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黄静

    简介:
    黄静
    (Huang,Jing),女 ,年龄未知,哈尔滨大法弟子。

    哈爾濱市阿城區龍滌集團的職工,於一九九九年元旦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七日晚,在廠區張貼真相資料時,被龍滌集團公安處的於晶、王偉還有另外兩名蹲坑人員綁架。黃靜被劫持到公安處後,他們打電話請示了當時公安處副處長王長河,將黃靜交到了阿城區城北派出所。

    當時的所長孟慶義帶人非法抄了黃靜的家,將師父的法像、大法經書及一些真相資料還有黃靜煉功用的錄音機等抄走。在派出所由王雲飛及劉偉仁對黃靜進行了非法審訊,逼黃靜交代真相資料的來源,因黃靜甚麼都不說,就把黃靜帶到一樓的一個房間用手銬把黃靜銬在暖氣管上。惡警在黃靜家抄到了一張寫有幾個同修電話號碼的紙條,當晚把兩名同修從家中綁架。

    黃靜在次日凌晨大概二、三點鐘被非法關進了阿城區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間,城北派出所及阿城公安局政保科的警察去看守所對黃靜進行了幾次非法提審,目的就是想知道資料的來源,他們的陰謀沒有得逞。但是他們想通過黃靜家人利用親情逼迫黃靜出賣同修,說甚麼只要說出資料的來源就可以回家,黃靜沒有上當,惡警們一點信息也沒有得到。在第二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兩個月的時間後,黃靜又被轉到了第一看守所。

    在一看時,黃靜遇到了七一一廠的法輪功學員白秀華,親眼目睹了她被鎖鐵椅子,單臂吊起雙腳離地,鎖地環,被當時一看的副所長羅煥榮及姓王的女警毒打。在一看,黃靜用一個小別針在牆上刻了「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後來被發現,當時坐班的刑事犯就說是另一位法輪功學員刻的,惡警們要挾說要把同監的所有法輪功學員吊起來,為了不讓同修受刑,黃靜就站出來承認是黃靜刻的,但惡警們就是不認可,最後通過對筆跡才確認了,黃靜被戴了一天一夜手捧子,腳鐐子。

    大概在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日,公安局來人告知黃靜被非法勞教一年。在接到勞教書後黃靜和十幾位同修又被轉到了第二看守所,黃靜決定絕食抗議對黃靜們的迫害。那天「六一零」頭目王曉光幾乎天天都來二看,有一天來了幾名醫生護士給黃靜強行灌食,由幾個男犯人按著黃靜,灌食的時候真是毫無人道,差點就窒息過去。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八日那天,黃靜被送往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到萬家勞教體檢時,有一位同修說,黃靜已經絕食五天了,聽到這話,萬家好像不想收黃靜。二看的副所長周孝章請萬家勞教所的人吃飯,費了好大勁,到底在下午四點多把黃靜送進了萬家勞教所。

    當時黃靜被劫持到十二大隊,這個隊完全是為迫害法輪功學員成立的,從九九年迫害開始一直關押的都是煉法輪功的。當時的隊長是姓郭的。當晚黃靜被安排強行「轉化」的那些人住在一起,第二天一大早黃靜就被關在給刑事犯準備的合宿室,每個房間關押一人,由兩名轉化人員看著,目的是用她們那套邪說迷惑黃靜,從而達到「轉化」。一週過後,由於黃靜沒有被「轉化」,就把黃靜分別關進了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的房間。由於二零零零年萬家慘案的被曝光,環境還算比較寬鬆。但是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時不時的有所發生,大概是四月份,黃靜不去。

    後來把黃靜弄到十隊,(男隊)有一個閻的惡警,告訴黃靜他是武警部隊轉業的會格鬥,能撂倒幾個人呢。看黃靜沒理他,就開始給黃靜讀監規,讓黃靜隨他讀,黃靜沒讀,他就讓黃靜站著,黃靜不聽他的,就都坐下了。他讓黃靜又站起來了,他就開始訓黃靜,強迫依蘭的丁學平站著,拿一根短木方敲打丁學平,狠狠的打丁學平,後來把丁學平關在廁所裏打,黃靜又開始一齊喊「不許打人」,向廁所沖去,姓閻的惡警反過來又開始打黃靜,當時亂成了一團,外面的女警才進來阻止。直到晚上好像9點左右了,才讓黃靜回十二隊,第二天早晨在食堂,丁學平和孫愛華站起來,大聲說:萬家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黃靜絕食了。當時就有大部份法輪功學員聲援黃靜一起絕食了,經過了一天的絕食抗議,萬家勞教所終於同意了,黃靜可以不出操不報數。

    轉眼到了五一,十二隊所有未「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被轉到了七隊。當時的隊長姓武,不長時間武被調走了,由惡名昭著的惡警張波接任隊長。大概在八月下旬時,突然開始了強行「轉化」,由勞教所男隊的警察進入七隊,每個監室由三個男警協同女警晝夜監視法輪功學員,開始是搜經文,隨後就是每天罰坐小圓塑料凳,強制背監規。一天,黃靜不背,被四隊的隊長馬鳳春發現了,把黃靜帶到監室問黃靜背不背,他就狠狠的抽黃靜的兩個耳光,讓一名姓張的年輕的男警把黃靜帶到小號,用那種部隊捆行李的帶子,把黃靜雙手在身後反綁,吊到小窗戶上的鐵欄杆上,問黃靜背不背,黃靜還是不背,兩個男警就開始用拳頭及裝滿水的礦泉水瓶打黃靜的頭部。打了多長時間黃靜也不知道,直到黃靜實在承受不住了,違心同意背監規才被放下來。後來同修告訴黃靜,黃靜的臉腫的像熊貓一樣。

    過了些日子,萬家勞教所把黃靜關在一個房間裏。開始搜身,他們邪惡的讓黃靜全脫光了搜,由一名女警看著刑事犯搜,來月經的也都得脫光,不放過任何一人,甚至墊的衛生巾都得捏捏。在萬家勞教所強制「轉化」期間,為了達到讓法輪功學員「轉化」的目的,惡警們使盡了惡招。大概是那年的八月節那幾天,有兩名法輪功學員被雙手鎖在鐵椅子後面只穿著薄薄線衣線褲坐在鐵椅子上,身上被澆了涼水,鐵椅子就放在走廊裏,走廊的窗戶打開,被風吹了大半夜。兩位法輪功學員在被折磨了大半夜後被帶到了新成立的攻堅隊。

    大概六七月份的一天晚上,黃靜監室的同修夜裏起來發正念,被當時值班的惡警,好像姓張的女警三十出頭,當時還未結婚,看到了拿沾著便桶的尿水往黃靜身上甩,看大家不動,就衝到一姓蔣的老年同修的鋪前,抓著老人的衣領把老人的脖子卡在鐵床欄杆上,死命的拽衣領,丁學平跳下床,嚴厲的制止惡警的行為。

    強制「轉化」期間,和黃靜在一起的一位叫羅紅豔的同修,是哈市的當時五十出頭,沒結過婚,被惡警用電棍電的脖子腳上都是打泡,惡警揚言:你不是大姑娘嗎?看黃靜怎麼整你。」

    從勞教所回家後,表面上這種迫害好像過去了,可是黃靜卻受到了另外一種比較隱形的迫害。大概是二零零五年吧,黃靜的親人打電話告訴黃靜,說查戶口的時候才知道黃靜的戶籍被註銷了,就是跟黃靜被非法勞教有關。當時黃靜家一搬到外省,黃靜也沒太在意,二零零七年黃靜回家看望父母,順便去城北派出所辦二代身份證結果在電腦上卻查不到黃靜的信息,當時城北派出所的警察曲彥武,從屋裏竄出來說,「黃靜知道咋回事,你不是煉法輪功嗎?」態度非常蠻橫,那意思就是不能辦。黃靜剛要說話,就被丈夫拽出去了。後來黃靜的母親托人打聽說,要拿當時從勞教所回來給的一張解除勞教的票子才能給辦,後來托關係聯繫說能給辦,結果直到現在也沒給黃靜辦。

    2002年8月末,万家劳教所进行强制洗脑迫害中,被吊在小号里毒打折磨的还有张军、李洪梅、李兰、周华、曹玉娥、孙淑云、刘桂香、孙爱华、王凤英、朱纯荣、黄静、赵喜华、白淑荣等大法弟子。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洗脑/送洗脑班绑架/劫持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铐在某处上非法关押手铐/脚镣摧残性灌食非法审讯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大陸各地前期迫害案例彙編(2013年5月6日發表)
    万家劳教所野蛮迫害大法弟子的案例

    相关单位及个人:
    龍滌集團公安處的於晶、王偉

    责任单位及恶人: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 万家劳教所位于哈尔滨市近郊农村,邮编:150078 区号0451总机:0451--84101454; 84101455 ;84101573; 84101509<p>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史所长电话: 0451--4101454  七队电话: 0451--4103471,4103472,4103473十二队电话: 0451--4103474,总机:0451-86684001 转十三大队分机号:3473 ,3475集训队十二队分机号:3476隋雪梅孙炎彬
    阿城市涤纶场派出所 :孟庆义刘伟仁
    阿城市城北派出所 :王云飞

    更新日期: 2013-8-11 3:23: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