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金玉娥

    简介:
    金玉娥
    (Jin,Yue),女 ,年龄未知,七台河市大法弟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凌晨三点桃山派出所所长陈勇带领一伙警察去金玉娥家,桃西派出所所长李存和(后来遭报死了,明慧网有报道)也带一伙人开车到金玉娥家,最后金玉娥被带到桃山派出所,警察给问金玉娥为什么炼功。他说:“浑身是病通过炼功全好了。”他们简单的问了一遍之后说:“我昨晚一宿没睡好觉,上头口头传达紧急通知,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是法轮功啊!你们都回去吧。”到家后又听说有很多炼功人二十日都被他们抓去了问话。

    七月二十二日金玉娥到省政府想向政府反映修大法的真实情况,结果政府部门没有一个人接见,用大客车强行拉到双城的一所学校,到那里我看到很多被抓来的法轮功学员,向这里的工作人员讲大法的真实情况,他们不听。而是登记这些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庭住址,然后通知当地的公安部门来接人,有个二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由于不说地址被带出去,回来的时候满身是伤。到了下午让法轮功学员们看电视,电视里播的全是污蔑师父和大法,我想政府搞错了,大法是最好的高德大法,按真、善、忍做没有错,可是警察不听法轮功学员的解释。

    从那以后三天两头派出所的警察上金玉娥家骚扰,要求他早晚上派出所汇报,所长李存和(现已经遭恶报)常带人在金玉娥家门前蹲坑,在这无休止的干扰下,金玉娥于一九九九年的十月份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到北京信访办反映真實情況。但北京信访办根本就没有接待上访的工作人员,而是挤满了各地的便衣,刚到大门口就被各地的便衣蜂拥而上,把金玉娥团团围住:有问干什么的,有翻包的在包里翻到一本《洪吟》,就说是炼法轮功的,问他是哪的。金玉娥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一听说东北三省的,就给当地的驻京办打电话,驻京办的人把金玉娥带走的第一件事就是搜身,把所有的衣兜都搜遍了,最后连裤头都搜了,钱都他们拿走了。当时的北京不管谁为法轮功上访,都把法轮功学员的名字输入微机,然后株连法轮功学员所在地的政府工作人员 ,有的驻京办工作人员就花钱把名字买回来,一百元一个名字已经是个公开的秘密,所以各地都怕出现他们本地的法轮功学员去上访,金玉娥到驻京办那天晚上他们也花钱把金玉娥的名字买回来了,当时的驻京办人也很多。

    金玉娥在驻京办被关了一宿,第二天被送回当地,把金玉娥和另两个法轮功学员分开关押、审问,家人来看都得隔着铁栅栏,审问完了之后金玉娥被送到拘留所关押了九天,本来是七天的拘留票,结果桃山和桃西两个派出所互相推谁也不想承担责任,一直拖到九天家人出面找局里桃西派出所才不情愿的签字同意放人。金玉娥回家后,警察不断骚扰、甚至金玉娥上哪里干活他们都开车跟踪,金玉娥在家呆了十五天桃西派出所又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將他拘留。从十一月初被关押一直到第二年四月份才放回家。

    一天十元的伙食费而法輪功學員们吃得是最差的,早上、晚上个一个窝窝头,喝的一碗盐水里只有手指大小的几块萝卜,有的萝卜已经生蛆,喝完汤碗底可见泥沙。

    刚开始被关押,因为坚持炼功,警察打法輪功學員们,每当警察打任何一个法轮功学员时,所有的法輪功學員,包括隔壁的法轮功学员就一起背《论语》,警察就不打了。值得一提的是在拘留所有一位所长说:“我知道你们是冤枉的,你们都是好人,希望你们有拨云见日的一天。”有一个叫王振传的管教打法轮功学员很卖力,以为会被提拔,结果他很快就提前回家了,被开除了。在拘留所里有一个叫殷艳秋的女法轮功学员,她挨的打是最多的,经常被所长郝喜嘉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回头他还说是照顾殷艳秋,经常吃拿要殷艳秋丈夫的还心安理得。金玉娥被超期关押一直到第二年四月份,在狱中过了整个一个冬天。第二看守所所长任忠良等人把法轮功学员庞志兴扒光衣服在暖气上烙,把他一只耳朵打的青紫色,他后背上被烙的比手指还宽的一条条黑紫色,整个后背没有好地方。

    等金玉娥回到家里后,派出所、公安局、安全局经常来骚扰,二零零一年安全局开车把金玉娥拉去问别的法轮功学员的电话,金玉娥说不知道,恶人就骂他。包片民警经常在金玉娥家门口蹲坑,有一次就差十几天过年了,金玉娥的母親和妹妹及两个法轮功学员赶集到金玉娥家(集市就在他家门前),不到十分钟包片民警就来了,不由分说硬说他们串联,把他们带到派出所,把金玉娥家也给抄了,又要把他们送走,局长说要过年了,你们都这么大岁数了(有两个六十多岁的老年弟子)回家过个年吧。在这之后金玉娥的邻居都受干扰,今天问这家,明天问那家 ,还经常在金玉娥家门前的小店铺中坐着监视他家的一举一动,这都是桃西派出所的姓朱的干的。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金玉娥去了一趟宾县老家,有许多法轮功学员来看他,大概十多人,被当地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当地宁远派出所的所长董俊带领副所长及镇长等一车人把金玉娥亲属家包围,那一次算金玉娥在内一共抓了五个人,金玉娥又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在拘留所回来后,来自社会各方面的压力很大,无奈只好回家。回家后又有片警监视,在这种环境下又过了两年。

    二零零二年金玉娥正在工作時,突然听说其舅舅因为炼功被迫害致死(舅舅因为修炼了大法胃癌都好了八年了),金玉娥放下手中的活就去奔丧,结果刚到那里送走舅舅,七台河桃西派出所副所长又带人开车去找他,金玉娥没有见他们的面躲开了,从此以后金玉娥再也没有让他们找到過,于二零零三年开始走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丈夫也为了在外面陪他,失去了二十多年的工作。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监视/跟踪看管/蹲坑迫害亲属非法关押敲诈/掠夺/破坏财物非法审讯毒打/殴打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2月24日发表)

    更新日期: 2011-2-27 0:15: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