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刘运朝


    迫害前的刘运朝


    病床上的刘运潮


    还未痊愈的疮


    还未消肿的手


    后脑勺还未消去的包

    简介:
    3573、刘运朝(Liu,Yunchao),男 ,56岁,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晚七时,年仅五十六岁的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刘运朝,在历经七百多个日夜的身心煎熬后,含冤离世。去世前双眼几近失明,不能说话,神智不清,身上多处被关押殴打后的伤痕和残疾,腿上、手上、后背乌紫,起满疱疹。刘运朝曾在范家台监狱被关三年,遭酷刑致命危,并且疑似遭受药物摧残。

    武汉市公安局原局长赵飞任期四年期间(二零一一年八月起至二零一四年七月),有十多名学员被迫害致死。刘运朝是其中之一。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恶行累累,曾迫害致死六名湖北法轮功学员:黄冈市郑捍东、荆州市陈启季、襄樊市邢光军、黄冈市江中银、孝感市郭正培、黄冈市郑忠。范家台监狱恶警们广泛采用药物迫害,药物种类繁多,有酊剂、胶剂、粉剂,很多曾被关押在范家台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经历过,导致内脏衰竭,神经系统、排泄系统、消化系统出现症状,出现皮肤病等等。

    二零零九年四月,刘运朝被黄石市下陆区法院诬判七年。刘运朝不服冤判上诉后,黄石法院在没有开庭审理的情况下改成冤判三年。刘运朝被送往范家台监狱迫害。监区长肖天波威胁刘运朝说:“你不转化(放弃信仰),没有你的好果子吃。”刘运朝被监狱殴打、折磨致下身瘫痪、大小便不能自理,生命危在旦夕,被送往监狱医院抢救。江岸区“六一零”主任胡绍斌却叫嚣:“让他死在那里。”

    监狱方为了推卸责任,零九年将他推回家庭。社区、街道不顾他身心重创,需要静养,不停的上门骚扰,逼迫家人在各种保证书上签字,强大的压力导致他的病情不断恶化。

    在范家台监狱被殴打、折磨致入院抢救

    二零零九年八月,刘运朝被非法关押进范家台监狱四监区。他因为不放弃信仰,被视为顽固份子,经常受到恶警和犯人的折磨。四监区监区长肖天波狠毒异常,曾经欠下法轮功学员三条人命。正是在他的指使下,刘运朝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四日,范家台监狱突然下毒手折磨法轮功学员。肖天波和邓姓恶警(队长)唆使牢头罗丹殴打法轮功学员。罗丹心狠手辣,是因暴力犯罪判刑十五年的黑社会打手。当天晚上,罗丹带领一群犯人先殴打法轮功学员王德林,将他打得卧床不起。紧接着罗丹又纠集七、八个犯人对付刘运朝,将他往死里暴打。他们一边拳打脚踢,一边叫嚷:“干部说打,我们就打,我们就是为了减刑。”

    这之后,刘运朝多次遭到迫害,身体日益虚弱。终于有一天,已不堪折磨的他突然从凳子上倒下去了。恶警怕出人命,将他送到沙洋监狱平湖总医院抢救。经过二十多天的住院,刘运朝病情反而不断恶化。监狱方为了推卸责任,电话通知刘运朝的家人,谎称刘运朝是突发脑溢血所致。

    监狱方威胁家属:不能把这件事说出去

    监狱方头天让家属找医生,立即带救护车、氧气袋去范家台监狱医院接走刘运朝,说刘运朝已经病危,晚了就让他死在监狱。但第二天,又说不让家属接刘运朝回武汉救治。这种出尔反尔,把本来就心急如焚的刘运朝家人搞得无所适从。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八日,刘运朝家人赶到监狱医院。出现在眼前的刘运朝已是骨瘦如柴,脚上青紫,昏迷不醒。在家人一再呼喊下,刘运朝只是长叹一声,已不能答话。

    监狱方害怕恶行曝光,威胁刘运朝家人不允许接触法轮功学员,不能把这件事说出去,还伙同“六一零”把刘运朝家人电话扣押。

    “六一零”主任:“让他死在那里”

    家人提出要把刘运朝接回武汉市治疗,监狱却称要黄石市和武汉市“六一零”等有关部门签字盖章后才行,一共要盖三十多个公章。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日,家人不得已赶回武汉找市、区“六一零”、 派出所、街道、社区等盖章。丹水池派出所刘姓副所长给江岸区“六一零”主任胡绍斌打电话请示时,胡绍斌在电话里大声叫嚣:“我们不接,让他死在那里”。

    之后,“六一零”又推说要派人去沙洋范家台监狱核实情况。在刘运朝家属多次催问下,才说九月一日派人去。

    监狱方推卸责任

    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刘运朝的哥哥去接他。监狱方利用家属急切想把刘运朝接回武汉救治的心理,让家属在有关承担刘运朝医疗费用(包括在范家台监狱的费用和回武汉的费用)等材料上签字,并全程录像。临上车前,监狱办公室专管此事的陈姓负责人叫其哥哥签字:“上车以后,刘运朝发生的一切事情由你们负责”。

    从沙洋到汉口铁路医院,公安局、司法局、“六一零”人员及便衣乘坐三辆警车随同,但是到达医院时,一行人没等入院手续办完就急着溜掉了。他们刚走,刘运朝就开始翻白眼,随后就拉黑血。事后家人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监狱方肯定给刘运朝打了强心针,不然怎么会一路上都很好,他们一走人就不行了,而且他们走的那么急迫。

    回家后区“六一零”、社区、街道骚扰不断

    之前,刘运朝已遭受过多年的迫害,妻子承受不住压力已与他离婚。他的医疗费只得由哥哥及其他亲人共同支付。从九月七日到十四日短短一星期的医疗费用就花了一万元。家里付不起这么昂贵的费用,就将他接回家中,由哥嫂、八十岁的老母及女儿照顾。

    此时的刘运朝已是身心俱伤:下身瘫痪,大小便不能自理;不能说话,两只手紧紧捏着伸展不开,神智已经不是很清醒。提起之前的迫害,他就情绪失控的大声哭泣。

    即使这样,区“六一零“、单水池街道办事处司法科、派出所仍然不放过他,不停的上门骚扰。特别是二零一一年辛亥革命百周年纪念期间,他们不停的逼迫刘运朝转化签字。他们看到刘人已不清醒,就转而威逼他哥哥(未修炼法轮功)在各种保证书上签字。并且在周围安置监管人员,警告不许与法轮功学员来往,使得哥哥整天既担心弟弟的生命安全,又深感恐惧不安。

    刘运朝所在的街道和社区,如二七街、长建社区,岱家山社区(刘户口所在地)也不停的上门企图逼迫他签署转化书,每次他们的登门入室都对刘运朝的身心造成新的创伤。直到刘运朝的哥哥忍无可忍,告诉他们说:“刘运朝不能动,我能动,如果你们再来,我就到处去张贴资料、散发传单。”他们才停止骚扰。

    曾被迫害致双目几乎失明,双腿留下残疾

    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刘运朝遭受过多年的迫害,身体留下了各种残疾。

    二零零零年,刘运朝被关押在武汉市百步亭看守所(五十号),期间被关小号(黑房)半个月。警察用高强度探照灯照射他的眼睛,导致他双目几乎失明,视力范围只有一米左右。出小号时,他的双腿也落下残疾。

    同年,刘运朝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二大队。在这里,他也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曾经被恶警双脚离地吊铐三十五天。到期后回家仅一个月,二零零三年一月,双目几乎失明的刘运朝又被恶警劫持到洗脑班。

    二零零九年,在黄石市第一看守所,刘运朝遭到黄石市公安刑讯逼供,殴打折磨,长期不让吃饱饭,还被绑缚在老虎凳上三天三夜。

    有位法轮功学员回忆说:“前年刘运朝回家后,我们几个人曾经去看望过他。当时他还可以坐起来,但吐字不清。当提到他在范家台被打及用刑时,他很激动,大声喊说:‘黄石还……',我们听不清他说什么,就问他:是不是打的很厉害,为了逼供他,坐了三天三夜老虎凳?他连连点头,并大哭起来。后来听同修说,他一直是这样,提起此事就情绪激动的大哭。我想他所经历的伤害给他留下的阴影太深了。”

    疑似药物摧残

    刘运朝离世时腿上、手上、后背全都是乌紫的,起满了疱疹。从范家台回来的法轮功学员怀疑是监狱除了暴打外,还加上药物摧残所致。

    很多法轮功学员谈到在范家台监狱被强迫使用伤害身体的药物,一位学员谈到:“我被调换监室后,里面的三名法轮功学员都在吃药,身体问题很严重,都是高血压、心衰竭、肾衰竭、畏冷、出虚汗、小便失禁、吐沫不断。狱警将所有的东西不断的投毒,床上垫的、盖的、床沿、顶上、床边墙上,甚至穿的、用的如碗、卫生纸等无孔不入。特别过节期间就更猖獗,向很多学员下毒。他们的药物有粉剂、水剂,有黑色、白色、乳白色的,呈颗粒状。有的有气味很刺人,有的没什么气味。这些药物破坏人的五脏六腑,神经系统,排便系统,血液系统。我的心脏、肾脏、脚都出现过问题,并且多次发晕,失去知觉。

    “监狱医院,总医院都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多学员都被弄进医院,出现生命危险后保外就医。几年来范家台监狱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迫害类型:
    非法判刑非法关押毒打/殴打骚扰关小号非法劳教洗脑/送洗脑班老虎凳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湖北省司法厅厅长汪道胜遭恶报被撤职
    湖北黄石大冶市退休干部黄海林被迫害离世
    武汉市公安局原局长赵飞任期四年的罪行
    %E6%AD%A6%E6%B1%89%E5%B8%82%E5%88%98%E8%BF%90%E6%9C%9D%E8%A2%AB%E8%BF%AB%E5%AE%B3%E8%87%B4%E6%AD%BB-%E5%AE%B6%E4%BA%BA%E6%8E%A7%E5%91%8A
    武汉市刘运朝被迫害致死-家人呼吁申冤
    2012年7-8月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
    %E6%AD%A6%E6%B1%89%E5%B8%82%E5%88%98%E8%BF%90%E6%9C%9D%E7%A6%BB%E4%B8%96-%E8%8C%83%E5%AE%B6%E5%8F%B0%E7%9B%91%E7%8B%B1%E7%BD%AA%E6%81%B6%E7%B4%AF%E7%B4%AF
    武汉黄陂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三)
    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的迫害纪实(三)
    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纪实(二)(图)
    湖北范家台监狱指使狱霸毒打法轮功学员
    24/
    武汉法轮功学员刘运潮被迫害半身瘫痪(图)
    武汉法轮功学员刘运潮遭冤狱 生命垂危
    武汉江岸区“610”的部份犯罪事实(图)
    武汉“六一零”头目胡绍斌犯罪记录
    武汉市610恐怖机构和市公安一处绑架多名大法弟子
    武汉大法弟子受迫害事实

    赔偿,控诉相关报道: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长周宏的犯罪事实(二)
    中共灭绝人性的药物行凶(一)
    武汉市刘运朝被迫害致死-家人控告

    责任单位及恶人:
    下陆区法院 
    丹水池派出所 
    百步亭看守所 
    何湾劳教所 武汉女子戒毒所6大队电话:65681593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地址:汉口姑嫂树罗家嘴路11号电话:027─65681626邮政编码:430015 湖北省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二大队队长办公室电话:027--65681526干警办公室电话:027--65681537值班室电话:027--65681682  65681608何湾劳教所二大队的电话;队长办公室电话  027--65681526干警办公室    027--65681537值班室      027--65681682  027─65681608 武汉市610人员 周泽胜   网址 htty//ww stcchian c0m cm 参与迫害的人员(犯人名单)   邓世雄、黄武元、吴凯(三人系吸毒犯)  吴理仙、余年喜、张伟(又名段卫中)(三人系涉黑团伙犯罪)  朱天祥、张望恩(二人系敲诈勒索犯) 参与迫害的不法警察   左燕杰:警号 4204318 大队长  张培雄:警号 4204217   雷 迪:警号 4204321   大队电话:027-85879322
    黄石市第一看守所(下陆区峰烈山看守所) 
    黄石市公安局 
    沙洋范家台监狱 地址:湖北沙洋县范家台监狱,邮编:448200电话:0724─8575503教育科:0724─8575505教育洗脑科科长:熊祖勇:手机:13972881619其它部门电话:0724─8575500 8575501 8575502等依次类推副监狱长:李正良:手机:13972881166监察室主任:李平学举报电话:0724─8565011四监区: 监控电话0724─8565011<p>三监区监区长:彭亮、 七分监区分监区长:王雄杰、指导员:李明恶警:黎祖林、曹琳、吴青山、吴光权、黄光敏、陈皓、彭亮喜欢上网,经常下载电影(在爱虎记坛),个人办有一个图片网站,也喜欢聊天。肖天波罗丹
    江岸区610办公室 电话:027--82739771主任胡绍斌1387150838一人员电话:13397111808左某,男,三十多岁,戴眼镜,处级干部,七月从市六一零派驻洗脑班胡少斌(胡绍斌)
    武汉市公安局 地址:武汉市汉口发展大道188号电话:027-85864400电话:027-85580729国安保卫处一处电话:027-85395240<p>国保处的值班电话:027-85393500处长焦健 这次非法起诉案责任人,电话027-85393567<p>邱汉华,男,四十九岁,武汉市公安局国安九大队大队长。电话:13971631621蔡恒 中队长武汉市公安局一处恶警:蔡恒 027-85864400,027-85395240薛涛 中队长 13907151917潘巧云(女)、刘华、黄海、张宁 康宝 张懿旭 吴志国 黄海哲、赵明利、张敏、卢新华、廖莲芝(女)、王新、杨刚、李萍(女)等<p>公安局一处国保一大队女恶警罗琳刘钢,男,五十一岁,武汉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处三大队教导员,赵飞

    更新日期: 2017-5-1 8:12: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