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善恶因果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张秀玲


    大法弟子张秀玲

    简介:
    3222、张秀玲(Zhang,Xiuling),女 ,年龄未知,河北涞水县大法弟子张秀玲被迫害,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几年来,由于涞水县“六一零”伙同本地公安、乡、村干级人员经常对法轮功修炼者采取打、砸、抢、恐吓、威逼、利诱等邪恶手段迫害,使得张秀玲全家老小,不敢进家过正常生活。

    从九七年得法修炼,十来年张秀玲的身体一直很好,乡亲们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张秀玲曾经患神经性高血压,经常呕吐不止,丈夫乔永福年轻时体弱多病,到老了身体更是一塌糊涂;老俩口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健康,生活幸福。一九九九年恶党迫害开始后,老俩口多次被涞水县六一零非法拘禁、洗脑、罚款、抄家。

    二零零零年四月七日老俩口被“六一零”恶警强行劫持到涞水党校,由乡书记张世亮亲自督战,乡长王垒对他们迫害:先是把嘴巴打的出血,后来强制乔永福手按板凳头顶墙用木板打屁股打的青紫,他们还让所有的大法弟子罚跪,乡长程玉合穿着皮鞋在张秀玲身后踹,无论白天、晚上都能听到、看到恶党党校非法打人的各种流氓行为,最后每人被迫害强制罚款两千三百元不等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张秀玲上北京上访,第二天被张世亮、卢东海开车从北京阜平监狱劫回,直接劫持到乡政府,下车后,原副书记张秀明、张建华他们四人野蛮的大打出手。就在张秀玲去北京的那天,村里有一家办丧事的请乔永福去帮忙,下午由张秀明、崔风祥开车强行把乔永福从地里抓走(当时正打墓穴)把村里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劫持到乡政府,过年也不让回家,第二年正月十八勒索二千五百元才放回,张秀玲正月十九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六月份的一天夜里十一点左右,乡里几个便衣到张秀玲家骚扰,不开门又绕到屋后,对着后窗户威胁说再不开门采取果断措施,这样僵持了二个半小时,他们才走。第二天晚上差不多同一个时间又来骚扰,这次不叫门了也不停留照着大铁门砸了六、七下扬长而去,砸门声远处都听得见。 七月十八日晚十一点左右,来了两辆车,十五、六个人由村支书领着,他们歇斯底里的叫门,结果四、五个人翻墙入院打开门,四道手电光照进屋里,进屋后还说为什么不开门,这些人挤满了一屋子,里屋、外屋、院子翻了一通,乱做一团的折腾了有两个小时,翻的到处乱七八糟什么也没得着走了。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五日上午,张秀玲一个人在老院干活。乡里又派董洪浩、李雪朋、万庆文上她家骚扰,村干部胡文生、康振河、胡成文,胡印水,到了老院非让张秀玲上公社,张秀玲不配合,董洪浩、李雪朋抢走了一本《转法轮》和一套《济南讲法录音带》,在村干部积极配合下,把张秀玲抬上车。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三日麦收刚过,在涞水县公安局“六一零”的策划下,由王村乡派出所所长张连带领二十来人,于二十八日夜间十一点由村里的康振河,胡文生带着突袭张秀玲家行凶作恶,把她儿子绑架,并抄走了一台复印机,把老院的门强行拆开,两个院子又翻了个遍,连家里储存在井里的一百五十斤洋白菜都没放过,全部扔到井底去了。张秀玲儿子受尽了折磨,被迫害的小便失禁、吐血、骨瘦如柴。最后做贼心虚的“六一零”怕死在那里,赶紧的通知家人接走。

    零六年六月二十三日张秀玲、乔永福被逼流离失所。当时涞水县“六一零”把他们家纱窗用刀拉开钻进去,把屋里翻了个底朝天。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四日下午两点十分,涞水县王村乡赵各庄村突然开来一辆吉普车,停在村民张慧森(音)家门前。车上走下来四个人,都是中等个儿,年龄都在四十~五十岁之间,着便装,手里什么都没有拿。下车后,直接奔法轮功学员张秀玲、乔永福家而去。院落内空旷无人,大门紧锁。其中两个人不由分说,翻墙而入。没等走到房屋门口,一人顺势操起一块砖头,砸向房屋东侧窗户。由于用力过猛,砖头撞成碎块。

    随后,他们打开大门,一拥而上,把屋里屋外所有门窗、家具上的玻璃和部份家用电器,全部摧毁。突如其来的击打声、玻璃碎落声和狗叫声交织在一起,惊动了十几名邻里乡亲围观。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把铁锹头卸掉,用锹柄任意捣毁玻璃、物品。顿时,屋里屋外一片狼藉。不到三十分钟,一个好端端的民宅面目皆非。然而,他们没有就此罢休,又到乔永福的老家,破门而入,把另一所宅院也砸毁了。

    整个过程,没有一个人敢出面制止。有人证实:“到了(当天)晚上十一点钟,他们又来了。汽车灯把胡同照得通亮,狗都叫炸了。” 乡亲们说:“他们是冲着人来的,他们不止来一次了。”

    二零零八年六月份,张秀玲与丈夫乔永福回家去住。由于学法炼功的环境长期被破坏,张秀玲本来因修大法修好的身体,突然旧病复发,去医院抢救刚回来两三天,村干部乡政府“六一零”人员就到家里去骚扰,问老俩还炼不炼法轮功……。

    此后零八年八月二日,儿媳的父亲来报喜信说要娶儿媳接二老去喝喜酒,日子定在八月九日。八月三日村主任领着乡里的人来收缴身份证,二老说亲家办喜事我们得用身份证出门,他们左右盘查不放心的走了。四日,二老备好礼品准备去,五日中午快十二点的时候,村主任金学财,胡金瑞领着乡派出所十几个人两辆车气势汹汹闯入乔永福家,想绑架乔永福。当时乔永福不在家,只有半身不遂的张秀玲在家,他们到邻居家三番五次打探都说没见到才走,他们走时还抄走了乔永福家的大法炼功带。

    六日上午乡政府来人在村办公室与村干部开会,散会后, 金学财,胡金瑞又来到乔永福家说:“这次便宜了你,因为你的太太有病,需要人照顾暂时不抓你了,也不要身份证了,现在县里来了一个蹲点的叫王飞从今天起每天到办公室报到两次,时间早八点,晚八点,每天要见到你,不要和王飞闲谈。”就这样乔永福不管刮风下雨一直到奥运结束,事后乔永福怎么也找不到身份证。二零零六年“六一零”王福才、戴春杰等人到乔永福家砸房时,身份证就被抄走了。

    事后,听亲家说:“八月九日,也就是办喜事的那天,涞水‘六一零’伙同涿州‘六一零’同时到他家,找乔永福的儿子与儿媳妇的下落”。

    老俩口都已经六十多岁的人了,真的是经不住这么迫害了,对于张秀玲来说如同雪上加霜,眼看着别人家团团圆圆,惟有自己不能团聚,并受到打、砸、抢、恐吓威逼利诱各种迫害。张秀玲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中午十一点左右张秀玲突然旧病复发,去医院抢救无效于次日凌晨四点含冤离世。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保定邪党迫害法轮功十年罪行录(2)
    涞水县610、公安局、王村乡派出所再度行恶
    河北涞水县大法弟子张秀玲被迫害含冤离世(图)
    河北涞水县永阳镇迫害大法学员的罪恶
    涞水县永阳镇派出所新年再次绑架大法弟子
    河北涞水县张秀玲遭六一零骚扰迫害
    153781.html#2007-4

    更新日期: 2011-1-5 7:34: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