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善恶因果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何平

    简介:
    858、何平(He,Ping),男 ,37岁,黑龙江省勃利县长兴林场职工、法轮功学员何平在短短的三年间遭中共四次绑架,两次非法劳教,遭受长期非法监禁,酷刑折磨,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才被放回家,不久便于二零零二年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七岁。

    一位善良的好青年

    何平的母亲因车祸不幸离世,他和他老父亲相依为命。何平约在一九九七年和一九九八年之间修炼法轮功。何平时时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做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林场经济效益不好,职工开不出工资,林场只好把土地分给职工作为工资,每人两垧耕地,但分给何平的却只有一垧半,何平也不计较。

    何平的父亲是林场老干部,但是开不出工资,林场分给他父亲三垧荒山坡地作为补偿。何平领一些人开垦荒坡地,开了一垧,何平不想开了,因为他发现这荒坡地上有很多小树苗,他不忍心将这些小树苗砍死。他就跟父亲说:咱俩就靠我那点的地对付生活吧,把你分的荒坡地退回林场。他父亲同意了。何平跟林场领导说,分给我爸的荒地退回林场,等树苗长大成材了卖钱给场子工人开工资。就已经开出来的这一垧地,何平都没要也退回林场了,但是他领人开地用的工,他自己掏钱给人家付了。

    有一次,林场技术员和工队长打起来了,都要拼命了,谁都不敢上前拉架。何平一看,不行,得拉开,要不拉就得死人了。在拉架的过程,何平挨了一棒子,被打掉一颗上牙,脸也被打肿了,但架还是被拉开了。亲人都为他心疼和后怕,何平却说:给他们拉开了没出人命,还是值得的。

    第一次被绑架囚禁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初的一天,何平到长兴林场场部,说明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澄清中共对法轮功的污蔑造谣,要求公开炼功。结果勃利县林业党委、林业派出所、县公安局来了十多个人,逼迫何平放弃信仰,何平不肯,就被他们强行带走了,非法囚禁在县拘留所,由于何平始终不肯转化、不肯放弃信仰,一直把他非法关押到二零零零年接近六月份了才放回家,但是勒索了他3000元。不法人员知道他没钱,是他妹妹给他交的,要不交钱就不放人。这次非法关押了他接近八个月。

    在这次非法关押期间赶上过大年,过年期间拘留所放假,不留人,不法人员将何平又囚禁到看守所一个多月,看守所的环境更恶劣,在看守所期间狱警指使犯人毒打何平,让犯人掐何平的喉咙,直到何平昏死过去才罢手,过完年后,何平从(后院)看守所被带回到(前院)拘留所时,发现何平的脸瘦的煞白。在看守所和拘留所睡的是凉地板铺;伙食是一天两顿饭:或者是玉米粥和咸菜块子;或者是玉米面窝窝头和菜汤,看不到油腥,看不到多少菜,给的量很少根本吃不饱。就这样的标准,拘留所一天还要10元的伙食费,当时的钱是很实的,一个月工资也就三、四百元。10元钱在外面一天会吃的很饱很好。

    两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七月何平上北京讲述大法的美好,被北京警方绑架,勃利县林业派出所所长和长兴林场副场长去北京把他带回,非法关押在勃利县拘留所,后来何平很快被非法劳教,于八月一日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在绥化劳教所呆了一个月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劳教所放他回家了。

    二零零零年过了十月一,他又去北京为大法说公道话,何平再一次被北京警方绑架,令当地把人带回。勃利林业派出所所长和长兴林场副场长再一次去北京把何平带回。他俩去时坐飞机去的,回来坐火车。他俩两次去北京共罚何平7000元,说是去接何平的一切费用。何平交不出现金,就给何平在单位挂账,后来把国家给何平的丧葬费中扣下了这笔罚款。何平从北京被带回来直接被关押在勃利看守所。在6号监室,被陈世春警官用“小白龙”(不到一米长有6分粗的白色硬塑料管)打。具体姿势是:让何平离墙一步远面壁站着,两个手臂上举,两手掌扶墙面。陈世春用“小白龙”在何平身后从脑袋开始打,一边打一边问:炼不炼?何平说:炼!我们是学“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好!就这样陈世春把何平从头打到下,叫“开皮”。能打15~16分钟,把何平打的口吐鲜血。犯人都佩服他有刚性,说他天天挨打也不放弃(信仰)。

    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在原公安局局长史立柱和原政保科科长孙成义的指使下,为提高所谓的转化率邀功请赏,看守所狱警陈世春伙同狱中犯人又对何平进行疯狂迫害,强行何平脱光衣服跪在砖头上,用小白龙(塑料管)狠毒地抽打,一边打一边大骂不止,直打得何平全身发紫昏死过去,才肯罢休。就这样被连续折磨21天,后来又送回绥化劳教所迫害。

    被迫害致死

    何平在一九九九年第一次被绑架,他父亲受打击很大,一下子就得了脑血栓。何平再次被非法劳教时,他父亲病情又加重了,还无人在跟前照顾,林场经济效益也不好,医疗费也负担不起,长兴林场也不好办。从二零零一年过完年后,林场负责人就开始给绥化劳教所写信,要求绥化劳教所把何平放回照顾老人,一直到七月份绥化劳教所在逼迫何平“转化”后,才让何平回家。何平回家后,写了好几封真相信。回家才一个星期,林业派出所一警察到何平家问何平炼不炼?何平说炼。他就要把何平带走,何平跟他到了林场场部,把写好的真相信当众拿出来,有给林场的,有给派出所的,有给绥化劳教所的等,在信中他声明,以前在压力下所说所写的不修炼大法的话作废,说明大法好和坚修大法不动摇的决心。

    于是派出所警察又把何平绑架走,一直囚禁在勃利县拘留所,逼迫他做勤杂工,给狱警洗衣服包括狱警家人的衣服,打扫卫生,大冬天在外面扫雪,怕何平跑,不让何平穿棉鞋,只让他穿塑料拖鞋在外面干活;夜间已经很晚快深夜了,狱警在厨房才吃喝完,也得把已躺下睡着的何平喊起来到厨房捡桌子刷洗碗筷,收拾完一切才能回来休息。何平一米七的身材,三十多岁,正值青年时期,可是他吃不饱,吃不好,还惦记家中有病的老父亲,加上以前遭受的严重毒打,他身心遭受严重摧残。

    二零零二年以后,何平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身体非常虚弱,也吃不下东西了,骨瘦如柴,走路打晃,也干不动活了。有关人员怕何平在拘留所出事,这才于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将何平放回家。

    何平回家后,家人才发现何平大腿内侧不明原因的淌水,一天得需要一卷卫生纸擦,吃不下东西还泄肚子,同时伴随着咳嗽和吐痰。回家后根本什么也干不了,走不动路,推自行车都把不住自行车,自行车直倒。他亲人领他在当地卫生院,被确诊为肾病和肺结核。他亲人又领他到七台河医院看,说何平的情况主要是营养不良造成的状态。

    何平的老父亲想到健康的儿子被折磨这样,儿子不但照顾不了老父亲,七十多岁的老父亲还要强忍着内心的痛苦,拖着病弱不灵活的身子伺候啥也不能干的儿子。即使这样林场对何平还不放心,说何平是重点人物,二零零二年十月又来看看何平走没走,一看何平都这样了他们才放心的走了。不长时间,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的一天何平撇下老父亲,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七岁。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好青年何平是怎样被迫害致死的
    中国六省再传六名法轮功学员遭虐杀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大法弟子控诉江××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勃利县两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相关单位及个人:
    绥化劳教所
    勃利县看守所
    管教陈世春伙
    原勃利县公安局局长史立著
    原勃利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孙成义

    责任单位及恶人:
    勃利县公安局 公安局副局长:吕长喜孙成义史立著

    更新日期: 2014-6-9 23:18: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