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善恶因果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许义宝

    简介:
    2913、许义宝(Xu,Yibao),男 ,43岁,二零零六年十月六日,在中秋家家团圆之时,河北省涿鹿县涿鹿镇东关村许义宝,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中共邪党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三岁。

    许义宝八次被邪党绑架拘留,一次被抄家,二次被非法罚款共二千元,最后一次被非法判刑五年,在石家庄北郊监狱七监区遭受高度的摧残,二零零六年八月一日到期释放,于二零零六年十月六日离世。

    许义宝,河北省涿鹿县涿鹿镇东关村人,1995年开始修大法。1999年7.20以后,因为替大法说句公道话,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受尽了邪党的残忍迫害。下面是许义宝离世前留下的没有写完的七年受迫害部份经历:

    二零零零年三月四日,他同几个大法弟子去原来的炼功点(大仓)炼功,被涿鹿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六一零)绑架,强行送往看守所,有几个当时就被关押。涿鹿镇派出所恶警王建民就向他要五百元钱后,他就回家。

    二零零零年三月九日又被涿鹿县公安局国安大队绑架拘留。恶警董飞、周效、马建军对他又打又骂。到了下午,他们把他送進了看守所,被关押十五天,罚钱一千五百元没有给他任何凭据。

    他在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去北京上访,十月二十六日,去北京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被绑架关押大约六天后送回涿鹿看守所关押,在北京的看守所里受到了各种体罚和殴打,在涿鹿的看守所里遭受到恶警董飞和马建军的打骂、恐吓,十五天后他回家。

    紧接着十一月二十三日又被从家中带走,问他还炼不炼功?他坚持还炼,这就又送進了涿鹿县看守所被关押十五天。腊月二十五,就在他正干活的时候,他们从工地把他找到,问他还炼不炼?他说他还炼,就又送進涿鹿看守所。

    在涿鹿看守所里他们让他和陈有忠(也是大法学员)看天安门广场自焚的电视。在涿鹿看守所的这几天里经常受到罪犯的痛打、恐吓和不让他解大小便,到了十五天他又出来了。

    在二零零一年的四月二十五日有几个公安部门的人,他们是涿鹿镇派出所恶警汪大根等人,把他从家中绑架到涿鹿镇派出所,问他还炼不炼?他说还炼。他们就给他带上背铐。这一次他们不讲什么,就把他送進了涿鹿看守所,又被关押十五天。十五天后是五月九日,到了五月十日又对他家進行监视,他们把他带到涿鹿镇,到了第二天早晨二点多钟又把他送進涿鹿看守所。过了十六天后才把他放了出来。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一日,涿鹿县公安局、县六一零的恶警董飞、马建军中午去他家里抄家,他们看到了他曾用过的纸张,知道了在大街上的大横幅都是他写的,就把他又一次绑架走了。

    在公安局的楼上,恶警董飞和马建军强行将他的手去按手印。然后他们就把他送進涿鹿看守所长期的关押。涿鹿看守所里遭到一个叫马爱丰罪犯的殴打,击打他的头部,打出了一个大包,头痛了很长时间。他经常受到恐吓,后来得知是恶警在后面指使。

    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涿鹿看守所让所有的被关押的人员练队列,他不练队列,他们打开牢门進去打他,然后给他戴了大约二十七天的脚镣。

    在二零零二年的七月他被无辜的判刑五年,当时让他在判决书上签字,他都拒绝签字。过了几天,在二零零二年八月五日被送往涿鹿监狱,在八月七日又送往石家庄北郊监狱(河北省第四监狱)。

    在石家庄北郊监狱七监区的那一段,四年的时间里,他在一中队受到恶警甄军以及他指使的犯人苏永红、刘兵新、陈瑞福、周小东、唐永社、张爱国等罪犯的恶毒谩骂和恐吓,多次强行让他违背他的意志干他不想干的,如写什么遵守监规纪律的保证和背监规等等。在刚到七监区,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监狱对几个大法弟子進行了转化及迫害。他被监狱里的恶警关在一个小屋里,每天大约有五、六个恶警对他说他们的认识,常常辱骂他们的师父和大法与他,他们不让他说话,他善意的给他们说,他们不爱听,他经常受到恐吓与侮辱。

    由于天天都是这样的,将近一个月了,他的大脑思维有些开始不清楚,有时很混乱,就在这样情况下,被一个叫冯福利的邪恶钻了空子,逼他写了所谓的“四书”。当时事过没多长时间,他就心里非常难受,就觉得他对不起师父和大法,每天他责备自己。到了零二年十二月九日他写了一个严正声明交给了恶警甄军。他否定迫害,讲自己没有犯罪,不应该遭受迫害,是无辜的。他们就大打出手,根本就不讲一点理。

    他坚持不配合狱方,拒绝无理的要求,恶警甄军又指使罪犯黄辉、李志强等人把他叫到库房拳打脚踢,当时是二零零三年四月四日下午五点以后,这一次这几个人在库房里从五点以后把他叫到库房就打,打了一阵,就把他按住弯下腰头顶住墙,把手从后面背起来把手举高,用竹片打他的手,把手都打破打肿了,然后用脚把他鼻子踢的血流不止。

    恶人李志强用一个凳子举高用力砸在了他的腰上,当时他大叫一声就倒在地上,就觉得腰腿脚都动不了了,这时已经快晚上九点了。他们不让他睡觉,一直站到早晨三点他才休息,到了早晨六点就又逼他站到七点多,然后出工后又到工地上站着。他们就用这种残酷的手段在折磨他。他的身体受到了很大的摧残。

    没有过几天他们又把他送到转化班去转化,当时是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八日大约上午九点,到了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个一个的单间楼上,有一个岳玉X恶警就硬强迫他反坐小凳子(腿朝上,面朝下),同时有几个经常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李卫柯、张某某用竹板打他,同时指使苏永红、高明月、赵玉文几个犯人打他,不让他睡觉,这几个犯人为了捞减刑材料(功劳),对他進行打骂、恐吓、侮辱,恶警教他们逼着他看邪恶的书,致使他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和迫害……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河北省涿鹿县大法学员许义宝被迫害致死

    更新日期: 2006-10-16 21:49: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