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善恶因果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谢桂英

    简介:
    71、谢桂英(Xie,Guiying),女 ,30岁,安徽淮南市泉山工商所职工,后因上访被单位开除。2000年10月17日晚20:00左右,安徽淮南市朝阳区派出所的警察无故对其辖区内的大法弟子谢桂英家进行搜查。谢桂英因保护大法书籍,不愿被警察无故带走,引来群众围观,警察采用欺骗手段,分隔其家人及疏散围观人群后,揪着谢桂英的头发,对其进行拳打脚踢后,强行将谢桂英带到朝阳派出所羁押。

    第二天,18日凌晨,谢桂英因伤重被送到市人民医院,据医院目击者称:当时谢桂英穿着单薄衣服,躺在木板上,没有盖被子,全身发抖,嘴唇干裂,痛苦异常,但尚能说话、喝水,被三个警察监管,当时未见有任何抢救措施。10月18日上午10时左右,谢桂英离开人世。下午16时,被公安送到市大通殡仪馆。

    后朝阳区派出所谎称谢桂英是跳楼自杀。以推卸责任。

    家住皖淮田区陈家岗的大法弟子谢桂英,2000年10月被恶警迫害致死。其母亲辛公花欲哭无泪,欲告无门,三年来她逢人便哭诉女儿惨死的经过,菜场、商场、家属区、街道旁,认识的人和不认识的人,群众也在传播着大法弟子谢桂英被迫害死的经过。下边是谢桂英的母亲向人们诉说女儿被迫害死的冤情。

    * * * * * * * * *

    我叫辛公花,是谢桂英的母亲,谢桂英被迫害致死的详细经过是这样的:

    2000 年10月17日晚7点多钟,我与女儿谢桂英躺在床上休息。突然门铃响了,单位的保安黄世才带着四、五个恶警闯进我家乱翻东西,在我女儿的床上找到了两本法轮功的书,就抓着我女儿要送派出所。我女儿不去,也不让他们把书拿走,她说:“我炼了法轮功身体好,我没做任何坏事,也没有犯罪,我不去派出所。”我追过去想看看是怎么回事,结果摔倒了,口吐白沫说不出话来,身子也不会动了。他们就放开我女儿来拽我,把我拽进卧室不让我出来,几个人围着我不让我动。我家住在一楼,大院内多名群众听到我家动静很大,都闻讯赶来,窗口、门口全是围观的群众。

    我女儿被恶警围在客厅,这时又来了十几个警察,把我家翻的乱七八糟,把我女儿拳打脚踢的揪着头发送上了警车。我听见女儿大声呼救,又听见儿媳说恶警:你们不能绑架人,恶警回答说这是为她好,是为了保证她的“生命安全”,后来人都走了,外边安静下来了。儿媳告诉我说女儿已经被恶警绑架走了,去了朝阳派出所。

    我不放心女儿,挣扎着爬起来去派出所看看,同时给女儿送件衣服。我刚进派出所大门就被一个恶警一拳推打出门外很远趴在了地上,我半天起不来,后来被一个人扶了起来。我就在派出所门外等着,想等女儿一起回家。大概是派出所门卫值班人员告诉了里面说我在门外等候,所以凌晨一点的时候,女儿被警察带到大门口与我说话,女儿对我说:妈妈你回去吧,别等我了,我不会有什么事。我见到女儿了,有些放心,就回家了。

    但回家后怎么也睡不着,凌晨5点半我又来到了派出所,买了一些包子想给女儿吃。派出所还是不让我进门,我在门外一直等到早上9点多,得不到女儿的任何消息,心里急得不行。这时一个人对我说,你女儿出事了,别在这傻等了,快去人民医院吧。我问出了什么事了,他就不说了。

    我急忙打的去了医院,在骨三楼大教室找到了女儿,那么冷的天她穿着单衣服躺在一个台子上,冻的手脚冰凉,她对我说:妈妈,我渴的很,我要喝水。我没顾上问女儿是怎么了,赶快给女儿喝了半瓶矿泉水,女儿又让我扶她起来,说她腰疼腹疼。这时朝阳派出所张所长拿了张X光片来叫我看,说我女儿腰椎骨折,没有别的问题。这时女儿突然大声惨叫说肚子疼的受不了,恶警就叫我掏钱给女儿住院,我身上没带什么钱,女儿就说妈妈我不想住院,我想回家,你赶快给他们说一说放我回家吧。于是派出所长就叫我写个保证,回家后女儿如果出什么事后果自负。这时女儿拿起喝剩的矿泉水瓶子扔向派出所所长,扔出有2米远,同时说了句:“你的心好狠呀!……”我于是转身在台子上写保证,刚写了几个字还没写完女儿就休克了,我大喊医生快抢救。医生给我女儿挂上吊水,我看到药水滴的特别快。这时突然进来几个恶警把我拖出去,关在了另外一间小屋里,大约十几分钟后我被放出来,这时女儿已不见了,恶警告诉我说是送女儿转院治疗去了。

    恶警把我从三楼拖下来抬到一个警车上不许我动,把我的两臂别到背后。直到下午,恶警又把我拖到派出所的一间房里,有两个大汉象打手一样紧抓着我的手臂,水也不让喝一口,不时说你女儿转院治疗去了。到了晚上,他们派几个人把我全家押送到一个宾馆住宿,同时告诉我儿子说我女儿“跳楼自杀”了。第三天我回到家里,公安分局的局长与当事的医生来到我家。我不相信我女儿死了,也不相信她会自杀,我问他们我女儿的尸体放在哪里?医生说是警车拉走了,说就是当天上午10点不到就拉走的,当天下午4点16分送的殡仪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女儿的尸体上午10点被警车拉走,下午4点多才送殡仪馆,这中间的6个多小时警察在干什么,他们既不通知家人也不让家人见面,也没有医院的死亡证书。我再三要求活要见人死要见尸,4天后他们才安排我家人到殡仪馆看到了我女儿的尸体。

    殡仪馆的停尸房黑黑的,我要求开灯他们不让开,恶警跟着一大群。我伸手摸了摸女儿,冻了几天了女儿尸体还是软软的,面部象睡觉。我们要求一定要法医鉴定我女儿的尸体,而且还要省城的法医。省城的法医来了,在多名警察的看守下,我女儿的尸体被打开检查。法医鉴定的结果是:我女儿肋骨右边断了七根,左边断了五根,后腹部浮肿,小腹内血块2600克,胸部有鸡蛋大的淤血。法医检查的结果一宣布,多名看守的小警察听了都很吃惊,忽然全部离散而去。我奇怪的是女儿胸部十几根肋骨骨折,为什么拍片子就没看出来。后来,警方给我女儿定罪,说是“因炼法轮功畏罪跳楼自杀”。我女儿炼法轮功身体好有什么罪?她什么坏事也没干过又畏什么罪?说我女儿跳楼自杀,为什么我女儿的身体外表一点也没破,而内出血却那么严重?我女儿被他们带走时连踢带打还说是为了保证她的安全,我不放心才连夜追找到派出所去。我凌晨一点钟见到我女儿时她还好好的,而且在多名警察的严密看守下她怎么会自杀呢?我想念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死得很冤。

    (辛公花,60岁,家住皖淮田区陈家岗)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皖风悲切--安徽省法轮功遭受迫害综合报道
    从我的经历看江氏集团对法律的践踏
    大法弟子谢桂英的母亲谈女儿冤死的经过
    皖淮田家庵区税务干部谢桂英生前遭迫害的事实
    安徽淮南大法弟子谢桂英被迫害致死
    美联社报导:三名法轮功成员死于监禁 

    相关单位及个人:
    安徽淮南市朝阳区派出所

    责任单位及恶人:
    安徽淮南市朝阳区派出所 地址:安徽淮南市朝阳区

    更新日期: 2006-9-23 4:42: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