抚顺市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杨维;
    东洲区政法委书记赵玉申;
    东洲区阿金沟派出所所长王大广,派出所夏建英(办案人);
    东洲区公安分局局长刘欣,国保大队队长严光义、副队长曲义,教导员彭忠;
    东洲区检察院检察长郭伟,公诉人王媛、周子琪;
    东洲区法院院长郭赋,主审法官刘晖;
    抚顺市中级法院审判长金顶伟,代理审判员车亮,代理审判员梁馨月,书记员陈昊;
    本溪市司法局局长范大明;
    本溪监狱监狱长鲍杰青、政委韩兆友,第八监区监区长章和,指导员鞠杨;王兴刚,(原本溪监狱第八监区服刑人员,殴打胡国舰至脑瘀血的人)袁得佳,(原本溪监狱第八监区服刑人员,殴打胡国舰至脑瘀血的人)兆科,(原本溪监狱第八监区服刑人员,殴打胡国舰至脑瘀血的人)高健,(原本溪监狱第八监区服刑人员,殴打胡国舰至脑瘀血的人)

    更新日期: 2018-6-4 16:40: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