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善恶因果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陈秀芬


    陈秀芬遗照


    示意图:拇指铐酷刑

    简介:
    3371、陈秀芬(Chen,Xiufen),女 ,61岁,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三日,是江苏省昆山市法轮功学员陈秀芬含冤离世七年的祭日。这个纯朴善良的老实人,在惨遭毒打、拇指铐等酷刑折磨后,含冤离世已经七年了。

    修炼法轮功,病去一身轻

    陈秀芬女士,生于一九四二年六月三日。退休前是昆山市废旧物资回收公司的员工。家住昆山市朝阳新村20号楼203室。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陈秀芬修炼法轮功前身体很差,有高血压、美尼尔氏综合症、脂肪肝、胆结石、风湿性关节炎、胸膜炎等,身体不舒服的时候鼻子就会大出血。在单位里大家都知道她是个老病号,是个靠吃药打针过日子的人。修炼以后,一身的病都奇迹般的好起来。家庭生活也比过去更加和睦幸福。丈夫吴鸿奇也走进了大法修炼的行列。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以后,灾难也降临到陈秀芬和她的家庭。昆山的“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国保、朝阳派出所、所在街道、居委会人员等等,不停地逼他们夫妻转化(即放弃修炼法轮功),进行洗脑,长期监控,精神与肉体的折磨接踵而至。

    去北京讲大法好 遭绑架、刑讯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陈秀芬与当地多名法轮功学员一道进京上访,想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政府法轮大法的美好。可是,那时候的国务院信访局不但根本不接待法轮功学员的上访,反而成了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场所。

    无奈之下,大批的法轮功学员只好走向天安门。当陈秀芬与同修们在天安门广场上刚刚打开横幅,喊出“法轮大法好”之后,一群疯狂的警察及便衣蜂拥而上,不分青红皂白,抢走了他们的横幅,劈头盖脸的一顿毒打、电击之后,就把打横幅的人全部塞进了警车,送到了天安门广场派出所非法关押。由于当时在天安门广场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太多,已经关不下了,几个小时之后,人又被转送到北京市平谷县看守所关押。

    在到达平谷县看守所的当天晚上,这一批昆山的法轮功学员全部遭到刑讯逼供。饿了一天以后,还是手铐、脚镣的铐着。不报出姓名,就被警察象打沙袋一样地继续毒打,警察用极其下流的流氓语言辱骂、打耳光打到眼冒金星,双耳嗡嗡作响,已经听不太清楚其他声音了,双耳听力被打得严重下降。个个被打得鼻青脸肿,整个头和脸肿得很大,连眼睛也睁不开了,口鼻流血,满口牙齿全部松动。铐得紧紧的手铐脚镣磨破了皮肉,深深的铐到肉里。警察打累了,还要指使其他犯人打。一直折腾到得知这一批人是江苏昆山的,便通知昆山警方将他们押回昆山。

    在昆山看守所遭受“拇指铐”酷刑

    陈秀芬等这一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们,个个伤痕累累。被押回昆山就全部关进了昆山看守所。以昆山市“六一零”的头目管祖兴、国保头目李冬林为首的警察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刑讯逼供,而且是花样繁多。光使用手铐、脚镣折磨人的酷刑就不知道有多少种;光是大小、重量、用法不同的手铐和脚镣到底有多少种,也很难搞清楚。一般人是无法想像当今中共警察迫害法轮功野蛮残酷到什么程度。

    陈秀芬被非法关押在昆山看守所的一个月期间,就曾经被铐过拇指铐。这种比戒指稍大一点的拇指铐,是专门用来铐大拇指的。为了增加陈秀芬的痛苦,警察们让陈秀芬双手环抱几根牢房的铁栏杆之后,再把双手的大拇指铐在一起。由于陈秀芬身材较小,刚开始由于双手之间环抱的铁栏杆太多,警察们无法把她双手的拇指铐在一起,恶警就推推搡搡的把陈秀芬整个身体紧紧地贴靠在铁栏杆上,最后双手之间少抱一根铁栏杆,才勉强把两个拇指铐在一起。

    十指连心啊!还不能动,这种拇指铐与手铐一样,也是越动越紧。只要铐上一会的功夫,双手拇指就慢慢地开始变颜色,变红、发青、变紫、再变成紫黑色……由于全身都紧紧地贴靠在铁栏杆上,双手环抱铁栏杆后拇指铐在一起的,身体也不能动。这种特殊的姿势站久了,双臂又麻又疼、头昏眼花,一会儿就把人铐得疼痛难忍,极其痛苦。

    据从里边出来的人讲,凡是被上刑,不管哪种酷刑折磨,上刑了就不会轻易放过你。至于大小便是否要上厕所,吃饭、睡觉怎么办,警察根本就不会再来关心这些事了。至于多少天才肯放开,还要看警察们什么时候高兴了。一直把陈秀芬铐到血压升高,脸色不对了,警察也怕出人命,才把她放开。遭受这些毒打、辱骂、拇指铐酷刑时,陈秀芬刚刚过完五十八周岁生日。这个年纪的人,几乎就是那些年轻的警察们父母的年纪。

    再遭绑架、洗脑,含冤离世

    陈秀芬第二次遭绑架是在二零零二年七月,昆山“六一零”和国保开办第二期洗脑班的时候,强制陈秀芬参加,被陈秀芬拒绝之后,恶警们破门而入,四个警察象土匪一样一拥而上,三拳两脚就把陈秀芬打翻在地。抓住陈秀芬衣服、头发、手臂在地上拖着,一直拖到楼下,塞进了警车。就这样绑架之后送到洗脑班进行洗脑,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不停的精神折磨和肉体上的酷刑虐待,彻底摧毁了陈秀芬的健康,使原本就善良、不爱多说话的陈秀芬,精神上的折磨也承受到了极限,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三日晚上九点多含冤离世于昆山市中医院。

    陈秀芬含冤离世的时候,她的一双儿女都还没有结婚。现在,儿子和女儿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孩,可惜,陈秀芬没有见到可爱的孙辈们。家中只剩丈夫吴鸿奇一人守着陈秀芬的遗像。

    丈夫吴鸿奇遭受的迫害

    陈秀芬的丈夫吴鸿奇,中专文化。一九三八年十二月六日出生。夫妻双双修炼法轮功后,共同经历、见证了修炼大法带来的美好与殊胜,共同学法精进,助师正法。二零零零年九月八日因为复印大法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告密。吴鸿奇遭到昆山市东门派出所恶警绑架,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二零零二年五月又被警察绑架,抓到第一期洗脑班,被强制进行洗脑,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迫害类型:
    逼迫放弃信仰手铐/脚镣毒打/殴打洗脑/送洗脑班铐在某处上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姑苏血泪
    法轮功学员相桃女遭受的种种迫害
    遭拇指铐酷刑的陈秀芬离世已七年(图)

    相关单位及个人:
    参与迫害陈秀芬的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昆山市政法委、
    昆山市公安局、
    昆山市“六一零办公室”、
    “六一零办公室”头目管祖兴及手下参与迫害的打手、
    昆山市国保大队(原昆山市公安局政保科)、
    国保大队头目李冬林及手下参与迫害的打手、
    昆山市朝阳派出所恶警
    昆山市东门派出所
    昆山市朝阳街道委员会不法人员
    昆山市朝阳社区不法人员
    昆山市看守所
    洗脑班恶人

    责任单位及恶人:
    昆山市六一零办公室 :管祖兴
    昆山市国保大队 :李冬林

    更新日期: 2012-10-22 5:20: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