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郑玉林

    简介:
    郑玉林
    (Zheng,Yulin),女 ,58岁,湖北省赤壁市大法学员。

    1999年9月中旬,赤壁市莼川派出所管片民警胡学军到她家里来阻止学法炼功。将她带到莼川派出所,然后送往拘留所非法关押了4天,还按15天计算交285元伙食费,才让回来。
    2000年3月2日,她到北京被当地的警察扣押在咸宁地区驻京办事处,然后由市里派公安局及单位领导将她们戴着手铐押解回赤壁市第一看守所关60多天。在看守所里被罚贴墙站,一站就是五、六个小时;后来将她们每两人同戴一副脚镣、手铐,禁锢一起,几天几夜不松开。经绝食抗议才将她们释放。家属也被一次性罚款5000元,还要给予政治和行政处分。

    2000年11月26日晚,莼川派出所二男一女突然到她家搜查。翻箱倒柜,将所有的大法书籍、数据及炼功用的录音机拿走。同时将她秘密带往派出所,由公安局政保科及从乡镇抽来的人连夜非法审问。一直到深夜十二点,把她转移到市区三中队关禁闭。当天天气较冷,还故意把空调的冷气打开来冻她。第二天又轮番非法审问,晚上戴着手铐不准睡觉。

    第三天又将她转移到“港岛大酒店”的六楼客房关押,来审问的是从赤马港派抽来的罗兴,他脚穿着皮鞋使劲的踢她的上背部,痛得几乎休克过去,还拿木棒猛抽她的右手手掌背部。然后要她跪在电视机前看诽谤法轮功的“转化”录像。她闭着眼睛不理睬。罗兴见状就卷起一本杂志抽打她的脸,边打边骂,一直折磨到深夜12点。又将她的双腿从两把椅子底下塞进去抵靠墙壁坐在地上,双手铐在椅子上,她衣服穿得少,天气又寒冷,冻得鼻涕直流。中途要件衣服披一下,或给点卫生纸揩一下鼻涕都不肯。

    第二天解手铐时,罗兴使劲将她双手腕皮肤扭破了,并要她跪在床边接受非法审问,到吃饭前,才让站起来,罗兴又拿来木棒对着她的双膝盖乱打。饭后继续要她跪在地上,用杂志抽打她的脸,一直折磨到天黑,又用木棒对膝盖又是一顿抽打。晚上罗兴和从赵李桥抽来的恶少轮番来打她和耳光,到深夜12点,又将她铐在椅子上。就这样折磨五天五夜后把她关进市公安局拘留所。她的老伴得消息来看望,看守要他先交200元钱才准见面。第二天上午,政保科的陈贵州等人将她送往嘉鱼县第一看守所羁押。关了45天。

    2001年春节前,她炼功,看守就用冷水泼她身上、床上,还给戴上脚镣、手铐,不准她炼功,不让休息。2001年元月18日,又将她转回赤壁市第一看守所。回来后要她交60元钱买两套囚服,她说没钱不买。看守所所长邓定生将她从监号里拉出去,踢了胸前两脚倒在地上,一个姓魏的矮胖子在她头上、脸上打了五、六拳,打得头破血流,头上脸上肿起了大包,右眼不仅看不见,还一天一夜流血不止。毒打后还抓着她的头发倒拖了四个监号,单独关进另一个监号。她一连四天不吃饭,最后还是被扣走了60元钱。一直关到达2002年元月10日,政保科将她转移到武汉宝丰路女子监狱。

    入监初期看守们上午要她背五十八条(监规),下午完成劳动任务,晚上强迫面朝墙壁弯腰90度、罚站到晚上九点,接着又给下达晚上的劳动任务,没完成就不准睡觉。每天都要干到第二天凌晨四点才准休息,折磨两个多月。她们还安排其它的女犯人24小时轮班来监视她。只要炼功,就遭打耳光,按住头往墙上撞。后来她不肯弯腰贴墙罚站,五、六个监管的女犯人就一齐按头扳脚打骂她。再后来,她炼功时她们几个人扳不动,就责令她面壁罚站。从早上六点,一直站到中午十二点,午饭后又安排拆纱头和包装福利彩票,一张装一个塑料袋,一天要装完6000张,每晚都要干到第二天凌晨四点,有时刚躺下,就把她喊起来,不让睡,就这样白天黑夜的折磨。

    2002年3月11日,她又被转入劳改队──喷织二队,此队是监狱的严管队。一个姓马的指导员因她不肯背”监规”用手铐将她双手反铐在车间大厅窗户上,叫其它犯人念给她听,到中午吃饭时也不给松开手铐。下午一点钟,姓马的又要她下车间劳动。也不管她一天没吃饭。折磨了几天,她仍然要炼功,马又将她的双手反铐在车间的大厅里。后来她开始绝食四十二天以示抗议。

    绝食期间,每隔四天将她拉到监狱医务室。几个事务犯把她手脚绑在床脚上,由犯人医生拿着一个大针头的注射器,在她手背的血管部位注射不知名的药,打完针后又禁止她十二小时上厕所,她的头和胃痛得难受,躺在床上却不准她闭眼休息,监管她的事务犯站在床边不是骂,就是用脚踢她的床。一段时间后,将输液改成灌流食。犯人医生一只手使劲卡住她的喉咙,将一根约一米长的胶管从鼻子插向喉咙,还边插边搅的说:不肯吃饭,就这样惩罚你。胶管插入喉咙后,致使几天说不出话来。

    几天后见她能说话了,又改为四天输一次液,她们不准她炼功,她又继续绝食。马xx就将她送入一间既小又阴暗潮湿的房里,双手反铐,一天到晚不松。几块木板用砖搭的一个窄床紧挨厕所,墙上经常漏水,把被子都滴湿了。在这里关了十七天,每天从早晨六点面壁罚站到深夜十二点,有时更晚,还不准洗澡、洗脸、洗衣服。连每天送来的牢饭,都只能侧着身,反着手抓起来一点一点往口里送。

    她们还指派女诈骗犯每天下午五点半钟来吼骂一顿。2001年4 月和8月她先后两次共被关在这间小房里25天。由于她不肯出卖师父、诽谤大法,9月初,马xx又将她转入原来的监号,指派两个女罪犯进行24小时监控。白天给她读“转化人”的材料,将双手反铐在床边的铁柱子上,晚上在监号里罚站,不让睡觉。只要一闭眼睛就打,或用竹尖、铁线头刺她的肋骨,两肋都被刺痛了。

    中队长林雪菲值夜班时,就将她传到办公室里去罚站“陪她”。时不时的骂她、骂师父。她就讲师父、大法好,林雪菲就叫监视的罪犯用胶布、床单封堵她的嘴,完全不让讲话,折磨到天亮才押回监号,由监控的罪犯读“转化材料”,白天黑夜的不让休息睡觉。

    后来又被单独关一个监号,念“转化材料”给她听,还要她签字不成,就给很重的劳动任务,完不成任务就不准睡觉,稍一想睡,那几个监控的罪犯就过来打,或用凉水从脖子里往身体里淋,衣服湿透了也不准换。又逼着她看破坏大法的录像不成,张静要监控她的罪犯把她抱起来往地上摔,在身上到处乱掐,一段时间她的大腿部位都被掐成紫色了。

    平时只要不按要求做,就给戴反手铐,吊在无人监号的窗户上十天、半个月,不准洗脸、刷牙、洗澡、洗衣服。还要她背“监规”不成,就用手铐铐在窗户上铐十几个小时,甚至二十多个小时,连厕所都不让上。

    2003年5月张静叫她写思想小结不成,便一个星期不让睡觉,日夜做打火机,还派四个罪犯监视。一天晚上她实在挺不住了栽在工作台上睡着了,监视人就将她拉起来罚站。刚一站起就猛的一下倒在地上,将左手腕摔肿了,不能干活,就要她抄牢歌,不抄就罚站,每天从早晨六点站到深夜十二点。

    到7月初,她因不肯读监规,被加重劳动任务。组装打火机的电子点火器,一个点火器要用摄子拈十下零件才能装完。别的犯人每天只装四斤,却要她每天装六斤,每斤220个,共1320个。同时一天还要冲三次厕所,完不成任务就别想休息。有一天她劳动到凌晨四点刚一躺下,林雪菲就要监控她的人将她叫起来做事。

    2003年10月28日,她便坚决要继续炼功。王欢队长又要罚她去冲一个月的厕所,她不去。王欢把她叫到办公室去,林雪菲骂她、骂师父,她就背“经文”。林雪菲恼羞成怒的打她一耳光,紧接着六个女狱警一齐上,将她按倒在沙发上戴反手铐,还把师父的名字写在废报纸上,放在地上,要她站在上面踩,她不肯踩。

    从此,她坚决抵制不做任何事,只要炼功,她们就将她双手反铐在窗户上罚站,不让睡觉。只要想睡,那些监控的罪犯用拳脚来对付。整了一星期,她仍不做事,就把她拉到监号里来罚站,每天只让早中晚上三次厕所。她就大声背“经文”,向犯人讲真象。监控的罪犯就堵她的嘴,把她的脸都抓破了。从背后用脚踢。就这样一直罚站到2004年4月份,还想转化她,又将她关在原来关的那个禁闭室里,戴着反手铐罚站了十二天才放出来,在住的监号里每天继续罚站到晚上十点才让睡觉,直到5月26日释放。就这样迫害、折磨她长达四年之久。

    五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郑玉林,大概是二零零九年九月初被关进武汉女子劳教所的这个黑窝的。恶警刘文丽、李丽,指使它们调教好的吸毒女轮流迫害老郑,连天昼夜不让她睡觉,长期蹲军 姿,吃饭时都不放过。身上被打的没一处好地方,就连同屋的吸毒女都觉得太可怜了。几个恶警并不放手,把她弄到“法教中心”专门迫害。

    那里封闭很严,没人知道里边的情况,没人说出那里是如何的残忍。十一以后,毫无人性的恶警,又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郑玉林弄回来,和四个调教好的、被恶警洗过脑 的、已被挑动的对法轮功学员充满仇恨的吸毒女们单独关在一起,就这样,将郑玉林摧残致死,还对其家人谎称是绝食而死。

    有一次,狱医王汉胜指 着武汉城建二医院的一个大夫说,郑玉林就是他处理的。

    迫害类型:
    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非法审讯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绑架/劫持非法关押非法罚款罚站毒打/殴打地上拖人身侮辱勒索钱财剥夺睡眠高强度超负荷劳动监视/跟踪撞墙铐在某处上强行施药摧残性灌食关小号洗脑/送洗脑班践踏信仰锥刑嘴塞肮脏物品(如擦脚毛巾,臭袜子,卫生纸等)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手铐/脚镣迫害亲属抄家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我目睹的武汉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湖北省赤壁市大法学员郑玉林受迫害经历

    责任单位及恶人:
    赤壁市莼川派出所 
    北京警察 地址:北京
    赤壁市公安局 
    赤壁市第一看守所 邓定生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所长07155350966蔡金平 赤壁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07155232701 13807245388钱玉兰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副所长07155222687宋玉珍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女号管教07155235697
    武汉女子监狱(宝丰路女子监狱) 武汉女子监狱(宝丰路女子监狱)位于武汉市汉口宝丰一路监狱长,手机:13808680878,027-68831069 宅:027-67878186政委,韩汉云,手机:13907167155,027-83865948当时襄樊法轮功学员龚明、刘伟姗就是在这期间被迫害死的。 <p>参与迫害的恶警名单: 杨帆:女,30多岁,武汉女子监狱三监区警察,整人手段非常残忍、变态。经常唆使包夹整法轮功学员。 钟卫红:女,40多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三监区警察,经常无故唆使犯人整法轮功学员,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 王芳:女,40多岁,三监区队长下載湖北省武漢女子監獄相關信息:(77KB)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2/湖北省武漢女子監獄仍在迫害法輪功女學員-276556.html
    赤壁市莼川派出所 :胡学军
    赤壁市公安局 :陈贵州
    赤壁市第一看守所 邓定生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所长07155350966蔡金平 赤壁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07155232701 13807245388钱玉兰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副所长07155222687宋玉珍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女号管教07155235697魏xx
    赤壁市赤马港派出所 电话:邮编437300罗兴
    赤壁市第一看守所 邓定生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所长07155350966蔡金平 赤壁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07155232701 13807245388钱玉兰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副所长07155222687宋玉珍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女号管教07155235697邓定生
    武汉女子监狱(宝丰路女子监狱) 武汉女子监狱(宝丰路女子监狱)位于武汉市汉口宝丰一路监狱长,手机:13808680878,027-68831069 宅:027-67878186政委,韩汉云,手机:13907167155,027-83865948当时襄樊法轮功学员龚明、刘伟姗就是在这期间被迫害死的。 <p>参与迫害的恶警名单: 杨帆:女,30多岁,武汉女子监狱三监区警察,整人手段非常残忍、变态。经常唆使包夹整法轮功学员。 钟卫红:女,40多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三监区警察,经常无故唆使犯人整法轮功学员,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 王芳:女,40多岁,三监区队长下載湖北省武漢女子監獄相關信息:(77KB)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2/湖北省武漢女子監獄仍在迫害法輪功女學員-276556.html林雪菲马xx王欢张静

    更新日期: 2011/4/16 7:02: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