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刘贵臣


    大法學員刘贵臣

    简介:
    刘贵臣
    (Liu,Guichen),男 ,58岁,七台河市勃利县抢垦乡三兴村大法学员。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他们想上北京上访说明情况,在勃利火车站查的很严,警察在火车站门口截着没去成。

    紧接着电视没完没了的污衊师父诽谤大法,刘贵臣实在受不了了,他还要去北京反映情况,一九九九年八月十四日,刘贵臣走到佳木斯被截住,被抢垦乡派出所的邓宝银、姜东春、宋同友绑架,非法关押到县拘留所。非法拘留他半个月给洗脑,让看电视学习,强迫不让炼后于八月二十九日放回。拘留所勒索高价低廉不够吃的伙食费一百五十元。

    二零零零年夏天,大约六、七月份,八家子村一批人又上北京说明大法好。有黄小子、刘贵臣老伴、岳喜荣、胡少华等,后来在北京被警察抓住,从北京被遣送回来,大队(村负责人)和乡派出所的人去取的,回来把他(她)们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和拘留所。紧接着派出所的人邓宝银等到刘贵臣家就问他:他们上北京你咋不报告呢?说完不由分说就带他走。他小外孙女命很苦:五岁没妈,六岁没爸,是个孤儿,他老俩口养着她。现在姥姥被关在监狱,没想到又把姥爷抓走。六岁的小外孙女吓得直哭。警察不管这个,把他推上车开车就走。他在车里回头看,小外孙女光着小脚,撵着警车哭喊着,直到他看不见她的影……他的心都揪出来了,她一个小孩在家咋办呀。就这样他被绑架到勃利县拘留所,十多天后又送到看守所,要非法(劳教)教养他一年,经亲属说合,拿了五千元钱给公安局政保科,没送走,把他放回,二十九天又勒索了伙食费二百九十元钱。

    他不想让老伴在看守所受迫害让她早出来,但是不拿钱不行。他又托人凑钱,又找派出所,刘贵臣凑了一千元钱到大队(村)治保主任黄贵仁家。他问我:钱凑齐了?他交给他一千元。他说你这一千元得给派出所,你还得凑一千元给县里(公安局),要不派出所不能去取人。这是在黄贵仁家,刘贵臣只好从他媳妇手里又借了一千元。派出所领他上县公安局政保科交了钱,盖了章才同意让他老伴回家,这时他老伴已在里面(拘留所)非法关押二个月多了,又交了六百多元的伙食费。回来大队(村)又勒索他一千五百元,为要回老伴一共又勒索他四千一百元。

    回来后继续与大法学员共同抵制对大法的迫害,于2004年9月6日被邪恶绑架,同年11月被非法关至绥化劳教所进行迫害,恶警石剑等人为了让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对他拳打脚踢,极尽折磨。使刘贵臣被打得很长时间喘气就胸疼,走路不稳。

    二零零四年九月七日刘贵臣上太升村开法会,没想到被勃利县警察姜东春、白玉刚等十多个人绑架带走,光拉法轮功学员的就是两个大客车。将他们绑架到拘留所。不怎么出名的,写保证每人交二百元钱就回家,不写保证没交钱的(有的交钱也不放)被拘留。到了晚上就把这些人分开、分散到县城内各个派出所非法提审。晚上用小车将他们三个人(时间长了记不清是谁了)拉到县城西派出所非法审问。到城西派出所他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好,那人听后没反驳,笑了笑,啥也没说,给他们做记录,问哪的人?哪年炼的功。非法审问完之后又把我们拉到拘留所,第二天就送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六监室刘贵臣被犯人打得很重。打我的犯人叫张涛,二十多岁,还有一个姓李的,还有一个姓于的是后进去的。三个人打他一个星期,给他“安电门”,就是在他两个腰眼处用后脚跟刨,这种酷刑能让人疼得不能动弹,被刨的部位呈现黑紫色,四个多月紫色才褪没。

    他们把他安排在板铺外边靠便池的地方睡。有一天晚上张涛和姓李的打赌,他俩拿着他的线衣打赌。张涛说他,如果他要诽谤大法和师父,张涛就赢,线衣归他;他要不诽谤,姓李的就赢。他跟张涛说,你别打赌了,你肯定得输。就这样因为他不诽谤师父和大法,张涛就收拾他。收拾他,他也不说。张涛就急眼,狠劲打他,他也不说。张涛就用手揪他大腿肉,收拾他到晚上九点多钟。实在没招,他就用钵舀桶里的水往他板铺上浇,板铺上水漉漉的,他们就让他只穿一个背心和裤衩在上面睡觉。这个时节,晚上是很凉了。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二大队一中队大法学员刘贵臣被恶警石剑把一个耳朵打穿孔了,流脓一年之久。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早餐,被关押在二大队一中队的全体大法弟子绝食,罢工,抵制迫害。上午八时许,主恶刘伟来到一中队车间破口大骂,让绝食的站出来。指使恶人林玉国,韩福江等对站出来的人员进行毒打,将李昌新左肋打断二根,后把其中一部份人带到大队室,边打边追问绝食之事。其中缪树军被打成脑震荡,右侧偏瘫。这样还要到车间坐着,不许休息,六十三岁的刘贵臣耳被打出血,在迫害缪树军时,刘伟在缪树军身前问,石剑手持电警棍在身后踹,打头部太阳穴,留下了深深的警棍痕迹。恶警威胁缪树军本人及其家人,不许将此事传出去。上级。来检察时,他们便把缪树军藏锁到库房去禁闭起来。

    还有一次,张涛、姓李的和姓于的要打他,怕室内摄像头看到,张涛和姓李的两人手扯褥单遮挡,姓于的长的膀大腰圆,二十多岁,他在下面用拳脚狠打他腰两侧。一个星期后狱警把他调到四号监室。
    在勃利县他们被非法关押了两个月零六天,他们六个男法轮功学员每人被非法判三年劳教,送到绥化劳教所。到绥化劳教所后,去的那天晚上刘贵臣被打的很厉害,打到晚上十一点。五、六个警察换班打,让他转化,都是值班警察。打他的有刁雪松、石剑、王伟、毕飞等人。刁雪松看他不说话,拽他衣领将他头往墙上撞,给他累的一身汗还暴跳如雷;石剑打人不轻易伸手,打人就是狠的。他打人手段是:一撇子打在他耳朵上,就把他耳朵打聋了。从此耳朵周围发木、发胀、流黄水,一直到从绥化劳教所回来还淌三个月左右的水。且经常发胀有轰鸣声,二、三十米外有人招呼(喊)他,他确定不了方向,他不知道人在哪招呼,他得转圈找,没被打之前他可不这样。石剑还把他摁在椅子上,不让他动,用打火机烧他眼眉毛,他急忙躲不让他烧。第二天逼迫他们看诽谤大法的录像,洗脑好几天。然后就让下车间干活,完不成任务就加班到晚上十一点左右。

    因缪树军事件被打。穆棱县法轮功学员缪树军,在二零零六年的一天,被石剑打得很厉害,不能吃饭,吃了就吐。我们是一个监号的,我问他都谁打的,怎么打的?他说石剑打的。他用手比量怎么打的,就是石剑用两个拳头在缪树军脑袋的两侧左右同时猛击数下。有一次缪树军的家属来看他,他就告诉家属石剑给他打成这样,吃不了饭,一吃就吐,你们赶紧上省劳教局告他。这样警察就立即停止他们的接见,撵家属她们走。

    省劳教局知道后,准备来绥化劳教所调查。当时刘贵臣被迫害所在的队的狱警中队长廉兴把他叫出去。问他:缪树军怎么回事?他说,石剑打的。他说,不能这么说啊,你说我岁数大了,稀里糊涂,没看见,啥也不知道。他没答应,他说他不能撒谎,他得照实说。廉兴一看刘贵臣没答应他,就对他拳打脚踢,揍了他一顿,让他回寝室。他回寝室告诉同修李春莹,如省来调查有啥说啥(意思是实话实说)。这句话被犯人王树山听见汇报给中队长廉兴了。廉兴又把他叫出去,问他,你回寝室说什么了,又把他打了一顿。说,我告诉你撒没撒谎?你回去吧,不调查你了。后来廉兴又把他叫去(这是第三次了)。他说:省劳教局指名要调查你,不让你去不行。并威胁他:我告诉你你要瞎说,别说我以后整你。劳教局来人问她时,他就把缪树军的事和中队长廉兴的事都与他们如实说了。

    刘贵臣在绥化劳教所被迫害了两年零六个月,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号回家的。在他回家的前一天,廉兴把他绑架到前楼让他签释放票子,他不签。狱警廉兴就把他弄到小屋收拾(毒打)他一顿。说,不签就在里呆着不放你。第二天还是把他释放了。

    在他被劳教三年中,家里只剩下老伴和小外孙女,可苦了她们。她俩相依为命,艰难度日,老伴还总惦记着他的安危。他老伴经常哭,有些活也干不了,都要找别人帮着干,非常艰难,精神上、身体上受到严重伤害。

    黑龙江省勃利县142位曾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控告发起并维持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

    61岁的控告人刘彩满女士在控告事实和理由中说:“2000年2月12日我和同修去北京上访,被天安门警察强行塞进警车,问我是哪的,我不说,一个警察用拳头照我脸上就是一拳,然后把我们送到前门派出所,在前门派出所里一个便衣警察又照我的头顶左一掌右一掌猛劲的打我,打得我眼睛直冒金花,头象裂开似的痛,还让我朝墙大弯腰撅着,又把我们关押在铁笼子里。呆了一个小时,把我们由当地派出所给非法押回来,关进看守所,非法关押40天罚款5000元钱;又管我老伴单位要5000元钱去北京接我们的路费,300元钱伙食费,共勒索13000元钱人民币。”

    “2010年6月下旬,我和两个同修去七台河市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绑架到红旗派出所。女儿和老伴去看我,管教把我带到接见室,让我写保证书,我不写,我说头痛,就躺在凳子上,管教就骂我,我就哭。管教喊几个老犯就抬我往里送,我老伴上去拦我,被管教一撇着把我老伴打倒在地,女儿上前拉,管教就打我女儿。这时所长进来不问青红皂白脱下鞋揪着女儿的头发就开始打,把我女儿打倒在地,从接见室打到大厅,从大厅打到外面,打得女儿满身是血,满地是血,鼻子、嘴、耳朵都往外出血,所长打累了才停下来。老伴为了能把我放出来不和他们计较,回家后,我看女儿遍体鳞伤,青一块紫一块,疼的一夜没睡

    黑龙江省勃利县142位曾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控告发起并维持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

    59岁的控告人刘贵臣是一九九六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当时一身病:有关节炎、神经衰弱、耳鸣、胃也不好,炼了法轮功后身体就强壮了。拿帮别人割小麦为例,以前他是落后,还累得够呛;现在他是在最前面第一个,还不觉得累。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刘贵臣与老伴多次遭绑架。他说,“我小外孙女命很苦:五岁没妈,六岁没爸,是个孤儿,我老俩口养着她。二零零零年夏天,姥姥被关在监狱,没想到又把姥爷抓走。六岁的小外孙女吓得直哭。警察不管这个,把我推上车开车就走。我在车里回头看,小外孙女光着小脚,撵着警车哭喊着,直到我看不见她的影……我的心都揪出来了,她一个小孩在家咋办呀…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逼迫放弃信仰绑架/劫持非法关押勒索钱财非法劳教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黑龙江勃利县142人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黑龙江勃利县七旬刘贵臣遭迫害经历
    绥化劳教所的罪恶(图)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高压电棍迫害大法弟子
    七台河市被非法判刑劳教大法学员名单(图)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黑龙江勃利县部分法轮功学员被勒索合计67万元

    相关单位及个人:
    该所相关人员的办公电话号:
    高中良(教导员) 0455------8110784 龙奎斌(副教导员) 0455-------8110783
    刘伟(副大队长) 0455------8110788 QQ号:1021444
    徐延胜(所长) 0455------8112701 林阁文 0455------8112702
    孟艳 0455------8112703 二大队车间 0455----8110787 8110829

    责任单位及恶人:
    勃利县拘留所 
    绥化劳教所 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  邮政编码:152054电话:0455-8355907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石剑刘伟
    勃利县公安局 公安局副局长:吕长喜江冬春(姜东春)白玉刚
    绥化劳教所 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  邮政编码:152054电话:0455-8355907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刁雪松石剑王伟廉兴(连新/连兴)毕飞王树山
    勃利县看守所 :张涛
    八家子村大队 :黄贵仁
    勃利县抢垦乡派出所 :宋同友邓宝仁〈宝银〉

    更新日期: 2015-6-24 3:16: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