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陈祥芝

    简介:
    陈祥芝
    (Chen,Xiangzhi),女 ,50岁,四川省攀枝花大法弟子,1米78左右,篮球教练(东北人),工会干部,攀煤(集团)公司陶家渡片区炼功点辅导员。

    1963年2月15日生,吉林人,原攀枝花矿务局工会职工,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九月一日至十八日,陈祥芝到北京天安门上访,到北京站后还没有出站就被劫持返回,后被攀枝花矿务局宝鼎分局非法关押十天,绝食抗议八天后放出来。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日,陈祥芝与攀枝花市六位法轮功学员一同去北京上访。次日她们全部被天安门警察非法抓捕。四日,被攀枝花市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一夜,被迫交了一百元“生活费。”然后其他六位法轮功学员被攀枝花市公安局政保处张处长、邱天平等四恶警劫持回攀枝花市西区拘留所,被分别非法关押了七天,陈祥芝在里面绝食了三天。 她绝食抗议,第十天被转到弯腰树看守所。在看守所的一个多月里强制背监规,不准炼功,用铁丝捆成一束来抽打,戴戒具(龙抱柱)。一个星期后一个明白真相的死刑犯在临刑前请求管教干部摘除了她的戒具。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初,陈祥芝第三次去北京上访。攀枝花市一共去了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她和一位法轮功学员到了国家信访办递交上访信,其余的学员去了天安门炼功。因为当时全国各地自发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很多,中共就把国家信访办的招牌取掉了。陈祥芝她们去时看到有三个穿制服的警察守在信访办大门口,警察问她俩是干啥的?她俩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来交信,信上有一百多个攀枝花法轮功学员签名盖手印。内容是: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是冤枉的。要求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我们要求有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说完她俩递交了上访信,警察叫她俩站在旁边立即打了个电话。一会儿,攀枝花市驻京办两个男的开着一辆车来了,把她俩拉到驻京办。

    去天安门炼功的罗小新(男,二十多岁,大学刚毕业)、贺常香(女,五十多岁)等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已被关在驻京办了。

    贺常香是攀枝花矿务局医院财务科科长,已退休。她曾因腰椎突出瘫痪在床,炼法轮功后重新站起来恢复了健康。当晚罗小新、贺常香俩人成功走脱。其余法轮功学员被攀枝花市公安局政保处张处长、邱天平等四恶警劫持回攀枝花市西区拘留所非法关押。

    这些法轮功学员全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陈春梅被非法拘留十天后释放。陈祥芝、张玲、罗云琛被非法拘留十二天,其中陈祥芝和张玲又被转到攀芝花市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此时刘清华、赵凤英、张佩云去攀枝花市信访办信访也被非法抓捕进了看守所。关押大约十天后,这五位法轮功学员均被攀枝花市劳教委员会非法判了劳教,其中陈祥芝、刘清华、张佩云被非法判一年半;张玲、赵凤英被非法判一年。

    约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左右,因陈祥芝和另一犯人炼功被发现,又是一顿毒打,用大拇指粗、2尺长的竹棍挑裸露部份暴打,粗2尺长的木棍,又是一顿毒打,足足打了一个小时有余,狱警胡小川凶残的是挑裸露的脸、颈子、手等处打。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几日,陈祥芝等人与被米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的苏丽娟(被非法劳教一年)、李慧琼和何芙蓉(都是一年半)共八位法轮功学员,被攀枝花市公安局政保处张处长等三恶警人劫持到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进行迫害。

    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首先把八位攀枝花市法轮功学员劫持到五中队(即入所中队)。她们遭到搜身洗劫:陈祥芝的用品,凡是好的全被警察拿走私分了,还有一千元钱也不知被谁偷走了。五中队警察每天逼着法轮功学员在坝子里背监规。不背就处罚:白天逼着跑步几个小时不许停,有时上午跑,有时是下午跑。自己不跑就被两个包夹人员推着、拽着跑;晚上罚站挨冻,常常是从晚上六点罚站到深夜十二点。五中队警察周俊辉(50多岁)很爱骂人,她经常骂大法骂师父,许多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拒绝被洗脑、坚持信仰都遭到过她的辱骂。而恶警罗薇(30岁左右),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更是心狠手毒,动辄打骂,有时还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陈祥芝她们在五中队呆了一个月时,又有大批法轮功学员被劫持进五中队:如成都市一次来了十三个,安岳县三个,乐山市二个,犍为县几个,还有其他地区的。随后陈祥芝等法轮功学员就被下放到各生产中队。

    陈祥芝被转到三中队迫害。先去的法轮功学员有安岳县李玲,成都市朱莉。随后去的有简阳市周慧敏(已被迫害致死)、杨奇慧,彭州市杨启辉,成都市王杨芳(已被迫害致死)、邢琛、邢冰两姊妹、罗晓于等。三中队队长姓詹,副队长姓王。队长詹某某要求法轮功学员参加做奴工(钩花),否则被罚在坝子里做体操。法轮功学员们拒做体操,而是炼功,恶警就指使吸毒犯、包夹(警察从劳教人员中挑选的专门二十四小时贴身监控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对法轮功学员连踢带打,在地上拖着走,两个打一个。因陈祥芝个子又高又壮就派四个恶人打她一个。每天早晨六点半起床后,监室门一打开,法轮功学员们就冲到坝子里炼功,包夹就把她们拖回监室里毒打,然后又把她们拖到车间劳动,法轮功学员们的后背、屁股全被拖得皮开肉绽,每天屁股都血淋淋的,裤子、衣服粘在身上。

    半个月后的一天,劳教所指使其护卫队四个男恶警,由队长杨某某领头(他妻子李琦是四中队恶警,后来因卖力迫害法轮功被提为七中队队长)。他们把陈祥芝绑在坝中一棵很粗的大树上,双手抱树绑着,然后用烟头烧她的脸,用钳子掰她的牙,有两颗牙被掰松,满嘴是血,然后对她拳打脚踢,持续折磨了陈祥芝几个小时。其他法轮功学员和劳教人员在楼上看到后全都吓哭了,她们强烈要求把陈祥芝放了,那些女警察也吓得要求放人。最后四个男恶警把陈祥芝放了,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为了抗议劳教所的暴行,被非法关押在三中队的十三个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有的绝食三天、五天、一周,陈祥芝和周慧敏绝食了十一天。

    二零零零年,陈祥芝去北京上访,被攀枝花恶警绑架到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这期间,她曾被劳教所恶警绑在大树上一刻不停地用电棍电,直至她休克时恶警才停手。但恶警仍然将她绑在树上,数小时的折磨之后,松绑时她全身都失去了知觉;恶人还用细细的电灯线吊过她,最后线都陷进肉里了。

    大约是二零零零年五月,劳教所从每个生产中队抽出两个最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共十人转到五中队残酷迫害,这十位法轮功学员是:被非法关押在三中队的朱莉、陈祥芝、一中队的刘清华,二中队的王某云,四中队的郑友梅(已被迫害致死)、刘霞、六中队的王淑华、李晓君。

    二零零零年六月初,五中队的恶警对陈祥芝、朱丽等十几名法轮功弟子进行拳打脚踢,并用绳子捆绑、电棍电击,不许睡觉等手段进行迫害。

    陈祥芝等十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到了五中队后,恶警把她们的包袱全收进保管室不让用。白天逼着走或跑(一个人拽,一个人推),鞋都磨坏了。晚上把法轮功学员们关在一间大房中,她们的被子全被扔了,不准睡觉。困极了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睡一会儿。十位法轮功学员就一直写申诉材料抗议,这种暴行持续了十几天。随后,恶警把她们分开监禁,每个监室非法关押两个法轮功学员、六至八个包夹。陈祥芝和刘霞被关在二楼最里边的套房里,有八个包夹二十四小时监控她俩。陈祥芝在里间,刘霞在外间,互相不准说话,不让下楼。上午关在监室里被强迫钩花,不钩就迫害。有时下午强迫走操。中午她俩就炼功。

    大概是二零零零年七月的一天,劳教所藉口上边有人来检查,恶警强制十位法轮功学员带诬蔑法轮功的标致牌,她们全都拒绝戴。恶警就把十位法轮功学员弄到办公室外面站着,一个一个的拉进“生产办公室”用电棍电击,强迫她们戴标致牌,其中刘霞、朱莉被打的、电的最狠。恶警副队长尹丹强迫陈祥芝“必须带标志牌”,陈祥芝坚定的说:“我不会戴的,我没有犯罪。”尹丹说:“那就要用电棍电你,强制戴上。”陈祥芝笑着说:“你什么招儿都没用,我是不会戴的。”心里想着:你不敢!尹丹暗示两个民管会员动手,陈祥芝心想:你俩不配。那两个民管真的不敢靠前。尹丹就亲自拿起了电棍,但当电棍举到半空中时她又放下了,突然笑着说:“你走吧”放陈祥芝出来了。

    有一天五中队马姓队长把陈祥芝带到劳教所办公室见其中一个犹大,那个犹大妄图用歪理邪说让陈祥芝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陈祥芝严厉的制止她谤师谤法,并讲了大法的美好与自己修炼后的亲身受益,那个犹大被说的哑口无言。

    随后,法轮功学员陈祥芝和潘晓江被转到了六中队进行奴工迫害。在六中队吃饭只给五分钟,哨子第二次响起就必须立即放碗,若慢一点就遭辱骂,饭或馒头就被抢走扔掉。每天被限制上厕所,上、下午各一次,还得警察准许并由警察带着去。因常常是集体上厕所,蹲位不够,那些吸毒犯彝胞忍不住就在厕所外的荒坡、路边大小便,厕所及四周肮脏不堪,臭气熏天。

    刚到六中队时,队长叫陈祥芝、潘晓江打报告词才能进办公室,她俩不打,就罚在门口站了半个小时。第二天强制她俩参加奴工劳动:做灯带,往一排灯管中装小灯珠,一米一米的装,一米要装三十六颗小灯珠,再把它们连在一起。要求每人每天装满一百米,工作量大,长时间在灯下伏案劳动很伤手指和眼睛,动作快的晚上十一、二点可完成,动作慢的要深夜才能休息,她俩每天被强制做奴工十几个小时。法轮功学员潘晓江动作较慢,因此常常得不到休息,陈祥芝时常提前做完自己的活赶过去帮助潘晓江。六中队恶警经常搞突击加班,事后不让补休。每天早上六点起床,七点出工,有时六点半出工。记得有一次她俩被迫连续干了四十八小时没有离开车间,实在困极了就在大竹篓里蜷着睡一会儿。

    劳教所就是这样一边用高强度的奴工劳动来消磨法轮功学员的体力和意志力,一边又利用亲情来诱骗法轮功学员,妄图逼迫她们放弃对真善忍信仰。陈祥芝的女儿当时仅十三岁半,母女俩相依为命,陈祥芝被绑架后,女儿孤苦伶仃四处流浪,全靠同修设法伸手帮一帮,但收留她的同修又被抓了,因此孩子的生活常常朝不保夕,无处可依。管教科恶警科长李志强找来攀枝花市的一个邪悟者告诉陈祥芝:我带过你的女儿。孩子当时每天买三角钱的馒头,两角钱的稀饭和三角钱的泡菜就吃一天,或者买几个苹果一天吃一个;她的同学白白胖胖,白里透红,而她黄的营养不良。亲戚们都受了邪党的毒害,而且怕受牵连,没有一个敢收留孩子……陈祥芝听后心如刀绞,精神几近崩溃,终于承受不住,违心的“转化”。

    陈祥芝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出狱回家。

    在她被非法关押期满回家后,她的原单位对她的为人、工作予以很高评价,又高薪聘请她继续工作。陈祥芝继续坚定修炼,并向被谎言蒙蔽的人们讲述大法的真实情况。

    当地恶警多次非法强行抄家、抓人,在盐边新县城看守所也遭到恶警的毒打,她坚持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了两个星期左右,邪恶惧怕她死在狱中,便将奄奄一息的她抬回家中,并暗中派人秘密监视。

    在一次制作大法真相资料中与大法弟子张玲(女,40岁)一起被警察抓走后转至盐边新县城看守所非法刑讯逼供三个月左右,陈祥芝现已被转至攀枝花市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元月,陈祥芝回家后,四川、成都等地电视台骚扰,要求录制诽谤大法的节目,被陈祥芝赶走。陈祥芝上班时,宝鼎公安分局一直派人暗地跟踪监视。

    二零零一年七月,陈祥芝和攀枝花市的同修到米易县参加法会,很多走过弯路的学员又重新开始修炼法轮功。她们离开不久,米易县学员有十几个就被恶警非法抓捕了。同年八月初的某晚七点过,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处张处长、邱天平带着王健、刘丽华(音)等七、八个恶警,到陈祥芝办公室非法抓捕她,同时另外十几个恶人对陈祥芝家进行了非法查抄,抢走《大连讲法》磁带一套十四盘。

    绑架陈祥芝时,她拒绝配合,抵制了一个多小时,后来恶警对她连打带踹,反绑双手,强行拖上警车拉往盐边县看守所。陈祥芝坐在后座一直反抗,车过金沙江时,陈祥芝的脚踹到了前座的方向盘,差点把车和人打到金沙江去,警察全吓坏了。

    陈祥芝被非法关押在盐边看守所时,她的单位领导找到市610办,要求释放陈祥芝回单位俱乐部当主任,以解决部份职工的生计。七天后,陈祥芝被保释出来,但610办及恶警仍然不断找单位领导骚扰,为了不给单位增加麻烦,陈祥芝于八月中旬被迫离开单位。

    二零零一年八月三十日,攀枝花市公安局非法抓捕攀枝花市矿务局大法弟子陈祥芝,扣押的理由为“你太坚定了”。

    二零零一年十月,陈香枝在攀枝花市西区清香坪被匪警非法绑架,被关押于本市盐边新县城。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四日,陈祥芝做真相资料又被西区分局和市610绑架,一个有几万块钱的存摺和几千元的现金被洗劫一空。他们十几个人日夜轮番审讯,她询问财物的下落,他们都回避。在延边看守所关了两个月后,被转到弯腰树看守所一个月后就被判刑八年。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四日,陈祥芝和张玲、干劲(男)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关入盐边看守所。恶警抢走了学员们个人省吃俭用用来做资料的钱一万三千四百元;抢走资料点师父大法像一套(二十三张),两台打印机、一台刻录机、三台台式电脑、一台油印机,打印纸十几件、不干胶十几件,这些设备耗材价值二万元左右。恶警抢走了张玲私人现金好几万。陈祥芝被抢走私人现金五千六百元、存摺五千元;三大包衣服(好几套名牌运动服),价值一、二万元。后来陈祥芝的姐姐向公安分局索要衣服时,恶警说一件也没有了。

    陈祥芝等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盐边县看守所期间,市610办邱天平等邪党人员带着人对三位法轮功学员照像,不配合就打。然后轮流着把三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盐边县一个宾馆秘密非法审问。每次都有七、八个男恶警轮番审问资料点的钱是谁给的?资料送给谁?与谁接触?有时从早上非法审问到下午,有时从晚上审到半夜,然后又关进看守所。恶警们采用威胁、恐吓、耍流氓等手段非法审讯了十几天,但一无所获。于是又把三位法轮功学员转入攀枝花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半年后,大约是二零零二年六、七月份,攀枝花市西区邪党法院对三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审判,旁听席上都是610安排的人,三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每家只允许去一、二个人,给三位法轮功学员都指定了律师作有罪辩护,外面的同修一点不知消息。庭审进行了近二个小时就草草收场了。法院当庭非法判陈祥芝八年徒刑、张玲十年、干劲七年。

    陈祥芝三位法轮功学员又在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半年后,于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五日,市看守所一男一女恶警把陈祥芝、张玲劫持到了成都龙泉驿洪安镇,十六日到达四川省川西女子监狱(现更名为四川滨江女监)。

    陈祥芝她们被劫入川西女子监狱十二监区(即入监监区)后遭到非法搜身,所有的衣裤被强制刷上黄油漆(因当时无囚服,就在衣服前后横着各刷一道黄油漆,两只裤脚竖着各刷近尺长的黄油漆代作囚服)。

    二零零二年八月上旬,陈祥芝未成年的女儿和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黄丽莎在成都一起讲真相时,遭人构陷,被成都东坡派出所恶警劫持到郫县看守所迫害。陈祥芝的女儿反迫害绝食,被狱警何干指使犯人强行灌食,嘴全部肿了,反覆几天后狱警把她女儿带到办公室谈话,这时看到刚被强行灌完食的老同修,那样子真是惨不忍睹,狱医还在她女儿面前描述灌食的管子有多粗胶皮有多厚就像汽车轮胎那种质地,你不张嘴还有专门的开口器,就不像在监室里十几个人围着按着你用牙刷撬你的嘴了等等,这十五岁的小女孩在这极大的压力下,趁狱警何干出门接电话时从三楼办公室跳了下去,想离开这邪恶的地方,是三楼坠下,腰部几个脊椎神经性骨折,后被送进青羊区医院,跟黄丽莎一起关在4楼的所谓病房里关着,绝食六十多天,黄丽莎就是这样被迫害致死。有个叫杨婷婷的护士每天给她们输液。

    陈祥芝的女儿因为骨折举步艰辛,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和法轮功学员潘小江一起被送回郫县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她的姨妈几次去成都东坡派出所要人,质问:没成年的孩子你们给关了大半年,又骨折了,是怎么回事?还不放人?成都东坡派出所恶警叫当地宝鼎分局到成都将陈祥芝的女儿送回当地弯腰树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攀枝花矿务局宝鼎分局的警察听说陈祥芝的女儿讲述了这半年的迫害后,怕她有什么后遗症担责任,就叫她姨妈写保证把孩子带走。

    此时,陈祥芝正被劫持到位于成都龙泉驿洪安镇的川西女子监狱迫害。她们母女在这迫害的十数年里几乎是没怎么在一起过。


    二零零三年元月十六日,陈祥芝被送到成都龙泉驿川西女监(现成都市女子监狱),开始了长达七年的牢狱生涯。在入监队强行打报告词,背监规,安排了四个所谓的“互监”,不按规定做就不许上厕所,有一个老年学员忍不住冲往厕所,被几个人强行拖回来摁在凳子上不许动,最后尿在身上。在狱中,她遭到监狱恶警的酷刑折磨,腰部被打伤。

    二零零四年六月,川西监狱与简阳监狱对调了一个监区,从简阳监狱调过来很多邪悟后当犹大的,其中有一个是从新加坡来的,犹大开始配合警察欺骗、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犹大还告密给警察:法轮功学员们整点在发正念。因此警察就抢走、搜走了法轮功学员的手表,并把她们分散调到了其他分队。

    警察还利用法轮功学员们长期看不到经文想学法的心,就把被特务、犹大断章取义后的假经文拿去诱惑她们看;若法轮功学员拒绝看,就强迫读给她们听;法轮功学员长期被隔离关押中,恶警不准她们与人说话交谈,造成心理上巨大的压力、孤独感、寂寞的心,然后诱惑她们看佛教经书或常人的杂志、小说、报纸等消磨她们修炼的意志,迫使她们违背修炼要专一的原则等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走向邪悟。

    陈祥芝、韩光荣等法轮功学员被转到了四楼的三分队。三分队每个监室有十二个人,警察又把法轮功学员分散到各监室,每个监室只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规定不准法轮功学员下楼吃饭。吃饭时监室的人轮流向警察打报告词才能开饭。轮到法轮功学员时,她们不打报告词,警察就处罚全监室十二个人都不准吃饭。有一个法轮功学员不打报告词,全监室被处罚不准吃饭,当时是冬天,饭很快就凉了,那些犯人又冷又饿就把仇恨记在那法轮功学员头上,全监室犯人都毒打她。

    有一天,犯人叫陈祥芝打报告词,陈祥芝不打,犯人杨桂英和另一个犯人说:“你要不打,我们十二个人都不能吃饭,你们算什么修炼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说了一个小时后,陈祥芝开口说:“你们吃不吃饭和我没关系,我是修炼人和你们不一样,你们是杀人犯罪进来的,我不会买你们的帐的。饭在那里摆着,是警察不让你们吃,也不让我吃,你们应该找警察说去,不应该找我。哪个警察指使你们干的,你就告诉她,这个办法对我无效,我要吃。”听了此话,她俩起身出去给躲在外面的警察悄悄地说:“算了吧,这个办法对她无效以后就别用了。”警察马上就开饭了,这时其他几个人就暗暗地给陈祥芝竖起大拇指。

    在监狱里被迫干奴工活,名义上每周日休息一天,但因为强制定给每个人的生产量极重,每天在车间工作九个小时,晚上还要带回监室加班熬夜干到午夜十二点,每周日不下车间劳动但都在监室里加班干活才能完成繁重的生产量。

    二零零三年底的一个星期六,难得遇到车间待料暂时没有活干,大家都在监室休息。陈祥芝也在上铺休息,恶警毛晓莉叫她去办公室。去了之后,毛晓莉叫陈祥芝站在门外打报告词,陈祥芝不打,毛晓莉看到陈祥芝站在那儿无意中捏着拳头,就问:“陈祥芝你要打我呀?”然后要陈祥芝转过脸面壁而站,陈祥芝没动。毛晓莉又叫陈祥芝把双脚并拢,陈祥芝仍不配合。就这样陈祥芝一直被罚站到中午吃饭时仍不让走,这时张贤、蒙娅玲出去打饭了,毛晓莉对陈祥芝说:“从今天起,白天你不准上床睡觉,晚上十

    二点以后才准睡觉”陈祥芝不搭理她,毛晓莉又重复一遍,陈祥芝说:“你是国家干部,一直叫我们要遵纪守法,为什么你却莫名其妙喊我在这里站着?我告诉你,善恶有报是天理。如果我今天错了,站在这里我无话可说,但是我没有任何错,你却叫我罚站。我告诉你,你要遭报的。天是长了眼睛的,不会放过每一个作恶的人。”这时张贤、蒙娅玲打饭回来了,她俩就叫陈祥芝回去吃饭,陈祥芝说:“你们三个听好了:从今以后,你们办公室我不会跨进半步。”陈祥芝回到监室没吃饭就上床了。接着恶警毛晓莉来了,对陈祥芝破口大骂,不准她睡在床上,叫她必须下床,并要包夹杨桂英、肖文君把她拖下来,杨桂英、肖文君没拖陈祥芝并出去找来警察张贤、蒙娅玲。张贤、蒙娅玲把毛晓莉叫到走廊里,三人就吵起来了,最后恶警毛晓莉灰溜溜地走了。张贤、蒙娅玲进来叫陈祥芝吃饭,陈祥芝说:“我不会吃的,你们迫害我,罚我站了三个小时是违法的。而且今天是休息时间,大家都在床上,为什么不让我上床?还说要我每天晚上十二点后才准上床?我告诉你们,我不会买你们任何人的帐,我脖子上就一个脑袋,我是放下生死到这里来的。我再告诉你们,毛晓莉是百分之百要遭报的。”警察蒙娅玲就叫包夹肖文君给陈祥芝煮了汤圆,肖文君在陈祥芝床前端着汤圆劝了很久,陈祥芝才下来吃饭。

    第二天,恶警股长王雪萍(后来升为副监区长)找陈祥芝去办公室,陈祥芝没去,说:“想谈话到我这儿来,我不会去办公室的” 。股长王雪萍找来四个犯人想拖陈祥芝去,陈祥芝正告她们说:“我昨天说了,我不会跨进办公室半步的,谁敢动我?!”四个人没敢动,恶警股长王雪萍就到了陈祥芝屋里看了看,但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一周后,恶警毛晓莉坐在办公室椅子上突然晕倒在地,警察们发现后把她抬到医院,一检查是子宫癌。后来她子宫被全部切除,在医院住了三个月,她公婆逼着儿子与她离了婚。有个警察就在办公室感叹的说:“人家陈祥芝说了天是长眼睛的。没说什么就喊人家站了几个小时,你看真遭报了。今后我们做事还是得凭点良心。”此事在监狱里引起很多震动,恶警毛晓莉回监区后,不那么猖狂了,但她仍然拒听真相。

    二零零四年七月后,十二监区搬迁到新地址,法轮功学员刘辉和陈祥芝被非法关押在相邻监室。有一次,恶警小陈和股长任灵芝一起辱骂刘辉,骂了很久。然后两个恶警又到隔壁监室骚扰陈祥芝,陈祥芝把她俩说得哑口无言。那段时间,警察经常是骂完刘辉又到陈祥芝房中骚扰。

    二零零五年底的某天下午,川西监狱又强制抽血,医生进到监室强制法轮功学员抽血。又因为陈祥芝又高又壮,恶警股长王雪萍就抽了十几个又高又胖的积委会员、杀人犯打手,监狱同时派了六、七个一米七八的男恶警,其中有三个男恶警拿着电警棍,全部围在陈祥芝所在监室门口,那种邪劲儿把有的犯人当场吓哭了,那群男恶警扑上来,强制按住陈祥芝抽了血。

    不久,陈祥芝被转到五楼的三分队。二零零五年底到二零零六年初,那段时间三分队恶警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准法轮功学员炼功,不准学法,不准出门,不准交谈……形势非常紧张。有一天,陈祥芝与刘辉、李彩群说了几句话,李彩群、刘辉的包夹对警察诬告说:陈祥芝串监带动李彩群、刘辉“不听话。”股长杨玉书带着一个警察去对陈祥芝说:“不准出监室门,否则把门锁上”陈祥芝问杨玉书:“是不是真的要锁门?”杨玉书说“是真的。”陈祥芝就把上下床一推打到窗户上,发出“当”的一声响,俩警察见状什么话都没说就走了。

    有一天,法轮功学员刘辉找到陈祥芝说:“我们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罪,不应该被关监。”当晚陈祥芝和刘辉决定离开监室,但因一楼铁门紧锁而没能走出去。此事被警察察觉,第二天上午周红玉副监区长、陈健梅等三个警察找到陈祥芝谈话。下午,副监区长王雪萍把两个值班犯人带到陈祥芝监室,要求证明她们离开过监室。陈祥芝对副监区长王雪萍说:“我们是好人没有罪,不应该像犯人那样对待。你们经常指使这些犯人迫害我们,还给她们加分,你们没有制止犯人干坏事,是为我们好吗?”王雪萍没说什么就走了。事后,十二监区警察对三分队实行全体严管:不准看电视,不准减刑,不准亲人接见。

    监区所有犯人因为此事开始怨恨法轮功学员,见到法轮功学员就骂。警察又把法轮功学员刘辉转到二分队进行迫害。刘辉遂绝食抗议,第二天起,警察天天对刘辉强行灌食迫害。也对陈祥芝加强了监管:睡在床上就拖陈祥芝起来,陈祥芝上厕所,值班犯人万秀英就跟着,陈祥芝问万秀英:“你为什么总是跟着我?”万秀英说:“是警察让我跟着你的。”接连四、五天陈祥芝吃不下去饭,有天晚上警察陈建梅值夜班点名,陈祥芝从床上起来下地时就晕倒了。到了深夜有人拽陈祥芝,怕她死了。

    第二天,陈祥芝要求见副监区长王雪萍。见面后陈祥芝对王雪萍说:“我俩没有深仇大恨,你是个聪明人,有些事应该为自己考虑了,你记得文革后整人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吧。”然后陈祥芝劝告王雪萍,最后把她说哭了。快到十一点时,警察张建梅在楼下喊王雪萍:“还去不去医院(指给刘辉灌食)。”王雪萍说:“不去了。”
    接着,陈祥芝又要求见监区指导员宁晓英,她善意的对宁晓英说:“你不能这样对待我们,这是迫害。”宁晓英不语,陈祥芝又说:“你们利用对全中队一百多人实行三不准的严管来挑起犯人加重迫害我们法轮功学员,这样做对吗?”

    二零零八年“五一二”汶川八级大地震时,监狱余震很厉害,整个监狱的人都在一个大坝子里睡觉,一周后说没事了,要求各回各的监区。当快走到十二监区门口时,陈祥芝看听到攀枝花的一个同修在前面喊她名字,她就跟在同修后面往楼梯上上,转到二楼时,监控同修的三个包夹手拉手堵在那儿不让陈祥芝跟上去,陈祥芝一急,一把把栏杆边的包夹拉到后边去了,然后挎住了同修,包夹们被这个举动吓得不敢动了。

    三分队股长李学芹找陈祥芝,要她必须穿囚服,陈祥芝说:“我绝不穿囚服,无论咋样都不会穿的。”李学芹就诱惑陈祥芝说:“鉴于你个子高,没有你穿的尺寸,监狱批准了你一个人不用穿囚服。但当强制别人穿时,你能不能不管?”陈祥芝说:“谢谢你对我的关心,我也对你说句真心话:最好你别强制她们,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后来三分队的法轮功学员仍然没有穿囚服。

    二零零九年提升为副监区长的廖群芳,以及周桂芳,卢巧霞等积极迫害法轮功的恶警,一直到现在仍未停止迫害法轮功。恶警卢巧霞,从二零零六年至今是四、五、六楼迫害法轮功攻坚组成员。她经常指使杀人犯吴晓玲迫害法轮功学员: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只给吃一个小馒头,不准吃饭;晚上拖到厕所里毒打。卢巧霞一贯伪善的欺骗胁迫那些邪悟的人购买她的安利产品,而监狱的警察为了利用她迫害法轮功,因此对其违法行为睁只眼闭只眼,放任不管。有犯人私下谈论:要是有人告到纪委,卢巧霞就要遭殃。她还多次收受犯人家属讨好她的财物。有一次,陈祥芝的姐姐探监,拿了许多袜子等物品和四百元钱,卢巧霞答应“负责转交给陈祥芝”,但未给陈祥芝的姐姐出手续。当陈祥芝出狱后,其姐问到此事,才知道这些钱物都没有转交,而是被卢巧霞私吞了。

    二零零九年六月九日,其亲属去探视时,监狱里的恶警还威胁说:不转化就不放人,把她送到四川省成都新津洗脑班超期关押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大法弟子陈祥芝回家后,矿务局派出所片警梁辉(女),指导员冯超多次骚扰,恐吓陈祥芝的女儿,吓得她女儿不敢在仁和医院上班,又逼着医院院长和保卫科找她谈话,让护士长刁难她,毁掉合同,把她赶走。宝鼎路派出所经常派人到家中骚扰她,只要本人不在家,就去骚扰家人。

    冤狱期满直接从监狱被劫到洗脑班的还有:罗辉顺、樊海东、谢志远、邓启祥、杜培阳、谢洪民、邓维建、郑斌、张义祥、陈祥芝、黎明、卿明珍、丁中彬、郑斌、林小全……

    迫害类型:
    非法判刑非法提审长时间吊拷非法劳教吊绑/吊瓶绑架/劫持非法关押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抄家非法审讯禁止学员相互说话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毒打/殴打电刑剥夺睡眠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四川攀枝花市陈祥芝等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经历
    攀枝花血泪(一)
    成都法轮功学员遭冤狱-期满再被劫入洗脑班
    四川新津洗脑班的毒药、酷刑、无期关押……
    四川简阳女子监狱虐杀手段-让你们回家去死
    四川攀枝花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遭八年冤狱迫害,陈祥芝又被劫入洗脑班
    四川省攀枝花市中学教师遭迫害事实
    四川攀枝花市罗晓星申诉遭受的迫害
    四川攀枝花市大法弟子陈详芝被养马河女子监狱恶警打断腰部
    攀枝花市被非法劳教和判刑的大法弟子名单
    我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见闻
    四川攀枝花市盐边新县城看守所部份迫害犯罪案例
    23167.html#chinanews20020114
    正念正行
    被关押在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部份大法弟子简况

    相关单位及个人:
    相关电话:
    成都市金牛区委政法委 地址:成都沙湾路65号 邮编:610031
    政法委书记 龙兴玉 电话:028-86266390 手机:13808060117
    政法委书记 吴石泉13980538333、宅87510717、办87705983
    副书记巫伟 13808004998、宅87522732、办87705688
    副书记谢乐杰   13881913333、宅87668771、办87705219
    综治办副主任张渝强 13981881663、宅81701833、办87705683
    综治办副主任杨志刚 13908014200、办87705692

    成都市金牛区“六一零”办:(028-)
    副主任 李勇:87705681, 13668292609,(宅)87526973
    副主任 张洪涛:87705680, 13980782322,(宅)87529913
    综合科科长颜兰芬  13540881966、办87705679
    原主任李兴明   13808003823、宅87500394

    川西女子监狱 地址:成都市龙泉驿文安镇大包村 邮编610109
    监狱教育科袁科长 电话:028-84898233 狱政科李科长
    值班室电话:028-84898942

    成都锦江区莲新派出所 地址:成都市莲花北二巷 电话:028-84545602
    所长:冷秋明 恶警:陈庆福、李旭

    成都锦江区法院 地址:成都市天仙桥南路5号 邮编:610021
    电话:028-84554377
    院长:杨玉泉 审判长:李彤 028-84529065
    陪审员:陈建清、陈秀芬 书记员:刘沪生

    成都解放北路第一小学校 邮编 610081 电话:028-83330837
    校长:刘兴诚(已退休) 、张智

    驷马桥街道办事处综治办主任:蒋东涛
    手机13908058131;办 028-83373975
    小灵通:89651359

    责任单位及恶人:
    成都女子监狱(原名川西女子监狱) 地址:成都市龙泉驿文安镇大包村  邮编610109监狱教育科袁科长 电话:028-84898233  狱政科李科长值班室电话:028-84898942四川省女子监狱六监区江雪13880607161屈琴18096389363彭佳毅18583613820冯新媛13880251327朱丽18181379676李钰杰18080562167何晓丹18181348207何凤霖18096389338曾清18982992935陈倩茜18080562192顾娟18980387282陶廷兰18181365200姚宗惠18982992981孙烨18181373876周丽18980387281陈惠惠18080562171
    盐边新县城看守所 攀枝花市盐边新县城看守所(即攀枝花的'渣子洞')
    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 地址:四川省攀枝花市
    攀枝花市610 主任:张柏林副主任:刘华云
    攀枝花西区看守所 
    弯腰树看守所 
    盐边县看守所 
    弯腰树看守所 :胡小川李兰清李晓玲
    攀枝花市矿务局派出所 :梁辉
    小宝鼎拘留所 :徐进东
    攀枝花市公安局 攀枝花市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 0812-3323020、0812-3323264主任张柏林 13808147396、宅0812-3350886副主任刘华云13808142956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值班室 0812-3332018、0812-3336011邱天明 13518414006、办0812-3323035、小灵通0812-6901785邹勇军 13982366998、办0812-3323195、宅0812-3350081、宅0812-2223991段  清 13508232266、办0812-3323178、宅0812-2223769孙支文 13518416350、办0812-3323178、 宅0812-3350746、小灵通0812-6906042邱天平
    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区号:0832传真:5212057总机:521205l、5212052办公室:5212057地址:资中县公民镇楠木寺 邮编:641200所长:王保军 5212189(办)教育科科长:李志强八中队队长:李奇七中队队长:张小芳周俊辉
    攀枝花市公安局 攀枝花市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 0812-3323020、0812-3323264主任张柏林 13808147396、宅0812-3350886副主任刘华云13808142956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值班室 0812-3332018、0812-3336011邱天明 13518414006、办0812-3323035、小灵通0812-6901785邹勇军 13982366998、办0812-3323195、宅0812-3350081、宅0812-2223991段  清 13508232266、办0812-3323178、宅0812-2223769孙支文 13518416350、办0812-3323178、 宅0812-3350746、小灵通0812-6906042王剑〈王健〉刘莉华
    成都女子监狱(原名川西女子监狱) 地址:成都市龙泉驿文安镇大包村  邮编610109监狱教育科袁科长 电话:028-84898233  狱政科李科长值班室电话:028-84898942四川省女子监狱六监区江雪13880607161屈琴18096389363彭佳毅18583613820冯新媛13880251327朱丽18181379676李钰杰18080562167何晓丹18181348207何凤霖18096389338曾清18982992935陈倩茜18080562192顾娟18980387282陶廷兰18181365200姚宗惠18982992981孙烨18181373876周丽18980387281陈惠惠18080562171毛晓莉
    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地址:资中楠木寺13#---7#信箱 七中队 八中队 邮政编码:641200    电话:0832 5212600 0832 5212681; 0832-5212603 八中队; 0832-5212613 九中队<p>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7/118855.html这里有很多电话连络信息,请自行上去查找。<p>李志强肖文君杨桂英董群芬
    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区号:0832传真:5212057总机:521205l、5212052办公室:5212057地址:资中县公民镇楠木寺 邮编:641200所长:王保军 5212189(办)教育科科长:李志强八中队队长:李奇七中队队长:张小芳周桂芳
    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地址:资中楠木寺13#---7#信箱 七中队 八中队 邮政编码:641200    电话:0832 5212600 0832 5212681; 0832-5212603 八中队; 0832-5212613 九中队<p>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7/118855.html这里有很多电话连络信息,请自行上去查找。<p>牟桂芬
    成都女子监狱(川西女子监狱)(成都滨江监狱) 地址:成都市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200号<p>五监区电话:028-84898148   02884898241   02884898903四川省女子监狱六监区江雪13880607161屈琴18096389363彭佳毅18583613820冯新媛13880251327朱丽18181379676李钰杰18080562167何晓丹18181348207何凤霖18096389338曾清18982992935陈倩茜18080562192顾娟18980387282陶廷兰18181365200姚宗惠18982992981孙烨18181373876周丽18980387281陈惠惠18080562171狱警黄红霞18010650179,办028-84898155陈微王雪萍仁灵芝周红玉宁晓英
    川西监狱 邮政编码:610109    成都龙泉驿洪安镇杨玉书
    简阳市养马河女子监狱 :陈建梅
    成都女子监狱(川西女子监狱)(成都滨江监狱) 地址:成都市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200号<p>五监区电话:028-84898148   02884898241   02884898903四川省女子监狱六监区江雪13880607161屈琴18096389363彭佳毅18583613820冯新媛13880251327朱丽18181379676李钰杰18080562167何晓丹18181348207何凤霖18096389338曾清18982992935陈倩茜18080562192顾娟18980387282陶廷兰18181365200姚宗惠18982992981孙烨18181373876周丽18980387281陈惠惠18080562171狱警黄红霞18010650179,办028-84898155卢巧霞廖群芳

    更新日期: 2013/9/29 3:23: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