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贾兴华

    简介:
    贾兴华
    (Jia,Xinghua),性别待查,年龄未知,2008年4月30日早起床后,大法弟子贾兴华高血压,头疼的受不了,就把腿盘上,在床上坐了一会,被周幕岐看见了,就往贾兴华后背上捶,往头上打。贾兴华说:“我的头疼的像要裂开了。”周骂道:“疼你就死,现在正种地,好给地上粪。”

    5月19日下午,贾兴华摔倒,手纸散落一地,王敏摸摸脉说:“没死。”过了挺长时间才把李医生找来。李医生让贾兴华吃药,贾兴华说:“吃药过敏。”李医生强行拿药给她吃,贾兴华吃了马上就呕吐不止,吐了一下午,把胆汁都吐出来了。贾兴华食道感染,吐血有四、五个月了,也没人管。

    贾兴华,被恶警绑架并打成重伤,腰椎骨折,并有严重的心脏病症状,生活基本不能自理,却被非法劳教,在哈尔滨前进劳教所遭受了二年多的迫害。
    下面是贾兴华自述其在前进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一)绑架、劳教,随时有生命危险

    贾兴华和另两位同修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晚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构陷,当时她们走入一个死胡同,恶人为了拖延时间把住胡同口在那小便,她们三位妇女不好过去。恶警来了后,当时一名警察突然从贾兴华背后搂住她肩膀,使她受了惊吓,在拉扯过程中,警察把她腰椎骨打坏。公安局为了稳住家属不上告,说关半个月就放,还说:只要不上网曝光此事,都好办。可是在半个月后,在没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偷偷把她们劳教(当时贾兴华被打成腰椎骨折由于惊吓过度心速每分钟146次),七月十二日非法送进前进劳教所。

    在劳教所,恶警安排包夹看着,不准和别人说话,等别人晚上收工回来睡觉后,她们新去的才能去睡觉,那时贾兴华生活不能自理,就把贾兴华抬到三楼严管队。当时常素梅任教导员,杨国红任副队长,于芳丽和周岐当管教,这几个人一上班就开始训骂大家。由于压力大,心脏非常难受,最多一天犯病十几次,有一点动静心脏就跳的很厉害,心律过速半天才能把心平静下来,才能缓下来;去卫生间和起床要有人拽贾兴华才能起来床,腰疼的翻身都困难,更别说起床和走路了;氧气瓶就在床边,一天要输多次氧才行。包夹看贾兴华呼吸困难,最后不叫管教了,他们直接给贾兴华吸氧。

    因为生活不能自理,贾兴华家人多次要求给贾兴华治病,直到一个多月后,院长孙士军才同意,并讥笑说:反正是你家拿钱看呗。看病回来后,恶医王大夫和常树梅逼着贾兴华吃药,可是贾兴华的身体只能静养,贾兴华是过敏体质不能乱吃药。王恶医气急败坏大声说:你今天必须吃,死了我负责。一手摁着贾兴华的头,一手强行把药往贾兴华嘴里塞,常树梅帮着他,当时贾兴华心脏难受极了,呼吸十分困难,王大夫看情况不好,赶紧把氧气给贾兴华让贾兴华吸上,常树梅幸灾乐祸的说:「这都是你自己做的,再不吃,就给你戴手铐,挂床上给你打针,治不死你?」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贾兴华的心脏才缓过来。

    由于压力大,贾兴华的血压不断升高,时常是120-240,贾兴华多次摔倒过,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有一天常树梅叫贾兴华去她办公室,不许别人搀着贾兴华,贾兴华歇了好几次才走到她办公室,她叫贾兴华写甚么改造计划。贾兴华说我不写,贾兴华手也根本拿不住笔,贾兴华手颤抖的很厉害,别说拿笔就是呼吸就很困难。她看贾兴华不写就拍桌子大骂。当时贾兴华就从椅子上倒在了地上。常树梅一看贾兴华不行了,赶紧叫来两个人把贾兴华拖到床上。刘大夫针灸了好一会贾兴华才醒过来,刘大夫对常树梅说:「你别让她写了要出人命的」。常树梅说:「谁都得写,她特殊呀」。

    由于邪恶的迫害,贾兴华的血压一直很高,整天天旋地转的,头疼恶心,恶警于芳就骂贾兴华是装的。
    (二)奴役迫害

    零八年初,一大队恶警张波天天上三楼骂法轮功学员,骂师父,劝她也不听。还给车间多加生产任务,她天天去车间看着,晚上九点也干不完活,还有拿到宿舍继续干,大家疲惫不堪,为了制止迫害,唤醒良知,当时三楼有五人绝食(孙素云、李文俊、张素云、贾兴华和吕慧文,吕慧文的女儿也在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叫左先凤),她们绝食到第五天,副所长孙晓军把她们一个个找去谈话,答应她们谁敢再骂你们师父和给你们加生产任务就找她。没几天,张波私设刑堂,当时室内有监控,她就把李文俊,张素云和吕慧文拖到地下室打,上大挂,吕慧文大便都被打得拉裤子里了,打完强行让去车间干活,还多加了许多生产任务。

    三楼病号剩下贾兴华和孙素云,管理科长陈丽华把瘦的皮包骨的孙素云狠狠扇摔在地上,逼她去车间干活,邪恶地说:「装病也不好使」。张波气急败坏地指着贾兴华:「到办公室咱们谈谈」。教导员王敏手插兜说:「把她整办公室去好好谈谈」。当时贾兴华想你们迫害好人,太可怜了,为了不让她们造业,贾兴华就不断的发正念制止她们对我的任何迫害,贾兴华没动,张波看贾兴华没动,逼着贾兴华穿号衣,周慕芝和于芳丽逼贾兴华写:不吃药,死了和劳教所无关。贾兴华不写,她们找人写好了让贾兴华按手印,贾兴华不按,于芳丽拽着贾兴华的手往印台上按,再往写好字的纸上按,贾兴华迅速把纸撕了,于芳丽掰贾兴华手把贾兴华手掰肿了,周慕芝打了贾兴华好几下,早晨狱医来量血压130-235.孙素云告诉我:你脸红眼睛都红了。劳教所的恶警根本不管法轮功学员的死活,邪恶至极。

    (三)人性化管理草菅人命

    晚上九点,点名后才能睡觉,一天,陈丽华来点名,看见贾兴华躺在床上说:「你怎么不起来,天天不干活,你死的,不起来」。别人说:「大夫叫她晚上少活动,血压太高」。陈丽华说:「去两个人把她拽下来,欠收拾。」两个人把贾兴华搀下来,陈丽华叫人把贾兴华搀到站队的另一头。一月份很冷,贾兴华穿的很单薄,两个人搀着,直到她训完话,才点名,点完名骂骂咧咧的走了。

    一月十六日是劳教所接见日,陈丽华没叫贾兴华和孙素云和家人接见。一波一波的人接见回来,有的告诉我:你家来了不少人,连你儿子也来了。有个吸毒的一天接见好几次,回来说:「有一个小孩从早上他接见就在那站着等着,下午接见完了还在那等着」。贾兴华心里酸酸的。贾兴华知道那是她儿子,家里人担心贾兴华身体不好,劳教所的伙食又差,怕贾兴华死在劳教所,他们月月都来,而且带很多好吃的,可是恶警不让接见。

    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晚,大伙收工回来,到二楼就寝。贾兴华感到呼吸非常困难,贾兴华本能的打开床边的窗户,头伸向外面,队长张波看见了大声叫贾兴华关上,贾兴华告诉她,我呼吸困难,少开一会,她命令叫人把窗户关上,贾兴华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再次把窗户打开,张波几个箭步,无情的再把窗户关上,看见贾兴华痛苦的样子,不但没有同情心,反而说:「一天啥活不干,喘气还困难了」,在一旁大骂。贾兴华再一次打开窗户,张波瞬间又关上了,手按住窗户把手,穷凶极恶的说:「今天就憋死你,憋死你我负责」。这时张大夫跑上三楼,接了一袋氧气给贾兴华吸上,张波手插兜里在地上踱着步,还叫喊着:「我就憋死她,我看能不能憋死她,把她惯的」。张大夫叫人把氧气瓶搬下来,张波不让放在贾兴华床边,张大夫又给贾兴华接上一袋吸上,张大夫看贾兴华二袋吸完了问:是不是还得吸,贾兴华点点头。张波说:「不能吸了,你没看见刚才灌氧气袋的时候冒泡了吗?」。张波她根本不管别人的死活。

    零八年上半年,张波几次找大夫给贾兴华和几位同修量血压,企图把我们整到车间迫害,大夫都说:「血压太高,不能下车间,干不了活」。

    零八年七月十六日接见日,管理科长陈丽华看见贾兴华家拿来的东西多了,就凶狠的说:「这大包小包的,就你能吃,活不能干,明天给我下车间干活去」。于是,贾兴华在走路都扶墙、别人搀扶的情况下,血压高达120-240还强行让贾兴华去车间奴役劳动。

    早上五点起床,洗漱完下车间,晚上回来还要罚坐小板凳,早上下车间是繁星满天,晚上收工时月上树梢,就这样繁重的奴役劳动着,严重超时,超负荷的生产。张波扬言:一队没有病号,全员生产。那时贾兴华的心脏更是难受,浑身浮肿,腿肿得脱不了衬裤,脚肿得鞋都穿不上,就是这样也不让休息,照常奴役劳动。

    零八年下半年,三楼集训队,常树梅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把病号三人一组挑冰棍杆,当时两个人扶着我到案子前坐着干活,看贾兴华挺不住,再扶贾兴华到床上,因为完不成生产任务,那三个月都被加了期。

    零九年二月,前进劳教所把暖气就给停了,干警们上班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怀里抱着热宝,冻的在地上直蹦,呼出的气都是白的。而她们在这种情况下,挑牙签,在两个大队有三十多人不同程度地冻伤,恶警陈丽华到车间看见大伙坐在自制的坐垫上大骂:「把垫都他妈的给我撤了,上这来享福了,别忘了这是劳教所」。由于冷没有暖气,食堂面不发,我们就天天啃硬硬的馒头,所谓的菜汤就是冻的大头菜化了做的,一进食堂那刺鼻的味,就别提多难闻了,干警们捂着鼻子说:「这甚么味?比猪食都难闻,给狗都不会吃」。另一个说:「喂狗也得有点肉呀」。而她们喝的汤别说肉,油腥都很少。

    零九年五月的一天,因来人检查,把她们几个老弱病残弄到三楼,贾兴华很难受的一头倒在了床上,周慕芝叫贾兴华起来,贾兴华很难受,她上来一把拽着贾兴华的腿往地上拽,一边打一边骂,贾兴华说我还有不到二个月就走了你还打我。她说:你四点走我管到三点。

    杨国红听从吸毒犯的挑拨,在洗漱室把贾兴华打的鼻子出血,还逼她们几个病号自己开饭,别人扶着我,没走到食堂就累的躺在地上了,杨国红叫嚣:「谁也不准给她们拿饭,不去开饭,就饿死她们」。

    迫害导致:
    迫害导致生活不能自理;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绑架/劫持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逼迫放弃信仰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一条罪恶的不归路(3)
    遭迫害生活难自理-贾兴华再被劳教迫害二年
    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3/25/09)
    宋玉莲等遭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上大挂”等迫害

    责任单位及恶人:
    前进劳教所(前进戒毒所) 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地址:机场路前进村附近(水田农场) 邮编:150078电话:0451-84115086 卫生科电话:0451-86991418所长叶云 警号2343006、13945666688、13936139139所长王某,男,警号2343001一队队长王敏警号2343072、0451-86953257、13945190070所长:王亚罗 警号:2343002   13304645999副所长:孙辉军一队教导员张艾辉 女,警号2343046一队副队长刘畅 警号2343105、0451-86953257警员张艳丽,女,警号2343093、15946091925警员杨国红,警号2343031  13948190154 13945190154恶警科长孙晓辉,警号2343027、43226340科长陈丽华13945666688张波13946166178许春凤139364641周丽凡13946069188陈丽华13945666688管理科:科长陈立华 警号:2343023 13945666688王欣滨  贾宏伟教育科:叶云、王晓伟卫生科:大夫孙哲 :0451-86991418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 万家劳教所位于哈尔滨市近郊农村,邮编:150078 区号0451总机:0451--84101454; 84101455 ;84101573; 84101509<p>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史所长电话: 0451--4101454  七队电话: 0451--4103471,4103472,4103473十二队电话: 0451--4103474,总机:0451-86684001 转十三大队分机号:3473 ,3475集训队十二队分机号:3476张波于芳丽(方力/方利)常树梅(常淑梅)杨国红
    前进劳教所(前进戒毒所) 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地址:机场路前进村附近(水田农场) 邮编:150078电话:0451-84115086 卫生科电话:0451-86991418所长叶云 警号2343006、13945666688、13936139139所长王某,男,警号2343001一队队长王敏警号2343072、0451-86953257、13945190070所长:王亚罗 警号:2343002   13304645999副所长:孙辉军一队教导员张艾辉 女,警号2343046一队副队长刘畅 警号2343105、0451-86953257警员张艳丽,女,警号2343093、15946091925警员杨国红,警号2343031  13948190154 13945190154恶警科长孙晓辉,警号2343027、43226340科长陈丽华13945666688张波13946166178许春凤139364641周丽凡13946069188陈丽华13945666688管理科:科长陈立华 警号:2343023 13945666688王欣滨  贾宏伟教育科:叶云、王晓伟卫生科:大夫孙哲 :0451-86991418陈丽华(陈立华)

    更新日期: 2012-10-22 11:13: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