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善恶因果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李洪奎


    李洪奎


    李洪奎生前照片


    李洪奎生前照片


    昏迷在床的李洪奎


    李洪奎的左小腿处的青紫淤斑


    李洪奎的右侧耳部有一长3CM左右纵向豁裂伤口


    铐子铐着腿


    跟踪车


    跟踪人自称是哈尔滨某区信访办的工作人员,这个人对白群经常是无耻的贴身跟踪

    简介:
    3590、李洪奎(Li,Hongkui),男 ,61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邮政局机电一体化工程师。李洪奎先生在出七年冤狱之前二十余天,于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被大庆监狱迫害致死,年仅六十一岁。家属对李洪奎的死亡非常震惊。

    李洪奎修炼法轮功后,用“真、善、忍”要求自己,连续数年被评为市省部级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等称号。在中共邪党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后,三次被非法抓捕,两次遭非法判刑,在监狱被非法关押了十年的时间,遭到了非人的折磨。

    ******
    原黑龙江省方正林业局(高楞)局长黄德昌自2001年12月开始对大法弟子进行疯狂迫害。非法绑架、关押大法弟子40多人,不许家人到看守所探望和送生活必需品,并撤掉被褥,往板铺上浇冷水,强迫40多名大法弟子站在零下30多度的冰天雪地室外冻四个多小时,并分别把大法弟子李洪奎、张雅芹、刘少华、管玉琴、许淑杰、单雨滋送到劳教所迫害。黄德昌迫害大法弟子,作恶多端,现已遭报:在2002年9月因经济问题被「双规」,现已被检察机关依法逮捕。

    ******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二日,李洪奎再次被绑架,并判刑七年,投入大庆监狱。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晚,家属被告知李洪奎因“脑出血”在大庆四院手术,八月二十八日,就在李洪奎身体快速恢复、主治医生同意出院的时候,在其仅剩二十三天就可远离冤狱,重获自由的时候,遽然离世,连主治医师都惊呼:“搞不明白,从没遇到这样的事…。”

    主治医生告诉李洪奎妻子白群,手术很成功,并以惊人的速度康复。

    八月二十五日、二十六日、二十七日主治医生连续三天通知家属说可以出院(但院长不知什么原因不同意);八月二十七日晚六时李洪奎突然出现呕吐、口吐白沫、抽搐。晚八时左右,李洪奎体温骤升到42度之多,仍然抽搐、急速的出汗;八月二十八日凌晨五点十四分李洪奎呼吸衰竭,心脏停止了跳动。整个过程,医院、大庆监狱没有给家属下过一次病危通知。

    李洪奎家属认为大庆监狱对李洪奎家属提出的质疑应给予正式书面答复,以足够的事实证明李洪奎没有在监狱受到虐待,没有“被死亡”,否则,家属有理由怀疑李洪奎是被迫害致死。

    监狱长王永祥对此事负有直接责任。家属已致信司法部部长吴爱英,强烈要求撤销大庆监狱王永祥狱长职务;撤销大庆司法局刘勇局长职务。给逝者一个交代!给家属一个交代!

    李洪奎被迫害致死后的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大庆监狱第四监区长朱任山来到哈尔滨某医院,找到正在输液的白群(李洪奎的妻子),再次要求家属答应火化李洪奎遗体!其实八月二十八日白群已经正式通知大庆监狱:“李洪奎的遗体没有我的签字,任何人不准动!”朱任山当时表示同意说;“你放心,我懂”。

    然而事隔八天,朱任山来到家属的病床前(家属处于高血压二级极高危险组、心绞痛、糖尿病、劳动能力鉴定三级伤残,部份护理依赖)说:“咱们可以通过上级部门给李洪奎验证没有内伤内残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火化!”

    李洪奎家属写给大庆市政法委的申告信中有十四点质疑需要澄清。家属还听监狱的某队长说:洪奎发病之前,省政法委一个周姓的人找李洪奎谈过话。急于火化李洪奎的遗体,是要销毁证据?还是要掩盖真相?!

    李洪奎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被迫害致死至今两个多月,尸骨未寒;近日妻儿遭“610”、街道办、司法局等部门的多人不断的骚扰。据说中共开十八大内部有指示:哪里出现上访,告谁的状就免谁的职。这些人担心李洪奎家人去北京上访伸冤。

    李洪奎出生于一九五一年七月,曾就读于黑龙江省哈尔滨邮电学校和哈尔滨工业大学,工作单位:哈尔滨市邮电管理局,职务:机电一体化工程师。李洪奎一九七六年在哈尔滨邮政局道外区邮政支局搞技术革新,邮件自动取包机,经过两年努力投入使用,得到很好的评价;一九七八年又在动力邮政支局搞邮件自动取包机,同年调入哈尔滨邮政局工作。由于李洪奎工作认真负责,加班加点从无怨言,关心他人,从一九七八年开始至一九九一年连续十四年被评为哈尔滨邮政局先进工作者,同时也被评为市局工会积极分子。在这期间又完成了磁翻转广告牌;邮件转运电视监控;无线对讲、包裹分拣机的改造等工程。

    李洪奎一九九四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真、善、忍”,更加认真对待工作、与同事和睦相处,受到大家的好评,连续数年被评为市省部级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等称号。一九九六年邮政枢纽分拣设备投产后,一次设备控制出现故障,当班人员很长时间也没找到原因,大家都没了主意,有人提议说洪奎今天公出回来,看看他到家没有,找他来看看,于是打电话知道洪奎刚到家,洪奎听说设备出现故障,他马上赶到单位解决了故障。

    李洪奎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参加了师父在哈尔滨市举办的传功讲法学习班,一九九九年初担任哈尔滨法轮功义务辅导站负责人。

    在中共邪党江泽民流氓集团在全国公开迫害法轮功的前一天,李洪奎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被哈尔滨市公安局非法抓捕、非法关押了三十五天。同年十月李洪奎再一次被绑架,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非法刑期是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至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八日,被劫持到哈尔滨第三监狱迫害。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哈尔滨市六一零、公安局大面积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李洪奎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关押和判刑。

    李洪奎再次被哈尔滨市道里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在二零零七年传统新年前(二月十五日)送往大庆监狱四监区迫害。李洪奎抵制邪恶,从不穿“号服”(犯人穿的服装),多次遭到迫害。

    大庆监狱违反《监狱法》,以法轮功学员家属必须协助政府做李洪奎的所谓““转化”工作”及必须提供当地公安机关合法证明等为理由,从二零零七年六月开始,六年多不许李洪奎妻儿探视。

    大庆监狱四监区副监区长褚忠信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开始进行所谓的“整顿”,其矛头直指被非法关押在该监区的四名大法弟子:翟志彬、李超、李洪奎、刘贵福,强迫他们每天上午、下午出操训练(实则体罚)。大法弟子拒绝这种迫害性的要求,随即遭到四监区迫害负责人褚忠信、刘国强、李金浩三人的毒打,致使大法弟子翟志彬头部鼓起大包,鲜血直流;李洪奎等三名大法弟子的臂、腿、臀等部位伤势较重。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五日与二十七日,李洪奎妻子两次去监狱探视,都被拒绝。六月二十五日,狱警李金浩、刘国强二人再次用警棍殴打李洪奎等人。监狱狱警还说“打了活该!没死他命大!打死了你还得着了,给你10万20万,你还挣着了!”

    二零零九年近一年时间,监狱对拒穿囚服的炼功人实施断食的方式进行迫害,李洪奎多次被狱警用警棍暴打致无法自理卧床多日。李洪奎的妻子,一个极高危患者,听说丈夫被大庆监狱的三个警察在五天内九次毒打后,她拖着病弱之体,艰难的和儿子多次去大庆监狱、大庆司法局,要求会见李洪奎,并处理打人事件。然而,大庆监狱以种种无赖借口拒绝家属探视李洪奎。

    李洪奎妻子担心他们把李洪奎打残、打死,不断上访,从大庆市各个部门、省级各个部门一直告到国家司法部,要求正常会见李洪奎。李妻一直没有争取到去大庆监狱正常的探视权。只允许李妻与李洪奎通了一次电话,电话里证实了李洪奎在监狱被打的事实。

    大庆监狱,当地人俗称大庆地狱,是使好人变坏、坏人变更坏的场所,共产邪党把大庆监狱披上了省文明单位的外衣,使它肆无忌惮的制造着人间的种种罪恶。透过层层封锁从民间途径能够传出的、有名有姓能够具体核实的、被大庆监狱残酷虐杀的法轮功学员有十多人。

    四十一岁的许基善二零零五年六月七日被大队长李凤江、指导员张德志亲自指挥犯人绑在铺板上抬入厕所迫害,送医院抢救时已死亡。四十岁的袁清江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三日晚在大庆监狱恶警长期残酷折磨下瘦的皮包骨,而腹大异常,含冤离世。大庆石油管理局采油七厂法轮功学员朱洪兵,遭受七年的牢狱迫害,被大庆红卫星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抬出监狱大门,于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含冤离世,遗体火化时,头盖骨外面是白的,里面却是黑的,骨头严重的疏松,不知是何种药物所致。

    中共两会期间,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各级部门因惧怕李洪奎妻儿依法上访,近日又采取跟踪、蹲坑监视等卑劣手段骚扰,影响正常生活。

    家属在讨还公道的短暂时间里,被来自省内多个部门的人员骚扰,其身有重病的妻子白群遭中共官员围追堵截。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白群居住的哈尔滨市红旗小区单元楼被数辆黑车包围。

    十一月二日,有四辆轿车、面包车公然挤在李洪奎居住楼的楼口,只剩一个人能进出的便道留给住户居民。自那天起,大庆市司法局、哈尔滨610、公安派出所、国安局、道外区信访办、道里区口腔病防治所、社区街道的人不断的砸门、电话骚扰、诱骗白群去单位领钱、去火车站查票等手段,企图剥夺家属讨还公道的权利。黑车里昼夜坐着人死守楼口,电话恐吓家属:如果出门就拘捕你们……。

    十五日以后,四辆车转移至隐蔽处三辆,只留一辆车在楼口监视,使得白群及儿子多日无法出门,最基本的生活规律被打乱,白群这个口腔病防治所职工主治医师患有严重冠心病,是多年的高血压二级极高危险组病人,还有尿糖四个加号的糖尿病,并被鉴定为三级伤残、部份护理依赖的职业病人,需要随时去医院接受治疗。白群遭到近一个月的非法围困,给她们母子精神带来极大的压力,白群整夜很少入眠,已经直接危及到了她的生命。

    十一月十七日,为了监视她们的行踪,有人在楼道里安装了长明灯。

    白群单位的工会主席徐刚电话问白群之子李烜:白姨怎么样?心情好不好,想和白姨唠一唠。李烜说,不行,你们整天在楼下守着,我妈她能不生气吗?徐刚说:这一两天就和白姨谈谈。

    十一月十九日白群在自家的屋子里自语:我家的人被害死了,害人的人还有理了,我这是招谁惹谁了?白群想起九月五号大庆监狱的朱任山找到正在医院治疗的白群时就嘟嘟囔囔的说:(李洪奎被迫害致死的消息)都整到那边去了(国际社会)。

    十一月二十日,白群该用药点滴了,没能出去,特别是晚上更不好过,躺着不行,坐着不行,浑身难受。她无法量力还能挺多久。

    十一月二十三日,白群到医院看病,下电梯的时候发现一个年轻男子,瞪着眼睛瞅着白群,白群心里觉得这个人怪怪的,白群看完病出来时看见这个人在走廊里还在盯着自己,就在乘电梯的时候在三楼下了电梯,那人也跟着白群下来了,白群认定这个人是跟踪自己的。她想不到卑鄙的行径竟然一次次的发生。因低血糖和精神刺激看完病后白群想吃点东西,在楼梯上下楼到了底楼时那人也跟出来了。
    白群走到哪,那人就跟到哪。白群索性直面那个跟踪者:小伙子,你跟着我干啥?

    那人说:我跟着你,我也不影响你。

    白群:你不影响我,(自由行走)这是我的权利啊,你们看着我这么多天,我今天出来看病你们还跟着我?你是哪个单位的?

    那人说是区信访办让我来的。

    白群: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说:我不能告诉你,我是上指下派的,你要是生气呢,你冲我发泄都可以。

    白群:我一个病人,这么长时间我的问题不给解决,十八大期间不让我出去,我把票都退了(去北京),没出去,你们还想咋地吧?你们有完没完啊?

    那人好一阵没说话,后来他说:这个事我也不愿意干,没办法,我要是不上你这来,我坐在办公室里好不好啊,死冷寒天的。我工作没有办法,领导让我这样我就得这样,你相信这个国家是法制的。

    白群:你别说这个法制,如果这个国家要有法律的话,你不可能站在我的面前,是不是?你这么做是违法的你知道不?我心脏搭桥生命随时都有危险,我现在要是出了事和你有绝对的关系,我(被逼)从这个楼跳下去,你能说你没有责任吗?

    那人说:我绝对不能让你从这跳下去。

    白群:你说了算吗?我让你气的在这站着都直突突。我走到哪你跟我到哪,你也有父母。

    那人说:我父母比你年龄都大。
    白群:你说我出来看病来了,看病犯哪条法律了。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下一步还要做什么?到哪是一站?你要解决什么问题?你们谁都不想解决问题,这样只能激化矛盾,我连人身自由都没有了。

    白群情急之下头晕脑胀,公交车坐过站忘记了下车。白群回家时那人就一直跟着,白群去超市买东西,(在医院时给儿子挂电话告知被人跟踪)。白群的手机没电了,儿子再就没有联系上妈妈。李烜给妈妈单位的徐刚挂电话问:我妈哪去了?我妈失踪了!我妈要是有事的话肯定和你们有关系。徐刚给跟踪者打电话告诉孩子说:你妈在红旗大街街口呢。

    李烜跑回家,徐刚也到了。徐刚的情绪还挺大:有人给我打电话说我迫害你们了,说我和那个江(江泽民)是划等号的,我怎么能和他划等号的呢?我怎么迫害你们了?这、那的都给我挂电话。

    二零一三年三月八日,李洪奎妻子白群去医院开药时发现有三人跟踪。其中一人就是邪党十八大贴身跟踪的那个人(问他说是区信访办的)。白群打110报了警。医院所在辖区兆麟派出所刘警官还有一个警察来了。向那人要身份证。那人说到外面谈…看到那警察在外面打了一个电话。回来时态度徒然大变,跟白群说:他跟着你也不影响、也不妨碍你什么。白群说:“我也不认识他,跟着我,谁知道他要干什么”。警察说,那我告诉他一声:“让他远点跟着你”。

    三月九日、十日白群的住宅楼前又有几辆小车围守,从早七点到晚七点十二小时蹲坑、监视白群的活动。

    三月十二日下午,白群女士进京到国家司法部的信访接待室,反应李洪奎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七年,遭到大庆监狱多次酷刑,身体多处新伤旧痕,离出狱还有二十三天被迫害致死的事实。接待人员说这个不归他们管,应该找检察院。白群说找了,省检察院和大庆市检察院来回踢皮球,问题始终没有解决。接待人说:“实在不归他们管”。白群:“零九年(李洪奎被大庆监狱暴打)来找你们,你们就不管。要管了,哪至于出人命啊”!最后司法部也没有收上访的材料。

    白群又到府右街的地方去投递信件,过来一个巡逻警察问白群想干什么?白群说和领导反映我丈夫的情况。那警察说,可以,我给你找个地方你去说。巡警把白群送到府右街派出所,那里人给登记后又把白群送到马家楼中转站。一个黑龙江的人负责登记,听说反应她丈夫李洪奎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的情况后,那人不给登记。白群说,我跟领导反映情况,你不给登记领导怎么知道呢?那人说回哈尔滨解决。白群说哈尔滨不给解决,才来这里的。

    十二日晚上九点半左右,在北京马家楼中转站,黑龙江各地来的一屋子上访人都被陆续的送走,就剩下两三个人了。从后面进来一帮黑保安,拧胳膊拽腿把白群拖拽到门口。当时也是一个上访的人在旁边看不过去眼,就说了一句:“你们怎么对一个老太太这样啊,没有这么弄的”。那些人把白群一下摔在地上,七、八个人一哄而上打那人。其余人把白群继续往外拖,在地上拖着走,拖到车牌号京E38588的车上,被拉到郊外什么地方。在那停了好几个小时,期间他们又去抓人。一直到后半夜2点连夜往哈市开。车内有七个人,两个押送的、两个司机、三个上访的,都是哈尔滨道里区的。

    十三日白群被送到哈尔滨市道里区公安分局,又在安静派出所被留置了一宿。

    十四日安静派出所两人、白群单位哈尔滨道里区口腔病防治所工会主席徐刚、道里区卫生局办公室主任王微(音)一起带白群去黑龙江省第二医院做了心电、彩超检查。做完后医生直接给家属开了一个入院通知书,说心脏严重缺血,必须住院点滴。就是这样一个因公伤残并引发多种严重疾病,常年住院的病人,道里区公安分局仍然违法做出批准拘留五天的裁决。

    白群又被带到哈市第五医院再次做了检查,五院的大夫在检查单上写着:心脏极度缺血。血糖是17.3(糖尿病已经是四个+号),血压是165/85.拘留所不顾检查结果的严重,还是非法执行拘押了白女士。
    十四日晚上睡的是大铺,条件很差的,十五日早上白群犯心脏病了,他们给调到高间,是两个人挤在一个铺上。

    白群儿子李烜给道里区卫生局的书记杜刚打电话问他:你们卫生局是什么态度,因为白群是高危病人。杜刚说:不管。你妈现在属于非法,归公安口管,上访啊你可以跟我说。李烜说:那好,我知道你的态度就行了。

    李烜给道里区信访办打电话,信访办一个郭姓的人告诉李烜:白群的事就是杜刚负责。

    李烜又联系拘留所的所长刘芳(女,30-40岁。矮胖,负责女性人员羁押的),地点在(故乡大街)看守所院里。李烜把手里的检查结果和原来的诊断给刘芳看了,然后李烜又拿出公安部2012年12月31号发布的126号令,其中第19条说到收押人员的范围。李烜说126号令里面还有一个病情危重的不予收押。刘芳说就这条我们不按这个执行。

    李烜说:你们不按照公安部126号令执行?

    刘芳说:对,我们有我们自己执行的。

    李烜说:既然你们收押了,你们就要负责。

    刘芳说:对,检查的大夫是支队的,

    李烜问:能不能告诉我他的姓名?

    刘芳说:不能,如果出问题了,需要立案调查的话,会看到医生的签名。你如果立案的话可以查到。

    诊断没有给家属,也没有说明诊断的结果都是什么。

    刘芳说:既然我们能收押了我们就会对这个人负责。出什么问题我们肯定会负责的。

    李烜说:我是想让我妈好好的出来。我妈妈在绝食,她是一个病人,能不能……

    刘所长说:我们这羁押的人很多,也不可能对每个人向自己爹妈那样处理。她吃呢就吃,不吃呢她就不吃。如果出问题我们去办。

    李烜:我把电话留给你,我妈一旦出现什么问题马上给我电话我会尽快赶到。我再把我家的情况跟你说一下,妈妈是职业病中毒多年,身体一系列的疾病都是这个职业病引起的,现在也在打官司没有得到解决,我爸爸是炼法轮功的,在大庆监狱关了七年,差一个月不到就死在监狱手里了,我们认为死的不明不白,我找到主治医,医生也说不清楚。因为这些我妈在本地上访这么长时间没有任何反映,我妈去北京上访给弄到这来了。我不希望再发生任何其它的事情。

    刘芳说:知道了。

    大庆市副市长、公安局长曹力伟,分管大庆市公、检、法、司各部门工作。在白群反映其丈夫离奇死亡事件半年后,曹力伟副市长在微博回复白群说:“你的来信我已收到,并进行了认真调查,你反映的情况严重失实。你的儿子自始至终都在现场,且监狱方面有录像和笔录,也有医院等相关方面的验证,应该能证明你丈夫是突发疾病而亡,不存在任何的殴打问题。”“你口口声声这人打那人打可有任何证据?”

    白群及其家属向曹力伟副市长提出如下质疑:
    1、“……并进行了认真调查”。是什么人做的“认真”“调查”?调查的结果及相关材料为什么不给向你们质疑的家属看?

    2、“你的儿子自始至终都在现场”。李洪奎儿子见到其父亲时,其父已经在大庆四院,被做完手术,处于右身瘫痪、深度昏迷状态,所谓的(发病到抢救)“自始至终都在现场”瞪着眼睛说瞎话!

    3、“监狱方面有录像和笔录”。家属多次要求监狱提供李洪奎发病时监狱的录像,狱方为什么不予公开录像?而且,代表监狱负责处理问题的狱政科霍卫东科长明确告知家属,李洪奎发病时监狱的录像冲没了。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4、“也有医院等相关方面的验证”。家属为什么没有接到一次医院下达的病危通知?为什么家属询问主治医生仲玉民时,仲连呼:“搞不清楚!搞不清楚……!”“自我行医以来第一次遇到……”“我也画魂儿啊……!” 还用欲盖弥彰吗?

    5、李洪奎从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五日被送往大庆监狱非法关押一直在大庆监狱的监禁下,从监狱出来也一直在他们的重兵把守的掌控之中。家属亲眼看到李洪奎右耳约3CM长豁裂伤(死亡前仍未愈合)左耳后青紫瘀血、两侧臀部青紫淤血、脱皮,左右两腿青紫瘀血、右手指关节处筋包,这些新伤旧痕怎么造成的?

    6、“你口口声声这人打那人打可有任何证据?”家属请问身为大庆市主管公、检、法、司等法律部门的曹副市长,按照国家法律规定的“举证倒置”原则,您要的证据,也正是家属期盼得到的事实真相。被掩盖的怕都是未来必须公布的犯罪事实!

    李洪奎的妻子白群二零一五年七月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黑龙江省疑被摘取人体器官致死法轮功学员案例

    哈尔滨地区:28人

    高秀凤、李洪奎、袁清江、王永成、王洪刚、孔繁哲、邓伟男、鞠 亚军、杨 滨、王丽群、任鹏武、吴宝旺、孙绍民、张延超、张生范、李文睿、尹安邦、张 宏、肖亚丽、顾秀娴、赵淑红、杜景兰、刘 杰、白秀华、于怀才、范丽萍、周志昌、张学文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非法关押非法判刑毒打/殴打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迫害亲属剖尸验体非法摘取器官/为不明来源之器官进行移植手术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黑龙江八位善良人被迫害冤死-至今遗体难盖棺
    黑龙江疑被摘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案例(图)
    来自松花江畔的怀念
    冰城血难(一)
    优秀工程师遽然离世-中共相关部门做了什么
    优秀工程师遽然离世-大庆监狱做了什么
    被害工程师妻子再遭中共人员跟踪监视
    哈尔滨工程师被害死-重病妻子遭围追堵截
    哈尔滨工程师尸骨未寒-妻儿频遭骚扰
    哈尔滨李洪奎离奇死亡-医生感蹊跷(图)
    2012年7-8月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
    优秀工程师李洪奎出狱前被大庆监狱害死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十三年遭迫害纪实
    大庆监狱变换招数迫害大法弟子
    黑龙江大庆监狱恶警李维龙仍在继续行恶
    黑龙江大庆监狱恶警李维龙仍在继续行恶
    黑龙江学员家属集体控告中共迫害法轮功
    大庆监狱利用断食迫害大法弟子
    大庆监狱副监狱长李威龙的凶残
    曝光黑龙江省大庆监狱邪恶狱长李威龙
    李洪奎遭七年冤狱迫害
    孙殿斌等遭大庆监狱剥夺吃饭的权利(图)
    大庆监狱四监区恶警毒打大法弟子
    大庆监狱干警叫嚣“打了活该!”
    大庆监狱四监区搞“整顿”残害大法弟子
    黑龙江呼兰监狱集训队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事实
    近期发生在大庆监狱的迫害事实
    黑龙江方正林业局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行(补充)
    哈尔滨、大庆大法弟子近期遭迫害概况
    吕丽华惨死,哈尔滨被绑架的大法弟子下落不明
    哈尔滨大法弟子吕丽华被抓捕后迫害致死
    黑龙江高楞大法弟子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 情况危险
    肋骨打折 三九天浇凉水─黑龙江省方正林业局大法弟子受迫害事实
    为坚持修炼遭判刑的部份法轮功学员案例简介
    2000年6月5日大陆消息-- 哈尔滨辅导站站长李洪奎吴洪柱被判刑

    赔偿,控诉相关报道:
    哈尔滨优秀工程师被迫害致死-妻子控告江泽民
    51511.html#ebao

    责任单位及恶人:
    大庆市司法局 大庆市司法局(区号0459)夏志勇科长:13946962177,郑局长 6181608,于副局长 6364506,黄副局长 4689677大庆市司法局局长…………0459-4689469副局长………0459-4689677监狱管理科…0459-4689010劳教管理科…0459-4689210萨尔图区司法局局长…………0459-4680609宣传科………0459-4680499让胡路区司法局办公室………0459-5596618红岗区司法局局长…………0459-4194992大同区司法局副局长………0459-4411746
    道外区红旗小区街道办 
    道里区法院 
    大庆监狱(大庆红卫星监狱) 地址:大庆市让胡路区红卫星大庆监狱  邮编163159  大庆监狱电话(区号0459):姓名   职务   办公电话 住宅电话 移动电话王永祥 监狱长 5099876 5964388 13904867068陈庆发 政委   5058588 4686358 13329491288 王家仁副监狱长 5050616 4687616 13303691339张亚军副监狱长 5059122 6388889 13359825633姜树臣副监狱长 5059808 6783122 13936711131王英杰副监狱长 5059919 6363870 13329393777谭荣来政治处主任 5050618 6133365 13304694188徐志政治处副主任 5059918 13936702596韩佳义 政治处副主任 5059900 6283035 13059050546马文玉 办公室主任 5050613 4621138 13936999985张丽静 办公室副主任 5059891 6388960 13936741257张国良 办公室     5059423 5399061 13069679132龚华强 纪检监察室主任 5059590 4660518 13845929612宫伟 生活科科长 5059415 6382035 13329390444邹庆宇 生活科副科长 5059917 6388125 13936997979高青 医院院长 5059828 6852986 13804696394黄志伟 医院副院长 5059828 1309168508王永祥褚忠信(楮中信)李金浩刘国强
    方正林业局(高楞)公安局 林业局局长王清文 57194999 13804519333林业局书记张晓华 57194998 18746391333公安局局长张继权 57182966 18714439999公安局政委赵桐利 57193513 57199068 13074507450公安局副局长张利民 57193309 57193318 13836104999公安局副局长李庭军 57193507 57199091 13845179905公安局副局长赵国君 57193758 57193888 13904665199国保队长白宇 15046729789国保副队长谭延书13936359470交警队队长史焱峰 57194888 13351813669交警队警察小山子18103639924物业管理处书记王晓丽 57194894 57199820 13603669073物业管理处主任李首峰 57182167 57199073 13936387248街道管理处主任陈兴教 57196268 57193468 13074507222黄德昌

    更新日期: 2017-4-12 2:20: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