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大陆大法弟子

    简介:
    大陆大法弟子
    (Daludafadizi,),女 ,年龄未知,玉泉大法弟子。

    自1999年7-20开始,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她去省城上访,最后被恶警骗上汽车,说省领导在体育场接待你们,一起接待不过来,要分批接待。最后恶警用几十辆汽车把她们分批拉往各地。

    她们根本没闹事,只是上访,只是静静地等着领导的接见,恶警却把她们拉到某学校,说她们造反。恶警一开始不让她们喝水、上厕所,后经再三要求才让喝水、上厕所。四周都是公安武警看守她们。他们在她们大法弟子中间找带头人,抓了一位男同修就往公安车上拉。她们大法弟子就不让车开出学校门,他们叫公安消防员用水枪浇她们。

    警察叫她们每人写姓名、地址、工作单位,一直僵持到天黑才把她们一批一批接走送回所在县、镇法院。她们回到阿城法院已是晚间九点多钟,一直到后半夜,给她们放迫害大法的录象叫她们看,叫她们签不炼功的保证,签了就放人。

    把她们送回玉泉家中已是早晨2点多钟。又过了几天的一个早晨,玉泉公安局派沈明久带几个人,在电缆厂把她和苏志敏又带到公安局说谈话,告诉她们必须看他们排的电视诽谤片。她看的时候就跟他们讲电视片和书完全不符合,全都是在造谣。恶警把她们扣了两天一宿,叫她们必须交每人200元钱,才能放人。

    从1999年7-20以后,恶警经常来她家干扰她们正常生活。每逢过年、节、敏感日那就更勤,来的有单位保卫科长陈玉彬、公社关涛、公安局一个姓刘的民警。她们讲她们修的是真善忍,她们只能做好人做好事。他们说:我们不听你们那一套,我们只听上级的,叫我们怎么办就怎么办。

    在2000年10月19号,她去了北京,从三棵树坐济南车到天津下车又坐汽车,去北京当时自己又没有身份证,住店没人敢留,后来在别人帮助下找一个特小的店住下。第二天早她就去北京天安门,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天安门,已是下午2点多钟,她和吉林的一个同修,她打出真善忍条幅,喊法轮大法好,她向人们讲真象。当时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们,当时有两个外国人,一男一女,拿相机拍照,当时恶警就去抢相机。那个外国人只好耸耸肩膀,很惋惜的样子,两手一摊,唉了一口气,回过头又看看她们,恶警把外国人赶走了。她们被带到公安汽车上,被送到天安门派出所。问她们是哪的,她们当时没讲。他们讲,“你们别以为以前不报姓名地址就放你们,中央现在有指示,必须报姓名。”当时就用警棍把她们几个打得浑身都是紫黑色的,每个人都打两遍,当时把两个女的打得都站不起来了,把她打得五花脸,脸都变形,牙都被打活动了,身上全是紫茄色。问她们:“还来不来上访,来一次打一次。”

    她们被黑龙江接待办事处接去在那呆5天,听那人讲当地警察搜身,搜去钱不给还。有的搜身,女同修只剩下裤衩和乳罩,都用手摸。

    10月25号晚,把她送到阿城第二看守所,去北京接她的是玉泉公安局长贾忠,玉泉电缆厂保卫科长陈玉彬。她在看守所呆了25天。回到电缆厂,保卫科长跟她算去北京的钱,去北京玩的钱都要算在她们去北京的同修身上,这样算她坚决不干。

    在2001年春节前旧历28,玉泉公安局以开会名义,去哈市她的父亲家把她骗回玉泉公安局。她们11个人在公安局呆了一天不让吃饭喝水上厕所,只叫她们等着。鞠亚军在玉泉公安局被片警打得鼻子直流血。

    问她们炼不炼,她们都说还要炼。只因为一个炼,在拘留所就关押70多天。后来她们被转到洗脑班。每个人必须交1600元,有单位的单位拿,没单位政府或大队拿钱。洗脑一个月,让她们写保证书,她没把握好,写了保证。这样在里边呆了五天,等她们回到家才知道单位不给拿钱,自己家拿钱,是她二儿子拿的借条1600元交上去的。

    在2001年6月份,当时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沈明久、赵希武等人,抓她们四人,把她、李常香、武彦春送到二看,呆一个月。她们每次进去都学法炼功。恶警一上班进门,不是打就是骂,把大法学员用手铐吊起来不让上厕所,脚尖沾地,九十度大弯腰,一站就1-2个小时;有的害强迫嘴对大便池子,弯腰站着;三九天开着窗户直到晚间睡觉才关上;往身上散凉水,用小白龙打不到20岁的小李微,用脚踏头,用手抽嘴巴,用手抓头发往墙上撞。

    政法委王风春对检察院、法院、公安讲,做法轮功工作,加点小心,没把他们转化了,反过来把你们转化了。她们听了真是可笑极了。他们不让法轮功学员说话,只许他们说话。

    当她第二次去洗脑班,她坚定正念决不配合邪恶。有一个姓马的是党校校长说,我不信就制不了你。她打坐,他从床上把她硬拉到地下,从地下拉到走廊,她就这样坐着。他吼着叫着,就不信党校校长制不了你。她讲你是党校校长,你们得允许人说话。当时有人讲对呀,得让人说话。

    她就把怎么学法,怎么镇压,怎么去北京,怎么叫警察打得没好地方,都讲了出来。当时有一个法院的人,听了她讲的,说现在公安赶上土匪了,太不像话。有许多明白了真象的就不再管她们,有时外边没人,他们就在门玻璃外边竖起大拇指,有时偷着问功怎么炼,书里是怎么讲的。校长王风春都偷着说法轮功书我都看好几遍了,你们也都按这样做的,要人们都这样,我们社会不就好了吗,这上边是怎么啦。我说你去上边反映反映,不就行了。她说,我怕掉脑袋。我说不对,怕官没了。

    在2001年12月6日因去看刚从长林子劳教所出来的同修,被恶人举报,有一个叫王桂荣的同修和她一起被抓走。非法关押了15天。

    她回到家中过了几天,她爱人提出离婚,以我炼法轮功为借口,问她是要他还是要法轮功,两者只选其一,一连说了三遍。她当时讲,两者都要。他讲不行,要不离,就拿斧子砍她。他也确实来砍她。后来别人告诉她,他怕株连工资没了,又这么大岁数,怎么生活?我又是老被抓,老花钱保,于心不忍,保要钱又多,他赔不起。

    可见邪恶之首江泽民、罗干害了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缺爹少娘。这就是中国人权“最好时期”的写照。

    迫害类型:
    逼迫放弃信仰非法罚款毒打/殴打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非法拘留绑架/劫持非法关押不准上厕所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强迫观看迫害过程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阿城第二看守所恶警对我的迫害

    责任单位及恶人:
    阿城第二看守所 
    玉泉公安局 :沈明久关涛赵希武
    玉泉分局 :贾中
    哈尔滨女子监狱(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现任监狱长:方根宝、包锐,电话0451-86639099,86636066政委 褚淑华 电话0451-86639077副监狱长 陈飞 电话0451-86629677十监区院长: 赵慧华十监区监区长: 赵晓帆十监区大队长: 吴红<p>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9号 邮编:150069(在哈尔滨市火车站乘343路车到新建下车)哈女监联系电话:0451-86639059, 0451--86639069哈尔滨女子监狱总机:0451-86684001 ,0451-86684002 ,0451-86684003周五为监狱长接待日 下午13:00-15:00  电话:0451-86684002-3009,0451-86694053监狱医院院长:赵英玲 8053哈女监监狱长徐龙江 总机转8001哈女监监狱政委 总机转8002政委:褚秀华(女)0451--86684001-3003四大队长:吴艳杰、陶淑萍八监区区长:郑杰0451─86358314区长:彦玉华、杨华、崔艳九监区区长:张秀丽0451─86359539九监区恶人榜:刘志强(队长)、贾文君、燕玉华八监区区长:何松梅、张春华吕某某:集训队队长大队长:康袢×、夏某狱政科科长:杨丽斌狱侦科科长:肖林: 13845193360(手机)哈女监副监狱长丛新、渚淑华、刘志强(主管保外就医)哈女监监狱狱政科科长杨丽斌 总机转8142哈女监监狱教改科科长肖 林 总机转8130派驻哈尔滨女子监狱检察室电话:0451-82030982哈尔滨滨江检察院举报电话: 0451-86663178哈尔滨市滨江地区检察院电话:0451-82359148哈尔滨市滨江地区检察院驻女子监狱电话:0451-86663178王凤春
    玉泉电缆厂 :陈玉彬

    更新日期: 2011-7-13 12:18: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